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29我真的不敢问。如果我在梦里看到的情景就是我过去经历的事情……不管怎么样,那也许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向妈妈郑重其事地行了一个礼,然后半是惶惑半是好奇地说出了所有的梦。约翰哥哥仍然是茫然的表情,满脸狐疑地抬眼看着,一句话也不说。梦似乎还会继续下去,所以那只是梦的一部分。两位妈妈的脸上满是惊奇的神情,两颊红润起来。“哎呀,哎呀~天哪!娜莉呀,你真的梦到那些内容了吗?天哪,天哪!!”妈妈不住地发出惊讶的声音,一个劲地拍打着我的后背。“哈哈哈哈哈!真是新奇啊!当时约翰说了一句‘她是我的’,那个女人的脸就一下子扭了起来。噗,呵呵!噗哈哈哈哈!!”妈妈回想着17年之前的事情,一边模仿约翰哥哥说过的话,一边像将军似的大声笑着。嘻!真正的当事者却像是被一头雾水笼罩着,依旧只是呆呆地躺在那里……这是真的吗?我无法掩饰内心的惊讶,因为所有的梦都是我的过去。当然了,因为那是一点也不会记事的3岁小女孩的过去,所以我又倍感陌生。接着,妈妈说的话让我更加吃惊了。妈妈的眼神像是了解一切,约翰哥哥则是一脸痛苦的表情。“我家儿子5岁的时候出了一次车祸,头部伤得很严重,得了一种叫做失忆症的病。不幸中的万幸是,由于年龄小,吸收能力特别强,很快就学会了所有的东西,一直好好地活到现在。尽管如此,原来的天性并没有失去,还和小时候一样淘气!哈哈!”我的心里感到怪怪的,就像有什么不对劲似的。能记得4岁时的事情的人能有几个呢?况且他是在5岁时得失忆症的。约翰哥哥使劲皱个眉头,希望能够找回那消失了的记忆。就是这样的!那时他才5岁,会疼得哇哇大哭。连妈妈是谁、爸爸是谁、甚至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他的内心该是多么的慌乱无助啊!我轻轻地握住了约翰哥哥的手。他的大手将我的手一下子“吞”了进去,然后说道:“不管怎么样,你就在我身边,那些都没有关系的。”约翰哥哥刚一说完,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把头转向了窗外。两位妈妈又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接着,我就得去可怕的检查室了。“妈,我一定要做检查吗?”“孩子,孩子呀,不要乱说话!”“妈,我真的一点事都没有呀~?”“那是为了预防嘛!别说胡话了,跟我过来!”冬天里的阳光温暖地照在我的面颊上。应该怎样接受刚才的事实呢?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在娜莉硬是被她妈妈拉走之后,我却不敢抬头看妈妈的脸。真是连我自己都无法读懂的命运啊!我被她吸引的重要原因就是她甜美的歌声。我暗自解嘲了一下。呆在管弦乐队里将近三年的时间,却连曹娜莉这个名字都不知道,直到在毕业之前,在最后的庆祝会上。当我看到站在令人炫目的舞台照明灯下的娜莉时,我一下子屏住了呼吸……这样说她会相信吗?我觉得谭诗曲本身应该是嗓音低缓忧伤的,她却第一个用欢快的嗓音唱出来,于是我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这样说她会信吗?那是一种无来由的亲近感和袭遍我全身的魅力。如果说她大大的眼睛令我感到无来由的亲近,她会信吗?“妈,我小的时候真的发生过那种事吗?”“嗯。”“可是,为什么从那以后一次也没有见到过娜莉呢?”“从那以后不让你见到娜莉的……就是我!”“……为什么那样做呢?”母子俩人静静地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个曾经那么喜欢你的小女孩,发现你突然有一天连自己都不认识了……而且,你可能还会非常无礼地对待她!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想呢?”我“呼”地一下将被单死死地抓在手里。幸好自己当时很小啊!现在就是想一想,都感到后怕。如果娜莉得了失忆症,不认识我了……就是想一想,也会感到心猛然坠落下去。我皱着眉头,眼睛仍然盯着窗外。就在此刻,在我身边的人是妈妈,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到幸运。手里空空的,却能感觉到她的香气,于是我欣慰地舒了一口气。“妈,爸爸没有跟你联系吗?”“你爸爸,他呀,不一直那样的吗?工作优先!大概很快就会上来的!”