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虹集团纪委书记举报董事长3年:豪赌之后 一地
分类:小说

倪润峰主政时的长虹曾经无比眩目,巅峰的1998年,其销售额占到当时中国第一人口大省四川省GDP的15%,一厂之兴衰直接干系巴蜀经济。在中国家电业,倪润峰睥睨天下,以风格强悍闻名,向有“霸王”之谓。每次家电巨子聚会,长虹都因血腥的低价竞争被围攻炮轰,实施囤积彩管战略后,他更成了行业内人人痛恨的“公敌”,每当此时,倪均肃容以对,宛若泰山之不可崩。然而,如此枭雄级的强人却在体制变革上柔弱得像一根苇草。1999年前后,TCL、创维及康佳等华南彩电公司纷纷来长虹挖人,绵阳长虹总部的大门口有一家长虹大酒店,这些公司便在这里长驻人员,凡是长虹的技术骨干均以3倍乃至更高的价格挖走。倪润峰目睹此景却措手无策,徒呼奈何,有用的人留不住,不要的人却开不走,他曾经很坦率地对《中国经济时报》的记者说:“长虹是四川山沟沟里的一个老牌军工企业,人事关系盘根错节,十分复杂。这跟沿海地区的企业不一样,所以,哪怕是辞退一个人,都有可能牵涉十几个甚至一二百个人,难度相当大。”在任职董事长期间,倪润峰的年薪为20万元,还有2.6万股长虹股票,这些所得与李东生的12亿身价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痛感国营体制之落后,倪润峰遂下定决心要搞产权改革,在一次接受台湾记者的访谈中,他毫不避讳地说:“目前政策很明确,因为彩电是竞争性产品,未来国有股会逐步退出,让长虹成为民营企业。”根据他的构想,国有股减持及实行管理层的MBO是长虹的必走之路。然而,作为一家中西部地区的最大家电企业,又带有军工背景,其“高贵”身世及显赫战绩反倒成了长虹转制最大的阻碍,种种产权变革方案似乎都不适合长虹,在这样的拉锯与争论中,倪润峰数次坦言“绵阳当地政府对企业的过多关心,有些不该政府关心的也关心。”他甚至还提出了“迁都”的想法,想把长虹总部搬离绵阳、甚至迁出四川省。渐渐地,他成了国有大股东眼中的另类。1996年至1998年,长虹集团曾经连续三年蝉联全国电子企业百强之首;1999年,桂冠失手;2000年,跌到第5位。也是在这一年,倪润峰悍然发动的彩管囤积战失利,他被迫宣布辞职下台。然而富有戏剧性的是,仅仅过了8个月,已经57岁的倪润峰居然重新回炉,再次披甲出任董事长。当时很多媒体认为这次不寻常的复辟意味着倪润峰的改制方案已经得到了政府的认可,长虹民营化已曙光不远。倪润峰复出后,当即提出“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目标,将长虹集团从产权上一分为二,其中,四川长虹电子集团公司是上市公司四川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和最大股东,持有53.62%的股份,拥有绝对控股权。两公司都是独立法人,集团不干涉股份公司日常运营,两家共用长虹品牌。将集团与上市公司的职能剥离,是所有大型国有企业进行产权改革必经的第一步,其后的步骤就应该是对上市公司的股权进行改造,然而,倪润峰走到这里,就再也寸步难进了。接下来发生的资金风波,让长虹改制变成了一场大雾中的阴谋。倪润峰复出后,开始进军海外市场,合作对象是美国一家名叫APEX的华人公司,创办人叫季龙粉,他是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县人,早年务农做工,后赴美读书经商,1992年他将美国的废金属回收销往中国大陆,颇是赚了一点钱,稍有积累后就办了一家叫APEX的公司。APEX的主业就是把中国低价的DVD播放机销往美国市场,2001年APEX的DVD进了沃尔玛,第二年超过索尼成为美国第一大DVD供应商。美国《时代周刊》在2002年载文称,季龙粉是下一代最具有全球影响力的15个商人之一。APEX之崛起,其秘诀有二:一是中国商品的廉价,售价一般只有其他品牌的一半。二则是季龙粉以拖欠货款为能事,跟国内企业做生意时,他一开始往往要货很多、付款及时,等到取得信任、货量大增之后,他便突然耍赖拒付。APEX先后拖欠宏图高科DVD货款2.15亿人民币,拖欠天大天财DVD货款3562万人民币,拖欠中国五矿货款2200万美元。