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噩梦(1)
分类:小说

十一月的早晨,天气很冷,此刻这间办公室却充满温暖之感,惹得人睡意袭来。办公椅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肤白俊雅,带着无框眼镜,穿一身得体西装,此时他正低头和一学生模样的男生说着什么。电话铃响后,他礼貌说着请稍等。
  接过电话,男子继续刚才的话题:“同学,基本情况就是这样,还有哪些不懂?”
  “李经理,一天工资多少?”男生问道。
  中年男子并没有抬头,上司的话还在耳边响着:“响然,今天人并不多,你要多扣点工资,否则我们达不到业绩,老板会很生气。”李响然只能说好好好。过了会,他才抬起头,望着男生柔声地说:“这要看你做的结果,保底工资绝对有,放心吧,好好做。把你名字写在这张上。”男生低头认真写上自己姓名。他穿着普通,五官普通,整个人看起来更普通。
  “陈涵枫。好名字,现在你去工作吧。”李经理温柔笑着,拍拍他的肩开门送他。
  才出门,一阵寒意便席卷而来,陈涵枫下楼后,心里有些不安。第一次兼职,不知会不会太难。
  他的工作就是发传单,对于完全没经验的他,只有拿着一摞崭新宣传单在大街上到处走动,冰冷的纸张很快让他的手冻得通红,他呵着热气搓着手,一看到有人走近,便连忙递过传单,可结果不尽人意,有人直接避开,有人面无表情地摆摆手,有人接过后转身就扔在地。看着满地宣传单被吹得到四处飘动,陈涵枫有些惆怅,独自站在陌生街头,仿佛世界就只剩下自己。手中仅仅发出去的几张纸还被遗弃在街道上,长叹一声,他转而深呼吸,继续微笑着开始工作。
  就这样熬过了上午,等到太阳出来后便很暖和,他脱去外套,穿着宽松线衣依旧满街走着,在人多的地方就开始发传单。
  吃过午饭,陈涵枫看袋里宣传单还剩下一半,做了简单休整后便立刻活动起来。
  渐渐找到了方法,他将宣传单礼貌的递给每个路人,微笑着说谢谢,每发一张,他就会觉得轻松一点,尽管腿已经走到没知觉,尽管手也已经很酸,很累,但想想到傍晚就能解放,便又立刻打起精神做着。
  终于发完手中最后一张纸,陈涵枫如释重负走向早上那间办公室。推开门,李响然正在桌前看书,听到声响抬起头,笑着说:“回来了?同学辛苦了,做的怎么样?”
  听到这温暖话语,陈涵枫坐下后心里一阵舒爽:“还不错,不算辛苦。”
  李响然在桌上笔记本里抽出几张纸币,直接递给陈涵枫:“同学,这是你的工资。”
  “这……李经理,是不是弄错了?不是七十元吗?”陈涵枫惊讶出声。
  李响然慢慢走到沙发边坐下,推了推眼镜:“我说过会有保底工资,可是同学你要知道,我们也要生活,给你介绍工作是免费,但是你能说你发出去的传单能给公司带来很大的收益吗?”
  陈涵枫有些气愤,但还是克制住,尽量保持理智:“李经理,这边单页上写过,明明最低工资是七十元,怎么现在成了五十?”
  李响然在办公椅上坐下,双手交叠在一起:“同学,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就是你的工资,现在已经下班,你可以回去了。”
  起身走近办公桌,陈涵枫声音有些低沉:“李经理,我做兼职是为了想用自己的劳动换得报酬给一位奶奶过生日。”
  西服剪裁合理,衬得他越发健壮干练,李响然整了整袖口,漫不经心的开口:“我能理解,但行有行规,还请你也理解我们。”
  站立,起身,开门,离开,所有动作一气呵成,陈涵枫面无表情地离开。想着一天的辛苦却换来这样结果,想着原以为善意的经理竟会有这样面目,不禁摇摇头。
  陈涵枫走进一家店铺。
  李响然看着略带怒意的陈涵枫,发笑着将笔记本合上,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偶尔溢出嘴角的歌声显示出他的好心情。
  他嘴边喃喃的话语仿佛从远处飘来:“孩子,你还没认清现实,现在的感情早已不是过去的感情,它是比不上金钱的,呵呵。”轻笑声回荡整间房。
