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风云际会 勇者无敌 秋梦痕
分类:小说

不远处转出了十匹良马,百里超忽又笑道:“场主增加了一匹!” 宣武大笑道:“现在的物价真便宜,这多人连吃带住加上一匹马,总共只须一锭银子!” 哈罕苦笑道:“宣老大别开胃啦,快近三更了!” 大家迎上马匹同时跃身跨上,由蒙哥带路,奔向西面大道,一直放鞭狂驰。 蒙哥始终没有说出地方,百里超也因谨慎之故不肯问,这时看看已到天亮,前途极目尽是起伏不平的荒冈,既无丛林,也无山石,那竟是无际的牧野。 时届初冬,牧野一片荒凉,草黄叶枯,寒风侵肌,天地间充满了肃煞之气。 第一座高地刚刚驰上,百里超忽然向后一摆手,轻喝道:“正面有一骑快马驰来了!” 蒙哥纵骑超出,接道:“王子,由我一人迎上去看看。” 五十丈外,忽然有人沉声喝道:“来骑是谁?” 蒙哥勒马答道:“道上的!” 这话答得不着边际,对方冷笑道:“难道我是沟里的,阁下通名!” 蒙哥见他在十丈外也停下了,注目一看,啊声道:“阁下是张云飞!又有消息了?” 原来那是百里超收服之人,不久前叫他仍在胡骑内卧底的张云飞,只见他似亦看清蒙哥,忽然纵骑走近道:“蒙哥,混沌王又有几骑人马到了!” 百里超早已听出声音,适时带着大家赶到,一见笑道:“张大哥,你真守信!” 边说边驰近,又道:“你快回去,我知道就行了。” 张云飞道:“我回不去啦!” 百里超道:“为什么?” 张云飞道:“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后面有四骑跟踪,但都被我收拾了!” 百里超道:“那也罢,你回来就是啦!” 张云飞又道:“我暗中听得消息,据说东胡王现已探悉皇上所在之地了。” 百里超道:“皇上身边现在已有两千多铁骑护驾,当然瞒不了胡人,不过胡骑决不敢冒失进攻的。” 蒙哥道:“恐怕敌人先断要路,再用重兵围困!” 百里超笑道:“依大哥之意呢?” 蒙哥道:“我想提前冲过长城!” 百里超摇头道:“从此以后,敌人必散布谣言,硬说皇上大败至使边疆居民必人心惶惶,胡骑则气焰更盛。” 哈罕道:“王子之意呢?” 百里超道:“我揣摩皇上决不回京!为今之计,只有大破胡骑,才是上策!” 蒙哥苦笑道:“以两千骑攻十数万骑,莫说是铁骑,就是钢骑,也会踏扁!” 百里超大笑道:“胡骑乃乌合之众,胜则骄纵,败则不堪收拾!” 图鲁士郑重道:“问题在我们如何取胜?” 百里超道:“老话一句,山人自有妙计!” 大家对他莫测高深,人都怀着一肚子疑问,于是又向前驰。 未三里,蒙哥忽向右前方急驰,回头道:“还有三十里!” 百里超道:“大哥出来时皇上知道吗?” 蒙哥道:“那时不知王子下落,我没奏明皇上,仅对展帮主说我要天明前回去。” 百里超道:“铁骑由谁统一指挥?” 蒙哥道:“皆由展帮主和广帮主指挥!” 百里超又道:“附近放出暗卡没有?” 蒙哥道:“再过去十里就有我们的暗卡了!” 百里超随即吩咐道:“那就请大家当心,前面的黑影决不是我们的人!” 大家闻言愕然,因为他们都没有发现一点影子。” 蒙哥道:“王子早就看到了?” 百里超道:“我听你说只有三十里时就看到不少黑影在一里外的高地闪动,那时只认为你们将暗卡放出三十里远。” 蒙哥道:“暗卡是徒步,不能放得太远!” 百里超道:“那些黑影轻功很高,可能是敌人派出的暗探,这时我们人多,又未隐藏形迹,相信已经被对方发现了,大家要注意埋伏和突袭。” 继续前进中,大家都将座骑放慢了,蒙哥仍在前面,但及至行到一处低地时,突听暗中有人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蒙哥沉声道:“当然是过路的!” 暗中人发声是在前面数十丈处的高地,显然藏在荒草中,大概还不止一个人!又听道:“是过路的就快停下来,或者绕道过去!” 百里超冲到蒙哥骑前朗声道:“阁下能说出不能通行的原因吗?” 那人大声道:“此地是武林约斗之地!” 百里超大笑道:“我们不怕误伤!” 那人冷笑道:“但此地不许第三者袖手旁观!” 百里超策马向高地直冲,朗声道:“那就看在下有没有勇气!不过也要看阁下阻不阻得住!” 高地上突然行出二十余人,人人手中都是银光闪闪的长剑,其中一人大喝道:“有勇气的朋友,请通个名来!” 百里超后面九人同时跟上,一齐登上了高地,距对方只有十四五丈了,蒙哥忽然大声接道:“不可动手!” 百里超闻言不解,愕然问道:“蒙哥,你认得他们?” 对方陡然排行而上,其中一人大声问道:“谁是蒙哥?” 蒙哥策骑迎出道:“我就是,诸位都是青年,恰好是二十八人,莫非即辽东二十八宿?” 说话的哈哈大笑道:“原来阁下就是八大马王之首,久仰大名了,据说你已结识了绿野王子?” 蒙哥大笑道:“阁下为何不说我们已入邪归正?” 那青年显为二十八宿之首,只见他正色道:“八大马王无人说邪,我们二十八宿自认也不邪。” 蒙马大声笑道:“你们从辽东前来,难道专为约斗,但不知和谁斗呢?” 那青年叹声道:“我们何止走这点路呢,告诉你,蒙哥,我们乘海船南下,由山东登陆,再向西行,后转北京,最后才到这里,可是到这里就撞上海内十生干了一场,但这场错在我们,误把他们认做混沌王部下,结果双方都罢手了事!” 蒙哥大笑道:“现在又和谁呢?” 那青年道:“又遇上十个不明人物,他们反把我们硬指为东胡王的手下!” 蒙哥哈哈笑道:“他们是十个什么样子的人物?” 那青年道:“年龄和我们都差不多!” 蒙哥噫声道:“莫非是山王十子!” 那青年道:“不管他,先斗一场再说!” 蒙哥点头道:“你们二十八宿以好斗闻名,现在该不会不许我们看了。”那青年道:“但要把话说在前面,许看不许出手!” 蒙哥点头道:“我们没有时间相助!” 他忽又问道:“诸位跑了这长的路程,其中必有原因?” 那青年郑重道:“我们也在找绿野王子,请问阁下,王子现在哪里?” 蒙哥骇异道:“你们找王子比武?” 青年摇头道:“我们是经万年狐异人指示来跟随王子的!” 宣武一听诧然,传音百里超道:“万年狐是谁?” 百里超摇头道:“没听说过!” 张云飞突然冲出,急向那青年道:“阁下所谓异人是不是非常矮小!嘴上留有两撇八字须?” 那青年噫声道:“你是谁?你认识异人?” 张云飞叹声道:“在下也是那异人指示来跟随王子的!” 那青年道:“我们的情形恐怕与阁下不同,老实说,我们二十八宿联手对敌,但结果都在异人手下服输的,承他不杀之恩,这才尊命来寻王子。” 高妙突然大笑道:“让你们打完架后,我们带诸位去见王子!” 那青年大喜,急忙道:“那就请各位旁观,对方大概要来了。” 蒙哥招手大家道:“我们的去向是西面,那我们先到那里去下马,看看来的是什么人物。” 百里超笑道:“八成是山王十子,不过要提防另外藏在暗中人物!” 此际在北面的荒野上确实已有人影出现,但百里超却看出不止十人,他轻轻的向蒙哥道:“你告诉他们,来的确是山王十子无疑,因为我已看到其中多了三个老人!” 蒙哥道:“那三个?” 百里超道:“我虽只见过一面,但仍记得他们是崆峒掌门罗天神剑、吕梁派掌门登龙手、大漠派掌门漠风老人!” 高妙奇怪道:“三掌门该不是来助阵的吧?” 百里超道:“我想不是的,老辈人物作事都很谨慎,此来是替十子观察敌人!” 蒙哥道:“这场最好请王子出去解释,打起来太伤和气!” 百里超道:“现在有老辈人物到了,我当然有办法劝开,否则我出去不得,武林最讨厌的是自抬身价的举动!” 北面十三条黑影转瞬即到,二十八宿亦同时拔剑出鞘! 然而就在这时,突闻来人中一个老者大声喝住道:“且慢!” 出声的是崆峒掌门罗天神剑,只见他侧顾另外两个老者道:“二位看到王子吗?” 另外两个老者同时将目光转向西边,甚至同声惊讶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说着三人同出,齐向百里超这方急急走来! 百里超不敢待慢,亦迅速迎上,且朗声笑道:“三位前辈好厉害,晚辈想躲都来不及了?” 罗天神剑大笑道:“王子,你是袖手旁观,还是替那面助场!” 百里超大笑道:“前辈都猜错了,晚辈今晚要作鲁仲连!” 吕梁掌门登龙手愕然道:“这二十八个青年人是谁?” 百里超哈哈笑道:“已经斗过海内十生的辽东二十八宿!” 他的措词非常高明,一句话,就将辽东二十八宿的身价抬高,同时又不损及对方。 忽闻大漠老人道:“那是误会了?” 百里超笑道:“没有误会,今后双方都成朋友,晚辈认为这误会很有意思!” 山王十子立即还剑入鞘,二十八宿亦迅速收起兵器,不约而同的齐朝对方走去,霎时互道姓名相见。 之后,先由罗天神剑率领山王十子来见百里超,次则是二十八宿同时进见王子!最后百里超再介绍蒙哥这批人! 融洽的气氛,须臾笼罩了这一群,良久之后,百里超向三个掌门道:“晚辈此行目的是去会皇上,只是感到人手不够,有意向河北借兵,不知三老意见如何?” 他接着把十几万胡骑将来侵犯之事细说了遍。 三个掌门会意,同声笑道:“除了十子,还有三个老弱残兵要不要?” 百里超拱手长揖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罗天神剑道:“王子留下地址,十子定在一个时辰内赶到。” 