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分类:小说

43“对了,啊,啊,就那儿,就那儿,啊,啊~~~。”“这儿?”“嗯。哦~~~。”你们是不是想歪了?真是的!!!“哥哥,胳膊不疼吗?”“疼,这都几个小时了?”“人家用机器好好的,谁让你把我扔上床的?不管怎么说,你可是主动受罚的哦?使点劲!!”“真是的。”哥哥恶狠狠地按摩着我的腿,眼睛瞪视着美腿器,好像要是有可能,用眼神也要把机器弄碎似的。哥哥,这可是你以前赞不绝口的那个美腿器哦?。哦,我的哥哥好可爱哦,喜欢,喜欢……嗯?这家伙!“哥哥,痒。别挠了,别挠了。饶了我吧,哈哈哈哈!”“喜欢吗?喜欢吗?”“真是的,别挠了,别……哈哈……别~~~!!!!”哥哥按摩按烦了,开始在我身上乱揉。痒死我了。我蜷缩着身子满床打滚。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会背过气去。“哥哥,我们做游戏好吗?”“什么游戏?”哥哥停住手,骑到我的身上看着我问道。他长长的眼睫毛盖着眼睛,极具诱惑力,正在吞噬我的意志!!但不行,我好累啊,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用这种性感的表情看着我呢?还是原来就这么性感?啊,不管怎么样!!“我们玩蓝色弹子游戏,蓝色弹子。”“蓝色弹子?赢钱的游戏?”“嗯,上回我回家的时候,在家里的阁楼上发现的。玩吗?”“玩游戏,就得赌点啥,知道吧?”哥哥轻蔑地看着我含着笑。想赌什么啊?虽然我有些害怕,但想到我绝对不能输给他现在的这个气势!!“赌?好,好啊。算什么啊?赌就赌。”“那么今天我们就赌……”“啊!!!!!!你耍赖!”“是12,哦,到韩国喽,送50万元,中标!!!”我真不该要求玩游戏。这个赌棍!哥哥的周围已堆了好多的筹码,我这儿一个都没有。这个家伙买下了所有的地,我投下骰子,也只能走他买下的地。我好难过。好,现在轮到我了。千万一定投2啊!!!剩下的全部都是哥哥的地,如果这次还输的话,我就破产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投下骰子,哇,是2,是2!!!“啊!不算,不算,你的骰子掉到盘下面去了,不算。重来,重来。”“怎么不算?不跑到房间外面去就行。你怎么能这样?”“别耍赖,还不快重投?”真坏。一次都不让我。我刚才因为太使劲了,把骰子扔到了游戏盘外头。我重新把骰子拿到手里,轻轻地把骰子放下去……啊?呜呜……这回我得借债了,呜呜……“6啊?娜莉走到了韩国。50万元再加翻翻,哇,娜莉,100万元,请拿出10个10万的筹码。”10,10个?哦!!我所有财产90万,我破产了,外加10万元债!!虽然游戏不是真用钱,但这个家伙一定会让我做价值10万的事,这怎么办呢?我用最短的时间动脑筋想对策,但怎么也想不到好主意。唉,算了,还是用老办法。“哥哥,那,那儿。”我指着哥哥后头,做着惊讶的表情。“干什么啊?什么呀?”在哥哥转头的时候,我赶紧从哥哥那儿偷过来三个筹码。哈哈哈,痛快!!但我没有高兴多久。“妈妈,您怎么来了?”妈妈?妈妈来了?我一下子跑到了房间外面。啊?没人啊?“什么呀,没人啊?“呵,我看错了。坐下吧。”“老公啊,你要得痴呆了?”“啊?你什么话都敢说?快点把10个筹码拿出来!!再不拿出来就查封了。”我胸有成竹地把手伸进了筹码袋。啊……?????!!!!!!我12个筹码,我的筹码!!!怎么只剩下了1个?你这个家伙,你?!!“怎么了?你筹码用光了?怎么办呢?”“哥哥,不算,不算,哪有这样的?”“哪有这样的?不是在这儿有吗?曹娜莉,你破产了,外加90万元债。嘻嘻嘻!”完了,呜呜…我哭丧着脸,泪湿的眼睛向哥哥送着秋波,但还是白辛苦,真是的!!“快来接受处罚,我给你脱?”“啊,不用了,我自己来。”不知道要受什么处罚,你们也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好,不就是脱衣服吗?反正该看的都看过了,怕啥?我从上往下,一件一件地往下脱,内衣也包括在内。哦,真丢人!!“唔!!!没治了。”“真是的,谁让你看的?”“还剩90万的债哦?继续,继续,别管我。”啊……大白天,让我在老公面前一丝不挂?真是受不了了。我转身系着围裙,脖子后面的绳子也得系,可能是因为紧张的关系,怎么也系不上。我在那儿正使劲呢,变态高约翰轻轻地环过来。“干,干什么?干什么~~~”“还有债没还的主,还不老实点?”哥哥轻轻地帮我系上脖子后面的带子,静静地抱着我。好幸福!!“哥哥。”“干嘛?”“我还完90万债了吧。嘻嘻嘻…”“好喽,完成喽!”屋里满是饭香。我刚才上网找出做饭和做鸡蛋汤的方法,并打印出来,拿到厨房,按照说明,忙呼了半天,终于完成了。饭好像是做熟了,可鸡蛋汤好像比较成问题。告诉你,刚才我们赌的是不穿衣服,只穿着围裙做饭。