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我看,你都可以当歌手啦~!” “不当歌手,噗!那样的话,不就见不着我们娜莉了吗?” 让他去当歌手,他拧一拧我的脸,说当歌手就不能与我经常见面。要是哥哥真去当歌手了,我去当经纪人不就行了吗?可是,这些都是不可能的。这个声音,我肯定在哪儿听过,肯定是听过的呀。 “啊!对~了,嘻嘻。我好像在哪儿听过这个声音,还有这首歌?可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听过了。” “噗!想不起来了?你昏睡的时候,我觉得无聊,就给你唱过的?” 突然,想起了那个在梦中让我心情舒畅的歌声。啊,怎么还有这么巧的事儿~!!? “噢,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听过。嘿嘿嘿!” “小傻瓜,噗嗤!” “这首歌的歌名是什么?” “《憧憬》” 憧憬,那是……是憧憬我的意思吗?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好得快要飞上了天。 无聊的感觉一扫而光,刚才还隐隐作痛的小腹也不疼了,这不,都没必要用药了啊~哈!!只不过,这个药效可能不会长久哦。 就这么过了一天。快到凌晨,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上午不是下午,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我想出去看看,起身走到门边。 “……学长,怎么办?真的不去送他吗?” “不去了,我觉得不去送他可能更好一些。” “再过一个小时,他就出国了。我觉得很对不起他,这可怎么办?” “他妈的,我也觉得过意不去,可也没办法呀,她本来就是我的。” 我聆听着从门外传来的声音。像是哥哥和景恩在说话,听说话内容,好像在说谁要出国,说什么怎么对不起他了,也不去送送……本来就是我的,这句话好像又是在说我。 什,什么呀?说的是时宇,时宇君??!!突然,这个名字闪过脑际。我全身的血液都好像沸腾起来了。分明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的心脏好像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我的大脑却笨得要死,我就那么僵在那儿,一动也不能动。 “他真的……永远都不回韩国了吗?” “是吧……只要我还活着。” “学长……” “要对娜莉保密……” “那也太残忍了。时宇学长会被永远当作坏人的。” 到底在说什么呢?以前只要一听时宇的时字,景恩都恨得咬牙切齿。可现在,她竟带着哭腔,叫着时宇的名字,还加上了从一年前就不加的学长称号。 我什么都不管了。 后面传来了焦急的喊声,可我只当是耳旁风。只记得,我连大衣都没穿就跑出去了。好在,身上有几万元钱,可以打车去机场。 我觉得有些冷,可这些并不能阻挡我。我的心脏和大脑在不停地争执,这让我很头痛。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不爱他,可是我想见他。 因为塞车,三十分钟后我才到机场。我穿着病号服趿拉着拖鞋,在机场内来回地寻找。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我身上。可我现在管不了这些,只想着快点找……快点找到时宇君。今天要是见不着他,可能永远都见不着了。刚刚在出租车上,拔针头时不小心,我的一只袖口已被血染成了鲜红色,我也不去管它,只是咬着牙拼命地来回跑。 终于,在一个入口处,我看到了他。不,是他先发现了我。 “时,时宇君……” 隔着不到三米,我们俩就那么望着对方。没有眼泪,但心好痛啊,为什么要带着坏人的烙印离开这儿?时宇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但他没有走过来,只是望着我的衣着和从胳膊上落下来的血滴,微微地皱了皱眉。 “你来干什么,回去吧。” “去哪儿?你到底去哪儿?” “没必要知道,你快回去吧。” 哥哥的声音冷冷的,但掩饰不住有些颤抖。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到这儿来,我不爱他,可我为什么这么想见他呢? 我们俩就那么呆呆地站着。广播里响起了让乘客登机的通知,可我和时宇还是纹丝不动地望着对方的眼睛。 到了非进不可的时候,时宇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遇见你,我好幸福。” “时宇君,时宇君!!!快松手,松手啊!!!” 时宇君越走越远,他的背影看起来好凄凉。我想跟着进去,但被乘务员抓住,只好吊在那里不停地喊。 不知已经过了多长时间,约翰哥哥松开那些人的手,把我抱进了怀里。