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四
分类:小说

8月28日,多空双方到了决战之日。这一天是香港恒生指数期货8月合约的结算日,国际炒家们手里有大批期货单子到期必须出手。当日,炒家抛盘疯狂,港府照单全收,港市动荡如骇浪中的一叶扁舟,成交额创下日成交量的历史最高纪录。下午4点整,收市钟声响起,恒生指数和期货指数分别稳坐7829点和7851点,索罗斯集团一败涂地。曾荫权当晚宣布:在打击国际炒家、保卫香港股市和港币的战斗中,香港政府已经获胜。在两星期的托市行动中,中方投入资金1637亿港元。张五常教授用他惯有的语气评论说:“做衍生工具交易的,没有一家背后有无穷资本支持。假如是那样,你就肯定赢,但也没人敢和你做对家。中国政府在金融大鳄阻击港币汇率时放话力挺,最后那些投机的炒家被吓跑了。”为了捍卫人民币不贬值,朱基其实承担了空前的风险和压力。受金融风暴影响,一向形势不错的出口增长率出现下降,国内商品库存猛增,消费需求严重不振。6月份,长江流域又遭受百年一遇的大洪水,29个省市受灾,HYPERLINK"http://articles.gourt.com/zh/http://articles.gourt.com/zh/死亡"死亡4150人。直接损失2551亿元。当时,全球舆论几乎异口同声地宣称:人民币如果不贬值,中国经济将举步维艰。然而,朱基用自己的方式证明了中国经济的独立性和独特性。在当时的局势下,欲扭转经济的下行趋势和消费过冷现状,唯一的出路是目光向内,启动内需。当时全国居民储蓄已高达5万亿元,只要把这部分消费能力释放出来,经济复苏或可迎刃而解。于是,朱容基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策——催热房地产。在过去的几年里,为了防止通货膨胀,他一直对房地产市场有可能出现的投机行为颇为警惕,采取了抑制发展的政策,而如今在他看来,能够让老百姓大把大把地掏出钱来购买的商品,唯有房子了。1998年1月,地产业的标志性人物王石突然接到通知,让他从深圳速赴北京,有中央领导人想要接见他。当他赶到北京的时候,才知道那个人居然是朱基总理。王石后来回忆说,“朱总理向我询问了对房地产的市场走势和看法。”日后看,这是一个很有意味的细节。早从上年开始,国务院已经开始对房地产“松闸”。开春,国家计委和财政部取消建筑行业的48项“不合理收费”。4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以“特急件”的方式将《个人住房担保贷款管理试行办法》发往各商业银行,宣布即日起执行:贷款期限最长可达20年,贷款额度最高可达房价的70%。7月份,又将原来的6%契税、3%典契税和6%赠与契税,合并为3%~5%的契税。这些措施已经逐渐在唤暖市场。到1998年7月,国务院做出重大决定,党政机关一律停止实行了四十多年的实物分配福利房的做法,推行住房分配货币化。福利分房政策的取缔,让住房市场化的空间大大拓宽。几乎就在同时,国务院出台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明确要求“加快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住房供应体系”。中国人民银行则颁布了《个人住房贷款管理办法》,规定了住房贷款有等额本息和等额本金两种还款方法,允许商业银行开展住房按揭贷款的服务。为了表示鼓励,央行还特意安排了规模为1000亿元的住房贷款指导性计划。这一系列配套政策的出台,特别是允许按揭贷款和取消福利分房两大措施,直接刺激了房地产业的复苏,中国开始了长达十余年的地产热,无数财富故事在这个领域中演绎。由于房地产业有广泛的关联度,特别对钢铁、水泥等资源性行业有很大的带动性,因而也确实起到了复苏经济的作用。复旦大学教授张军日后评论说,“这个政策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改善市场需求的转折点,其效应持续10年。消费信贷刺激了家庭的住房需求,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则释放着持续的投资品需求。大量的企业也就是在这之后开始进入投资扩张时期的。由于投资旺盛,整个经济对于上游基础部门的能源和原材料的需求保持了持续的增长,这为大量地处上游的国有企业提供了有利的市场环境。”在1998年,政策的大拐弯对房地产消费的启动效应竟是那么明显。上一年,“万通六兄弟”之一的潘石屹搞“单飞”,他买下位于北京东三环口的红星二锅头厂老厂址,想要开发一个名叫现代城的商住楼盘。他很有创意地想出了一个SOHO的新地产概念,意思是“小型办公,居家办公”,楼盘设计得也很时尚,是当时京城少有的简约风格。为了贷款,他想尽办法找到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的当地支行行长,酒酣耳热间,行长对他说:“我们有政策,规定不能与私人企业家见面。我们支行在1954年时给私人农户借钱去买驴,结果你知道怎样吗?他们没有还钱。”潘石屹听到这里也明白行长的态度了,一时头大如斗。楼市清淡,SOHO现代城推出后一直销售委靡,潘石屹特意请来曾经创办过香港最大房地产代理公司利达行,并已转战北京楼市多年的邓智仁出任项目的总策划。邓智仁使尽了百般手段,SOHO现代城的广告和新闻日日见报,但是消费者的心就是热不起来。到1998年11月,邓智仁终于失去了耐心,跟潘石屹大吵一场后,心灰意冷地弃“城”而去。这个月,正是北京房地产销售的淡季,潘石屹在公司内部除了天天喊口号,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新招来。就在这时,“风水”突然变了。从11月20日开始,现代城的销售嗖嗖地上去了,最高的一天,卖了17套,成交额一下子就是3000万元。这离邓智仁弃现代城而去还不到20天。潘石屹们的好日子就这样凭空而降了。

