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登上珠峰的盲人
分类:励志美文

  发现并发展一种才能、爱好或特殊的兴趣,可能是你所能做的一笔最大的单项个人银行账户存款。

    埃里克·魏迈尔是一位盲人,今年33岁。13岁时因患遗传性视网膜疾病而双目失明,刚20岁时他就涉足登山运动了。这次,埃里克在艰难地穿越坤布冰布爬上营地的途中,他又一次困惑地想,他想成为第一个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盲人的想法是否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为什么讲到才能我们总是想到传统的高级才能,例如运动员、舞蹈家或获奖学者?事实是,才能有各种各样。不要认为它们太不起眼。你可能生来善于阅读、写作或讲话。你可能天赋具有创造性,学什么都很快,或者善于接待别人。你可能掌握组织方面、音乐方面或领导方面的技巧。你的才能在哪里并不重要,无论它是下棋、戏剧还是收集蝴蝶,只要你喜欢做某件事情,而且还善于去做,那就足以令人高兴了。这是一种自我表现。正如下面这个姑娘所证实的,它能建立尊重。

  但是,他最终征服了珠峰

  当我告诉你我的才能和爱好是收集野草时,你可能会笑到肚子痛。我不是说你吸的那种烟草,我说的是到处生长的普通的野花和野草。我发现,当别人想消灭它们时我却总是注意着它们。

  人们都劝他放弃

  所以我开始收集野草,压扁它们,最后用它们做成美丽的图画、明信片以及艺术品。我总能用我那些个性化的图片让一些悲伤的心灵高兴起来。经常有人要求我去为他们安排各种花朵、要我与他们分享有关保存压扁的植物的知识。这给了我多么大的宽慰和自信心啊。因为知道了我具有某种特殊的才能,能欣赏被他人忽略了的某些事物。但还不止这点,它让我认识到,如果这么平凡的野草中都有这么多的内容,那生活中各类事物会包含多少内容啊。它让我深思,它使我成为一个探索者。而我实际上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

  那天下午,埃里克·魏迈尔终于回到基地营地时,带队的帕斯奎尔·斯卡托罗不免对这次探险后悔起来。埃里克滑倒在冰布裂缝中后,贝尼特斯下去找他,但他的登山手杖在探敲中戳伤了埃里克的鼻子和下巴。由于纬度高,空气稀薄,埃里克的伤口愈合得很慢。

  我的姐夫布鲁斯告诉我,发展一项才能如何帮助他树立自信心,并助他创建一项与众不同的事业。他的故事背景是高高伸展于爱达荷和怀俄明平原上的蒂顿山脉(Teton) 。其顶峰,大蒂顿峰(The Grand Teton) ,海拔13,776英尺。

  盲人比视力正常的人更能辨别环境模式,正是依靠着这种能力,他们才能在世界上辨别自己前进的方向。但在喜马拉雅山的冰布却是毫无规律可言,对于盲人来说无疑是一道残酷的鬼门关。随着冰河的漂移,这里到处是变幻莫测的易碎冰块,系在距离宽阔冰缝之间的绳梯,还有必须逾越的狭窄峡谷,巨大的冰塔和雪崩。

  青年时,在那次事故之前布鲁斯一直是个完美的棒球击球手。有一天,在玩一把BB枪(子弹为直径0.175 英寸的小口径枪)时,他不小心击中了自己的眼睛。医生害怕手术会永久性地损害其视力,就让子弹留在他眼睛里。

  从基地营地通过冰布到达6100米的1号营地,埃里克足足走了13个小时。而斯卡托罗布置的营地有7个。要登上珠穆朗玛峰,每个登山运动员都得穿越多达10个冰布通道。这既是为了适应环境也有助于携带上山所需的大量器材。

  几个月后,当他回到棒球队,他几乎每次击球都打空,他的一只眼睛丧失了大部分视力,丧失了对距离的判断力,因而无法再准确判断来球。布鲁斯说:“前一年我还是全明星球员,而现在居然屡击不中。我认为自己再也干不成什么事了。这真是对我自信心的一次迎头痛击。”

  埃里克掉进冰缝后,美国盲人联合会的其他队员讨论后决定,让他留在备有食物的1号营地,而其他队员和夏尔巴人则替他背着东西。但埃里克说,不行,他要和大家在一起,成为一名有用的队员,他是一定要完成这次攀登的。次日,他终于穿过了冰布的10个通道,将时间缩短到了5个小时。

  布鲁斯的两个哥哥做什么事都很行,而他却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因为住在蒂顿山附近,他决定尝试一下登山。他到附近军队商店买了尼龙绳、竖钩、白垩、登山钢锥以及其他登山用品。他查阅了登山小册子,学会了如何打结、套绳以及用绳索悬垂。他的第一次登山体验是用绳索悬垂在他朋友的烟囱上。不久,他就开始

