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四
分类:小说

除了把现有的加油站收入囊中之外,中石油和中石化还以国家利益的名义实施了两大垄断性战略。一是获得了新建站点的垄断资格。2001年6月,国家经贸委等三部委下发《关于严格控制新建加油站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今后各地新建加油站将统一由中石化和中石油两大集团负责。这个严控政策曾经引起了地方政府的不满,就在通知下发20天后,浙江省嘉兴市就发出了一个政府批文,批准在当地新建24座加油站,其中18座是由两大集团以外的投资商建设。,此文当即引起石油主管部门的反弹,引发出一场不大不小的争吵。媒体的分析一针见血:在经贸委的通知之前,各地都有建设加油站的权限,而“严控”之后,税收主要归了中央,地方少了一块财源,自然会有反弹。二是对民营油田进行大规模、强制性的收编和排斥。90年代中后期,民营资本已经渗透到石油开采领域,在陕西、新疆以及吉林等地,民营业主通过“联合经营、承包开发”的方式从事采油业。这些油田都是开采成本较高、规模甚小的小型油井,有的甚至是国营油田弃而不采的“废弃油井”。这些私营业主的存在被认为是扰乱石油市场秩序和制造环境污染的源头。于是,收编和整顿成为一个战略性的措施。《中国企业家》披露过一个很能说明实际情况的事例。位于新疆库车县的依奇克里克油田是中国首片废弃的整装油田,从1958年起,经过近30年的开采,共打井286口,累计生产原油90余万吨。由于油田原油产量逐渐减少,近于枯竭,被中石油塔里木油田分公司认定不具备工业开采价值,归为“废油井”。1998年,中石油撤出依奇克里克油田,很快,一家叫金禾的民营企业进入油田,它与地方政府达成合作意向,在近300口废弃油井采油,每年竟可出油4万吨左右。金禾在“废油井”采出油来,让中石油颇为不悦,塔里木油田分公司多次向自治区政府反映,状告库车县政府与金禾公司的合作是越权经营油气资源开发行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侵犯了中石油的探矿权。跟发生在嘉兴的加油站事件一样,石油公司对油田的垄断同样引起了地方利益的反弹。2002年7月,中石油向国家经贸委递交报告,反对陕西省政府提出的将陕北私营油田进行省内重组的方案。报告称陕北地区的私营以及县级钻采公司乱开滥采,伙同私营的油老板抢占中石油下属的开采面达9000多平方公里的油田,双方10年间多次发生纠纷,引发150多起群体冲突事件,导致多人伤亡。而陕西省经贸委也向国家经贸委递交了报告,辩称当地的石油开发已经走上了科学、规范、有序的轨道,以当地的石油公司、现代中国的第一个油田—延长油田为主体的地方石油企业有能力合理开发油田。陕西省的报告还称,中石油利用国家资源管理机制和自身便利条件,抢先登记了陕北地区的绝大部分石油资源,甚至将延长油田的地块又登记到自己名下,造成资源闲置,没有进行实质性开发。报告说,离开了石油,陕北的地方财政将重新陷入困境。在实现了对油田资源和销售渠道的双重控制之后,中国的两大石油公司则加快了海外上市的步伐以及与全球寡头石油公司的合作。2000年4月,中石油在香港H股上市。10月18日,中石化在香港、纽约和伦敦三地证券交易所上市,2001年7月继而在国内A股市场成功发行28亿A股,成为中国股市上最大的蓝筹股。据透露,在股票发行前,中石化高层曾三次拜会香港的华人首富、和黄集团主席李嘉诚,后者“受诚意感动”当即决定购买1亿美元的中石化H股股票。中石化股票的发行价在当时引起过一场争议,该公司发行167亿股H股的时候,价格为1.6港元,而发行A股的时候则定价为4.22元,A股是H股的2.48倍,这种内外有别的做法引起股民很大的争议。在上市过程中,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海外战略投资者都是以定向募集的方式进行的,除了香港的李嘉诚家族、美国“股神”巴菲特以及高盛投资之外,还有全球最重要的石油巨头,其中,埃克森美孚、壳牌以及英国石油公司集团一起成为中石化的战略投资者。三家购买中石化全球发售股票的一半,BP还以战略伙伴身份斥资6.2亿美元购买约35亿股中石油股票,占当时流通股的近20%。据财经观察家叶檀的计算,到2007年3月,中石化H股的价格为6.3港元,相当于为海外投资人创造了100亿美元的财富。在某种意义上,这些海外投资人成为分享中国改革成果的最大获利者之一。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在其他油田的民营采油者受政策约束而不得不却步的情况下,吉林油田的民营采油者却仍然享受着油出钱进的生活,在国际油价大幅上升的背景下,他们的日子更滋润了

