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主不满拒缴费 物管亏损先“撤漂”
分类:小说

今天因单位加班回家晚了,正忙着做饭,刚把菜油倒锅里,一阵响亮而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一听这声音,便知道准是急性子的陈姐,我赶紧关了火头,小跑着去打开房门。
  果然不出所料,还未等我开口,陈姐那爽朗的笑声便已飘进屋里,溢满了整个房间。
  “哈哈!我就知道这个时候准能找到你。晓荷,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商量。”
  自打与陈姐相识后,她见我也是个热心肠的人,便视我如同知己,大事小事都喜欢来找我聊聊。
  “嗯,你说吧,陈姐。”
  陈姐收敛了笑容,满脸忧愁地说:“咱们小区的李大爷得了脑血栓,瘫了,唉,好端端的一个老头,说瘫就瘫了,好可怜啊!我想张罗张罗咱小区的人去看看他。”
  “好啊!送去咱们小区的关怀和温暖,这对病中的李大爷来说,是强大的精神支柱呢!嗯,陈姐想的就是周到。有你这么个优秀的‘小区物管’,是我们大伙儿的福气呢!”
  其实,这“小区物管”的头衔,是陈姐自己给自己封的,没有经过推荐评选,也没人付给她薪水。可自从大伙儿搬进小区的那天起,陈姐便任劳任怨地一直干到如今。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我们的小区,是最原始的商住房,说是“小区”,其实就只有那么一幢孤零零的楼房而已。楼下有20家店铺,楼上3个单元共计24家住户。楼的正面是步行街,背面有一个约三、四百平方米的空坝,连接空坝和步行街的是一条约两三米宽、两百多米长的过道儿。因为只有这么一个出口,所以,大伙儿也就美其名曰:“小区”也。其实,它无名无份,就如同一棵不知名的小草。这样的“小区”,当然是没有“物管”配置的。
  大家刚搬进小区那会儿,空坝里垃圾成山。建筑垃圾、生活垃圾混在一起,虫爬蝇舞,臭气熏天!过道里、楼梯间,纸屑遍地,灰尘满天。过上过下的小区人,无不脚踩垃圾,手捂口鼻,逃命似的急冲冲往家赶,进了家门,“呯”的一声把大门一关,似乎就已经与那无孔不入的细菌绝了缘似的安全。
  这陈姐,原本是个下岗工人,刚刚40岁,便已赋闲在家相夫教子。她看到这般情景,皱着眉头说:“这小区没人管哪能行?长此下去,小区的人不得病才怪呢!”
  于是,陈姐去找到在事业单位当会计的郭姐,和她商量说:“我们的小区太脏了,没有物管不行啊!长期这样下去,细菌滋生,病从口入,会危害小区人的健康的。不如这样,我们两把这小区物管的事承担下来,你还是干你的老本行——会计,我是一个闲人,其余的事,全由我来做。”
  通情达理的郭姐欣然答应了,陈姐也便开始张罗着一切。可好事多磨啊,这第一件事儿——收取物管费,就让陈姐四处碰壁。
  楼上那家人,据说男主人是某大型企业的中层干部,女主人是其老公所在单位的职工。平常,男的西装革履,女的花枝招展。室内装修得金碧辉煌,若宫殿一般。
  陈姐敲开了这家的大门,开门的是女主人。陈姐和颜悦色地对她说:“我是来收取小区物管费的,每家每月5元,全年共计60元(恐怕没有比这更低廉的物管费了),一次性交清,以便先搞好空坝的花园建设。以后所有帐目,都会定时给大伙儿公布的。”
  还未到陈姐说完,那女主人立即变了脸色,横眉竖眼,怒气冲天地说:“哼!我们家常常没人,干嘛要交物管费?想得美!”说罢,“呯”的一声关了房门。
  陈姐碰了一鼻子灰,但她并没有灰心,她继续用自己的那颗滚烫的心,去一点一滴地融化着那部分若钢筋水泥般冷漠的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钱终于收齐了!陈姐去找来了几位要价不高的农民工,把空坝里那一堆一堆的腐臭垃圾都运走了,并把那里改建成了一个简易的花园,种上了花花草草。虽然这个小花园是那么小,那么简陋,可从此人们却能一年四季都嗅到花香。那铺上白色瓷砖的石墩石桌上,也常常会有三三两两的小区老人坐在那歇歇脚,聊聊天,喝喝茶,温馨而祥和。周末的时候,小朋友在那做游戏,青壮年在那悠闲地打着羽毛球,让那原本死气沉沉的空坝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除此之外,陈姐还在每个单元的每层楼的楼梯转角处,都放上了一个大箩筐,用以存放住户的生活垃圾,每天都请有小工进行清理打扫。从此,人们再不用手捂口鼻,脚步匆匆了。
  大问题解决了,小问题也没落下。自从陈姐当了物管后,哪里的下水道堵塞了,小区化粪池的通道出问题了,哪个路灯坏了,所有的一切她都管了。人们只管安心工作,安全进出就行了。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陈姐啊陈姐,你就是我们小区的“总理”,整天不停地忙碌着。你那爽朗的笑声、滚烫的心灵,就如同那一缕缕阳光,能穿透那冰冷的钢筋水泥墙,把我们这幢楼的家家户户都照亮。在这高楼林立的城市里,要是能多一些像陈姐这样的热心人,那该有多好啊!