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商人,成了长虹彩电出口的经销商。重掌大权的倪润峰亲赴美国考察,与季龙粉定下合作战略。后来发生的情节扑朔迷离。2002年,长虹彩电出口7.6亿美元,其中季龙粉代理7亿美元,APEX因此成为全美彩电的第五大供应商。长虹则高调宣布海外战略获重大成功。奇怪的事情是,一车车的彩电运出去却没能换回一把把的美金,季龙粉总以质量或货未收到为借口,拒付或拖欠货款,其实,双方签订了规范的出口合同,接货90天内APEX必须付款。据报道,长虹的海外营销部发现业务风险,曾下令不准发货,但神通广大的季龙粉总能说服高层继续发货。2003年底,长虹专门派出高管赴美与APEX交涉,但季龙粉撇下这些人,杀回绵阳会晤高层,结果,2004年初,长虹又发了3000多万美元的货给季龙粉。几乎与此同时,两位负责APEX项目的经理均在劳动合同期满时同时离开了长虹。就在这段时间,长虹的应收款黑洞受到了财经媒体的广泛关注,有关倪润峰的各种传闻满天乱飞。2004年6月29日,长虹公关部对外宣称,“我们从没有听说董事长要离职的消息,就在前一天他还与美国微软全球副总裁在成都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仅仅9天后,四川省政府突然宣布免去倪润峰在长虹的一切职务,转聘为省政府经济顾问,理由为“到了60周岁的退休年龄”,彼时,倪本人正在北京开会。半年后,长虹集团在2004年年报中承认,海外业务亏损36.81亿元,长虹神话顿时破灭。长虹在海外业务上的资金黑洞耐人寻味。实际上,在过去很多年的经营管理中,倪润峰对资金的控制十分严苛有效。那么,如此重视资金流的倪润峰为什么在APEX业务中大失风范?其中蹊跷,给人留下重大的想象空间。财务专家郎咸平教授在一份长虹案例分析报告中披露:“倪润峰在退隐期间曾到美国访问,复出后就与APEX签下合作协议,安排自己的女儿在APEX公司担任董事。其女曾任中华数据广播公司高级管理人员,2003年,APEX以3亿港元现金受让香港上市公司中华数据广播大股东54.06%的股份。”郎咸平还发现了一个异常的投资运作现象,“从2000年开始,长虹搞了一个高达10亿的代客理财,代客理财应该计提跌价准备,但是长虹没有按照程序计提短期投资跌价准备。长虹对此的解释是,这些应收账款都在1年之内,根据经验都可以在第二年收回。根据长虹的报表,我们发现他2000年有99.92%的一年期应收账款,2001年有99.80%,2002年有99.76%都不计提,而这些应收账款从来没有收回来过。”郎咸平推演认定:“长虹为什么要储备这么多的可计提资产呢?我认为只有一个结论:倪润峰是想等到MBO时机成熟,一起计提,使长虹成本上升,造成企业亏损假象,股价下跌,企业净资产下降,他可以低价收购。”著名咨询师赵民在评说长虹现象时曾分析道,像长虹这样的由地方政府控制的大型公司,其真正战略决策者在企业外部,这一客观事实决定了它们的失足是必然的。在中国企业史上,国营企业的经营者们是非常独特而值得研究的群体,他们身陷僵化的体制,肩负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却在用毕生的精力和智慧试图将自己管理的企业带入市场化的轨道。倪润峰与张瑞敏、柳传志、潘宁等人,均是靠市场开拓而崛起的企业家,他们的企业尽管权属国营或集体,实则都十分的弱小或陈旧,全凭其企业家创新精神,斩荆披棘终成一时之翘楚。然而,这些新型国营企业家都面临共同的困扰,体制、产权、决策监督、企业成就与个人利益,这些话题如一个个庞大而难解的乱线团让这些国字号的当家人们日日苦恼。少数的先觉及侥幸者逃出了篱藩,大多数成为了变革的牺牲者和试验品。在中国商业界,国企的经营者应该是个人素质最为优异、责任心也相当强的一群,然而客观地说,在过去的三十年里,除了垄断性产业之外,我们鲜有看到真正的成功者,而且也无法总结出带有普遍性的成功定律。“家电霸王”倪润峰正是深陷这个巨大的“宿命”,左冲右突,阳谋阴谋使尽,终于不得摆脱。