刚回归之后的香港,迎来空前考验作者:要参君 来源:互联网热点在金融市场,不存在道德的问题,只有对错。金融市场不属于道德范畴,因为在这里道德根本不存在。——乔治•索罗斯部分资料来源微信公号:馒头说,致谢!8月5日...

刚回归之后的香港,迎来空前考验

在金融市场,不存在道德的问题,只有对错。金融市场不属于道德范畴,因为在这里道德根本不存在。——乔治•索罗斯

部分资料来源微信公号:馒头说,致谢!

8月5日夜间,港毒分子来到香港尖沙咀天星码头,再次扯下五支旗杆上的国旗,并将之扔到海里。

当五星红旗坠落的那一刻,台下叫好之声雷动全场。

这一幕,实在令人痛心。这些20岁左右的港毒,他们在横行街头的时候,或许根本不知道,曾经“民主”世界的金融资本投机集团要致香港于死地,而恰恰他们看不起的祖国却出手相救。

这群蠢猪并不知道,若非那面“五星红旗”的倾力相助,香港,这颗倾世繁华的东方之珠,在21年前就已湮灭在金融史的尘埃中……

1998年8月5日,星期三。

史书喻为世纪之战的“香港保卫战”,正在拉开惨烈的帷幕。而狙击香港的金大鳄,则是美国人乔治.索罗斯。

乔治•索罗斯的大名,读者应该是如雷贯耳。犹太人出身,货币投机家,资本大鳄,其身家比联合国中42个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还要高。

1992年索罗斯狙击英镑,净赚20亿美元,1993年登上华尔街富豪榜榜首,一时间名气暴涨,被媒体包装成神话。

当索罗斯越像个神明,他的话越有影响力,越有影响力,他越像个神明。无论他造谣还是传谣,都能引发特定人群,特定地区产生反应,甚至危机,比如银行挤兑,股市波动。

时间来到1997年,这时的泰国及东南亚金融市场肥猪已成,是时候宰杀了!索罗斯开始狙击泰国金融市场,调集大军再次进攻泰铢,引发泰国外汇市场、证券市场大乱。

整个狙击泰铢过程中,伴随着铺天盖地的舆论渲染,精准的时间点进出,普通市民和泰国政府被玩弄于鼓掌之间,快速,凶残,无情。

紧接着,印尼、菲律宾、韩国等国金融市场也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尸山血海、一片哀鸿。日元也开始下跳,日本四大证券公司之一山一证券倒闭。

但索罗斯没有满足,他将金银财宝装入麻袋后,开始将目光投向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香港!

