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27“哥哥,我来了。”“为什么现在才来呢?我都快饿死了,唉~!景恩也来啦!”约翰哥哥抬眼盯着景恩,一脸的不满。“学长,我本来也不愿意来的~!!啊,对了!你不是说肚子饿了吧?”看到景恩手里拎着的快餐盒,约翰哥哥的表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呵呵,哎呀~景恩学妹来啦~?快过来坐下!外面很冷吧?”“哇~!!”“噗!我是跟你开玩笑的,过来坐吧!一天到晚都是往血管里灌水,肚子里也该填点东西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呢!”“听!刚才‘咕咕咕咕’的声音是从你的肚子里发出来的,对吧?你还想栽赃到我头上,哼!!!”呵哈哈哈。他竟然把生理盐水说成水,真是高约翰式的奇想~哟呵!!你的脸皮真是太厚了,明明是自个的肚子咕咕地响,还栽赃我!坏死了,哼!不管怎么说,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我就饶了你吧!咯咯咯咯咯!景恩不知什么时候走近了床边,使劲打开了盒饭。有紫菜包饭、鱿鱼,还有腊肠,真是丰盛啊!!娜莉首先伸手抓了紫菜包饭就往嘴里塞。噢噢,嗯~真是好吃!满嘴都是浓浓的香味。还是我的“同室好友”呀!嘎巴嘎巴嘎巴!呼呼呼呼!“咳咳,水,水!!!!”“又没人和你抢,慢慢吃啊!你嘴里都塞进去三块了,才给我嘴里塞一块!”说实话,约翰哥哥吃掉的紫菜包饭并没有几块,可那都是我喂给他吃的,因为他还没法坐起来。他叫了一声之后,我给他喂了一口水,然后又胡乱地往自己嘴巴里塞着。“啧啧。嗯,景恩呀,也应该拿给保镖叔叔他们吧?刚才他们对我说,想吃紫菜包饭和汉堡的。”“我会呆在这里,所以就让他们去便利店买吃的了。”“保镖?”“嗯,就是站在病房外面的叔叔们。不管怎么说,以后你可危险了。听说纯美住院了。她的爸爸是个黑社会老大什么的,所以你要注意安全!”“你说什么?”在他专心致志地吃饭的时候,我却没头没脑地一个劲地说要保护他的人身安全,他当然会听不懂了。唉,真是说不清楚,还是交给景恩吧。嘎巴嘎巴嘎巴!眼睛只盯着吃的东西的傻瓜呀!!!!“哦,对了,景恩呀,那个……你刚才让我看过那个……”我掏出放在包里的文件夹,递到约翰哥哥手里,然后开始专心地,非常专心地吃起餐盒里的饭菜。“喂喂喂~曹娜莉,别全都吃了!喂!喂!!!”“嗯呵呵呵呵!”我虽然看不到自己,但我知道,我笑得一定特傻。他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唉,你真是小傻瓜!”“讨厌,我叫你不要叫我小傻瓜的!!!看我不全吃掉,哼!”“你不是已经都吃完了吗?”“没有啦~~咯咯咯咯咯咯!”然后,我把放在最下面的一个餐盒提起来给他看。嘿嘿嘿嘿嘿!这个你不知道了吧~!!这里装着更好吃的~!!“看看~~~这个!”“什么?!!该死的,知道了,知道了。我说喜欢你,你就会给我吃的吧?是吧?他妈的!可这是什么呀?是都时宇和金纯美的简历?”他不住地将文件夹翻来翻去,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噢噢噢噢噢噢~!!!超人要发威喽~~~嘿嘿嘿嘿!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是那么帅。床已被调节到一定的角度,约翰靠着床“吧嗒吧嗒”地吃着我喂给他的紫菜包饭,听着我刚才听到的荒诞故事……一只手按在额头上,一脸严肃的表情。啊,连吃饭的样子都这么有型呀!“我就知道会这样,我就知道都时宇那臭小子会这样。”“什么意思呀?”“哥哥嗓子堵得慌!给我喂点水喝。”“嗯。”哥哥说着说着就不说了,分明是故意转移话题嘛!我决定不追问了。