世界战争故事100篇: 高加米拉决战
分类:故事寓言

  这样,从工事里,从城墙上出来观看马其顿士兵表演的人就愈来愈多了。

  马其顿人围攻推罗城的时候,大流士三世曾派遣了一个使臣来见亚历山大,愿意出1 万塔兰特的巨款赎回他的母亲、妻子和孩子们,还建议把幼发拉底河以西直到爱琴海一带的土地割让给亚历山大;并请求亚历山大娶他的女儿,两国修好,成为盟邦。亚历山大在高级将领会议上念了波斯皇帝的信,副帅帕曼纽枪着开了口,他说,如果他是亚历山大,他就同意这些条件,结束战争。然而,亚历山大接过去说:“我不是你帕曼纽。因为我是亚历山大,那我就要用亚历山大的语言回答大流士。”亚历山大是这样回答波斯皇帝的:
  “我不要你的那份金银,也不要你给我的那块国土,因为你的全部财产和整个国家事实上都是我的了。至于你的女儿,已在我的手里,要娶就娶,不需要你来同意。”大流士受了这种羞辱,只好死了求和的念头,重新组织力量再决雌雄。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但是,亚历山大攻陷推罗以后,并没有立即向大流士挑战,而是继续南下,以一个解放者的姿态出现在被波斯人统治的埃及,为自己建立了一个非常稳固的后方基地。马其顿军在埃及度过一个冬季。公元前331 年春天刚一露头,亚历山大才开始从埃及的都城孟菲斯出发追赶大流士三世。尼罗河上以及所有河渠上,埃及人已经为他进军修好了桥。时间过起来慢说起来快,9月22 日,亚历山大率军渡过了底格里斯河。第4 天,前哨报告说发现前面平原上有敌人的骑兵,但推测不出他们有多少人。亚历山大把部队摆好阵势,以临战的队形前进。后来侦察兵把敌情进一步了解清楚了,他们估计敌人的骑兵超不过1000 人。于是,亚历山大亲自带了两个骑兵中队往前赶去。波斯骑兵看到亚历山大迅速逼近,撒腿就跑。亚历山大在后面紧追不舍,最后连人带马活捉过来一些,通过这些俘虏了解到大流士三世的大军就扎营在东面25 公里处的高加米拉村。他们说,现在波斯军队的要比在伊苏打仗时多得多,大流士已下定决心和亚历山大拼一拼。
  根据这种情况,亚历山大让他的士兵停止前进,舒舒服服地休息了4 天, 以解除长途跋涉的疲劳。9 月30 日的晚上,亚历山大才带着他的部队住前开。
  大流士那方面,听到马其顿军已经到来,早早就将部队摆好战斗阵势。
  他这次有骑兵4 万,步兵100 万,援军来自帝国的24 个民族,如东北部的帕提亚(中国史书中称为安息)人,巴克特里亚(即大夏)人和印度山地人。
  大流士为这场决战做了最充分的准备。为对付使人望而生畏的马其顿方阵,他特别组建了一支拥有200 辆战车的部队,这些战车的车轮上装有尖刀。因为有人对他说,伊苏之战失败是战场太窄。没有发挥出波斯大军数量多,骑兵多的优势;所以,大流士就精心选择了一块长宽各有10 公里的平原。为了便于骑兵驰骋和发挥战车的威力,大流士还让人事先把有些高低不平的地方铲得平平整整。大流士的波斯军阵形是这样布置的:全军分为两条战线。前一线几乎全是骑兵,分左、中、右三部分。中央是波斯皇家部队,有骑兵、步兵和弓筋手。由大流士直接指挥;阵前配着印度人带来的15 头战象和50辆战车。左翼6 支骑兵,配着100 辆战车。由大流士的表兄弟、巴克特里亚总督柏萨斯指挥。右翼9 支骑兵,配着50 辆战车,由前叙利亚总督马查斯指挥。后一线全部由杂牌的步兵组成。大流士的计划是以两翼优势的骑兵迂回到马其顿军的侧后进行攻击。