“现在你们俩个还不能和好吗?”“临死之前再和好吧!”我看到妈妈美丽的脸庞上掠过了一丝乌云。妈妈总觉得那是爸爸的错。这一刻我渴望见到娜莉,渴望得发疯。她在检查的过程中平静下来了吗?她昨天吃了很多东西,不知道这个样子检查行不行。噗,呵呵!一想到这个不懂事的娜莉,我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嘤嘤嘤!都是因为昨天早上吃的东西,我被退回来了。该死的,竟然在抽血的时候中才询问我,哪有这样的道理?!!!!我的胳膊上被扎出了一个紫黑色的小窟窿,医生让我明天再来接受检查,我于是又被硬硬地拽到了病房里。身材小不点的人,力气却为什么那么大呢?!!“我真是气死了!一大早那么多的东西你也吃得进去!!”“啊,真是的!我也快被妈妈折腾死了!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要接受体检呢?我肚子那么饿,你只让我输那些水吗?”在安静的医院走廊上,母女俩人互相吵闹着,一个人使劲拉着另一个人。“如果我事先就告诉你,你还会这样乖乖地在这儿呆着吗?你早就会跑得无影无踪了!不管怎么说,你今天什么都不要吃,老老实实地呆在约翰身边!听到了吗?只要你跑掉……我就会给你换病房!”“哎呀呀,哪有这样的道理?!!”“正经些!”那,那分明就是独断专行嘛!!休想!!你怎么能让娇贵无比的女儿一天到晚饿着肚子呀呀呀呀呀~~?!!我拼命装出一副哭相,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病房门前仍然站着戴着墨镜的面粉叔叔们。可能是换班了吧,这些人与昨天的人好像不一样。他们见到我妈妈后,很恭敬地鞠了一躬。病房门前有一个男孩进不去,正急得团团转。“你来找谁呀?”看到这个长相俊秀的男孩后,我,不对,是妈妈堆出一脸的笑容,和蔼可亲地问道。“嗯,你好!你在这里有什么事吗?”“您好!我,我是……”“你是来探望我的吧?”“是的。”他白皙的脸涨得红彤彤的,轻声回答了一句。他是谁,你们肯定都不知道吧?这个帅气的男孩就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嗯,你最近练习做得很顺利吧?大号比小提琴学起来要更费力一些。”“那个不成问题。学姐的胳膊上怎么了??!!”他看到我左边的胳膊上有一个紫黑色的小窟窿后,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瞪大了眼睛。“哦,是抽血抽的。先进去再说吧!对了,你说过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池焕侯。”“哇塞!你的名字挺眩的,不过与高约翰相比,还是差那么一点。嘻!进去吧!”池焕侯!池焕侯!我总觉得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打开病房的门,走进去之后,我才发现约翰的妈妈已经走了,只有约翰哥哥在里面。约翰哥哥正冲着我笑,一脸的灿烂。当他看到我身后还有一个清秀的男孩后,立刻收敛了笑容,冷冷地问道:“他是谁呀?”“哦,嗯?是我的学弟。怎么样?长得很帅吧?”“您好!”焕侯看到约翰后,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可是约翰哥哥连理都不理,竟然颠倒黑白是非地说道:“我不好。小傻瓜,你和他刚才玩得很过瘾吧?”“哥哥!”他在说些什么呀?他是在嫉妒吗?天哪!“如果不是你就说。”“噗,呵呵!哥哥,你在嫉妒吗?”“嫉,嫉妒?什么意思……”那一瞬间,他的脸略微有些涨红了,再次把头扭向了窗外。“娜莉,妈妈现在要走了,你要好好招呼客人,照顾好约翰。你什么都不要吃,知道吗?”“您要走了吗?”“嗯,现在得走了。约翰,你也注意自己的身体啊!要是我家娜莉让你费神,你就敲打她一下!呵呵!焕侯也好好地玩一会儿再走吧!”“好的,再见!”“走了就别再来,哼!”“你这个孩子,尽胡说!我走了。”挨了妈妈一顿数落之后,我还得把她送到门外。因为今天在门外守卫的面粉叔叔们拦住我,不让我出去,我就只能呆在病房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觉得很不自在。约翰哥哥使劲扯着无辜的被单,而焕侯只是微笑着。我百无聊赖地一会儿抬眼看一下约翰哥哥的脸,一会儿抬眼看一下焕侯的脸。嗨嗨~我被埋在花圃里了!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嘴角上流出的唾沫了,约翰哥哥用他的大手替我擦干净,然后说道:“你看你看,你恐怕真的得去精神病病房了。