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智谋故事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缺页上面的秘密
分类:故事寓言

  罗丹图书馆管理员嘉莉小姐是个很细心的姑娘。这一天,有个老归人来归还一本叫做《曼纽拉获得什么?》的书,嘉莉小姐翻了翻,发现缺了第41页、42页这一张。

莫名强烈的痛苦,一下袭遍全身。 看着火鹰走出练功密室的大门,京冥忽然抽搐了起来。可能是那杯倒霉的“忘情酒”的效用,长期以来的伤痛和折磨在瞬间发作,呼吸中也开始夹杂浓重的血腥气。 自己的身躯,好像也没有多少地方没有受过伤了,重接的骨头毕竟不比当年,长途跋涉之后更是一寸寸阴冷的疼痛起来。 适才霍澜沧奔出去追赶杜镕钧的时候,他好像脊柱的神经忽然被抽掉了一根,自从第一次在右手手下受伤,身体几乎就已经全毁了,靠着药物和内力的支撑,骗得了别人,但总是骗不了自己的。 昏暗的房间里,恍恍忽忽涌起了海浪的声音,模糊的记忆开始上涌,又要开始了么?京冥忽然用力抱住了头,似乎要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幻象一起塞回到脑子里去——不能饶过他么?为什么每一次病倒的时候,总是要重回一次万劫不复的深渊? 京冥深深的吸了口气,撕下块衣襟,塞入口中——上一回险些咬断舌头,他不愿意再重蹈覆辙,这是其一;但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永远不愿意在无法控制自己喉头的时刻发出声音来,哪怕是一个简单的词,也足够击溃他心底最不坚实的那道纺线…… 自从练过第五层,每次功夫到了新的境界几乎都要大病一场,那些被苦苦压制的毒素会在一瞬间反攻报复——是上苍唯恐他忘记过去么? 是么? 是么……京冥开始慢慢的混沌,湛蓝的海浪终于湮没了他,远处,鲨鱼的背鳍如同死神的刀,冰冷而锋利地划来。 一个美丽圣洁的面孔,在海浪里若隐若现,那是他的母亲,幽莉亚…… 大约一千三百年前,拜火教被立为波斯的国教,盛极一时。 七百年前,鼎鼎大名的萨珊王朝终于土崩瓦解,伊斯兰教渐渐占据了统治地位。拜火教徒节节退让,终于大部分退入荷莫兹岛,也就是波斯明教的圣岛,另外一小部分坚守在波斯国内,尤其是大不里士城。大不里士城位于波斯西北边陲之地,城东的萨巴兰山为拜火教圣山,也就是天下明教教徒的总坛。 数百年间,拜火教一直向天竺和中原之地发展,但自从元朝兵火大动,总坛与中土明教渐渐失去了联系。有明一朝建国以来,明教渐渐被剿灭,残余势力只能躲在西方昆仑一带,但总算尚有一丝不灭。 成化十六年,鞑靼的达延汗出兵征服瓦剌,迫其西迁,又统一了蒙古各部。瓦剌占据天山之北,中原与西域音讯彻底中断,千年以来传教的北路,消失了。 加之莫卧尔帝国建国,天竺境内的拜火教徒也渐渐吃紧,更有甚者,百年沧桑逃亡之中,加上人才凋零,明教数门心法也渐渐散失。虽然教中长老都赞同前往中土重取神功,复兴明教,但北方陆路隔绝,南方莫卧尔、暹罗等国又不容拜火教徒广为传播,南北穿行,一时只能苦守圣岛,只盼善神阿胡拉•玛兹达庇护,圣火长存。 百余年前,中土有三宝太监郑和率宝船下西洋,其中一支直达波斯。这个消息对教中长老震动极大,在陆路之外,竟然又发现一条前往中土的海路,总算天不绝人。但是遍寻教内,虽然有精通教义的长老,但是却没有武学的天才,前往中土高手如云之地,别说复兴明教,就是生存也不可能,所以想归想,其余也只能作罢。 到了三十年前,终于一件惊动全体教徒的大事发生了。 