摘要: 作为曾经的彩电大王,长虹在屡次豪赌损失惨重之后,一方面要突围自救,另一方面还要改革以摆脱国企的桎梏。在这起举报事件背后,隐藏着的是这家彩电巨头的内忧外患。2005年12月27日,香港长江学院首席教授郎咸平在成都演讲,长虹CEO赵勇买了3880元的票后坐在第一排听演讲。赵勇对郎咸平在一段时间以来频频指责长虹,诽谤他个人的言行进行举证质问。 (CFP/图)作为曾经的彩电大王,长虹在屡次豪赌损失惨重之后,一方面要突围自救,另一方面还要改革以摆脱国企的桎梏。在这起举报事件背后,隐藏着的是这家彩电巨头的内忧外患。两个月多前的2015年7月8日,四川长虹电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长虹集团)发出公告,面向海内外市场化招聘公司总经理。这被视为长虹集团国企改革的重要一步。然而就在当月底,长虹集团总经理、纪委书记杨学军就在凯迪社区公开指控说,长虹集团董事长赵勇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一位长虹集团集团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网络公开报案之后,杨学军和赵勇仍都在正常履职,作为长虹集团的三号、一号人物,甚至还坐在一起开过会,坐在他们中间的是长虹集团二号人物、副董事长刘体斌。其实杨学军的举报早在2012年就开始了,在举报事件背后,长虹这家昔日的“中国彩电大王”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预期中的“宫斗剧”并没有再继续。除了四川长虹(600839.SH)的两封公告,和杨学军针对公告的文字声明,两人都没有再对外多说什么。无论是主管长虹集团人事、资产的绵阳市委组织部、绵阳市国资委,还是长虹集团内部,都没有人公开提及此事,打起了“肚皮官司”,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豪赌等离子四川长虹的财报显示,2011-2014年间,虹欧公司亏损超过20亿元。“啊,长虹还在做彩电?”2015年年中,周蜀向朋友推荐长虹内购会的彩电时,没想到遭遇了这样的尴尬。这让在长虹工作多年的周蜀很无语。长虹集团的前身,是一家生产军用雷达、代号为”780“的军工企业,1974年抓住“军转民”的机遇,启动中国彩电业第一条生产线。在灵魂人物倪润峰主导下,长虹分别在1989年、1996年通过主动降价,迎击“洋品牌”,赢得市场占有率,1997年其市场份额最高去到35%,即中国市场上每销售三台彩电,就有一台是长虹。国家统计局中国行业企业信息发布中心的数据显示,2009年长虹彩电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为16.89%,这是它自1990年以来,连续20年保持国内销量第一。自那以后,长虹彩电的排名到了前三、接着是前五,而今已经跌落第二阵营。今天看来,长虹彩电由盛而衰,与其押宝等离子(PDP)有着直接关联。而在杨学军对赵勇的举报信中,长虹在合肥的等离子项目占据了很大篇幅。2002年年底,四川长虹首席技术官、执行副总裁郑光清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称,“随着视屏显示技术的发展,产品更轻、更薄,画质更清晰,功耗更低的液晶电视将会盖过等离子彩电而成为未来彩电的发展主流。”此后多数家电企业在平板电视时代到来时,做好了液晶、等离子两条技术线路的两手准备。长虹在2007年6月出资9750万元参股彩虹集团的玻璃基板项目,联合建设国内第一条液晶玻璃基板生产线,2009年还与台湾友达光电共同出资1亿元,在绵阳组建合资公司生产液晶电视模组。但与其在等离子上的巨资押宝相比,液晶的布局只是小把戏。2007年4月下旬,一封署名为“四川长虹电器公司多媒体公司设计所十二个设计师”的信,送到了当时四川省省委书记的案头,这封信从全球显示器件发展趋势、等离子与液晶屏幕技术比较、合作方欧丽安公司实力、长虹自身实力四个方面,阐述长虹投资60亿进入PDP(等离子)屏的项目,将是一项对长虹和四川产生重大影响的错误决策。这封信并没有阻止虹欧公司等离子项目启动。2007年6月12日,四川虹欧显示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虹欧)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金为3.5048亿美元。