  意志是决定性的因素

  攀登大蒂顿峰附近几个小山峰。

  埃里克对一些人认为只有视觉正常者才能战胜一切的想法和态度深恶痛绝。

  布鲁斯很快发现自己对此有特殊才能。不像其他登山伙伴,他的体重很轻,但身体强壮,看来天生是登山的料。

  埃里克具有强壮的肺部、良好的平衡感觉,特别结实的上身,坚韧的腿和富有弹性的踝关节。他的心率很低,他要比许多看上去瘦长、肌肉发达的登山运动员更强壮。

  布鲁斯训练了几个月。最后独自登上了大蒂顿峰,花了两天时间。这次达标使他信心大增。

  埃里克面部轮廊分明,浅棕色的头发,看上去有点像头发蓬松散乱的年轻电影演员柯克·道格拉斯。现在,他也是个名人了,会有陌生人要他签名,记者们不断打电话找他,餐馆会为他提供免费用餐。

  登山伙伴很难跟上他,所以布鲁斯开始独自训练。他经常开车到蒂顿山,跑步到登山营地,登山,然后开车回家。有一天,他的朋友吉姆说:“嗨,你应当努力去打破大蒂顿峰的登山纪录。”

  有一部分人认为,现在装备改进了,登上珠峰的难度不像以前那么大了。登山旺季,达到顶峰的爬山队伍恰似一条蜿蜒而上的长龙,队伍后面到处是被丢弃的氧气瓶和其他弃物碎屑。但是那些准备不足和不幸的人还是要被珠穆朗玛峰所吞没。攀登者中几乎有90%是到不了顶峰的。1953年以来,至少有165人再也回不来了,他们的尸体永远躺在倒下的地方。今年5月,就又有4人永远地倒下了。

  他告诉布鲁斯所有信息。一个名叫约克?格利登的登山者,跑去跑回用了4 小时11分钟,创造了蒂顿峰的登顶纪录。布鲁斯想:“这是根本做不到的,不过我倒很想见见这个家伙。”但是随着布鲁斯不断地跑步、登山,他花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而吉姆也不停地说:“你必须打破这个纪录,我知道你可以做到。”

  珠峰探险队分为两类,一类是埃里克那样的登山者,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自发组织起来的;另一类是支付了65万美元而获得机会站上世界之颠的。随着上山条件越来越险峻,商业性探险队内部开始争吵起来,有人责备一些弱者拖了全队的后腿,甚至在他们陷入困境时拒绝伸出援助的手。

  布鲁斯在一次集会上终于遇见了约克,那个创造了不可思议的纪录的超人。布鲁斯和吉姆坐在约克的帐篷里,吉姆自己也是个登山好手,他对约克说道:“这个家伙正想着要打破你的纪录呢。”约克看着布鲁斯125 磅重的身材,大声笑着,好像在说:“放明白一些,你这个小矮子。”布鲁斯感到沮丧,但是很快就恢复了。

  许多专业探险队也不会接近埃里克这样的队伍,害怕盲人拖了他们的后腿。一个电影摄制组的队员说:“人们都说埃里克要遇上灾难了。”有一个登山运动员甚至声称他将“拍下第一张躺倒在这里的盲人死尸照片”。

  而吉姆继续鼓励他:“你能做到,我知道你行。”

  埃里克是个登山好手

  mpanel(1);

  13岁时,埃里克第一次与父亲一起徒步旅行。16岁时,埃里克迷上了新罕布什尔州的残疾人野营地。他很快就学会了,通过攀岩,逐步找到了正式登山运动的方法。

  1981年8 月26日清晨,布鲁斯带着一只桔色小背包和一件崭新的夹克,他跑着登上大蒂顿峰再跑回来,只用了3 小时47分4 秒。他只停了两次,一次是取出靴中的石子,一次是在山顶签名登记以证明他的到达。他觉得真太美妙了!他居然真的打破了纪录!

  埃里克在岩石上攀登,犹如一只蜘蛛在墙上织网。他的手就像触角一样,轻快地向前摸索着,触摸着岩石的裂缝、槽沟、石腔、残脊、岩瘤、石缘和岩架,很快在脑中勾勒出一幅地形图。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技艺娴熟的攀岩者了,已经获得了5.10级(最高为5.14级)。

  几年之后,布鲁斯接到吉姆的一个电话:“布鲁斯,你听到消息了吗?你的纪录刚刚被打破了。”当然,他又加了一句:“你应当去把它夺回来。我知道你能做到!”一个名叫克雷登?金的人在3 小时30分9 秒内完成登顶,他最近还获得了科罗拉多州派克山峰马拉松跑的冠军。