知道的更多,我的心只会更加痛苦。“学长,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呀!现在,在都时宇那个臭小子的眼里,除了汉国集团,其他什么都没有。为了将汉国集团纳入自己的控制之下,他会做出任何卑鄙无耻的勾当。再加上纯美,还有她与黑社会老大的关系,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在约翰哥哥和景恩在场的情况下,再次听到时宇的事,我的心像被针扎似的痛起来。我把无辜的鱿鱼和腊肠撕得碎碎的,然后一个一个地扔进了嘴里。这种气氛……真是让人太上火了。就这样心痛也就罢了,可这明明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我们集团。知道了这些,却还是心痛,这不能不是一件令人上火的事情。什么?曹娜莉,你还心存留恋吗?我也不知道。我使劲低着头,沉默着,他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我的心突然变得平静下来,甚至有些激动不安。“景恩呀,说说接下来的事情吧。住院期间至少还是安全的嘛!娜莉……在医院的时候,我会保护她的,你不要太担心。像今天这样让她一个人去便利店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了。景恩,真没想到你是曹会长的秘书!”是的。景恩知道这一切的理由是……她是老爸的秘书!我说呢,钱那么多。哼!她不是正式秘书,而是地下秘书什么的。老爸也是,保留各种各样毫无用处的东西。说不定已有了隐藏着的老婆孩子呢!!!咯咯咯咯咯咯咯!如果真是那样,我当然高兴了,妈妈也有两个,弟弟妹妹也会有的。是我太不懂事吗??“我干那份活已有四年了。我是因为谁才干这份苦差事的?切!还不都是托你这个不懂事的小傻瓜的福啊!”“呀,喂~凭什么说我不懂事?我的胳膊上现在还插着注射针头呢,这不叫懂事叫什么?呀哈哈哈哈哈哈!”(在韩语中,“懂事”一词和“铁”的发音是完全相同的。———译者注)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起来。不好笑吗?是那样的吗?我轻轻地挠着自己的后脑勺。“你看到刚才有一百只企鹅走过去了吗,学长?”“哦,看到了。”“啊,那个~你们,你们说的笑话更没意思!哼!”连约翰哥哥都跟她一唱一和的。他妈的,我说的笑话有那么没意思吗?唉,我再也不和你们说笑话了!!哥哥装作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的样子,抬眼盯着我,就像是在看一只怪物似的。我一直以为哥哥不会这样对我的。看到我撅着嘴,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他用有力的大手“呼”地一下捏住了我的娇唇,直直地扯下去。伟大的高约翰啊!!我跺着脚,想挣开他的手,可是没有成功。约翰哥哥和景恩把我当成了某种新奇的玩具戏弄着,他们的所作所为百分之百是这样的意思。我的眼泪流了出来,这帮家伙终于停住了。我会诅咒你们一辈子的,哼!!我怕嘴唇再被他捏住,就使劲抿着嘴,小心翼翼地把水果放到嘴里。他一个,我三个!!他一个,我三个!!就这样喂着喂着,直到我肚子吃得鼓鼓的,然后把吃剩下的烂水果通通塞进了约翰哥哥的嘴里。他乖乖地吃着,没有一点怨言。这就是报应!心情真好呀,嘿嘿!!“嗯,今天先到这里吧,我要走了。明天一下课我就过来!”“哦~?景恩,你为什么要走呢?在这里睡吧,时间已经很晚了呀!”“不了,还是回到家里睡舒服一些。如果我在这里睡,约翰学长会拔出linga(xxxx,谐音ringer-生理盐水,译者注)冲出去的!咯咯咯!!”“为什么拔出输液管呢?”“啊,应该听说过的吧,小宝贝儿!咯咯咯!!”“噗,呵呵!