  这时亚历山大也把部队以战斗队形带了上来。两军相距只有5 公里了,但互相看不见,因为两方阵前都有小山阻隔。约3 公里地时,敌方营火已隐约可见。亚历山大又让士兵原地扎营,临时把他的参谋人员召集起来开会,讨论这样一个问题:是直接发起进攻呢?还是先把整个战场和敌情侦察清楚,再从容行事?大多数将领都同意后一种意见。于是,亚历山大随后带着一部分轻步兵和骑兵,对敌人的兵力部署和这一带的地形地貌作了全面周密的侦察。回营后他又再次召集了那些高级将领开会。会上亚历山大历数着将领们过去的功绩,他说,对这场战斗用不着他再来动员鼓励,大家过去英勇地创造的许多光辉业绩已经是很好的鼓励。他要指出的是,这次作战不同于过去,不是为了夺取叙利亚和腓尼基,也不是为了占领埃及,而是要在此时此地解决亚亚的主权问题。他只是要求大家,遇到危险时要想到纪律,需要安静时要做到鸦雀无声,需要欢呼时必须声音响亮。要时刻牢记:个人的疏忽会造成全军的危险,个人的努力也有助于全体的成功。
  散会后,将领们回去都对自己的战士鼓了劲。然后,亚历山大给他的所有士兵下了一道命令:吃饱睡足。他自己和帐中的催眠师闲聊了一会儿,也很早休息了。据说,那一晚帕曼纽曾走进亚历山大的帐篷,劝他趁黑夜攻打波斯军,因为夜间攻击会更加出其不意,易于引起敌人更大的惊恐,造成敌人更大的混乱。亚历山大没有答应。他这么说:“偷来的胜利是不光彩的。”
  当时,亚历山大也许考虑到异国土地上夜战的危险性。反正亚历山大这一手可苦了波斯士兵。他们正面没有堑壕掩护,又摸不清近在咫尺的马其顿军何时进攻,因此,他们从最初摆好了战斗阵形之后,就一直全副武装,高度戒备,他们担惊受怕地站了整整一夜,搞得人困马乏。
  10 月1 日清晨,太阳刚刚升起,马其顿军行动了。
  亚历山大只有4 万步兵和7000 名骑兵,战斗队形的长度还不及波斯军的一半。亚历山大排出的阵形是:中央是6 个方阵步兵,亚历山大亲自指挥。
  它是全部兵力的重心,不仅因为它防御能力极强,足以抵挡正面敌人的进攻;而且它担负着随时支援两翼的任务。方阵的右翼是全军中最精锐的皇家步兵军团和皇家骑兵军团,右翼的前面布下一支步兵,一支标枪兵和一支弓箭兵,左翼是一支希腊联军骑兵和两支外籍骑兵,左翼的前面也安排了一支弓箭兵。亚历山大通常的战术是把右翼作为攻击的尖刀,用右翼进攻敌人的左翼;左翼开始时只是坚守阵地。右翼常把敌人赶到中央受方阵长矛杀伤,甚至赶到左翼受骑兵长枪的冲刺。这次,亚历山大为防止波斯军的包抄,还在左右两翼的两边各布下一个侧翼。右侧翼由4 支骑兵、一支弓箭兵和一支步兵组成,左侧翼由4 支骑兵组成。另外,亚历山大又在第一道方阵的身后部署了一道后方方阵,以应付中央方阵出现漏洞和可能从背后出现的敌人。这样,亚历山大的全部军队就构成一个较短的梯形方阵,能够应付来自各方面的袭击。
  在战斗没有开始的时候,先说说著名的马其顿方阵。古代大规模的攻防战中,骑兵往往最有威慑力,步兵很难有大的作为。但马其顿的方阵步兵不一样,它的作战位置和防守能力都特别地突出,因而远近闻名。马其顿方阵是亚历山大的父亲腓力创造的,特点是队形密集、纵深都在16 排以上,方阵兵由重步兵组成,配备着重盔重甲重盾及马其顿独有的长矛。这种长矛的矛杆是以一种叫做山茱萸树的硬木制成,比普通的矛身长出一倍。最后几排的方阵兵长矛更长,有5~6 米,几乎是架在前排战士的肩上。整个方阵盾连着盾,矛接着矛,就像刺猬一样让敌人难以下口。方阵还可以根据需要化为凹形——将进攻的敌人包围,斜楔形——以应付敌人从侧面和后方的攻击,箭形,形成左右两个斜面——突破敌人的防守,等等。为了补救方阵打运动仗的不便,方阵的前后左右配置了专门的骑兵和轻步兵,形成机动灵活的多兵种配合作战,所以威力特别大。
