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津逮: 附录一 工具书举要
分类:励志美文

  讲文言,读文言,主要的要求是能够透彻而正确地理解。要理解,而且要透彻、正确,这自然不很容易。不容易有种种原因,其中一个相当重大的是,对过去的“名物”不熟悉。文字是客观情况的写照,所谓能理解,是透过文字,恰如其分地觉知文字所反映的客观情况。因此,如果不熟悉客观情况,只是识字,其结果有时候就会像雾里看花,想看的是花,而所见的是雾,至多只看到迷离恍惚的花。从这种意义上说,熟悉客观情况较之识字并非次要。文言所反映的生活情况是过去各个时代的,而过去的生活情况,与现代的相比,有相当多的一部分,或者大异,或者小异;即使是小异,如果不熟悉,也就不能透彻而正确地理解。记得年轻时候,读到下面的句子:
  (1)寝不·尸。(《论语·乡党》)
  (2)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值。(李密《陈情表》)
  (3)桓玄既篡位后,御·床微陷,群臣失色。(《世说新语·言语》)
  (4)王浑与妇钟氏共坐,见武子(王浑之子)从庭过,浑欣然谓妇曰:“生儿如此,足慰人意。”妇笑曰:“若使·新·妇得配参军(王伦,王浑之弟),生儿故可不啻如此。”(同上书《排调》)
  心里总是似解非解,将信将疑。尸,旧注是偃卧如死尸,也就是面朝上背朝下,这样睡也相当舒服,为什么不可以呢?身高五尺,将近一米七了,古代儿童怎么这样高呢?皇帝接见群臣,为什么躺在床上呢?钟氏已经有了很大的孩子,为什么自称新妇呢?后来才明白:寝不尸,可能是因为古代有俯身葬法,像死尸一样面朝下睡,这当然不好;古时候尺小,五尺合现在三尺多;床当时是坐具;六朝时候,女子出嫁以后,上有长辈就自称新妇。起初不能透彻而正确地理解,就是因为不熟悉古代的名物。
  从讲读文言的角度看,有关名物的困难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严格讲不是名物问题,只是名称古今不同,而实质无大差异。例如宋朝所谓“瓦子”,大致相当于现在的“市场”或“商场”,明朝所谓“直裰”,大致相当于前些年男子穿的长袍,等等。这是古今词汇的差异,这里可以不谈。名物的真正困难来自另一方面。这就性质说又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属于社会组织和人事活动方面的。例如:
  (5)临江哀王瘀,以孝景前二年立。三年薨,无子,·国·除为郡。(《汉书·景十三王传》)
  (6)董生·举·进·士,·连·不·得·志·于·有·司。(韩愈《送董邵南序》)
  例(5),“国”是汉朝封王的皇帝子孙占有的封地,因为被封的王死后无子,所以“国”撤销,封地收回,改为由中央统辖的郡。例(6),“举进士”是投考进士,“连不得志于有司”是考官(通常是礼部侍郎)几次都不赏识他的文章,没有考中。
  另一种是属于劳动创造的生活资料方面的。例如:
  (7)·龟足以宪臧否,则宝之。(《国语·楚语下》)(8)先帝哀边人之久患,苦为虏所系获也,故修障塞,饬·烽·燧。(《盐铁论·本议》)
  例(7),“龟”是整治好了的供占卜用的龟甲。例(8),“烽燧”是古代边境高处设立的烽火台,点火报警,白天称“燧”,夜里称“烽”。
  上举“国除”“烽燧”等名物,因为涉及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内容自然很复杂。过去讲这类名物的书,主要有正史的“志”,如天文志、地理志、选举志、食货志等。史志之外,还有所谓“政书”,如唐朝杜佑的《通典》,宋朝郑樵的《通志》,更详尽的是元朝马端临作的《文献通考》,内容包括田赋、钱币、户口、职役、征榷、市籴、土贡、国用、选举、学校、职官、郊社、宗庙、王礼、乐、兵、刑、舆地、四裔、经籍、帝系、封建、象纬、物异,共二十四门。政书内容虽然这样复杂,可是缺漏仍然在所难免。原因是:一、历来讲这类名物的书都着眼于与政务有关的大事,至于只与小民有关的一些所谓小节,自然就遗漏了。二、文字有限而客观情况无穷,想巨细无遗当然做不到。这样,就讲读文言说,有时就会使透彻而正确的理解很不容易。
