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分类:小说

35“哦,哦……我的天哪!”“听那‘哦哦哦’的声音,是我家娜莉没错!”从我身后传来低低的……令人失魂落魄的嗓音。“哥哥,哥哥,景恩被人绑架了。那个人像是阿拉丁小偷!!”“那个人是池勋。景恩看起来很漂亮吧?嘻!”“什么漂亮呀~我给她换上耳坠了。怎么样?我很漂亮吧?”真是无耻呀!穿着蜘蛛女侠式的衣服,还说什么漂亮?约翰哥哥赶紧将身上搭着的短袖围在我身上,将我的身体“呼”地一下拉了过去。这,这个家伙,是吸血鬼德古拉。真是稀奇古怪的一对呀!呵!池勋哥哥抢走的是我的杰作,对吧?噢呵呵呵呵!蜘蛛女侠与德古拉伯爵的相逢是使舞场气氛高涨的绝好装扮,可是这个家伙也不在短袖里面拉我。“哥哥,我真无聊。”“不行,不能走。”“为什么~我也想到处转转~!”“你你你,挺漂亮,也挺不错的,可是衣服太紧,曲线全都暴露出来了!”“那又怎么了~?”“啊,嗯,嗯,这样挺有味道的。啊~试试。啊~”这个坏蛋!竟然转移话题!他是怕别人兴许会把目光转到我身上,还怕别人不知道?老公将一种怪模怪样的食物放到了我嘴里,我咬了满满一大口,接着立即露出一脸痛苦不堪的样子。“哈啊哈啊~啊,辣!哈啊,哈啊,水~哥哥,水~”“辣?这不是巧克力吗?”“哈啊!哥哥,水,水呀~~~~~~~”老公将巧克力球模样的食物掰成了两半,然后尝了尝味道。啊~!!!“哦,这不是辣荠菜嘛?真是辣得可以,你~”“哈啊哈啊!啊,真辣呀!啊,我得喝点东西。”这时,正好有一个像是酒店服务生模样的人端着盘子穿行在人群里,盘子里放满了杯子。约翰哥哥拿过来一杯,喂着我喝……这,这不是酒吗?!!“哎呀,哥哥,这是酒呀!”“什么?酒?”听我这么一说,他于是喝了一口,结果脸“霍”地一下皱了起来。啊,太辣了,咕嘟咕嘟喝下去真是会出事的。“啊,这是酒!娜莉,娜莉!!”我嘴里火辣辣的,脑子渐渐失去了知觉。还剩半杯酒没喝……让我痛苦不堪的老公啊!他声音不时轻轻地传进我的耳朵。我感到有某种压迫感,眼睛一下子睁开了。这,这里是哪儿呀?这又是什么呀?!!!!老公将我纤瘦的身体紧紧地搂在自己怀里,我一点都动不了。看了看窗外,已经是早晨了,我好像是昏睡了一整天。可是,我总觉得像是少了些什么……我,我的衣服!!!他抱着的是我美丽的裸体,这又是怎么回事呀?那,那么老公也光着身子……不是,他还穿着呢。吁!“哥哥,哥哥~”“嗯~你醒啦?”“哥哥,我舌头发烫。”我的舌头真是滚烫的。唉,真是的,遇上老公真是个错误!就是这样,哼!他喂给我伪装成巧克力球的辣荠菜,这还不够,竟然还喂我喝辣得要命的酒!你给我走开!!!!!!!“让我看看。”我把舌头伸了出来。约翰哥哥的脸上立即露出坏笑来,将我的舌头含到了自己嘴里。我都快烫死了,这个家伙,真是的!!我皱着个脸,想要挣脱出来,可是没有成功。老公温软的舌头缠住了我刺痛的舌头。啊~要是就这样不动,夏夏巴夏巴气氛就会弥散开来……我小心翼翼地移开嘴唇,然后静静地偎依在他的怀里。也许是我的胸口靠在了约翰哥哥胸口上的关系,这家伙简直快疯了。“哥哥。”“嗯?”“为什么我是光着身体的呢?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哦,这,这个。”“为什么结结巴巴的呀~?你犯罪了?”“什么罪不罪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没有做!”结结巴巴说着话的约翰哥哥太可爱了,现在他连上帝都想出卖。“没有做什么?”“那个。”“那个是什么?”这个家伙为什么这样呢?他平时总是大叫大嚷说自己如何如何了不起,可现在也许是感受到一丝负罪感吧,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唯唯诺诺的了。成为贤妻良母的条件之一,就是保持丈夫的威严,这也是义务,我决定这一次宽恕他。“合体游戏。”哈,合体游戏!