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简 第四十四章 竞技比赛 思诺源 在线阅读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球队进步速度很快,没几天基本技巧已经完全掌握。 嬴政天赋过人,总是很快就可以从蹴鞠中领悟到一些新东西,每天都有新发现。而且会布阵法,讲配合,连《孙子兵法》都运用其中。 寒芳看着这一切,更加佩服嬴政的天赋。 嬴政把配合技巧、各种阵法给大家逐一详细讲解。让大家先分小组练习。然后再集中训练。没过多久,球队已可以打对抗赛。 经过抽签二十四人正好分成两队。嬴政和成蟜各领一队。寒芳当起了成蟜的参谋和顾问。两队分开练习,几天后进行比赛。 寒芳也开始跟着在鞠城里跑来跑去,指导成蟜的球队训练。要强的她为了体力能跟得上,开始早上起来跑步。 于是庄严的咸阳王宫里,每天天刚蒙蒙亮就会出现这样一种场景:一个衣着怪异的女子,在来回不停跑着,做着一些怪异的动作,还时不时在台阶上像兔子一样蹦上跳下。 寒芳尽全力用心来教成蟜各种方法,深夜还在苦苦研究竞技打法,不为别的,只为成蟜身上有浩然的影子。 寒芳把成蟜当成起初的浩然来对待,把对浩然的歉疚全给了他。一定要协助成蟜打嬴这场比赛!即使输也不能输的太惨。有一点寒芳看得很明白,成蟜的指挥天才比嬴政差得太远了。 寒芳和成蟜渐渐有了默契,成蟜能够很快领会寒芳的战略战术,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已经心领神会。 也不知道嬴政他们那边训练的怎么样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寒芳决定偷偷去刺探一下“军情”。 寒芳悄悄走到嬴政训练队伍的墙外,小心翼翼伸头张望,没看到赵高正挨着墙内站着。 “奴才给韩姑娘请安。”赵高高声喊道,并且规矩地给寒芳行礼。 做贼心虚的寒芳吓了一跳,她知道自己的诡计被赵高这一嗓子戳穿,忍不住狠狠瞪了赵高一眼,暗骂讨厌! 赵高躬着身,毕恭毕敬。 既然被拆穿了,寒芳索性背着手大大方方的走进去。 球场上,十二人分成两队正在进行对抗比赛。 嬴政看见寒芳进来,向她挥了挥手,但是并没有停下。 嬴政在鞠城中龙腾虎跃地奔跑着,他的身后紧紧跟着一员生龙活虎的小将,正是蒙恬。 只见二人以嬴政为主,蒙恬护在身后。嬴政在前面带着鞠左躲右闪,避开来人,蒙恬则替嬴政排开其它的干扰和阻力。 嬴政冲破重重阻力,带着鞠已到了门前,飞脚一射,鞠稳稳当当、毫无悬念的射进球门。 蒙恬在整个过程中和嬴政配合得很有默契,他总是能通过嬴政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领会嬴政的意图。 寒芳看得连连点头。 嬴政在球场上又奔跑了一阵才停下来,朝寒芳跑过来。内侍呈上浸了冰的丝巾,他随手取了块擦了擦汗,笑着问:“来刺探军情啊?” 老是被他一眼看透,真没意思!寒芳背着手,咬着嘴唇翻眼望着天,不作回答。 嬴政一笑:“你这下可是大获丰收,我全部都让你看了。” 寒芳不以为然地回道:“那你不会停下来?不让我看?” 嬴政站着喝了几口茶,笑道:“嗬!你就是探子,我不让你获得些情报,你岂不是很生气?” 寒芳斜睨了嬴政一眼,毫不领情地抢白道:“那是你自己愿意,不怪我!”说着背着手离去。 嬴政看着她蛮不不讲理的样子,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继续组织大家训练。 正式比赛终于开始了,蹴鞠场周围旌旗招展。 嬴政一队人全是黑衣,成蟜一队人全是白衣,和鞠场周围的旌旗一样黑白分明。 