  这个困难,对初学的人说,要求短期内完全解决自然不切实际;不过,既然要讲读文言,我们就不能不要求了解困难的性质,以及解决的途径。了解了性质,认识了途径,读多了,渐渐熟悉,逐步解决还是不很难的。以下简略地说说解决名物困难的应注意之点。
  名物种类太多,内容太繁,这里只得泛说,由一斑以窥全豹。还是由讲读的角度看,需要注意的有各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有些名物,其名称和内容都是古有而今无,例如:
  (9)(鲁昭公)娶于吴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不知礼!(《论语·述而》)
  (10)(腾蛟)调口北道,才謵精敏,所在见称。遭·母·忧,巡抚刘永祚荐其贤,乞·夺·情任事,腾蛟不可,固辞。(《明史·何腾蛟传》)
  (11)昔有夸夫,终身未膺一命,好袭头衔,将死,遍召所知,筹计铭旌题字。或徇其意,假借·例·封、·待·赠、·修·职、·登·仕诸阶,彼皆掉头不悦。最后有善谐者,取其乡之贵显,大书·勋·阶、·师·保、·殿·阁、·部·院、某·国某·封……(章学诚《古文十弊》)
  (12)礼有以文为贵者,天子·龙·衮,诸侯·黼,大夫·黻,士·玄·衣·纁·裳。(《礼记·礼器》)
  (13)夫·刍·狗之未陈也,盛以箧衍,巾以文绣,尸祝斋戒以将之。(《庄子·天运》)
  (14)(苏武)杖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旌尽落。(《汉书·李广苏建传》)
  例(9),鲁国和吴国都是文王之后,同姓,吴国的女子应名什么“姬”,鲁国君娶她,犯同姓不婚之禁,所以改名吴孟子(什么“子”是殷朝女子),图蒙混过关。例(10),“母忧”是因丧母而丁忧,须辞官回家守制;“夺情”是夺守制之情,不让辞官。例(11),“例封”什么,“待赠”什么,修职郎,登仕郎,都是小官衔;某某勋官,某某阶官(二者都指品级高的),师、傅、保,殿阁大学士,部尚书、侍郎,都察院御史,某国公或侯,都是大官衔。以上这些社会生活方面的花样都是现在所没有的。例(12)(13)(14)的龙衮、黼、黻、玄衣纁裳、刍狗、节,这类器物也是现在所没有的。因为现在没有,见到面生,不弄清楚其实质,就不能算是透彻而正确地理解了文字。
  另一种情况是,有些名物,名称古今通用而内容大异或小异,例如:
  (15)主人东楹东北面拜,·尸复位,·尸与侑皆北面答拜。(《仪礼·有司彻》)
  (16)(宗仪)洪武六年聘修大明日历,授翰林编修。乞改太平府·教·授,召为国子·助·教。(《明史·陶宗仪传》)(17)(鸿)为人赁舂,每归,妻为具食,不敢于鸿前仰视,举·案齐眉。(《后汉书·梁鸿传》)
  (18)(修)常步行,以百·钱挂杖头,至酒店便独酣畅。(《晋书·阮修传》)
  例(15),“尸”,现在只指死尸,所以不能动;古代兼指扮演受祭的死者的人,所以能“复位”,能“答拜”。例(16),“教授”是府学的官,“助教”是国子监的官,都与现在的大专教师职称不同。例(17),“案”是食案,长方形,平面四边有沿,下有四短足的托盘,与现在的办公桌、书桌大不同。例(18),“钱”是有方孔的圆形铜币,不是现在的长方形纸币,所以可以用绳穿起来挂在杖头。这些,因为名同而实异,遇见的时候尤其要注意。
  还有一种情况,文字谈当时事而引用古名,于是名物就具有双重身分。例如明清时候,乡试考中称为举人,文人笔下经常喜欢古雅一些,称为“举孝廉”,这是把汉朝的选举制度移到后代用了。又如读清朝早年的文章,有时看到“某宗伯”,这说的是“钱谦益”,因为他作过南明的礼部尚书,这个官相当于《周礼·春官》的“大宗伯”,又因为他投降清朝以后又得了罪,著作成为禁书,人也就不好出头露面,所以以“某”代之。像这类蒙着双层面纱的名物,文言里很有一些,读的时候也要注意。