  公元前335 年那一年,马其顿王国东面的色雷斯人占据山头,用一些车辆组成阻挡马其顿方阵的屏障。当马其顿的方阵部队爬到山坡的最陡处时,色雷斯人就把那些车辆从山上推下,企图冲乱进攻队形。他们以为方阵越密集,翻滚而下的车辆就越有杀伤力。但早有防备的马其顿方阵士兵密切注视车辆的冲击方向和道路,忽而左,忽而右迅速躲闪着,无法躲开的时候,就伏在地面上,把盾牌盖在身上,让车辆从身上砸过去。飞驰的车辆过去后,方阵的士兵居然无一人死亡,爬起来又继续冲锋。
  也是这一年的8 月,亚历山大率军围攻培利亚城。培利亚城也是居高临下。山陡林密、道路险而窄,敌人坚守不战。亚历山大为了引蛇出洞,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方阵操练。在接近城堡的高原上,亚历山大摆开了一个120列纵阵的方阵,方阵两翼各有骑兵200 人,整个部队威武肃静。随着一声令下,首先骑兵表演;接着是方阵步兵表演各种各样的队形变化和刺杀动作。
  方阵步伐矫健,动作整齐,花样百出;长矛左刺右扎,如金蛇飞舞,令人眼花缭乱。敌阵上的士兵兴趣盎然地看着马其顿方阵的精彩表演,许多人都纷纷跑出了阵地。就在敌人目瞪口呆的时候,亚历山大突然下达了进攻的命令。顿时,马其顿方阵中杀声震天,举起长矛向敌人冲去,杀得对方措手不及。
  现在,高加米拉决战的序幕揭开了。亚历山大没有像通常那样命令部队向前进攻,而是带着部队向右移动。本来,他的右翼正对着大流士的中军,这样一移位,就成了帕曼纽指挥的左翼对着大流士的中军。大流士三世也立即采取了对应的行动,使他的左翼远远伸展到马其顿军的右翼之处,形成包抄之势。这时,和马其顿军乎行前进的一些波斯骑兵已经同亚历山大布置在右翼前面的部队交上了手,但亚历山大仍沉着而坚定地继续向右伸展。几乎走过了波斯军铲平的那片战场。大流士看到这种情形,沉不住气了。他深恐马其顿部队开到不平整的地方去,使他为对付马其顿方阵而精心准备的战车失去作用;因此他迫不及待下令左翼骑兵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马其顿军前进。
  很快地,几支波斯骑兵绕过马其顿前锋,同亚历山大右侧翼的警戒部队发生战斗,并且轻易地击败了右侧翼的马其顿步兵。右侧翼的一部分骑兵上前交锋,因为寡不敌众,也被驱赶回来。亚历山大命令右侧翼的4 支骑兵全部投入战斗,波斯军的左翼司令柏萨斯也不甘示弱,把一队队骑兵调了上来。
  于是,一场激烈的骑兵会战展开了。由于波斯骑兵数量上占绝对优势,而且他们的骑兵和马匹都有较好的铠甲护身,马其顿方面杀伤很大,但战士们浴血奋战,毫不退缩。
  不一会,波斯军左翼的100 辆刀轮战车也出动了,打算冲乱正面的马其顿方阵。战车刚一接近,亚历山大部署在方阵前的标枪手、弓箭手立即迎上去,标枪和利箭雨点般朝战车袭去,不少人马当即丧命;勇敢的马其顿士兵还冲上去杀死牲口,拖下车夫。只有少数战牟冲入乌其顿方阵,但方阵士兵按照事先演习好的那样主动让开一条路,没受一点儿损失。相反,这些战车都被方阵后边的马其顿马夫收拾了。
