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简2 第五十九章 又见王翦 思诺源 在线阅读
分类:小说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 自从那天从豆坊回来以后,寒芳再也没有出过宫。但是王宫的角角落落她却跑了个遍。每次她出殿门,后面都跟了一大队近侍和宫女,小心翼翼地侍候着,让她不胜其烦。 她经常去看苏。 苏被单独安排在一个便殿静养,肚子已经微微隆起。每次见到苏,苏都是一脸的幸福和感激。 寒芳把嬴政给自己的东西尽往苏那里拿。只要她高兴,嬴政也不管不问,听之任之。 自从那次出宫回来以后,成蟜也格外忙起来,特别是最近,也很少来。 寒芳日子过的更是万般无聊、毫无生趣。 转眼又到了夏天。 寒芳发现了一个偏僻清静的地方,这里极少有人来。她把所有的近侍全赶了回去,独自一人坐在湖边树下,看着湖里盛开的睡莲出神。 寒芳手里拿着弹弓,胡乱打着水面。小石子在湖面上激起圈圈涟漪。 寒芳看着一圈圈涟漪在水面扩散开来,嘴角荡起一丝笑意。如果能在这清澈的湖水好好游个泳,该有多痛快呀!可是她很快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没有游泳衣怎么游? 看看四下没人,寒芳转着眼睛想了想,嘿嘿一笑,把鞋子、袜子脱了下来,双脚放进水里。啊!真凉呀!真舒服!她用脚荡着湖水,看着被自己踢起的水花咯咯笑了。 湖边有一片睡莲,白里透粉的花朵贴在湖面上,开得正艳。水花溅在荷叶上,晶莹的水滴滚来滚去。 寒芳目测了一下距离,她把弹弓别在腰上,弯下腰去,探手去摘离自己最近的那朵莲花。 只差了那么一点点。 她直起身子,往前挪了挪,再次探手去摘,手指刚刚碰到花朵。她又往前挪了挪,手终于触到了花茎,用力去摘,谁料想用力过猛“扑通”一下掉进湖里。 寒芳挣扎了几下浮出水面,喘了几口气暗呼倒霉,可瞬间又哈哈大笑起来,她在水中换了几个姿势畅游起来。 烈日直射到湖面,她拽了片荷叶顶在脑袋上独自在水中嬉戏。 又回到那日在古井坑内的感觉,寒芳感觉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滋润着。她换了个仰泳的姿势,躺在水面,荷叶盖住脸,闭目养神。她感觉到湖中有暗涌,正在朝一个方向轻轻流淌。 随着湖水的流淌,寒芳离岸边越来越远…… “芳芳!芳芳!”寒芳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睁开眼睛一看,看到妈妈站在岸边,高兴地呼喊:“妈妈!”她喜出望外一下跃出了水面,投入妈妈的怀抱。 妈妈也紧紧抱住了她,爸爸在一边笑望着她。 “我回来了!太好了!”寒芳望着想念已久的爸爸妈妈开心地地大喊。 一旁的郑教授欣喜地说:“许寒芳同学你回来就好了!可把我急死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的爸爸妈妈交代呢!” 寒芳俏皮地一笑,“郑老师,您猜我去哪里了。” 郑教授的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怪道:“我怎么知道你去哪里了。” 寒芳兴奋地说:“我去了秦国,见到了秦始皇、吕不韦、赵姬、王翦,对了还有高渐离,我听到他击筑了,很好听的……” 郑教授摇摇头,“又在说胡话了,看来还在发烧!” 爸爸妈妈也在连连摇头。 “真的,不骗你们,我这里有东西证明。有秦时的竹简,还有一个玉簪!”寒芳急忙解释,说着翻自己的衣兜。 可是衣兜里什么也没有。 寒芳抬头见爸爸妈妈、郑教授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更着急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她上上下下翻自己所有的衣兜,玉簪怎么也不见了?