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简2 第六十五章 虚与委蛇 思诺源 在线阅读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寒芳从大郑宫出来,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明明母子二人都还爱着对方,却因为矜持和固执几乎变成了陌生人,甚至于将来更是为了自己的欲望把对方视为了仇人。这宫廷高墙内权力、欲望的斗争,难道真的可以泯灭人的良知、亲情,甚至是一切? 想到这里,寒芳更加烦躁。她一抬头看见嬴义威风凛凛地站在殿门外等候,像尊泥塑的神像。 寒芳走过去勉强笑笑说:“走吧!” 嬴义恭敬地行礼,跟在后面。寒芳突然觉得嬴义像一个没有自我的影子。走了几步,寒芳回头说:“我不习惯你跟在我后面,我们并排走吧!” 嬴义一愣,惶恐地说:“末将不敢。” 寒芳瞅了嬴义一眼,嬴政弄了座这样的“神”天天膏药似的贴在她背后,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寒芳细一想,突然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雍地繁华的大街上,到处都能听到莺歌燕舞,一派浮华。 寒芳徒步往官驿走,边走边观察。她发现雍地的卫兵衣着十分豪华,和咸阳衣着朴素的秦军截然不同。而且一个个都是一副不可一世,横行霸道的嘴脸。寒芳从鼻子里冷很一声:哼!什么样的领导带什么样的兵!每个人都和嫪毐的嘴脸一样,让人讨厌! 前面传来一阵哭喊声,寒芳好奇地抬头观看。 一群卫兵押着五六个哭哭啼啼的女子往前走。后面老老少少还跟了一群人,边哭边喊边追赶。路两边有百姓不住摇头叹息,可是没有人敢言语。 又是典型的强抢民女!寒芳一看,心里暗恨。 这时,一个卫兵看到了站在路边的寒芳,大声说:“左尉大人,这里也有个妞长得不错!” “哟!是不错,也带走,献给侯爷!” 卫兵笑嘻嘻地走到寒芳近前,说:“走吧,跟着到侯爷府去享福吧!” 寒芳这才知道卫兵嘴里的人指的是她。寒芳愣了一下,已握紧了拳头,准备痛扁这个败类一顿。 卫兵抬手抓向寒芳。 寒芳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看见卫兵突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着飞了出去,摔了个四脚朝天。原来是守在一旁的嬴义见卫兵要冒犯寒芳,飞起一脚踹在卫兵胸前。 寒芳向嬴义投去欣赏的目光。 雍地的护卫兵,大多是地痞无赖,为了出人头地、享清福,所以投到嫪毐门下,每天只会巴结着嫪毐饮酒赌钱,寻花问柳,嬉笑作乐。这些卫兵平时都是为非作歹,□掳掠,无恶不作,当地百姓敢怒不敢言。 左尉见自己手下的人挨了打,不可一世地叫嚷着走了过来,“什么人如此大胆?侯爷的卫兵也敢打?拿下!” 嬴义紧握双拳,只等寒芳一声令下。 寒芳背着手昂着头,盯看着左尉冷冷地说:“你拿拿我试试?” 左尉不禁一愣。他看看寒芳一脸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情,再瞅瞅嬴义,见他一身甲胄威风凛凛。左尉虽然是井底之蛙,但也知道此二人一定有来头,不敢再轻易动手,可就这样算了,左尉又心有不甘。 寒芳和左尉僵持在这里。 远处,马蹄声响起,街上的人纷纷惊慌地向两边躲闪。 一匹高头大马横冲直撞地冲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大队骑兵护卫。马上一人不可一世,飞扬跋扈,正是嫪毐。 嫪毐瞅见左尉一行人立在街上,骂道:“停在这里干什么?站尸呢?” 左尉暗喜靠山来了,在马前打了个千道:“回侯爷,有个人把我们的人打了。” 嫪毐撇着嘴道:“哦?何人如此大胆?给本侯拿下!” “是!”一群卫兵答应一声,如恶狼般就要扑上来。 嬴义已抢身护在寒芳身前,誓死保护。 寒芳看到嬴义舍身相护的模样,心里十分感动。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有了安全感和踏实感,不觉笑了。 在嬴政和嫪毐正式翻脸之前,寒芳不想和嫪毐有正面冲突。她略一思量,高声道:“长信侯,你好呀!好久不见了!” 