  大约在刀轮战车出动的时刻,大流士自以为几分胜券在手,放出他全部骑兵,同时从左右两翼包抄马其顿军。亚历山大知道大流士已经动用了所有骑兵后,就从身边的皇家骑兵中抽出了一队去增援右翼,他自己则率部以纵深队形向前推进,以等待时机,乘虚而入。机会终于出现了,大流士的中军和左翼之间出现了一个缺口,亚历山大瞅得真切,立即带着最贴身的近卫骑兵中队和正对突破口的几个方阵步兵,像一个楔子快速插上。这支近卫骑兵也叫“伙友”骑兵,都是由马其顿的贵族子弟组成。亚历山大一马当先,带着骑兵在敌阵中横冲直撞,锐不可挡。随后,手持长矛的方阵也赶到,转眼之间就形成肉搏战。马蹄践踏在波斯人的身上,长矛猛刺在波斯人的脸上,波斯兵被打得鬼哭狼嚎,只能招架,无法还手。大流士三世吓坏了。他的四面八方都已陷入险境,就在这当儿,倏地一支标枪飞来,给他架车的一个卫士当场一命呜呼。他魂飞魄散,顺手拉起一匹马骑上,最后落荒而逃。不到一个小时的战斗,波斯中军就被彻底消灭。
  右翼的战斗,形势越来越有利于马其顿军。亚历山大后侧翼的骑兵力量得到加强后,马其顿军越战越勇。经过连续几次的反冲锋,波斯军的左翼终于败下降去。中军完了,大流士跑了,这个消息传到时,更是人心浮动,波斯军的左翼顷刻间士崩瓦解。帕萨斯只好领着一些残兵败将顺着大流上逃跑方向溃败。
  大流士三世实际上是个懦弱无能的人。他的一生是一连串的灾难,刚刚即位就赶上了亚历山大向波斯宣战,以后大大小小的失败不断,没赢过一仗。
  伊苏一战,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妻子和两个女儿成了阶下囚。壮着胆打了高加米拉一战,不想又是如此惨败,只能整天以泪洗面,碌碌逃命于风尘之中。
  不仅如此,他两次临阵脱逃,众叛亲离,即使在小兵的眼里,他这个国王已经成了一个毫无威信、一钱不值的人。最后,他被柏萨斯囚禁,死在本应最忠于他的人的屠刀之下,死的时候只有50 岁。自称皇帝的柏萨斯也没有活多久,亚历山大在公元前330 年夏天把他捉住,按照波斯刑法把鼻子耳朵割了后处死。这是后话。
  马其顿军左翼的战斗仍在继续。波斯军最右翼的骑兵既不知道大流士已经逃跑,也没有听到左翼全线溃败。右翼骑兵司令马查斯接到大流士发出的进攻命令后,率领着5 支骑兵迅速冲到帕曼纽的左边,从侧面攻打帕曼纽的部队;还有2 支骑兵从正面出击,使帕曼纽顾此失彼。
  另外,马查斯还派了两支骑兵,大概有3000 人,绕过帕曼纽直取马其顿军的后方营地,去夺敌人的财物并营救留在那里的大流士的母亲。帕曼纽发现这一情况,十分着急,赶忙派人向亚历山大报告。亚历山大回话说:“不去管它,还按原计划行动。只要我们赢得会战胜利,不仅可以收回我们自己的财产,而且敌人的东西也将是我们的。”这两支波斯援兵直扑到马其顿军的后方营地,亚历山大的后勤部队大都没有武装,也没有思想准备,万万想不到敌人会冲破前面的防线,而且一直冲到他们这里,不由得乱作一团,更糟的是,那里的波斯战俘一看见自己的人马冲了进来,也跟着一起行动起来。
  幸亏作为预备队的第二道方阵的指挥官立即灵活地让队伍向后转,从正在围攻和抢劫的波斯骑兵的背后突然出现,才将敌人赶跑。
  再说从正面攻击的是一支波斯皇家骑兵和一支印度骑兵,他们已经插进了帕曼纽的左翼。帕曼纽受到两面的夹击,难于应付,向亚历山大要求支援,于是,亚历山大放弃了对大流士的追击,带着“伙友”骑兵中队直奔帕曼纽的阵地。在路上,亚历山大的“伙友”骑兵中队与那路突破了马其顿阵地,但不久又被赶出来的印度、波斯骑兵不期而遇,双方厮杀起来。