以沙漏计时,鼓声响,比赛开始。 黑白分明的两队人,开始争抢一个鞠。 嬴政和蒙恬配合的依旧很默契,把技巧、配合发挥的天衣无缝,蒙恬一直护卫在嬴政周围,抢着球就传给他,二人一体滚滚前进,首先踢鞠进门。 由于嬴政和蒙恬的默契配合,黑队实力显得强一些。 白队由于多了寒芳这个教练,她能够及时给与提醒。只听她不时地大喊:“成蟜,加油!”,“成蟜左边!”,“成蟜换位!快!”“三号、四号跟好成蟜!”偶尔再来些心理战术,干扰一下对方。 所以一时之间,两队踢得不相上下,争得难舍难分。 起初大家体力还都很充沛,只是在抢鞠过程中偶尔有一些轻微的接触和摩擦。 可是到了下半场,体力都渐渐不济,技巧比赛变成了身体对抗比赛,完全是拼体力和耐力。 身体上的接触和摩擦越来越多,有时候干脆控制不住,直接就撞上了,撞得两人同时跌倒;有时候几人同时争抢一个鞠,结果倒了一大片。 场上的人对嬴政和成蟜有所顾忌,不敢真正和他们来身体上的对抗,怕万一因体力不支,控制不住动作,不小心伤了二人,自己担当不起。 除了成蟜和嬴政二人还在真正的对抗,其他的人在对于和二人的对抗时,都开始有所保留,整个比赛渐渐变成了嬴政和成蟜二人的比赛,其他人都是各自护住自己的队长。 现在,是黑对比白队领先一球。 这时成蟜抢到了鞠,带着鞠向黑队球门奔去,一个没留神脚下一滑,摔在地上。他想要站起来,却又摔倒在地上。 寒芳大叫一声:“停!” 场上的人全都停了下来。 寒芳跑过去焦急地问:“成蟜,你没事吧?” 成蟜摇头说:“没事。”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却又大叫一声坐在地上。 寒芳挥挥手,内侍忙跑过来把成蟜扶到场外。 根本没有什么替补队员,寒芳回头一看沙漏的时间快到了,也不容多想抬脚带着鞠,往对方球门跑去。 这下对方球员可傻了眼,他们都知道她是女人,而且是大王的女人。谁敢碰她一点?寒芳所到之处都是象征性的拦一下,就放她过去了。 寒芳带着球已跑到了对方球门近前,嬴政想要拦她,又怕伤了她,只好放她过去。 这时,蒙恬闪身拦在了寒芳面前。 寒芳知道硬过过不去,突然扬声问道:“嗨!蒙恬!你弟弟蒙毅好吗?” 蒙恬猛地一愣,被问懵了。我弟弟和球有何关系?这时候问他做什么?再看寒芳冲自己一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更是摸不着头脑。 寒芳趁蒙恬愣神之际,飞起一脚射门,力道不是很足,球缓缓滚进球门。 沙漏刚好漏沙完毕!时间到! “耶!”寒芳一声高声跳起,嚷着说,“平局!” 嬴政笑着摇头,但是也没有反对。或许平局这个结果是最好的?也正是他想要的! 比赛终于结束,嬴政下令摆宴,让大家好好放松一下。 晚宴上,也不分主次,几案就在鞠城里呈环形摆放,大家围坐在一起。 经过了多天的相处,这些少年早已对这个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大王,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沉稳,干练,平易近人,还总能推陈出新。他们看他的时候,眼睛里全是敬仰的目光。 通过这次蹴鞠,嬴政已经锁定了几个人选,其中最欣赏的就是蒙恬。 寒芳知道自己胜之不武,在庆功宴上,找机会对嬴政低声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谢谢你!你好有度量哦!” 嬴政淡然一笑,为寒芳夹了些菜:“你这段时间也挺辛苦!” 寒芳嘿嘿一笑,扫视众人说:“你看,他们看你的眼神都是仰慕,你现在成了他们的超级偶像了!” “偶像?”嬴政皱眉。 “就是崇拜的对象!”寒芳吃着菜解释。 嬴政淡淡一笑,端坐着夹了口菜道:“在我眼里,他们是秦国的将来,他们会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寒芳欣赏地望着他,有了更多的敬佩……

