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分类:小说

33约翰哥哥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景恩和沙发上坐着的面粉叔叔们哄笑起来。“你这个死丫头!你是烧的吧,脱成这样?!”“哥哥,我也不知道是他们嘛!”“别找借口!真该死!”我刚一狡辩,他就气冲冲地把我拖进了房间。我,我怎么知道叔叔们这么早就来了呢?真是的!!!!!倒霉!哼!“哼什么哼?!快点换好衣服!”“哥哥~~”“你一早就想挨揍吗?哪里发烧呀?”“为,为什么那样说我?”我现在很生气。我,我做错什么啦~?!!!!你这个小肚鸡肠的家伙!我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难以压抑心中的不平。“为什么那样~?你在明知故问!如果我脱得光光的,就在腰上围上一条毛巾,站在景恩面前,你会喜欢吗?”“不行!!绝对不行!!!!!!!”我,情绪很激动,不自觉地尖声叫起来。这时候,他才尽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静静地看着我。“你要是再这样一次,我就把你脱光,关在房间里!”“真,真的吗?呵呵!”我的脸不知不觉间红了起来,于是钻到了他的怀里。他的手在我身上慢慢地游走起来。“再,再往下一点。”“干什么呀~?”“呵……呵……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你说什么呀?”他突然将我搂在怀里,静静地闭着眼睛,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在念经呢!该死的,你让我从一大早就开始那样?”“念,念经?我,我让你怎么样了?”“快把衣服穿上!”在约翰哥哥再斥责我之前,我赶紧弯下腰,打开了抽屉。就在这时,浴衣的带子松开了,我的身体赤裸裸地露了出来。“真是的,连内衣都不穿!!!!”“你为什么一大早就不停地发火呀!!真是的!倒霉!哼!”“倒霉?那我不发火,你就来运气啦?”“哦,你试试嘛!”他突然将我推倒在床上,嘴唇向我压过来。这个家伙!直是个怪物!他的胸口可能还在疼,使出的力气却大得像个怪物。那就来吧,让你尝尝我的厉害!Comeon!我用全身去迎接他,他柔软的舌头轻轻地划过了我的全身。他今天穿着皮茄克,每当皮茄克贴在我赤裸的身体上,冰凉的感觉就刺激着我的全身。约翰哥哥将嘴唇移到我右边的耳垂上,准备脱掉茄克。这时我感觉到一丝火辣辣的痛。“啊,哎哟!”“你,这是什么呀?”“哦,哦?什么什么呀?耳钉呀!”“什么时候扎的呀?”“4,4天前。”“可是,我怎么一次也没有看到呢?”“我的长,长发遮住了嘛!哈哈!哥哥,你真笨呀!”“你这个死丫头!摘下来不行吗?”“我可是受尽痛苦扎的……”听了我的话,他又察看了一下我左边的耳朵。“你左边的耳朵怎么没有扎呢?”“我,我一时忘了。”我真的是忘记了。景恩在帮我扎完一边的耳孔后,就再也不敢下手了。后来,我真的给忘记了。约翰哥哥将我的长发捋到耳朵后边,直直地盯着我,像是要看穿我似的。“不疼吗?”“有点疼!”“既然疼,那你还扎?”“我给景恩扎完之后也想扎。”“你还什么都想做呢!”他说着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很轻很轻地。“很配吧?”“嗯,很漂亮!可是只有一边有,不太协调。另一边也扎上吧,嘻!”“真,真的吗?”“真,真的~嘻嘻!”我结结巴巴地说着,他也学着我的语气戏弄我。就这样说着说着……激情都没了。真是的!!耳钉真是让人伤脑筋,嘻嘻!他嘴角露出短暂而又深沉的笑意,然后坐在梳妆台前面的椅子上,将上次去百货商店买的衣服里面最适合我的一套递到我的面前。“穿上这套。”“我们是去玩,穿得简单一些不行吗?”“不行,你必须穿上!”他递给我的是什么衣服呢……一条特别贴身的紧身裤,凸现了我身体的曲线美,还有一件皮,皮茄克,活脱脱一身牛仔风格。啊啊啊啊!牛仔裤真舒服!!我使劲装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可他还是一个劲地让我试穿,说什么衣服得适合自己。