那是和浩然之间的信物,怎能丢了? 寒芳急得心里像猫抓一样,可是越急越找不着…… 爸爸拍着寒芳的肩膀,“好了傻丫头,不要胡思乱想了,你打小儿就有这个毛病!” 寒芳百口莫辩。 忽然不知道是谁狠狠地拍了她的头顶一下。 哎呀!好疼呀!寒芳不由自主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还在湖面上。脸上盖着的荷叶不知何时掉了,头也撞在了岸边。哎!原来刚才是幻觉!还以为自己真的回去了呢! 寒芳像鱼一样一翻身,手扒着岸边环顾四周,这才发现顺着水流不知道漂到了哪里。 湖底的暗流冲着寒芳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一个方向漂移。她知道这底下一定是湖水的出水口。湖水从这里流向哪里呢?好奇心驱使她深呼吸一口气,沉到水底。 湖水很清,寒芳隐约看见不远处一个一米见方的出水口,出水口处还有一个铁门,铁门上挂着一个大锁。 快到出水口时水流变得湍急,寒芳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出水口前移。她急忙浮出了水面。扒着岸边喘了口气。 寒芳看看天色已不早,叹了口气。真舍不得离开这么舒服的湖水!寒芳又把整个人潜在水里享受了一下,然后出水芙蓉一样浮出水面。 刚浮出水面,寒芳就看见岸边的地上有十来只靴子林立,做贼心虚的她急忙又潜入了水里。 停了片刻,寒芳悄悄露出水面仰着头转着眼珠左右瞅瞅,发现身着盔甲的虎贲军一个个手按长剑虎视眈眈地盯着她,那神情好像只要她上来就会把她碎尸万段。 她咧嘴想笑笑,可是所有的人都怒目而视,吓得她立刻敛回了笑容。 “上来!”一个面容酷酷的虎贲军凶巴巴地命令。 上去?怎么上去?薄薄的纱衣浸了水之后都变成透明的了,和没穿衣服差不多!上去岂不是让你们看个一清二楚?寒芳不由自主往后退了退。 虎贲军呼啦一下围了上来,长剑已架在寒芳的脖子上,抵在她的前胸。 只要她再动一动就有可能血溅当场。寒芳吓得一动不敢动,头发根儿都竖了起来。 “发生了何事?”不远处传来一声响亮的问话。 “回大人,这里发现一个可疑的人!”一个虎贲军回答。 可疑人?我成了可疑人?寒芳很不服气,可是又不敢说话,剑还在脖子上架着呢! “哦?我看看!”话音落一个人威风凛凛地走来,靴子踏在青石板路上,发出橐橐的响声。 寒芳手扒着岸边,循声观望,失声叫道:“王翦!” 来人正是王翦。王翦比以前黑了,又结实了,整个人变得更有气势和沉着,顾盼间双目神光电射,不愧有绝代名将的风范。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寒芳想找王翦都找不到,却没想到在这里碰上。 王翦听到喊声,走过来蹲到岸边惊呼:“韩姑娘!” 一听到“韩姑娘”这个称呼,虎贲军呼啦一下全部把兵刃撤了回去。“韩姑娘”可是大王身边的红人!惹不起! 王翦愉快地说:“当初听说大王身边有个韩姑娘行为怪异,我就猜想可能是你。没想到还真的是你!” 寒芳尴尬地笑笑,“看来我还挺出名?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翦轻笑着回答:“我现在任郎中令一职,负责掌管王宫所有的宫门以及出入口的安全。” “哦!原来是这样!”寒芳脚下踩着水,身体在水里打着漂儿,点点头。 “上来吧,韩姑娘!”王翦笑着说。 朋友相见分外开心,寒芳本想一跃上去,突然想起来自己的衣服,红着脸道,“我的衣服……” 王翦瞅了瞅了然一笑,反手把自己盔甲上的黑色斗篷去掉,递过去放在地上,笑着道:“这个给你。” 