  此外,还有一种情况,字面像是与名物无关,而骨子里却隐藏着名物。例如晋庾翼、孙盛著史,都名《晋阳秋》,而不名《晋春秋》,这是因为要避简文帝郑太后(名阿春)的讳。同样,唐朝人写文章,应该说“治乱”的地方要改说“理乱”,这是避高宗李治的讳。避讳之外,还有赐姓和改名,也属于这一类。例如读唐初的历史,有时会遇见李绩和他的孙子徐敬业,祖孙不同姓,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李绩本名徐世绩,辅助唐高祖李渊打天下立了功,赐姓李,成为李世绩;唐太宗李世民即位以后,因为避讳,删去“世”字,成为李绩。他的孙子敬业用本姓,所以名徐敬业。
  上述四种情况之外,自然还会有其他类型,可以类推,不一一列举了。
  怎么解决呢?总的原则是逐渐熟悉,具体办法是分几个方面循序渐进。
  首先要熟悉通史方面的知识。这有两种意义。一、通史是个架子,所有名物都是可以而且应该摆在上面的,不熟悉这个架子,偶然碰到一个,不知道其所自来和应如何安放,疑难的程度就会更深。二、通史是按部就班地讲过去情况的,其中有不少正是名物,因而学历史正是熟悉名物的良好途径之一。
  其次,还不很熟悉文言的人,讲,尤其自学,最好先看有注解的。有些文言读物,有旧注,有新注,一般是旧注简而新注详,旧注难懂而新注易懂,所以要尽量用新注本。注解无论如何详细,因为注的人与看的人程度不同,要求不同,总难免有不足的地方。并且,讲读文言,范围逐渐扩大,总难免会碰到没有注解的。所以必须学会利用辞书。这类辞书,现在常用的是《辞源》和《辞海》(各有新旧两种版本)。我个人的经验,文言,只要不是文字特别古奥(如《尚书》和《仪礼》)、内容特别艰深的(如《墨子》的经上下、大小取和《史记·天官书》),能勤于并善于利用辞书,其中的名物问题可以解决一大半。
  有些还不能解决,或者希望了解得更全面更透彻,怎么办?这就要参考比较原始的材料。如有关明朝的取士制度,可以查《明史·选举志》或《续文献通考·选举考》。又如清初诗人王士禛作过扬州推官,如果想搞清楚这是个什么官,就可以查《清史稿·职官志》或《清文献通考·职官考》。由《史记》到《清史稿》,所谓“正史”共二十六部,绝大多数有“志”(《史记》名“书”)。通典、通志、通考之类所谓“政书”,总共十部,简称《十通》。合起来,真是汗牛充栋,通读当然很难,也没有必要;但是知道如何利用还是有好处的。
  史志、政书之外,近人还有一些专讲某类名物的著作,如系统介绍历代赋税情况的,有陈登原的《中国田赋史》,概括介绍避讳情况的,有陈垣的《史讳举例》,专讲清朝科举制度的,有商衍鎏的《清代科举考试述录》,等等。这类书,内容各式各样,质量高低不一,非短文所能介绍。最好是多注意书目,然后要眼勤(碰到就翻翻,看看用处大不大),手勤(如认为有用,就把书名和内容提要记在小本子上,备考),这样日积月累,碰到疑难,知道如何对症下药,对于解决名物困难也是大有帮助的。
  ------------------

  讲读文言,只是一般地想教会学会,不是专门研究某学科,也会碰到各式各样的疑难问题。有疑难,向人请教是个办法,但不如依靠工具书,因为既方便,又确实详尽。讲读文言,有使用工具书的知识,翻检工具书的习惯,就能够化难为易,比较快地提高。这方面的工具书,需要经常参考的很有一些,按照性质的不同可以分为七类:一是综合的辞书,二是专门的辞书,三是索引,四是年表,五是类书,六是目录,七是政书。每一类里又包括若干种。以下依次作简略的介绍(常用的、难查的稍详一些)。

  一、综合的辞书
  1.《辞源》——商务印书馆编辑出版
  这部书有旧版、新版两种。
  旧版由1908年开始编,是我国第一部综合性的收罗古今词语最多、解释比较清晰详实的大型辞书。新版《辞源》的《出版说明》介绍它的性质是:“以旧有字书、韵书、类书为基础,吸收了现代词书的特点,以语词为主,兼收百科;以常见为主,强调实用;结合书证,重在溯源。”这意思就是,凡是一般书籍中有可能遇到的字、词、语,不论古今中外(实际是中多古多),都收罗在内,所以切合实用。初版于1915年编成,按开本大小分甲、乙、丙、丁、戊五种版式出版,除甲种线装以外,都是上下两册。十几年后,为了吸收新词语,补缺漏,于1931年出版《辞源》续编。先是单行,到1939年把条目拆散,并入正编,成为合订本,仍为上下两册。字自然用繁体。条目以单字为纲,单字按部首排列。部首分为子、丑、寅、卯等十二集,由子集“一”部到亥集“龠”部,共214部,同于《康熙字典》。单字之下分条排列由该字起头的词语;字数少的在先,多的在后;字数相同的,笔画少的在先,多的在后。注音用反切,主要依据《广韵》,并标明属于哪一韵部(依据《佩文诗韵》)。一个单字有不同的读音、不同的意义,都分项注明解释。解释用文言,只断句。