噗,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声笑起来。表述能力真是绝了!-_-)好呀,那我也不再说什么夏巴夏巴了,得说合体游戏!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我用小拳头“咚咚”地敲打着约翰哥哥的脊背,肆意地大笑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合体游戏呀,合体游戏,咯咯咯咯!”“嗳,别笑啦!合体游戏没错吧?”“没错,噗,呵呵……噗嘿嘿嘿嘿嘿嘿!合体游戏很对!咯咯咯咯!”“怎么这么得意呢?我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你吃掉的!”“嗯?!”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我吃掉……我的笑声嘎然而止,然后紧紧地偎依在他温暖无比的胸脯上。“是谁让你在蜘蛛女侠衣服里面不穿内衣的呢?”“那又是谁脱掉了?”“是你脱掉的。”“我?”“哦。”啊?!!我,我怎么会做出那种愚蠢的事呢?他说是我脱掉的……“你在我面前怎么都行,可要是喝了酒,在别的男人面前那样,那可就麻烦了!我会把你全身密密地缠上绷带送走的!”老公一早就扑过来,说要做合体游戏。我好不容易推开他,精心打扮了一番,然后去酒店的餐厅吃早餐。刚一推开餐厅的门,我就看到池勋哥哥和我亲爱的景恩坐在一起……什么叫嫉妒得酸水直流呢?!景恩的脸颊红彤彤的,有些不知所措。池勋哥哥也说昨天挺抱歉的,误会她了。哈!大功告成!看着老公的嘴翘得老高老高的样子,池勋哥哥开始逗开了。“呀,高约翰,你的嘴为什么那样呀?”“啊,该死,别让我说话。啊啊啊啊!!”“噗,呵呵!我还是累得要命呢!晚上再玩吧,行吗?”“什么累?“哎呀,就是那个那个嘛!”“嘘!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话,别让别人知道。”“嘿嘿嘿嘿!”“什么呀?高约翰,你怎么变得这么坏呀?”“你说得没错,约翰学长的魅力渐渐地……噗,呵呵!”我想告诉他们合体游戏的事,可是这个家伙左拦右挡地不让我说出来。呵,我家新郎官越来越滑稽了。呵,真是帅呆了。不管他的魅力有没有变,我都喜欢现在的他。他只关心我,只为我担忧,只想着我。约翰哥哥就像是一只吃食的鸭子似的,将嘴撅得老长,就这么一个劲地大声笑着,对池勋哥哥和景恩说要展示真正的魅力。就在这时。“啊,对了,约翰呀,时妍她……”“时妍?”“她今天回韩国。”“那与我有什么关系呀?一个突然消失掉的女人,干嘛还要去提她呢?”“稍等一下她会过来。”“没有必要!”约翰哥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展示魅力,一脸可怕的表情。他在耍心眼吗?是那样的吗?“哥哥,我想见一见那位姐姐。你给我介绍一下嘛~嗯?”“你为什么要见她?”“啊,只是,只是想知道焕侯喜欢的女孩到底长得什么模样……”我心里很害怕,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就在这时,一个小孩尖利的哭声打破了餐厅里的沉静,我转过脸去。那一瞬间,约翰哥哥的脸变得煞白煞白的,随即又变成了青紫色,连池勋哥哥都一脸的惊讶。我的视线只是停留在小孩身上。可是……我心里为什么感到不安呢?我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约翰哥哥,然后又大大方方地将视线停留在那个抱着小孩的女人身上。哥哥,我不喜欢你这样!“时妍呀,这么快就到啦?”“哦,好久不见了!”那个女人甜甜地笑着,朝我们这边走来。这位姐姐……我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时宇似的。