我就像是丢了魂似的,他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穿完之后,我转过头去看梳妆台前面的镜子。镜子里面并肩而立的约翰哥哥和我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哥哥,太像了,对吧?”“哦,不错。”“这是我们第一次穿情侣装呢!”“我知道会有这种效果。噗,呵呵!”约翰哥哥还是那样,穿着深黑色的裤子和白色的针织毛衣,外面再穿着皮茄克。啊啊啊啊~真帅啊!真是一对绝好的天仙配啊,呵呵!他坐在梳妆台前帮我画了个淡妆,然后将我美丽的长发很好看地拢在一起。我看了一眼镜子,脖子上的吻痕现在已经变得模模糊糊的,几乎看不到了。我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脖子。最终还是消失了!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想围着让人觉得憋闷的围巾。呀哈哈!听到我发出古怪的笑声,约翰哥哥静静地看我了一眼,然后抓住我的手,可怜兮兮地看着我。“看,看什么呀?!”“啧啧!”他咂吧着舌头,接着拉着我走出了房间。济州岛~~~!!!!!!天气虽然稍微有些冷,但是风吹在身上让人觉得很温暖,这就是济州岛~!!我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出了机场,乘那个叫池勋的人派来的车去了大酒店。“哎呀~好久不见了呀!还活着呢~?”“嘻!你这个家伙,你也是呀!旁边的这一位是?”“哦,娜莉呀,来认识一下。这是我的……是铁杆好朋友,以前听我说过吧?是焕侯的哥哥。”“你,你好!我叫曹娜莉,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傻……瓜!傻瓜……莉?噗,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子,找死呀?!”“啊!抱,抱歉!嘻!呵呵!”“没关系的!呵!”别人一听到我的名字……一个个地都那样取笑一番。可是!!我希望他们以后节制一点。呀!他和焕侯真是太像了,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印象。略有些长的茶褐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不大不小的眼睛,与我家老公相比……可以说是善与恶之分吧。他的眼睛很有神采,也特别特别好看。焕侯像他哥哥。“啊,再来认识一下。这位是娜莉最要好的朋友景恩。”“你好,我叫池勋。”“哦?哦,我叫景恩。”“哎呀,你干嘛这样?景恩呀,你哪里不舒服吗?脸都红了~”“什,什么不舒服呀!哼!我,我,我……嗳呀!!景,景恩真是奇怪!!说话结结巴巴的,脸也变得通红通红的,然后就跑到一边去了。她为什么那样呢?“噗,呵呵!有趣的女孩!呵!”“是吗?景恩她是挺有趣的。”“嗯,池勋君。”“池勋君~?”“不对,池勋先生。”“池勋先生~”“池勋哥哥,哼!”“哥哥??!!”“啊呀呀~什么!!什么!!到底让我怎么称呼你?!!!!”我不知道该称呼那个叫池勋的家伙什么,急得直皱眉头,后来干脆怒视着他。真是的,对我这样!“还是叫池勋哥哥吧。”池勋的声音就像嗞嗞融化的蜜糖。我说得唾沫横飞,都流到了嘴角上,约翰哥哥用手替我擦了擦。“你这是什么哥哥呀?”“那你夫人叫我什么好呢?”啊啊啊啊啊!这个家伙,哼!“叫小叔吧,呵呵!”34小叔?这些家伙!不知是为什么,我觉得他们是在拿我开玩笑……要不,就是高约翰这个家伙心里开始嫉妒了?约翰哥哥干脆抓住我的手辩解起来。他的确是我的老公,对吧~?可是不管怎么想,他都像是把脑袋落在飞机上了。嗯,是那样的~肯定是那样的~~“不对!还是好好想想吧!我是大伯哥,怎么能叫小叔呢?对吧,弟妹~?”“弟妺~?你找死呀?皮子开始痒痒啦?什么弟妹呀~弟妹的?叫嫂子!你这个臭小子~!”“哦,好吧,就按你说的吧!真是的,拿着称呼这么斤斤计较,真是小气!嘻嘻!”“到此为止~?”“那好吧~?”“你们俩个人都停住吧!!我叫小叔子不就行了吗?啊,真是的,你们俩个都是坏蛋!!”这俩个完美的男人像两只爱斗嘴的青鱼,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小叔子呀、大伯哥呀、弟妹呀、嫂子呀什么的,在酒店的门厅里“现场直播”。