新一任的圣女幽莉亚,居然学会了古老秘笈上的圣火心术。 幽莉亚是波斯首屈一指的美人,浑身上下闪烁着新月一般的光华,玫瑰一般的脸庞和手臂,也不知惊呆多少人的目光。她自幼就立誓将肉身贡献给大神阿胡拉•玛兹达,并在萨巴兰山被大神点为圣女,用圣泉水沐浴了肉身。 幽莉亚天生极其聪明,并且小小年纪,就通晓了数国语言,她走到长老们面前,宣布自己学会了圣火心术的时候,长老们几乎认为,她就是天神派来拯救整个教派的。 萨巴兰山和千里之外的荷莫滋岛狂欢了七个昼夜,在这七个昼夜里,长老们做出了决定——趁着季风,前往中土,寻找已经失落的明教,重新点燃大神的火焰。 那一年,幽莉亚十五岁。 她在鲜花铺就的道路上走入海船,无数教徒吻着她的脚趾,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她身上。海船扬帆之后,教徒们在长老的带领下祈祷了三个月,盼望伟大的天神保佑幽莉亚平安到达中国,早日返回总坛,接应他们前往新的国土。 他们苦苦企盼,每日每夜的供奉善神和恶神,用最纯洁的少女充当人牲,只盼他们的圣女归来。 七年之后,他们的圣女回来了——但是,她没有带来复兴的明教,只带来一本古老的中国书籍和……身孕。 拜火教向来不禁欲,但是,圣女是绝对纯洁的化身。幽莉亚的所作所为让全教十万子民愤怒不已,数千年的梦想,竟然就败毁在这个女人的肉欲和堕落上——她居然和一个异教徒结婚,和一个中国人有了后裔。 幽莉亚脸色惨白,但是还是勇敢的站在族人面前承担一切属于她的惩罚——她的最后一线生机落在肚里的孩子身上,只要她是个女孩儿,只要她在萨巴兰山通过神的占卜成为新一代圣女,就可以免去自己的罪。 十个长老,十万教民,甚至幽莉亚自己都把赌注押在了那个孩儿身上。 那个男人,孩子的父亲,玷污圣女的人却从未出现,幽莉亚也死死闭嘴,不肯说出他的名字。她从圣女变成了一个荡妇,身躯臃肿地拜伏在圣火旁,企求大神给她一个女儿——如果是个儿子,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成为神的祭品,烧献在圣火之上。 分娩的日子还是来到了,幽莉亚在长老们的注目下生下了那个可能带来无穷希望,也可能带来灭顶之灾的孩子——可是,结局是可怕的,幽莉亚从长老们如丧考妣的面孔上知道了结局——那是个,男孩。 那是个男孩,有着和他父亲一样的漆黑的眼眸,他似乎知道即将到来的命运,沉默着不肯哭出声。 “妖孽啊!”终于有长老开始嘀咕,“下个月初一,大神的祭祀之日,把这对邪恶的母子一起烧了……愿神原谅我们。” 幽莉亚似乎早早预料到结局——她终于毅然返回萨巴兰山的时刻就早就想过今日的结果。她一个人剪断了孩子的脐带,为他清洗干净,让他吮吸第一口母亲的乳汁——这是个无辜的孩子,他注定,只有二十天的生命…… 如果母子的死可以赎罪,就让我们一起承担了吧,幽莉亚吻着那个孩子,沉默而美丽的嘴唇依旧死死保守着那个秘密。 二十天后,又是全教的集合,拜火教徒们畏惧地伏在火堆面前,恳求着大神的宽恕——虽然,这是多么的不可能。 幽莉亚抱着那个孩子出现了——但是一瞬间,连长老们都惊呆了。 那是个多么美丽的男孩! 似乎是用最名贵的宝石,合着太阳的光辉和月亮的魂魄雕成的可爱躯体。他的母亲已经是波斯第一的美女,但是这个孩子却令她母亲也黯然失色了。 他格格的笑,婴儿的咿呀声在萨巴兰山顶飘荡,伴随着圣火的毕剥。 “长老呵……留下这个孩子吧。”幽莉亚明知无望,但还是做着最后的企求:“留下他,至少我还可以传授教徒们心术,我、还有用,不是么?” 