症状很严重呀!”“你说得没错啊!呵!”“你,你说什么!你这个家伙!哎哟!!”焕侯刚附和着约翰的话,约翰就没好气地抢白了一句。可是他最终还是抬不起身子来,痛苦地叫了一声,脸疼得皱成一团。然而,焕侯在约翰哥哥面前镇定自若,一点也不感到害怕。要知道,一般的孩子几乎都是害怕他的。真是奇怪!焕侯却那么沉着、稳重,眼睛里没有流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约翰哥哥也平静下来,偶尔也会没好气地说上几句,但是不会说很过分的话,也不会让人感到恐怖。接着,焕侯的话高高地吊起了我的好奇心。“哥哥,你过去和现在一点都没改变。呵!”30哥哥?他们认识吗?“小子,你能知道我哪里变了吗?嘻!池勋那个臭小子过得好吧?”“当然过得很好了!他现在在济州岛分公司。”“这么早就接手干事业啦?不过那臭小子就是有毒的一面!”“要是你不会接手吗?”“如果不是让我做总统,我就不会接受!”“噗哈哈哈哈!这可也是你才能说出来的话呀!”“喂,你们俩个认识呀?”我夹在他们俩个中间,就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不容易逮着空插了一句话。“这是我‘睾丸’铁哥们(韩国年轻男孩子相互称兄道弟的常用词———译者注)的弟弟,小的时候没少在一起惹事!”呸,呸,呸……连这种话也想都不想就乱说。你真是得从头学起了!!!我红着个脸,他们两个却在尖声怪笑。我第一次见到约翰哥哥这样笑。“哥哥,在别的女人面前可不许那样笑!”“哈哈哈哈!嗯?为什么?”“真该死,我不知道!反正不许那样笑!”“遵命,太太!”“这就对了,边钢铁!”“噗,呵呵!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你真是找对人了!嘻!娜莉学姐真是可爱,呵呵!”他说我可,可爱,既然想夸,还不如夸我漂亮呢。嗨嗨!约翰哥哥用手抚摸着我的面颊,我的心情好了很多,不禁心襟摇荡起来。他们俩个人可能是好久没有见面了,扯东道西的谈得正欢。我就像是女主人似的,把水果一个一个地削好递给他们,然后很端庄地坐在一旁听他们谈话。不好!我也想吃水果了……我“咕嘟咕嘟”地吞着唾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样子很可爱,约翰哥哥继续一个劲地摩挲着我的面颊。“嗯,娜莉教得还好吧?嘻!背着个跟自己身子差不多大的乐器!嘻嘻!”“你说得对啊!娜莉学姐背着大号的时候,就被大号遮住了,一点也看不到人呢。不过,她的演奏水平可是专业水准。我不就是迷上的娜莉学长吹大号的样子,而改学大号的吗?”“是吗?不过你要是趁此机会看上我家娜莉,那就不管是兄弟还是什么,统统杀死!”“噗,呵呵!我可不愿意死在你手里!我爱的只是时妍姐姐啊!”时妍?时妍……我突然想起快被忘记的梦来。都时妍……漂亮女孩。“你还喜欢她呀?到底有多少年了呀?你这个死脑筋的家伙!”“17年了。嘻!从小时候我能记事的那一刻起,我的眼中就只有时妍姐姐了。可是,时妍姐姐却非你不认呀!”“那是真的吗?我不清楚。我只爱娜莉一个人。”“哥哥,那个叫时妍的人……她也姓都吗?”“哦,哦?对。”“也许,她就是我正在想着的人……对吧?”“哦。”都时宇,都时妍。兄妹!这简直就像是小说里的安排好的,人际关系常常交织在一起,我的脑海里顿时变得混乱起来。我想起来,那个叫时妍的女孩喜欢约翰哥哥,我在梦里是见到过的。她甚至还使用了“爱人”这个词……这种男人女人为什么那么多呀?哼!可是,我和时宇交往的时候,怎么一次也碰不到那个叫时妍的女孩呢?“哥哥,你知道时妍姐姐现在在哪儿吗?”“她两年前去了美国,这期间一次也没有回到韩国来。”“美国?她为什么去美国呢?”“不知道。她是突然消失掉的,我也是听时宇说了之后才知道的。”我的心情突然黯淡下来,就像是钻进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我尽力不露出声色。约翰哥哥抚摸着我的头发,然后说道:“哎呀,我家娜莉一听说别的女人的故事,就伤心了?”“不是,什么伤心呀!”“那又为什么哭丧着脸呢?”“哭丧什么呀!”我嘴里那样说着,脸上的表情却变得生硬起来。不知道约翰哥哥的过去,让我越来越难过。“哥哥,我下次再来吧。嗯……我走了。”“这么快就走啊?”“我得走呀!让娜莉学姐,不对,让嫂子缓解一下心情。你那样笑的样子看起来真不错!我走了。”“嗯,别走太远了。”“好走啊,焕侯。”焕侯很灿烂地笑了一下,然后走出了病房。听了“嫂子”这个词,我的脸色有所缓和,但是仍然紧紧地绷着。