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美女江山一锅煮 刘建良
分类:小说

打了胜仗,晚间自然要喝酒庆祝,战天风要装高人,怕喝多了酒漏馅,倒是不逞英雄,血狂赤虎也不敢来硬灌他,即便这样,也喝了个半醉。夜半度散,战天风回到自己帐篷,却见帐篷一角缩着一个女子,心诚跟在他身后,道:“狂爷虎爷说,这是木罕最得宠的姬妾唐琪,他们特地挑了献给主人的。”心诚自然不能叫战天风方丈,平日服待都是叫主人,说了这话,立刻退了出去。和尚不能讨老婆,自然也不能玩女人,但赤虎把唐琪送来命他这样说,他不敢反对,至于战天风到底要怎样做,他也不敢多言,避开最好。 战天风一般不大记得自己的方丈身份,这会儿喝了酒,更忘到了九天云外,抓了敌人的女人来玩弄,在胡人族中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血狂赤虎都没娶妻,帐中的女奴却都有好几个,这会儿抓了木罕的宠姬来献给战天风,那也是一番心意,因此战天风根本没去想别的,心中只闪过一个念头:“这两小子倒还会孝敬本老大,不赖,不赖。”嘻嘻笑着走过去,道:“唐琪,这名字好象是天朝人嘛,好,胡女身上骚味太重,本大追风还就喜欢天朝姑娘。”说着一屁股栽坐在唐琪旁边,顺手便抱住了她,另一只手便托向唐琪下巴,笑道:“来,大爷看一个,看漂不漂亮。”他这些姿势,是从嫖客身上看来的,这时学起来倒是似模似样。 唐琪给他托着下巴,啊的低叫一声,忙又扭过脸去,不过战天风还是看清了,这是一张极其清秀白净的瓜子脸,虽然满是惊惧,却仍掩不住那种惊人的艳色。 “还真的是个美人儿呢。”战天风咂咂嘴,这时唐琪脑袋往一边斜躲着,雪白的脖子在灯光下发着微微的玉一样的诱人光芒,战天风忍不住便伸手摸过去,唐琪身子一颤,更往里一躲,身子便已斜倒在被子上,战天风哈哈一笑,一下子压在了她身上,抓着她手一翻,让她正面躺着,笑道:“来,先给大爷亲个嘴儿。”便向唐琪嘴上亲去。 唐琪身子给他压着,手也给抓住了,无从闪避,绝望的闭上眼睛,两串眼泪却从眼眶中滑落出来,战天风的嘴刚凑到面前,看了她眼泪,一愣,恰在这时,不远处忽地传来一声马嘶。 战天风见惯了嫖客嫖妓女,从不认为男女之间的事有什么稀奇,而女人的眼泪,他更不会放在心里,最多事后抱一抱哄一哄好了,所以唐琪的眼泪并没有让他心软或者生出愧疚什么的,然而这一声马嘶,却让他闪电般的想到一个人:“马大哥。” “这女人不情愿,我若睡了她等于便是欺负了她,以后马大哥知道了,他会怎么想?”想到这里,急跳起来,唐琪见他突然跳了起来,不知怎么会事,也睁开眼睛,战天风恰也在看她,四目对视,唐琪吓一大跳,忙又闭上眼睛。 她这么仰躺着的姿势,非常的诱惑人,战天风呆立着,心中大是躇踌:“这样到底算不算强xx哪,她可是女奴呢,胡人抓了女奴来不就是睡着玩的吗,现在这外面的帐篷里,十个有九个都在那儿妖怪打架呢,凭什么本大追风就不可以打一架?”这么想着,却又想:“若是马大哥换了我,他会不会和唐琪打上一架?”想到这里,却断然摇头:“马大哥不会去和哭着的女人打架的,算了,好烦,真要女人,让血狂另送两三个或者七八个都行,在这里费的什么脑筋?” 想得通透,战天风再不想了,对唐琪道:“睁开眼睛来,你不情愿,我就不欺负你,不要怕。” 听了他这话,唐琪果然睁开眼睛来,拜倒在地,战天风道:“行了,说了你不要怕,你是天朝人是吧,我也是天朝人呢,老乡帮老乡,我们都是天朝人,在这里便算是老乡了,自然也要天朝人帮天朝人不是,所以我不会欺负你的。” “谢大爷。”唐琪抬起头来,感激的看了战天风一眼,却是泪如雨下。 “不要哭不要哭。”战天风忙摇手,道:“以前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不过现在改了呢,现在是老乡见老乡,骗你没商量呢。” 他这一说,唐琪虽是惊惧之中,却仍忍不住扑哧一笑,此时泪水未收,芙蓉绽放,更是另有一番美态,战天风看得一呆,忽地想到一个人,单如露,心中低叫:“她和我那美嫂嫂还真有三分相象呢,长相身材也都差不多,便xx子好象也是一般大,啊呀,大哥若知道我曾经抓过他老婆的xx子,不知会不会跟我急,这话千万说不得,还是闷声大发财吧。” 唐琪见他呆看着自己,却又害羞起来,又有些怕,忙低下头,战天风见她低头,笑道:“不过你放心,我是好老乡,即不泪汪汪,但也不会骗老乡的。” 