骄阳下。 一群劲装少年英姿勃发,神采飞扬地站在草地上,等候大王的训示。 嬴政一身劲装更显得生龙活虎,气宇轩昂。他背着手来回走了两趟,把每个人都认真打量了一遍,扬声道:“寡人组织这支蹴鞠队,目的在于强身健体……” 训话完毕,一声号令,大家开始做热身动作。 做完热身,嬴政开始教大家一些基本的动作让大家练习。他无师自通,自己琢磨了几天就琢磨了一些技巧,如拐、蹑、搭、蹬、捻等。他还给一些动作取了名字,如转乾坤、燕归巢、斜插花、风摆荷、双肩背月、拐子流星等。 寒芳越来越佩服这位未来一统天下的秦始皇,他除了有超人的精力和毅力,做事也十分认真十分投入,更也有着非凡的悟性。 白天踢球,晚上嬴政还要大量批阅奏章,他故意把白天安排的满满的,然后告诉吕不韦:“寡人白天没时间,你把奏章放到寡人的御案上,晚上寡人直接盖玺好了,仲父批过了寡人就不必再细看了。” 这让吕不韦很高兴,他喜欢那种独揽大权,权倾朝野的感觉。 到了夜晚,嬴政会在把每一个简牍奏章都细细的看一遍。他会认真思索吕不韦为何这样批复,觉得好的他会记到心里,如果觉得不妥,他会另外再记到竹简上保存好,但是并不把自己的反对意见告诉吕不韦。一切他会等在亲政后再翻回来。现在他只需要做到——忍! 每到深夜,嬴政一想到将来,脸上就会露出得意而诡异的笑容:秦国早晚是我嬴政的天下! 寒芳也换上了男装,挽起了发髻。但她并不上场参与,只是坐在树荫下远远观望。 嬴政在草地上很认真地教给大家每一个动作,他把动作分解开来教,俨然一个专业教练。他偶尔也会回头望望她,每到这时寒芳都故意把脸扭到别处,不愿和他目光对视。 嬴政见寒芳并不是很注意他,或多或少有些失望,但丝毫不影响他教贵族子弟技巧的认真态度和高涨热情。 寒芳不经意目光又停留到了成蟜身上。 成蟜正在认真地练着球技,此时已经是汗流浃背,挥汗如雨。 寒芳看着成蟜又想起浩然,不由愣愣出神。 成蟜练了一会儿,手捧着鞠走了过来,边走边喊:“热死了,热死了!芳!快给我喝口水!”说着跪坐在寒芳身边。 寒芳用手里的小棍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道:“又来偷懒!” 成蟜揉着头大呼冤枉:“我没有偷懒!我可是练了老半天了!抗议!” “抗议无效。”寒芳笑着递过去一碗茶。 成蟜笑眯眯地接过去,边喝边注视着草地上其他练球的人。 寒芳也扫视着草地上的二十多个少年,发现一个少年虽然比别人的个头都矮一些,但是练得比别人都认真,而且学得很快,嬴政只需要教一遍就已经掌握要领,做的动作很规范。 “那个人是谁?”寒芳用小棍指着那个少年问成蟜。 成蟜看了一眼道:“那是蒙武的大公子蒙恬,这里面就他年龄小,才十五岁,可学起来还真快。” 寒芳忍不住又看了几眼,低头看见草地上的鞠,拿起来按了按道:“装草的就是没有充气的好。” “气怎么充?会漏的。”成蟜凑过来说道。 正说着,嬴政解散了众人走了过来,他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湿透。 嬴政来到几案边端正的坐下,喝了几口茶,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芳说把鞠变成充气的,这怎可能?”成蟜回答。 嬴政略一思索,叫道:“赵高!” 赵高一直在月亮门外面站着,听见大王召,急忙从月亮门外面跑了进来,热得脸通红,满头大汗,恭敬地跪在地上:“奴才在。” 