我坐在斜斜地支着的床上,两只胳膊突然环了过来。我立即感觉到了嘴唇之间的碰撞。他虽然偶尔发出呻吟的声音,但没有要放开我的意思。就像这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平时那种令人心情愉悦、精神恍忽的接吻也只是在嘴里打转而已。过了一会儿,他从我的嘴唇上移开,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都时妍是都时宇的双胞胎妹妹!”“什么?你说什么?”“双胞胎。”“哈!这都是什么事呀?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吧?”“他们是我小时候唯一的朋友。尽管令人遗憾的是,失去了一个……”“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我?因为我而失去了那个叫都时宇的朋友?”“不能那么说!”“为什么不能!如果当初我们不交往,这种事也就不会有了,不是吗?”“曹娜莉!”“别对我大声叫嚷!”那不是值得耍小性子的事情,可我硬是耍起了小性子。仔细想想,其实什么事都没有。我为什么还这样耍小性子呢?是因为那个叫都时妍的女孩?是因为在我的梦中,她的美丽在无意识间压过了我?如果这也不是……那就是因为那个叫都时宇的男人?到底,到底要让我痛苦到什么时候才罢休呢?现在连他的妹妹也来困扰我了。就在几天前,我还一再下决心只爱他,只守望着他。看来,看来我是什么都不了解就做出了决定呀。接连不断地揭开的面纱使我的脑海一片混乱。“啊,啊!哎哟!”约翰哥哥突然大声呻吟起来,一脸痛苦的表情。“哥哥,哥哥!!你哪,哪里疼呀?啊?!”我的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咯崩”了一下,赶紧抓住他,泪水止不住一个劲地流出来。然而我感觉到他的大手正轻轻地摩挲着我的头发,于是只好泪眼婆娑地抬起头来看他的脸。他的表情与刚才截然不同,正冲我微笑着。“你看,只要我觉得痛,你也会觉得痛的,对吧?如果是这样,其他的就不再重要了。我的话不对吗?你总是伤我的心呀!”“嘤!哥哥,我错了!嘤!”是的,约翰哥哥现在就在我身边,如果他觉得痛,我也会觉得痛。现在我决定只想他一个。都时妍是谁,都时宇是怎样的人,这些都不要再去想了。我的初恋……已经死了。真是庆幸,约翰哥哥康复得非常快,两周之后就可以出院了。这期间,我也因为检查结果的问题,被“监禁”在医院里,完全成了一只用来做实验的小白鼠,每天都要抽血、测量血压。我好好的,可是做爸妈的就是不听,把我扔在这里不管。结果,我和约翰哥哥一起玩了两周,又一起同时出院了。出院之后才知道,期末考试快要结束了,多亏了教授的特别照顾,考了一门实际技能课就让我PASS了。约翰哥哥本来就是全校公认的天才笛子王子,考试几乎得了个满分。放寒假了,再过上一段时间就要到圣诞节了,我们于是赶紧忙着制订旅行计划。一想到身后还得跟着面粉叔叔们,我就觉得特别郁闷,但还是对去济州岛旅行非常向往。我们决定去那个叫池勋的人所在的济州岛。也许邪恶之手不会伸到那里吧?就凭着这个单纯的想法,我们连机票都一下子预订好了。当然是打电话预订的喽!“嗯,是我。要两张去济州岛的机票。不对,是单程特等舱。嗯~时间是22日上午10点。对,对,呵!和我老婆一起去!嘿!对,对。那我先挂了,再见!”他脸上露出我时常能够看到的笑容,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哥哥,22日去吗?”“嗯,稍微早点去,在那里休息休息,然后再回来。”“哇!太好了!呵呵呵!对了,景恩也一块儿去吗?”“噢,对了,景恩……”约翰哥哥用手“啪”地一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再打电话加订了一张机票。呵呵呵呵!如果景恩知道了,她会多么高兴呀。我在医院的时候让她很费心,即使这样报答她,我也觉得不够。“哥哥,你在想什么呢?”“你在想什么,我就在想什么!”“切!你走路还行吗?”“那还用说!走!”我们准备去买礼物送给景恩。约翰哥哥今天依然是将伯帛丽围巾紧紧地围在我脖子上,将我小外套上的钮扣一直系到了脖子里,将我完全变成了一个雪人。他还是穿着学生气息很浓的裁剪得很合身的牛仔裤,上身披上用白毛线编织的外套,在脖子上围上白色的围巾,然后拉住了我的手。啊啊……真是让人流鼻血!啧啧~你是21岁,对吧?怎么还搞成这个样子呢?穿得就像小孩子一样,不过还挺帅气的呢!虽然他是我的男人……一路上行人的视线全都落在我们身上,我们就这样到了百货商店。