  我国辞书,较早的有不少是按部首排列的,因而翻检时就要先熟悉部首。《辞源》,有的版本后面附有《四角号码索引》,熟悉四角号码的人想查某一词语,利用索引,先查明该词语的页数,非常方便。不熟悉四角号码的人,还是要先熟悉部首。部首共214部,熟悉它不难,难在完全知道某一字入某一部。有些字一看就能断定,有些字就不然。例如“行”不入“彳”部,因为它是部首;“鸟”入“火”部,因为“一”是“火”的另一形体;“奘”不入“爿”部,入“犬”部,“相”不入“木”部,入“目”部;等等。碰到这类情况,可以先查书前的“检字”,数数想查的字是若干画(作为部首的偏旁,笔画也算,而查某部所属的字时,则不计偏旁画数),到若干画里去找,如果有它,就可以按下边的页码去找。但《检字》所收的字究竟有限,所以还是常常要靠记。部首难查的缺点之外,使用《辞源》还有不方便之处。如注音用中古的反切,现在的读者难于切准,即使切准了也未必与现代读音相合。又如解释古词语,注出处只举书名而不举篇名,引古籍常常节略而没有表示,都使读者感到不方便。不过无论如何,《辞源》总是综合性大型辞书的开山之作,内容充实,在继其后的《辞海》等问世之前,读古籍,作为案头良师益友,它算是最合用的。
  新版《辞源》是根据旧版《辞源》,从1958年开始修订的。关于修订的主旨,《出版说明》说:“根据与《辞海》、《现人汉语词典》分工的原则,将《辞源》修订为阅读古籍用的工具书和古典文史研究工作者的参考书。”本此主旨,所以把旧版《辞源》中关于现代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应用技术的词语都删去,而增加不少古典的条目。字用繁体。条目按部首排列,基本上同于旧版《辞源》。分订四册,每册前有《难检字表》。注音兼用汉语拼音和注音字母,并标明反切、韵(依据《广韵》)和声纽。解释用现代汉语或浅近文言,比较详尽。引古书为证,标明书名、篇名,比旧版《辞源》详实。到目前为止,作为学习文言的工具书,这一部是内容最丰富的,我们无妨以之为主,来解决讲读中遇到的各种疑难问题,如果感到还不够,再翻检其他相关的工具书。
  2.《辞海》
  这部书也有旧版、新版之别:旧版是中华书局编辑出版,新版是辞海编辑委员会编、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
  旧版《辞海》是继旧版《辞源》之后一部综合性的大型辞书,1936年出版,分上下两册;1947年出版合订本,一册。体例大致与旧版《辞源》相同。字用繁体。单字按部首排列,部首不再分子、丑、寅、卯等集;单字下按字数多少、笔画多少排列词语条目。注音用反切,兼用直音,标明韵部(依据《佩文诗韵》)。解释用文言,加标点。书前有《检字表》。内容比旧版《辞源》有所改进,选择条目比较丰富、精当,解释比较浅明确切,引书注明篇名,便于查核。
  旧版《辞源》和旧版《辞海》性质虽然相同,所收条目并不一致,解释也或详或略,所以能互相补充。讲读文言,遇见疑难,应该两种都利用。
  新版《辞海》是由旧版《辞海》陆续修订而成。先是由五十年代起开始修订,1962年初步完成,出版《辞海·试行本》,按学科性质分类,分订16个分册。以后把各类的条目拆散,合在一起,出版《辞海·未定稿》,上下两册。以后再修订,1977年完成,仍按不同学科分类,出版“语词”“哲学”“经济”等二十个分册(其中“语词”分为上下两册)。接着在分册的基础上整理加工,条目拆散,改为按部首排列,分订上中下三册,于1979年出版。