约翰哥哥一把抓住我的手,刚想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那位姐姐说道:“哎哟哟~小宝贝儿,你见着爸爸了,喜欢吧~?咦,你爸爸好像娶新妈妈了呀!”听了这些话,约翰哥哥一下子僵住了。36爸爸?新妈妈?是说池勋哥哥吧?要不就是说……约翰哥哥?时妍的目光明明是朝着我们的,准确地说,是盯在约翰哥哥身上。约翰哥哥明明跟我说过,这是他的第一次,那么这个孩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怎么回事呀?他又欺骗我了吗?时妍说的话让一桌子的人都没了心情。这一刻我真是恨死约翰哥哥了。不管那是不是真的,反正我是恨死他了。我看了一眼那位姐姐的脸,然后又看了一眼她的孩子。幸好孩子特像那位姐姐。“哥哥,这不是真的吧?对吗?”“……”“高约翰,你这个混蛋!”“对吗?”“……”“学长!!”“对!”约翰哥哥缓缓地松开我的手,胳膊无力地垂了下去。他沉默着,池勋哥哥和景恩却还在不知好歹地追问。不要再问了,大家都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呀!“嗯,我先失陪了。”呆在那里真是太痛苦了!我推开椅子,走了出来。抓住我吧!我什么都不想,只相信约翰哥哥。然而,谁也不站出来挽留我,连景恩都不。痛苦呀,真是痛苦得快发疯了!我推开酒店的大门,看到一位叔叔正在车旁等着。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心思的呢?“你是怎么知道……”“上车吧。有个好地方,我带你去看看。”“那今天一天就交给叔叔了。”车在奔驰着,我也不知道是去哪里。我只是盯着车子前方,什么也不去想。等我回过神来时,才知道已经在海边了。“你不可以走出我的视线。”“好的,别太为我担心。我就呆在前面。”也许是不太相信我,或是为我担心,他继续紧紧地盯着我。我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海滩上。海浪很大,似乎一转眼就能将人吞噬掉。我只知道会在室内呆着,身上穿的衣服很单薄,所以觉得有点冷。我想用寒冷来驱散心中的伤痛,但滚烫的泪水却沿着我的面颊流了下来。我感到两颊开始火辣辣地痛,然而这也无法麻醉我受伤的心。就在一个月之前,他还说只爱我,只会照顾我,结果却被孩子拴住了手脚,要抛弃我。是啊,他的内心真是无法揣测。我只是有一点点理解。我想,如果,如果我是男人,也许也会那样做的。可是,可是我的内心却不愿接受这样想法。我这样痛苦得要死,他为什么不抓住我呢?我呆呆地眺望着深蓝色的大海,眼中却一片漆黑,就像已经燃烧成灰烬的心。不错,没有永恒不变的爱。就是这样。我不住地诅咒像傻瓜一样的自己。像傻瓜一样,又一次被欺骗了。这时,我就像是被谁拉着一样,缓缓地向前走去。一步,两步……我将脚浸在深蓝色的海水里。刺骨的寒冷从脚趾尖开始,一直传遍全身。我不想死,但深蓝色的大海却不停地将我拉向前去。我继续流着泪……我脑海里的一切想法都被我的心击得粉碎,就这样径直向大海里走去。海水渐渐漫过了膝盖。叔叔,叔叔……拦住我吧!可是连叔叔都不来。就在海水快要漫过大腿时,我的耳朵就像突然恢复了听觉似的,听到了叔叔的呼喊声。而且,我还听到了他的声音。“傻瓜,你想死呀?该死的!”我躺在约翰哥哥曾经令我迷恋的怀里,看着他的脸。“你,你你你……真想死?哦?”“不是,我不想死~”“唉,既然不想死,那还跳到海里去?”“我不知道!我好痛!”“哪,哪里……哪里痛?!!”“心……”刹那间,我泪如雨下。裤子都湿了,全身感到一股浓浓的寒意,然而这与心痛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听了我的话,他将目光移了开去。为什么要那样呢?为什么总是让我感到不安呢?“哥哥,看着我,不要看其他地方。”“对不起。”“有什么对不起的?”