蒙哥急忙轻声道:“是四十年前武林会的老地方!” 漠风老人噫声道:“是谁选的那块凶煞之地!” 蒙哥道:“是晚辈不得已而选择的,因为东胡王最忌迷信,要是旁的地方他早就来攻啦!” 登龙手哈哈笑道:“知已知彼,不愧为八大马王之首,好,王子请先走。” 百里超一看东方业已发白,于是拱手告别,率众急行。 左侧忽然发现高扬的黄尘,黎明的天空,尤如起了大雾一般,蒙哥一见,忽然大叫:“胡骑!” 百里超道:“你是老经验,可知有多少人马?” 蒙哥道:“看尘扬的高度,足有三千骑!” 百里超道:“你们不是要想知道我的破敌之计吗?现在拿这三千骑敌人来试验!” 哈罕急问道:“不出十里了,王子快点吩咐。” 百里超道:“说穿了毫不出奇,诸位看看我的举动就知道了。” 大家闻言,人人惊注! 百里超跳下马去,俯身在地上抓了一把粗砂,右掌作出挥剑之势,左手先发,大喝一声,撒手挥砂,右手继起,剑势绵绵! 蒙哥一见,惊叫道:“砂击xx眼,剑劈敌头!” 百里超看到大家会意,笑道:“一马乱,十马亦乱,一人能攻百骑,百人可败万骑,这种攻势只有武林人适用,因为他们有内功,都学过打暗器,砂出必准,攻击xx眼,定必百发百中,马一失去双目,岂不是回头逆窜,敌人不败而何?” 大家欢叫一声,立即下马,各自准备! 俄倾,蒙哥大叫一声:“我们上骑迎敌!” 这时一共有三十九人,百里超立即吩咐道:“二十八宿先上,首先要夺取座骑,你们没有座骑是不行的!” 哈罕道:“以轻功不更灵活吗?” 百里超摇头道:“胡骑中尽多高手,这样容易让敌人看清,我们要乘乱混入敌骑内,在飞尘腾腾中使敌人分不出敌友。” 二十八宿同声答应,成两路急纵而出。 不到四里,前锋敌骑如潮水般驰到,立自两侧一分,旋即腾身飞扑,剑到人到,立有二十八敌被斩下马。 二十八宿刚刚夺得坐骑之际,百里超等适时冲到,霎时砂飞剑起,只杀得敌骑人喊马嘶。 第一波敌骑不到四百,俄顷之间,被迫逆窜,人不能顾马,马不能顾人,简直乱得一团糟。 百里超一见得手,大叫道:“兄弟们,剑刺马臀!” 三十九人齐下来,赶着逆窜的敌骑,真是得心应手。 敌骑一再负痛,回冲之势锐不可挡!立即造成互相残踏之局。 不到一个时辰,地面上集尸累累,伤马奔窜,三千胡骑,完整逃脱的寥寥无几! 这一战,东胡王连消息都没得到一点,那些幸免于死之人早已魂飞天外,焉能再去替东胡王卖命! 百里超等乘势而去,头也不回。 在广大的荒原上,遥遥发现一团绿色的大松林,高高的突出在荒原之上,宽有数里,高却不到百丈,形似覆碗。 蒙哥在数里外指给百里超看道:“那就是四十年前武林大决斗的地点,皇上就在那里!” 百里超郑重道:“这地方实际上是无法防守的。” 蒙哥道:“现在王子到了,当然另作打算!” 百里超道:“现在迁地已来不及了,东西北三面的浓烟升起,胡骑显已三面扎营,不久混沌王必将南面封锁。” 高妙道:“王子刚才破敌之策不是完全成功了么?” 百里超道:“问题有皇上在内!” 蒙哥道:“到时候请皇上乘坐红牡丹!” 百里越嗯声道:“只有这个办法了。” 前面忽然现出两点黑影,高妙欢叫道:“小虎巴山和万手神童包罗来迎了!” 百里超好久没有看到两个义弟,面上立现笑容道:“三弟和四弟是在放暗卡?” 蒙哥摇头道:“两位少侠都有仙兵在手,他们负责卫护皇上。” 百里超道:“那他们为何在外面乱走?” 蒙哥也感奇怪道:“他们来了,问问看?” 巴山老远就大叫道:“二哥,你来了!” 百里超道:“你们在什么地方寻着皇上的?” 包罗接道:“我们托红壮丹带路找到蒙大哥的铁骑队,皇上一直是被蒙大哥保护着。” 百里超回头向蒙哥道:“皇上带的官兵都完了吗?” 蒙哥道:“我救出几十骑,其中包括杜子才总管,袁天化卫士三人!” 百里超悚然道:“好!” 蒙哥道:“其实我那三百骑也几乎全军覆没,后来多亏里奇、拉斯、鲁鲁、克钦、法底、阿特、伊散他们各带三百骑将追赶我们的两万敌军全力冲散才能到此!” 百里超吁口气道:“这一战如果真能获胜,我非逼着皇上回京不可。” 巴山道:“恐怕不能哩,皇上说,只要会到二哥,他决心一直巡行到天山。” 百里超皱眉道:“这老头子简直有点瞥扭!” 包罗忽然道:“二哥,皇上的三公主到了!” 百里超惊异道:“三公主?” “还带来了徐王爷的郡主徐玉君、常王爷的郡主常碧钗、镇远侯的公子雷震狨、西疆侯的公子陈百浩,另外还有两个丫头,三个家将!” 百里超吓声道:“我见过,原来是她们!” 宣武道:“就是黄衣少女那一批。” 百里超道:“不是她们还有谁!” 高妙笑道:“王子出手助他们打败龙天放,真是恰到好处!” 包罗道:“很奇怪,皇上除了知道雷公子和陈公子有很好的武功之外,居然不知三公主和两位郡主也有武功哩!” 百里超道:“其中原因很明显,那是三公主小姐跟着盲目神尼之事连皇上都不清楚!” 巴山道:“二哥助公主打败龙天放的事情我也听公主向皇上说过,据他说是个丑少年,但我和包老三当时就怀疑是二哥易容的,不但是我们,看皇上当时的脸色,我想皇上的心中亦有同感。 百里超道:“你们因为有公主在皇上身边才出来走动?” 包罗点头道:“我查了个大圈子,发现东胡王的兵马已扎下营盘,估计足有八九万人马!” 百里超道:“刚才我们已杀败了三千骑混沌王的人马!” 他想到还没替两个义弟介绍给大家,于是重新引见,之后,大家齐向驻地奔去。 刚到松林,立刻惊动了整个驻地,除了警戒的铁骑之外,竟连皇上也下山来接了。 百里超率众在山下见了皇上,仔细的将各人的身份禀明一番,之后才齐拥上山,一路欢声不绝。 山顶上搭了十几座草房,四周都栽下巨木为墙,乍见竟似一座城堡。 最中一座大草房是皇上的行营,前进中有座议事大厅,一根根巨木横在两侧,那就是座位,连正中皇上坐的地方也没有桌椅。 一群老少都进厅坐下了,厅中肃静无哗。 皇上拉着百里超坐在身旁,笑道:“听说春神宫大会伤了不少武林人物?” 百里超道:“二流以下的被害了五百多人!” 皇上又问了一会他的近况,百里超亦样尽禀明,但这时他有点奇怪,何以自上山来就没看到黄衣少女那批人! 正当他想问的时候.忽听外面响起一少女的娇喊道:“父皇,我要看看王兄!” 皇上笑对百里超道:“超儿,你御妹巡逻回来了!” 百里超闻言,这才知道公主是到外面巡逻去了,随即起身待接。 皇上伸手按住道:“你坐下,看她有没有目光!” 正说着,厅前-连进来二男三女! 百里超一见,果然不出所料,确是黄衣少女等人! 黄衣少女进门目光一扫,她发现厅里竟全坐满了,及至看到百里超,倏然一愕,大步走向皇上道:“父皇,这是臣儿所遇的皮货商人吗?” 皇上哈哈笑道:“你如没有这皮货商人,只怕早被那龙天放打败了!” 公主惊叫道:“那丑八怪也是他么?” 满厅闻言,谁都忍不住了,立时哄堂大笑! 皇上全无一点在京城里那种庄严,也跟着大家哈哈道:“他有千变万化之能,快向王兄道谢。” 百里超以常礼见面道:“公主,请恕当时不知之罪!” 三公主放纵的格格笑道:“难怪父皇说你有霸王之勇,看你斗龙天放那种神气,确是气吞斗牛!” 皇上笑接道:“现在说正经的,你巡逻情形如何?” 三公主道:“看势敌人在晚上会发动攻势,现在他们的烟火都灭了,那是准备行动的现象。” 皇上急问百里超道:“超儿,敌势太强,今晚如何应付?” 百里超禀道:“陛下放心,应敌之策早已定妥!” 他忽然向展云鹤道:“展大哥,阿红在那里?” 人人都知他在问红牡丹神驹,展云鹤笑道:“阿红谁都管不了,除了给皇上看了一会儿,它一直就在山前山后到处走,曾有几次少数胡骑来探地形,都被阿红打得落花流水。” 百里超立向巴山道:“老四,你去叫它回来,今晚一旦有事,皇上就骑着它!” 巴山应声去后,皇上笑道:“红牡丹真是天下第一匹神驹,只怕它不肯让寡人骑啊!” 百里超正色道:“陛下乃万民之主,阿红早已通灵,它岂会犯主!” 说完,立即向在座者说明他攻骑之策,接着郑重道:“砂击敌骑之法,我们来此前已试过,曾经以我们三十九人之力大败三千胡骑! 今晚我们将人马分成八大队,十六小队,务使此山四面八方都无空隙给敌人突破,胜则全力追杀,非到敌人全部瓦解不收兵,我们主力随皇上向南冲,此山决定放弃不要了!凡杀败敌人一方之人,立即乘胜横扫,协助他路合击,成功之后,大家急扑长城内的烟筒山下会合!此去不到一百里!” 大家静静的听着,连皇上亦正襟肃容! 他又接下道:“八大队以八大马王的三百铁骑为主力,十六小队作横的协助?今晚先在山的周围半里处埋伏,敌骑不到跟前绝对禁止动手!” 展云鹤和广文南这时同声道:“听说敌人中武林高手足有千余人!” 百里超道:“不管他们有多少武林高手,总之他们只有两条路可行,第一,他们的武林人物除非今晚成群出来偷袭我们的塞栅,那时我们就以静制动!第二,就是他们挤在人马中协助动手,如是后者,那他们根本就发生不了作用,一千武林在十万人马中,假设以正常的战法,当然他们能施展得开,但我们的打法是使敌骑负创发狂! 逆窜,自相残踏,在这时一个人尚难制服一匹马,何况他们要-个高手制服一百匹疯马呢,那是绝不可能的,到时他们亦只有跟着大败!” 大家听到这里,人人暗佩不已,皇上微微点头道:“只有一点,寡人怕他们只围而不攻!” 百里超大笑道:“那更妙!” 皇上道:“那有什么办法?” 