  三卷本新版《辞海》编辑出版靠后,多方面有所改进。全书收单字和词语十万条以上。用简化字,但单字也收繁体,便于读古籍时查寻,部首经过合理调整,改为250都(调整情况见书前《部首调整情况表》),如“江”入“氵”部,“狼”入“犭”部,比旧部首入“水”部、“犬”部容易辨认。偏旁不清楚的字,可以查书前的《笔画查字表》。如果知道要查的字读什么,最好先查书后的《汉语拼音索引》,那里注明该字的页码,一翻就可以找到。注音用汉语拼音,少数罕见字兼用直音,不再注反切和韵部。解释用现代汉语,加标点。引文注明书篇名,尽量求确切。讲读文言,如果手头没有新版《辞源》,就要多利用这部书。
  3.《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编写组编,商务印书馆出版
  这是一部小型的专供查古汉语常用字的音和义的字典。所收字分两部分:常用字3700多个,详注意义;罕用字2600多个,入难字表,算附录,简注意义。不收词语。字头按汉语拼音字母次序排列。书前有按部首(189部)查的《检字表》。用简化字;繁体、异体加括号,放在字头的后面。注音兼用汉语拼音和注音字母。释义用现代汉语,都引古籍中语句为例证。讲读文言,如果只想知道某字读什么,有什么意义,在此处表示什么意义,用这部字典比较简便。
  4.《康熙字典》——张玉书等奉康熙皇帝命令编在旧时代,这是一部收字最多、注音译义最丰富、体例最完整的字典。康熙四十九年(1710)开始编,康熙五十五年(1716)编成。编时意在广泛收集古籍尤其历代字书韵书中的字,所以收字四万七千多。不收词语。字头按214个部首(前面《辞源》部分已介绍),依笔画多少分别排入子、丑、寅、卯等十二集,每集又分上中下。这种依部首排列汉字的方法对后来影响很大,许多辞书都模仿它。每字之下先注音,后释义。注音先用《唐韵》(实即《广韵》)的反切,后用《集韵》《洪武正韵》等的反切,然后用直音。解释字义用《说文》《尔雅》等字书及古代各种典籍,都注明出处。为了解决部首难查的困难,书前有按笔画排列的《检字》,如“止”“允”,我们如果不知道入哪一部,可以查《检字》“四画”,“止”下注明“部首”,“允”下注明“儿部”,就容易找到了。近年来商务印书馆印本书后附有按四角号码编排的《康熙字典索引》,熟悉四角号码的人利用它,查字就更方便了。这部书内容多,编纂时间短,难免有些错误。道光年间奕绘、王引之等编《字典考证》,改正错误两千五百多条,使用这部书时最好兼参考《字典考证》(商务印书馆印本书后附录中有)。这部书版本很多,最好用近年的印本。书的特点和优点是取材广,但就我们现在学习文言说,取材广可能成为缺点,因为绝大部分字我们几乎不会碰到。注音用多种反切,释义用文言,不熟悉古典的人也会感到不方便。
  5.《中华大字典》——中华书局编辑出版这是《康熙字典》之后,一部收字最多的字典,计单字四万八千多,比《康熙字典》多一千左右。我们无妨称它为《康熙字典》的补充修正本。编写于1915年,字自然用繁体。字头按部首排列,214部,分子、丑、寅、卯十二集,同于《康熙字典》(1978年重印本下角有通贯全书的页码,翻检比较方便)。不收由单字组成的词语。注音兼用反切(主要根据《集韵》)和直音,并注明属于某一韵部(也依《集韵》)。释义用文言,在字头后分条排列。如“一”部第一个字“一”,意义分为三十二条,比《康熙字典》眉目清楚。每条释义都引古书中的语句为证,有助于确切深入地了解文言的字义。难于判断属于某一部首的字,可以查书前的《中华大字典检字》。读古代典籍,遇见特别罕见的字,可以利用这部书。会感到不方便的主要也是注音,且不说反切难切准,就是切准了也未必与现代读音相合,如“一”,现在读阴平,书中还是注“质韵”(入声)。不过无论如何,这部书特点明显,优点很多,它不只可以取代《康熙字典》,而且比《康熙字典》更合用。
  6.《经籍籑诂》——阮元、臧镛堂等编
  这是一部汇集文字古义的字典,嘉庆三年(1798)阮元任浙江学政时请臧镛堂等几十个人,只用五个月编成的。收字一万多,按《佩文韵府》的文字次序排列,由上平声“一东”“二冬”到入声“十六叶”“十七洽”,共106韵,分为106卷。字头之下没有注音。字义都是从唐朝以前(包括唐朝)的各种典籍中搜罗来的,主要是古代的小学书,如《尔雅》《方言》《说文解字》《经典释文》等书中的训诂材料,以及其他各种古籍中本文或注疏中有关训诂的材料。一字多义,在字头下顺序排列,每种意义都举古籍中训释的语句为证。解释字义不但丰富,而且较古,因而是学习古汉语的重要参考书。只是现在很少人熟悉《佩文诗韵》,查寻某字在哪一卷很困难;近年世界书局印本书前有《经籍籑诂目录索引》,文字按笔画多少编排,下注明页码,可以补救难查的缺点。新近又有中华书局影印本。