当然,还有神色紧张地追过来的面粉叔叔们。刚一进百货商店,漂亮的衣服令我眼花缭乱。约翰哥哥在柜台错综复杂的百货商店里面走着,皱着个眉头,一句话也不说,乖乖地跟在我后面。呵!“哥哥,我要尿尿。”“你是小孩子吗?这也要说出来?快去快回。”“嗯,你一定要呆在这里呀!听到了吗?哪儿都不许去~!”“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吗?快去快回!真像是只爱拉巴巴的小狗狗,嘻!”“讨厌,我回来再找你算账!”我怀着不安的心,急急忙忙地去了洗手间。哗!真爽。内心之所以不安,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呀!呵!我穿的衣服很厚,所以系裤子花了很长时间。我哼哧哼哧地努力了5分钟左右才走出了洗手间。一位穿着深黑色衣服的面粉叔叔看到我之后,吓了一大跳。真是的,我们早就知道了。“叔叔,你不要这样躲躲藏藏的,行吗?”“……”我才说了一句话,那位面粉叔叔就不知道一头钻到哪里去了。他被我揭穿了,觉得很丢面子吧?嘻嘻!我向叫约翰哥哥呆着别动的地方走过去,可是他已经不在那儿了,周围挤满了陌生的人。哥哥……你去哪儿了?一想到周围谁都不在,我全身掠过了一丝恐惧。刚才还出现在我眼前的面粉叔叔们现在也不见了。我环视着四周,开始寻找约翰哥哥……我找遍了整个百货商店,却连他的影子也没有看到。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是那样的吗?他连手机都没带就出来了……怎么办呢?对了,迷路儿童,迷路儿童保护所。迷路儿童保护所!!我飞一般地跑到设在六楼的迷路儿童保护所。我走进了管理室,里面的员工看到我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样子,全都一脸惊讶的表情。“呼!呼!嗯,嗯,人……呼!我想找人!呼!”“请说一下姓名、长相和年龄。”“呼!现在哪有时间说那些?!”我冲到一个正在进行其他广播的职员旁边,将麦克风一把夺了过来。“啊啊,高约翰,高约翰!!!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如果你听得见我说话,就按我说的,立即乘电梯到六楼!呼呼!如果你不来,我就打死你!”“喂,喂!”“哎,真讨厌,我现在得找人!”“我说的不,不是这个,是那,那个。”一个职员用手指着门前,结结巴巴地说道。门前站着约翰哥哥。他两手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额头上满是汗水,可能是就这么跑上来的吧?“哥哥!”“哎呀,我一心想给你买衣服,却不知不觉地迷了路。真该死!要不是听到你的声音,我就快变成陷入绝境的迷路儿童了!哈!”

不知从哪儿传来了让我青筋暴跳的话语。 “小傻瓜!你再不起来……我就出去找别的女人啦~?” 小傻……傻……傻瓜????!!!你这家伙!!!!!!我感觉到身体突然被抛出去。 “哦,哦,哦!!!娜莉,娜莉呀!!” “找死……死啊!” 我吃力地睁开了双眼,眼前灰蒙蒙的,还像是在梦里。努力地眨了几下,还是看不清楚,可话却先蹦出来了。我非要打断这家伙的腿不可!!! “哦,他妈的!小傻瓜,你是不是已经醒了?是吧?对不对?” “你一个一个地问,我头晕。” “哇!!这不是做梦吧??睁开眼睛,嗯?快点。” 因为看不太清楚,我干脆闭上了眼睛。听着哥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只是悄悄地露出了笑脸。可是他却让我睁开眼睛! 先睁开眼睛,等有力气了再收拾他。我这么想着,用力地睁开了双眼。眼前还是有些模糊,我用力地眨了几下,过了一会儿,一脸灿烂的哥哥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哥哥。” “能看到我吗?这五个手指都能看得见吗???肚子饿不饿???” 哈!真不知道我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就问饿不饿,真是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真是想恨他都恨不起来呀!! “我……想吃比萨饼。” 从死亡线上爬回来,刚刚睁开眼睛,就要吃比萨饼。到底我的肚子是怎么长的呀????!!! “比萨饼??知道了。喂?是嘟莱咪比萨店吗?我要一个最大的地瓜比萨饼。这儿?这里是汉国医院505室。可乐也要一个最大的,好的,好的。” 