百里超昂然道:“我每夜骑着红牡丹去突袭他们三十次,每次最少也要杀死他们数百人,逼也要逼着东胡王来攻!” 皇上知道他有天雷斧,一举之下何止杀死一百人!加上红牡丹又是克制凡马的神驹,自然更不成问题,当下笑道:“寡人不许你杀孽太重!” 展云鹤急向蒙哥道:“蒙兄,这策略你得悄悄的转达给铁骑兄弟准备!” 蒙哥点头道:“兄弟这就去。” 恰在这时,草厅外忽然进来一个大汉,直向百里超道:“王子,山下来了十个青年要见你!” 百里超笑道:“大概是山王十子!” 皇上道:“听说他们的武功都很高强!” 百里超道:“为各大派中的精英!” 那大汉急接道:“王子,他们通名时说是海内十生!” 百里超轻噫道:“海内十生我没邀请呀!” 高妙道:“也许是自动前来助你的!” 百里超急向皇上道:“中原新旧共有二十大派,包括长白,天山,须弥三派在内,他们分成两大集团,前者山王十子以须弥山为首,后者海内十子以少林派为首,陛下请坐,臣儿出去迎接他们。” 皇上笑道:“这些人恐怕不愿见寡人,你就自行招待罢。” 百里超应声奔出!同时招手展云鹤和广文南道:“二位大哥请准备一个地方给他们休息。” 展云鹤道:“松林内有客房!” 百里超道:“那更好!” 在山下松林外,静静的立着十个青年,为首的确是少林生,百里超急和展、广二人迎上,拱手道:“百里超迎接来迟,希请诸位见谅。” 海内十生一见百里超,居然同声惊讶,少林生哈哈笑道:“王子,我们并不陌生啊!” 百里超微笑点头道:“就只没有交谈!” 少林生长揖道:“那只怪我们十生有眼不识泰山!” 百里超客气道:“彼此,彼此!”他先替展、广二人引见之后问道:“诸位此来必有指教!” 少林生也将其余九人介绍,接道:“王子是否已邀山王十子前来效力?” 百里超答道:“那是巧遇,恰好撞上十子和二十八宿发生误会,在下见机会难得,顺便邀请!” 少林生正色道:“现在小弟们送上前来,不知王子给不给予差遣?” 百里超大笑道:“一个姜维,诸葛亮尚且不挥手段争取,今有十个姜维自送百里超之手,那怕百里超如何庸碌也不会放掉!” 少林生大喜,但接着道:“小弟只有一点请求,希望王子见谅!” 百里超轻笑道:“怕受拘,不愿朝皇!” 十生同声笑道:“王子确是今之孔明!不过还有不便出口之事。” 十生一齐长揖道:“武林中只有王子才是我们的知己!” 百里超回礼道:“只希望诸位不弃愚碌才是百里超之幸,请!” 展云鹤和广文南同声道:“在下等前行,请诸位来!” 少林生急向百里超道:“王子事忙,只管自便!” 百里超拱手道:“那就失礼了。” 忽见高妙自侧林中走出,轻轻向百里超道:“王子,山王十子也到了!” 百里超道:“在那里?” 高妙道:“他们由东面绕来的,现已到了山上,老朽和宣老大接待过了,蒙哥将他们安置好了,你要不要去会会面。” 百里超道:“当然要去,不过等展、广二大哥回来时我们四人同去罢。” 未几,展云鹤和广文南回来了,见了百里超同声道:“王子,我们已将你的策略告诉十生了!” 百里超道:“他们认为可行吗?” 展云鹤点头道:“他们认为必定成功。” 百里超道:“派人招待了吗?” 广文南道:“有人送去饮食了。” 百里超又将十子已到的事告诉二人,笑道:“我们去会会罢。” 四人于是向右走,行进中,展云鹤疑问道:“少林生说有不便出口之言是什么?” 百里超又叹道:“那是不愿与山王十子会面!” 广文南道:“这种门户之见的老过节,日后恐怕难免一场决斗!” 百里超道:“数百年的旧仇,武林中没有人能解,也没有人愿自讨没趣,凭两大集团各选十人共练绝学一事来看,这就是各不相让的表示。” 这时由山上走下了三个少女!展云鹤轻声道:“王子,公主来了!” 百里超闻言笑道:“最好不要惹她们!” “王兄,你去那里?” 公主直向百里超走来!大有跟去的样子! 百里超笑道:“公主,我去招待山王十子,他们刚到!” 另一少女笑道:“百里兄,你的红牡丹真不懂事,连公主骑它都不肯。” 这是白衣少女,百里超知道她是徐郡主,笑道:“那有这回事! 阿红该打!” 公主哼声道:“是你教坏的!” 百里超笑道:“我还只骑得它一次,怎会教坏呢,大概是公主不知阿红的脾气!” 公主道:“它怎样?” 百里超道:“先要和它讲明白,不能硬要骑!” 公主噫声道:“我才不相信呢!” 百里超恐怕耽误时间,立即请展、广二人代去会十子,自己则陪公主向山上走去,笑道:“公主再去试试如何?” 他知道脱不了身,只得顺着去。 公主高兴道:“也许要你开口它才让我骑!” 百里超道:“没有马鞍佩上恐怕不好骑?” 青衣少女接口笑道:“皇上的宝鞍就放在阿红旁边,但无人敢备!” 百里超知道她是常郡主,笑道:“难道你也不敢吗?” 青衣少女格格娇笑道:“你是赛伯乐呀,她一去阿红就朝他穷吼!” 百里超笑道:“公主准备骑阿红去那里?” 徐郡主接口道:“我们向南面去探探混沌王的人马到了没有,现在快天黑啦!” 百里超道:“混沌王要合围必在二更以后,这倒是不必探,因为海内十生来时未发现,我们要探的却是敌群中的武林高手,看他们是否有来袭的企图。” 公主骇然道:“那不是要深入敌阵核心里面去吗!” 百里超点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公主道:“那就不能骑马了?” 百里超道:“当然,而且不能去太多人!” 公主对白衣少女道:“玉君,你和碧钗上山禀明皇上,只说我和王兄去探敌情去了!” 百里超道:“这时尚早,公主先回山上,初更时我们再去如何?” 公主摇头道:“不早了,我们先在远处看看地形,同时还要观察东胡王的主帐所扎之处!” 百里超不料愈摆愈难脱!于是只好答应了,恰好蒙哥由林中过来,他就将探敌的事说出后,又吩咐道:“今晚叫全体提高警觉,暗卡多放几个!” 蒙哥道:“我们今晚的暗记是什么,这也要人人准备啊!” 百里超道:“这么多人,用什么好呢?” 公主道:“这松林中,草原上,尽多萤光虫,规定每人用发丝绑两只在头上就行了。” 百里超鼓掌道:“公主的办法真好,今晚之役,就定名流萤飞砂之役,暗号就规定是飞砂吧蒙哥,请你赶快秘密去规定。” 两个郡主上山去了,蒙哥则火速传达暗记和暗号,公主见一切就绪,立即逼着百里超动身。 黄昏快要降临,西天的夕阳斜斜照射着草原,清晰的映出两条人影! 周遭的远处,时时发出战马的嘶声,黑压压的军帐,由东面连接到西面,那就是东胡王的大军连营! 不到半个时辰,胡骑帐内又升起了火光,远看半天都被照明,敌势之盛,委实令人怵目惊心! 这时候,公主已和百里超渐渐接近北面,那是敌人的中央。 离敌营尚有半里之际,突然从草中冲出两个中年人,长剑同挥,沉声喝道:“什么人? 百里超知道遇上敌人放出的暗卡了,而且撞上两个武林高手! 侧顾公主传音道:“引路的来了!” 公主知他要制住对方问口供,只是点点头。 百里超轻声向对方道:“朋友别误会,咱们是来下战书的!” 对方一人冷笑道:“阁下说的名词太古老,大爷不相信,快点通名来!” 百里超暗示公主当心,仍旧向对方行进道:“阁下如不信,那就请带我们去见大王吧!” 两敌大喝道:“不许动!” 距离尚有数丈,百里超提前发动,身如电闪,轻叱道:“倒下来罢!” 说倒下就倒下,两人连躲避都来不及,不要说还手啦,全被百里超点倒。 公主一见,暗暗惊异,走起笑道:“王兄好快的手法?” 百里超轻声道:“公主勿站着,敌营太近了!” 四方没有惊动,百里超指着瞪眼不能动弹的敌人问道:“朋友,要不要继续活下去?想活就得答应两问题。” 两敌是吓呆了,百里超并未全部制住他们,这时见问,其一道:“我们不信?” 百里超道:“你们不信是对的!但说出总有一点生存希望!” 那人道:“你是大明什么人?” 百里超笑道:“你们问我岂不多余?” 那人道:“我们死也要知道死在谁人手下!” 百里超点头道:“好,我是百里超!” 两敌同时惊叫道:“绿野王子!” 百里超点头道:“现在你们信不信有活的希望?” 两敌同声道:“王子要知道什么?” 百里超道:“你们是东胡王的旧属还是聘请的?” 两敌同声道:“我们每月有七十两银子的收入!比聘的低,比他的旧部下高!”百里超笑道:“那算是应募人员!好,我决不杀你们。” 两敌道:“王子还有什么要问?” 百里超道:“听你们的口音是辽东人,只怕在东胡王手下并未被重用?” 其一道:“我们不是甘心为虎作伥,目的只在每月七十两银子!” 百里超道:“我的意思是你们既不见重于东胡王,当然就不知道他们的重要计划!” 两敌同声道:“胡骑毫无纪律,消息最容易知道,王子要问什么?” 百里超道:“第一,我要知道东胡王今晚有无行动,第二,他聘请的武林高手中有那些最重要的人物!” 两敌沉吟一会同声道:“我们只知东胡王在三更时分要向大明皇帝进攻,至于有那些重要人物却无法接近,因而不清楚。” 百里超道:“就是这点问题了,二位在这草中最安全,明早你们即可活动了!” 说完,他向二人又各点了一指,使其糊糊涂涂的睡去,然后向公主道:“时间有限,我们无法深入敌营再探了,赶快回去应敌罢。” 公主点头道:“三更来攻之前,我想敌人必先派出武林人物前来扰乱!” 正待转身之际,突见东面连营内的火光中黑影连闪! 百里超一见大惊,急声道:“敌人发动高手了!” 公主道:“我们快回去。” 百里超道:“来不及了,我们两人只有去拦截。” 