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世界,我能行: 面对选择——思考比盲从重要
分类:励志美文

有修养、懂礼仪的妈妈才能培养出可爱的女孩。

人生第六课:我思考!

  女孩子是未来的母亲。

  张琳是个超棒的女孩,从小学到中学都很出色,在全国和上海数理化各项比赛中获过很多次奖。

  母亲的爱是博大的。母亲的爱能缔造人类的未来。

  1999年,她上高三的时候,可以保送上大学,北大、清华、复旦由她选,但出乎意料的是,她却放弃了保送名额,报考了上海中医学院!

  所以,女孩子要具有温柔、善良的天性,更要懂得关心、体贴他人,要善解人意。

  我虽然也很意外,但我相信张琳的选择。

  但是,在今天的女孩子中间,却普遍存在着一些令人不快的现象,她们不仅变得不温柔、不会关心人,反而会“管”人。

  四年后,我去上海开会,见到了张琳,听她讲述了其中的原因。

  南方沿海某市的“红领巾理事会”,二十几名成员中只有5个男孩,其余的全是女孩。提到自己的“工作经验”,这些女孩子滔滔不绝地总结了一套又一套,当然,更多的是讲如何整治男生。“当干部最根本的经验就是要管住那些男生,不能让他们淘气,不能给他们好脸色……”“老师不在的时候,要监视着那些平时调皮的学生,表现不好的要把他的名字记下来,然后报告给老师,让老师收拾他。”

  这时的张琳已不再是当年的“假小子”,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其中一个小女孩,带着得意的神色说:“我的办法最好。我同桌的男生上课时总做小动作,我就削一支最尖的铅笔放在手边,他动一下,我就扎他一次。老师都夸我有办法。”

  “我想当个人文医生。”张琳直率地告诉我,“我记得和你说过我很想做‘知心姐姐’,我觉得社会很需要‘知心’。我发现,有心理疾病的人比有生理疾病的人多。可现在的医生心冷脸冷,很少和病人沟通,这样的结果是有心理障碍的人越来越多。所以,我有了当‘人文医生’的想法。我想,我已经具备数、理、化和外语的自学能力,可没学过中医,于是就选择了上海中医学院。”

  听了她们的话,我感到万分惊讶,这些从小只会管人,不会关心人的女孩子真的是我们祖国的新一代少年儿童吗?真的是我们少先队培养出来的干部吗?

  张琳接着告诉我:“我大学毕业后,报考了上海中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学伦理学,明年学院要派我去哈佛进修一年。硕士毕业后我想工作两年再读博士。读完博士,有了经验我要当个人文医生,将来有了钱,我要开个私人诊所,实现我的梦想!我希望知心姐姐也参加!”

  在这里,我并非指责所有的女孩子都是这样,也无意标榜过去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心遵从三从四德的古代女子,只是想寻找那些具有现代人豁达开朗、机敏聪慧的心理气质,又懂得关心别人、爱护他人的女孩子。

  “好!”听她这么一说,我非常高兴,“我们干同行了!只是你比我的专业知识多,我要拜你为师!”

  也许,你会问:“真有这么完美的女孩吗?现在的女孩子娇骄二气可浓得很呢!”

  张琳笑了,笑得真甜:“您说哪去了,您才是我的老师,我一直很佩服您。”交往十多年,第一次听她称我“您”。

  我的回答是:“确实有。”

  你看,在有名和有用中,张琳选择了有用。她没去追求虚名,而是按着自己的想法,选择了独立和务实。

  我就认识这样一位十分可爱的女孩。可以说,她是我认识的女孩子中最普通,却很有魅力的女孩。她长得很美,且温文尔雅,知识丰富,兴趣广泛;最感染人的是她的善良和正直,她善解人意,宽容大度,坦然真诚,清静淡泊。她在与我的交往中,多次谈到我和她是“忘年交”。

  我是1990年认识张琳的,当时她还是上海一名小学生,才12岁。我们《中国少年报》发起了城乡少年儿童之间的“手拉手”活动,带着京、津、沪、汉四个城市的小记者到湖北大别山区罗田县采访。从上海来了3个孩子:张琳、姜宇秋和陈中崛。