可我的眼里什么都看不见。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好痛。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幸福呢?冷冰冰地就那么走了有多好?干什么最后还说那么一句话? 人心真是奇怪,我明明爱着眼前的这个人,可我一想起时宇怎么心痛得快疯了呢?是因为他是我的初恋吗?是我第一次爱上的人才这样的吗?时宇君,为什么让我这么痛苦,伤害了我无数次,为什么又让我痛苦,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哥哥抱着我,我哭得死去活来,为这个不想承认的事实歇斯底里地哭着。看我不停地挣扎,哥哥用力地抱紧了我。不知过了多久,我就那么瘫软在哥哥的怀里。哥哥这才给我披上了大衣,背着我,把我送回了医院。到了医院,哥哥一句话都不说只抓住我的手,让我好好睡一觉。 我的眼前不停地浮现着时宇君的背影。我不应该这样啊…… 虽然这么想着,但仅仅只是那么想着。 “娜莉。” “……” “你也想跟着时宇去美国吗?” “……” 太突然了。我是坏女人,怎么能让哥哥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恨自己。我的眼神这才恢复了平静。我只不过是……只不过是忘不了过去。哥哥,对下起…… “不,我不去,我不去。我要在哥哥身边……” “那样的话,就别让哥哥太伤心了,好吗?” “对不起,对不起。” 现在应该忘掉他了,我跟时宇是没有缘分,无缘的话应该容易忘掉吧。 “娜莉。” “嗯?” “不要那么刻意地去忘记他。总之你是我的,不管怎样,你都逃不出去的。还有,我相信你。” 我想我真的做错了,应该装作不知道,让他走的。我跟着去干什么啊?让哥哥这么伤心和痛苦!我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哥哥,轻轻地说道:“我爱你。” 医生不让我出院,我在医院呆了十多天,今天才得到允许回家。为什么!我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医生怎么不让我出院呢?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回到家一看,家里冷冷清清的。像是好几天都没人住了。景恩这丫头,不好好看家,又上哪儿疯去了? 在我住院期间,池勋他们一直在汉城。刚来的那几天,他们住在纯美家,可受不了她家的黑社会气息,又搬到了焕侯家。这些天,他们几乎天天去医院,可我现在出院了,怎么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啊!我们先启动了锅炉,接着用大水壶烧起了热水。 “哥哥,给景恩她们打个电话,问她们都上哪儿啦?” “知道了,给我冲一杯咖啡。” “两匙咖啡,一块方糖对吧?” “知道得很清楚嘛~,呵呵!” 水壶里的水开了,冒出热气,这才像个人住的地方。昨天,分明还看到了景恩,这些人都上哪儿去啦??我冲好了咖啡,走进了客厅。 “你这家伙,你们在哪儿?” “他妈的,逗我呢?” 把咖啡放在茶几上,我也走到哥哥跟前,把耳朵贴在话筒上。这帮家伙们好像背着我们出去玩去了。 “找死啊?你嫂子今天出院,好啊,你们?连面都不露一下。” (今天出院了?也没告诉我们呀!) “妈的,出院还得跟你请示?快说,你们在哪儿?再不说我削了你们。” “洋平???!!池勋哥哥,你们去洋平啦??去了滑雪场??” 我抢过话筒,对池勋哥哥大声嚷道。 (嫂子?哇~状态不错啊?这里是滑雪场,我们昨天晚上来的,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去医院看你……) 嘟嘟嘟嘟嘟嘟…… 也不管池勋哥哥在说什么,我挂断了电话,看了哥哥一眼,哥哥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微笑着跳起来开始准备去滑雪场。可是,当我找出滑雪服一看,好像变小了。其实,不是滑雪服变小了,而是我这几年长得太快了。当然,其他装备也都用不了了。