“所有一切。”“没有必要感到抱歉。那个孩子长得真可爱!放下我。”“娜莉,那是……”“那不是你的孩子吗?那位姐姐不是说是你的孩子吗?不是吗?”“……”我站在沙滩上,抬头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叫出声来。然而,我得到的只是沉默。他都不想看着我的眼睛。为什么他总是让人烦闷呢?烦闷呀!简直烦闷死了。我不是身上觉得冷,而是心觉得冷,就像独自一人站在大海中央。我的眼泪不停地流出来,他只是用他的大手替我拭去泪水。他一个劲地说不要伤心,不要伤心,可他为什么还让我这么伤心呢?我用自己的小拳头无力地捶打着他的胸脯。“哥哥,你变坏了。嘤嘤嘤嘤!”我哭得更凶了。他将正发着脾气的我紧紧地搂在怀里,我拼命地乱蹬乱踢,想挣开他,但一点作用都没有。“你相信……我吗?”“不,不相信,不敢相信!”“没关系,我相信你!”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说相信我干什么?我没法相信他……我拼命地蹬着腿,接着却得去医院了。我发烧了。“都时妍,你现在到底想干什么?”“一看就知道,这个孩子……就是你的孩子嘛!”“别开玩笑了!”“呵!你不跟去看看吗?”“该死的!你突然出现是什么意思?”“想见你嘛!”“闭嘴!”娜莉呀,娜莉,我对不起你!我全都做错了。求求你,再相信我一次吧!我冲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已经见不到娜莉的身影了。“他妈的!”“少爷,请上车吧。”这时,正好一位叔叔开着车进了酒店,说是知道娜莉去了哪里,接着就带我过去了。在路上,我真的担心死了。我真讨厌自己,当时竟然犹豫了一下。为什么时妍确信那个孩子是我的呢?为什么,为什么……啊!!一丝记忆突然划过我的脑海,令我痛苦不已。两年前,就是时妍消失的两个月之前,我曾经和时妍一起喝过酒。当时我们都喝得醉烂如泥,就睡在了酒店里。不可能,连记都记不起来……根本不可能!早晨醒来的时候,虽然我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但身旁一个人也没有。不会的,不会的!焦虑和不安在我心里交织在一起。娜莉不会出什么事吧……不知不觉间到了寂静的大海。今天的大海散发出一种格外残酷的气息,我看到娜莉正向海里走去……我拼命地大声叫喊:“傻瓜,你想死呀?该死的!”冬日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看样子我又是在医院里了。来到了济州岛,却在空无一人的病房里独自醒来了。太痛苦了。睡了一觉之后,似乎没事了,可是心又痛起来。该死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出来。门开了,不知是谁走了进来。我轻轻地转过头,朝门的方向看去。为什么现在见到他,我心里觉得很高兴呢?他曾经是我如此憎恶、如此讨厌的人,但这一刻我却觉得很高兴。我继续看着他。他也不说一句话,只是走到病床旁边。“没……事吧?”“不好!时宇,我心里痛。”“为什么?”“因为你妹妹。时宇,你……还喜欢我吗?”“不。”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但我还是那么问他。我的心又像是被割了一刀,深深地痛着。然后,我轻轻地将头转向窗户。他突然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道:“不,我爱你!”