  忽然手机响起,仰面歇息的他闭眼接起:“喂,妈?什么事?回去吃饭?不去了,今晚公司有事。”
  电话另一边好像说了很多话,最后李响然迫于无奈,只有投降:“好好好,妈,我马上就回来还不行吗!”
  不耐烦地起身,他锁好办公室门后直接回家。
  傍晚的天气很冷,天也漆黑一片,裹紧厚厚的大衣,李响然大步上车,一路上音乐响起,他陶醉其中,不一会便到了家。
  才走近门口便听到母亲一阵大笑,上次回家好像是一个月前。虽然离家很近,但和一个七十多岁老太太,好像也没什么可谈。母亲怎么这么开心?
  推开破旧的栅栏,他迈步进厅堂,一抬头,便看到无比惊讶的一幕。
  早上兼职的那个男生!此刻坐在自己母亲面前!他说什么?今天是母亲生日?
  慢慢回忆刚才听到的话,李响然震惊万分。
  “赵奶奶,今天是你生日吧?这是我给你买的帽子、手套、还有围巾,你看喜不喜欢?”陈涵枫笑容很灿烂,也很温暖。普通的五官在昏黄灯光下显得竟如此英俊。
  李响然母亲咧着嘴笑得很开心,“涵枫啊,奶奶什么都不缺,你不要乱花钱,你的零花钱不是都要留着买那个画笔画纸吗?别糟蹋钱,听话。”
  陈涵枫拉着老人的手真诚的说:“赵奶奶,这天这么冷,你手这么凉,还是多穿点吧,我买这些东西,有一部分钱是打零工赚来的,放心吧赵奶奶,我零花钱够用,今天是你生日,要开心才好。”
  “好好好,奶奶很开心。等会等响然回来一起吃饭,我今天做了他最爱吃的红烧鸡,等会你也多吃点,今天累坏了吧?”
  看到自家儿子站在门口,老人扶着桌子站起来,脸上皱纹都笑堆在一起:“响然,回来了?刚才还在跟涵枫说你呢,来来来,外面冷,快进来,咱吃饭了。”
  李响然定定地站在原地,感觉被雷击中似的不能动弹,心口堵得慌,哽咽着咽了咽口水,开口才发现声音已经有些颤抖:“妈,今天是你生日,是儿子不好,没记住。”
  老人笑得很慈祥,将儿子拉住:“响然,妈知道你工作忙,妈老了,不能再像你小时候一样天天陪着你了,自从你爸前几年走后,我就更没时间看到你了。好了,不说了,响然,来,帮妈把菜端出来。”
  晚上三个人围着简陋的小桌开始吃饭,很难想象如此寒冷的天气,老人是如何手把手将活蹦乱跳的鸡杀死、去毛、清洗、切块,乃至煮熟。看着眼前坑坑洼洼小桌上唯一的一道菜,看着眼前色泽并不亮丽的一碗鸡肉,李响然泪水扑簌簌直掉,陈涵枫也红了眼眶。
  “来来,响然,吃吧,这是你最喜欢的,来,涵枫,你也吃,奶奶做的可好吃了,多吃点。”老人慢慢将鸡肉夹给他们俩,然后自己低头扒一口白米饭。吃着味道特别淡的鸡肉,李响然眼泪埋在碗里,接着他偷偷抹干,挑了块最大的鸡肉:“妈,这个好,你也吃。”
  “哎呀,妈老了,牙齿不好啦,吃不动啦。”说着就要往李响然碗里夹。
  陈涵枫接过,将肉剔下:“赵奶奶,这样就可以吃了,真好吃,你尝尝。”
  老人笑眯了眼睛:“好好,你们喜欢就好,你们喜欢就好。”
  夜深了,老人已在两人服侍下躺下了,今晚似乎特别美好,老人睡得很香。
  “涵枫,原来你认识我妈。”
  “是啊,那次我来这边写生,看到你家院子很古老,便想对照着画一画,赵奶奶以为我是小偷,差点抡起扫帚揍我,还好解释清楚,赵奶奶通情达理,主动给我倒水,看我画画,后来一有时间我就会过来陪她说说话。”
  像是感慨,口中鸡肉余味飘散,李响然沉声说道:“都说养儿防老,可我住舒服办公室,却让妈住这样简陋的屋子,我不是个好儿子,也比不上你带给她的快乐,没想到小小年纪你竟懂得孝顺。”
  “李经理,你以后可以常回家看看,我经常看到赵奶奶朝着门口瞧呢,估计是等你回来。”
  “别叫经理了,以后就叫叔叔,谢谢你,肯花时间陪我妈。”
  “李叔叔,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要用钱买的。我喜欢听赵奶奶说故事,说她年轻时候,说你小时候,很有趣。”
  李响然吸了吸鼻子掩饰住泪意:“这天晚上真冷,我得去看妈被子够不够,明天我会重新布置这里,你等会,我送你回去。”
  霓虹闪烁,汽车飞驰,李响然转身看向身边昏昏欲睡的陈涵枫:“涵枫,明天有空吗?来帮我妈搬东西,工资不会亏待你。”
  陈涵枫小声弱弱问道:“不会又要扣工资吧?”   