嫪毐端坐在马上微微一愣,转头一看恍然道:“哦!是韩姑娘,我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呢?原来是你!”脸上闪现出傲慢。 尽管寒芳看见这家伙就倒胃口,但知道戏还得做,于是道:“我刚从太后那里回来,正准备过府拜望呢!没想到就在这里遇到了长信侯。”她说着瞟了瞟被抓的女子,笑眯眯望着嫪毐。 嫪毐顺着寒芳的目光看了看,掩饰道:“宫里缺宫女,本侯为太后物色了一些正准备送进宫去。”他也不想惹她。如果自己在外面找女人的事经她的嘴传给太后就更不好! 寒芳不以为然地挑眉笑笑,说道:“那我就不妨碍长信侯了。” 嫪毐一群人打马,绝尘而去。 路上的百姓望着嫪毐的背影,有人忍不住狠狠在地上啐了一口。 寒芳看着嫪毐的背影,冷冷一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她转过头看见嬴义还是一脸高度警惕的样子,笑着赞道:“反应挺快呀!不错!不错!” 嬴义听到夸奖一怔,恭谨地抱拳道:“保护您是末将的职责。” 寒芳不习惯嬴义拘谨的模样,只能一笑置之。 出了关中之后没多远就是难行的山路,因此队伍需要在雍地整顿一下,第二天才上路。 中午吃饭时,嬴义一动不动地立在寒芳身边,犹如一尊神像。寒芳让他坐下一起吃饭,嬴义惊慌失措地拒绝:“尊卑有别,末将不敢!” 可是被人盯着,寒芳好胃口也变成了没胃口。匆匆吃了几口饭,以“我要睡觉”为由赶快打发嬴义出去,偷享一会儿私人空间。 寒芳隔着门看见嬴义神情庄重地立在门外,翻了个身无奈地想:唉!蚊子呀蚊子,你真是用心良苦呀!你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吗? 寒芳美美睡了一觉,精神抖擞。她闲着无事,就在驿馆内到处溜达。嬴义又是如影随形。寒芳白了嬴义一眼,抿了抿嘴没有言语。 马棚那边传来了一阵说笑声。吸引着寒芳缓步往马棚走去。 马棚内,一群虎贲军正在给骏马洗澡、梳理。骏马经过梳洗,更显得膘肥体壮,雄赳赳气昂昂。 虎贲军正在说笑,看到寒芳走了进来,立刻“呼啦”一下站起身来,倒身下拜。 寒芳向旁边一跳,摆着手大声说道:“你们不要拜来拜去的,我受不了!都起来,都起来!” 众人望向嬴义。嬴义迷惑地看了看寒芳,迟疑着一摆手。虎贲军齐刷刷地站起来,整齐地列队侍立。 寒芳见大家原本有说有笑,可她来了后一个个拘谨肃穆,顿觉无趣。她尴尬地笑笑说:“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就是没事想看看。” 寒芳走到马棚内,看着一匹匹骏马。当初穿回来时她就曾想学骑马,可是几年过去了一直没有机会学,禁不住问道:“秦……嬴义,你教我骑马,好吗?” 嬴义吃惊地问:“您要学骑马?” 寒芳歪头一笑道:“不行么?” 嬴义顿了一下,恭敬地答道:“是,末将遵命。” 寒芳摆摆手,不耐烦地说:“你不要天天一副恭恭谨谨的样子,我可已经把你当成我的一个老朋友了!”说完顽皮地拍了几下嬴义的肩膀,背着手走了。 嬴义被拍得一愣,怔怔想着寒芳的话,又晕晕乎乎摸了摸被拍过的肩膀,半晌才回过神来。他发现寒芳已经离去,急忙转身跟出去,却发现人跟丢了,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寒芳刚走到驿馆前院,一个宫女进来禀报:“韩姑娘,太后传召。” 寒芳心中疑惑:太后?她又找我干什么?她跟着宫女走了一段,抬头一看,赫然是长信侯府。 寒芳明白了,找她的不是太后,是嫪毐。她仰头望了望长信侯府。 巍峨的长信侯府俨然像一座王宫。 寒芳知道咸阳也有一座长信侯府,那个府邸完全按照规格等级修建。可是这里的侯府比咸阳的王宫还要气派三分,外墙高厚,楼阁连绵。亭台楼榭处处传来悦耳的丝竹声和歌伎高亢的歌声。 寒芳进了长信侯府,走在回廊,发现府内的奢侈超出了她的想象。有可容纳千人的歌舞厅;杂技区有各种表演和竞技比赛,还有残忍的剑术比赛;游乐区里美女如云,幽静雅致的花园中大白天就可以看到搂搂抱抱的男男女女;最热闹的是赌场,一个个赌徒赌得正酣……寒芳冷笑:嫪毐你也太傻了,如此张扬,嬴政不灭你灭谁? 到了一处十分僻静的院落,宫女停下脚步示意寒芳进去,然后转身离去。 寒芳略一迟疑,抬步进了院子。 嫪毐正在逗鸟,看见她进来把鸟笼放下,微微一笑,“韩姑娘,你好呀!” 