唉,真是的,两个傻瓜!!其,其实,更准确地说,也许是产生了嫉妒吧,周围到济州岛来度蜜月的新婚夫妇们,特别是新娘们都往这边看呢,然后又恨恨地将目光移开去。此情此景倒也有趣。大,大婶们,你们怎么了?这俩个可都是我的呢,干什么呢~?我不停地用不同寻常的愤恨的眼神瞪着他们,向他们施加无声的压力。就,就是这样,他们俩个都是我的!!!!!看谁敢再偷看!我就这样不停瞪着他们,瞪得眼睛都快凸出来了。约翰哥哥捧住了我的脸,将他英俊的脸靠在我的鼻子上,额头贴着我的额头。“娜,娜莉,你哪里不舒服吗?为什么又是这副模样?啧!”“是啊,弟妹的状态不太好!”“咦,怎么回事呀?我不是让你叫嫂子的吗?”“弟妹,你没事吧?赶快去房间吧。”“嗨嗨,池勋!你找死呀?”“行李很重吧?啧啧,干嘛和那家伙在一起呢~?还是到我身边来吧,嘻!”池勋将我手里提着的小小的包夺了过去,然后问道。我,我也不知道。哈哈!为什么和那种家伙在一起呢?啊,啊……哈哈!听了池勋的话,我家老公的脸色变得青一阵紫一阵的。这,这个嫉妒鬼!!我一定要把他这种性格改掉!!要是我不管的话,这个家伙过上两个小时肯定还是这样,连话也不愿说。我可不想等到那时候,于是装作忍受不下去的样子,娇声娇气地说:“小叔子也真是的!我家老公怎么了呀~”这,这种让人无地自容的话,我还得毫不犹豫地说出来,真是讨厌。我两颊涨红起来,左歪右拧地,就像是在和面。“哈哈哈哈!池勋,听到了吧?这就是嫂子,你这个臭小子~哈哈哈哈哈!”“可是,哥哥,就叫池勋哥哥不行吗?叫小叔子太别扭了,让人好烦的!”“那么这个哥哥那个哥哥的,不都搞混了吗?烦!那你想叫池勋哥哥?”“是的,老公。”啊啊啊啊!!!不知道我的称呼是不是特合他的心意,他欣然答应了。这……是我选择错了吗?老公的手紧紧地抓着我,我就这样使劲到处寻找“失踪”了的景恩。不知道她去了那里!我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躲在洗手间里的景恩。她说,她之所以躲在洗手间里,是因为……总是不停地流鼻血,没法出去。可怜的人!!我带着景恩回到了他们面前。她说,她的状态比我还差,是因为站在池勋哥哥面前真的不知所措。嗯,是一见钟情吗?啧啧,朴景恩呀!你也要经历很多痛苦喽~!哇,池勋哥哥的眼神也怪怪的,这是迟早的事吧?我撅着嘴,躺在了床上。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扔下老公,和你一块儿睡呢~~!!想想刚才发生的事……拿着两个钥匙,在走廊里左右为难了好大一会儿。高约翰VS朴景恩俩个人都说要带走我,把我一会儿拉到这边,一会儿拉到那边……“喂喂,干脆撕成两半,你们各拿走一半吧!该死的!”一句既可怕又可爱的话从我家老公嘴里蹦了出来。这个混蛋,竟然敢说把我撕成两半!不行!!为了惩罚他的可恶行为,我跟着景恩走进了房间。我收回撅着的嘴唇,然后向还在做深呼吸的景恩走过去。“妈呀!”“我是你妈吗?干嘛这么吃惊呀?”“不,不是。娜莉呀!”“哦,哦?怎……怎么了?”“那个叫勋,池勋的,就是我理想中的白马王子。可,可是,我在他面前都说不出话来。”哎呀~这可怎么办呢?“景恩,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将景恩的身子扳到我面前。“要拥有自信,朴景恩!男人们更喜欢你这样小巧、娴雅的女孩!还有,你得会时常撒撒娇。不要傻乎乎的,一点心计都没有。得用适当的心计,懂了吗?来,学着我做。池勋哥哥~~~~!”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将朴景恩打造成可爱形象的努力中去了。轻咬舌头,不停眨眼,这种样子……哪怕就是想像一下,也是娇滴滴的,令人心境荡漾。景恩学着我做的样子真是太滑稽了。“池勋哥哥~!”“喂喂,不是那样,再跟我做一次!池勋哥哥~~~~~!”“唉,烦,我不会!非得这么做吗?啊,真是的!”“这都做不了,还想着吃定池勋哥哥?看上去,他可像是个选手呢!”“是吗?她也有女朋友吧?”“嗯,好像没有特定的恋人。你干脆跟他来个肉搏战吧!”“肉搏战?”“就是叽叽喳喳、唧唧咕咕,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啊,什么呀?真是的!