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美女江山一锅煮 刘建良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忽尔度败退二十余里,见三族联军不再追来,刚缓下劲要重整队伍呢,突地喊杀声又起,赤虎的红旗军斜里杀出,却并不冲阵,而是以轮战之术,一队来一队去,前队冲到七八十步前,放了箭便后撤,后队再上。雪狼军刹时又是死伤一大片,本来就在混乱中,这一来更是乱作一团,忽尔度虽具才智,这种时候也是无力回天,只有打马快跑,赤虎赶杀一阵,装弩不及,也就算了,但这一轮射却厉害,一弩五箭呢,又射死了雪狼兵一万多人。 忽尔度再跑出十余里,自忖不会再有危险了,勒马不跑,两败之下,却已是心力交萃,下马喘息,还没喘过气来呢,忽地喊杀声又起,却是血狂的黑旗军杀至,血狂的黑旗军可不象红旗军,直杀进来,刹时间横穿而过,随又杀回,在雪狼军残兵中反复冲杀。 雪狼兵这两天早领教过黑旗军的厉害,阵形完整有备而战时对着黑旗军尚十分吃力,何况此时,两败之后,一时只是哭爹叫娘,哪有半分抗力,忽尔度魂魄齐飞,上马急逃,雪狼兵自也是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血狂却是死赶不放,一直追杀到天黑,赶出了两百余里,始才收手,忽尔度残兵给他赶到七零八落,最终能跟在忽尔度身边的,不到千人,一直逃回野狼城去了。不过倒不是说其他雪狼兵都给血狂杀了,黑旗军趁着雪狼兵两败之后捡的死鱼,战果确实最丰,却也不过是斩杀了两万左右,其余雪狼兵都只是逃散了,但忽尔度一支残兵给他彻底打散了,却是事实。 血狂黑旗军半夜回来,说起忽尔度残兵已给彻底打散,一时欢呼声四起,三族彻夜狂欢。 “我三族八万人竟然打败了二十万雪狼军,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真是打死我也不敢相信。”赤马白鸦黑鹰站在一起,看着欢呼狂舞的人群,白鸦不由自主的感概。 “我也一样。”黑鹰点头。 “战老大真是神人转世。”赤马找到了给蜜雪儿硬拉去学胡舞的战天风,老眼却微微眯了起来,道:“这也可见天朝的可敬可畏,几百年来天朝一直受我们侵掠,似乎软弱可欺,其实错了,天朝没有回手之力,只是因为内乱不能让他腾出手来,一旦他能腾出手来,只要有一个战老大这样的人,统军二、三十万,便可将九胡十狼五犬彻底扫灭。” “是这话。”白鸦黑鹰一齐点头。 几天后,黄胡等六胡援兵相继来到,听得青白黑三族八万人马竟打败了雪狼国二十万大军,无不惊讶到极点,对战天风自也是赞不绝口,战天风老实不客气,照单全收。 马胡刀扎汗是最后一个来的,他四十来岁年纪,身材不是很高大,但却骠悍壮实,一双岩鹰一样的眼睛,即便是带着笑看人,眼睛里也好象总有几分凶气,至少战天风在和他对视时就有这种感觉,不过战天风可不怕他,心中冷哼:“不服气吗,不服气哪天再给你来一家伙,把你剩下的四万胡兵一锅烩了。” 晚间大摆宴席,赤马等在席间再次大赞战天风,轮番敬酒,便是刀扎也收了眼中凶光,不时来给战天风敬酒,战天风本来不想喝醉了,但想想也无事,架不住众族长轮番来敬,终于烂醉如泥。 似乎突然掉到了个冰窟窿里,战天风冷得一哆嗦,醒了过来,一睁眼,却大吃一惊。 还是在一个大帐篷里,不过帐篷中已没了酒席,赤马等九大族长也都在,但却个个阴沉着脸看着他,刀扎的鹰眼里,尤其凶光四射。 他的双手双脚,都给粗大的铁链子锁在了柱子上,甚至脖子上也系了一条铁链子,而他也不是掉进了冰窟窿里,而是给人兜头浇了一桶凉水。 浇他水的这个人,竟然是卢江。 战天风本来莫名其妙,要叫起来,但一眼看清了卢江,立时便明白了,心中又惊又怒又疑,喝道:“姓卢的,是你出卖了我?” “没错?”卢江狞笑点头。 “为什么?”战天风大怒。 “因为你戏弄我。”卢江猛地狂叫起来,一把揪着战天风衣服,脸扭曲着,咬牙切齿:“我卢江家破人亡,心上人也给人抢走了,但我不怨人,只怨天,虽然是你抢走了苏晨,但如果你一开始就公开承认你是七喜王太子公羊角,是苏晨撞天婚撞中的那个人,我也不怪你,我甚至同样会帮你守城,可是,你竟然不说,竟然为了玩我,还装模作样的来做什么将军,你说,为什么?我卢江跟你前世有仇,还是此世有怨?你占了我的晨妹,这还不够,为什么还要戏弄我这个家破人亡的天涯沦落之人?你说啊?” 