  这场战斗是整个战役中最激烈的。亚历山大的“伙友”骑兵为了自己的荣誉,波斯和印度的骑兵为着自己的性命,双方都毫不留情地拼死拼活。这里没有一般骑兵会战那样投掷标枪和频频调动马匹,只是一股劲地催马向前猛冲,奋力砍杀。杀声阵阵,尘土飞扬,最后双方骑兵混战在一起,都分不清你我了,亚历山大的“伙友”骑兵是付出了很大牺牲才获胜的。在整个战役中,马其顿军有100 多人战死;但这场骑兵战中却有60 人阵亡,死去的马匹有一半,许多战马都是活活累死的。
  左翼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天黑。波斯军越战越少,马其顿军越战越多,这时,陷于四面包围的马查斯才知道整个战场上他已经是波斯的一支孤军了。
  于是他无心再战,拔马便走。亚历山大乘胜追击,连夜追赶了100 多公里。
  高加米拉会成就这样结束了,波斯军几乎全军毁灭,死亡的有30 万人,受伤和被俘的超过这个数字。这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马其顿军以长矛作战,波斯军的武器是短剑和标枪,战斗中很难接近马其顿军。亚历山大缴获了无数战利品,连大流士逃跑中遗弃的弓箭、盾牌和大斗篷都捡到了。
  战斗史上,高加米拉战役被称为改变古代世界格局的“最伟大的一次会战”,亚历山大也从此被公认为“历代最优秀的骑兵指挥”。不久以后,亚历山大轻轻松松地占领了巴比伦、苏撒(波斯首都)、波斯波利斯(波斯旧都)三个大城市。为报复公元前480 年薛西斯对希腊的蹂躏,亚历山大从苏撒掠走了5 万塔兰特金银,在波斯波利斯从波斯开国大帝居鲁士的金库里掠走了12 万塔兰特金银,并且放起一把火将波斯波利斯富丽堂皇的宫殿烧得精光。
  (谷枫)

  “当心!敌人的进攻又开始了。”不知谁,第一个发现了山下军营里的变化,守城官兵们立即弯弓搭箭,又聚精会神地做好迎战准备。

  守城的培利亚军士兵,看着看着,警惕性开始放松起来。有的开始抱怨距离大远,看不清楚。几个大胆的士兵,竟爬出工事去观看。军官们本想出面制止,但看他们全部带了武器,而且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就不开口了。

  此时,马其顿军营中,慢慢地开出数列重装的骑兵来,但并没有发动进攻,却在山下操练起队形来了。还可以听到军官们的口令声呢。骑兵操练结束后,是迈着方阵的步兵表演。只见随着队形的变换,长矛短剑在阳光下闪闪烁烁,银光飞舞,煞是好看。

  公元前335年夏,位于伊利里亚境内的培利亚城,笼罩在一片昏黄的硝烟和战火里,由于邻国马其顿(欧洲巴尔于半岛中南部的地区,1913年后分属于南斯拉夫、希腊与保加利亚)王国的国王亲自率领10万大军,团团包围了培利亚城。一月之中先后发动了16次猛烈进攻。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战争故事100篇: 高加米拉决战

上一篇:世界上下五千年: 静悄悄的瞬间奇袭 下一篇:世界民间故事智慧卷: 游牧民法官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