  以上几种辞书,就解决学习文言时可能遇见的疑难这个要求说,有字是够用了,查词语有时不够用,因为字数有限而词语无限。我国目前正在编纂更大型的包罗万象的辞书《汉语大辞典》,推想编成以后,会使不能解决的疑难减到很少。这类更大型的辞书,还有台湾中华学术院出版的《中文大辞典》,日本大修馆书店出版的《大汉和辞典》(日语解释),如果图书馆里有,可以参考。

  二、专门的辞书
  7.《辞通》——朱起凤著,开明书店出版这是一部专解释古代典籍中连语(联绵字)的字典。著者用三十年精力,搜罗连语近四万,先名《新读书通》,于1934年改名《辞通》,二十四卷,分上下两册出版。内容主要是说明:一、某字为某字之音同或音近假借,如523页“翩翻”条,下列“翩翾”“翩幡”“缤翻”“缤纷”四个连语,各引古籍出处,说明这五个连语是同一个词的不同写法。二、某字为某字之义同通用,如441页“抱薪”条,下列“负薪”说明“抱”“负”二字通用,所以两个连语意义相同。三、某字为某字之形近而误,如1页“河东”条,下列“可甲”,说明“可甲”应作“河东”,因形近而误。连语条目以下一字为准,按《佩文诗韵》次序排列,如卷一开头的条目为“丁东”“河东”“和同”“冯同”“佥同”等。不熟悉《佩文诗韵》韵部的人,可以利用书后接四角号码编排的《辞通索引》。这部书材料丰富,对于理解古籍中有些词语很有帮助。但个别地方有时出于个人推想,难免牵强附会,使用时要注意。
  8.《词诠》——杨树达著,商务印书馆出版,后改由中华书局出版
  这是一部讲古汉语虚字(比现代汉语“虚词”范围大)用法的字典,1928年编成。收虚字五百多,按注音字母顺序排列。如果不熟悉注音字母,可以查书前的《部首目录》。解释某字,先把它分为几种词性,然后讲某一词性的几种用法。讲用法,都引古籍上的多种语句为证。读文言典籍,想知道某一虚字有何种用法,在某一语句中是何种用法,可以利用这部书。不过书中的语法术语与现在通行的不尽同,使用时要注意。
  9.《古书虚字集释》——裴学海著,商务印书馆出版,后改由中华书局出版
  这部书性质与《词诠》差不多,只是内容较繁。1932年编成,分十卷。单字依旧三十六字母归类,按喉音、牙音等次序排列,比较难查。解释用法不标明词类,多引《经传释词》《古书疑义举例》等书中的旧说。
  10.《诗词曲语辞汇释》——张相著,中华书局出版这是一部解释唐宋元明间常见于诗词曲中的较俗较虚的词语的专著,收条目一千多,分为六卷,1945年编成。不论单词或词组,都详细解释其意义,有的还扩展到语源的探讨和语法的分析,并列举诗词曲中的语句为例证。研讨比较深,比较透,材料丰富,有说服力。过去训释古籍中的字句,多忽略这类词语,加以这类词语常常意义灵活,较虚,不好讲,因而成为讲读的难点。对于解决这类难点,这部书确是有很大参考价值。只是条目按诗词曲的顺序排列,不易查寻,使用时可以先查书后的《语辞笔画索引》。
  11.《中国人名大辞典》——商务印书馆编辑出版这是一部专介绍我国历史人物生平的辞典,收由远古到清末的人名四万多,1921年编成。人名按笔画多少的顺序排列,少的在前。我国人名一般包括姓、名两部分,条目的人名用黑圆点把姓和名隔开,如“丁·谓”“上官·仪”等。姓名下注明籍贯,字、号,然后介绍平生简历,以及有何著述。有些名人见于典籍常用别号、官衔等,读书时遇到不知道是什么人,可以查书后附录中的《异名表》,异名按笔画多少排列,下注本名。为了查寻方便,书前有按笔画多少排列的《检字》,较晚的版本末尾有按四角号码排列的《中国人名大辞典索引》。这部书编著较早,人名下注解用文言,只断句;注解都不提材料来源,不提人物的生卒年(可考知的),使想进一步查考的人感到很不方便;对人物评价的观点自然是旧的:这都是本书还需要改进之处。
  12.《中国文学家大辞典》——谭正璧编,光明书局出版,有上海书店复印本