嬴政勾了勾食指。 赵高忙跪行几步。 嬴政俯身耳语几句。 赵高叩了个头,躬身向后退了几步,站起来急急跑去。 不一会儿,赵高手里托着一个托盘,大汗淋漓地回来,跪下呈到嬴政面前。 嬴政用两根手指轻轻捏起来,递到寒芳面前:“芳!你看这个行不行?” 寒芳伸手接了过来,托在手上软软的粘粘的,似乎还有点温度,提鼻子嗅了嗅一股怪味,问道:“这是什么?” 嬴政凑在她耳边低声说:“牛的尿泡。” “啊?”寒芳惊得手一抖抛在地上,摊着双手,恶心的要吐,叫道:“牛的尿泡?你怎么不早说?恶心死了!” “咯咯咯……”成蟜在一边咯咯直乐,笑得浑身乱颤。 “你还笑?”寒芳柳眉倒竖。 成蟜忍了一下没忍住,接着笑。 寒芳抬手往成蟜脸上抹去“让你笑!” “哎呀!你怎么能往人家脸上抹?”成蟜忙用袖子擦脸。 “让你笑!让你笑!”寒芳伸手又抹。 成蟜惊叫着躲闪,想要站起来,脚下一滑又跌坐在地,坐着向后退了两步喊道:“哎呀!我不敢了,别抹了……”说着爬起来四处逃窜。 众人纷纷回头观望。 “现在说?晚了!你笑也笑过了!不许跑!”寒芳张着手追赶,二人一前一后跑出了月亮门。 嬴政看着二人嬉笑打闹的身影,表情有些黯然,眼睛里划过落寞。 寒芳把手洗了多遍,感觉手上还有尿骚的味道。哭丧着脸,怪道:“都是你,也不提前说清楚,害死我了!” 嬴政只是歉意地一笑,也不说话。 成蟜仍在不停擦脸,不时提鼻子闻闻,表情痛苦。 赵高在外面探头探脑的往里瞅,犹豫着不敢进来。 嬴政眼角余光瞥见,沉声问道:“何事?” 赵高忙一溜小跑过来,跪下启奏道:“启奏大王,上林苑进贡的贡桃送来了,韩姑娘爱吃桃子,要不要……”他偷眼瞥了瞥寒芳。一次偶然他听大王说起韩芳爱吃桃子,就记在心里,今天贡果一到,立刻来禀报,想借机巴结寒芳。 嬴政喜道:“呈上来!——要拿冰浸了。” 寒芳却毫不领情地把脸扭到一边,不看赵高。 贡桃用银盘呈上,又大又红的贡桃令人垂涎欲滴。 内侍试过是否有毒之后躬身退下。 寒芳凑到嬴政耳边低声说:“蚊子,求你个事。” 嬴政皱了皱眉,“讲”——这是她第一次求他。 “我能不能去看看苏,我想她了。”寒芳眨着眼睛道 “苏?是谁?” “我的好姐妹。”寒芳满脸堆笑,撒娇地晃着他,“行不行嘛?” 嬴政很喜欢这种感觉,却故做严肃,一言不发。 “蚊子……”寒芳继续央求。 嬴政瞥了她一眼,低头去喝茶,淡淡问:“真的想去?” 寒芳用力点头。 嬴政漫不经心地说:“想去就去吧!” 寒芳脸都笑开了花,做了个鬼脸,道:“谢谢大王!” 嬴政看着寒芳顽皮的样子,开怀一笑。 成蟜伸手刚想拿桃子,寒芳啪地一下打在了他的手上,抢过托盘抱在怀里道:“就你好吃!” 成蟜揉着手背,嘟噜道:“你把整盘都抱走,也不知道谁好吃?——哥!你看她,老是欺负我,你也不帮我。” 嬴政笑着白了成蟜一眼没有理会,站起身来高声命令:“接着训练!” 成蟜仰着脸想了想,嘿嘿苦笑一下,然后站起来,颠颠地接着练习。 寒芳抱着桃子自去找苏聊天解闷。 寒芳捧着桃子跟着内侍往后宫走,已经三个月没有见到苏了,马上就要见到她了,心情愉快。 走到兰池宫的偏殿门口,内侍躬身站住:“韩姑娘请,苏姬就在里面。” “苏姐姐!”寒芳快步跑进偏殿。 院子的树下坐了十来个乘凉的姬人,有的下棋,有的假寐,有的凑在一起无聊地说笑……每个人都如画中人一样美丽,但是每个人的脸上也都写满了无聊和寂寞。 她们看见寒芳进来都是一愣。都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眼神里充满羡慕与渴望。她们自从踏进这扇门后,除了大王召见,就再也没有踏出这扇门半步。 假寐的姬人不耐烦睁开眼睛,斥道:“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正是郑喜。 