长老们思忖良久,让神做了决定——占卜的结果是可怕但幸运的,他,是恶神安格拉•曼纽所宠爱的对象,他注定要承受所有的罪恶和诅咒,直到善神取去他的生命。 拜火教一向奉行双神——善神阿胡拉•玛兹达,支持正直和诚实;恶神安格拉•曼纽,代表罪恶和虚伪。善神选出自己的圣女,凶神也会选出自己的恶徒。 凡夫俗子没有权力索取神之子的生命,但是,仅仅是不能取他的性命而已。 “就叫他安格拉吧”,一个叫做亚斐尔德的长老说,笑容在火光里变得邪恶,如果神无法忍受他使用自己的名讳,自然会召他回去的。 幽莉亚圣女的身份终于被彻底完全的剥夺了,他们没有处死她。从那一天起,她带上了最沉重的锁链,被送到了荷莫滋岛,做终身的忏悔,被男人和女人们唾弃。 屈辱中,小安格拉长大了,他还是那么美丽可爱,但是,每个人都那么厌恶他。 所有的孩子都可以撕扯他,辱骂他,所有的教徒都可以鞭打和诅咒他——他被允许活下来,本来就是要承担一切诅咒和罪恶的。 他那么恐惧,只能在每个夜晚依偎在母亲身边,幽莉亚怜惜地望着他,握着他的小手,在他手心里划下文字——那是圣火心法。 “妈妈……我们为什么还要活下去?”五岁的安格拉终于发问。 “因为,这里不是你的国家,你的国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幽莉亚美丽的眼睛望向远方,“安格拉,我要教你一种新的语言,你会有用到的一天的。” 那种新的语言很奇怪,一个一个地从嘴里冒出来,轻润脆响,安格拉很喜欢,学的也极快,每个晚上,母子俩用奇怪的异国语言对话。儿子的眼中是深深的渴望,母亲的眼里,却是甜蜜和悲伤。 直到一天晚上,终于有一个男人闯了进来,安格拉认识他,他是最年轻的长老,名字叫做亚斐尔德。 “我奉命前来鞭笞你,罪恶的女人。”长老说,幽莉亚低下头,这早已司空见惯的事情。 “转过头不要看了,安格拉。”幽莉亚无奈地叹气。 安格拉没有转头,他看着亚斐尔德拿出绳索,把母亲连同锁链一起捆绑在石柱上——但是接着他没有拿出鞭子,而是撕去了幽莉亚的粗布衣裳。 “不——亚斐尔德!你不怕神的惩罚么?”幽莉亚开始痛苦的挣扎。 “就算是惩罚吧……”男人的手粗鲁的剥去阻碍,这个身躯从十五岁那年起就一直吸引着他,他知道自己迟早要下地狱的。 但是,他的身躯在瞬间软了下去,安格拉的手刀准确无误的劈在他的后脑上,连幽莉亚也惊呆了,他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但是下手杀人的时候镇定如同魔鬼,美丽的脸蛋上闪着愤怒。 “真的是凶神的宠儿么?”幽莉亚喃喃,但还是迅速命令安格拉解开身上的绳索,拖着铁索走出了山洞,大声喊人。 没有人怀疑过亚斐尔德是死在小安格拉手下的,幽莉亚被一群表情严肃的人拖走,刺杀长老的消息在岛上疯狂地传播着。 “先打死这个小野种!”有人喊着,鞭子落在他娇嫩的躯体上,幽莉亚想要冲过来,却被死死按住。 “安格拉……”母亲在喊,但这个名字更激起了恐惧和愤怒。他超乎常人的美丽早就令拜火教徒们不安了,而对幽莉亚积攒了多年的失望和愤恨也在这一刻爆发。 “长老,这两个恶魔不能再留了!”教徒们喊。 “是的……不能再留了。”长老沉吟着,命令点燃圣火,第二天的黎明烧死这一对母子。 但就在那个晚上,下命令的长老忽然暴毙,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短短一夜之间,竟然有一百多人忽然死去了。 一场可怕的大瘟疫,爆发了。 恐惧在瞬间席卷了荷莫滋岛,难道真的是邪神保护他的宠儿? 活着的八个长老翻遍了最古老的教义,终于找到了转移邪恶的方法——他们命令清除一切不干净的异教的东西,放在一艘海船上。