当时想到哥哥光着身子穿围裙的模样一定特别有意思,所以想都没想就同意了,现在看来是我的错。“哇,好香啊!让我尝尝。”说着把汤匙伸到“鸡蛋汤”里盛了满满一汤匙汤就往嘴里送。“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你别吃了。”“为什么?”“会难受的,别吃了。”到底味道怎么样嘛,我也用勺子舀了一勺送进了嘴里。“啊?咳咳。”真难吃。我明明是放了盐的,咖啡汤匙四分之一勺,但为什么这么淡?是我放错了?淡倒是没有关系,但是怎么还有一股鸡蛋的生腥味?这么难吃还做了那么多。唉。哥哥下面的行动让我惊呆了。哥哥把饭锅里的饭全部倒到鸡蛋汤里,拌了拌,就开始大口大口吃起来。那表情就是真好吃啊……?不,是一种满腹怨恨的表情。“哥,哥哥,别吃了。扔了就可以了。”“行了,吃吧。真是太难吃了。”嘴巴里说着不好吃,不好吃,但继续吃着。我也尽力了啊,一说不好吃,我的心情怪不好的。哼!!我坐在饭桌旁边,看着哥哥。“别这么皱着眉头。”“算了,这是我这一辈子吃到的最特别的鸡蛋汤了。”“唔,那就别吃了。说不好吃,不好吃,还吃。”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这也是尽了我最大努力了的呀……看着哥哥老是说不好吃,不好吃,还硬在那儿吃的样子,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真是的,你要哭了?别哭了。你做得又不好。好意思哭?”“唔唔唔唔…”“不管怎么说,你从明天开始上烹调学校。今后如果我得了胃病你得负责。”烹调学校?一定要去吗?我眼睛里满是眼泪,瞪大了眼睛看着哥哥。可能是有些过意不去,哥哥低着头,腼腆地说:“你做的东西怎么能扔呢?还不如我吃了呢。虽然不好吃,但是里面有你的爱,所以我吃了。我的意思是说,爱情有可能导致我的胃病。我是这个意思,别哭了。”“哥哥。”哥哥说着,又开始埋头吃了起来。“我也一起吃吧?”“不行,你会闹病的。我一个人吃。你呀,赶紧穿点什么。”“啊?啊。”我本来是把头放到桌子上看着哥哥的,经哥哥这么一说,低头一看,啊?胸部曲线竟然全部暴露在外面!!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慌慌张张地往房间跑,一不小心摔倒了。唉,真是丢死人了。“呵呵,从这儿到房间才几步路啊,还摔倒?快去穿衣服。我们一会儿去一个好地方。快准备准备。”44现在时间晚上六点。汉城也下雪了,好一个银白世界。哥哥一再催我,把我塞到车里就开车了。这个路盲,路都不知道哪是哪,正借助手机导路小姐的提示,认真开着车。可能是因为怕出事,轮子上还缠着铁链,安全带系得紧紧的,我们就这样徘徊在汉城的街道上。“哥哥,你是想开车兜风吗?雪下得这么大?”“等一会,我不是说要带你去到好地方的吗?怎么这么多的话?”哥哥集中注意力开着车,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紧闭着嘴,眼睛看着车灯所能照到的地方。没过多久,我们就到了一个灯光闪耀的地方。轻快的音乐和人们的尖叫声混杂在一起。“哥,哥哥。”“这是我一直很想来的地方。进去吧?”哥哥对着我笑着,给我戴上了手套和帽子,穿上外套,把我捆了个严实之后,很绅士地给我开了车门,请我下车。哇,眼前的景色使我吃惊地张开了嘴。如果说白色圣诞节是我无法忘怀的回忆,那么这儿就是梦中世界了。在大雪覆盖的游乐场里,许多人在那里高兴地玩着。如果说他们被游乐场里的节目吸引着不如说是被这里的气氛吸引着。这里灯光华丽,音乐轻快,小孩子们跑着跳着忙着打雪扙,还有年轻的恋人们,孩子们的父母们都仿佛掉入童心世界里。所有的这一切都被雪的白光反射着,让我简直以为是梦境,我轻轻地捏了一下脸颊,以辨真假。哟,好疼啊,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我的哥哥满脸欣喜,搂住了我的肩。“你要是冷就和我说,我们回家。”哥哥说的好地方果然好啊,不,能够想到这个点子的哥哥真好啊。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他想给我看世界上最漂亮的,想让我吃世界上最好吃的。我用胳膊环住了哥哥的腰。“哥哥,我爱你。”我在雪地里跑着,跳着,就像摇着尾巴在雪地里打滚的小狗一样高兴着。而哥哥呢只是对着我笑着,一点也不像以前那样皱着眉头嫌吵闹……就像钓着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一样,哥哥有力的胳膊一下子环住了我的腰,微笑变成了坏坏的笑,挺挺的鼻子和诱人的嘴向我靠过来。我嘟起嘴闭上眼睛等着。“爸爸~爸爸~~~~~”爸爸?什么爸爸?是谁呀?是故意妨碍我们的吗?看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啊?