景恩端出了热茶,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时宇先打破了沉默,景恩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听他要说些什么。 “娜莉?她还好吗?” “是,挺好的。” “哦,真是万幸。” 时宇一开口,说的竟是牵挂娜莉的话。又是一阵沉默。只有冰凉的茶杯证明着时间在流逝。 “学长,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 时宇好像知道景恩要说什么,有些想拒绝听的意思。 “不听……不行吗?” 景恩沉着冷静地一字一句地说:“不行,你要是为娜莉好,就必须得听。” “哦,为了娜莉……” “以后,请你不要出现在娜莉面前了。”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事,但是景恩一说出来,时宇还是吃了一惊。在他帅气的脸上再也找不到深深的酒窝了。 “必须这样吗?” “是。” “那么,我来过的事你也不会说了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她难过的。” “学长……” “不,你没有必要可怜我。我和娜莉本来就不般配。” 时宇面带苦笑,难过地望着景恩。时宇明明是笑着的,可是又好像没有笑。看着时宇强装笑脸,景恩的心里也不好受。在景恩看来,爱闯祸,性格大大咧咧,魅力四射的曹娜莉可能是谁都想保护的那种女孩,也许不少男孩正暗恋着她。就像时宇,他情愿为她放弃自己的地位,到现在还深深地爱着她。一想起这些,景恩难过极了。 “学长,这段时间误会您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这样一直误会下去也很好。我,都时宇是个坏家伙,就让娜莉这么记着吧。拜托了。” 时宇像要出远门的样子,净说些告别的话。 “你要……离开这里吗?” “是,我去时妍那儿。” “……” 景恩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瞪大眼睛望着时宇。 “我今天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来的,虽然娜莉身边已经有约翰那小子,我还是想来看看自己有没有希望。我这次去美国之后就不打算再回来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 “咣!!” 时宇进来以后没有上锁的门“咣”的一声被撞开了。外面站着一个男孩,正怒视着时宇,把时宇和景恩着实下了一大跳。通过男孩的表情不难看出他已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景恩看看时宇又看看那男孩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时宇立刻笑容满面地去迎接那男孩。这次,时宇深深陷下去的酒窝,让他本来帅气的脸更加明亮了。 “快来,高约翰。” “他妈的,快来个头?你……你……你!!!!!!”约翰指着时宇,气得额头暴起青筋。 “干吗这么激动啊,见到老朋友,说的这是什么话。”虽然几周前他们还见过面,但那时他们不是朋友而是敌人。可是今天,约翰把他当成了朋友,心情很激动。 “他妈的,你这家伙,就这么逃走能改变什么?啊?就这么一走了之,能改变什么?!!!!!你这家伙,不要走,不要走!!” “已经决定了。对不起。” “说对不起就算了?他妈的,这算什么!啊?啊?” “学,学长……” 约翰明白了时宇的真心之后简直快要疯了。他抓住时宇的脖领指着他的鼻子说:“都时宇,兔崽子,要做坏人就做到底。这算什么?他妈的!我不就成了坏蛋了吗!!你,你让我这么自责,舒服了?” “高约翰,你不要以为我已经放弃了娜莉,真是异想天开。” 过了一会儿,时宇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约翰,语气与刚才截然相反。他稍停顿一会儿,继续说:“以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这次,你要牢牢地抓住她,要不然,我会把她抢走的,知道了?” 约翰松开衣襟,按捺不住兴奋,紧紧地拥抱时宇。“兔崽子,你赢不过我。你长得再帅,也不可能把我的娜莉拐走。你以为你走后我会吃闲饭?他妈的,少操心。祝你一路顺风,什么永远不回来了之类的话就不要讲了,以后常联系,不然我杀了你。他妈的。” “噗,好的。你能放开我吗?看,景恩的脸都红了。” 约翰抱着时宇望着景恩。不就是吗?景恩看着两个帅小伙搂搂抱抱的表演,不知所措,脸红红的,望着天花板。也许娜莉在,她会说一句:一帮疯子。 约翰这才放开了时宇。 “明天几点的飞机?” “下午3点。” “我就不送你了,他妈的。” “不用送了。你想送我也不愿意,坏家伙。” “嗯,你这家伙。说的是什么话?” “我要走了,你也快去看娜莉吧。她也许现在正找你呢?景恩,谢谢你的招待。” “以后再见面的时候,希望你能变得更潇洒。” “好像有些紧张啊,你这家伙。噗!” “学长,再见。” 就这样像诀别似的,他们把时宇送出了门廊。景恩的心情很复杂。约翰想跟好久没有见面的时宇喝一杯,也跟着出了门廊,但不到3秒又回来了。约翰实在是拗不过时宇,因为时宇一直担心着娜莉。 “学长,你是怎么回来的?” “嗯……什么怎么回来。”约翰不急着回答景恩,而是“嗖”的一声走进娜莉的房间。然后,他拎着一个大包又冲进浴室,一会儿传来“咣当咣当”的响声。约翰从浴室出来,景恩发现他的脸红了。 “唉呀,都这么晚了,娜莉会打死我的。