  这是一部专介绍我国文学家生平的辞典,收由李耳、孔丘到刘师培、黄为基共六千八百多人。人名按时代先后排列,作法是:“录各文学家之姓名、字号、籍贯、生年、卒年(或在世时代)、岁数、性情、事迹、著作等,某项无考者即注明某项‘不详’或‘无考’字样。其人如有可传之韵事特行、名言隽句,亦均酌量甄录。”(本书《例言》)内容比《中国人名大辞典》详细,解说间用现代汉语,有标点,所以比较合用。想查某一个文学家,要先翻检书后按笔画多少编排的《中国文学家大辞典索引》。
  13.《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商务印书馆编辑出版这是一部专解释我国地名的辞典,1929年编成。体例与《中国人名大辞典》相同,前有《检字》,后有《索引》。凡是比较知名的地名,包括政治区划、城镇、山川、关塞、铁路以及名胜寺观等,古今兼收。注古地名,着重解说它的沿革及现在位置。读文言典籍,遇见历史上的地名,这部书可作重要参考。只是这部书编著较早,近年来的地理变化和地名改易自然无法预知,因而不少地方与现在实况不合,使用时要注意。
  14.《嘉庆重修一统志》——清朝官修,有商务印务馆《四部丛刊》影印本
  也称《大清一统志》。这是一部全面介绍清朝所辖区域的各方面情况的书,可以当作比较详细的地名辞典用。《一统志》从康熙二十五年(1686)开始编,乾隆八年(1743)成书一次,乾隆四十九年(1784)成书一次,道光二十二年(1842)成书一次,所介绍情况截止于嘉庆二十五年(1820),共五百六十卷。内容以政治区划为纲,先京师(北京),后各省及边疆地区,最后还有少数外国。介绍某地,都详说疆域、建置沿革、风俗、城池、学校、户口、田赋、职官、山川、古迹、关隘、陵墓、寺观、人物、土产等方面,可说是丰富而精审。读文言典籍,如果想知道某一地方(如苏州、绍兴)的情况,可以翻检此书的相关部分。如果想查某一地名,可以先查书前按四角号码编排的《索引》。有些地名,《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里没有,这里常常可以查到。

  三、索引
  15.《十三经索引》——叶绍钧(叶圣陶)编,开明书店出版
  旧时代,《十三经》中语句常为人引用,如果未提出处,现在的读者想知道出于何书何篇,常常会感到困难。这部索引就是为解决此困难而作,1934年编成。体例是以经传的一句或一逗为单位,列为条目,按笔画多少编排,下注书篇名。如十画第一条“乘人之约非仁也”,下注“囸定四2”是表示这句话是引自《左传》定公四年,在开明书店出版的《十三经经文》里第2节可以查到。现代熟悉《十三经》的人不多了,因而读文言典籍,这部索引非常有用。
  16.《二十五史人名索引》——开明书店编辑出版,有中华书局重印本
  这部书搜集《史记》到《明史》共二十五种正史中的人名,按四角号码的顺序排列,编成索引,于1935年编成。读文言典籍遇见古人名,想知道《二十五史》中有他的传没有,如果有,到哪里去找,用这部书很方便。例如我们想多了解作《神灭论》的范缜,不知道正史里有没有讲到他,就可以利用这部书。如果不熟悉四角号码,可以先查书后的《笔画索引》,九画“范”字在300页,到那里找,301页中栏有范缜,下注见《梁书》卷48,《南史》卷57。如果用的是开明书店《二十五史》本,那里还告诉你页数是1828和2680。17.《古今人物别名索引》——陈德芸编,岭南大学图书馆出版
  文言作品中提到人,常常不用本名,而用别号、籍贯、斋室谥号等,读时遇见,想知道本名有时不容易。这部书就是为解决此困难而作,1937年编成。另名按横、直、点、撇、曲、捺、趯七种笔形排列,别名后注明本名和属于哪一朝代。一个别名不只一个人用,把几个人的本名都注出来。如果笔形搞不清楚,可以先查书后按笔画多少编排的《检字》。例如读书时遇见“仰视千七百二十九鹤斋”这个怪别名,可以先查《检字》,六画“仰”字在438—439页,到那里查,439页左栏有,下注明是清朝赵之谦。
  18.《室名别号索引》——陈乃乾编,中华书局出版性质同于《古今人物别名索引》。原分为《室名索引》
