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网站多少秦简 第四十七章 天降大任 思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第二天一大早,嬴政便领着寒芳徒步出了宫。 一路上嬴政向寒芳介绍着说:“今天带你去见老爹,他是我的老师,我五岁起跟着他学习各项本领,至今也才觉得学了个皮毛。” “蚊子,你为何不把老师接到王宫里住呢?”寒芳见二人已走出城外,累得满头是汗。 嬴政擦了擦汗,回答:“我请了老爹几回,老爹都说自己过惯了闲云野鹤的乡野生活,不愿意来王宫。” 寒芳一笑,“那他一定是位世外高人了?” 嬴政笑着回答:“老师说‘小隐于野,大隐于朝’,而他老人家是身在野,心在朝,所以自称‘中隐老人’。” 二人向城外又走了好久。 走着走着,寒芳停下脚步,怎么觉得这个地方那么熟悉?东张西望了一阵,细细一想,这里就是那个该死的倒霉地方——上林苑! “芳,你怎么不走了?还远着呢!”嬴政道。 寒芳没好气儿地说:“不走了!生气了!” 嬴政快走两步转回来,“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说生气就生气,是不是累了?” 寒芳咬着手指甲,气呼呼地说:“哼!上次我就是因为在这里摘了你一个苹果,结果被罚去做了好长一段时间苦力!” 嬴政一愣,即刻明白了,笑道:“那以后随便你摘,好不好?” 寒芳越想越生气,白了他一眼,又没好气儿地说:“我只是摘了一个苹果,就把我整成那样。我要是多摘几个,还不把我五马分尸、大卸八块?” 嬴政笑道:“哪会!” 寒芳更加愤愤不平地说:“哪里不会?这订的是什么法律?也太苛刻了!摘一个苹果也会丢了小命!” 嬴政一连脸无辜,“又不是我订的,再说法制不严,何以治国?” 寒芳也清楚在王权至高无上的时代就是这样,却强词夺理道:“那你好歹也建个围墙围起来,让人家知道这园子是有主的啊!” 嬴政苦笑,不去争辩。 “你去给我摘个苹果。”寒芳不悦地说。 “我?”嬴政指着自己的鼻子,瞠目结舌。 “对!你!去不去?不去我不走了!”寒芳干脆坐到地上。 嬴政发现寒芳耍起赖皮还真在行,摇摇头,无可奈何地说:“好,我去!我去!” 嬴政爬到树上摘了个苹果,刚跳下来,就听到有人喊:“何人如此大胆,敢摘上林苑的果子,拿下!” 寒芳大喊:“蚊子!快跑!”说着转身飞奔起来。 嬴政听到寒芳的喊声,连想也没想,撒腿就跑,很快追上了寒芳,拉起寒芳的手一起飞快地奔跑。 确定后面没有人追赶,二人才停下来,靠在树上呼呼直喘。 嬴政笑了,好久没有这么刺激的感觉了! 他扭头看见寒芳大气直喘,香汗淋漓,满脸通红,浑身上下充满了朝气,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他被她这种气质吸引,着了迷,痴痴地望着。 寒芳有所察觉,也转头望着他,想起他这个大王刚才也像个小偷一样和自己一起奔跑,忍不住笑了。 嬴政掏出一方丝帕,情不自禁地抬手想要给寒芳擦擦汗。 寒芳下意识地往旁边躲去,尴尬地笑笑。 嬴政笑了笑,把丝帕递到寒芳手里,把脸扭到一边随意望着周围,脚尖不停硍着草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嬴政才想起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苹果,递到寒芳面前,“给你!” 寒芳接过苹果,狠狠咬了一口,说道:“这还差不多,扯平了!” 嬴政微笑着摇头,掩饰不住眼中的爱意。 穿过一片树林,再翻过一个小山坡,二人终于到了嬴政老师的家。 这是一个环境幽雅的农家小院,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草。一排木屋,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木屋上爬着绿色的藤萝,藤萝上还结着几个金黄色的果实。 寒芳不忍心打破这农家小院的宁静与安逸,压低声道:“蚊子!你老师住的地方挺美的!” 嬴政只是微笑不语。 一个四十多岁书童模样的人躬身施礼道:“嬴政来了?” 嬴政恭敬地还礼,“师兄有礼。” 书童望了一眼寒芳,对嬴政说:“老师在屋内已等候多时,进去吧!” 嬴政略一点头,迈步往里走去。 屋内,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端坐在正中央,闭目养神。 嬴政恭敬地跪伏在地上行着师徒大礼,道:“老爹!” 老爹闭着的眼睛没有睁开,微微点头,“来了,坐吧!” 嬴政恭敬地起身,走到旁边的几案边端坐。 寒芳见嬴政十分恭谨,自己又是第一次来,知道不能失礼,可又不知道该如何行礼,正为难间,只听老人说:“不必多礼,坐!” 