唐琪给他说得又是一笑,大胆抬起头来,战天风道:“你是哪里人,看你样子,好象还是哪家的小姐呢?” 听了他这话,唐琪眼眶却又是一红,道:“奴婢是天安人,曾在永乐公主身边服待。” 永乐公主是天子第十三女,皇十四子玄信的姐姐,不过这些战天风自然是不知道的,只点头道:“原来是公主的身边人,怪道有大家气度。”又奇道:“那你怎么又成了木罕的宠姬呢?” 唐琪眼中含泪,道:“五犬打破天安,掳掠了十数万女子,我也是其中之一,五犬和雪狼交好,到胡地后,将其中一半女子送给了雪狼王,雪狼王又把一些有姿色的赐给属下大将,奴婢被赐给了木罕——。”说到这里,轻声抽泣起来。 “原来是这样。”战天风明白了,咬牙怒叫:“这五只狗,竟敢辱我大天朝,简直欺人太甚,待本大追风打败雪狼王,再慢慢把那五只狗捉来炖了吃。” 听他说得豪气,唐琪眼中也是一亮,但只是一闪而过,随即露出黯然之色,道:“只可惜我天朝天纲不振,内争不已——。” 战天风其实也就一说而已,他并没有心怀天下的豪情,或者说,想法,这时见唐琪信了真,又伤心起来,忙道:“那些事不急,僻如吃酒席,自然是先上凉拌儿,再上正菜的,慢慢吃着才有味儿,想一口吃下一席酒,只会咽着。” “大爷说得有理,天朝元气大伤,是得慢慢调理,报仇的事,一时半会急不来。”唐琪点头。 见他赞同,战天风高兴了,道:“你跟我来,我送你到蜜雪儿那里去,她也算是黑胡的小公主了,你在她身边也是一样,我再和她说一声,说你是我老乡,她自然善待你。” 唐琪大喜,尤似不敢相信的看着战天风,见他不象开玩笑,感激的拜倒,道:“多谢大爷。” “老乡嘛,不必客气。”战天风哈哈一笑,道:“你跟我来吧。”当先出帐,唐琪跟在后面,战天风不好直接去找蜜雪儿,先到血狂帐中,血狂却不在,问护兵,护兵要笑不笑的向左面一个坡后指了指,战天风心下嘀咕:“这家伙难道和那刁蛮公主在约会?”走上草坡,眼睛一亮,血狂和蜜雪儿正搂在一起,要死要活的亲嘴呢,蜜雪儿上面衣服也敝开了,一只雪白肥大的xx子给血狂的大手抓得变了形,乳尖殷红一点,在月光下有若红钻。

这时唐琪已将战天风脖子和双手上铁链打开,战天风活活了手腕,笑道:“这样啊,他们谢不谢你我不知道,我先谢谢你了。” 蜜雪儿斜眼瞟着他,声音如丝道:“你就这么空口白牙说一个谢字。” 战天风给她看得心中一跳,道:“那你要我怎么谢?” “这么谢。”蜜雪儿低叫一声,突地伸手抱住了战天风脖子,伸嘴便向他嘴上吻去。 战天风猝不及防,几乎完全没来及反应就给蜜雪儿吻住了。蜜雪儿的吻就象火一样炽热,战天风也吻过苏晨,但若与蜜雪儿比,和苏晨的吻最多就是白开水,连茶都算不上。 唐琪跟了蜜雪儿这些日子,已知她性子极野,却没想到她竟会当着旁人的面去亲吻战天风,又是害羞又是敬服,不敢看,只是尽快将战天风脚上的锁链也打开了。 直到战天风都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了,蜜雪儿才猛地松开,火辣辣的看着战天风道:“现在没时间了,而且我知道你有王后,爹爹他们也绝不肯让我嫁给你的,但以后一定会有机会,哪怕我嫁给了血狂,我也一定要和你偷情。” 战天风完全傻了。他也算是个一等一的泼皮了,但在男女之间这件事上,他真的远不如蜜雪儿泼辣狂野。 看他傻看着自己,蜜雪儿回他一个媚笑,道:“好了,你快走吧,记住,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你放了我,他们会不会对你怎样。”战天风有些担心,道:“要不——。”他想说,要不你跟我走,但后面这一截却终是没有说出来。 “对我怎样?杀了我吗?不可能的。”蜜雪儿瞟着他,眼睛里仍象有火在烧:“而且我不会承认的,捉奸要在床上捉到才算,没当场捉到我,谁敢把我怎么样?” 这种话都敢说,战天风再傻一次,点头道:“那我就走了。” “七喜王,请等一等。”边上的唐琪突然开口,战天风转头,唐琪手上捧了个东西,黄绸包着,递给战天风,道:“这是传国玉玺,请你带回天朝去,想办法交给新天子玄信。” “传国玉玺?”战天风低呼一声,呆看着唐琪,只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传国玉玺。”唐琪点头,一脸凝重,道:“我其实不是什么永乐公主身边的宫女,我就是永乐公主玄琪,新天子玄信的亲姐姐,那日天安大难,玄信逃了出去,急乱之中竟忘带传国玉玺了,我刚好看到,就带在了身上,本想找到他再交给他,谁知却给掳来了胡地。”