苏晨回到七喜城后,当夜召集朝臣,说了风天战就是公羊角的事,卢江自然也知道了,当时就气怔了,不仅仅是失望,更多的是羞愧和愤怒,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战天风是故意要戏弄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当面质问战天风,为什么要这样?然而战天风却一直没有回到七喜城,卢江先是借酒浇愁,后来战天风久久不归,却引起了他的疑心,胡成给苏晨送信回去后,苏晨因不知道战天风的想法,担心他的安全,便只把战天风呆在青胡不归的事告诉了王志一个,本来没告诉卢江,但卢江却从玲儿口里问了出来,再派探子一打听,战天风在青胡竟似乎很受重视,卢江心中越怒,他并不知道战天风在青胡做什么,只是心中猛地就起了恶念,战天风即然呆在胡地,那就索性借胡人的手杀了战天风,因为他知道战天风身有异术,凭他自己,这一世也出不了气,借胡人的手却是最好,于是便留书出走,只说是要回吞舟国去,其实却偷偷投了刀扎汗,刀扎汗听说两次大败他的风天战竟就是七喜国王太子公羊角,也是大吃一惊,却是要信不信,听说战天风在青胡,刚要派信使去问,青胡的警讯就来了,索性便带了卢江北上,卢江说了战天风身怀异术之事,刀扎便听他的计策,先不声张,借敬酒之名,先把战天风灌醉了,然后等卢江从战天风的玄女袋里搜出了七喜之宝,这才对赤马等八大族长说出战天风的真正身份,而卢江在知道了战天风创造的战绩后,更一针见血的指出,战天风之所以这么费尽心思帮着九胡打雪狼国,并不真是关心九胡,而只是想挑动九胡和雪狼大战,使马胡再腾不出手去打七喜国。赤马白鸦黑鹰三个稍微动脑一想,便也知道卢江说的是对的,血狂赤虎两个年轻冲动,死活不同意对付战天风,却让赤马下令拿了,然后把战天风绑死在了铁柱子上,卢江才亲自拿水浇醒了他。 卢江愤怒欲狂,揪着战天风衣服一通猛摇,扭曲着的脸几乎贴到了战天风脸上,口水更喷了他一头一脸,但战天风这会儿明白了卢江出卖他的原因,倒是没有那么愤怒了,却又解释不得,只有苦笑,道:“卢兄,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正象你说的,我和你无怨无仇,戏弄你做什么啊,只是个中原因,这会儿却也不便解释。” “为什么不能解释?你说。”卢江瞪眼怒叫:“现在不说,呆会儿就只有上阎王殿去解释了。”

骑兵快,刹时五轮箭射过,赤虎率第一队又已装好弩整好队形冲了上去,五千红旗军在战场上,竟比在训练中还要配合得好,而五轮箭后,三万雪狼兵已至少给射死了一万多人,这时也清醒了,看着赤虎五千骑复又冲上来,余下的雪狼兵却再不敢前冲,纷纷勒马后逃。 战天风一直紧紧盯着战场中态势,一见雪狼兵后逃,立时暴喝一声:“血狂,你的刀呢?” “刀在。”血狂两眼刹时间红若疯牛,一声狂喝,当先冲出,五千黑旗军便如一道闪电,在草原上急射出去。 雪狼兵一退,赤虎立即展动红旗,红旗军再不前冲,而是往两边一分,给黑旗军让出通道,这是预先训练过的,配合得天衣无缝。 赤马几个早就感觉出了黑旗军强烈的杀意,只是一直没见过黑旗军出手,这时眼见黑旗军急射出去,速度之快,声势之烈,远在他们想象之外,一时个个惊得瞪口呆。 “这样的骑兵,我盼了一世啊?”赤马喃喃叫,看向战天风的眼光里,敬佩中更带着迷茫。 有同样眼光的,还有一个唐琪,她在心底喃喃低叫:“如果天朝也有这样的骑兵,如果他也替天朝训练一支这样的骑兵——?” 惟一不太在乎的是一个蜜雪儿,或者说,蜜雪儿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战天风身上,这时见战天风没有跟着冲上去,拍马过来道:“男儿的热血,就应该洒在战场上,战老大,你说是吗?” “啊,没错。”战天风点头,却故意僵硬的抬了抬手,道:“不过昨夜里我抓蚤子的时候,把手筋扭了,拿不得弯刀,所以只好留着血今晚上继续喂蚤子了,遗撼啊,真是遗撼啊。”其实他是上次在七星城外夜袭刀扎汗时挨了一箭受了教训,只除非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否者玄功高手在千军万马的大战场上同样凶险,他可不想再挨一箭,尤其是在帮着九胡打仗,所以无论是上次袭击斜谷原还是这次,都是下了命令就在阵后呆看,绝不冲锋陷阵。 他的话让蜜雪儿背后的唐琪扑哧一笑,蜜雪儿自然也知道战天风是在鬼扯,嘴一噘道:“骗鬼。” 