而对于这个问题,该物管工作人员说,“之前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我们也在一个一个解决,有的要求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都是已经处理了的,而有的要求,比如修停车场这些,确实不在我们的管理范围了。而且很多业主不缴费,我们员工都几个月没领工资了。”此外,他表示,公司平时和业主沟通上也比较困难,“很多是属于无理要求,有时对他们的一些不文明行为进行规劝,还会挨骂,之前甚至还发生过打架事件。”

“物管公司一走,卫生没人打扫了,地上到处都是垃圾。到了晚上也没有保安管理,万一遭了小偷什么的,也不知道该找谁。还有电梯,之前就没有年检,现在还能不能放心使用也不知道。”业主潘女士说。而且他们担心的,除了目前小区内卫生和安全问题无人管理外,还有之前已经交过的物管费,以及缴费的资料,都被物管公司带走了。“我们去年交的物管费还没有到期,现在却没人管了,钱也白交了。”

采访中,有业主前来告诉记者,由于小区的电梯内一直没有安装摄像头,每栋楼的大门也没有换成密码门,而是敞开着,外来人口可以随意进入,乱停乱放车辆经常挡住消防通道等等问题,导致很多人不愿意交物管费。“这些问题我们都有向物管提过,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无人打扫,小区内垃圾成“山”。

有业主表示,小区内物管公司和业主间的矛盾一直比较突出,“之前的那家物管公司进来后没两年就走了,这是第二家了。”而该物管工作人员表示,“这次撤离前我们提前给社区发了函,目前和开发商、社区一起在商量,很快会有新的物业公司前来接手。”

不满服务拒缴费 致亏损撤服务

居民:“不满物管服务 提意见未解决”

“尊敬的各位业主,由于部分业主拒缴和拖欠物管费,导致我司一直亏损经营,现电费、员工工资、电梯年检等一切费用我司以无力再承担,我公司决定于2014年11月11日撤离……”在一个大门口的墙上,贴着这样一张显眼的“告业主书”。其中还表示由于电梯无专人管理,业主若发生安全事故责任自负,末尾还留下了一名留守人员的电话。

11日晚上8点,家住达州市通川区北外丽水翠苑小区的市民李先生下班后,像往常一样开车回家。在进入小区时却发觉不对:“大门的保安去哪儿了?”李先生说,平时大门每天都是有保安的。心生疑惑的他下车查看,只看到墙上一张物管公司于当日张贴的“告业主书”,仔细一看才发现物管公司撤离了。接到居民反映后,12日上午,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赶到了该小区了解情况。

矛盾

通川区胡家坝社区负责人:小区正在选举成立业主委员会,新物业公司将很快进来

该小区共3个入口,一个入口是人行的,物管公司的办公室就位于这个入口处,里面有一名留守人员。该工作人员无奈地告诉记者,公司进入小区大概有两年时间了,从来都没收齐过物管费。“这里大概有600多户业主,但每年缴费的业主只有100多户,别说收1块钱每平方了,就是收5毛、2毛,都难得很。钱没收多少,开支却很大,根本承受不起了。”

现状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业主不满拒缴费 物管亏损先“撤漂”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