说到这里她略略一顿,道:“传国玉玺我一直用丝带牢牢系在裙子里,幸亏五犬没来得及凌辱我就把我转送给了木罕,没撕我的衣服,木罕要我的时候,我也主动脱的——-,所以一直没人发觉。”她说到这里,面上露出一种骄傲的神色,她虽被木罕凌辱,但能在那种情形下仍保有传国玉玺,自己也觉得很骄傲。 战天风接过传国玉玺,入手沉甸甸的,打开黄绸,见是四寸见方一方玉,高也是四五寸的样子,上面雕着一条龙,看下面,雕着八个大字:天赐之宝,万世其昌。正是传国玉玺。 不过说句实话,战天风还真不知道这传国玉玺是真的还是假的,传国玉玺到底什么模样,印的是哪几个字,他也从来没留意过,这时却闪电般的想到一件事,看向玄琪道:“公主,不知你听说没有,现在天朝好象是立了好几个天子呢,他们该都是有印的,就算不是原印,雕也会雕一块——。” 不等他说完,玄琪已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道:“传国玉玺乃我天朝重宝,岂是假冒得的,是,印人人可以雕,但雕出来的只是印而已,却不是宝,盖出的印可轻易毁掉,而传国玉玺盖出的印文,却有三奇,一是暗夜发光,二是水火不浸。” “暗夜发光?水火不浸?”战天风一脸疑惑:“什么意思?” 玄琪下巴微微抬起,道:“盖了宝印的诏书,在暗夜里,印文会发出紫色的光芒,所以即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里,朝臣只要看到了紫色的光芒,也知道诏书是真的。至于水火不浸,就是如果你把盖了传国玉玺印文的纸浸到水里,印文周围的纸全泡烂了,但那八个字的印文也绝不会烂,甚至不会有一点模糊的迹象,你用火烧,其它地方都烧掉了,但印着印文的那一片却无论如何都烧不掉。” “这么神奇?”蜜雪儿忍不住低呼。 “是的。”玄琪微微点头:“天朝重宝,岂同等闲,现在他们另立天子,污蔑玄信是假冒的,但只要大王将传国玉玺交给玄信,盖了传国玉玺的诏令传出,所有谣言就会立即止息,那些假天子也休想再在宝座上坐一天。” “原来如此,难怪马大哥要满世界去找传国玉玺。”战天风恍然大悟。 眼见战天风要收起传国玉玺,玄琪却猛一下抓住了战天风的手,道:“七喜王,这些日子,我见识了你的大智大勇,也绝对相信你,但还是——-还是要请你对天立誓,一定要把传国玉玺交给玄信。” “你是怕他拿了传国玉玺自己去做天子?”蜜雪儿眼珠子一转,看着战天风道:“这还真是个好主意呢,反正他们认印不认人,你年纪也差不多,真要冒充天子,还没人能分得出来。” “大王大智大勇,若真是你做了天子,确是我天朝之福,只是——-只是——。”玄琪说不下去,只是一脸企盼的看着战天风。 “放心好了。”战天风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以马大哥的名字起誓,一定把传国玉玺交给玄信。” “马大哥?”玄琪疑惑的看着他,她可不知道战天风口中的马大哥是谁。 “马大哥就是马王爷,横刀立马马横刀。”战天风将传国玉玺在手里抛了一抛,道:“这还真是个好东西,若是别的人要,我吞了就吞了,但马大哥现在在帮你弟弟做事,正在到处找传国玉玺,马大哥要找的,我绝不会吞的,公主放心好了。” “如此多谢了。”玄琪激动之下,猛地拜倒,战天风忙扶她起来,道:“你是公主,照理我应该给你行礼呢,不过我这人不大懂礼,你就莫见怪吧。”说着将传国玉玺放进玄女袋里,看一眼蜜雪儿两个,道:“那我走了。”反手取下煮天锅,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身形立时隐去,蜜雪儿两个本见他这会儿还煮汤喝,都有些莫名其妙,却突然不见了他身子,顿时齐声惊呼,战天风其实还站着没动,本想出声,不过想一想,还是尽量不要露了一叶障目汤的秘密为好,便闪身出帐,向东一路飞奔,奔出十余里后再运起凌虚佛影身法飞掠。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26章 美女江山一锅煮 刘建良

上一篇:第117章 美女江山一锅煮 刘建良 【澳门金沙网站 下一篇:第128章 美女江山一锅煮 刘建良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