33约翰哥哥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景恩和沙发上坐着的面粉叔叔们哄笑起来。“你这个死丫头!你是烧的吧,脱成这样?!”“哥哥,我也不知道是他们嘛!”“别找借口!真该死!”我刚一狡辩,他就气冲冲地把我拖进了房间。我,我怎么知道叔叔们这么早就来了呢?真是的!!!!!倒霉!哼!“哼什么哼?!快点换好衣服!”“哥哥~~”“你一早就想挨揍吗?哪里发烧呀?”“为,为什么那样说我?”我现在很生气。我,我做错什么啦~?!!!!你这个小肚鸡肠的家伙!我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难以压抑心中的不平。“为什么那样~?你在明知故问!如果我脱得光光的,就在腰上围上一条毛巾,站在景恩面前,你会喜欢吗?”“不行!!绝对不行!!!!!!!”我,情绪很激动,不自觉地尖声叫起来。这时候,他才尽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静静地看着我。“你要是再这样一次,我就把你脱光,关在房间里!”“真,真的吗?呵呵!”我的脸不知不觉间红了起来,于是钻到了他的怀里。他的手在我身上慢慢地游走起来。“再,再往下一点。”“干什么呀~?”“呵……呵……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你说什么呀?”他突然将我搂在怀里,静静地闭着眼睛,说了一串奇怪的话。“我在念经呢!该死的,你让我从一大早就开始那样?”“念,念经?我,我让你怎么样了?”“快把衣服穿上!”在约翰哥哥再斥责我之前,我赶紧弯下腰,打开了抽屉。就在这时,浴衣的带子松开了,我的身体赤裸裸地露了出来。“真是的,连内衣都不穿!!!!”“你为什么一大早就不停地发火呀!!真是的!倒霉!哼!”“倒霉?那我不发火,你就来运气啦?”“哦,你试试嘛!”他突然将我推倒在床上,嘴唇向我压过来。这个家伙!直是个怪物!他的胸口可能还在疼,使出的力气却大得像个怪物。那就来吧,让你尝尝我的厉害!Comeon!我用全身去迎接他,他柔软的舌头轻轻地划过了我的全身。他今天穿着皮茄克,每当皮茄克贴在我赤裸的身体上,冰凉的感觉就刺激着我的全身。约翰哥哥将嘴唇移到我右边的耳垂上,准备脱掉茄克。这时我感觉到一丝火辣辣的痛。“啊,哎哟!”“你,这是什么呀?”“哦,哦?什么什么呀?耳钉呀!”“什么时候扎的呀?”“4,4天前。”“可是,我怎么一次也没有看到呢?”“我的长,长发遮住了嘛!哈哈!哥哥,你真笨呀!”“你这个死丫头!摘下来不行吗?”“我可是受尽痛苦扎的……”听了我的话,他又察看了一下我左边的耳朵。“你左边的耳朵怎么没有扎呢?”“我,我一时忘了。”我真的是忘记了。景恩在帮我扎完一边的耳孔后,就再也不敢下手了。后来,我真的给忘记了。约翰哥哥将我的长发捋到耳朵后边,直直地盯着我,像是要看穿我似的。“不疼吗?”“有点疼!”“既然疼,那你还扎?”“我给景恩扎完之后也想扎。”“你还什么都想做呢!”他说着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很轻很轻地。“很配吧?”“嗯,很漂亮!可是只有一边有,不太协调。另一边也扎上吧,嘻!”“真,真的吗?”“真,真的~嘻嘻!”我结结巴巴地说着,他也学着我的语气戏弄我。就这样说着说着……激情都没了。真是的!!耳钉真是让人伤脑筋,嘻嘻!他嘴角露出短暂而又深沉的笑意,然后坐在梳妆台前面的椅子上,将上次去百货商店买的衣服里面最适合我的一套递到我的面前。“穿上这套。”“我们是去玩,穿得简单一些不行吗?”“不行,你必须穿上!”他递给我的是什么衣服呢……一条特别贴身的紧身裤,凸现了我身体的曲线美,还有一件皮,皮茄克,活脱脱一身牛仔风格。啊啊啊啊!牛仔裤真舒服!!我使劲装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可他还是一个劲地让我试穿,说什么衣服得适合自己。我就像是丢了魂似的,他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穿完之后,我转过头去看梳妆台前面的镜子。