公主道:“来敌太多,如何拦截?” 百里超道:“杀他几个之后,其余的来围攻,如此就牵住了。” 二人横身腾起,狂扑东面,恰好在数里外的一处高地截住来攻的第一批。 敌方先驱共有十四人,百里超昂然大喝道:“什么人?” 敌方为首的是个狂放的老人,闻喝扑近嘿嘿笑道:“小子,你是放暗卡么?” 百里超朗声道:“你们试试我方无名之辈的手段如何?” 突然一个猛汉大喝一声,手中长剑迳点百里超胸膛! 公主早有准备,叱声道:“你敢!”织掌摇劈。 猛汉突感长剑逆转,把持不住,反向自己胸口插进,一声惨叫,血如涌泉,卟的翻身栽倒! 那老人一见大惊,挥手喝道:“点子硬,大家上!” 十几人闻声齐上,全力向百里超猛扑!百里超急对公主道:“注意他们的后队!” 说着暗探神斧,挺身迎出,大喝一声:“你们有多少!” 激雷怒发,雷声突响,“轰”的一声巨震,霎时群敌尸飞,残肢、断腿,血雨洒满一地,仅只一招,扑来之敌竟一个不存!只有那老人吓得狂叫一声:“天雷斧!”回身急窜!侥幸逃脱一命。 公主一见百里超手中那把古式小斧!同样吓声道:“王兄,你有天雷斧!” 百里超道:“不敢乱用,刚才是不得已尔!” 公主道:“你有没有天雷神笈?” 百里超道:“没有,听说神笈落在龙天放手中,但不知真假如何?” 公主惊奇道:“家师曾说过,此柄神斧如没有天雷口诀,任何人得了都发不出威力,王兄刚才一扫,雷电交作,那是什么原因?” 百里超苦笑道:“此斧是我得自茅山无生隙中,那是被赤煞四魔逼下去的!但在破禁得斧的洞门上曾有古人留遏,说如无神功休得开禁,后又有一谒在斧旁,说已得天龙丹者始可动神斧!我倒确曾吞过天龙丹。” 公主大喜道:“那就对了,家师说,神笈内的口诀就是练神力的真言,你既具备了神力,当然可施神斧了,这神斧不似剑术,只要能挥动即有威力!” 百里超笑道:“我是糊涂得来糊涂用,现在胆大了,敢对敌,过去连见了敌人都会发抖!” 公主娇笑道:“那是惧敌心理太重,也是纯洁之故,现在你变坏啦!” 百里超闻言笑笑,暗忖道:“我确实变坏了……” 他联想到春神宫桃花林中被困的一幕,不禁脸红了,同时又担心殷婷和年年红的安全。 “怎么啦!我说你坏,你就不高兴了?” 公主见他不说话,侧着螓首问。 百里超连声道:“我怎敢不高兴,我确实变坏了,你看,我只一下就杀死这么多人!” 公主正色道:“这是临阵对敌,你不杀他,他们就要杀你,嗯,真个阻住啦,后面的吓得不敢上来了,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百里超摇头道:“我们的目的就是阻敌,现在快回去,提防敌人分路前去。” 二人放势狂奔,回到山下,突闻松林中大喝道:“什么人?” 百里超一听是巴山的声音,急急道:“老四是我和公主!” 巴山自林中站出,埋怨道:“二哥为何不带暗记!刚才又忘了暗号!” 百里超愧然道:“该死,我们和敌人打过后都忘了!” 公主问道:“阿山,怎么我们直到山下你们才发现?” 林中又走出展云鹤道:“故意放进你们!在此,你们已被困住了!” 百里超知道他的话不假,忙道:“敌人三更必来攻,我们准备好了没有?” 展云鹤道:“连皇上都准备好了!” 公主急向山上奔去,回头道:“王兄,你看看,敌营已无灯火了!” 展云鹤道:“可以出动了。” 百里超道:“蒙哥呢?” 林中应声道:“在这里!” 百里超道:“蒙哥,八路铁骑速至半里外!” “是!”林中蒙哥应声而去,未几铁骑全部出动。 广文南也自左侧奔来,问道:“王子,十子和十生请示派用!” 百里超道:“他们一为皇上前锋,一为皇上后卫!” 吩咐一定,他单独上山。 在茅厅前的草地里,这时只见皇上立在红牡丹身边,一见百里超,笑问道:“吩咐好了?” 百里超应声道:“准备停当了。” 他见红牡丹背上仍无鞍佩,问道:“关道呢?” 厅里走出关道应道:“来了!” 百里超道:“阿红为何不佩鞍?” 关道噘嘴道:“这家伙不许我走近。” 百里超想笑,但忍住道:“快替皇上备鞍!” 关道端起宝鞍,但仍蜘蹰不前! 百里超接过来,笑道:“你不看看阿红的眼角,它对你毫无敌意,故意逗你这活宝玩的!” 他亲自替皇上备好马鞍,恭声道:“陛下,敌骑声已传来,快请上马!” 皇上走近笑道:“如无敌人在前,寡人真想纵骑狂奔一日,看看他的速度如何!” 百里超笑道:“陛下要试不难,这次就叫它送陛下进京,不到中午,保证驰到天安门外!”皇上急急道:“寡人暂时不回京!” 百里超笑道:“塞外不是陛下久游之地,何必使满朝文武提心吊胆呢!” 皇上尚未开口,突听环山四周中,呐喊声起! 百里超大叫道:“准备下山!” 他亲护皇上,飞身一纵,落在红牡丹背上,又低声道:“陛下坐稳,不必带鞍!” 满山人物在他那声大喝中,无不清晰可闻,一齐出动。 突闻红牡丹长嘶一声,上蹄腾起,一拔足有二十丈高,它竟足登松梢,如电向山下射去! 皇上那曾见过如此神通的俊马,开始时大吃一惊,好在他也是武功高深之人?否则这一下不吓晕才怪。 到了山下,皇上居然忘形大笑道:“超儿,这是何等神奇啊!” 百里超已见一里外杀声震天,轻声道:“陛下,十子在前,十生在后,他们保护陛下来了。” 这时公主亲率两个郡主,两位公子,加上巴山、关道,知时由出上赶到,于是齐向南冲! 这时整个草原已被喊杀之声和马嘶之声充盈,大有天翻地覆之势,近在咫尺说话都要运内功,否则休想听到!百里超看到南面之敌依然顽强抗拒,立即朗声道:“请十子发动攻势助阵!” 前面忽然回来一个青年,大声道:“王子,混陀王在亲自督阵,但武林人物太多,其中竟有赤煞四魔和龙天放,尤色雅。” 百里超谈然笑道:“这是在下预料中事,阁下可是须弥子?” 青年应声道:“正是!” 百里超道:“这路铁骑是谁?” 须弥子道:“八大马王之首蒙哥!” 百里超道:“请大哥带信蒙哥,只说我来了!” 须弥子精明之至,回身又冲去,运起内功,大叫道:“所有铁骑听着,绿野王子亲自来了!” 一霎时,铁骑欢声轰动,人人大叫绿野王子到了! 此起彼落,喊声比杀声更高!接着就见原先来的须弥子大笑道:“王子神威,混沌王和赤煞四魔闻声惊宛了!” 百里超拱手道:“请诸位协助,我们冲进去!” 奔驰中,皇上回头向百里超笑道:“超儿,你可比美唐朝郭子仪了!” 百里超摇头道:“臣儿不敢自比古人!” 敌骑大败,被铁骑赶杀得四分五裂,百里超陪着皇上到时,只见地面上尽是敌尸纵横! 百里超仍不明其他七路的结果,大叫一声道:“巴山和包罗听着,你们分别通知十子和十生,请他们一向左面,一向右面,协助横扫!无论如何不让敌人有重整攻势的机会。” 二人应声奔出这际,忽见蒙哥一马冲来报道:“南面二万多敌骑已溃不成军了!” 百里超道:“你三百骑分作两路向左右横扫!” 蒙哥又应声而去,忽见公主道:“我们呢?” 百里超道:“请公主公子们回头站北路,我护皇上先到烟筒山去!” 公主大喜,娇喝一声,带着两女两男掉头回奔! 皇上一见,哈哈笑道:“超儿,从古至今,恐怕只有你的将权最大,公主也是你的属下了!” 百里超笑道:“有陛下在此,臣儿岂肯放过这从古未有的机会!” 皇上笑道:“看势成功了,我们走罢!” 红牡丹会意,第二次驰开四蹄,笔直向南疾冲而去。 未到黎明,烟筒山已遥遥在望,青青的高峰,早映上东方的鱼肚白色,当前矮山起伏,长城蜿蜒! 百里超纵骑越过长城,回头吁口气道:“陛下,进了安全地了!” 皇上笑道:“有你随行,寡人处处感到安全!” 百里超摇头道:“对付武林人臣儿倒不怕,似这样如蚂蚁一般的胡骑真不好应付!” 皇上大笑道:“蚂蚁经不上黄砂,你这场黄砂兵法不是已将蚂蚁打得大败了么!” 百里超苦笑道:“事急从权,这算什么兵法!” 皇上正色道:“为将的不能墨守成规,灵机应变才是良将!寡人知你不愿为官,否则你就是大明统帅!” 百里超叹声道:“臣儿深感陛下龙恩,将来哪将私仇昭雪!能得常伴陛下于愿已足了。” 忽然在谈话间掠来一条人影!皇上一见欢叫道:“终南先生来了!” 百里超确见人影是终南老人,立即跳下马背拱手道:“前辈久违了!” 终南老人哈哈笑道:“少侠,你替皇上平定塞外了!” 皇上接口大笑道:“先生,你听过黄砂败敌之计吗?” 老人大笑哈哈道:“不惟没听过,连古孙子也想不到哩,适才纵观战场,东胡王已与混沌王狼狈逃窜,陛下从此高枕无忧了!” 皇上急问道:“八队铁骑如何?” 老人道:“小有损失而已,现在赶着二万多胡骑向长城方向满山遍野而来了!” 百里超忙问皇上道:“这些马匹如何安置?” 终南老人大笑道:“少侠放心,老朽已于昨天预卜成功,因此即通知万全、宜化、怀安等三城驻军守将派军接收,此际大概已开过长城了!” 皇上笑道:“老先生辛苦了!” 老人大笑道:“陛下怎对故人说起客气话啦,不过还有几件重要事情告诉少侠!” 百里超急问道:“请问什么事?” 老人郑重道:“春宫妃子那妖妇已横扫西疆,正派武林都遭杀害,凡是邪门的悉数投降,目前西疆已成妖妇天下,不久必向中原侵犯!” 百里超大惊道:“这如何是好?” 老人道:“到了烟筒山时,看能会合多少人,你就带着先会合的先走,老朽保护皇上等全部到达时,再叫他们随后追你!” 百里超道:“八大马王你老不要约束他们,叫他们自由行动!” 老人道:“对的,铁骑不适合与武林人斗!” 皇上道:“不叫他们跟着寡人吗?”