你说清楚!”“哎呀,就是,那样的嘛!”“啊哈~~!”“我,我什么也没说吧?”“知道啦!把你的衣服包拿过来我看看。”“哦……哦?哦。”嘿!这个丫头鬼心眼真是多~我……真的是什么也没有说。唉,稀里糊涂地,我就把衣服包拿给了她。天,天哪!我干嘛非要乖乖地听她的呢~~?我是侍女吗?是那样的吗??!哼!我是公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我独自来了一段古怪新奇的娜莉秀,然后在包里翻找起来。适合景恩穿的衣服是……啊,找到了!那就是噗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等一等~现在开封!“啊,为什么不出来,你们这些男人?啊,真是的!”呵呵呵!现在景恩穿的衣服真是灿烂夺目、光彩照人。我使劲纠缠着老公,他最后终于同意举行即兴假面舞会。酒店宴会厅里一瞬间就挤满了化着各种妆的人。当然了,池勋的影响力是很大的,呵呵!“娜,娜莉呀,我还行吧?”“嗯,非常合体~!”“喂,可是假面舞会……不危险吧?”“有什么危险的!你看看那里。我说过的,即使不藏着都行,那些叔叔们在那里似乎挺好的。彻头彻尾是一副面粉装扮。“是,是呀!嗯,穿成这样出去,会冷吧?”“嗯,至少会得感冒的。呵,你那儿很性感呢~”“是吗?”景恩穿的是什么衣服呢?大家很想知道吧?!!曹娜莉的处女作,玛丽莲·梦露~!白色低胸连衣裙,蓝色的假发,还有嘴唇上画的斑点。真是可爱死了!酒店里也许是开过假面舞会,既有化妆间,也有各种各样的衣服,然而景恩穿的衣服是我的。那可是上次去百货商店时,我家老公给我买的,呵呵!人人都说玛丽莲·梦露很性感……朴丽莲·梦露在我看来非常可爱,真的!啊噢啊噢啊噢~小巧玲珑~!那我穿是的什么呢??呵嘿嘿嘿嘿嘿嘿~蜘蛛女侠!哈嘎嘎嘎嘎嘎嘎~我也想扮成朱丽叶或是其他什么的,可那样好像不适合我的性格。我得怎样穿,才能不盖住景恩的风头啊?咯咯!极其紧身的衣服如实地凸现出了我的曲线。蜘蛛女侠这种角色即使不戴假发,也能装扮。现在就等我家老公和池勋哥哥出现了。我先把这个事实偷偷告诉我家老公,然后促使池勋哥哥和景恩开始夏夏巴夏巴!!!!我的计划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了!景恩,你把玫瑰耳坠带来了吗?”“哦,在这里。”景恩从包里拿出耳坠来。璀璨夺目的玫瑰耳坠!!“你过来一会儿。”在舞场入口处,我拉着景恩,将她两只耳朵上的耳钉抽了出来,再戴上了莫希尔赛拉玫瑰耳坠,然后向后退了几步。“现在好了。呵,真漂亮!”呵呵!这身打扮,谁看了都会产生错觉的。我觉得背后有一股浓浓的杀气,不知是谁将景恩一下子给抓走了。天,天哪……那,那个……身材修长的阿,阿拉丁是谁?

31约翰哥哥在管理室外面气喘吁吁地说着,样子真可爱。接着,后来出现的两位面粉叔叔也来了,他们手里也提着满满的购物袋。“哥哥!!”我跑过去,一下子扑在他的怀里。“啊,哎,注意你的形象!”“呜!我不管,呜!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嘤嘤嘤嘤!”“别哭了!你要是再哭,这些衣服就统统归我穿!”他在拿放在地板上的购物袋威胁我。不管怎么说,他做了一件漂亮的事情,我就饶他一回。他要是再从我眼前消失一次,我会真的讨厌他的!“我不哭了!”“那你眼睛里含着的水珠是什么呀?”“哥哥,你知道刚才我有多慌吗?”“哎呀,那你要我做什么?”“不是!就是,嘿嘿……嗯,嗯。”“嗯?”我的后脑勺痛起来。我现在才感觉到全身都在痛。我微微地扭过头去,向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有数百双眼睛正盯着我们。约翰哥哥好像也看到了那些人,但却置之不理,依然紧紧地拥抱着我。柔软的羊毛套衫和他身上隐隐约约的香味刺激着我,但我还是使劲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哼哼!你买来什么了?”“就是刚才你用眼睛看过并且摸过的所有衣服。”“那么多你全买了??”“正好他们也在,我就狂买了一气!我随便转了转,却不知道路了。我想到外面等着,可是连入口都找不到。问这些叔叔,他们一句话也不说,到处上蹿下跳地找。我刚巧乘电梯到六楼,就听到你的声音了!嘻!我是一口气跑过来的,帅吧?