寒芳抬头细看老人,突然啊地一声叫了出来,又连忙捂住了嘴。 这不是在骊山陵墓送给自己紫水晶的那个神秘老人吗?怎么会是他?!寒芳怔怔地看着他。 嬴政扭脸诧异地看着她,听到老师咳嗽了一声,忙规矩地坐好。 老人仿佛不认识寒芳一般,也没有理会她。 寒芳憋了一肚子疑问,无法开口。 老人开始考问嬴政,大概都是些帝王之术,和一些兵法上的问题。 老人每问一个问题,嬴政都会恭敬地长跪起身子回答,回答完毕后再坐下。 嬴政回答完一个问题,老人都会赞许地点点头,似乎很满意。 寒芳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多,他究竟是什么人呢?他为何要送给自己紫水晶?还说自己是有缘人?他还认识我吗?他是否能解开我身上的谜团?解答我心中的疑问?我和他有什么关系…… 想着想着,寒芳感觉有些困倦,昨晚一夜没睡好,今早又赶了一上午的路,此刻不禁打起盹来。 咣的一声,寒芳坐立不稳,身体一歪,倒在地上,她被自己惊醒,摔得肩膀生疼。 寒芳揉着肩膀,睁开眼睛,看见二人正瞅着她。 嬴政见寒芳傻傻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瞥了眼老师,又规矩地坐好。 寒芳咧咧嘴,尴尬地笑笑,“嘿嘿!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走走,嘿嘿……”说着一骨碌爬起来,赶快逃出屋子。 这次糗大了!当着嬴政老师的面睡倒,真丢人! 中隐老人眯着眼睛,从眼缝里透出一道奇光。

寒芳走到院子里,树林里的凉风吹来,她用手梳了梳头发,感觉清醒了许多。 看见书童正在给花圃浇水,寒芳上前招呼道:“嗨!你好!” 书童抬头看了一眼,没有理她,低头继续干活。 是不是能从他这里打听些什么呢?先套套近乎再说!寒芳笑着走了过去,“你好,需要帮忙吗?” 书童低头自顾自地浇花,好像并不领情。 寒芳抿嘴想了想,看见水瓮里还有一个瓢,拿起来准备帮忙。 “这是我的任务,不需要假他人之手!”书童冷冷地拒绝。 寒芳一听把瓢又放下,蹲在一边看书童浇花。 书童浇花浇得很仔细,一棵一棵的,更有意思的是,他在除草的时候并不是把草全部除掉,而是把草掐去一半,只要不挡住花的枝叶和花朵即可。 寒芳禁不住问:“你把它们连根除了不就行了,不然你过几天还要除草。” 书童淡淡地说:“万物相生相克,它生长于此自有它的道理,也是它生存的权利。” 寒芳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站了起来。 “你要真是无事可做,就去把窗子擦擦!”书童说话还是冷冷的。 寒芳走到窗边,用手指抹了一把,窗户干净得一尘不染,便说:“很干净,不用擦的。” 书童专心浇着花,淡淡地说:“上面有很多你看不到的灰尘。” 此人不会有洁癖吧?寒芳觉得有些可笑。 书童好似知道她的想法,语带教训地说:“你不用觉得可笑!一室之不治,何以治国平天下?治国平天下一定要从修身养性开始,而修身最重要的是能做到凡事都有条理。” 擦一扇窗子搬那么大个理论出来干什么?我又不想治国平天下?你想治国平天下,干吗还在这里浇花?寒芳歪歪嘴觉得他既迂腐又无聊,不想和他辩论,拿了块布,走到窗前准备擦拭。 “芳,老爹唤你进去!”嬴政从屋内走了出来,一脸的轻松愉快,看来考试考得不错! “我?”寒芳想了想,撂下抹布准备进去。 “把擦布放回到原来的位置!”书童淡淡地说。 寒芳拿起抹布放到原来的位置。 “按原来的样子叠好!”书童还在浇花,头也不抬地说,“做事要有条理!” 寒芳有些生气,白了书童一眼,强压怒气说:“这下好了吧?” 书童自顾自地浇花,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芳,快点!别让老爹久等。”嬴政催促道。 寒芳见嬴政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问道:“怎么?你不进去吗?” 嬴政一笑,略带神秘地说:“老爹让我在门外等你。”说完还眨眨眼睛,不知在搞什么鬼? 寒芳不知为何竟有点怯怯的,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进去。 听见脚步声,老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寒芳发现,老人的眼睛眯着时看似小,睁开来却很大,而且目光如炬,眼神像利刃一样让她觉得背脊都发凉。 老人微微一笑,光芒尽敛,说道:“姑娘,时空交错,我们又见面了。”声如洪钟,余音袅袅。 “您还认得我?!”寒芳瞪大眼睛,惊喜地问。 