大家听说麻面青年的石块竟已到了百里超的手中,真教人不敢相信,因为百里超连一步都未动,广文南疑道:“你拿来看看?” 百里超伸出右手笑道:“这不是他的嘛,上面刻有一个殷字,这可能是他的姓。” 展云鹤立有所悟,但却骇然道:“他掷出时,你运内功将石块吸回来的!” 百里超道:“这叫做出奇制胜,他决不会料到我会有此一着!” 巴山大笑道:“二哥近来的诡计百出了!” 百里超道:“那里,这是我看出他的诡计之故,假使他也将石块掷入土中,我也没有把握取胜。” 关道正色道:“是啊,何况他还有人看到你的石块落处呢。” 百里超道:“看不到这倒没有关系,我一开始的动机就是和他比听力,假设他的石块真的落在山后谷内,我也有把握一去必得。” 广文南叹声道:“贤弟此着真是绝妙之极,但不知这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百里超道:“此人闻‘正’则从,有理则循,决非邪门,因此之故,弟并未存有丝毫敌视之心,惟此人性情冷傲,眼高于顶,与其相处则不易。” 展云鹤道:“贤弟细察入微,愚兄望尘莫及。” 百里超笑道:“展大哥太谦了。” 巴山道:“我们大家去看看如何,那人去了这么久仍不见回来,也许气走啦。” 百里超不觉的将那块石头收入囊内,招手包罗道:“你招呼阿红一声,我们一齐往山后去罢。” 山后是座深谷,谷内丛林密布,大家下去一看,四周冷清清的,没有人的动静,展云鹤笑道:“确是走了。” 百里超记得自己所掷之地,笔直的带头行去,到了之后,他指给大家看道:“你们在这儿二尺之内找找看,他竟未曾将土翻动。” 广文南道:“那是他聪明之处,明知找出那块石头也是失败,他又何必在土里挖呢。” 忽听关道惊叫道:“在这里,地面有个新打破的窟窿!” 大家走近一看,一点不错,展云鹤还折下一根细长树枝在窟窿里插了一下,够不到底,点头道:“没有三丈也有两丈多深!” 他又噫了一声道:“他也试过了,这根树枝一定是他折的!” 广文南忽然叫道:“这树上还被他刻了字!” 说着随即念道:“面善心狡的家伙,我们前途再见。” 大家齐声笑道:“他这下子可气惨了!” 百里超笑道:“凭字上的口气,他也是去春神宫的。” 大家出谷后绕上沿河大路,忽见前面尘头大起,发现一连奔驰着五骑快马,而且迎面冲来。 百里超首先认出马上骑客居然是赤煞五魔的子弟,随即叫道:“大家不要让路。” 众人也已看清,同声道:“他们为何走回头路呢?” 百里超道:“见面就不难明白了!” 五骑相距还有数十丈,讵料他们马匹突然齐发一声惊嘶,前蹄同时竖起,势如人立,没有一匹敢向前进。 马上的人显然骑术甚精,没有一人被掀下马背,但却人人莫名其妙。 关道一见轻笑道:“阿红确是马中之王,常马见了它没有不怕的。” 这时那面五人似也看到百里超了,但仍不明白自己坐骑因何惊恐。 印一指首先跳下马鞍,他不像已往一样,丝毫没有拔剑动手的迹象,相反地他还拱手向百里超大声道:“阿超,我们正在找你。” 双方都接近了,他们的马匹竟像腿软了似的,全身颤抖不停,那是见了红牡丹逼近之故。 百里超尚未出口,巴山已大怒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喊我二哥叫阿超?” 百里超摆手阻住他道:“随便他们叫什么吧。”接着立住冷声对印一指道:“二庄主仍在找我这个逃奴不成?” 屠世善似怕印一指吃亏,立即暗示谭色空、海内净、索武魂同时下马走过来,他抢着接道:“百里超,我们以前的事情暂且不去提它,这次找你是我们奉家父之命而来的。” 百里超点头道:“相信你们也不敢提过去的事情,二庄主奉了什么使命而来?” 屠世善道:“你不是要求家父查出杀害鲍叔德的人吗?” 百里超陡然踏上一步道:“查出来了是不,确是你们赤煞教人所为吧?” 屠世善道:“你勿忘了诺言?” 百里超道:“我说过,能交出下手之人就不问赤煞教全体,但在背后操纵者又当别论!” 屠世善道:“背后操纵者是龙天放,同时他也在场,另外尚有本教两个香主和一个弟子。” 百里超闻言冷笑道:“这是真情还是借刀杀人?” 他已立即知道五魔要假手他去斗龙天放了。 屠世善面包一变,急答道:“是真是假全看你信与不信,我们已守信交出下手之人了。” 包罗突然抢出大怒道:“龙天放也许有份,但凭你们的香主和另外一个弟子却没有当时几人的力量。” 印一指冷笑道:“本教香主都是武林高手。” 百里超知道空辩无益,大声道:“你们已将两个香主和那弟子带来了么?” 屠世善嘿嘿笑道:“你只叫交出人名而未言交出人犯,现在他们都在逃!” 百里超道:“人名呢?除龙天放之外还有三人。” 屠世善哈哈笑道:“你既不信,说出来只怕又是假的。” 百里超大怒道:“屠世善,假设我要将你们留下来作人质,我看你们恐怕连一个也休想逃脱吧,说话时你们要当心,别逼得我冒火!” 屠世善闻言打了一个寒战,他自认这时五人联手也非百里超一人之敌。 百里超见他面色惨白,不禁纵声大笑道:“放心,贵庄主仍是红光满面,凭我的相法上观察,你们五人的年寿还长,不过我此际替诸位打下流年,如果我义兄之事一旦揭穿时,到那个时候你们整个赤煞教最好都要准备一下,每个人的面前准备一口棺材。” 他说完,挥手大声道:“我们走!” 屠世善不敢再开口,急忙示意自己人让路。 走出半里,巴山回头看看,见没有什么人跟上,于是向百里超道:“二哥,你明知他们说的是假话,为何还要问另外三人的姓名干啥?” 百里超道:“试探他们另外还要假手于我杀什么人。” 展云鹤道:“赤煞教恐怕就只有龙天放是外来的,其它都是死党。” 前面有个大镇,关道对大家道:“磴口到了,我们在此坐船下放,可直接到小乌拉山上岸。” 展云鹤道:“那还是要绕路,我们由此奔狼山,过五加河,可径扑察罕艾特斯山,过了这山脉就是以林巴达山了。” 百里超道:“走陆路比较方便,不过这一带已不是本朝辖地了。” 展云鹤道:“是的,我们已进入俺答酋长的势力范围了,不过江湖人是不管这些的。” 广文南道:“俺答酋长性悍、多智、且好勇善斗其部众中高手无数,经常侵犯边境,将来必为朝廷大患。” 百里超道:“我们现在之地是不是本朝土地?” 广文南道:“是的,河那面就不是了,过了河就是俺答酋长的领域。” 百里超道:“朝廷在此驻有什么重兵?” 展云鹤接道:“驻宁夏前卫,及宁夏左屯和宁夏右屯二卫,兵力多少不清楚,目前前卫将军是常苏。” 正说之间,忽见一队官兵自前面纵骑驰来,人数约有百余,居然都是雄赳赳的大汉。巴山笑道:“这就是前卫营的兵马。” 百里超立即对展云鹤道:“展大哥快请到前面去,叫他们当心坐骑。” 关道笑道:“官兵那里肯听,还是我将阿红带上小路去罢。” 百里超一听有理,连忙点头道:“关兄快点,官兵来势太速。” 他的话刚收口,忽见那队官兵突然一齐勒马回头,竟已列成阵势。 大约一里开外,这时又是尘头大起,隐隐又有一大队人马出现。 广文南惊声道:“这队官兵是被敌人追来的,我们快上去看看。” 百里超骇异道:“追的是什么人马?” 展云鹤道:“边疆地区太乱,有马贼,有各部落的无纪游骑,也有伪装贼人的胡骑。” 百里超急对关道招手道:“阿红勿带去了,我要骑它。” 他飞身跃上红牡丹,接着对展云鹤道:“展大哥先去通知官兵让路。” 他看到追骑多出数倍,知道官兵无法对敌,展云鹤会意,拔身冲出。 百里超又对广文南道:“广大哥,你们在我两侧跟上!” 官兵中有人看到展云鹤竟能认识,未等接近就大叫道:“展大侠,你来得好,快助我等一臂。” 走近了,展云鹤忽然大笑道:“常将军,是你亲身在此。” 那人是个三十七八的高大身材人物,生相威武,但没有顶盔披甲,居然是身着紧身武林打扮,他飞身下马相迎,笑道:“我带领本部百名精锐,经常亲自巡行边境,想不到今天竟遇上了一批来历不明的贼人。” 展云鹤在他耳边轻轻说道:“绿野王子在后面,将军快将贵部队向两侧让开,由他来逐退贼众。” 这猛汉当然就是前卫营的常将军,他一听大喜道:“是那一位?” 展云鹤笑道:“就是立在红马背上的少年,将军宜使贵部队离速一点,那匹马是马中之王,凡马见了都会惊窜。” 这时追骑也在两箭之外列阵,显然不敢冒失冲来,常将军一听,不由又惊又疑,诧然道:“敝部这一百骑都是关外一流良马,大概不致惊窜吧,如经撤开,贼骑必将乘虚冲来。” 展云鹤微笑不言,将手向后一招!他有心开开玩笑了! 百里超见官兵仅只将大路中间让开,于是不便急进,免得官骑受惊奔散,招手大家道:“敌骑中必有沉着多智之人,他们不乘势攻来,我们不妨也缓缓迎去。” 红牡丹尚距数十丈远,官兵的坐骑竟齐声惊嘶不已,虽未惊逃,但已大乱! 常将军这下可急了,大声发令道:“周副将军,快将人马朝两侧带开,王子到了。” 官军中一个青年将军闻令,扬鞭一挥,急将人马向两侧闪出。 百里超渐渐行近,展云鹤忙向常将军道:“将军请以常礼相见,免被敌人看出破绽。” 常将军点头迎上,拱手道:“王子驾到,请恕常苏不知之罪。” 百里超笑道:“将军乃边塞重臣,千万不要多礼,请问贼众是从何进来的。” 常将军道:“贼人来路不明,他们的目的似在这一百匹良马。” 百里超摇头道:“他们明知是官兵而敢前来,这就值得怀疑。” 他说完立对展云鹤等道:“我们冲过去不在杀人,大家认清其首领,我们要将他生擒回来审问。” 展云鹤道:“那就等我们先上,否则红牡丹去就会大乱,乱了无法找到他们的首领。” 百里超道:“你们去时不可大意,敌人中恐怕藏有邪门高手!” 广文南道:“那是难免的,先由我和展兄试他一下,贤弟看势不对时再来。” 百里超点头道:“二位最好少杀人。” 展云鹤与广文南应声而出,提功一连数跃,霎时接近贼阵。 贼骑约有三百余,分成三排,二人一去,居然沉着不乱! 展云鹤拔剑大声道:“你们为首之人是谁,快点出来答话。” 距离不到三十丈,广文南这时已看得非常清楚,三百贼骑竟是人人精悍,匹匹都是良马,他立即向展云鹤道:“展兄,这不是乌合之众,你看如何。” 一言提醒,展云鹤骇异道:“他们都是武林高手!” 广文南趁贼人仍在向他们打量,至今尚无一人答话,立又道:“快叫关道前来,他认得边疆一带的各路人物。” 展云鹤还来不及表示同意,突见敌骑中冲出一个大汉,逼近到五丈之内,只见他宏声道:“来的可是展帮主和广帮主?” 广文南闻言又是一震,忙接道:“正是,阁下如何识得在下二人?” 那大汉突然勒转马头,不答话又冲回去了。 