真是神速啊!他不知在高兴什么,一直笑容满面。 “万一,我要是醒不过来,你真想出去找别的女人?” “哦,不是,那什么~~” 尽管声音微弱,我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严厉地开始追问他。是那句话把我从奇怪的世界救回来的。好吧~~~,那就听听风流故事吧!哼。 “不是,什么不是?我昏迷不醒,你还有心思想别的女人?你说我多气愤,都能从那么奇怪的地方跑回来。我先奉劝你几句,找女人?好,你去找吧。可要是被我发现了,你就活不成,知道吗?” “是,太太。” 哥哥学着边钢铁的样子,突然低下了头。 “噗嗤!呵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太可爱了,要说哥哥在别人面前是凶猛的大老虎,那么,他在我面前是调皮的小老虎。我现在浑身上下还是一点劲儿都没有,所以笑声也不响亮。湿漉漉的手掌紧紧地抓在哥哥的手心里,我们俩就那么含情脉脉地望着对方。 “每天都按时吃饭了吗?哥哥,你都好吗?” “当然了。我每天都吃得饱饱的,景恩总给我拿好吃的。我都长胖了,你看~?” 哥哥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肚子上,让我摸摸。妈呀!他什么时候,吃得这么胖啦!!肚皮都出来了。朴景恩,你到底怎么喂他的!!!! “哥哥,你的肚皮都出来了。” “那有什么大不了的,多做运动就会减下去。” “不,你别运动了。枕着你的肚子睡觉,会很舒服的,嘻嘻!” 能看出他这几天没怎么运动,是为了天天陪在我的身边吗?我感动得有点想哭,但我又马上露出了笑脸。 “快点好起来,天天枕着哥哥的肚子睡觉,以后这就是曹娜莉的专用枕头了。呵呵!” “哥哥,看到你又好好的,我真是很高兴。我还以为你经受不住这个打击。”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妈妈让我好好地照顾你。要不然,就不让我们结婚。我一下子就醒了,醒过来一看,就看到了你在痛苦地挣扎。我还好好的,可你却在痛苦中挣扎。” 哥哥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低下了头,就像向我赎罪似的一字一顿地认真地说。 妈妈,谢谢您,真是太谢谢您了!是您在冥冥之中保佑了哥哥……谢谢您。 “好了,你能振作起来就好。爸爸呢,爸爸怎么样?” “爸爸真是坚强。几天前,他已经回釜山了。现在可能正在忙着处理堆积如山的工作。但是,他天天打电话问你的情况。”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伯母,您能在天国保佑他们父子健康,真是太谢谢您了。 眼泪刚要掉下,就闻到了好香好香的比萨饼味。送比萨饼的大叔穿着印有“快速送达”字样的小背心,手里托着很大的比萨饼盒,走进了病房。眼泪被香味给逼回去了!!哇,肚子里传来了信号:快点吃比萨饼啊。 “哇!比萨饼!” “一共是2万8千6百韩元。” “给您。” 哥哥把钱扔给了大叔,就忙着改动床,好让我能够舒舒服服地靠着吃东西。可能刚做好呢,比萨饼还冒着热气。哥哥拿起一块比萨饼,为了让我吃得容易些,用手撕成一小块一小块,放进我的嘴里。 “好吃吗?” “嗯嗯,嘿嘿嘿~!” 嘴里塞得满满的,我只能傻傻地笑着。这个比萨饼,真是太好吃了!!! “嗯嗯,还要,还要一个!” 我刚咽下去一块一半手指头那么长的比萨饼,又吵着要吃。有人说,一谈恋爱,人就会变成小孩。可能是真的,嘿嘿嘿嘿嘿! 哥哥说光看着我吃,他就饱了。他又喂我吃了一块,还让我喝了一口可乐。 “噗!” 这时,病房门突然一开,进来了一群人。 “啊,嫂子,你醒了?这是什么味儿?” “娜莉!!!!!!!!” “嗯嗯嗯?你们都来了??嘿嘿嘿~~!” “学长,她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神经出问题啦???” “她正常得很,你看她吃得有多香。昏迷七天的丫头,怎么能吃得这么香啊?呵!” “哥哥!!!,去。” 嘴里塞得满满的,瞪了哥哥一眼。 “娜莉学姐,你好吗?” 被焕侯挡在后面的纯美,关切地问了一句。我的心情一下子由晴转阴。 “还好。” 我冷冷地回答了她。真不想见到她。我死死地盯着比萨饼,看着袅袅上升的热气,我的心情又渐渐好起来。 “娜莉学姐,请你别太讨厌纯美。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 看我冷冰冰地对待纯美,焕侯满脸通红地说。纯美是他的女朋友? “什么???????!!!” 