虹欧公司如愿建成了中国本土第一条等离子屏幕生产线。2009年6月,四川长虹和合肥新站综合开发试验区管委会签署了《H3项目战略协作备忘录》,双方计划在合肥新站投建等离子屏生产线,先由合肥方面投资,四川长虹提供技术支持,并约定在适当时机通过市场方式整合该项目。H3项目,也就是后来杨学军举报中提到的鑫昊项目,参照了合肥市与京东方合作模式,即:先由地方政府代建,再由合作公司融资收购股权的方式进行。前述长虹集团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H3的名称意指长虹在合肥的第三个项目。此前的两个项目分别是:四川长虹通过资本运作控股合肥美菱,以及2007年成立、从事平板电视整机制造的长虹实业有限公司。2009年7月,四川长虹发行30亿可转换债券获证监会批准,这一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称,四川虹欧已于2008年7月底进行试生产,2009年3月刚刚进入量产的爬坡期。随后四川长虹2009年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营收132.77亿元,净利润仅0.30亿元,同比下滑22.56%。这募集来的30亿资金,可以说是四川长虹的“救命钱”,其中10亿元用来增资虹欧等离子项目,5亿元投资数字电视项目,10亿元用来偿还银行贷,5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2012年9月,随着鑫昊项目启动,合肥方面开始催促四川长虹履行整合承诺,100%收购鑫昊。赵勇前往合肥,代表长虹集团签署了四份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及补充协议,主要内容是长虹集团以评估价格受让鑫昊项目,合肥方面以约定的价格挂牌出让土地给鑫昊。生产线建成后,并未真正生产过等离子屏幕的项目,只能称得上地产项目。2013年开始,松下、三星、LG等家电巨头先后宣布退出等离子领域,长虹也难以为继。2014年11月,四川长虹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向绵阳达坤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绵阳达坤)转让持有的虹欧公司61.48%股权,交易价格为6420万元。绵阳达坤,是绵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下属的独资公司。四川长虹2015年半年报称,2014年底前达坤公司支付了股权转让全款,并向虹欧公司委派了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截至目前,虹欧公司61.48%股权转让涉及工商变更登记的手续正在办理中。四川长虹的财报显示,2011-2014年间,虹欧公司亏损超过20亿元。四川长虹和等离子说了再见,长虹集团却无法摆脱这个烫手山芋。工商资料显示,H3项目,也就是杨学军在公开报案书里提到的合肥鑫昊等离子项目,此刻长虹集团仍持有其68.75%的股权。长虹纪委书记举报董事长:豪赌之后,一地鸡毛2007年4月28日,中国第一条等离子屏生产线虹欧PDP项目在四川绵阳正式启动建设。长虹集团董事长赵勇率领长虹经营团队宣誓建好PDP项目。CFP (长虹/图)纪委书记为何举报董事长杨学军写了一封《致公司干部的公开信》,抄送参会者中的一百多人,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向上级党委致信反映安徽鑫昊问题。杨学军对赵勇、合肥鑫昊的举报,始于2012年9月。举报信先是通过EMS寄给了四川省委,随后又被转到了绵阳市,因为当时长虹集团的人事属于四川省委组织部、资产则划归绵阳市。公开资料显示,和长虹前掌舵人倪润峰一样,杨学军也是山东人,今年56岁。