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三
分类:小说

对“诸城经验”的肯定是决策层对国有企业改革思路的一次战略性大调整,在某种意义上,这标志着开始于1978年、以机制改革为主题的国有企业改革运动的终结。一些经济学家据此提出了“抓大放小”的新改革方针,那些没有竞争力也无关国计民生的中小企业将被“放掉”,政府将主抓那些有成长潜力、具备资源优势的大型企业及盈利能力强的产业。事实上,吴敬琏之所以被点名同行,正是因为他在1995年的最后一期《改革》杂志上发表了《放开放活国有小企业》一文,明确提出“放小”很有可能成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一条新路,这一思路与他的老同事周叔莲在三年前提出的“重点扶持、其余放活”主张一脉相承。根据有关部门的统计,当时全国有32万家国有企业,列为大中型国有企业的有1.4万家,其余都是中小企业。在“抓大放小”的战略被确立后,从1993年起在东南沿海一带暗潮涌动的地方国营及集体企业的产权清晰化试验开始浮出水面。企业变革进入一个全新的、以所有权改革为主题的时期,各种悲喜大戏即将一一上演。 “抓大放小”的战略,看上去很容易理解,执行起来却绝不容易。譬如“抓大”,抓哪些大,如何抓,都是难题。在1996年,当这个战略刚刚被提出来的时候,“抓大”是跟火热蓬勃的民族企业振兴运动结合起来的,它的背后有一个光芒万丈的“500强梦想”。 正如我们在之前已经描述过的,国内市场的繁荣及新兴企业的集体胜利,让中国的企业家们第一次信心爆棚。他们突然发现,原来世界并非原来想象中的那么遥远,那些不可一世的跨国公司似乎并非不可追赶。于是,进入“世界500强”在这一年成了企业家共同的梦想。 “世界500强”是美国《财富》杂志的一个排行榜,它以销售额和资本总量为依据对全球企业进行排行,每年10月准时公布。1989年,中国银行成为第一个出现在“世界500强”排行榜的中国公司。但是在当时,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评选,企业家们也并不在意,每年数百亿美元的销售额对他们来说遥不可及。1995年,《财富》杂志首次将所有产业领域的公司纳入评选范围,也正是在此刻,中国的新兴公司第一次将进入“世界500强”作为自己的目标。1995年底,张瑞敏第一次明确提出,海尔要在2006年进入“世界500强”排名,当年海尔的销售额是“世界500强”入围标准的1/18。随着海尔的高调宣示,.在随后的半年内至少有近30家左右的公司提出了自己进入“世界500强”的时间表。曾有人这样评论:进入20世纪90年代中期,每年一度的“世界500强”排行榜像工商界的奥运会,吸引着来自东方的炽热目光。渐渐地,“世界500强”变成了一种图腾,深深地植入中国企业家的“集体无意识”之中。 被“世界500强”的梦想所吸引的不光是企业家,与这股高昂气势相呼应,中央政府和学术界也同时形成了一个乐观的共识,那就是,“抓大”就应该全力扶持那些从市场中冲杀出来的企业,把它们尽快地送进“世界500强”。进入“世界500强”成了一项国家经济目标。①张维迎曾评论说,“中国是唯一把进入500强作为政府方针的国家。”2005年,经济学家钟朋荣在评论德隆事件时也反思道,“很多企业界的骨子里就是要让自己的企业早早地进入“世界500强”,看来,500强情结已经给许多企业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秋天,国家经贸委宣布,未来几年将重点扶植宝钢、海尔、江南造船、华北制药、北大方正、长虹等6家公司,力争使它们在2010年进入“世界500强”。这6名“种子选手”成为冲刺“世界500强”的国家级先头部队。其中,江南造船厂是一家百年老厂,创办于洋务运动期间,是中国最大的造船企业。华北制药厂是建国后新建的最大制药企业,其他的四家企业则都是改革开放后新兴起来的企业,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具有国有资本的背景,在市场竞争中证明了企业的竞争能力,还有一个杰出的企业家。在中央政府确定了“国家队”之后,各省应声而动,纷纷开出自己的扶持名单,宣布将在若干年内将它们送进“中国500强企业”,而各地市则相应地提出了打造“省级百强企业”的构想。①在这种设想下,各地出现了由政府出面将若干家企业归并在一起“造大船,出远洋”的热浪,其中最轰动的联合重组新闻发生在浙江省杭州市。该市将当地生产洗衣机的金鱼公司、生产冰箱的东宝公司、生产电风扇的乘风公司和生产冰柜的华美公司四合为一,重组成资产规模达28亿元、销售额跃居全国家电六强的金松集团。这起重组筹划于1996年,成型于1997年8月,2000年6月,因整合乏力,金松集团解体。国家各部委也纷纷提出了所在领域里的扶持名单,例如,国家轻工总局就公布了全国68家“争创国际名牌优势企业”名单,其战略目标也是“10年内力争扶持中国轻工企业进入‘世界500强’”。就这样,围绕着500强的目标,一个由上而下的“抓大战略”渐渐成型了。