嘻嘻!”约翰哥哥得意洋洋地耸着肩,说道。真是个大问题,他这个不可救药的方向盲!不过,这样也好,嘻!以前就听说有那么一个人一进百货商店,就找不到入口,没想到这样的路盲……就是你!这对于完美的你而言,不能不算是一个缺陷。“除这些之外,给景恩的礼物买了吗?”“哦?”“我真是被你气死了!跟我来,我想好了一个好东西。”我将一大堆购物袋托付给了两位面粉叔叔,然后抄着手神气地朝珠宝店走去。闪闪发光的金块和五颜六色的宝石令人眼花缭乱,然而我得很快掩饰住那种眼神。为什么呢?我怕这个家伙把这些东西全都买下来。嘿嘿嘿嘿嘿嘿……说了半天,我还是在夸我自己。我看着在耀眼的灯光下闪亮的宝石,尽量只将视线落在漂亮的上面。“买宝石吗?”“嗯。这种宝石景恩一个也没有。”“买哪种?”“耳坠。”我用手指着大大的玫瑰形的耳坠。“哥哥,这个怎么样?漂亮吧?”“真漂亮!好像很适合你!”“适合我没有用,得适合景恩才行!”我略微瞟了他一眼,不太高兴地说了一句。他一怔,接着说道:“哦,哦?对,好像很适合景恩!”“请把这个包起来,要包得漂亮一点。对了,有穿耳朵的耳钉吗?我只要一个。”“有,请稍等。”约翰哥哥好像对宝石一点也不感兴趣,不住地东张西望。他想买什么吗?“哥哥,你在干什么呀?想买什么东西吗?”“哦?啊,不是。娜莉,你把你的手给我。”“手?”听到他说要我把手递给他,我就像小狗似的,乖乖地把手放在他的手掌上。“哦……这么纤细呀!”“我的手好看吧?呵!”“放下吧~”“哼!”我骄傲地炫耀了一下,他却当即皱了皱眉头,说了那样一句话。我快要哭出来了。“你东张西望地看什么呀?”“哦,我只是想看看金子是怎样产生的!”我朝他视线停住不动的地方看了过去。哇~~~~真是璀璨夺目呀!各式各样的戒指吸引着我的眼球。我看了好一会儿,一枚大大的戒指呈现在我的眼前。嘻!戴着那种东西很好笑吧。嘿嘿!我不知不觉地拉住了他的衣服,用手指着大戒指。“哥哥,哥哥,你看那个。真大呀!咯咯!”“哪个?大戒指?”“嗯。”“已经包装好了。”“哎呀,已经包好了。都少钱?”“37万8千韩元。”因为是礼物,所以我想用自己的钱买。那个耳坠是用手工细致地加工成玫瑰形的,上面还镶嵌着宝石。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价格才一下子提高了吧。我将老爸给我的金卡递了过去。店员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手哆哆嗦嗦地将金卡接了过去,然后刷了一下。“请收好。”“好的,谢谢。”“请慢走!欢迎下次光临!”“哥哥,你干什么呀?快点走呀!”“哦,哦?我想去洗手间,你先和其中一位叔叔一起去入口处吧。我跟着另一位叔叔下去。知道了吗?你一定要呆在那位叔叔身边!”“嗯,知道了。快点拉呀!嘻嘻!”“找死!”“呵,再见~~~~~~”我使劲向他挥了挥手,然后与手里提着满满一大堆购东西的面粉叔叔一起,朝入口走去。我觉得心里很是犹疑,可毕竟叔叔也在旁边。呵!我刚想一声不吭地走出百货商店,可心里又不甘心,于是对提着沉重的东西呼哧呼哧地往下走的叔叔提了一个建议。“叔叔,为什么在大冬天里还戴着墨镜呀?”“……”“哎,回答我呀!叔叔,如果你愿意听我的一个请求呢,我就减轻你手上的负担。怎么样呀?愿意听吗……不愿意吗?”“……”叔叔只是低着头,沉默着。嘻!有型!“叔叔,你把墨镜摘下来看看,就一次!”“嗯??????”一听我说要他摘下墨镜,他那张好像不会张开的嘴发出了短暂却很有力的声音。“为什么?你不愿意吗???那我先走了。”“哦,不是,嗯……”“你等一下。”我刚向前迈出了一步,接着又转过身,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来。我胜利了!哈哈哈哈哈哈!由于叔叔的手里提着一大堆东西,所以我就用手直接把他的墨镜摘了下来。那一瞬间,叔叔英俊的脸庞清清楚楚地映入我的眼帘。当然,还是比不上我家老公。“叔叔,你很帅,为什么还要戴着这么个东西呢?”“……”叔叔的目光不停地躲闪着,不知道看什么地方才好,最后干脆盯在了地上。肯定是有什么理由!我不再说什么,将叔叔手上提着的东西抢了一半过来,然后用两只手分开提着。叔叔重新戴上了墨镜,再次张开了那张不愿开启的嘴。“……如果别人看着我的眼睛,心里会感到不安的。所以我总是戴着墨镜。”那一刻,我一遍遍地回味着他的话。