展云鹤噫声道:“他搞什么名堂?” 广文南道:“定是回去通知首领。” 未几,真的又冲来一骑,座上是个二十八九的青年,只见他拱手道:“二位帮主因何与官兵有关系?” 展云鹤已看出他的武功非常高强,立笑道:“阁下贵姓?” 他这句话还没有问完,突听背后传来关道的大叫声:“二兄不要误会,他是‘八大马王’之一的蒙哥!” 展云鹤闻言,立向那青年笑道:“阁下可认识关道?’ 那青年面现愕然之色,啊声道:“你们都作了官啦!” 关道正赶到,大声道:“老蒙,谁说我们做官来着?” 青年道:“否则你们因何与官兵搞到一块?” 关道大笑道:“那是另有原因的,我倒要问问阁下,你想造反了不成?” 青年道:“我三百铁骑横闯边境万里,生平不属人管,何谓造反。” 关道嘿嘿笑道:“横闯沙漠是另外一回事,追杀大明官兵又是一回事,今天你幸好遇到我,否则你这常胜铁骑势必一败涂地。” 青年道:“胜败我从来不计,但这次我却非追这批官兵不可,他们竟将我的妹子先xx后xx,此仇焉能不报?” 展云鹤骇然道:“你从什么地方看到这批官兵作了此事?” 青年恨声道:“他们沿着边界巡行,昨天遇上我妹子,这是我一个朋友在暗中看到的。” 广文南提出一句重要的话问道:“你知那官兵是什么人带领巡行边界的么?” 青年道:“不管他是什么人,就是永乐皇帝我也不怕。” 广文南笑道:“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这事情发生的问题,带兵的是前卫营将军自己,试问凭他的身份能不能做出这种事情?” 青年骇然一怔,立接道:“是常将军亲自率领?” 展云鹤道:“贵友现在那里?其中定有不同寻常的原因!” 青年道:“阁下认定是敝友从中捣鬼么?” 展云鹤道:“阁下宜请贵友前来,叫其在官兵中指出主凶才是。” 青年摇头道:“敝友是我多年知己,他虽在磴口,但我决不怀疑。” 关道正色道:“蒙哥,你一定要和官兵动手么?” 青年道:“关兄与两位帮主必定不赞成?” 三人见他立起敌视之色,关道大声道:“蒙哥,我们三人尽可两面不管,但我要警告你,连你在内,这三百铁骑恐无一人生还?” 青年猛地一带缰绳道:“我不相信!” 关道喝声道:“蒙哥,你看谁来了?” 青年停缰道:“凭我三百铁骑,曾经力拒赤煞五魔的邀请。” 后面是百里超立在红牡丹背上缓缓而来! 蒙哥一眼看到红牡丹,显然就已认出,只见他面色全变,加上他的坐骑已惊跳不停。他的骑术精极,硬将那马保持原立姿态,急问关道道:“关兄,那人的坐骑可是万里马?” 展云鹤将手向百里超摇动,叫他暂停,忙代关道答道:“阁下目力真强!” 关道也道:“它已被我取名叫红牡丹。” 蒙哥火速向后一摆,大声道:“兄弟们,准备步战!” 三百铁骑闻言同时飞身下马,仅留一骑回头驰出,奇怪,空骑竟追着那骑人马全部跟去,可见这三百铁骑是真正训练到家了。 蒙哥也将坐骑驱走,之后只见他对关道正色道:“你竟将宝马送与别人,可见你已失去往日的骨气了。” 关道不以为忤,哈哈笑道:“蒙哥你既然一意孤行,我姓关的也懒得解释了,现在官兵不会过来,我和展、广二位也不偏向于谁,你要动手时,那就请和我恩公动手罢。” 蒙哥听他说出“恩公”二字时又是一怔,沉声道:“他是什么人?” 关道微微笑道:“他是赤煞五魔人人害怕之人!” 蒙哥大叫道:“绿野王子!” 百里超耳听他在叫自己,于是催动红牡丹驰近道:“阁下有何指数?” 蒙哥立即上前拱手道:“王子英名,近来在边界如雷贯耳,今日之事,务求王子做主。” 百里超道:“阁下适才所说一切,在下全部听到,为求明白真相起见,非请贵友来此一趟不可,否则既不能洗雪令妹之仇,又难替官兵表明清白,不知阁下同意与否?” 蒙哥立道:“王子之见既与展帮主相同,在下有何话说。” 他急向后面大叫道:“龄百长注意,你带十人到磴口请倪卜前来!” 在一箭之外有人朗声应是,随即冲出十骑奋驰而去。 蒙哥转身又向百里超道:“请王子稍待一会,敝友立刻会到。” 百里超微笑道:“贵友是干什么的?听其姓氏,莫非是关内武林中人?” 蒙哥道:“他确是关内人,但在边疆地区多年了,目前以贩马为生。” 百里超道:“我想贵友必无家眷,且与边疆各部落都有交往。” 蒙哥噫声道:“王子一定认识敝友!否则那能这样清楚?” 百里超道:“既然贵友完全符合在下揣测。那就请他不到了,阁下派去之人必定落空,纵算见着,他也决不会来。” 蒙哥不解道:“王子因何如此肯定?” 百里超急对展云鹤和广文南道:“二位大哥烦请操劳一趟,火速追上蒙兄派去之人,假设见了那姓倪的而不肯来时,二兄就不必客气,我一定要姓倪的亲自前来对质。” 二人闻言急起,猛提轻功追出。 关道问道:“恩公!你认为姓倪的怎么样?” 百里超道:“边疆部落历代野心人物辈出,以抢掠为前茅,常存试探之心,对朝廷戍边之兵无时不存逐走、削弱、消灭之志,进而得寸进尺,其结果不言而知,常将军在此显为这些野心人物之忌,加之阁下亦为彼辈眼中之钉,引虎吞狼为狡猾者常用之谋,我揣测贵友必被他们收买而作此计之点火人,阁下信友不疑,因此才有这种事情发生,这真是一件危险的恶当。” 蒙哥闲言悚然,诧异道:“倪卜竟敢出卖我?” 关道接口道:“世上重利轻义之人多的是,不过这都是事先没有慎交之故。” 百里超忽然向后招手,立即召来巴山和包罗。 巴山知道有事情,忙问道:“二哥,有什么事?” 百里超不避蒙哥,轻声道:“你向河岸上那株大树后追去,那儿有名奸细,我想他就是这次欲收渔翁之利者所派来的。” 巴山和包罗看好地形,悄悄的掩近河边。 未几,果然不出百里超所料,一个中年大汉被包罗和巴山硬逼了回来。 蒙哥一见,居然认得,大喝道:“你是‘山勒黑枯’派手下?” 那大汉冷笑道:“是又怎样?难道不准我在树上乘凉。” 百里超笑问道:“他的主人是谁?” 蒙哥道:“是漠北最有势力的人,自称东胡王,部属数万,但分散于各地。” 百里超点点头,沉声向大汉道:“你回去时向东胡王说,告诉他休要痴心妄想。”。 大汉临走时问道:“阁下是谁?” 百里超笑道:“不要问,我迟早会来看你主人的。” 大汉走后,蒙哥豁然道:“我确被倪卜出卖了,他曾经叫我与东胡王合作!” 百里超道:“令妹之死,无疑也是这一阴谋的无辜牺牲者,阁下宜当心后果。” 蒙哥问道:“王子因何甫始就会怀疑到这些呢?” 百里超道:“常将军治军极严,而且他本人这次是亲自出巡,阁下想想能有这种事情发生吗,幸好我们来得正好,否则这次的祸就闯大了。” 正说着,忽见展云鹤已与广文南如风赶回。 关道近上急问道:“姓倪的带到没有?” 展云鹤大声道:“姓倪的被人杀死了!” 蒙哥闻言惊异道:“在下派去的人呢?” 广文南一到接道:“他们向北追去了,凶手似还离去不久。” 蒙哥急向百里超道:“王子,事情证实了,贼人已杀倪卜灭口,在下必须前去接应。” 百里超道:“阁下当心东胡王!” 蒙哥恨声道:“在下虽只三百骑,但自信能横扫其数万之众。” 百里超道:“阁下请便,咱们后会有期。” 蒙哥道:“常将军那里在下深深道歉,不过今后我会协助他的!” 百里超笑道:“这就足见阁下侠义可钦了。” 蒙哥急向众人一抱拳,道声再见,转身率众而去。 百里超眼看数百骑冲起一阵黄尘,转瞬向北加飞驰去,不禁叹道:“难怪他能称强塞外,凭这三百骑高手,我看到什么地方也能去得。” 关道笑道:“八大马王以他为首,但其余的手下不足,多到百人,少只十骑。” 展云鹤道:“官兵中如有这种铁骑,打起仗来必然势如破竹!” 关道郑重道:“我看蒙哥对恩公敬重有加,将来必定会向恩公归服。” 百里超笑道:“他们在边塞可以生存,到了内地就无用武之地了。” 这时常将军已飞马赶来问情形,百里超立将原因告诉道:“将军,没有事了。” 常将军道:“王子替末将解了危啦,请到军中稍留几天如何?” 百里超道:“我有急事赴以林巴达山,将军,我们就此告别了。” 言毕,随即与众人拱手北进。 常将军心知他留不住,于是也带领百骑继续巡行。 是日下午,百里超等已绕过磴口,经关道带路进入山区,大家就在一处林中略事休息。 他们吃了干粮之后,时已初更,于是又继续夜行。 及至一座土岭,前面的关道忽然噫声道:“岭下那两个黑影好快的身法,” 大家走近一看,可是已不见黑影再现,展云鹤道:“在什么地方?” 关道忙向大家道:“我们下去,他们已到了那片高粱地内!” 广文南道:“这地方的武林人物来了不少,三两人出现不出奇,我们还是照常前进。” 关道摇头道:“他们行动诡秘,我们还是看看较好。” 展云鹤忙向广文南道:“我们三人走左侧,直奔高粱地,超弟带巴、包两弟走正路,如有事情,我们则发声通知。” 百里超点头道:“这也好,我们分开,如无事情,大家就在远处林边会齐。” 走侧面到高粱地的路程非绕道不可,展云鹤等已提功下扑,讵料红牡丹竟也紧紧跟去,巴山一见笑道:“它也不甘寂寞啦!” 百里超却正色道:“它不会随便去的,我们快走,前途定有事情。” 他们刚到岭下,突闻远处传来无数的马嘶之声,左边空隙更已尘头大起,估计距离约在十几里外。 百里超陡然道:“高粱地那面有大批兵马开动!我们改变方向。” 他领着直向高粱地扑出,及至临近,忽见关道自高粱中冲出大声道:“蒙哥的铁骑被敌人诱引入饿虎谷中围住了!” 百里超道:“刚才两个黑影是谁?” 关道郑重道:“是蒙哥两名逃出的手下。” 巴山问道:“展、广两位大哥呢?” 关道一指高粱地道:“他被蒙哥手下带往饿虎谷去了,叫我回来请恩公速去。” 百里超道:“红牡丹跟去了,大约有多远?” 关道急道:“阿红刚才已冲入敌人增援骑队,该谷就在高粱地那面,此去不到十里。” 百里超道:“那座山谷一定很险要,否则怎么困得住,现在红牡丹和展大哥等去了必定解围,问题是我们尚须替他断后。” 关道大急道:“那谷只有两道出口,四面都是悬崖,假设在悬崖上四面扔下火把,谷底势必全部燃烧,人可脱离,那些良马则毫无生还之机。” 百里超认为他说的有理,立即叫他带路。 高粱地那面隐隐现出一道弧形黑影,但走到那面才看出是座相当陡削的环状毕变,这时正当深夜,关道领着众人悄悄奔去。 当接近丛林之际,忽闻林中传出无数的蹄声,可是却没有闻到马嘶。 关道悄声对百里超道:“敌方训练精良,夜战竟听不到一声马嘶。” 百里超道:“丛林中已藏下百余骑,我们如何过去?” 马有夜视之力,且有灵敏的听力,关道当然很清楚,沉吟一会道:“非经过不可,林那面是前谷口。” 