山雨欲来风满楼,整个香港,被可怕的魔霾所笼罩。

1997年7月中旬到10月23日,索罗斯们陆续抛售465亿港元。

1998年1月16日,国际炒家抛空310亿港元。

1998年6月17日,炒家沽空78亿港元

港币这三次遭到大量投机性的抛售,使得港币汇率受到冲击,恒生指数和期货市场指数下泻4000多点,市场极度恐慌。

1998年8月5日,卷土重来的索罗斯,又带着最强的人马和火力而来,从货币、外汇、股票和金融衍生品四大市场,同时向香港发起立体进攻,誓要一战终结香港。

索罗斯步步紧逼,市场上谣言四起,所有人对香港股市都不看好了,有不少散户都开始跟着抛售。

8月10日,恒生指数跌破股民7000点心理大关。

8月11日,恒生指数突破6800点。

8月12日,恒生指数跌破6500点!

谣言再次席卷而来:恒生指数跌破4000点指日可待。

一旦恒生指数跌破4000点,就意味着整个香港的财富蒸发三分之二,几乎每个香港家庭都会破产。

东方之珠命悬一线,整个香港一片哀鸿,不少港人受不了财富蒸发而轻生!当时香港媒体的标题是这样的:

东堤小筑一度假屋 一对男女烧炭自杀身亡

东堤小筑 港大女研究员被撕票

东堤小筑06座地下 夫妇烧炭亡

东堤小筑 两男服药1亡1危殆

东堤小筑 一女子烧炭自杀亡

东堤小筑 一名身穿红衣的女子杀子后吊颈身亡

不仅是港人,全球市场都对这场事关香港生死存亡的保卫战极其悲观,西方舆论戏称,香港已经成为国际投机家的提款机。

然而,无论是索罗斯,还是西方媒体,都低估了一点,那就是香港背后中央政府维护香港金融稳定的决心。

8月12日夜间,香港特首董建华秘密进京。

其实,早在97年索罗斯掀起第一轮狙击时,香港政府就十分清楚,以香港现有的外汇储备,根本无力单独应付可能的金融袭击。此前香港财政高官秘密进京,得到了中央的将不遗余力地,倾中国外汇储备之全力支持的许诺。

之后不久,在世界银行年会,朱镕基、索罗斯同时受邀参会,朱镕基当场对索罗斯表示:“中国将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的立场,承担稳定亚洲金融环境的历史责任!”

时间到了1998年3月19日,新上任的总理朱镕基,在人大会议的记者招待会上又表态:“万一特区需要中央帮助,只要特区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保护它的联系汇率制度”

索罗斯当然清楚香港背后中央政府的实力, 此时的朱镕基已经成功带领中国经济实现转型,中央政府的弹药库储备充足,足以应对这场世纪之战。然而,中央政府是会强势出手还是隐忍不发?索罗斯将宝押给了后者。

索罗斯在《华尔街日报》上公然叫嚣:“港府必败”!

然而,这次,索罗斯的宝押错了,8月14日当天晚上,朱镕基总理在新闻联播中发表讲话: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将不惜一切代价确保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决不动摇!

这当然是一场豪赌。那一晚,时任香港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哭了一整晚:拿大陆和香港人民的外汇储备来搏,赢了还好;万一输了,别说引咎辞职,他们几个就是以死谢罪都是轻的。但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好走。

有些时候,历史,就是需要一些人,去做一些艰难的决定。双方的最终对决,如期而来。

27日晚,整个香港,几乎无人入睡

1998年8月14日,在祖国的全力支持下,香港特区政府正式向索罗斯宣战。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四

上一篇: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四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