明明美得绝伦的五官,可是寒芳看着就想吐,在心里暗骂了几句,表面笑着说:“我还正想来拜会侯爷呢,没想到侯爷就差人去了。” “哦?是吗?”嫪毐的桃花眼色迷迷地望着寒芳,频频暗送秋波。 寒芳胃里面已经开始翻江倒海。她没想到男人也想使美人计勾引人,不露声色转过身看着笼中的鸟儿说:“这鸟真好看!” 嫪毐见她没有反应,顿觉索然无味。 寒芳环顾四周,突然发现树丛后面有人影晃动,隐约间还看到兵器的寒芒一闪。她心中一凛,暗吸了口凉气——有埋伏。 嫪毐带着寒芳来到一间密室。 嫪毐神秘地一笑说:“韩姑娘,奉太后懿旨找你来有事安排你做。” 寒芳眼皮突地一跳,却镇静地笑着问:“何事?不知道我能否做得来?” 嫪毐笑道:“这事对别人来说可能比较困难,但是对你来说,很简单!” “哦?长信侯如此抬举我?我可是不敢当!”寒芳内心已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 嫪毐递过来一个瓶子,眯着眼睛寒光一现。压低声音说:“你只需要等我的命令,伺机把这个放进大王的茶里即可。” 虽然已预感到三分,但寒芳还是禁不住吃惊,呼道:“这是什么?毒药?” 嫪毐一摇头,道:“是,也不是。” 寒芳迷惑地看着他。 嫪毐瞅了她一眼道:“这只是软骨药,服下之后七天之内浑身瘫软,不能动,不能说话。七天之后自行恢复。” 寒芳静静等待着嫪毐的下文。她知道嫪毐已经在暗中准备谋反。只是寒芳想不明白嫪毐为何要找到自己。难道他就不怕我告诉嬴政?还是嫪毐的智商有问题? 嫪毐说到此时,已经准备和盘托出,缓缓道:“太后已经告诉我,‘嬴政不听我的话,常违背我的心意,我们已经有了孩子,将来我们想法儿将嬴政废掉,改立我们的孩子!’”嫪毐面上露出得意之色,仿佛想到了大权在握的美好时刻。他顿了一下接着说:“但是,太后有一个条件,就是留住嬴政的性命,封个小国给他。所以用软骨药。” 寒芳暗觉可笑。就凭你嫪毐这个样子也想当王?再联想上午太后的话,难道这真的是太后的意思吗?寒芳只觉得后背直冒凉气。 嫪毐不知道寒芳的心思,见她默不作声,嘿嘿一笑道:“你不用担心,事成之后,有太后和我保你,你绝对不会有事。” 寒芳掩饰住内心的不平静,问道:“为何选中我?你不怕我告诉大王?” 嫪毐眼中射出森寒杀机,但瞬间即逝,咯咯一笑说道:“我刚才说了,这件事对你很容易,对别人很难。——韩姑娘是聪明人,你跟着大王这么久,却未得到半点好处。甚至连个夫人都没有捞上。——现在大权都在太后和吕不韦手中,你应该靠在哪边你应该很清楚。”嫪毐连说服带威逼,并仔细观察着寒芳的每一个反应。 寒芳知道一旦太后和吕不韦联手,嬴政就朝不保夕。而她确实是最能接近嬴政的人只是旁人不知道她和嬴政的微妙关系罢了。或许二人之间的这种关系旁人也无法理解。 嫪毐桃花眼里浮现出迷人的光芒,装出很有诚意地说:“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如果我做了王,甚至是王后的位置……”嫪毐的话说得已经很露骨。 要不是知道历史,并清楚嫪毐的为人,或许还真被这双桃花眼勾去了!寒芳心中冷笑着脑子里迅速分析形势。 想起外面藏匿的埋伏,寒芳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她要是拒绝,今天就有可能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而且嫪毐还会想别的办法加害嬴政。寒芳想:所谓兵不厌诈,我倒不如与他虚与委蛇,这样才能保得自己无恙。 想到这里,寒芳娇笑一声道:“侯爷真的什么都肯给我?” 嫪毐笑眯眯地说:“当然!只要你愿意,现在就可以给你……”说着伸出了手。 寒芳后退两步巧妙地避开,斜睨着嫪毐嗔道:“你可要说话算数呀!不能食言哦!不过——太后会同意吗?” 嫪毐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人也有如此娇媚入骨的神态,看得魂都飞了,再次扑了过来,边扑边愤愤地说:“那个老女人,不用管它!——现在我们就……” 寒芳又一转身闪开,扑哧一笑说:“侯爷太急了吧?等事成之后也不迟嘛!可是我有一事不明。” 嫪毐咽了咽口水,色迷迷地问:“何事?” 寒芳媚笑着,用眼角瞟着他道:“侯爷何以如此相信我呢?” 嫪毐一怔,说道:“除了刚才我说的原因,再有一个原因就是你也是楚国人,你不想……”他的桃花眼冒出□,已经按捺不住,“来吧!