镜子里面并肩而立的约翰哥哥和我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哥哥,太像了,对吧?”“哦,不错。”“这是我们第一次穿情侣装呢!”“我知道会有这种效果。噗,呵呵!”约翰哥哥还是那样,穿着深黑色的裤子和白色的针织毛衣,外面再穿着皮茄克。啊啊啊啊~真帅啊!真是一对绝好的天仙配啊,呵呵!他坐在梳妆台前帮我画了个淡妆,然后将我美丽的长发很好看地拢在一起。我看了一眼镜子,脖子上的吻痕现在已经变得模模糊糊的,几乎看不到了。我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脖子。最终还是消失了!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想围着让人觉得憋闷的围巾。呀哈哈!听到我发出古怪的笑声,约翰哥哥静静地看我了一眼,然后抓住我的手,可怜兮兮地看着我。“看,看什么呀?!”“啧啧!”他咂吧着舌头,接着拉着我走出了房间。济州岛~~~!!!!!!天气虽然稍微有些冷,但是风吹在身上让人觉得很温暖,这就是济州岛~!!我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出了机场,乘那个叫池勋的人派来的车去了大酒店。“哎呀~好久不见了呀!还活着呢~?”“嘻!你这个家伙,你也是呀!旁边的这一位是?”“哦,娜莉呀,来认识一下。这是我的……是铁杆好朋友,以前听我说过吧?是焕侯的哥哥。”“你,你好!我叫曹娜莉,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傻……瓜!傻瓜……莉?噗,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子,找死呀?!”“啊!抱,抱歉!嘻!呵呵!”“没关系的!呵!”别人一听到我的名字……一个个地都那样取笑一番。可是!!我希望他们以后节制一点。呀!他和焕侯真是太像了,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印象。略有些长的茶褐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不大不小的眼睛,与我家老公相比……可以说是善与恶之分吧。他的眼睛很有神采,也特别特别好看。焕侯像他哥哥。“啊,再来认识一下。这位是娜莉最要好的朋友景恩。”“你好,我叫池勋。”“哦?哦,我叫景恩。”“哎呀,你干嘛这样?景恩呀,你哪里不舒服吗?脸都红了~”“什,什么不舒服呀!哼!我,我,我……嗳呀!!景,景恩真是奇怪!!说话结结巴巴的,脸也变得通红通红的,然后就跑到一边去了。她为什么那样呢?“噗,呵呵!有趣的女孩!呵!”“是吗?景恩她是挺有趣的。”“嗯,池勋君。”“池勋君~?”“不对,池勋先生。”“池勋先生~”“池勋哥哥,哼!”“哥哥??!!”“啊呀呀~什么!!什么!!到底让我怎么称呼你?!!!!”我不知道该称呼那个叫池勋的家伙什么,急得直皱眉头,后来干脆怒视着他。真是的,对我这样!“还是叫池勋哥哥吧。”池勋的声音就像嗞嗞融化的蜜糖。我说得唾沫横飞,都流到了嘴角上,约翰哥哥用手替我擦了擦。“你这是什么哥哥呀?”“那你夫人叫我什么好呢?”啊啊啊啊啊!这个家伙,哼!“叫小叔吧,呵呵!”34小叔?这些家伙!不知是为什么,我觉得他们是在拿我开玩笑……要不,就是高约翰这个家伙心里开始嫉妒了?约翰哥哥干脆抓住我的手辩解起来。他的确是我的老公,对吧~?可是不管怎么想,他都像是把脑袋落在飞机上了。嗯,是那样的~肯定是那样的~~“不对!还是好好想想吧!我是大伯哥,怎么能叫小叔呢?对吧,弟妹~?”“弟妺~?你找死呀?皮子开始痒痒啦?什么弟妹呀~弟妹的?叫嫂子!你这个臭小子~!”“哦,好吧,就按你说的吧!真是的,拿着称呼这么斤斤计较,真是小气!嘻嘻!”“到此为止~?”“那好吧~?”“你们俩个人都停住吧!!我叫小叔子不就行了吗?