不是我的声音,绝对不是。有一个人比我更吃惊,他就是高约翰。怎么,一听纯美成了别人的女朋友,是不是觉得可惜了???哼,去他妈的! “学~学长,你干吗那么吃惊啊?” “噗!太意外了。呵呵!你要好好跟纯美交往哦~?” “我们会好好交往的!” 焕侯好像有些生气了,嘟嘟囔囔地顶了一句。事情太意外了,我愣在那里,嘴里的比萨饼都忘了嚼了。 “学姐?” 纯美看我愣愣地出神,担心地叫了我一声。 “嗯??哦,祝你们幸福,像我们一样。呵呵!” 我勉强地笑一笑,祝他们幸福。这不太像我的风格,我的内心可非常排斥纯美呢!可是,她现在是焕侯的女朋友,她是焕侯的,我不能排斥她,我应该接受她吧?? “哦!嫂子,渡过了生死关,怎么变得肉麻啦?” “哦,夫妻会有相通的地方吧。呵!” 我假装羞涩地低下了头。可他们为什么都这么看我呀。 “好了,真是受不了。鸡毛满天飞。呵呵,这比萨看起来很好吃啊~?” 看我有些肉麻的动作,池勋哥哥夸张地挥动胳膊,像是在抖落身上的鸡皮疙瘩。接着他走到正在撕比萨饼的哥哥的身旁,刚要把手伸出去。 “喂,都沾上鸡毛了,另外再订一个吃吧~?” 我极力地忍着……但还是没能忍住,大声地笑了出来。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小傻瓜,啊~~~张嘴,啊~~~” 愣在一旁的池勋哥哥,用怪怪的表情看着我们。像是在想,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厚脸皮的家伙?!景恩干脆斜眼瞪我。 去!!好啊,有了爱情,就不要友情了~~~?不要拉倒!! “噗…呵呵,哥哥,我已经吃饱了。池勋哥哥,你也吃吧,比萨饼凉了就不好吃了。” “才吃这么点就饱了?再吃点儿,把这些撕好的都吃了吧。” “哥……哥哥,你想撑死我呀?” 我吃比萨饼,平常也顶多能吃一块半。可是现在,那么大的比萨饼,已经被哥哥撕了有一半了。看着那些撕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比萨饼,看着看着……怎么有点像呕吐物呢? “呕……哦呕。” “怎么啦……你怎么啦??” “没……没什么。” 你疯了,曹娜莉!看着比萨饼要呕吐的人,全世界可能就只有你一个吧!哥哥脸上的笑容顿时荡然无存,忧心忡忡地看着我。看哥哥忧虑的表情,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可是我说出这些撕好的比萨饼像呕吐物……那么病房里的这些人还能吃吗? 我决定不说了,不能拿吃的东西开玩笑啊!!趁哥哥替我担心的工夫,焕侯这小子,迅速地拿走了两块:一块递给纯美,一块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哥哥根本不关心这些,还是紧张兮兮地盯着我,看来不说不行了。 “我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只……只是,看着这些撕好的比萨饼……想起了大街上的呕吐物……” “呕……” “哦呕……” 还没听我说完,焕侯和纯美不约而同地干呕起来,看都不看比萨饼。 “姐姐!!我们正吃着呢,真是……” “呵,池勋,景恩,你们也吃点吧~?” 还真是出乎意料。池勋哥哥和景恩,坦然地拿起比萨饼,像是在拍比萨饼广告一样,吃得香极了。哥哥还是想方设法让我再吃一点儿!!可是,他摸了摸我的肚子,没有再强逼我。 “刚才叔叔和阿姨来过,没呆多长时间,就回去了。几乎是被约翰学长撵走的哟……” “什么??” 撵走了妈妈和老头子??哥哥????用什么方法?? 我很好奇,想好好问问景恩。可是,高约翰这家伙打断了我的话。 “嘘,朴景恩,你该回去了吧?快走吧?” “干嘛臭小子,今天我们就在这里玩。你小子,为了救你们,我们从济州岛跑到汉城来。怎么?现在想让我们走啦~?你找死啊~?不想活了~?” 看着池勋哥哥那么护着景恩……我都有些嫉妒景恩了。可是哥哥真挚而超然的神态,还是降住了一个人……那就是朴景恩,呵呵。 “今天就想两个人在一起,明天来玩吧。” “是……知道了。娜莉,你想吃什么?明天我给你拿来。” “嗯……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要是想起来了,我就给你打电话。池勋哥哥和焕侯都住在我们家吗?” “不是,他们住在纯美家。那我们走了,好好养病吧。你醒过来的消息,我会打电话告诉叔叔的。学长,我们走了。” “那好,明天见。” “小子,走了,好好过!嫂子,多注意身体,我们走了。” “哥,我们走啦。姐姐,好好养病。” 趁他们一人说一句的工夫,纯美只是对我点了点头,就走出了病房。