司机一边咒骂着政府收了钱不好好修路,一边下车查看轮胎陷入的深度。司机走到轮胎面前双手叉腰,深叹一口气,雨轩默想看来一时半会儿到不了家了。不一会儿司机就告诉大家车子陷的太深要叫人来挖,恐怕要等半个小时。

“算了算了,我刚在路上吃过了,今天刚好红雪生日,她今天也会回来,我们约好要聚一聚,我顺便在外面吃吧。”说罢她突然想到“我妈呢?她女儿回来了她也不来迎接一下,你看这个妈妈当的。”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一车的人都炸开了锅。因为放暑假回来的也都是些在外上学的大学生,好不容易快到家了却硬生生被卡在了家门口,心里想着母亲亲手做的大餐,他们当然等不及了,都嚷着。

爸爸回头看到她,笑了一脸褶子。爸爸何时变得着么老了,她想。

终于快到家了,去年假期忙着兼职整整一年没回家,雨轩都已经等不及了。

三伏天,司机为了省钱关闭了所有的空调,车里就像一个大蒸炉,热得人直发晕,不知何时雨轩昏昏睡着了。

图源网络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1

班车拐弯的时候左后轮陷进了一个大坑里,整个车都倾斜了。车子剧烈抖动的时候雨轩正准备用手机拍下村子留念,手机没拿稳掉到了后面座位下方。

爸爸脸色一惊说到:“呕,你妈去你姨妈家了,过几天才回来。”

爸爸像做错事的孩子般连忙解释到:“你也不提前打个电话说你要来,我也不知道啊,你现在想吃啥我马上给你做。”

小时候也有过那么两回爸妈吵架妈妈便跑到姨妈家,然后没过几天爸爸就会去把妈妈接回来,大家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过日子。可这回雨轩想自己都已经长大了,晚上闲了还是得给妈妈打个电话劝她回来才是。

“诶啊没事儿,就一点点路,十几分钟就到了”她说到。她不想折腾爸爸。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2

下一篇

在她不知道的日子里父母过得究竟是怎样的生活啊!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乡土】噩梦(1)

上一篇:【荷塘冬之梦征文】销魂的一吻(小小说)澳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