当百里超沉吟未决之际,忽见一道淡淡的红影自背后闪来,巴山一见轻叫道:“阿红来了!” 百里超不禁诧异道:“它怎么未和广大哥二人在一块?” 关追轻笑道:“它在高粱地被挡,没有跟着进去,之后就独自冲向一批增援的敌人,这时又不知它由什么地方偷偷的来了。” 百里超转身迎住红牡丹道:“阿红,你来得正好,这片林中有百余骑敌人,我不愿滥杀,你设法惊扰他们,最好将敌骑全部吓走。” 红牡丹第一次接受使命,显然非常高兴,陡然发出一声长嘶,四蹄一扬猛朝林内冲去。 紧接着,林中群骑惊动,长嘶窜逃之势顿起,同时掺杂着敌人的怒喝狂吼,整个立时大乱。 百里超见计得售,立即轻喝道:“我们乘乱混进!” 四人以最快的速度向林中闪进,所经之处,人马大乱,在这种情形下,简直敌我不分,关道大乐,直向谷口急奔。 谷口地势陡高,中间有一缺口只能容两匹马并行,可是这时竟被敌人用岩石堵塞住了,百里超轻轻的对关道问道:“谷里宽不宽?” 关追伸手一指道:“仅有一里方圆,但谷中央有一座石山却占去一半的空隙,那是不能容马上去的,现在内外隔绝,恐怕只能救人突围了。” 百里超摇头道:“百匹良马得来不易,加上费了不少心血才能练成,怎可随便放弃。” 巴山道:“二哥是否要打破堵住的岩石?” 百里超点头道:“但要先将这附近的伏敌逐走才行。” 他说完不再避敌,突然朗声喝道:“附近是些什么废物,本人到了你们还不知道。” 敌人显然真不知道,闻声后突然从四面涌了出来,刀剑映月生辉,人影如潮水般涌来,崖上林中,到处都是,估计不下三百余个,居然都有高来高去的轻功。 这不似普通行军布阵的人马,百里超一见也感愕然,但也不为所动,立对关道、巴山、包罗吩咐道:“你们都不许出手!” 敌人中这时有人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百里超冷笑道:“我们是天神,快请你们首领出来答话。” 那人阴声道:“凭你这四个无名之辈也想会见我们大王!” 那人立在崖上,忽见他将手一挥;大喝道:“放箭!” 两侧和林中立时弓弦齐响,四面八方的疾矢如满天飞蝗般射来。 百里超一见,陡然哈哈笑道:“这批东西原来不过如此!” 他举手一挥,陡发无上真力,谷口立即狂飙猛起!飞蝗一遇狂风,势如卷涛逆浪,回头更速。 瞬息之间,四周惨叫大起,敌人全被自己的利矢射倒大半!余者大惊,立足不住,纷纷逃窜。 百里超触目大喜,忙对关道等喝道:“快退后,我要打通谷口了!” 巴山见他探手取出神斧,知道他要施展开山之威了,急同关道和包罗后退,同时还提醒道:“二哥,当心那面有自己人啊!” 百里超闻言大惊,骇然住手道:“对,我不能向谷里面打!” 关道还不知他要打什么,立道:“我们翻过去看看如何?” 百里超点头道:“到了里面时,你们赶快通知谷中人准备突围,马上敌人的大队将到了。” 谷口阻塞得相当严重,足有七丈多高,全为巨大的岩石堵死,及至翻上一看,竟然厚达十余丈,关道暗暗忖道:“这怎能一下打通呢,看来是没有希望的了。” 百里超跃下里面,恰好发现展云鹤、广文南和蒙哥奔来。 关道一见蒙哥大叫道:“蒙哥,你总是这么冒失,这次竟又被敌人诱到这个死谷里来了。” 这种关心言词,出之肺腑,蒙哥不以为忤,叹声道:“我一开始就被东胡王掌握住弱点了,现在悔已莫及,看这三百匹良马非牺牲不可了,好在兄弟们尚无损失。” 展云鹤急问百里超道:“阿红不见了?” 百里超笑道:“它在外面,现已将前谷口的敌骑全部惊跑啦!” 一顿,忙叫蒙哥道:“你赶回去,火速叫所有兄弟上马前来突围!” 蒙哥一指谷口道:“谷口堵得那样高,那样厚,怎么个突围法!” 百里超道:“你快去,我替你打通谷口!” 蒙哥闻言骇然一震,他那能相信,但又不敢多问,只有怀着一股希望,转身急奔回去。 展云鹤见他去后轻声道:“你要运天雷斧下手?” 百里超道:“大概可能,你们如见谷口打通,立即抢到外面开路,我一人留在后面断后,同时还要防止两侧崖上的飞箭和滚石。” 须臾之间,谷内三百铁骑涌到,百里超又向蒙哥道:“你们勿乱,快将队形排好,谷口只能容四骑奔驰,太拥挤必会混乱。” 蒙哥急道:“这个我有准备,现在只求王子打通谷口。” 百里超摆手道:“大家当心自空中飞落的岩石,同时快注意两面崖上!敌人又有大批到了。” 他长身扑出,接近谷口,右手猛挥,大喝一声:“开!” 天雷斧神威立现,银光普照谷口,豪芒射眼难睁,一声天崩地塌的巨震响起,整个山谷为之动摇,谷口开了,竟比原先还宽了丈余,满天石雨齐飞,既动波及,附近树木都被扫尽无存,这种声势之大,简直使人心惊胆战。 百里超举手向后一挥,大喝道:“骑队快冲!” 展云鹤、广文南、关道、巴山和包罗抢前开路,蒙哥却又惊又喜,他也骑在马上,扬鞭力策,领先冲出。 百里超侧身闪开,让开正面,眼看三百骑,人人惊喜,发声齐喊,有条不紊,四骑一排,拼命前进。 人强马壮,去势如潮,霎时全部去光,百里超衔尾追上,飞身登上最后一骑的后臀,慎防两面崖头生变。 大出意外,两侧虽然黑影幢幢,可是却未见一人出来拦阻,无疑的,敌人已被刚才这声势镇住了,四面噤若寒蝉。 出得谷口,忽见红牡丹尾追而来,这家伙真乖,它似怕三百骑同时吓怕,居然并不迫近。 百里超一眼看到,心中喜极,猛地一翻身,轻轻的跃落它的背上,笑道:“阿红,这次你的功劳不少。” 红牡丹懂得它的主人嘉勉,居然轻嘶连连,显出得意非常之情。 一路不停的冲奔,足足驰出五十余里才见前面停了下来。 这时天已大亮,百里超在后大叫人马休息,他却跳下红牡丹就地停住,那也是怕众骑惊慌之故。 展云鹤这时带着蒙哥等向百里超休息处行来,讵料蒙哥一见百里超就拜倒在地道:“王子,你能收下我这三百骑吗?” 百里超慌了手脚,急忙将他拉起道:“蒙兄快起,我们是朋友。” 蒙哥向后一招手,他那三百个兄弟一齐过来,同时又向百里超拜下。 百里超这回可无法一一拉起,只急得搓手大叫道:“兄弟们快起来,你们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这等于是陈桥兵变,赵匡胤黄袍加身!”广文南在旁笑着说。 他的话未住,那三百兄弟一齐跳起,同声欢呼。 百里超叹声道:“蒙哥,你真会捉弄人!” 展云鹤接口笑道:“现在大事已定,你就发号施令吧。” 百里超笑对蒙哥道:“你们准备去那里?” 蒙哥道:“现在全凭王子定夺。” 百里超道:“你们不准备向东胡王报仇?” 蒙哥道:“那也凭王子做主。” 百里超沉吟道:“这样罢,你带着兄弟们在这一带等着我,待我赴完春神宫之会后回来再作商量,也许我要你们办一件大事。” 关道急接道:“那就不如叫蒙哥跟着去,在此恐再被东胡王的阴谋所算。” 展云鹤知道百里超有所打算,接口道:“贤弟想带三百铁骑去会皇上?” 百里超道:“正有此意,但不会属于朝廷管调,我只打算在边疆一带示示威。” 广文南道:“那就照关兄的主意吧,我相信皇上必巡行到该地去。” 百里超大喜道:“那我们必须分开走了,第一目标太大,第二红牡丹不能同行。” 关道笑道:“三百铁骑在关外所向无阻,除了东胡王敢用阴谋之外,其它部落从不过问,我们夹在铁骑中,反而不会使江湖武林注意,何必分开,至于红牡丹更不成问题,人有人言,马有马语,叫它在三百骑中走几圈,它马必会服其为王哩。” 百里超大喜道:“有这种怪事,那你叫它去罢。” 奇怪,关道尚未动,忽见红牡丹已四蹄腾起,竟自动奔进马群去了。 起初群骑吓得大乱,然而竟不敢奔窜,渐渐的,嘶声停止,恐惧消失。居然真的无事啦。 众人一见,莫不惊叹不止,仅关道一人大笑道:“如何?群马今后有主,连管理都不须要人啦。” 蒙哥识马仅次于关道,这时他也诧异道:“关兄怎对红牡丹怎么了解呢?” 关道大笑道:“我不是了解,而是有经验,因为我亲眼看到它在新强征服过八千余匹野马之故。” 蒙哥似在谷中得悉红牡丹自动投归百里超之事,只听他叹道:“此马除了王子,恐怕再无能收服它之人!” 他忽然想到还有五人尚无坐骑可乘,立即叫兄弟们送来五匹良马,于是大家就即刻动身。 一路黄尘冲起,第四日他们已到达插汉地境,蒙哥在休息中对百里超道:“我们已进入插汉部落地区,该部有精骑五万余众,高手两百多人,表面上他与朝廷相处和睦,实际里暗将精骑化为贼人经常侵犯边境,近来他与满族勾结甚秘!显有大举犯境之迹。” 百里超道:“他对你这三百骑如何。” 蒙哥道:“面和心不和,因为他不敢动手,所以我在他境内出入也从不过问,且常有小惠对我,显然存有收我之心。” 百里超道:“这就行了。” 关道建议道:“此地距察罕艾斯特山脉不到百里,蒙哥可以住下了,皇上巡行非经此处不可,恩公意下如何?” 百里超点头道:“蒙哥接到春神宫黄帖没有?” 他担心三百骑没有指挥智人,幸见蒙哥摇头道:“春神宫不会将黄帖下与边疆骑士。” 百里超闻言大喜,起身道:“今天是七月四日,距会期只有三天了,我们有请帖的可以动身了。” 大家就此分手,当黄昏又来临的时候,关道已带着走进绵绵不绝的深山之中了,那就是蔡罕艾列特大山脉。 在月上中天,繁星正盛之际,他们渐渐感觉到处处都有武林人出现了。 展云鹤笑向大家道:“去以林巴达山的赴会者,恐怕有半数非经这条路线不可,我们除了防止别人暗袭之外明斗尽管放心了就是。” 正说着,突见侧面出现两个黑影,百里超笑道:“武当掌教真人和少林掌教大法师来了,我们可以听听近来消息啦。” 不远处响起一声阿弥陀佛,紧接又是一声无量寿佛。 百里超左右顾盼一笑,立即抢步上前道:“二位前辈才到吗?” 摩法掌教又念声佛号才道:“施主,老衲等到此已有两天了。” 百里超道:“各路武林都到了么?” 长生真人接口道:“差不多都到前面了。” 展云鹤笑道:“二位前辈可知近日动态?” 长生真人道:“特殊的有两件事,一为浩气四圣的叛徒现已压服赤煞五魔而成为赤煞教主,他的功力竟连赤煞五魔联手也败在他手中;一为江湖新出现一个神秘少年,而他竟又和龙天放打了五次平手啦。” 百里超点头道:“这两件事情晚辈亦有所闻,不过赤煞五魔联手的消息恐怕是讹传。” 摩法掌教道:“施主何以见得?” 百里超道:“亦煞五魔如真联手,再加上那个‘毒赤螭’尤色雅,胜虽难料,败决不致,因为这双方的力量晚辈曾有衡量。” 长生掌教道:“那五魔焉能被压服呢?” 百里超道:“外力太强,五魔不能两面受敌,不得不暂时忍气吞声,加之龙天放是个草包,五魔迟早会掌握住他的。” 摩法大师啊声道:“施主明见,老衲明白了。” 