那好吧,景恩你慢走,谢谢你没让我拔linga!好走啊!”“嗯,那你要注意身体哦!小傻瓜,你也别到处向乱窜。这次的检查结果不太好,所以你就老实地呆在约翰哥哥身边,静养!可是,不知道能不能静养呢?嘻嘻!随你的便吧,我走了~!!”她就这样一个人嘴里嘀咕着走了!!!如果我一天到晚呆在这种大帅哥哥的身边,让我怎么静养呀~~~~~~景恩打开门之后,向站在门前戴着墨镜的大汉们打了个招呼,然后走远了。“哥哥,想睡觉了吗?”“不想。”“我也不想睡觉……我们干什么呢?”“真是无聊啊,亲嘴吧~?”“哇~呀~”我嘴里叫嚷着,满眼却放射出兴奋的光彩来。由于约翰哥哥支不起身体,我就只能采取主动了。那种情形真是非常搞笑,我还没有这样过呢!叭叭!!“哥哥,我的嘴唇快要掉了。”“哦?哦,哥哥,我好难为情呀!”“嘻!我也好难为情呀!噗,呵呵!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身体不听使唤呀!”“嗳!!”就这样,我把自己的嘴唇轻轻地叠在他的嘴唇上。哦!真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呀!!我把膝盖跪在床上,斜坐着,低着头。这种姿势累得我腰都开始疼了,然而约翰哥哥用温软的舌头挑逗着我,让我忘记了疼痛,慢慢坠入另一个世界。我的身体开始放松起来,轻轻地扭动着,跪着的膝盖慢慢地伸展开来。“今天就到这里!”“嗯??!为什么呀~~~!”最后,他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说了那样一句话。嗳呀~!!这不是好好的嘛……“什么为什么?你是想看到我拔出linga冲出去吗??你是想吃人吧?!嘻!”“凭什么说我吃人呀?哼!”“好啦,我们停战吧~?即使不想睡也得睡,你也该休息休息了。你怎么那么容易就晕倒啊?搞得别人那么兴奋!!你如果忘记了和我订的君子协定,不对,是我的愿望……你知道会怎么样吧?我真的会一下子把你吃掉哦!”“嗯。”听了他说的话,我却无法鼓起勇气抬眼看他。只要我稍微清醒一点,他也许就不会挨子弹了。我又开始内疚起来,眼泪又想流出来了。“又哭了。快别哭了!你是做不到,才这样的吗?对了,你看到了绑架你的那家伙的脸了吗?”“没有,谁也没看到。”“我知道那个混蛋是谁。”“是谁呀?”“你也见过一次的。”“哦,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呢?那个人是谁呀?他的嗓音,他的嗓音我好像曾经听到过的……”“我说的就是这个。”让人纳闷,让人纳闷得简直快疯了。那个狗娘养的家伙在我的约翰哥哥身上打了一个窟窿,他现在就应该在监狱里面蹲着……我真想知道那个凶残的家伙到底是谁。他……是谁?28哈!世界真小啊。就拿汉城这一带来说,也真是不大啊。曾经在剧院里看到过的大块头叔叔们,原来他们就是绑架犯啊?看到我咬牙切齿的样子,约翰哥哥微笑着,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详详细细地给我讲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挨子弹之前的事情。就像我预想的那样,他通过我的手机,判断出我的位置,跑了过来。幸好地点是在他家和我家之间,不到三分钟,他就到了。那么,景恩呢?另外还有,剩下的疑点就是,连方向都分不清的路盲———约翰哥哥却一下子就找了过来,真是太令人惊奇了。不仅如此,他还一个劲地向我道歉,说什么要是稍微早来一会儿就好了呀,要是干脆没有去上课一直和我在一起就好了呀等等,好像是他给我带来了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似的。不对,不是这样的。在小的时候我经常被绑架、诱拐。当然,这都是因为老爸的缘故,可我从来没有因此记恨过他。