啊,真是的,你们俩个都是坏蛋!!”这俩个完美的男人像两只爱斗嘴的青鱼,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小叔子呀、大伯哥呀、弟妹呀、嫂子呀什么的,在酒店的门厅里“现场直播”。唉,真是的,两个傻瓜!!其,其实,更准确地说,也许是产生了嫉妒吧,周围到济州岛来度蜜月的新婚夫妇们,特别是新娘们都往这边看呢,然后又恨恨地将目光移开去。此情此景倒也有趣。大,大婶们,你们怎么了?这俩个可都是我的呢,干什么呢~?我不停地用不同寻常的愤恨的眼神瞪着他们,向他们施加无声的压力。就,就是这样,他们俩个都是我的!!!!!看谁敢再偷看!我就这样不停瞪着他们,瞪得眼睛都快凸出来了。约翰哥哥捧住了我的脸,将他英俊的脸靠在我的鼻子上,额头贴着我的额头。“娜,娜莉,你哪里不舒服吗?为什么又是这副模样?啧!”“是啊,弟妹的状态不太好!”“咦,怎么回事呀?我不是让你叫嫂子的吗?”“弟妹,你没事吧?赶快去房间吧。”“嗨嗨,池勋!你找死呀?”“行李很重吧?啧啧,干嘛和那家伙在一起呢~?还是到我身边来吧,嘻!”池勋将我手里提着的小小的包夺了过去,然后问道。我,我也不知道。哈哈!为什么和那种家伙在一起呢?啊,啊……哈哈!听了池勋的话,我家老公的脸色变得青一阵紫一阵的。这,这个嫉妒鬼!!我一定要把他这种性格改掉!!要是我不管的话,这个家伙过上两个小时肯定还是这样,连话也不愿说。我可不想等到那时候,于是装作忍受不下去的样子,娇声娇气地说:“小叔子也真是的!我家老公怎么了呀~”这,这种让人无地自容的话,我还得毫不犹豫地说出来,真是讨厌。我两颊涨红起来,左歪右拧地,就像是在和面。“哈哈哈哈!池勋,听到了吧?这就是嫂子,你这个臭小子~哈哈哈哈哈!”“可是,哥哥,就叫池勋哥哥不行吗?叫小叔子太别扭了,让人好烦的!”“那么这个哥哥那个哥哥的,不都搞混了吗?烦!那你想叫池勋哥哥?”“是的,老公。”啊啊啊啊!!!不知道我的称呼是不是特合他的心意,他欣然答应了。这……是我选择错了吗?老公的手紧紧地抓着我,我就这样使劲到处寻找“失踪”了的景恩。不知道她去了那里!我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躲在洗手间里的景恩。她说,她之所以躲在洗手间里,是因为……总是不停地流鼻血,没法出去。可怜的人!!我带着景恩回到了他们面前。她说,她的状态比我还差,是因为站在池勋哥哥面前真的不知所措。嗯,是一见钟情吗?啧啧,朴景恩呀!你也要经历很多痛苦喽~!哇,池勋哥哥的眼神也怪怪的,这是迟早的事吧?我撅着嘴,躺在了床上。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扔下老公,和你一块儿睡呢~~!!想想刚才发生的事……拿着两个钥匙,在走廊里左右为难了好大一会儿。高约翰VS朴景恩俩个人都说要带走我,把我一会儿拉到这边,一会儿拉到那边……“喂喂,干脆撕成两半,你们各拿走一半吧!该死的!”一句既可怕又可爱的话从我家老公嘴里蹦了出来。这个混蛋,竟然敢说把我撕成两半!不行!!为了惩罚他的可恶行为,我跟着景恩走进了房间。我收回撅着的嘴唇,然后向还在做深呼吸的景恩走过去。“妈呀!”“我是你妈吗?干嘛这么吃惊呀?”“不,不是。娜莉呀!”“哦,哦?怎……怎么了?”“那个叫勋,池勋的,就是我理想中的白马王子。可,可是,我在他面前都说不出话来。”哎呀~这可怎么办呢?“景恩,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将景恩的身子扳到我面前。“要拥有自信,朴景恩!男人们更喜欢你这样小巧、娴雅的女孩!还有,你得会时常撒撒娇。不要傻乎乎的,一点心计都没有。得用适当的心计,懂了吗?来,学着我做。池勋哥哥~~~~!”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将朴景恩打造成可爱形象的努力中去了。