老人捋着胡子点点头道:“我不但认识姑娘,而且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寒芳笑了,开心地说:“那太好了!我心中正有许多疑问无法解开,您能帮我解开吗?”说着盘腿坐在老人身边。 老人眯着眼睛,笑望着她道:“说来听听!” “我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时代?”这是寒芳心中一直解不开的谜。 老人不假思索地回答:“你注定要来到这个时代!” 寒芳一脸茫然,“注定?为何?” “你来这里,就是要来完成上天赋予你的使命!”老人说到这里,又霍地睁开眼睛,眼眸中闪烁着奇光。 “上天赋予我的使命?什么使命?”寒芳大惑不解。 老人答非所问地说:“现在天下七分,需要的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君主,而是一个有着非凡胆略去改写历史的帝王。” 寒芳更是一头雾水,不解地问:“那关我何事?” 老人继续自顾自地说:“阿政五岁起跟我学习诗、书、礼、乐、射、御六艺和剑法,十二岁学习政经之术、兵法、刑名等学问,还按照自己的兴趣,研读天文地理、诸子百家等较高深的道理,十五岁接受帝王学,品德修养——他会成为一个非凡的君主。” 对她来讲这一点儿悬念也没有,寒芳附和道:“那是,他会成为千古一帝——秦始皇!” 老人继续自顾自地说:“可是,他有一个最大的弱点,这个弱点他自己克服不了,只有你能帮他克服!” “我?别开玩笑了!”寒芳不以为然地干笑几声,可是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 “对!你!”老人在说“你”时刻意拉长了声音,声音像来自宇宙,身子向前一探,目光变得咄咄逼人,“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克相生,你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 寒芳装糊涂,摇摇头道:“我不太明白!” “你俯耳过来!”老人慈祥地笑望着寒芳,仿佛一眼就能看透她在装糊涂。 沉默片刻,老人在寒芳耳边耳语了一阵,寒芳听后表情比哭还难看。 耳语完,老人耐心地解释:“用你的柔去克他的刚,用你的水去克他的火。我希望你能协助他克服他的弱点,这样也可以减少生灵涂炭,解救苍生,对你来讲更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寒芳苦笑着拒绝:“那我岂不是要一直留在他身边?我可不想一直留在这里!” “你有心结解不开?”老人目光锐利。 寒芳直言不讳地回答:“是,我想离开这里,去寻找那颗属于我的最亮的星星。” 老人盯着寒芳看了一阵,叹了口气,“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寒芳突然想起来道:“我还能回到未来吗?”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老人高深莫测地说:“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该走的时候自然会走!” 寒芳心道:切!答和不答没有什么两样,古人为什么都这么爱故弄玄虚! 老人又看透了她的心事,安慰说:“你只要完成了你的使命,自然可以回去。” 寒芳只有苦笑道:“这是注定的事,不用我帮忙,而且我也不记得历史上有我这样一个人。” “你注定回来,就是注定要来改变历史!”老人盯着寒芳的目光透出不一样的 神采。 “我要来改变历史?”寒芳想大笑,我是什么人?我是来改变历史的?哈! “你可以!你一定可以改变历史!”老人的眼睛释放着比太阳还夺目的光芒。 寒芳面对老人坚定的目光,有些迷惑了,我真的可以改变历史?寒芳不放心地问:“那我要嫁给他吗?我可不想嫁给他!” 老人微微一笑,把握十足,“嫁不嫁给他全在于你自己。” 寒芳又问道:“我想知道我那颗最亮的星星的情况,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老人沉声道:“该相见时自然会相见,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何必强求?” 寒芳撇撇嘴,又是故弄玄虚! 老人看寒芳面带失望,迟疑了一下说:“你们一定还会见面的!” “真的?”寒芳一脸欣喜。 老人微笑着点点头,“老夫从不打诳语。” “什么时候?”寒芳追问。 老人只是捋着胡须,笑而不答。 室内一片寂静。 停了片刻,老人又问:“你还有问题吗?” 我回来改写历史,可我的命运会是怎样?寒芳不无担心地问:“我想知道我今生的命运结果。” 