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睁眼了
分类:小说

陈瞎子把洗好的碗放进碗柜,放下袖子,挎上挎包,拿起长竹杆,敲击着路面,当当地敲击着报君知,一步一步走离了队里。
  此时,天已渐暖,塆子里已没得半个人影子了,社员们都下地干活了。
  陈瞎子眼睛虽看不见,可那耳朵却灵光着呢。陈瞎子根据所走的路程,知道快到二大队的学校了。这一路走下来,竟连一笔生意都没做。陈瞎子卖的都是些针头线垴,珠垞垞,姜冰糖。别看这些都只一分一分的贩卖,可日积月累,那一分一分积攒起来,也是老大一笔钱啦。陈瞎子就是靠着这一分一分,养活着一家人哩。
  陈瞎子家有两个小孩,一个儿子,一个姑娘,两个小孩也才六七岁,都已上学去读书了。老婆也是瞎子,只能在家操持家务。
  陈瞎子先也只在家中赚工分,只是有一回,陈瞎子带着老婆孩子去回老婆娘家,闲聊之间,认识了一个叫王瞎子的,通过王瞎子的介绍,陈瞎子从此开始搞起沿塆贩卖的小生意来了。
  刚开始,队里也没限制,还以为是轻了一笔负担哩。可随着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风声一天紧似一天,队长都几次三番上陈瞎子家门,说出了现在的形势,并嘱咐最近一段时间别出去了,就在家中呆着,赚那几个死工分。陈瞎子先也听从了,也有好些天都未出去过了。可时间一长,加之天气一天天转暖,那一颗一颗的姜冰糖都粘连在了一起,陈瞎子只得咬着牙,也不跟队长请假,挎上一应家什,敲击着报君知出门了。
  陈瞎子正走得起劲,却猛听前面传来声断喝:“站住!”
  陈瞎子站住了,翻着一双空洞的眼珠子,侧耳倾听着。
  “你不在家劳动,又出来四处游窜?”
  陈瞎子听了,心内一阵抽搐,却还是强自镇定道:“我是来找我老表的。“
  “谁?“
  “游湖坮子上的宋老大。“
  “哦,以后再见到你,把你身上的东西都没收。”
  陈瞎子嘴里说着“是是是”,手却不住地擦着汗珠,那报君知再也不敢敲击,脚步竟也开始紊乱,这才真切地体味到那风声有多紧了。   

  陈瞎子做梦都没想到,这辈子,他还有睁开眼的这一天。
  说起来,陈瞎子并非一生下来就是个瞎子。陈瞎子在三十岁之前,也有一双眀亮的大眼睛,更有一个完美的家。只是在老婆生下儿子小明时,得下产后症,因抢救不及时,一命呜呼了。陈瞎子望着一旁粉嘟嘟的儿子,和直挺挺躺在床上的老婆,一时难以接受,活生生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给弄瞎了。陈瞎子本想一狠心,寻个短路,随老婆一起去,可一听到儿子那娇啼声,硬是狠不下这个心肠来。
  从此,父子相依为命,相伴着存活了下来。日子过的虽然艰辛,却也温馨。特别是儿子小明上学后,每晚听到儿子那朗朗的诵读声,陈瞎子的心里,仿佛又多了一双眼睛,似乎面前也不再象往常那样黑喑了。
  现在,儿子小明都参加高考了。
  高考都已过去一月有余了。
  陈瞎子今早出去做生意时,听儿子说,今天要去学校接通知书,陈瞎子笑笑,还是敲击着报君知出门去了。
  自从认命了眼前的黑暗,陈瞎子渐渐适应了这种新的生活。先是在家中,后是在队里。当然,也仅是晚上替队上看顾下仓库。说是一人,实则父子二人都已上阵。陈瞎子也不可能把儿子一人放置在家中。后来,开放了,陈瞎子也试着出去贩卖点针头线垴,弹珠橡筋之类的小玩艺。时间一长,竟也摸索出了点门道,除了能应付儿子的学杂费和家中的一应开支外,竟也有了点落头。几年下来,倒也余下几个闲钱,存在了银行。前年,听塆子里的人说要造楼房,陈瞎子听了,回家去跟儿子说,也要造楼房。话一出口,竟惊得儿子下巴都要掉落在了地上。后来,经过反复证实,儿子才相信了陈瞎子说出的话。过了一会儿,儿子又试探着问道:“假如我去读大学,这费用……”
  陈瞎子听了,只是淡然一笑,接着才道:“我还走得动。”
  此时,陈瞎子已五十有五了。
  塆子里人一听说陈瞎子也要造楼房,一个个头都摇得象拨浪鼓。可当陈家三间两层小洋楼屹立起来后,竟都止不住地叹息:“有眼人,竟还不如一个瞎子!”
  今天早晨,陈瞎子听了儿子的话,本也不想出去,儿子也说不要他出去,可陈瞎子一想,坐在家中,天上地下,哪能有钱冒出来?倘儿子真要有那个八字,一步登了天,那钱不还要老大一摞高?陈瞎子笑笑,只推说就在周围近附转转,也就出去了。
  等到陈瞎子敲击着报君知回家,已是昔阳衔树梢了。
  临近家门,陈瞎子鼻子老通的直抽搐,一股菜香直冲鼻子,陈瞎子翻了下眼珠,朗声追问:“小明,你打翻了香麻油吧?”
  小明笑道:“是菜香!我请来了二姨!”
  小明的二姨也住在附近,家中每有抹不开的大事小情,小明都去请来二姨,二姨也不推辞,总是一请就来。有时,即便不请,二姨也来。不为别的,二姨也是寡居。
  陈瞎子一听,脑中又浮现出了那道倩影,停了停,才挤出一丝笑,埋怨道:“二姨没得事?总麻烦二姨!”
  话音未落,跟着就传来一道女声:“姐夫,我是来跟你道喜的。你儿子小明考上武大了。”
  陈瞎子一愣,又紧追一句:“哪里?”
  “武汉大学!”
  陈瞎子听完,竟仰头大笑了起来,笑得双眼泪如雨下,似把淤积在胸中多时的不快,都也渲泄了出来。笑了好大一会儿,俯首吐出了几大口浓痰,身子一软,竟跌坐在了地上。
  等到儿子,二姨手忙脚乱搀扶起陈瞎子,坐到板凳上时,陈瞎子也早已恢复了常态,那双失神的眼睛,竟已变得清澈明亮了。
  二人见了,竟都惊得瞪大了双目。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陈瞎子看着二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两行清泪扑簌簌往下滴落。
  小明见了,拉过二姨,一把扑进了陈瞎子的怀中。
  陈瞎子毫不迟疑地悉数揽入。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瞎子睁眼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