  在冰山上,如果不慎敲错了冰了,随时可能引发雪崩,埃里克学会了用冰斧轻轻叩击探听冰雪虚实的本领。如果发出的是叮当声,就该回避;如果发出的声音像勺子敲冻黄油,铮铮铮的,他知道是结实的。

  1983年8 月26日,他最后一次攀登蒂顿山的两年之后,也是他的纪录被打破的10天之后,布鲁斯来到大蒂顿峰山脚的鲁派恩草原(Lupine Meadows)停车场,穿着崭新的跑鞋,焦急地等着再次打破纪录。与他在一起的有他的朋友、家人和吉姆,还有当地电视台的人,他们要把这次登山拍摄下来。

  埃里克攀登珠穆朗玛峰似乎和视力正常者没有什么两样。背上系一只响铃,他就循着铃声用自己普通的盲人爬山手杖急匆匆地沿着路标向前跑,登山同伴们不时地大声叫道:“右边有个危险的2英尺(0.61米)冰布!”他走得很快,常常撞到经验不足的登山者后背上。他的同伴身上都有因速度慢而被埃里克的爬山手杖刺戳出的伤疤。

  和以前一样,布鲁斯明白,登山中最困难的是思想上的准备。他可不愿意成为每年攀登蒂顿峰的牺牲者之一。

  很多人帮助了他

  《鲁塞尔周报》(Russell Weeks) 的体育记者这样描述攀登大蒂顿峰:“从停车场看去,可以看到大约九、十英里曲曲弯弯的山路,要通过一个峡谷,登上两个冰河淤积而成的堆石,穿过两个凹谷,越过两山之间的一条缝隙,最后是700 英尺的路——登上蒂顿峰的西坡到达顶峰。从鲁派恩草原到山顶来回的垂直距离大约是

  为了帮助埃里克登上珠穆朗玛峰,美国盲人联合会出资25万美元赞助这项登山活动。对埃里克来说,这是他人生中最具挑战性的一次。如果他失败了,不仅仅是他个人而是全体盲人的失望,这意味着,有些活动只属于视力正常者。

  15,000英尺。单单是最后700 英尺的路,雷?奥登堡(Leigh Ortenburger) 的《蒂顿山脉登山指南》(Climber's Guide to the Teton Range)中列出的登山时间是3 小时。”

  在如此的海拔高度,埃里克是依靠不了谁的,只能靠自己。他的同伴可以当向导,不断弄响铃声,确保他能沿着路标前进,但实际上,在地球上这处气候地形最恶劣的地方,他们自己同样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

  布鲁斯跑着出发。当他向上攀登,心跳剧烈、双腿好像在燃烧。他全神贯注,最后700 英尺只花了12分钟。他在1 小时53分内到达了顶峰,把证明卡放在一块岩石下。他明白,如果要破纪录必须立刻下山。下山的路是如此陡峭,有时他一步就要跨越10到15英尺。他超越了许多老朋友,后来他们告诉他,当时他的脸色由于缺氧而发紫。另一群登山者可能知道他要破纪录,因为当他超越时,他们叫道:“加油!加油!”

  有趣的是,当接近顶峰时,埃里克却显示了他的优势。在这样高的海拔上,所有登山者不得不戴着护目镜和氧气罩,以防止雪山损伤眼睛,而埃里克却不必戴护目镜了。还有,因为最后冲刺是在傍晚时分,因此人们只能在昏暗中借着矿工灯摸索前进,而对埃里克来说,这种环境根本无所谓。

  布鲁斯在欢呼声中回到鲁派恩草原,膝盖流着血,跑鞋开了口,头痛得要命。3小时6分25秒。他完成了不可能的业绩!

  埃里克和队员们开始由4号营地向顶峰攀登时,却在山上呆了两个月。埃里克将之称作冰雪和风暴中的“但丁人间地狱”。他们上上下下,先是从基地营地到1、2和3号营地上山,随后又下山,不断地习惯于高纬度,准备足够的器材,准备向顶峰冲刺。

  消息迅速传播开去,布鲁斯被认为是最佳登山运动员。布鲁斯说:“它让我成为一个人物。每个人都想因为某事而被承认,我也一样。我的登山能力给了我一项事业,让我能为之努力,并获得自尊。这就是我表现自我的途径。”

  他们曾试图登上顶峰,但是由于气候原因只能退下来。海拔8845米的珠穆朗玛峰犹如处在风的急流之中,风速超过每秒100米,从地面上看,那是漂浮在顶峰上的片片柔软白云,但身临其境这实际上是顶峰上杀人的风暴。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首个登上珠峰的盲人

上一篇:洛克菲勒留给儿子的38封信: 第十封:忠诚于自己 下一篇:【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吴京:爸爸妈妈别说教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