景恩,关好门,有事叫池勋过来陪你。我走了。” “什么?是,小心点……” 景恩的话音未落,约翰“咣”地关上门,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到底拿了什么?景恩很好奇。她走到娜莉的房间,还有浴室去看了看。 景恩煮着浓浓的咖啡,大声地笑了起来。 “嘻嘻,来例假了。噗噗哈哈哈哈哈哈。” 这家伙,怎么还不回来!我抱着隐隐作痛的肚子,穿着被经血染红了的病号服,正焦急地等待着老公的到来。啊啊啊啊啊啊!!!!!!怎么搞的,怎么连一件内衣都没有!!这帮家伙们,是不是希望我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呀?真是的!! 我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拿来的内衣都让高约翰这家伙给洗了,该死的!! 已经过了30分钟,这家伙怎么还不出现呢。一想起30分钟以前发生的,让人尴尬的事情,我的脸又变得通红通红的。 从洗手间回来之后,我就站在床边叫醒了哥哥。 “哥哥,哥哥。” “嗯~嗯?” “还睡?” “不,怎么了?” 哥哥好像还没睡醒,语气软绵绵的。怎么办。 “哥哥,我肚子疼。” “嗯???” “那,那个。” “肚子怎么疼了,我去叫大夫?” “不是,那个。” “干嘛那么吞吞吐吐的,想去洗手间啦?我领你去?” “不是,我去过洗手间了……我来例,例假了。” “嗯。” “没有换洗衣服,病号服也被染上了。哼!怎么办?” 我带着哭腔,捂着肚子,无助地望着哥哥。突然,哥哥跳起来,拿起车钥匙准备出门。 “哥,哥哥,你要上哪儿去呀?” “回家。你的内衣都放在哪儿啦?还有那个带翅膀的那个东西在哪儿?” “都在浴室的抽屉里。哥哥,不好意思。” “觉得过意不去,回来之后,就亲一个吧。我走了。” 就这样,他出去已经有30分钟了。因为没带走手机,根本就联系不上他。那什么……肚子怎么越来越疼啊。我快要急疯了。偏偏这时候来什么呀!!!!!有病的时候,能跳过去该多好啊!!啊,真是倒霉!!!! 这时,病房门突然大开,让我等得望眼欲穿的老公站在我面前。 “怎么才来呀!!” “堵,堵车。” “从这儿到家才多远呢,还堵车!快点给我。” 与之前判若两人,我变得有些神经质。我干嘛对他发火?哥哥好像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慢慢地接受了我的坏脾气。我脱掉了脏衣服,舒舒服服地换上了哥哥拿来的干净衣服,又全副武装!!!之后,从浴室走出来。 “哇!好舒服啊……” “听说一来那个,女人就会变得敏感,看来是真的,呵!” “什么???!” “没,没什么。” 还真有些恨自己,怎么这么敏感。曹娜莉,你怎么啦?平时,你也不这样啊?是,我是有些难为情才那样的!那又怎么样,你能把我怎样?说实话,我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但看到哥哥对我这么体贴,我的心情又逐渐好了起来。 心情是好了,可怎么这么无聊啊。我坐在床上,打开电视,看起了动画片。我一边看电视,一边漫不经心地对哥哥说:“哥哥,我觉得好无聊。” “无聊?” “哥哥,给我讲好玩的故事吧?” “好玩的……没什么特别好玩的,给你唱首歌?” “嗯嗯嗯!” 哥哥坐在床边,用一只胳膊搂着我的肩膀,用沙哑的声音唱起了歌。 “……能想起我吗,能想起我的名字吗,你知道我为你天天祈祷吗,我好羡慕你。像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太多啦。你知道吗。你是多么幸福的人……” 没有伴奏,但听起来像是在听CD一样。哇~哇!不知道是什么歌,真好听。可是,这个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还有这首歌。 听着哥哥用沙哑的声音唱歌,我的内心充满了幸福的感觉。歌唱完了,通常唱歌的人起码会装出谦虚的样子。可是,这家伙脸皮也太厚了。 “怎么样,唱得好吧?” “嗯,唱得真好。比我唱得还好。我被哥哥的声音迷住了。噗!” “知道‘被声音迷住’是什么感觉了吧?” “噢。” “我也同样被你的声音迷住了。” 我们已经习惯说这种肉麻的话了。也许,我可能就是喜欢他这么温柔幽默的一面。爱我,体贴我,偶尔说一点肉麻的话逗我开心。羡慕我们了吧???呵哈哈哈哈哈~!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08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上一篇:第19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下一篇:第07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