寒芳感激地笑笑,抬眼又看见那六个虎贲军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又指指他们冲着王翦一努嘴。 王翦微微一笑,吩咐道:“你们都转过身去!”然后自己也站起来转过身去,扬声道,“好了,韩姑娘!你可以上来了!” 寒芳双手撑着岸边,刚想上去,瞟见刚才那个说话凶巴巴的虎贲军,眼珠一转,又沉到水里,对着那名虎贲军说:“刚才说话那个,你!过来!” 那名虎贲军还在左顾右盼,确定是否在叫自己。 寒芳道:“别看了,就是你!拉我上去!”说着伸出了手。 虎贲军看看王翦,见王翦笑着点头许可,才迟疑着走过去,蹲到岸边。刚想伸出手,一想不对,从身上取出一块手帕,垫在自己手上。 寒芳心里好笑,却沉着脸说:“把脸转过去,闭上眼。” 虎贲军乖乖把脸转过去,听话地闭上眼睛,然后把垫了手帕的手小心翼翼地伸出去。 寒芳一把抓住虎贲军的手,身子借着岸边使力,手用力一拉,大喊一声:“下来吧你!” 虎贲军“扑通”一下栽到湖里。 响声惊动了岸上所有的虎贲军,包括王翦都忍不住转过身查看,只看到同伴正水里正在挣扎。 寒芳放声大笑,边笑边说:“哈哈!让你对女人说话那么凶!今天给你败败火,以后对女人说话温柔点!”说着游过去,又按了按虎贲军的头,然后笑着游开。 岸上的人都不由被寒芳的顽皮逗乐了,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可算见识这个韩姑娘怎么个不一样了。 王翦也微笑着连连摇头。 寒芳游到岸边,拿起岸边的斗篷,反手往身上一披,双手往岸边一撑,整个人像美人鱼一样跃出水面。 岸上的虎贲军连忙把同伴从水中拽了上来。虎贲军上了岸哭笑不得。穿着一身的盔甲掉进水里的滋味有多难受只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青石板小路被晒得发烫,寒芳光着脚一跳一跳地和王翦走在青石板小路上。 王翦掩着嘴轻轻笑笑,问道:“韩姑娘!你的鞋子呢?” 寒芳抬手一指遥远的对岸:“喏!在那边呢!” 王翦顺着手指的方向望了望,难以置信地问:“你从那么远的地方游过来?” “也不算游啦,顺着水流的方向自己漂过来的!”寒芳看着遥远的距离,突然想起来问道:“——对了,这水流到哪里了?” 王翦顿了一下说道:“水从低下的暗道流到宫外,所以这里才会派人手严加把守!以免刺客从这里潜入。” “哦!怪不得刚才那样对我!”寒芳紧跑两步,跑到王翦前面,后退着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拜托,你看看,我像刺客吗?让你的手下也有点辨别能力好不好?否则我刚才万一小命没了,岂不冤枉?” 王翦笑笑,没有说话。 “哎呀!”寒芳走着,惊呼一声,痛苦地弯下腰。 “你怎么了?”王翦忙扶住寒芳。 “石头扎脚了。”寒芳金鸡独立抬起脚,从脚底板捏下一个小石头,狠狠地扔开。 王翦实在是忍不住,呵呵直乐。暗道:她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一点没变! 寒芳挤个可爱的笑容,继续走路。 “你怎么会到宫里?”王翦忍不住问。 “唉!”寒芳叹了口气,颓然道,“说来话长……”把大概经过讲了一遍,只是关于中隐老人、嬴政,以及成蟜的一些细节省略掉。 王翦低头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翦,我一直急着找你,就是想问问浩然的家在哪里?我想去找他!”寒芳说着停下脚步, 夕阳在湖水上洒下一抹金光。 王翦看着寒芳的背影,思索了一下问:“你还可以离开王宫去找他吗?” 寒芳痴痴望着湖水,坚定地说:“可以!一定可以!我相信只要想做,就一定能做到!” 王翦笑了,眼前的她还是那个倔犟的她,“我们相遇的地方在彭城。