“啊,所以……”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到了入口,就在那里等约翰哥哥。等了大约10分钟左右,我看到他带着满脸的笑容和另一位叔叔一块儿出来了。“哥哥~在这里!这里!”我使劲地挥动着手,告诉他我所在的地方。当然了,他一出来可能就看到我了,可我还是拼命地挥着手。“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呀?哼!我等得脖子都快断了。”“嘻!等了很久了吗?快走吧!”“嗯。跟在约翰哥哥身后的叔叔手里也满是东西,一副很吃力的样子。唉,这个不懂事的家伙。他应该帮着提一点。刚才还站在我身边的叔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车开了过来,然后将东西一件一件地往行李箱里放。“啊嘿嘿嘿嘿~好了。”“什么?”“现在轻松了吧?嘻!”刚才和约翰哥哥在一起的叔叔将车后门打开了。宝马车的内部空间很宽敞,我们坐进去之后,叔叔们开着车平安无事地到了家。“进去喝杯茶再走吧。”“没关系,不用了。”“我们可有关系!天气也挺冷的,喝杯茶吧。”叔叔们到了门前之后,说他们就呆在车里。这些叔叔为了保护我们安全,也挺辛苦的,怎么也得请他们喝杯茶啊。最后,由于我不住地撒娇……实际上是拗不过我家老公的胁迫,他们才进了房间。我们坐在沙发上,喝着热乎乎的可可茶。然后,我就把要从22日起去旅行的计划告诉了他们。听我突然说起要去济州岛旅行,叔叔们不苟言笑的脸上开始慢慢地露出了微笑。他们一再叮嘱我们,以后他们不再躲着保护我们也行,但也不要出现今天这种事情。结束了简短的对话后,我们拥有了二人世界。“景恩该来了。”“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试着沉浸在两个人的气氛里吧!”“哦,知道了。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呀?”他一说完,眼珠子就滴溜溜地在我身上直打转。真是的,让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嘿嘿!我使劲地扭动着身子,脸上泛起了红潮,将嘴唇使劲凑过去。为什么所有的人在亲嘴之前,都摆出那种将嘴唇凑上去的造型呢?我,我现在就是这样。可是,过了好几十秒钟,却没有任何回应。就凭他这个家伙的性格和作风,现在不管怎么说,我的上衣也已经脱下来了啊!我刚准备轻轻地~轻轻地睁开左眼偷看他,他的嘴唇压在了我的嘴唇上。可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的手没有碰我身上任何地方。天哪,这个家伙怎么了?我看到他在微笑着,接着一种萦绕舌底的冰凉的感觉使我一下子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兔子。“啊!是什么呀?!!”32我感觉到嘴里有一个滑滑的冰凉的东西,于是推开约翰哥哥,把那个东西吐在手掌上。那,那是一只……大,大戒指。不是吗!!!!!这个家伙,看准的东西还真多呢。粘稠的唾液把我手上弄得湿漉漉的。啊,真脏呀。“哥哥!”“嘻!很感动吧?”“不是,差一点把我的牙齿弄断了!真讨厌!”我觉得很委屈,就发起火来。唉,我也真是的,脾气怎么这么坏呢?约翰哥哥看到我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就用力捧住了我的面颊。“啊,疼啊,噢!”“你发什么疯呀?不喜欢就说嘛!那我就把两个都戴上。”“啊,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了吗?快点给我戴上!”“噗,呵呵!真是的!”“啊,不管不管,你这个坏蛋!”其实呀,我心里感动得要死呢!我不露出声色地看着他。然而,约翰哥哥接着低声说出的话却让我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感受了。“从现在起,曹娜莉就……真的是我的了!”“哥哥,哥哥!”真是好感动啊!呜呜!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脸上却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戒指的大小正合适!