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绕指柔(小说)
分类:小说

夕阳洒下暖黄色的金粉,光影投映在公园里静坐的一对老人身上。老奶奶微微闭着眼睛,老爷爷坐在她旁边,为她拢了拢围巾,附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傻丫头,该回家喽!”。一阵微风吹来,老奶奶缓缓睁开眼睛,把被风吹起的银丝绾到耳后,老爷爷拉着她的手肩并肩步履蹒跚地走远了。我目送他们离去,静静地躺在秋叶上回忆我的一生。
  我是一根头发,刚离开生长的地方落在这秋叶上。我将在这里结束我的一生,让我来讲一讲我的故事吧!
  我的主人是个姑娘,她很爱护她的发。她的手总是一遍一遍地轻抚过我,我喜欢她的温柔。从梳着两个羊角辫的黄毛丫头,到齐耳学生头的乖乖女,到扎着独马尾的活泼女孩儿,再到长发及腰的温婉淑女,我也随着她的年龄长长短短地变化着。不知道是从哪天起,她不再扎马尾,而是温柔地把头发全部散开;她不再穿宽松的运动装,而是换上了淡雅的连衣裙;她走路时不再蹦蹦跳跳哼着小曲儿,而是安静稳重步伐缓慢。于是我再也没有机会飞扬起来与风共舞,就算被风撩拨起来,也会被迅速压制。直到有一天,她在每日徘徊的小路上瞥见了迎面走来的少年。干净阳光白衬衫,笑起来右脸颊酒窝浅浅。她只瞥了一眼便迅速低下头,我被这一低头的温柔带动起来,我擦过她的脸颊,红红的脸颊烫了我一下。只一下她便慌忙伸出手把我绾到耳后,加快脚步远去。我笑了,原来,她要恋爱了。
  后来,她更爱护这满头青丝了。因为男孩总是揉着她的发,温柔地喊她:“傻丫头!”,她听到就会痴痴地笑。我不明白,男孩都说她傻了,她还笑那么开心!不过我并不讨厌男孩的揉搓,那是一双稍粗糙但极其温柔的手。他总是把我放在手心把玩,打个结,因为女孩精心的养护,我的顺滑足够让我自己张开那个结。打结,松开,乐此不疲。女孩则静静地趴在桌子上看着他,偶尔调皮从他手里猛地把头发抽走,看着他呆愣的模样哈哈大笑,继而乖乖把头发放到他的掌心里让他继续玩。从他们的眼睛里我读懂了什么叫爱情。
  接着,他们毕业了。结婚那天,女孩是最美的新娘。我被高高地盘成一个团,用发胶固定着,我像被禁锢了一样不能动弹,一个皇冠插在了我身上,又绕了一圈白色的网纱。我发誓,那是我作为一根头发最难受的一天!我觉得好委屈,因为我从来没有被这么不温柔地对待过。交换了戒指,男孩亲吻着女孩的额头说:“傻丫头,你终于是我的人了,我会爱你一辈子!”。那一刻我也被感动了,我见证了这一段爱情,突然觉得这样一辈子被“囚禁”起来也值了!
  其实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但没想到我真的天天被盘起来了,我再也不能随风飞舞。女孩再也没有时间搭理我,也很少轻柔地抚摸我。早上起来,一根皮绳把我草草地绑在头顶,女孩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做饭、洗衣服、擦地、喂孩子,从此我便“失宠”了。我偶尔想引起她的注意,便努力挣脱皮绳跳到她的眼前,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简单粗暴地把我撩到了耳后。我好委屈。更过分的是她为了省事直接剪成了短发。因为日日忙碌,精力透支,我变得枯黄、干燥、分叉。我感慨时光匆匆,岁月这把杀猪刀在女孩儿脸上刻下皱纹,我也慢慢褪去了黑色。
  时光慢慢走,岁月慢慢熬。女孩再也没有足够长的头发供男孩把玩,男孩再也没有兴趣把玩女孩的头发,再也没有谁温柔地抚摸我,看一看我苍老的颜色。虽然男孩偶尔还在叫着“傻丫头”,但他们再也不像过去那样青涩。生活平平淡淡,他们会为柴米油盐争执,会相对无言默默独坐,会翻着相册默默流泪。他们没有了你侬我侬的甜蜜,更多的是相互依偎的安心平静。我变得孤寂,清闲,无趣。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怀念过去,怀念男孩的笑容,怀念女孩的羞涩,在怀念中孤独苍白。
   最后一缕金黄在我身上消散,所有记忆随风飘散,我留下故事随风而去。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年少的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不知道一份感情会持续多久,等到要分开的时候又开始怀念。也许这份怀念这份深埋起来的爱,会陪着我们直到垂垂老矣。

   闲暇的时候翻出来一部电影来看,宋钟基的《狼族少年》。故事讲得很慢,像画卷一点一点慢慢铺开,却让你在忍不住要赞叹他们感情的忠贞与美好的时候,忍不住要跟着笑起来的时候,让眼泪来得猝及不妨。
   整部电影都弥漫着韩式忧伤,即使他们一起在阳光明媚的田野追逐嬉戏,也让人觉得美好的不真实。
  
   他从不懂事的狼孩到学会爱的少年,很自然的爱上了陪在他身边的女孩,教他吃饭教她写字的女孩,弹吉他给他听的女孩,拼命维护他的女孩,那真是一段最美丽的时光,少女的笑容像夏日里最明媚的太阳温暖人心。
故事的转折点在他为她伤了别人,跟其他故事一样出现了一个想占有少女的反派角色,他为了保护他心目中的少女,对伤害她的人挥拳相向,他根本无法抑制他身体内狼的天性,几乎收不住手。再后来,就是村子里面不能留他,她让他走可是他却舍不得离开;他被戴上锁链关在关野兽的地方...
  她放他离开,自己也离开了那个充满回忆的村子。
我承认她哭着让他“滚”让他快离开的时候戳中了我泪点,但是真的让我感动到的地方是她回来的时候。
   等到她再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是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带着自己的孙女回来这间房子。
 小姑娘追问外婆年轻时候的事,外婆笑着不说话。等到夜幕降临,小姑娘偷偷跑出去接男朋友的电话,回来的时候跟外婆说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她的心突然动了一下。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清晨】绕指柔(小说)

上一篇:旅西华侨子女眼里的伤痛“单亲”生活 下一篇:【杨柳专栏】柔软(微型小说)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