你可以到那里去找他!” 王翦又往前送了一段路程,停下了脚步,“韩姑娘,我的职责范围是巡查王宫外城,再往前就是禁宫,我不能再往前送你了,否则就是擅离职守了。” “谢谢你!”寒芳身上的衣服已经干透,把斗篷还了回去。吧嗒一声,别在腰上的弹弓掉在地上。 寒芳双脚一夹又一跳,弹弓被往后一甩,甩了起来,反手抓在手里。 王翦又笑了,她就是与众不同,连拾个东西也不一样!好奇地问道:“你手里是什么?” 寒芳随口道:“弹弓!” “弹弓?”王翦更好奇。 寒芳捡了颗小石头,对准一片树叶做演示,“就这样玩!喜欢吗,这儿弹弓送给你,我还有!” 王翦接了过去,拿在手里反复看着,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一切安排完毕,嬴政踏出大帐,抬头遥望着黎明前黑暗的夜空,喃喃地说:“咸阳,我实在没有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进咸阳城!”他眯起眼睛,深邃的目光中充满凄凉。 寒芳从后面给嬴政轻轻披上貂皮披风,道:“寒气重。” 嬴政转过头,不容抗拒地把寒芳拥进斗篷下,自言自语说:“幸亏还有你!” 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要攻城了。 寒芳望着咸阳城高高的城墙。她知道再进入咸阳城的嬴政将不再会是以前那个嬴政。 嬴政手里拿着两块半截的玉佩,痴痴看着,目光中充满悲哀。 寒芳目光霍地一跳,她认识这是当日太后借自己的手还给嬴政的玉佩,嬴政当时愤怒地把玉佩摔为两段,只是没想到这断为两截的玉佩他还一直收藏着,而且还随身携带。 寒芳此时才明白,太后送还玉佩的那一天,二人已经决裂,太后已经告诉了嬴政她做出的选择,难怪当时嬴政如此痛苦。 嬴政思索着说:“就要攻城了,我再到军前鼓舞一下士气,此战只能赢不能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他低下头深情地看着她,“芳,一会儿打起仗来,我会安排人守护你在后方,如果你发现形势不对,迅速带上几个人离开,再也不要回来!”他知道经过长途跋涉的军队战斗力是怎样的,心里知道这一仗并不好打,说不定会玉石俱焚。 寒芳想起战争,心中涌起一阵阵恐惧,嬴政的结局她知道,可她自己呢?能否平安经历这场战争?但是嬴政已经失去了两个最亲爱的人的支持,此时自己又怎能弃他而去?想到这里,她倔强地说:“我不走!” 嬴政目中波光一闪:“芳,我……我……”他激动地拉起她的手。 寒芳透过嬴政的目光,看出了他的深意,心里一惊,抽开手笑着打断:“有什么话我们留到咸阳城内再说。” 嬴政抢着说:“不,我要是不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寒芳再次打断,站到嬴政面前,注视着他,坚定地说:“你听我说,你一定会赢的!你不是说过还要我给你佩剑吗?我会和你一起杀进咸阳!我要亲眼看着你加冕!我说过我一直都会站在你这边——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寒芳坚定的态度,让嬴政一愣,他想笑,却笑得有些牵强,他抬起双臂把她拥进怀里。 天边现出一道曙光,天空渐渐发白。 寒芳陪着嬴政最后巡视准备攻城的大军。 秦国军队是天下最强的军队,纪律严明,骁勇善战,虽然经过长途跋涉,但是鲜明的盔甲、武器和旗帜,在灰暗冷寒的天空下,仍然显得兵强马壮,精神抖擞。 负责贴身保护嬴政的虎贲军,更是秦军百里挑一的精兵,他们英勇善战,忠心耿耿。 寒芳又望了望灯火通明静悄悄的城楼,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跃入她的眼帘,寒芳眼前忽地一亮,失口喊道:“王翦!” 