1980年大学毕业后,杨学军先是在当时的长虹机器厂子弟学校教了5年书,随后任长虹机器厂团委副书记,2000年开始任长虹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一直从事政工工作,自2005年9月起至今任长虹集团董事总经理。周蜀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杨学军的日常主要工作就是抓党建。因为集团主要业务在子公司,集团就没什么具体事务。等到新总经理全球选聘出来,杨书记的职位就让出来了。”倪润峰是带领长虹走向彩电业巅峰的风云人物,在前述长虹集团人士看来,倪润峰带领长虹和松下、东芝等外资品牌抗衡,很了不起,但他是个穷惯了的人,即使富了也要过穷日子,在他执掌长虹期间,尽管企业营收从三千万做到了一百多个亿,但对职工却很抠。倪润峰待赵勇不薄。赵勇是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博士,是倪润峰请来的技术人才,1995年,在长虹工作才两年的赵勇,分到了一套180多平方米的跃层式专家房,当时这是绵阳最好的房子。2000年5月,倪润峰因“健康”原因退居二线,时任长虹总工程师的赵勇被委任为四川长虹总经理、长虹集团董事长。8个月后,倪润峰复出,赵勇转任主管信息工作的副总,随后出走长虹,任绵阳市副市长。2004年7月,正在北京出差的倪润峰被免职,赵勇再次回归长虹。这次回归后,赵勇就一直住在长虹酒店的豪华套房。这一问题在后来针对合肥鑫昊举报的调查中被提出来,但赵给出的理由是这一次长虹没有分给他房子。政工和技术工作交集并不太多,杨学军和赵勇之间的交道,从赵勇二次回归后才多了起来。2013年春节过后,长虹集团照例在正式上班前一天召开主要干部的“收心会”,一共有三百多人参加。一位参会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那次大会上,赵勇暗示自己已知晓举报信的事,称“谣言四起、举报信满天飞”。这次会议,让合肥鑫昊问题在长虹内部传开。一周后,杨学军写了一封《致公司干部的公开信》,抄送参会者中的一百多人,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向上级党委致信反映安徽鑫昊问题。和后来的公开报案书一样,他认为,安徽鑫昊项目前期决策,绕开了董事会,没有报经证券监管机构审核,更没有履行法定的信息公开披露程序,仅由个别当事人决定,是典型的独断专行、滥用职权行为,将对公司的发展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赵勇也向绵阳市委汇报了此事,这一事件没有再向外扩散。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杨学军继续通过网络、EMS邮寄材料向向中纪委实名举报。2015年7月27日在网络发布公开报案书之前,杨学军甚至还曾经向公安部、四川省经侦局报案,向证监会报案,不过都没有结果。当年8月,中央巡视组到四川时,杨学军前去面谈了一次。这才有了2014年10月-2015年4月,绵阳市委、市政府牵头,十多个相关单位组成联合调查小组,就鑫昊问题展开了三次调查。2015年4月29日,在绵阳市委五楼会议室,举行了有关合肥鑫昊问题调查结果通报会,参会者有长虹集团主要高管、总部各部门主要负责人、主要子公司负责人约120人,绵阳市联合调查组、相关领导约20人。一位参会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进门前被告知,不允许携带手机,不允许录音、拍照。四川长虹在公告中提及了这次调查结论,即H3项目建设运营阶段、整合收购阶段,有董事会议审议,属于集体决策,合肥鑫昊项目进行了战略调整及产业转型,经济效益须待实施结束后方可进行最终评估。一位参会者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通报会上的结论还包括:长虹集团投资整合鑫昊公司事项未获得绵阳市政府批准,违反了绵阳市国有企业投资管理的有关规定。2015年8月8日下午15点,杨学军在四川长虹的公告出来之后,继续在凯迪社区发表声明,称公告答非所问,并继续质疑。