20世纪90年代,很多企业家都在畅言将企业做大,甚至扬言在三到五年进入世界500强企业,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毫不夸张地说,进入世界500强是一代中国企业家的梦想。

回顾历史,1996年,当“抓大放小”的国家战略刚提出来时,一些眼光敏锐的企业家开始把“抓大”与火热蓬勃的民族企业振兴运动结合了起来,这些企业家在实施“抓大”战略时,把目光盯在那个光芒万丈的世界500强梦想上。

由于中国国内市场的繁荣及新兴企业的集体胜利,曾经自卑的中国企业家们突然发现,原来进入世界500强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遥不可及,那些不可一世的跨国企业并不是不可赶超的。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入世界500强成为当年诸多中国企业家共同的梦想。

世界500强是由美国财经杂志《财富》发布的一个排行榜,主要以销售额和资本总量为依据,对全球的企业进行排名。

中国第一个出现在世界500强排行榜上的公司是中国银行。在改革开放没多久,当时的企业家们没有多少人清楚《财富》这个杂志的评选标准,也没有多少企业家真正地在意,因为每年数百亿美元的销售额对这些企业家而言无疑是遥不可及的。

其后的变化让中国企业家开始集体亢奋:第一,1995 年,《财富》杂志首次将所有产业领域的公司纳入其评选的范围。第二,中国国内市场的繁荣及新兴企业的集体胜利让企业家们看到希望。

1995年底,海尔集团CEO 张瑞敏第一次明确提出,海尔要在2006年进入世界500强。张瑞敏提出这个目标时,海尔的销售额仅仅只有世界500强入围标准的1/18。张瑞敏高调宣示把进入世界500强作为战略目标后的半年内,至少有近30 位企业家明确提出进入“世界500 强俱乐部”的具体时间表。

在那个喧嚣和浮躁的年代,进入世界500强就犹如一场奥林匹克运动会竞技赛。曾有专家因此评论说:“进入20 世纪90 年代中期,每年一度的世界500强排行榜像工商界的奥运会,吸引着来自东方的炽热目光。”渐渐地,世界500 强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无疑是一种图腾。

被世界500强的梦想所吸引的不光是企业家,与这股高昂气势相呼应的是,中央政府和学术界也同时形成了一个乐观的共识。“抓大”即应该全力扶持那些从市场中冲杀出来的企业,把它们尽快地送进世界500强。进入世界500强因此也成了一项国家经济目标。北京大学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维迎因此评论道:“中国是唯一把进入世界500强作为政府方针的国家。”