嬴政及众人听到寒芳的呼喊,都忍不住回头观望。 嬴政策马来到近前,轻声问道:“芳,你说什么?” 寒芳脑子飞快运转,嘿嘿一笑说:“真是绝地逢生,我有办法让他们把城门打开。” 嬴政迷惑地望着寒芳。 寒芳笑道:“你不是说主要是大家不明白真相吗?我想办法让知道真相的人把城门打开!” 寒芳借着微亮的曙光慢慢朝城墙走去。 嬴政打马追上寒芳,叫道:“芳,你要干什么?危险!” “找一个朋友,让他开城门!”寒芳又望了望王翦熟悉的身影,显得胸有成竹,“放心,我有分寸!” 嬴政看着她信心十足的模样,迟疑着点点头。 寒芳走到离城墙一定的距离停下来,跳下马,在地上捡了一个小石头,从腰后取出弹弓,微微一笑,拉开弹弓“嗖”的一下射了出去。 弹弓“啪”的一下准确无误地打在王翦的头盔上。 原本城墙上的人已经看到一个女人慢慢走过来,正在纳闷,却看见一颗飞石射中王翦。 几个巡城兵俯身观看,一个人眼尖,说道:“王大人,是韩姑娘!”说话的正是当日被寒芳拉下水的杨端和。 王翦俯身定睛一看,说道:“没错!是她!”说着对寒芳招了招手。 寒芳看见王翦对自己招手,高兴得又蹦又跳,举起双臂,连连挥手,可是怕惊动了别的士兵所以不敢喊叫。 寒芳快步跑回去仰脸冲着马上的嬴政喊:“快!快给我写个纸条!不,布条!” 立刻有人捧来了笔墨,嬴政问道:“写什么?” 寒芳略一思索说:“就写大王没有被挟持,嫪毐谋反!快开城门!” 李斯忙把写好的锦帛交给寒芳,寒芳拿着一溜烟跑了回去,缠在石头上射向城楼。 城上的王翦看了大吃一惊,挠了挠头,找来笔墨写了个布条:“何以见得?”也拿出弹弓,把布条缠在石头上射了回去。 寒芳拾起布条一看,忙快步跑了回去,气喘吁吁地说:“跟我过去一个人写字。” 李斯忙献媚地说:“大王,请让微臣跟着前往。” “不!”嬴政坚决地说,“寡人亲自去!” 寒芳和王翦二人一个在城墙上,一个在城墙下,无声无息地传递着信息。 “我身边的就是大王,有印玺为证!”盖了印玺的小布条飞上城墙。 王翦很少见到大王,犹豫着射下一个布条。 王翦正犹豫间,又一个小布条飞了上来,他打开一看浑身一震。 布条上写着:“命运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上面盖着大王的印玺。 王翦知道寒芳绝对不会骗他,此时天光已经放亮,他俯身细看寒芳身边的人,见此人端坐在马上,稳如泰山,雍容的气度,不怒自威,嘴角带着淡淡的高傲的笑容,颇有王者的风范。 王翦下定决心:打开城门,迎接大王。于是回了个布条:“一盏茶内打开大门。”这时身后有人怒喊,“你们这群人在干什么?”是巡城的将领秦敢。 秦敢是嫪毐的铁杆嫡系,他大踏步走到近前俯身一看是嬴政,大呼:“快放箭!” 王翦见状知道情况紧急,拔出佩剑反手架在秦敢脖子上大声呼喊:“兄弟们,嫪毐假传手谕,犯上作乱,其罪当诛,从犯同罪!”说着手起剑落砍下了秦敢的脑袋。 秦敢的亲兵护卫想要上前营救已经来不及了,王翦也不容他们做出反应,接连几剑,几个人应声而倒。 这边杨端和等一直跟随王翦的弟兄们,唯王翦的马首是瞻,和王翦一起把秦敢的亲随杀得一个活口不留。 王翦这一反应干净利索,城上打杀完毕,城门的人还不知道城上已经有了变故。 嬴政忍不住夸赞道:“真是一员智勇双全的猛将!” 王翦学着寒芳的模样在城墙垛口对她做了个胜利的姿势,然后示意大军准备进城,转身下了城墙,如法炮制不等守城士兵反应过来,就将其全部制服,把城门缓缓打开。 咸阳城门洞开。 霎时间,号角声、鼓声、喊杀声,惊动天地,震慑人心。 嬴政的大军如潮水般涌入咸阳城。 咸阳城守城的士兵还在梦中,嬴政的大军已经杀到了眼前。叛军卫卒听到喊话,纷纷缴械投降。 但是嫪毐的亲兵仍然负隅顽抗,他们清楚自己即使投降也是死路一条,不如拼命反击,等待着城外地方军的救援。 