这次的隔空喊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在论坛里也应者寥寥,有人骂他“利用特定的时间让股民损失惨重,你是个小人”,也有人跟帖质疑他在长虹转型的关键时刻,出来阻挡改革。长虹集团企划部部长兼新闻发言人刘海中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公开报案书一事,四川长虹已经有过公告,绵阳市政府也已经有了明确结论,大家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何时能改到董事长才是真正的改革”倪润峰曾经两次试图推动长虹的产权改革,均告失败。2014年6月,四川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全面深化省属企业内部劳动人事分配三项制度改革专项方案》,长虹集团是四川省确定的首批国企改革试点企业。在这份方案发布之前,赵勇在2014年5月28日举行的四川长虹股东大会上宣布,长虹将加快推进国有企业体制改革,重点是“理顺三个关系”,即长虹与政府的关系、董事会与经营层的关系、母公司与子公司的关系。两个月后,四川长虹发布公告,首度披露长虹集团拟定的国企改革方案,涉及改组为四川长虹电子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制定中长期激励管理办法、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等六大主要内容。2015年6月4日,四川长虹披露,长虹集团的公司名称变更为“四川长虹电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9亿元提升至30亿元。改组后的长虹控股公司董事会目前由8名董事组成,其中包括5名外部董事和3名内部董事(含1名职工董事)。其中,赵勇为长虹控股公司董事长。改组董事会,是迄今为止长虹改革中动作最大的一个。不过,在前述长虹集团人士看来,这依然流于形式,不涉及产权的话,外部董事就相当于上市公司聘请的独立董事,形同摆设,难以避免引发争议的鑫昊事件中的决策程序问题。倪润峰也曾经两次试图推动长虹的产权改革。第一次是在1999年,试图通过管理层收购(MBO)等方式,逐步使长虹旗下的上市公司成为国有股所占比例不超过20%的股权多元化的公众公司,随着国家有关部门对国有股减持叫停,此计划落空。2002年,他再次提出产权改革,未能取得官方支持。关于长虹的国企改革,长虹集团内部论坛有人抛出一句,“何时能改到董事长才是真正的改革”。2015年7月8日,长虹集团宣布即日起向全球公开选聘总经理,这在四川省国企中尚属首次。到目前为止,国企主要高管的任免,由其主管单位的党委决定。长虹集团高管人事权,在2015年8月刚刚从四川省委下放到绵阳市委。合肥鑫昊事件,让很多人都联想到长虹Apex事件。2001年11月,倪润峰主导长虹与美国公司Apex签下合作协议,以贴牌生产的方式进入美国市场。2004年3月,四川省审计委在例行审计中发现,长虹的产品出去了,相应货款却没有回来。在这一年长虹的年报中,净利润为-36.8亿元,主要是Apex拖欠的货款。长虹和Apex之间的货款纠纷,至今没有一个确切说法。在外部解读中,这一事件是促成倪润峰“因年龄问题”第二次离开长虹的原因。但真相究竟如何,外界不得而知。2015年8月3日,在杨学军公开报案书发布一周后,绵阳市委书记前往长虹控股公司调研,长虹集团官网发布了这一新闻并配上赵勇陪同调研的照片。长虹艰难转型四川长虹2014年度最赚钱的业务是房地产。前述长虹集团内部人士认为,过去倪润峰是“强人风格”,主要靠严格的奖惩制度来调动人的积极性,而赵勇是靠利益分配、价值导向,确实推动了长虹的技术发展。2004年赵勇回归两个月后,在长虹内部发起经营机制改革,向各业务公司放权、放责、放利,请来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对长虹的二级经理进行培训。成立国虹通讯、信息技术公司等子公司时,还给骨干员工预留了股权激励空间。2005年上半年,经济学家郎咸平曾炮轰长虹MBO之事,同时批评赵勇和朝华科技的关联。当年年底,在郎咸平的一次成都演讲活动中,赵勇在观众提问环节里对话郎咸平,试图为自己澄清,表明没有MBO的企图,郎咸平乘机质疑赵勇购买不良公司业务,追问他掌管长虹期间,为何长虹股价从六十多元跌到几元。