老人眯着眼睛,看不到他眼里是什么样的光芒,“一切,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怎么和我对王翦说的一样?我是在忽悠王翦,你不是在忽悠我吧?! 停了一下,老人悠悠地说:“不过,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秦国,成,也是你;败,也是你!” 寒芳试探着问:“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我又不喜欢他,我不会嫁给他,不会红颜祸国的。” 老人淡淡一笑,“天机不可泄露,如果将来我不在了,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我的书童墨离。好了,现在你是否愿意留下来改写历史?” 寒芳犹豫了半天,敷衍着说:“既然你说是我的使命,好像我想逃也逃不掉吧。你要我留到他身边帮他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寒芳想了想,“他不能强迫我做任何我不愿意做的事。” 老人笑了,“一个聪明的女人!这样吧,我提示他给你一个承诺。” 寒芳摇头,说得很坚决,“口头的不行,我要书面的,而且要您做见证人!” “一个绝顶聪明的女人!”老人笑得更开心了,对书童高喊,“墨离,让嬴政进来!” 不一会儿,嬴政进来,躬身行礼,“老爹!” 老人捋着胡子,“阿政,韩姑娘愿意留在你身边,但是她有一个条件。” 嬴政脸上现出一阵惊喜,立刻又收敛下去,静静听老师说话。 老人望了一眼捧着脸不很开心的寒芳,道:“她要你给她一个书面的承诺,意下如何?” “政愿听老爹安排。”嬴政再次恭敬地回道。 老人把寒芳的要求讲了一遍,吩咐道:“你就按韩姑娘的意思给她写个书面的承诺吧!” 嬴政躬身道:“是!”嬴政研了墨,提起毛笔略一思索,严肃认真地在一片竹简上写下:不迫芳做不愿之事。墨迹风干,盖上印玺,双手呈给老人。 老人看了看,点点头,转交给寒芳,“姑娘,你看可否?” 寒芳接过来看看,勉强笑笑,觉得手里的竹简有千斤之重,压得自己透不过气来。 老人又闭上了眼睛,嬴政知道该告退了。 出了门,寒芳看见书童叉着腰,望着自己的花圃,一脸无奈。 花圃里的草被拔得一根不剩,散乱地扔在花圃外面。不用想,一定是嬴政的杰作! 嬴政愉快地说:“师兄,我看你打水没回来,就帮你做了点活!你除草不除根岂不是白除?”一脸小孩子刚恶作剧完坏坏的表情。 寒芳幸灾乐祸地道:“对呀对呀!这样多好,一劳永逸!”哼!叫你刚才给我个冷脸?哈哈!活该! 书童苦着脸望望嬴政,又看看地上的草,想发作又发作不得,那表情比吃了个苍蝇还难受。 回去的路上,嬴政开心地唱起歌,他五音不全,声音也不是很好听,可是唱得很 投入。 寒芳听着这唱得不伦不类的古老歌谣,想笑却笑不出来,心中苦涩。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她知道自己还可以再见到浩然,又觉得有了些希望,不觉也笑了起来。 “用你的真心换她的真心,这是唯一的办法。”这是嬴政在求教老师时,老师告诉他的一句话。 今天考试完毕,嬴政跪伏在地上说:“老爹,我爱上了一个女子,我想得到她,可是我不想用王命迫她,请老爹教我该怎么做?” 老爹眯着眼睛问:“就是刚才那个女子?” “是的。”嬴政恭敬地回答。 老人捋着胡须说:“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你留住她的人容易,可留住她的心难。” “请老爹教教政该如何做!”嬴政再次伏在地上。 老人语重心长地说:“用你的真心换她的真心,这是唯一的办法,我只能帮你把她留在身边,至于留不留得住她的心,就要看你自己了!” 现在他终于知道寒芳愿意留下来,留到自己身边,这样自己至少可以有时间再争取,庄子说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嬴政相信这一点,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得到她的心。想到这里,嬴政又扯开嗓子愉快地高唱起来……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金沙网站多少秦简 第四十七章 天降大任 思

上一篇:秦简2 第七十八章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书简秘密 思 下一篇:秦简 第五十二章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雪地迷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