郑喜看见寒芳一愣,问道:“你怎么来了?” 寒芳抱着桃子一仰脖:“我为何不能来?我想来就来。你管得着吗?” “公孙妹妹。”苏站在一个屋宇门口轻轻呼唤。 “苏姐姐!”寒芳丢下郑喜,向苏快步走去 苏拉着寒芳柔柔的问:“你怎么来了?” 寒芳发现屋内远没有外面凉快。问道:“你为何不到外面去乘凉?” 苏低头笑笑没有说话,拿起手边的绣工接着刺绣。 寒芳笑问:“苏姐姐,你在这里还好吗?” “好!大王是翻牌子召人侍寝……” 寒芳打断她的话:“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生活的好不好。” “好!吃得好穿得好!”苏头垂得更低,继续忙刺绣。面色苍白。 寒芳把银盘放在几案上,挨边儿坐下问道:“你在绣什么?” “闲来无事,绣条腰带,马上就要绣好了,只差几针了。”苏用牙把丝线咬断:“妹妹看看,可好?” 寒芳接过来看看, 由衷地赞道:“漂亮,真漂亮!不过好像是男人的腰带哦?” “也不知道大王会不会喜欢。”苏美丽的大眼睛光芒一闪,全是爱意。 寒芳心里替苏哀伤。安慰说:“大王一定会喜欢的。” 苏浅笑。 寒芳想起了兰儿。王活着,这些女人是在企盼和寂寞中度过;王死了,这些女人是在空洞和哀伤中度过;更可悲的是有的女人还要去殉葬! 忽然觉得屋内闷得透不过气来:“苏姐姐,屋内太热了,我们出去吧。” “不,还是不要了!”苏面露难色。 “为什么?”寒芳拉着苏走出屋外。 二人刚到屋外,外面的人都吃惊的看着。 寒芳莫名其妙。苏惶恐地低着头,不敢抬起。 郑喜怒目瞪着苏。 苏拉拉寒芳,低声道:“妹妹,我们回屋吧。” “干吗要回去?这里多凉快!”寒芳反问。把苏按到石凳上。 “谁让你坐这里的?”郑喜质问。 “我愿意坐哪里坐哪里,你管的着吗?”寒芳毫不示弱。 “不许你坐这里!”郑喜拍石案而。 寒芳淡淡地说,“这里又不是你家的院子。谁想坐谁坐!” 郑喜仰起脸,傲慢地说:“这个院子就是我说了算!” 寒芳坐在石凳上悠然反问:“凭什么?” 郑喜命令苏:“你告诉她。” 苏低声对寒芳说:“她已经被大王封为世妇。” 寒芳故意问:“世妇是什么?” “你!”郑喜气的脸色煞白。 苏轻声解释:“是大王后宫的品秩,这个院子里只有她有。” 寒芳笑道:“那是那是,这里就她长的像这个桃子。不封她封谁?” 郑喜看看白里透红的水灵灵的桃子,面现傲色。 寒芳一笑接着道:“她的脸象我的桃子一样毛茸茸的。” 旁边好几个人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郑喜气得浑身颤抖。她一向自负,觉得自己哪里都美得无以伦比,就是美中不足身上的汗毛略重。 仗着有封号在院内大呼小叫。院子内的人也都怕她三分,不敢惹她。 今天,寒芳当着众人的面公然损她,直接揭了伤疤,还有人偷笑。她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厉声喝斥:“公孙秀!你!你,你个不男不女的人,敢挖苦我?”声音尖锐刺儿。 寒芳故意掏掏耳朵,转身对苏说:“你听见了吗?一个人不会说人话,听不明说什么。” 苏已经吓得脸煞白,连连央求寒芳别在说了 郑喜气得七窍生烟,抬手向寒芳扑来。被众人拦住 寒芳撸起袖子说:“想打架。好呀,来呀!” 郑喜破口大骂,越骂越难听。 起初,寒芳还当看跳梁小丑一样看着郑喜,可是听郑喜越骂越出格,忍无可忍一只脚踩在石凳上,一手按着石桌,和她对骂起来! 众人有的劝;有的看热闹;苏在一边急得直哭。 两人正在对骂,一个内侍匆匆跑了进来。 躬身禀报:“韩姑娘,晚膳时辰就要到了,大王召您回去。” 寒芳正在气头上,脚踩在石凳上,头也不回的一挥手,吼道:“告诉他,我在吵架没时间!” 