万事要为自己想,不然伤心的总是你自己…… 寒芳猛然想起屈怀,她知道可能是屈怀向嫪毐推荐了自己。屈怀就曾经问过她是否愿意为祖国做点事。他是要为楚国报仇! 难怪嫪毐会铤而走险地找自己。想到这里,寒芳叹了口气,正容道:“侯爷说得我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可是……”她装出犹豫的样子,太快答应可能会引起嫪毐怀疑。还要把嫪毐的□熄掉。别再过度了,万一玩过了引火上身,在这里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嫪毐听到正题,眼睛一亮,也忙强压下了□,忍不住急道:“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事成之后有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焦急地望着寒芳。 寒芳暗笑,就这样都沉不住气了?怎么跟嬴政斗?装作无奈地道:“好吧。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希望侯爷不要忘了答应我的事。加害大王可是死罪!”她诚挚地望着他。心中暗笑:演戏?姑娘我在吕不韦那里练了多天了!已经炉火纯青了! 嫪毐不无虚伪地说:“你就放心吧!难道你还信不过本侯?本侯向来是一诺千金!”说着把瓶子交了过去。心里却道:事成之后我大权在握,还不是我说怎样就怎样?你一个弱小女子还不是任我宰割? 就凭你这个无赖,想涮本姑娘?鬼才会相信你!寒芳不动声色地抬手接过瓶子,心中一动,问道:“这真的是太后的旨意?” 嫪毐微微一愣,转过身目光闪烁地道:“当然是太后的旨意。” 寒芳瞥见嫪毐闪躲的眼神,略觉欣慰。电影上、电视上太多各种关于太后和嫪毐最后叛乱的版本,寒芳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她心中疑惑:难道真的到了最后,太后在嫪毐爱欲的操纵下愈陷愈深,终于不能自拔?不但不念旧情和吕不韦作对,完全站在嫪毐一边,也密谋推翻自己的儿子嬴政? 寒芳从密室出来的时候,看见两边埋伏的刀光剑影,心里陡升寒意:这宫廷内政权的斗争残暴血腥,卷到这里面来一不小心可就小命呜呼了! 二人出了小院,到了热闹非凡的前厅。赌厅灯光明亮,人声嘈杂,送茶酒的仕女打扮得花枝招展,像蝴蝶一样穿梭在人群中。 嫪毐指着游人如织的府邸,问道:“韩姑娘,看本候这里如何呀?” 到了这里,寒芳觉得自己安全多了。至少嫪毐出于对嬴政的顾忌,不会明目张胆地杀她。寒芳笑着敷衍:“侯爷府是人间天堂!” 嫪毐得意洋洋地笑了。脸上又出现了他惯有的不可一世,“我这里宾客盈门,通宵达旦,夜夜狂欢。” 寒芳不以为然地笑笑,不再答话。 出了长信侯府,寒芳装作猛然想起,道:“对了!侯爷,我忘了问你。我此次还要去巴郡一趟,回来后我才能办侯爷交代给我的事。这样行吗?——不过您放心!我会不负所托的。你也不能食言哦!” 寒芳刚才不说,是怕嫪毐担心她泄露秘密加害于她。此时提及,一是让嫪毐对她彻底打消怀疑,二是想拖延时间,免得嫪毐再对嬴政另下毒手。 嫪毐一愣,暗自恼恨自己疏忽,可是此时在大街上也无计可施,只好硬着头皮答应,准备冒险一试。 嫪毐一咬牙暗想:不怕她说出去,一个丫头的话谁会信?再说怎么说自己也有五万护卫军。兵符也在太后手里,嬴政轻易调动不了军队。只要有太后撑腰,捅出去此事也不怕,大不了到时候硬碰硬! 寒芳回到驿馆时天色已晚。 嬴义正站在驿馆门外四处张望。 寒芳看到嬴义的一瞬间,骤然觉得安全了、踏实了。她的眼角突然湿了,她知道嫪毐已经对她构不成威胁。 嬴义看见寒芳回来,快步上前,单膝跪下,惊慌地说:“末将失职,请您降罪!” 寒芳一闪身,怪道:“快起来!又没有什么事。你不要天天如此!” 嬴义这才站起身来,恭敬地站在一旁。 我现在有两件事必须尽快解决,寒芳想到这里,快步往驿馆走去……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秦简2 第六十五章 虚与委蛇 思诺源 在线阅读

上一篇:澳门金沙网站多少:秦简 第四十九章 御前伴读 下一篇:秦简2 第六十六章 巴山蜀水 思诺源 在线阅读澳门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