轻咬舌头,不停眨眼,这种样子……哪怕就是想像一下,也是娇滴滴的,令人心境荡漾。景恩学着我做的样子真是太滑稽了。“池勋哥哥~!”“喂喂,不是那样,再跟我做一次!池勋哥哥~~~~~!”“唉,烦,我不会!非得这么做吗?啊,真是的!”“这都做不了,还想着吃定池勋哥哥?看上去,他可像是个选手呢!”“是吗?她也有女朋友吧?”“嗯,好像没有特定的恋人。你干脆跟他来个肉搏战吧!”“肉搏战?”“就是叽叽喳喳、唧唧咕咕,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啊,什么呀?真是的!你说清楚!”“哎呀,就是,那样的嘛!”“啊哈~~!”“我,我什么也没说吧?”“知道啦!把你的衣服包拿过来我看看。”“哦……哦?哦。”嘿!这个丫头鬼心眼真是多~我……真的是什么也没有说。唉,稀里糊涂地,我就把衣服包拿给了她。天,天哪!我干嘛非要乖乖地听她的呢~~?我是侍女吗?是那样的吗??!哼!我是公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我独自来了一段古怪新奇的娜莉秀,然后在包里翻找起来。适合景恩穿的衣服是……啊,找到了!那就是噗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等一等~现在开封!“啊,为什么不出来,你们这些男人?啊,真是的!”呵呵呵!现在景恩穿的衣服真是灿烂夺目、光彩照人。我使劲纠缠着老公,他最后终于同意举行即兴假面舞会。酒店宴会厅里一瞬间就挤满了化着各种妆的人。当然了,池勋的影响力是很大的,呵呵!“娜,娜莉呀,我还行吧?”“嗯,非常合体~!”“喂,可是假面舞会……不危险吧?”“有什么危险的!你看看那里。我说过的,即使不藏着都行,那些叔叔们在那里似乎挺好的。彻头彻尾是一副面粉装扮。“是,是呀!嗯,穿成这样出去,会冷吧?”“嗯,至少会得感冒的。呵,你那儿很性感呢~”“是吗?”景恩穿的是什么衣服呢?大家很想知道吧?!!曹娜莉的处女作,玛丽莲·梦露~!白色低胸连衣裙,蓝色的假发,还有嘴唇上画的斑点。真是可爱死了!酒店里也许是开过假面舞会,既有化妆间,也有各种各样的衣服,然而景恩穿的衣服是我的。那可是上次去百货商店时,我家老公给我买的,呵呵!人人都说玛丽莲·梦露很性感……朴丽莲·梦露在我看来非常可爱,真的!啊噢啊噢啊噢~小巧玲珑~!那我穿是的什么呢??呵嘿嘿嘿嘿嘿嘿~蜘蛛女侠!哈嘎嘎嘎嘎嘎嘎~我也想扮成朱丽叶或是其他什么的,可那样好像不适合我的性格。我得怎样穿,才能不盖住景恩的风头啊?咯咯!极其紧身的衣服如实地凸现出了我的曲线。蜘蛛女侠这种角色即使不戴假发,也能装扮。现在就等我家老公和池勋哥哥出现了。我先把这个事实偷偷告诉我家老公,然后促使池勋哥哥和景恩开始夏夏巴夏巴!!!!我的计划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了!景恩,你把玫瑰耳坠带来了吗?”“哦,在这里。”景恩从包里拿出耳坠来。璀璨夺目的玫瑰耳坠!!“你过来一会儿。”在舞场入口处,我拉着景恩,将她两只耳朵上的耳钉抽了出来,再戴上了莫希尔赛拉玫瑰耳坠,然后向后退了几步。“现在好了。呵,真漂亮!”呵呵!这身打扮,谁看了都会产生错觉的。我觉得背后有一股浓浓的杀气,不知是谁将景恩一下子给抓走了。天,天哪……那,那个……身材修长的阿,阿拉丁是谁?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上一篇:第07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金 下一篇:第四章 捶衣棒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再见妈妈 金河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