然后施法,将一切的罪恶和疾病转移到幽莉亚和安格拉身上,再把他们远远地送走。 “你们路过第十三个岛屿的时候,就把他们扔下去,折断他们的四肢。”长老们寻来两个不熟练的船长,吩咐。 驱魔的仪式开始了,幽莉亚和安格拉被押着从每一个教徒面前经过,被一碗施了诅咒的圣水当头浇下。 “滚吧……你给我们带来的灾难够多了,还有你,小杂种——”远远的,一块石头砸到幽莉亚头上,她脸色惨淡,将石头放在背篓里,凡是沾过她身体的秽物,都要从这个神圣的岛上带走。 “安格拉……”母亲低声喊着,儿子的背脊上满是鞭伤,额头也被砸破了好几块:“我可怜的孩子……” “妈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小安格拉拉着母亲的衣角,又捡起一根掷到背上的棍子:“我活着就是要挨打和承受不幸的吧?” “不许胡说!”幽莉亚无话可说,孩子似乎忽然那么成熟,她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生他,既然她不知道是不是女孩,又为什么拿这个小小的生命做赌注? 长长的路,总算走完了,还好,没有人敢过于靠近他们俩,而且长老说了,不许他们流太多的血,染脏了这块土地。 最后一段路,是用龙涎香木和人的腿骨搭起的长长通道。 幽莉亚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儿子搂在怀里,开始发疯地向前跑。 “阿胡拉•玛兹达!”长老喊。 “阿胡拉•玛兹达!”低沉的数万人的和声在身后响起。 圣火被点燃了,烧去灾难留下的一切痕迹。 火舌追赶着幽莉亚的脚步,早就浸透了油脂的龙涎香木刹那间烧成一条巨龙,吞噬了幽莉亚的身影。 她美丽的头发在瞬间化成灰烬,背后的皮肤滋滋作响,手和脚也发出皮肉燃烧的味道。 快跑!她只有一个念头——护住怀里的孩子…… 那也是拜火教徒第一次真正见识他们原来圣女的功夫,她的人似乎是一道闪电,抱着一个孩子,却突破了人类速度的极限。在火红的龙腹里划出一道白影,也划出了永别的记号。 终于奔出火龙的刹那,幽莉亚摔倒在甲板上——她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她的儿子,美丽如神的孩子,终于没有什么损伤。 而她的生命,却被火舌吞去了三分之二。 海船快速的升帆起锚,慢慢消失在众人眼里——长老们很清楚,这样的秋季,正是季风大起的时候,这艘船会被带到南方浩瀚无边的大洋里,等他们见到第十三个岛屿的时候,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灾难,厄运……终于被带走了。 阿胡拉•玛兹达保佑他们! 没有一个人愿意碰这一对母子,他们被勒令钻进底舱,连同一舱异教的东西。 “哦,我的天哪……”幽莉亚扑在一堆书籍上,捧出了那本被遗弃的中国古籍:“这是、这是他们一直苦苦追寻的明教密宗心法。安格拉,收好它。” 安格拉随手一翻,只见书的前一半是汉文和波斯文,后一半却是古怪的文字。 “这是什么?”他皱眉。 “这也是汉文,叫做篆书。”幽莉亚的嘴角又一次露出了甜蜜的笑容,虽然烧伤的脸庞看上去那么可怕:“你的父亲帮我翻译了一半,可惜……再也没有人看得懂另一半了。” “我的父亲究竟是谁?”安格拉问道,但他很快就尖叫起来——幽莉亚微笑着倒下了,她几乎浑身都被烧伤,焦炭一样的皮肤裂开,露出粉嫩的血肉,看上去极是可怕。 “救命——”安格拉冲到舱门喊,但是没有人回答他。 底舱潮湿而阴霾,幽莉亚病得很厉害,底舱是货舱,没有床铺,她枕着两本书,从来也没法睡安稳。 “安格拉,来啊……让妈妈抱抱你,我漂亮的小男孩。”她难受得直哭,伸开烧伤的双臂。但是当儿子跑来之后,她又厉声叫着:“走开!离我远一点!你想被传染成我这个样子么?” “阿胡拉•玛兹达,饶恕我吧……”幽莉亚喊着,浑身已经开始化脓,只是混沌的目光一看见儿子,又改了祈祷词:“哦,如果有惩罚,还是落在我一个人身上好了,保佑我的儿子,可怜的安格拉——” 她不敢叫,不敢要求哪怕一碗干净的水,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是神选中的圣女,连长老都只能吻着她玫瑰花瓣一样的脚趾。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安格拉不要再遭受什么不幸。 但是,她的要求很快就落空了。 这艘船上十多个人都是新手,没有远洋航行过,目的是怕他们还能找回荷莫滋岛。一个月过去了,他们开始惊恐——到处都是海水,罗盘总是指向未知的方向,他们迷失了。 终于,第一个人想到了长老们的阴谋,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但是一切都迟了。 海船太小,禁不起海上的飓风,不得已,他们只好降下主帆,企求大神把他们随便送到什么岛上。 淡水一天天耗尽,同时耗尽了那些人心里的最后一丝善念。 他们不再畏惧这对母子身上附着的诅咒,但是没有人愿意碰幽莉亚,她身上的脓肿已经开始生蛆,臭不可闻。 几个人拖出了小安格拉,其中有一个想到了玩耍的好方法——他们用一根粗大的绳索吊着他,放进海里,吸引鲨鱼,等到鲨鱼要咬到他的瞬间,再把他提起来。 赤道附近的印度洋,烈日足可以要了一个壮汉的命,安格拉泡在水里,当他第一次看见鲨鱼的背鳍时,恐惧象巨浪一样把他扑到了。 绳索在瞬间迅速提起,安格拉看见了鲨鱼跃出海面的样子,冰冷的鼻子划过他的脚底——他浑身都吓得僵硬,甚至没有蜷一下腿。 被扔在甲板上的刹那,安格拉忽然猛地颤抖,浑身缩成一团——但是他没有哭,只是用清冷的目光,呆呆地看着这个世界。 “男人们开心的大笑起来——安格拉哆哆嗦嗦爬回母亲身边,眼前始终是鲨鱼黑色的背鳍,牙缝里还有肉渣。 “安格拉……他们……怎么……”幽莉亚已经奄奄一息。 “没有,他们没有怎么我。”吓傻了的男孩说,同时,生平第一次挤出一个奇怪的微笑来,那是死亡面前绝望而坦荡的笑容。 那个小男孩没有想到,这个笑容,竟伴他一身。 “你会平安的,安格拉……大神已经把所有的罪都降给妈妈了……”幽莉亚有气无力的笑着,眼角流着浓水。 安格拉没有平安,显然,那些男人们喜欢上了这种游戏,或者说,喜欢上安格拉害怕到半死的样子。但是这个奇怪的男孩越来越镇定,甚至开始打量起鲨鱼的身量,计算它的速度和力量。 男人们开始不满,他们拖上安格拉,开始殴打他,折磨他……他们无法忍受一个五岁,哦,已经六岁的孩子,居然不吃自己的一套。 “挖出他的肠子,勒死他!”有人开始咆哮。 “吃了他,我们没有多少粮食。”有人再盘算。 瘦小的男孩站在一群眼睛发红的水手中间,低着头,准备承受一切可能承担的命运。 “不……”他忽然喊了出来:“不,妈妈!” 男人们一起回头,甲板的入口处,一个人,或者说,一具浑身浓血的躯体慢慢爬了过来,所有人都看见了一双恶魔一样的眼睛。 “额……”嘶哑漏风的嗓子开始咆哮,光秃秃的头挂满了疤痕,手指甚至露出白骨。那具躯体摇摇晃晃,居然、居然站了起来! “妈妈——”面对鲨鱼不动声色的男孩忽然哭了起来,他知道母亲的愤怒。 男人们忍不住后退了—— “妈妈!”安格拉跑到母亲身边,伸手要抱她。 “不许碰我!”幽莉亚命令,一边打量着儿子的伤口。 