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我的身份信息登记在警察局建立的搜查网里,老爸只要打上一个电话,我在被拐后不到30分钟,就能被安然无恙地解救出来。从小开始,我总是呆在沉闷的家里或医院里……也许,正因为这样,被拐成了我最快乐的事,因为外出让我感受到了自由的气息。我那时并未想到我的那种快乐是建立在老爸和妈妈痛苦基础之上的。但是这一次不一样,都时宇,他想用这种手段拥有我!他的想法真是可恶,我会报复他一辈子。真是太可恶了!!约翰哥哥的抚摸让我好舒服,我恨恨地咬了咬牙,沉沉地睡去。“哥哥~哥哥~~~~呀!咯咯咯咯咯!”“哎哟,我家娜莉可喜欢跟着约翰呢!呵呵!那我家娜莉今天就托付给约翰吧?”漂亮女孩娜莉只吃了一块糖,然后温顺地把另一只手上握着的糖块递给了约翰。她一个劲地喊那个叫约翰的男孩“哥哥,哥哥”,满心欢喜的样子。一看到娜莉唯独喜欢跟随着这个男孩,妈妈微笑起来,觉得可以把娜莉托付给约翰照顾。娜莉妈妈脸上露出的微笑使约翰感到很高兴。两位妈妈将3岁大的女孩和4岁大的男孩撇在一边,远远地消失在“怪物”堆里。男孩一只手握着大大的糖块,另一只手握着女孩的手,就像长成了大人似的,一本正经地围着舞池走来走去。这个小男孩从小长相就酷似他爸爸,从出生时起就不怎么哭,当然也不怎么笑。然而,这个男孩现在握着名叫做娜莉的女孩的手,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这简直令两位历经人间幸福的大人都为之羡慕。“呀呀呀~你看看孩子们!真是太可爱了~”“……”一个涂着艳红色的口红、眼睛上贴着黑乎乎东西的女人瓮声瓮气地说着话,抚摸着女孩的脑袋。叭。“她是我的!不许碰!”“啊,啊,哎哟!哈!真是笑死人了……哈!”听到小男孩没头没脑的话,那个女人真是哭笑不得。她的表情立即遭到周围的人的嘲弄,到处传来“嘻嘻”的笑声。她的脸开始红起来,像一根红萝卜,于是她捂住了自己的脸……就在这时,她眼睛上贴着的黑乎乎的东西滑到了眼睛下方。女孩一看到她那副样子,嘴里喊着妖怪,妖怪,“呜呜”地哭了起来。男孩“嘻嘻”笑了一声,然后领着她走了出去。“呜呜!呜呜!哥哥,我害怕!那个阿姨是鬼吧?对吗?”可能是还觉得有些害怕吧,女孩躲在男孩的怀里,不住地抽泣着。“再哭的话,你漂亮的小脸蛋儿就都毁容了。你是叫娜莉吧?现在娜莉就是哥哥的,谁也抢不走!相信哥哥吧?”“嘤嘤!娜莉现在是哥哥的?”“对。等你以后长大了,长得像妈妈一样大……哥哥,嗯……那个什么。”“布劳包司(propose,求婚。因为娜莉还太小,发音不好,把求婚说成了布劳包司———译者注)。”“啊,对对对,就是布劳包司!就做这个!那样的话,娜莉就真的成为哥哥的了。你懂了吗?”3岁女孩的口中竟然说出了“布劳包司”这样的词。男孩想不出那个词来,就借用了女孩说的话。女孩马上停住了哭泣,露出浅浅的笑容来,张着小嘴“吧嗒吧嗒”地说起话来。男孩心满意足地盯着弱不禁风的女孩。说些什么呢……“嘿嘿!那么哥哥是谁呢?”“那当然是……”“是我的!高约翰,你在这里做什么呀?带着这种小家伙做什么呀?”“都时妍,你也来啦?”娜莉将视线转向突然出现的美丽女孩。“哥哥,她是谁呀?”“哦,是哥哥的朋友。”“我为什么是你的朋友呢?”“那不是朋友又是什么?”“是爱人,爱人!”呀!两天都在做同一个梦。这个梦与昨天的一模一样,鲜活鲜活的,我简直都不愿去分清是在梦里还是醒着的。昨天还在想不管它算了,可还是忍不住想知道。梦仿佛并不怎么长,可是睁开眼睛一看,都已经是早上9点了。我揉着眼睛,脑子里继续回味着,不想将梦忘记。不管当时是怎样活生生的梦,稍不留神就会忘掉。这就是梦啊!糖、睫毛、我的东西?都时妍、爱人、相信哥哥吧??!!我回想着那些话,我抚摸着脖子。想起釜山之夜,想起哥哥“我要让这个印记一生都不消退”的占有欲啊!不知是第几天了,我在这里无所事事。