内侍苦着脸,这样的话,他如何敢回? 一群姬人也是目瞪口呆,她们刚才听得分明,内侍称她为韩姑娘!这是宫内所有人都知道、都嫉妒的一个称呼。 寒芳突然好像明白过来。扭头问内侍:“你刚才说什么?” 内侍忙躬身答道:“晚膳时辰就要到了,大王召您回去。” 寒芳把脚从石凳上放下来说:“我知道了。”突觉这架吵得十分无趣。 郑喜指着寒芳面带惊慌:“你……你……”已经说不出话来。得罪了她让大王知道了,那还了得?她再告一状,那不是完了? 寒芳吵了一架,多日的憋闷也发泄的差不多了。遂吐了口气对郑喜一笑道:“谢谢你,吵了一架舒服多了!” 郑喜傻了,不明白她是何意。 寒芳替苏擦擦眼泪:“苏姐姐,哭什么?可以把你绣的腰带给我吗。我愿意代劳。” 苏破涕为笑,进屋取出腰带。 郑喜还是不放心地望着寒芳。 寒芳笑笑:“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放心吧!——只是以后不要再欺负别人了,谁都不容易,和和睦睦过日子多好。” 郑喜笑得勉强。 用完晚膳。 寒芳笑眯眯的看着嬴政。 嬴政连眼皮也没抬一下,说:“如此表情看我,一定有事。” “聪明!”寒芳一打响指,然后故意压低声音神秘地说:“我有件东西送给你。” 成蟜也把头伸过来说:“我也要听。” “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寒芳白了成蟜一眼。 成蟜不甘心地坐到一边,低头喝茶。 嬴政不说话,只是淡淡地品茶。 寒芳把腰带递给嬴政,说:“送给你!” 成蟜惊呼:“我也要!” 寒芳给了他一个爆栗:“说了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成蟜揉着头愤愤不平。 “你绣的?”嬴政惊喜。 “我哪有这水平?”寒芳不好意思地说。“我的好姐妹,——苏绣的。” 嬴政把腰带撂到几案上:“不是你绣的,不要!” 寒芳忙在蒲垫上移了移,往前凑了凑:“这么好的腰带不要?” 嬴政挑着眉毛,垂着眼皮自顾自去喝茶。 寒芳眼珠一转,拿起腰带,硬往嬴政腰上系。 “你干什么?” “哎呀!收下嘛!”寒芳央求。 嬴政淡淡一笑,任凭寒芳在他腰间忙活。看系的乱七八糟的腰带,撇嘴:“就系成这样?” 寒芳眯着眼睛笑得很甜。 嬴政故作无奈的道:“礼送完了,说正题吧!” 寒芳吐吐舌头,道:“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我想走走你的后门。” “后门?”嬴政不明白。 “哦!也就是想让你行个方便。”寒芳笑得更甜了。 “我还是还给你吧!”嬴政作势要取腰带。 “别嘛。蚊子!”寒芳按住嬴政的手,又开始撒娇。 嬴政要的就是她这种撒娇的感觉,表面不动声色地问:“什么方便?” 寒芳立刻说:“我的好姐妹苏!” 嬴政皱眉,他向来不喜欢后宫邀宠,讨封号。心生厌恶。沉声问:“是她叫你来这么做的?” 寒芳眨眨眼睛:“不是呀。不过她知道。”她以为指的是送腰带一事。 “你来给她讨封号?”嬴政心里更不痛快。 “封号?什么封号?”寒芳一脸迷茫。 “那你要什么方便?”嬴政也糊涂了。 寒芳瞪着眼睛迷茫地说:“我想能经常去看苏呀,能不能不用每回都给你请示?” 嬴政笑了,知道自己误会了。独特的她岂是如此世俗?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秦简 第四十四章 竞技比赛 思诺源 在线阅读

上一篇:秦简2 第七十一章 巫山云雨 思诺源 在线阅读 下一篇:秦简 第五十一章 无间风云 思诺源 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