从那一刻起,她死死守在儿子身边,用自己的疾病和肮脏。 幽莉亚成功了,新的疾病和瘟疫开始在船上流行——一天早上,忽然有一个水手发现,三个伙伴一起死掉了。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少了三个人瓜分所剩无几的淡水,但是另一个念头很快让他战栗起来——赤道附近的海面,疾病意味着死亡,更何况是如此传染的。 他想到这一点,然后倒下,死了。 水手们一个一个地倒下,很快,尸体落水的普通声不时响起。被那些人戏弄多时的鲨鱼终于得到饱餐的机会。 幽莉亚开始紧张,她知道被逼到疯狂的几个人一定会在死前干掉她和安格拉泄愤。她奇迹般的活着,尽管以她的伤势早就该死掉。 终于,最后五个水手拔刀冲了过来,幽莉亚张开双臂,挡住了儿子。 安格拉轻轻推开母亲,走到几个人面前来。 “你们明白了么?厨房里的水,是我下的毒。”他忽然笑笑:“在你们每天站在甲板上大骂的时候。” “你?”连幽莉亚也吃了一惊。 “你哪来的毒药?”一个男人歇斯底里地吼。 “我用了妈妈身上的脓水,做了一点小小的提炼。”安格拉笑了一下:“我很高兴第一次就成功了。” “魔鬼……”看着这个可怕的男孩,几个大男人,竟然不寒而栗。 “如果你们肯合作,我本来是准备告诉你们怎么回家的。”安格拉嘴角露出一丝无所谓的笑容:“可惜……我妈妈快死了,我也没有一丁点兴趣回那个鬼地方,不如拉你们陪葬!” 听见“回家”两个字,五个人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舱底的书里,很多讲的是洋流和风,只可惜你们宁可拿我钓鲨鱼也不肯动动脑子。”安格拉继续说:“现在……都迟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几个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远处的海面,忽然一条极粗的黑线移了过来,海水在瞬间被卷起,风和日丽的天空忽然阴云密布。 一道道水墙忽然立起,偌大的海船象一块玩具被抛上抛下,一个巨大的颠簸,所有的人一起撞在船舷上。 “我们很快就要被卷进台风里了。”安格拉居然还是那么镇定:“如果你们有本事游走,算捡回一条命。不然,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和妈妈在一起,我没什么。” 黑线已经变成巨大的龙卷风雏形,惊恐的海鸟疯狂地向外挣扎,五个水手你看我,我看你,五个人,根本控制不了这条船。 他们疯狂地吼了一声,奔到船的另一侧,纵身跃了下去。 “安格拉,你怎么办……”幽莉亚惊慌地想抓住儿子。 “不要怕妈妈,不要怕。”安格拉又笑了笑:“台风离我们远着呢。几个内河的水手,真丢人。” 果然,不过是过路的飓风,慢慢又远去了,只是远远瞥见了一个影子,却似乎煮沸了整个洋面。 海面上,五个黑影沉沉浮浮,远处,鲨鱼黑色的背鳍慢慢出现了…… 看着安格拉嘴角的微笑,幽莉亚忽然开始恐惧。 “妈妈,我们等着船只经过吧,我只在一桶水里下了点药。”安格拉笑起来:“我们一定可以平安的。” “安格拉,你来。”幽莉亚忽然伸出嘴唇,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妈妈的小可爱,记住,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孩子。” “善良?”安格拉愣了一下。 “是的,象妈妈爱你一样。你活着,是为了爱人,不是仇恨,妈妈求你!”她又伸出手,但是怯怯地缩回。 