病号服很宽大,我的脖子深深地埋在里面,看到我脖子上的印记,大人们才不会轻易放过我呢!现在,我的脖子上贴着硕大的橡皮膏,橡皮膏上面围着毛巾。为什么我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都没有发觉呢?这恐怕是景恩的杰作吧。哈哈!我觉得自己真像是一个傻瓜,于是轻轻地拍起手来。不知是因为我拍手的声音,还是因为前来会诊的医生的说话声,他轻轻地发出呻吟,醒了。“约翰君,现在身体好些了吧?”“是的,您可以看得出来的。可是,我什么时候才能自如地活动身体呢?这样真是无聊啊……”约翰哥哥连懒腰也伸不了,皱着个脸躺在床上。“再过大约1~2周的时间,就可以活动自如了。让我看看。”脸涨得红彤彤的护士姐姐刚一拆开约翰哥哥胸口上包扎的绷带,脸变得更红了。我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嘻嘻!!”“笑什么?你这个家伙!”“嘻!!你看那个护士姐姐,嘻!”“噗,呵呵!”约翰哥哥一看到满脸飞红的护士姐姐,也像火山爆发般地笑出声来。他结实有力的胸脯的一侧有一个乌黑的血痂,就像血还在汩汩地往外喷涌……幸好血好像不再流出来了。看到护士的反应,医生也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将她手上握着的药瓶一把夺了过来,开始上药。刚开始涂的是一种酒精味很浓的药。“呼!喔~”约翰哥哥怕有失风度,就屏住了呼吸,结果还是发出了短促的呻吟。接着,医生开始用一种鲜红色的药很麻利地在伤口上擦拭,敷好,然后再缠上了绷带。约翰哥哥的表情比任何时候都显得阴沉可怖,可是为什么在我看来那是疼得要命的样子呢?嘿嘿嘿!!看到约翰哥哥痛苦万分的样子,护士姐姐终于忍不住笑起来,她的脸干脆变成了一只大大的红苹果,那颜色简直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看着护士姐姐那样,医生可能也觉得有些难堪。在检查我时,只是翻了翻我的眼皮,然后急匆匆地走了出去。“噗,呵呵!噗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呼嘿嘿嘿~哥哥,那个姐姐太搞笑了!咯咯咯咯咯咯咯!噗嘿嘿嘿嘿~~!!”“呵!搞笑?我也觉得很搞笑,呵!”“啊,我家老公长得太帅了,都变成缺点了。哥哥,做一下整形手术吧!嗯?把鼻梁切掉一块,下巴再加上那么一点点,双眼皮也拉上个三、四刀吧~嗯?”就是想一想,都觉得很搞笑。咯咯咯咯咯咯咯咯!我胡乱地一把抱住枕头,一个劲地揉搓着。约翰哥哥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嘿嘿地笑着说:“哼!你还不如让我理个光头呢!切!”“噢噢,那样好啊!干脆剃个光头算了,咯咯咯咯咯咯!”就在我笑得浑身瘫软的时候,两位妈妈突然走进了病房。我赶紧止住了笑声,有些慌乱起来。“哎呀~你还记得吧?那已经是17年之前的事了,呵呵!当时在那个舞池里,就因为约翰说的话,是谁的?啊,对了!是哈娜集团会长的妹妹吧?当时她眼睛上粘着的长长的假睫毛滑到了脸上,我家娜莉看到后,吓得哭了起来。这些都还历历在目啊!那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她……”“小男孩嘛,本来就口无遮拦,哈哈哈!”国防部长官式的洪亮的嗓音在病房里回荡着。约翰哥哥一脸茫然,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而我就像是挨了一记闷棍似的。睫……毛?