血花缤纷如雨,洒落在寒冷的咸阳城街道上,地上的鲜血汇流成了河,被砍倒的战马和人或俯或仰,有的半死不活在血泊中痛苦地挣扎着…… 寒芳和嬴政同骑着一匹战马,在虎贲军的护卫下冲进咸阳城。看到眼前的惨状,寒芳不由得抱住了嬴政的腰,闭上眼睛不忍再看。 嬴政手里举着长剑砍翻了几个上前偷袭的卫兵,高声呼喊:“活捉嫪毐,重重有赏!” 王翦带着杨端和等人一番激烈地砍杀,冲到嬴政近前,和虎贲军一起把嬴政团团护住。 此时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咸阳城火光冲天,烟雾四起,号角声此起彼伏,急促的马蹄声敲击着坚硬的石板路,还夹杂着妇女、孩子惊恐的哭声和尖叫声。 整个咸阳城陷入了极度恐慌和不安的混乱中。 嬴政明白这是嫪毐的毒计,他在给尚未赶到的地方军发出信号,咸阳城越乱,嫪毐越能浑水摸鱼。 嬴政策马到了王宫。 王宫中也是一片火光,经过劲风一吹,火势处处曼延,王宫内一片骚乱。宫女、太监没头没脑地奔逃、号哭,到处是人影憧憧,鬼哭狼嚎。 嬴政皱皱眉头大声命令:“王翦,你带人去整理宫中内侍,各就各位,乱奔哭嚎者斩!” 王翦领命下去,不一会儿,宫内再也听不到哭喊嚎叫,看不到人奔走乱窜。 嬴政拉着寒芳直奔蕲年宫走去,沿途地上的污血斑斑,尸骸狼藉,惨不忍睹! 嬴政进到蕲年宫,直奔存放玉玺的地方,一看倒吸一口凉气,玉玺已经不见了!如果是被嫪毐拿走了,随意发号假命令,那会怎样?想到这里,他的背后泛起一阵阵寒意。 “搜!”嬴政果断地下令。 嬴政刚走出蕲年宫的大殿,就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喊:“大王!大王!” 嬴政凝神细听,声音来自假山池塘,迈步过去一看,池塘内一个“冰人”,正发出微弱的呼喊。 “拉上来!”嬴政大声命令。 两个虎贲军忙下到池塘里把人拉了上来,细看之下原来是赵高。赵高脸色铁青,嘴唇冻得发紫,伏在地上不停地打颤,人已经冻得僵硬,不会动弹。 “抬到殿内!” 赵高被抬到温暖的大殿内,几个炭火盆将他围在中间,又有人喂了赵高几口酒,他才渐渐转好。 赵高稍作缓解,便伏在地上,嗷地一声哭了出来,跪爬几步到了嬴政脚下,抱住嬴政的脚哀号道:“大王!奴才以为再也见不到大王了!” 嬴政因为丢了玉玺本来就心烦意乱,不耐烦地说:“哭什么!寡人这不是好好的吗!” 赵高擦了擦眼泪,边哭边说:“奴才死不足惜,只是这玉玺不能落在贼人手中。”说着哆嗦着手从怀里取出一个明黄包袱。 嬴政打开一看,正是自己要急着寻找的玉玺,大喜过望。 赵高边叩头边断断续续地说:“乱臣贼子昨晚突然占据了王宫,奴才就拿着玉玺东躲西藏,遇到嫪毐前来搜玉玺,奴才情急之下抱着玉玺沉入池塘躲藏,待他走了之后才敢浮上来,奴才,奴才以为自己不会有命见到大王了……”说着放声痛哭。 嬴政低头看了看赵高,一身湿漉漉的衣裳,这滴水成冰的季节在池塘里那滋味只怕常人难以忍受,可见他对自己的一片忠心,也颇有些感动,第一次对赵高有了怜悯和同情,温和地说:“不要哭了,寡人这不是回来了?”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赵高,你不负寡人一番教诲,好样的,护玺有功,寡人会好好封赏你。” 赵高听完一阵眩晕,瘦小的身躯扑通一下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速抬到太医院进行救治,寡人要他活!”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秦简2 第五十九章 又见王翦 思诺源 在线阅读

上一篇:秦简2 第七十六章 月光舞蹈 思诺源 在线阅读澳门 下一篇:秦简 第四十八章 致命武器 思诺源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