那一瞬间,我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疑问……可是,只能在心里慢慢琢磨。景恩一向是讨厌纯美的,从没给过她好脸色。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若无其事……真是好奇怪啊。 哥哥把池勋哥哥他们送到门外,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为什么这么看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以后别再生病了……” “嗯?” “以后你不许再生病……” 哥哥的眼泪快要掉了下来,他只是喃喃地重复着不要生病,不要生病。替我担心了吧?我也那样过,担心得要命,怕你挺不过去,怕你出意外…… 我想告诉哥哥,我在昏迷中见过伯母……可转念一想,哥哥可能会伤心,还是不要跟他说吧。等过了很多年,很多年之后,当我们提起伯母,可以不再心痛时,那时候,再说出来。 哥哥把床上的比萨饼收起来放进冰箱,用面巾纸替我擦了擦嘴角的饼屑,爬上了床。 “哥哥,困了?” “有点儿,想抱着你睡一觉。” “我的身上是不是潮呼呼的?我不舒服。” “没关系,睡一觉起来再洗吧,睡吧。” “嗯。” 哥哥看起来很疲倦,可能是这几天为了看护我,累着了吧,他为了不碰我胳膊上的点滴管,小心翼翼地把我抱紧,马上睡着了。 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久违的温馨感觉和哥哥沁人的体香,也没能把我送进梦乡。我整整睡了一个星期,现在一点困意都没有。我就那么躺在哥哥的怀里,不停地眨着眼睛,好像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突然感觉到小腹在隐隐作痛。 景恩被池勋、焕侯、纯美送回了家,宽敞的房子里就景恩一个人。她现在正坐在娜莉的床上发呆。景恩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纯美,还有时宇的事。不管怎么说,纯美荒唐地以爱的名义绑架娜莉,是做错了,是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可是,景恩觉得纯美有些可怜。所以,她决定不计前嫌,宽容地对待纯美。也许,娜莉现在正为这事儿纳闷呢。 一想起时宇,景恩就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跟娜莉说时宇的事儿,还有他对娜莉的爱。时宇是娜莉的初恋,娜莉不可能轻易地忘掉他。景恩不敢告诉娜莉,假如娜莉知道事情并不是景恩推理的那样,而正好相反,时宇跟他分手是因为爱她,为了她,她就会陷入混乱中,其混乱程度肯定超过景恩。 景恩决定不说时宇的事情,可是这样一来,怎么跟娜莉说纯美的事呢。依娜莉的性格,她会打电话问的呀?景恩真是左右为难,不知怎么办才好。怎样才能找出保护纯美的好方法呢? 景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纯美的大姐姐。纯美也是个可怜的孩子,怎么才能解开这个误会呢?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纯美她确实做过对不起娜莉的事,要是不说时宇,纯美在娜莉的心中就会变成坏透了的人。思维像一团乱麻似的缠在一起,景恩重又陷入苦恼中。自从绑架事件以后,景恩思考问题更慎重了。想找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可是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叮~~~~~~咚~~~~~~叮~~~~~~咚 这时响起了门铃声,这个时间,谁会来这儿呢?凭直觉景恩想起了一个人。当她开门时正好与那个人面对着面。 “你怎么来了,时宇……学……长。”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一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上一篇:第十二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下一篇:第八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