广文南上前问道:“春神宫的消息如何?” 长生掌教道:“春宫妃子已将整个以林巴达山全部布下‘妙谛大阵’,其厉害较之已往增强百倍,这次赴会之人危险万倍。” 百里超道:“她布下大阵的用意何在?” 摩法掌教道:“其中有几种作用是可想而知的。第一她提防一旦真有人破了其春神宫而有退路;第二凡来者必须进入春神宫,否则脱离不了以林巴达山;第三她要以此阵来对付破坏之人。” 百里超笑道:“这倒是正理,我只怕她不似往年作风。” 两大门派的掌教似还有什么重要事情未便出口,他们同行了一个更次即分别去了,但从此就经常现出各路人物。 在一整夜的不停奔行中,次日一早已进入地名叫做“乌迷路”的神秘森林。 在关道和展云鹤的估计下,那森林的宽广足有五十余里,其中包括七座奇峰和八大沉谷。 当他们步入森林约有半里时,百里超已感到前面和左右渐渐有点不对,因为他带着红牡丹行在最后面,不时闻到红牡丹发出愤怒的低嘶声。 这种情形,在百里超是初见,他还不明白红牡丹为了什么才有这个表现,可是他自己的感觉里却有三种不同的反应,因此他急向前面请人喝止道:“你们停下来!” 大家不知道他有什么事,但听出声音似很郑重,于是都同时停止了脚步。 百里超带着红牡丹很快走近,低声对大家道:“我们被三种非人的东西注意上了。” 关道惊问道:“什么东西?” 百里超道:“一是空中,次为四周的树上,第三种在地面,我不明白是什么东西,因为阿红也有畏缩的情形我才注意到。” 关道骇然道:“这森林除了成千成万的猴群之外,从来未听说有其它厉害东西呀?” 展云鹤忽然发出怪声叫道:“是不对,我们进此林中怎未发现一只饿狼,难道这有名的狼区的狼都死光了?” 百里超道:“这更严重了,猴群知警,早已逃出此林了,我们慢慢走,看结果如何。” 广文南忙对展云鹤道:“我俩走前面,关兄带阿红注意左侧,包弟和巴弟注意右侧,后面和空中由超弟负责,大家提足内功待变。” 忽然一道黑影自左侧急窜而来,好在百里超眼快,忙叫关道勿动。 关道已将右掌扬起,闻言放下,未几看出竟是茅山掌门宏元真人。 老道脚未落地,尽在树干上纵来绕去,显然不敢将脚点地面似的,他满头大汗,但看到百里超等才向地上惊注。 展云鹤首先招呼道:“真人在注意什么?” 宏元真人吁口气道:“好厉害的黑丝怪物,诸位施主尚未发现吗?” 百里超骇然道:“什么是黑丝怪物?” 宏元真人叹道:“是一种跟米粒差不多大小的古怪蜘蛛,此林数十里内的地面不知有几千万只,它口吐黑丝,沾人则全身麻木,四肢无力,现已有十几个内功高深的武林人物遇了,好在它只能在地面腐叶中爬行,但速度极快,更幸吐丝不到一尺长,否则进林的无一能幸免于难。” 百里超大惊道:“那是什么毒?内功竟不能抗拒?” 宏元真人道:“入林的已不下数百人,其中识毒的高明人物不少,但俱都对此束手无策,同时地上不能走还是小事,诸位可知连树梢上也不能去哩!” 百里超点头道:“我们也有警惕,似觉树梢之间藏有厉害东西。” 宏元真人道:“诸位施主听说过有种名叫‘寡妇虫’的毒物没有?这林中就不知道有多少,刚才华山派一位高手就是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广文南急接道:“晚辈知道,那是在琼崖异叟所写的一部‘武林猎奇’中提起过,该虫形似螽斯,性好洁而奇淫,常栖森林,永不到地面来,见他物必在一旁窥伺,因此得名,可是性淫而不采主动,非等雄性他物接近才能冲发其欲火,无分人畜,一旦被它袭体,须臾就会染上淫毒,不到一刻,必然精枯而亡。” 宏元真人点头道:“该毒物天生没有的,其幼虫全靠在他物雄性身上寄生!然而世上特少,但不知此林中因何竟有如此之多?” 广文南道:“琼崖异叟笔记下有雄性呀?” 宏元真人道:“不错,但等于没有,因为雄虫未壮之时就早被雌虫淫杀了。” 百里超道:“这毒物竟也不惧内功?” 宏元真人道:“当然不能攻入护体真气之内,可是你送到它面前又当别论了,这是防不胜防的危险。” 巴山道:“我二哥还察出空中也有东西。” 宏元真人道:“那是春官妃子放出来的‘桃花钉’,并非真正活东西。” 百里超郑重道:“作什么用的?” 忽听林中有人接道:“杀人用的!” 百里超闻声一震,暗忖道:“这是谁?我竟察不出他来到附近?” 宏元真人转身向十丈外稽首道:“施主,你也来了?” 那人不现身,但闻其朗声答道:“真人,这回你可放心了,绿野王子身上有奇珍可避邪,他周身二十丈外已没有黑丝虫,同时也将寡妇虫吓得不敢动了。” 百里超拱手道:“阁下为何不出来?” 那人冷笑道:“我不愿和狡鬼见面!” 百里超豁然道:“原来是殷兄,哈哈,那块石头找到了吗?” 那人竟是和百里超较量武功的麻面少年,只听他哼声道:“赴过春神宫之会时,我仍要找你算账。” 声落,远处黑影一闪! 宏元真人叹道:“他走了,原来这位施主已与王子会过了。” 百里超笑道:“前辈定知他的来历?” 宏元道长摇头道:“贫道还是昨天才会见他,其人神秘莫测!” 展云鹤道:“前辈,还是请你说说桃花钉罢,刚才那人说是杀人的?” 宏元道长叹道:“桃花钉是春宫妃子第三件法宝,形似小钉,尾部有四片如蝉翼一般的活翅,钉头炼有天魔元气能放出数百里自动飞回,破罡攻入,来去无声,厉害绝伦,她早在三日前就放出数只了,显然是在向天下武林示威。” 百里超悚然道:“这才是真正防不胜防的东西了。” 宏元道长一直随着走出森林,他这才发现百里超身旁还有一匹红色异马,居然噫声叫道:“万里龙驹!” 百里超笑道:“道长好目力!”他将经过见告后,又道:“道长也见过它不少次吧?” 宏元道长叹声道:“武林见过它的人太多了,想不到它也有自投明主的时候,对了,它确确实实是有目力!” 广文南道:“道长能和我们一道走吗?” 宏元道长摇头道:“贫这一路共有四十余人,半数都在林中,现在不知他们出来没有。” 他说完告别道:“大家在以林巴达山再见吧!” 他走了几步又回头道:“诸位施主,你们进入以林巴达山时要特别注意静、定二字,慎防幻景,防邪功侵袭元神!” 百里超拱手道:“多蒙道长关怀,晚辈等记下了。” 一场危险遭遇总算度过了,可是百里超的心理却有点不甘,他似乎非要找到那三种东西不可。 “展兄!”他向展云鹤叫了一声。 大家正待继续前进,闻声都回头望着地,因为见他尚未移动而感诧异。 展云鹤问道:“你掉了什么?” 百里超道:“你们在此等我一下,我重回到林中一会再来。” 广文南奇怪道:“真有重要事?我陪你去。” 百里超点头道:“其余的人都在此地勿动,红牡丹随其自便。” 他刚走进林中,立即对广文南道:“你看我的行动快时跟着快,停时跟着停。” 广文南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百里超道:“我想所谓黑丝怪物、寡妇虫都是春宫妃子在暗中捣的鬼,因为我的察觉决非极小的虫类,现在我要证实一下。” 广文南骇异道:“你连桃花钉也不信?” 百里超道:“空中并无小东西飞动,我察到的是异声。” 广文南道:“现在还有没有?” 百里超道:“空中没有了,林内还有,但闪动不定。” 广文南郑重道:“那不好,他们不知此事,呆在那儿很危险。” 百里超道:“红牡丹会向他们示警,短时间大概不要紧。” 二人渐渐深入,及至半里,百里超忽向广文南示意,他陡地探出天雷斧,举手就朝正面一处最黑暗之处劈出! 奇怪,他这次发斧无声,仅有一道奇亮的电火射出,顿将那黑暗处照得毫发可数。 突在电光照射下发出一声女人的尖叫,同时现出一个少女的身形!紧接着那少女即倒地不起 百里超急叫道:“广大哥,快将她抱起来!” 这种稀奇的怪事,真把广文南愕住了,闻声惊醒,冲出一把提着少女忙问道:“向什么地方去?” 百里超道:“快往回走,同样的东西已有不少追来了。” 广文南急急回奔,他边走边忖道:“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好在他的神通也不少。” 回头更忙,须臾到达林外,百里超一见展云鹤轻喝道:“展大哥,你带大家快走,择一隐秘之处藏起来。” 大家都看到广文南手中那个少女,人人都觉莫名其妙!但又不敢问,只有随着展云鹤狂奔。 百里超断后,他边走边向后面注意,只见他暗暗吁口气,显然没有听到什么。 一口气之下,被展云鹤带到二十余里外的一座光秃秃的高峰上,百里超一见该地比有遮蔽的还要好,忙叫道:“大家快停!” 展云鹤道:“这里太暴露!” 百里超道:“但也便利我察觉更易,同时也看得远。” 大家坐下还未稳,巴山急问道:“广大哥,这女的是谁?” 女的被广文南放在地上,他笑道:“大概是寡妇虫和黑丝虫两者之一!” 百里超看到他们惊疑不悟,立将自己的揣测告诉大家,接着又道:“这就是宏元真人所说的黑丝怪物了,但从这里更显示出春宫妃子的厉害,今后我们处处当心。” 展云鹤悚然道:“春宫妃子莫非也有横扫武林之心?” 百里超道:“这是自然的,同时可知她已自认天下无敌才敢发动啦。” 关道发笑道:“这些幻影暗杀者幸有天雷斧可制,她们在我初进林时就不敢近了!” 百里超道:“天雷斧可能正是克制幻影的法宝,这些女妖其实只有怯懦的反应,而无法看到我们。” 展云鹤伸手一探少女的呼吸,竟啊声道:“她死了!” 百里超叹声道:“她入魔太深,不知醒悟,你们查查看,她必然是自杀灭口的。” 展云鹤拔剑挑开女口,一看点头道:“她吞了什么东西自杀的。” 百里超快叫巴山道:“你和阿罗将她埋了。” 当此之际,展云鹤忽然指着峰下道:“不好,那是殷麻子,他被什么东西困住了,快看,他以奇速的剑法尚不能冲出,情形紧张极了。” 百里超突然跳起道:“你们勿动,他被幻影困住了。” 言刚落,人已猛朝峰下冲去!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五章 风云际会 勇者无敌 秋梦痕

上一篇:激荡三十年 中国企业1978-2008(上下) 下卷 第五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赌一口气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勇者无敌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