十年过去,赵勇确实没有MBO的举动,但长虹在家电业中的地位不复从前。2011年,长虹集团展开内部讨论,提出要从装配型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转型、从纯制造业向以制造业为基础的服务业转型、从本土企业向国际化企业转型。最后,长虹选择了一个更轻巧的切入口——智能化。两年后,长虹在绵阳举行“让想象发生”主题发布会,长虹推出一个实现互联、互通、互控的家庭互联网产品形态。自称连外出旅游都西装革履的赵勇,以牛仔裤、短袖T恤衫登台演讲,试图传达出长虹拥抱互联网、向智能化转型的决心。2014年,长虹启动了智能战略,先是发布了中国首款三网融合智能电视CHiQ电视;接着发布搭载云图像识别技术的CHiQ冰箱。这一年,长虹成立了创投基金,办了孵化器,设立电商公司不仅卖家电还卖电池、保健品、酒水饮料、农副产品、农机具,甚至还与天津力神签署共同投资建设动力电池的协议。2004年11月12日,赵勇在长虹2004年度技术创新大会在本次技术创新大会上表示,作为传统家电整机企业的长虹,可以向关键部件和软件服务领域、信息家电和IT领域、系统技术三个方向发展。这些年长虹集团的子公司可以说是遍地开花。长虹集团最主要的资产是四家上市公司:四川长虹(600839),美菱电器(000521)、华意压缩(000404)和长虹佳华(08016)。2005年,四川长虹以1.4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美菱电器20.03%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2007年,四川长虹通过公开竞价,购得华意压缩(29.92%)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2013年在港交所上市的长虹佳华,实际控制人为四川长虹,主要从事IT解决方案、产品分销、位置服务、数据中心等IT综合服务。长虹集团的多元化投资,涉足范围包括黑电、白电、手机、机顶盒、影音、小家电、房地产、厨卫、电源、动力电池等等。盘子越做越大,但每一个业务板块都不是很出彩。用周蜀的话说,“体积大了,体能却没有提高”。华意压缩2013年制冷压缩机产销3400万台,成为全球第一大家用压缩机企业,这是其中最漂亮的成绩单。绵阳市政府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长虹集团以803.12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居“2014四川企业100强”名单第二位,这一年,长虹集团对外公布,2013年要实现营收1000亿元。不过,这一目标至今仍未实现。2014年长虹集团跃居榜首,总产值为875.1亿元。营收高了,盈利水平却没有提高。财报显示,四川长虹2014年度最赚钱的业务是房地产,利润总额近5亿元,彩电业务亏损1.3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0.59亿元。在甩掉了虹欧等离子这个包袱之后,2015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9亿元。“作为支柱的四川长虹业绩尚且如此,集团的财务状况更糟糕。”前述人士表述。对于长虹正在推进中的国企改革,前述内部人士认为,要引入社会资本很难,因为长虹集团的财务数据“拿不出手”——这也是近年来长虹集团涉及公众公司的投资并购项目都是由四川长虹出面的重要原因。他表示,这次举报事件过后,“客观地说,以后长虹不管是谁来当董事长,都很艰难,不是一般的艰难”。(应被访者要求,周蜀为化名。)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长虹集团纪委书记举报董事长3年:豪赌之后 一地

上一篇:读《大败局I》,请给失败一点掌声 下一篇:98年香港血战索罗斯全记录(深度好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