纯美坐在几天前曹娜莉用过的床上,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景恩先打破了这种沉默,问道:“金纯美,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嗯。” “你知道上次的绑架事件……是谁指使的吗?” “学姐……” “你为什么不回答?是都时宇指使的,对吧?” 景恩恨不得马上揭开谜底,看清楚都时宇丑恶的面目。 “学姐,不是那样的。时宇哥不可能指使人干那种事。” “为什么不可能?据我所知……他有充分的理由和动机。” 纯美有些不知所措。接着她的小嘴唇一张一合地道出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他能有什么动机呀?时宇哥太爱娜莉姐了。可能现在也深深地爱着她。那次的绑架事件纯粹是我一个人策划的。” 纯美像罪人似的把头深深地低下去,不安地用手指摆弄着床罩的边缘。 “都时宇,不是哈娜集团的继承人吗?要说这个哈娜集团……据我所知,它是汉国集团的死对头,他们为了搞垮汉国集团,正做着拼死的努力,不是吗?” “不是的,时宇哥现在已经不是继承人了,是他自己主动放弃继承权的。姑父一直逼着时宇哥,说哈娜集团必须超过汉国集团,让他跟娜莉姐好……” 景恩犹如挨了一闷棍,傻了。 都时宇……那家伙……故意……分手的?在短时间内,景恩的大脑快速地运转起来。倘若……纯美说的都是真的……那么都时宇是真心爱着曹娜莉的呀。 “那么,他是不是本来打算先放弃集团继承人的资格,再回到娜莉身边来?结果,娜莉的身边已经有了约翰学长?” “你可能不太相信,但确实是真的。” “能回到从前吗,真是的!” 景恩气得小声骂着,用力地敲打着面前的茶几。我怎么就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到时宇的难处呢?还总是责备他,甚至,还曾像防备杀人犯一样防着他。给娜莉安排了贴身保镖,还让会长跟着担忧。景恩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羞愧。 “那么,枪是怎么回事?” “是不小心走火的。那位大叔拿着的枪,是我父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就因为那件生日礼物,他已经受到了一辈子的惩罚。至于时宇哥哥,是我告诉他娜莉姐晕过去的。哥哥以为娜莉姐伤得很严重,对我大发雷霆,把我狠狠地骂了一顿。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哥哥发那么大的脾气。 景恩的眼前浮现出时宇的样子。他总是面带温和的笑着,无微不至地照料着毛毛躁躁的娜莉,多么帅气而潇洒的人啊!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呢?景恩拿起电话,用颤抖的手指拨通了会长室的电话。 “喂,这里是会长室。” “我是朴景恩,我想跟会长通电话。” 嘀~~~ “是景恩哪!” “会长,现在可以把娜莉身边的保镖撤掉了。” “为什么?” “上次的那件事……跟都时宇一点关系都没有。” “啊?!” “现在娜莉的身边不是有约翰学长吗?您可以放心了。最近您的身体怎么样?伯母好吗?” “真是谢天谢地呀。娜莉的妈妈天天过得很愉快。哈哈!我呢,也就那样。老啦!快点把娜莉嫁出去我才能放心啊!” “不是有约翰学长吗?” “哈哈!我能把女儿乖乖地嫁给他吗?哈哈哈哈哈哈!” “请您多多保重身体。以后,再给您打电话。我挂了,会长。” “好吧。” 放下话筒,景恩朝纯美甜甜地笑着。要知道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对她这么笑过。 “你和我都是女人,我最后再相信你一次。假如你刚才所说的话是假的,我不会轻饶你。” “学姐,我……呜呜!” “你怎么动不动就哭啊?这也太不像你了。别哭啦,笑一个。” 叮~~咚~~叮~~咚 景恩还没说完呢,门铃就响了起来。她们俩不约而同地盯着房门。