我对自己美丽的小手是感到挺自豪的,可是手指的大小是……8号,一般得订做才行。这个戒指,正好适合我。他是怎么知道的?我收回了自己的遐想,深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他另一只手上拿着的戒指夺了过来,轻轻地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接着说道:“哼!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大戒指的?真好看啊!”“噗,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了?笑什么呀?”“我事先估测过的,所以才正好合适。嘻!”“估测什么了?”“你的乐器呀!嘿嘿!只有你才喜欢那样大的乐器!”他听了我的话,嘿嘿直笑,用手指了指房间一角放着的大号。啊?!……亲爱的,你真是个天才,天才!竟然能够如此准确地洞悉别人的心理~~大戒指将我的手指整个儿都包住了,真太让我满意了。估计谁也不会像我这样适合戴这个戒指。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的内心在悄悄地向他发出微笑。戒指很令我满意,他做事的方式更是漂亮。不对,跟这个比起来,身上戴着和他一模一样的饰物,这就是想一想也会让人心情特别高兴的。约翰哥哥飞快地擦掉了我脸颊上挂着的泪珠,把我拥在了怀里。“买……买……买……”“买什么?”“买……买……买……啊,该死的!我好像又变成老一套了。”“老一套?什么意思呀?”“哦,买……买……买……”“买……什么~!!”这个家伙从来都不那样,可能是电视剧看多了,竟然学着电视剧里的对白。“呵!我是觉得有趣,所以就试了一下,没想到却惹得你不高兴。”“哦,哦吧……哦吧吧吧吧吧。”“你这个鬼丫头!”有,有趣?!这种蹩脚的演技!那一瞬间,我忘记了想要说的话,只是胡乱哼哼着,约翰哥哥于是轻轻地拧着我的面颊,嘲笑了我一句。这个家伙!是电视看得太多了吧!!好像他的超凡能力正在消失,哦,其实我好喜欢以前超凡能力高约翰哦~~~~~~!!然而,我又发现,他的超凡能力并没有消失。他再次将我拥在自己怀里,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耳语道:“我爱你!”“景恩呀,快点过来!”“哦?什么事?”“你过来嘛!就一会儿!”我硬是推着不愿意走的约翰哥哥,让他回家。尽管景恩留宿他,可是因为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只能那样做了。“景恩,你闭上眼睛。”“哦,你这是干什么呀~?”“哎呀~快点闭上嘛!”“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唉,真是没劲!我叫你闭上你就闭上嘛!”这个木瓜!!唉,真是让我伤心。我刚一提高嗓门,她就扭扭捏捏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把手伸出来。”“你以为我是小狗呀?”她皱起眉头,很不情愿地伸出手来。不错,朴景恩,你就是一只小狗狗~~嘿嘿嘿嘿嘿!我把今天绞尽脑汁挑选出来的耳坠放在景恩小巧的手掌心里。“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景恩轻轻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自己手心里放着一个小小的匣子后,吃了一惊。“这是什么呀?”“你打开看看。”景恩于是打开了匣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匣子里突然射出炫目的光来,她揉了揉眼睛,把匣子推得远远的。“这,这是……什么呀?”“什么什么呀!好了,把你耳朵伸出来。”“什么?”我手里拿着一枚扎耳孔的耳钉,景恩看上去像是浑身瑟瑟发抖。我看了一下她的耳朵,还没有扎耳孔。我又看了一下她的脸,然后灿然笑了。“呀啊~~我不扎~讨厌!不行!你还不如杀了我~!!”“什么不行?!快点过来坐着!”