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套
分类:小说

板框老化越来越严重,喷料一次甚过一次。
  每漏一次,班长积极地分析总结一次,从来也没总出结。
  “板框是有点问题,是人在控制。喷料,就是你们没有控制好。如果出了质量事故,将考核处理,决不含糊……
  “如果有人有意见,即视为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班长扬着头老练地说,最后压轴, “上班注意安全!”
  班长和我私下里喝酒时曾称兄道弟。四川籍,姓人,个子不高,干活卖力。
  班长开会时说话总是成竹在胸,掷地有声张口就来。
  十几个兄弟木头一样横七叉八站着,或低头,或看窗外。面无表情,聋子一样。
  生活的压力与蛮横之间,沉默是最好的。
  “不行,这样干总不是个事。要把问题向领导反应,大家看看自己的衣服,下班再看看,哪个工人身上没有努力两个字……”
  我又一次提醒他。
  至少,在言词上可以委婉和善一点。
  班长盯着我一字一顿地说:
  “好,即然这样,明天调李子名到上面指导新员工工作,由小纯下来代替你岗位。散会!”
  “哄……”一声,好象刚才的木头被施了魔发一样,瞬间充满了活力。
  大家嘻哈打闹,你推我搡地逃出屋子。
  窗外 ,阳光闪耀横洒天穹,一堵墙壁横在光与黑的交界处。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总是堆满垃圾。
  象一只只小虫子,我们整天在垃圾中摸爬。
  不是恶心了自己,就是脏了别人。
  2
  我天生一副好嗓音,喜欢唱歌。
  张口想唱歌,这次却没唱出来。
  工作服从以前的一个月一洗,变成一天一洗。
  我得好好咬咬牙了。
  咬牙,比失声好!
  新招个工人,我带他看了一圈,就走了。不知道为什么。
  名子也没来及问。
  隔天又有新人进来,穿上工作服,帅帅的。
  “虽然脏点,洗洗澡就好了……
  “出门在外都一样,哪里干都是干……
  “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招呼一声……”
  我希望有人能留下来,机灵点更好。
  小属一边戴手套一边说:
  “刚才我问班长,说统一发过了,只能等下月一起发,这……?”
  “师傅给你的,存货。兄弟,好好干!” 我拍拍他的肩。
  小属走的时候,专门给我说:
  自己苏北淮安人,以前酒店当服务生。家里老人病了,照顾了一年才得空跟老乡来到无锡。
  老婆一个人在常州工作,本来想自己安顿好了把她叫来这边。可老婆死活不来。说待遇还可以,不想辞。好不容易干了四年,工资才涨到四千,换个厂又要从两三千开始。
  思前想后,还是妥协。去那边再找个,两个人在一起,也有个照应。
  我点点头:
  “对,你的选择是对的,好歹在一起。”
  3
  小虚来的时候,围着机组看的很认真。
  他比我大,岁月在每个人脸上留下的痕迹却大不一样。看上去比我年轻十岁,天生一张娃娃脸。
  “虽然脏点,洗洗澡就好了……
  “出门在外都一样,哪里干都是干……
  “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招呼一声……”
  我希望小虚能留下来,机灵点就更好了。
  他双手接过手套,一双犹如小孩一样清澈的眼睛。认真地对我说:
  “我的发了,还你!”
  “不用不用,我给你的,你发了我也发了啊!”
  小虚干活很仔细,一付小心翼翼的谨慎。一刻也不闲下来歇一歇。
  有了小虚,我压力陡减不少。巡检方面,他一双大眼睛一刻也不闲着。
  “嗨!搞好了抓几分钟时间喝口水,坐坐,不要太紧张。”我笑笑。
  “就是心里没底,不敢坐。”他孩子似地笑了。“师傅,下班开会我就不去了……”
  “哦?为什么?”
  “我的身上太脏了……”
  “哎哟!兄弟,不会有人笑话你的。”我喝了口水差点吐了出来,“开会之前把脸洗干净,帽子擦干净,抬头挺胸开会。”
  开会的时候,小虚竟然发言了:
  “我发现交接班有问题,乙班老是不接我们班。是我们真正工作没做好,还是有人借交接班制度无理取闹,要区分开来……”
  大家都愣神看着小虚。小虚依然认真地说:
  “板框不好,应该向领导汇报,做为班长不能……”