战天风斜瞟她一眼,微笑道:“鬼若都象你那么漂亮,做鬼也就不可怕了。” “谁是鬼了。”蜜雪儿瞪他,却又灿然一笑:“你说我很漂亮是吗?” 便在他们说话的当口,血狂五千黑旗军已劈入忽尔度军中,雪狼军溃退的一万多人不但未能阻住黑旗军半步,反而冲乱了己军阵脚,忽尔度中军八万人,前锋三万,后军还有五万,但碍着己军的溃兵,不好动作,而黑旗军却又是来势若电,略一迟疑,黑旗军已劈开溃兵杀到眼前,雪狼军虽众,但黑旗军的冲击力却是不可思议的强悍,弯刀如轮,将雪狼军大阵生生切开,眼见血狂直向自己冲来,忽尔度又惊又怒又怕,只得暂避锋锐,向后退去。 忽尔度将旗后退的同时,蜜雪儿刚好在问战天风,战天风猛地就是一声大叫:“漂亮啊。”他这一声叫得大,蜜雪儿甚至都给他吓了一跳,但心中却很迷惘,因为战天风不是在看着她,而是在看着战场中,她真的没弄清楚,战天风是在赞她呢还是在赞黑旗军,而这时战天风早已扭头看向赤马三个,道:“三位族长,该你们了。” 忽尔度将旗后退,赤马三个自也是看到了,均是又惊又喜,赤马手一挥,三族七万大军猛扑向雪狼军,反倒是赤虎的红旗军却缓缓退了回来,这是战天风的严令,红旗军绝不缠斗,以免手弩不慎落到雪狼军手中。 九胡和十狼,都是草原上最精锐的骑兵,这样的两支骑兵,而且总人数多达近三十万人的大搏杀,战况之惨烈,真的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容,蜜雪儿先前一直想问清楚战天风到底是在赞谁,这会儿却也看得呆了。 血狂得了战天风嘱咐,死死的盯着忽尔度的将旗,雪狼军虽拼死护卫主帅,但却也阻不住黑旗军的锋锐,忽尔度没有办法,只得一退再退。雪狼军两翼本还有十万大军,但中军混乱影响了两翼军心,随着忽尔度将旗越退越远,两翼也溃退下去,三族联军直追出五十六里,始才收兵。 这一仗,三族联军歼灭雪狼军三万有余,但己军也折损了五六千人,反倒是最先出战的红旗军未折一兵一卒,而给红旗军射死的雪狼军至少有一万多人,占到被歼灭雪狼军的三分之一,弩战之术,果是神乎其神,事后议及,赤马等人无不对战天风佩服得五体投地,而所有战前心存疑虑的人,此时也是疑虑尽消,人人信心百倍。 在战天风想来,忽尔度败了这一仗,不说就此退走,至少也会要过两天才会再来搦战,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一早,雪狼军竟又蜂涌而至,三族联军自也不惧,摆军出战,仍是老战法,雪狼军一冲,赤虎红旗军便急迎上去,血狂在阵后卯足了劲等着,黑旗军昨日损失了六七百人,夜间已经补足,仍是气势如虹。 再一次出乎战天风意料的是,红旗军一冲,忽尔度中军竟突地住马,反往后退,而两翼却乌压压的齐包过来。原来忽尔度颇富智计,一战之后便想到了应付红旗军的办法。红旗军若仍往前冲,给两翼的雪狼军包了后路,那就麻烦得紧,弩战之术,最关健的就是颇此间的交错掩射,若是给包在中间,失了灵变,弩战之术也就失灵了。 不过天算星排出的弩战之术,当然不会这么呆滞,针对敌人有可能的变化,天算星自也有应对之策,只是战天风没想到忽尔度应变会这么快而已,暗骂一声,急命吹号,红旗军暂退,黑旗军急射出去,劈入忽尔度中军,三族联军则迎住雪狼军两翼兵马。 忽尔度昨日吃了黑旗军的亏,知道黑旗军锋锐难挡,这次中军虽只摆了五万人,却是雪狼军中最精锐的战士,誓要将黑旗军围歼,他是有备而战,人数又是黑旗军的十倍,黑旗军若真象昨日一般深入阵中,必然有来无回,但他想不到的是,血狂的黑旗军只是撕开前阵的一个口子,突地就返头杀回,突了出去,而不等忽尔度弄明白黑旗军玩的什么呢,红旗军却来了,冲到阵前便连放了五轮箭,雪狼军阵脚大乱之际,黑旗军忽又返头杀了回来,却仍不肯深入阵中,杀一程便返头杀出,红旗军再又来放箭。这种打法,便是天算星应付敌军口袋阵的战术,刀与箭交错出击,让敌人防不胜防。 忽尔度苦思一夜,自付足已制胜,想不到战天风还有这般变化,又惊又怒,不过他是有备而战,人数也众,虽接连吃亏,却是死战不退,同时拼死催动两翼雪狼军猛攻。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31章 美女江山一锅煮 刘建良

上一篇:第129章 美女江山一锅煮 刘建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