一会儿,焕侯进来了,表情不太自然,池勋一脸坏笑地跟在后面。 “池勋哥哥。哦!焕侯,你刚才上哪儿去了?” “学,学姐,我想把纯美姐姐借……借走。” “傻小子,呵!” 焕侯支支吾吾地说完,就像抢劫似的拉着纯美的手腕跑出去了。纯美就像受惊吓的兔子,直眨巴眼睛。池勋觉得焕侯有些可爱,自言自语地说:“傻小子。” “池勋哥哥,焕侯他怎么了?” “你看不出来吗?” “看出什么呀?” “你不觉得他的样子,跟几天前的你很像吗?嘻嘻!” 想起几天前发生的事情,景恩的双颊又变得通红。她羞涩地回避着池勋炽热的眼眸。 “陷入爱河的人怎么都这么可爱呀!嘻嘻!” “哥哥也真是的!” “唉呀!哥哥出大事啦!怎么办哪?” 池勋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还把两只胳膊枕在脑后,望着景恩说道。 景恩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靠在一边关切地问他。 “池勋哥哥,出什么事儿了?” “唉呀。事儿多了。” “是什么事呀?快说说看,别自己伤脑筋了。啊?” “我们景恩,什么时候能长大呀。我真想马上吃了你。” “什么?吃了我?!哥哥!!” 景恩无意识地重复着池勋说的话,还没说完,她就突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气得大叫起来。池勋伸手抓住景恩的手腕,使她不由自主地倒在了他的身上。景恩双颊绯红,瞪着大眼睛看着他。池勋用他特有的坏坏的笑脸迎着他,柔情似水地对她说:“傻瓜,这样的时候应该把眼睛闭上。” 焕侯正现学现卖,按着池勋教他的话做呢。 “唉呀,疼!焕侯,先放手,啊?” “啊!对……对不起。” 焕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用了这么大的力气,把纯美细细的手腕都给抓青了。已经按哥哥说的把她领到了偏僻的地方。下一步…… “先把她领到偏僻的地方,再把她推到墙角上。” 好,就按哥哥说的去做吧!焕侯回想着哥哥的话,把纯美推到墙角。 “焕侯?” “姐姐!” “嗯?” “姐姐!!” “你怎么了?” 焕侯静静地看着纯美。多么小巧玲珑的女孩啊,一米五五都不到的个子,还不及他的肩膀高。 “姐姐,对不起。” 焕侯弯下腰,把嘴唇贴在纯美的红唇上。 “把嘴唇贴上,然后把舌头放进去,OK?” 焕侯再次回想着哥哥的话,把舌头伸进纯美的嘴里。然后用身体压着纯美,让她无法动弹。过了一会儿,纯美也好像接受他的亲吻了。焕侯带着胜利的微笑,再次想起哥哥说过的一句话。 “女人……都喜欢进攻型的男人。好好干~!” 不知过了多久。焕侯轻轻地移开嘴唇,把纯美紧紧地拥在怀里。纯美根本摆脱不了他强有力的拥抱,但她也没有执意要摆脱的意思。接着,焕侯说出来的一句话,让纯美露出了羞涩的微笑。 “姐姐,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香香的气味弥漫开来,直让人流口水。我终于,终于亲手做出了一道菜~~!!我拿着刀切了葱花和辣椒。然后,拿起一棵酸辣白菜,整齐地切成段,细心地码在汤锅里。 “小姐,来,这个应该这么做~。哇!做得不错呀?!” “好什么呀。这个……能好吃吗?” “那就尝尝吧。” “不,不了。我不尝了。你替我尝尝,看咸淡合不合适,好吗?” 在宽敞的厨房里,我和大婶两个人正准备着晚饭。听说,今天晚上伯母要早点回来,我们就开始得比往常早一点。我还以为我做饭会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的,结果出乎意料,厨房还是很整洁。而且,想像中那么难做的泡菜汤,也快做好了。大婶看我急切地想知道泡菜汤做得好不好,又不敢尝,于是笑着拿起汤勺替我尝了一口,随即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哇!