“闻到了吗?这可是钱的味道!”3月23日,徐文俊站在一个新钻油井的边缘,双手捧起一把刚从“磕头机”管口涸涸往外流出的石油,兴奋地叫喊着。

徐是香港亿阳实业公司的一名采油作业经理,他负责开采的吉林油田“民114”区块总面积超过120平方公里,据称拥有超过4000万吨原油的探明储量,是迄今为止国内民营企业获得的最大的油田区块。

在地处松辽盆地号称国内第八大油田的吉林油田,类似现象并不少见。由于当地石油管理部门对部分油田区块实施特殊的合作开采政策,民营资本通过各种方式进入国有石油公司所属的区块上采油,多年来已经成为当地一种普遍现象。

在吉林油田总部松原这个只有十几万人口的小城市,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投资者前来淘金。每到晚上,市区数家设施豪华的星级宾馆里住满了各地的石油投资者们,这些“油老板”以东北本地人居多,浙江和陕西的商人也不少。

据记者从吉林油田公司合资合作部获得的一份材料,目前聚集在吉林油田公司周围的民营石油公司已有41家。2005年,这些企业开采的原油达到100万吨占吉林油田当年550万吨原油总产量的近20%。

一夜致富

“很简单,只要你有钱,几个人合伙找当地政府批个井位,就可以打井采油了。”魏连军在将一杯“五粮液”一口饮干后,吐着酒气对记者说。

今年38岁的魏连军身家已过千万,这得益于他在吉林油田区域内拥有的两块小型油田的收益。

由松原驱车往东80多公里,过松花江,便是魏连军的“民47”区块的边缘部分。这块面积30平方公里油田的表面由松花江河流改道时冲积而成,站在隆起的河道向下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接一排的旧式“磕头机”,数辆收油车徐徐穿插其中。

[page_break] 魏告诉记者,他的两块油田加起来面积达到48平方公里,目前仅开采了1/3的面积,每年的采油量就超过了9000吨。

承包国有石油公司放弃的边缘油田,然后找投资者合作开发,是魏连军的致富秘诀。

与新疆克拉玛依、陕西等油田一样,由于地质构造复杂,作为中国最早开采的产油区的吉林油田公司在长期开发过程中,遗留了一大批低渗透度和低丰度油田,这些油田在石油系统内部被称为“低品位”油田。

由于开采成本过高,“低品位”油田一直被吉林油田公司视为“鸡肋”。从1997年开始,吉林油田公司就不断将旗下“低品位”油田区块统一纳入中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名单下对外招标,寻求外资合作开发。

2001年,吉林石油把位于松花江附近的6个低品位油田区块面向社会招标。此时,身为吉林油田某采油厂副厂长的魏连军看到了机会。他马上借钱成立了一家名为顺伟的石油开发公司,中标其中的两个较为优质的区块。

按当时签订的合作内容,魏拥有这两个区块为期30年的合作开采权。在合作的前10年,他开采的原油15%交给油田管理部门,剩下85%按国际原油价格和吉林油田公司进行结算,合作期的后20年,双方按50∶50的比例进行分成。

之后数年,由于缺乏资金,魏连军一直没有开采这两块油田。直到2003年底,油价涨到35美元 / 桶,魏和一个温州商人合作,当上了油老板。在头一个月的时间,就成功掘出了5口油井。2004年中,又掘出20多口油井,这些油井产生的收益让他迅速发达。

“上个月我又打了4口油井,其中一口每天能出7吨原油。你可以想想,我一天都能挣多少?一般每口井每天有一吨半油就保住本钱了。”魏又猛喝了一口酒,眉飞色舞地说。

魏连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松辽盆地油气藏较浅,通常平均在1000-1400米之间,打一口井只需投资约70万-80万元左右。按一口产量中等的油井每天出油3吨、每吨原油售价4000元计,每天收入可达12000元。除去开支,每口井每年产生的利润至少有100多万元。

“再低效的油田,在现在的油价下,也比做其他行业赚钱,只要能拿到油田,绝对赚大钱,最好的是有些老井,不再需要钻井,只要一维修便能出油。”魏连军说。

魏连军通过石油致富的故事不过是这几年吉林油田众多“油老板”中的一个缩影,由于进入时间早,许多采油者短短数月内便一夜暴富。

“登堂入室”的民营采油者

在吉林油田掘金的民营企业中,除了魏连军这类小老板之外,还藏着一些大家伙。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四

上一篇: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三 下一篇: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四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