我一把抓住东躲右闪的景恩,将她摁在梳妆台前面的椅子上。“娜,娜莉,一,一定得扎吗?”“是,是的!一,一定得扎!噗,呵呵!”“我不扎,不,不行吗?”“你看清楚那副耳坠了吗?可别后悔哦!”不管怎么说,我给她的耳坠得扎完耳孔之后才可以戴上,而她看到的只是我手里现在拿着的一副尖尖的耳钉。我又把那副玫瑰形的耳坠拿到她面前,让她仔细看一看。“哇!真好看!”“好看吧!要想戴它,就得扎耳孔。如果你不扎,我就拿回去了!是扎呢~还是不扎呢?”“可,可是好吓人的!”“听说一点也不疼~你扎的话,那我也扎,行了吧?耳坠能使人漂亮一倍半!”“那,那就试一次吧?”我立即拿来冰袋,在景恩的耳垂上敷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尖尖的耳钉头,阴险地笑着。这会儿要不是给她扎耳孔,我就把她吃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景恩还是在哆哆嗦嗦地发抖呢。“景恩,把眼睛闭上吧。”“眼,眼睛干嘛要闭上呢?”“你是想看扎你耳孔的场面喽?是这样的吧?”“知,知道了。”她的耳垂被冰袋敷过之后,变得冰凉的。我夹着她的耳垂,也不管她疼不疼,用指甲使劲压了压。她没有发出痛苦的叫声,看来好像不疼!我于是毫不迟疑地将耳钉头对准她耳垂上最赏心悦目的地方,用手指“噗”地一下刺了进去。咔吧。“啊!”“这一边已经扎好了。”“什么,什么?已经扎好了?我只听到咔吧一声。”“我不是说过不疼的嘛!你还故意装得那么害怕。只要再过上3分钟,耳垂上就会‘呼’地一下变得热烘烘的。把另一边也扎上吧。”“呀~一,一点也不疼~~”景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常态,眼睛扑闪扑闪地眨着。不疼……过一会儿再瞧吧。嘿嘿!我顺利地把她另一边的耳垂也扎好了,然后轻轻地涂上了立思丁软膏。“想要戴玫瑰耳坠,得等扎好的耳孔愈合好才行。过上一周之后,我给你换上吧。在这期间,要经常涂抹立思丁软膏。知道了吗?”“嗯。可是,娜莉呀。”“哦?”“你为什么要给我耳坠呢?”“为什么?为什么给你?我是走路的时候捡的。”这可是我花了37万8千韩元的……巨款买来的呀!可是,这样的话我说不出来。如果这个丫头知道了,她也许会立即去商店叫店员退款的。片刻之后,景恩看着两只变得通红的耳朵,疼得“啊啊”地叫唤起来。有点疼吧?!哈哈!我也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我给别人扎过很多次耳孔,可从来没有在自己耳朵上扎过一个耳孔。我,我也扎着试试?明天得买耳坠~呀哈哈哈哈哈哈~~~一周过去了,我整天和约翰哥哥在一起,在家里玩“夏巴夏巴”游戏。日子不知不觉地一下子就到了22日。夏巴夏巴是什么呀??是他想像的吧。我们只顾着玩夏……夏巴夏巴游戏,行李一件也没有整理。早上一睁开眼睛,我就开始往包里放衣物。3天前我邀请景恩一起到济州岛玩的时候……差点被她扁一顿。她说她不是那么没有眼色的人,叫我们两个人好好去玩。于是我就悄悄地对她说,济州岛有一个叫池勋的人,长得特别特别帅。嘻~!这么一说,立刻就有收拾行李的人了~八点半。大致收拾好衣物之后,我开始洗澡。就在这时,响起了门铃声。叮~~~~咚~~~~嗡。“景恩呀,你出去看看是谁~”“哦。”可能是高约翰那个家伙吧。嘻!我只穿着一件浴衣,擦着头发上湿湿的水珠,就从浴室里出来了。一看到面,面前的人,我感到很意外,直往后退,“呼”地一下将浴衣拉到胸脯前,身子也蜷缩起来。约翰哥哥这时恰巧来了。他迎着我的目光,笑着走了进来。当他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之后,立即朝我跑过来,用身体将我裹住。“你!!!!找死呀?”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二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上一篇:第07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下一篇:第十一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