  她叫张琳,家住上海。1994年被评为全国第二届十佳少先队员。她叫我佩服的是那一套令男孩子心悦诚服的本领。

  第一眼见到张琳,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1990年,我带领京、津、沪、汉四大城市的小记者赴湖北大别山区罗田县采访。汽车里,我们俩坐在一个双人座上。她跟我聊了很多。

  她穿了条花裤子,留了个男孩子的短发,但却温文尔雅;她性格开朗,无拘无束,却又善良正直。

  她说,她也想当“知心姐姐”,问我应该怎样去做。我说:“还是先说说你都做了些什么吧。”

  在采访团的12名小记者中,张琳最出色。

  “我跟男生挺好的。”张琳开门见山,相当坦诚。

  罗田县是著名的革命老区,但因交通不便,至今仍然十分贫穷。

  “跟那些男生相处,你有什么诀窍?”我问张琳。

  张琳在村子里看到一个小女孩,光着脚,头上却戴着一个漂亮发卡,便问她发卡是哪儿来的。小女孩说她从画片上看到城里孩子都戴着漂亮的发卡,就很想要一个,但是家里没钱买。她便利用暑假的时间上山采药,拿到县里卖了1元6角钱,花了6角钱买了这个发卡,1元钱买了个本子。张琳很受感动,悄悄对我说:“农村孩子真了不起!”

  “我就是用激将法,提醒他们别忘了自己是男的。”张琳开始“数落”起那些男生。

  我带一名小记者住在一个叫张正的男孩家里。张正11岁,在乡小读书。我送他一张《中国少年报》。他又惊又喜,双手捧着报纸,用袖子当抹布,把桌子擦了好几遍,才把报纸平铺在桌上,一字一句地读起来,一直到深夜。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拿起报纸继续看。我叫他出去和小记者拍照,就在按下快门的一瞬间,我突然发现,张正的眼睛没有看镜头,一直盯着那张《中国少年报》。

  “就拿这次来大别山吧,我们上海来了三个人,只有一个男生,他胖嘟嘟的,不大有力气,可他毕竟是男的,就应该负重。下船的时候,他借口头晕不愿意拿箱子,坐在甲板上不起来。我和姜宇秋(另一位上海女孩)冲他大声喊:‘你是男的!你是男的!’那个男生‘腾’地跳起来:‘谁说我不是男的!’拎着大箱子就下了船,挺像个男子汉的。”

  我真是很感动,忙问:“你见过报纸吗?”

  我明白了,男孩子们喜欢张琳,正是因为她的激励,唤回了男孩子身上的阳刚之气。

  “没有。这是我见到的第一张报。”张正小声回答。

  在那次赴老区的活动中,张琳认真地采访了老区的孩子、乡亲和县里的领导,并写成了很出色的报道。

  “你有书吗?”张琳和小记者们围过来问张正。

  第二年,她荣获中国好少年创造奖,独自一人从上海乘火车到深圳,参加“明天会更好”中国好少年夏令营,并担任了大队长,那年,她才12岁。

  “有两本。”张正打开书包,一本是语文,一本是数学。没有一本课外书!

  我一直很想知道,她妈妈是怎样培养出这么可爱、多才的女孩的。终于,我认识了张琳的母亲李秋芬。我了解了一个善良的女孩子的多个侧面,了解了一个称职的母亲。下面,摘录了李秋芬女士写的《我的女儿》,与年轻的妈妈们一起品鉴。

  这些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小记者们惊呆了。他们自己有多少书报,谁也数不清。张琳马上提出:回去把自己读过的书报寄些来,在张正家办个“小小图书馆”。小记者们全都赞成,这可算是全国最早的“手拉手书屋”了。

  夜深人静,时钟已指向12点。我的眼皮重得直往一处黏,写字的手也不听使唤了。我问:“琳,还有多少呀?妈实在熬不住了!”她仍埋首疾书,只轻声回答:“快了,还有一半。”

  回到上海后,张琳、姜宇秋和陈中崛组成报告团,到一所所学校作报告,主题是:“想想大别山吧!”在报告会上,张琳对伙伴们讲:“大家想一想,在我们的抽屉里有多少从没戴过的发卡,床底下堆着多少已经不时髦的但仍然很新的各式各样的鞋?书柜里有多少买了还没看的新书?想想大别山吧!”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告诉世界,我能行: 面对选择——思考比盲从重要

上一篇:澳门金沙网站多少现代高效学习方法研究: 九、学 下一篇: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好父母 好孩子: 6.请你像我这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