在这样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高歌猛进的集结号吹响了。在进军世界500强的号角里,有的企业因此而成为真正的世界500强,有的企业因此而倒下。2005年,经济学家钟朋荣在评论德隆事件时也反思说:“很多企业家的骨子里就是要让自己的企业早早地进入世界500强,看来,500强情结已经给许多企业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后来的事实证明,钟朋荣的判断是正确的。世界500强情结让很多企业倒下,这主要是因为很多企业家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而迷失自我,最终在奔向世界500 强的道路上轰然倒塌。事实证明,当初创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创业者往往就被一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开始大规模地冒进,只知道做大,而失去了踏踏实实地做强的初衷,等到幡然醒悟时却为时已晚。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这样的做法值得创业者警醒。在很多场合下,马云告诫创业者说:“创业者不能刚创业,就希望迅速做大。”在马云看来,初创企业应该是“生存下来”,将初创企业做好,而不是做大。

在《赢在中国》第一赛季晋级篇第三场中,马云点评创业选手说:“生存下来的第一个想法是做好,而不是做大。”马云说道:“每个成长型企业都会碰到成长中的痛苦,几乎所有以销售为导向的企业都会遇到先求生存后求发展的问题。一旦生存好了之后就忘记了自己是为了生存。初创企业都希望迅速做大做强,但生存下来的第一个想法应该是做好,而不是做大,这是我们这么多年走下来的经验。”

先做好,而不是先做大,这样的观点得到了《家族企业》印证。2006 年,美国《家族企业》杂志发布了“全球最古老家族企业榜”。该榜显示,这100家长寿企业的专业性或者专一性非常强。如金刚组,该企业是“全球最古老家族企业榜”的冠军,至今有1400多年的历史,一直从事着寺庙的建设与修缮。金刚家族第40代堂主金刚正和说:“我们公司能生存这么久其实没有什么秘密。正如我常说的,坚持最最基本的业务对公司来说非常重要。”

金刚组这个企业给创业者的启示是,先做好,而不是做大。在《赢在中国》现场点评参赛选手时,马云告诫创业者不要贪大求多,重要的是做精做透。马云说:“先把自己沉下来,踏踏实实做一个小公司。至于企业多元化发展问题,必须根据本企业的实际情况而定。”在马云看来,只有做精做透,才可能做大,否则就如同一座地基不牢靠的大厦,倒下也只是时间问题。

创办于公元578年的金刚组,大名远播世界,它是一家日本建筑公司,而且这家公司的历史非常悠久,拥有1439年的历史,是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的家族企业。在1955年,金刚组转以有限公司的方式进行经营,由于涉足房地产开发,陷入经营困境,在2006年1月,新金刚组放弃地产建设的业务,转回建设寺庙的老本行。

在这1435年的历史中,金刚组尽管为了生存而转型,但是最终还是转回老本行。资料显示,位于日本大阪的四天王寺,被视为日本飞鸟时代的代表建筑,经历七次破坏,屡被修补,至今香火鼎盛。而金刚组的历史就是从建造四天王寺开始的。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1

公元578年,日本敏达天皇六年,日本用明天皇的皇子圣德太子为庆祝灭掉当时的废佛派执政官物部守屋,祈求法神四天王庇佑佛法及信众,于是下令修建四天王寺。

兴建四天王寺需要有最尖端的技术。圣德太子下令从韩国百济招请匠人柳重光,兴建四天王寺。远在朝鲜半岛的金刚组鼻祖柳重光作为技师被委以重任。在日本书纪中,就有“为建难波之寺,自百济国招来造寺工匠”的记载。

在金刚组的发展历史中,主要业务还是以建造佛寺为主。在公元607年,金刚家族设计并建造了法隆寺,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日本木造建筑的高峰。这也让金刚家族名声显赫。四天王寺和法隆寺的构筑施工方法至今还在沿用。其设计和建造方法都记录在金刚组《施工方法汇编》一书里。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2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三

上一篇:【澳门金沙网站多少】推荐吴晓波《激荡三十年 下一篇:跨国公司突入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成品油零售市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