  “公司的规定就这个样,你爱干不干,”班长本来眼睛大,这下似乎更大。“公司领导说了,反正现在人多……”
  第二天,小虚没来上班。
  吃饭时,一个同事低声对我说班长昨天叫他单独谈话了,具体说了什么不得而知。
  我仿佛看见小虚背着包,又去下一家公司找活的身影……
  他有一双清澈的眼睛,喜欢干净。
  小虚走地有点冤。
  4
  小虚一走,小构隔天进来了。二十来岁,却一脸成熟。留须,看上去比我大,身体也壮实。
  小虚干活不慌,我对他讲话时他心不在焉。
  本来想给他一双手套,看那样,也许,也要走吧。
  小虚找别人扔的手套戴,我也心不在焉。
  除了叮嘱注意安全之外,就不厌其烦讲操作,讲细节。
  随着时间推移,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无休止的堵漏。哪里漏那里挡!似乎所有的工作,都是搞卫生了。
  空间就是随意巡检,戴好防护,发现有问题随时处理。
  ……
  “师傅,让开……!”
  我被人一把推到侧方安全区。
  炽热的物料铺天盖地蓬勃而出,没头没脑蛮横席卷而来,几乎就在同一瞬间戈然而止……
  我身上干干净净。
  小构象一座石膏浇铸的雕像,双手举着滤布,满头满脸也糊地一塌糊涂。
  只听见他的声音:
  “师傅,刚才……滤布要掉了……”
  ……
  午歺间隙,我拿出最后一双新手套:
  “小伙子……!”
  5
  班后会上,班长说:
  “过年回家的外地人,提前报名。领导好提前调整人员结构,尽量保证春节期间生产不受影响……”
  “求哪位好心人把我也带走吧!”话音未落,有个本地女孩高声道。
  “那就跟我吧,”我说,“如果不嫌弃的话!”
  大家“哄……”地一声笑了……
  时间象个幽灵,总是悄无声息地掐住人的咽喉,让人喘不过气来。
  小年一过,大年紧跟着来 。
  太阳照在城市上空,高大的玻璃幕墙闪着奢华的冷光。
  新年头一天,技术部长拿着中华:
  “没回家呀,辛苦辛苦!”
  我站起来:
  “谢谢您!”
  前脚刚走,生产部长拿着中华来了:
  “3#板框怎么洗这么久?”
  我毕敬毕恭地站起来:
  “设备老化严重,压力太大,最好换新的……。”
  “你给我作上记号。”问候完,走了。
  我想了一下,还是在密密麻麻的各种符号中间,写上两个清晰的汉字:
  破板,破板!
  6
  凌晨4点,弟弟Q上留言:
  “3#板框昨天中班端头爆裂,缸体冲破墙壁,万幸无人伤亡。以后千万小心!”
  并附了照片。
  早上接班,望着黑洞洞的墙窟窿,象一只惊愕的大眼睛瞪着我。
  它太累了,钢铁的骨架坍塌了。污黑的机油象血液,满满流了一地。
  “快,把油缸上漏的油擦掉,擦干净。”我正压1号板框时,班长扯过一堆绵纱对我说。
  “1号2号也不安全,以后让大伙加倍小心了要,压的时候尽量少去端头油缸处……”
  ”上面领导要产量,我们也没理由去说什么……”班长很自然地耸耸肩。
  领导戴着红帽子,现场竟来了好几个。拍了好多照片,走时特意叮嘱:
  “干活小心点,机头保压时尽量绕行。”
  设备部来了一拨人,支了两个钢拄加固了一下,开始收拾工具。
  我问老严:“这就收兵了?”
  老严沉默了两秒,翻了翻白眼说:
  “这下你开心了吧?”
  望着面无表情的老严,我说:
  “你猜!”
  ……
  其实,我想在1号2号也写上破板,然后……说不定就开心了。   

马班长:下面,我们准备开会,请全体起立,整理着装,请坐下;请将安全帽等物品定置摆放,所有人员将手机调至静音或震动,以饱满的精神迎接本班的工作,大家听明白了没有?

……

“是呀是呀,你看你站起来答到时,跟个女战士似的,精力十足啊”,小李的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回想那阵式,还真有点军人的风范。

“两个班长握了手,咱们班长说感谢上个班辛勤工作,下班好好休息。下个班班长还回了句希望你们班精心巡检、精细操作,确保装置安稳运行。”,走在生产现场的小路上,员工们侃侃而谈,格外的兴奋。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手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