好香啊!又煮鸡蛋汤了?” “哥!!” 约翰哥哥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靠在厨房的门口取笑我。 “呵!开玩笑的~干嘛这么认真~?” 说是开玩笑,但我心里就是不舒服。是啊!我是不太会做菜,那也不能总这么取笑我呀????!!但我只能在心里呐喊,唉,历来败者无话可说。 我要拿今天的泡菜汤做赌注!我今天要好好地露一手,堵住他的嘴,让他以后再也说不出鸡蛋汤的事,嘿嘿嘿嘿嘿!我在心里偷偷地笑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干嘛这么看我?” “因为你长得帅啊。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叮~咚~叮~咚 我的话音未落,伯母就到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我系着围裙,温顺地给伯母鞠了个躬。 “哇~,好香啊!” “您回来了。这些基本上都是大婶做的。您快点进去洗一洗,饭马上就好了。” “一闻到香味,我的肚子还真有点饿了。哈哈哈!” 伯母爽朗地笑着,进了浴室。大婶在那边开始把菜端上了饭桌。可是,高约翰,这家伙……怎么不停地捅我的腰啊。什,什么!!你想干什么? “疼,你干嘛?” 我小声地抱怨。这家伙一脸的坏笑,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面颊。 “干嘛?” “亲一个。” “啊?!干嘛?突然亲什么亲?” “创造点新婚的感觉吧!快!!妈妈就要出来了。” 约翰哥哥像小孩子似的缠着我,让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飞快地环视了四周,嘟起小嘴,想轻轻地亲一下他的脸。不料,我的嘴唇刚要贴上去的一刹那,这个坏家伙,竟突然把脸转过来,紧紧地吻住了我,接着……他的舌头探进我的嘴里。哦,这么刺激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哈! 我紧张地瞪大了眼睛,眼珠子不安地转动着。生怕被伯母或大婶撞见。可是!还是被刚走出厨房的大婶撞了个正着。 “嗯~哼!” 啊,丢死人了!听到了大婶的动静,高约翰这才不情愿地放开了我。 “吃晚饭吧!” “是!!!”哥哥大声说道。 唉呀,耳朵差点被他震聋了!约翰哥哥也不知在高兴什么,一直呵呵地傻笑着。人家都羞得想钻地洞了他还……大婶朝哥哥看了一眼,笑了。 “大婶,这也不是什么可笑的事情吧,哈哈!” 伯母梳洗完毕,素面朝天的出现在餐桌前。我不由得张大了嘴。天啊!跟早晨一点都不一样,伯母的化妆术简直太高明了。洗尽铅华的她脸上光洁细腻,没有一丝皱纹,显得更年轻、更清纯,看上去,就像30出头的少妇,比我的妈妈还年轻呢!!想必是普拖斯的威力吧! “娜莉,我的脸都快被你看烂了。来,快点吃饭吧?” 伯母不好意思地笑着,拿起了筷子。她用汤匙舀了一下我做的泡菜汤,送到嘴里。我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好紧张啊! 可是……伯母的表情……她皱起眉头,又尝了一口,接着她摇了摇头,再尝了一口。不好吃吗?!可是大婶明明说味道不错啊!我看了哥哥一眼,哥哥耸耸肩,回望着我。我立刻拿起汤匙尝了一口,不错啊!差在哪里呀!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上一篇:第14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下一篇:第07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