  (1933出版)和《别名索引》(1936出版),1957年合为一册。室名、别号条目按笔画多少排列。书前有《检字》,注明某字起头的条目始见于多少页。1982年出版增订本,条目约增一倍。
  19.《中国历代人物年谱集目》——杭州大学图书馆编辑出版
  想详细知道某一历史人物,或者考实与他有关的某一历史事件,最好读他的年谱。这先要知道他有没有年谱;如果有,到哪里去找。这部书就是为适应此项要求而作,1962年编成。除年谱以外,兼收不名年谱而性质同于年谱的。谱主按生年先后编排,由周公、孔子起,到蔡焕文、陈去病止。书名下注何人编,都有什么版本。书后附《谱主姓名索引》和《编者姓名索引》都按笔画多少编排。想知道某人有没有年谱,先查《谱主姓名索引》比较方便。
  20.《中国历代年谱总录》——杨殿珣编,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
  性质同于《中国历代人物年谱集目》,1980年编成。除题为年谱者外,兼收“编年”“述略”等,内容比较丰富。总计收历史人物由舜、文王到杜鹏程、李季共1829人,年谱3015种(有的人不只一种)。谱主按生年先后编排。书后有按笔画多少编排的《谱主姓名别名索引》,知道人物的本名或别名,很容易查明有没有他的年谱。
  21.《唐五代人物传记资料综合索引》——傅璇琮、张忱石、许逸民编,1982年中华书局出版
  22.《辽金元传记三十种综合引得》——引得编纂处校订,1959年中华书局出版
  23.《四十七种宋代传记综合引得》——1939年哈佛燕京学社编辑出版
  24.《八十九种明代传记综合引得》——田继综编,1935年哈佛燕京学社出版
  25.《三十三种清代传记综合引得》——杜连喆、房兆楹编,1932年哈佛燕京学社出版
  以上五部书性质相同,都是为查考某朝某人有何传记的。“引得”是英语index的译音,意义与索引同。读文言典籍,遇见一个人名,想知道有没有他的传记,如果他是唐朝及其后的,就可以利用这五部书。五部书的人名,除唐五代一部按四角号码顺序排列以外,都是按该学社独创的按汉字笔形归类的《中国字庋擷法》编排的,不熟悉此种排字法的人可以查书前的《笔画检字》(由少到多)或《拼音检字》(H·Giles《汉英字典》拼法,与汉语拼音不同)。例如我们想知道宋朝秦观有没有传记,就可以翻检宋代那一本,先查《笔画检字》十画,“秦”的庋擷号码是“2A59260”,于是到书的后半“姓名引得”部分,找到书上角的“11”部,85页“59260”之下有秦观,下注别名为“少游”,“太虚”,第1、2、3、22、29、32号传记里都有他的传。然后翻看书前的《四十七种宋代传记表》,知道1号是《宋史》,2号是《宋史新编》,等等。如果真想看看《宋史》中的传,可以根据85页“1”后所注“444A4b”(即五洲同文书局石印本《宋史》第444卷第4页的背面)去找。如果遇见的人名只是“少游”,可以到书的前半“字号引得”部分去查,那里(5页)“少游”下注明“秦观”,再查秦观就可以了。明代的编法一样。清代的只有“姓名引得”而没有“字号引得”,姓名下不注别名,质量远不如前两种。
  26.《中国地方志综录》——朱士嘉编,商务印书馆出版这是一部介绍我国约三十个图书馆收藏地方志情况的书,
  1935年编成,1958年出版增订本。书名按政治区划编排,如先河北、山西,最后云南、西藏。用表格形式,书名之下列卷数、纂修人、版本,然后用“X”号指明有哪些图书馆藏有此书。书后有按笔画编排的《书名索引》和《人名索引》。读文言典籍,有时想知道某地方的详细地理历史情况,包括城池、名胜以及历代人物、名宦等,可以利用这部书,然后找该地的地方志查看。
  27.《十通索引》——商务印书馆编辑出版用途及用法留到后面“政书”部分介绍。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文言津逮: 附录一 工具书举要

上一篇:文言和白话: 第十一章 何谓白话 下一篇:澳门金沙网站多少老掉牙的六尺巷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