幽莉亚浑浊的眼睛忽然发出一种难以想象的慈爱的光辉,她忽然站了起来,抱起那桶沾染了病菌的水,忽然一个漂亮的纵跃,跳下了海。 不能再分抢儿子的水和粮食了,更重要的是,不能传染他—— 安格拉的手臂刚刚展开,想抱住妈妈,但是发生得太突然,他张大了嘴,愣在那里。 铁皮桶是极沉重的,幽莉亚的身躯瞬间不见了踪影,空空荡荡的船只上,只留下安格拉一个人。 “妈妈——”安格拉忽然大声嘶叫起来,空荡荡的大海,听着他恐惧到了极点的喊声。 一个月后,安格拉被路过的商船带走了。他惊人的美貌一下夺去所有人的目光。 “你们去哪里?” “京师。” “京师是什么地方?” “哈哈,就是北京城啊。是大明国都啊!” “京师……那我也去京师。” “我们带不了你啦,前面就是湄公河口,我们要卸货了。小孩,你姓什么?叫什么?” “姓?哦,妈妈说过……中国人名字很奇怪的。” “咦?你不是中国人?” “我是!我是中国人!”安格拉大声说:“我姓京,京师的京,我叫安格拉。” “嘿嘿,我们中国人可没这名儿……” “我也不想叫这个名字。”安格拉走到船边,努力踮起脚:“我妈妈在这下面,我想妈妈。在中国,妈妈死了去哪里?” “嘿,这可不只你妈,任谁死了,都是去阴曹地府,这上面啊,叫阳间,下面呢,叫冥间?” “冥间?那里好么?” “这孩子说话真有意思,那里怎么会好……也别太伤心了,我说——” “不,那里很好……”安格拉固执地抬起头:“那里最好。” 他的眼眶忽然满是泪水,几个老船客也不禁辛酸起来——可怜见的孩子,年纪轻轻,就没了爹妈。 安格拉用力擦去泪水,忽然转头向船舱里跑去。 “安格拉——”身后有人急急地叫。 “我叫京冥。”他顿住了脚步,仰头对着苍天,大声地,一个字一个字喊道: “我叫京冥!”

  妇人解释说:“我借的时候就是缺页的,但事先并不知道。”

  嘉莉小姐面带笑容地说:“可这书是在您还给我的时候发现缺页的呀,按规定应该由您负责赔偿。”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老妇人按规定付了款。嘉莉小姐目送老妇人走后,又拿起那本书,随便地翻动着。忽然,她发现在第43页上有几处细小的划痕,好像是用雕刻刀之类的利器划出来的。她开始仔细阅读那一页书,并用铅笔在划痕上描画,线条终于清晰地显现出来。等到全部画完,她发现这些划痕并不都是在文字的周围,有的一部分划在字的四周,另一部分划在空白处,有的则完全划在空白的地方。她忽然明白了:她是在无关紧关的一页上白费劲,真正的秘密隐藏在那张缺页上,43页上的所有刻痕,不过是从前一页上透过来的印痕而已。

  她去一家书店买了一本《曼纽拉获得什么?》,小心地把第41下对齐后,在两张书页之间夹进一张复写纸,然后用铅笔小心地在第43页已有的线条上重描了一次,描完后,抽出那张书页,兴奋地注视着那些四周划上了线条的文字:医治带候很坏宝贝去的元她健康你五十复音万她不免有些失望,这是一堆互不联贯的文字。这难道只是某个人出于无聊而随便划上去的记号吗?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智谋故事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缺页上面的秘密

上一篇:民间故事: 茶祖宗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下一篇:营子区大力发展旅游型沟域经济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