我向下望去,啊,好漂亮的小孩!!正在摇摇晃晃地向我们这边走过来。然后抓着哥哥的裤腿连续叫着爸爸。这是谁呀?从哪儿来的呢?孩子妈妈去哪儿了?这么黑,是迷路了吗?看着孩子快乐地笑着,我多少有些放心了。约3岁左右的漂亮小女孩,不知怎么好面熟。哥哥一下子抱起她仔细地看着,看得小女孩脸都红了。“哈,哥哥,她好像喜欢上哥哥了。你看她脸都红了。”“举高高~!!”我轻轻地捏一捏她的脸,小女小孩伸出一条胳膊一下子把我挡开,然后斜着眼睛看着我。哦,天哪!!“哈哈哈……,你不喜欢姐姐?这孩子!天哪……如果这个哥哥是爸爸,那么这个姐姐可就是妈妈了,你不知道?”我紧紧地贴着哥哥站着,把脸贴近她和她说着,但这孩子就是讨厌我。哼!还挺贪。竟然一个手拿着一块糖!!我再次逗逗他。“小朋友?给姐姐一块糖好吗?漂亮的孩子只吃一块糖就够了。”哦?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对话,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但这人还是这么盯着孩子看着。哥哥舒展开皱着的眉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娜莉。”就在那一瞬间,奇怪的画面闪过我的脑海。好像不全是坏的画面。这时哥哥的脑海也好像闪现了什么,不是我告诉他的梦里的故事,而是让哥哥痛苦的什么事情。哥哥的记忆!不会是记忆吧?!!!不知道哥哥想起了什么,做着怕人的表情。看到哥哥的表情,小女孩呜呜地哭了起来。什么事呀?是不是真的想起了以前的事?和梦里的故事相似的往事?是突然想起来的吗?记忆回来了?是吗?哥哥痛苦的表情让我坐立不安。“哥,哥哥,你没事吧?啊?哪里不舒服?为什么这样啊?啊?”哥哥把孩子放下,一下子坐到地上,过了一会儿,轻轻地对我说:“都时宇,这个狗杂种。”我们走进了游乐场内的咖啡店。咖啡的清香隐隐地飘来,暖融融的,催眠着人们的神经。真是一个好地方。“哥哥,你没事吧?”“没事,难道还会有什么事?”哥哥冲着我笑着反问道。我笑了一下。这事情好让人惊奇啊!那个叫娜莉的女孩,还有哥哥的行为。刚才要不是过了一会儿,孩子的妈妈赶过来把孩子领走,哥哥可能到现在还愣在那儿。虽然我做梦,梦到了我和哥哥的过去,还有时妍和时宇,但那只是一个梦,想不起来更加详细的模样,只是知道一个大概,仅仅是真漂亮,眼睛好大,长得真帅。但刚才那个叫娜莉的女孩,在我看来也好像和我以前的模样差不多。刚才想到这个女孩好面熟的时候,说不定我的大脑已经意识到什么了。但是为什么刚才哥哥骂了时宇君呢?不会是突然找回了记忆吧?就像电影里常出来的面临了相似的情景之后奇迹般地找回了失去的记忆。那么哥哥能承担得起吗?我看着哥哥。哥哥笑着盯着我看,我看到哥哥的眼神在轻微的抖动。什么事呀,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我这么害怕?“哥哥,什么事?啊?”“什么事都没有,别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呢?我这么担心你,为什么你一定要一个人扛着啊?”“唉,我也不太清楚。”哥哥只是摇晃着无辜的水杯。什么不知道?我的心脏猛烈地跳着,真是难以预想眼前这个稍厚的嘴唇里能说出怎样一个故事。好像会开口,可就是不开口。真是让人着急!!“是找到了失去的记忆了吗?”“我也不太清楚。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一定是记忆出了什么问题。”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哥哥左右摇晃着头,然后一下子把头低下了。我知道现在继续追问哥哥会让哥哥很痛苦……哥哥的痛苦,让我分担一半吧?“什么回忆?”过了好一会儿,哥哥的嘴里吐出了这样一句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时宇…都时宇那家伙把我推到了马路上……”

22他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我说话。“娜莉呀,你好吗?伤着哪儿了吗?”“他是谁啊?”妈妈有些不满,问道。而哥哥呢,瞪大了眼睛,死劲拽着我。“啊,啊,啊…别拽了。时宇君,这儿是危重病房!!这么大喊大叫的不好。”“很痛吧?是吗?”可能是国防部长在这儿的原因,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这样会影响别的病人休息啊,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哥哥呢?说不出话,只知道拽我的头发。他的样子好可爱,我直想笑。“是约翰君的朋友,妈妈。可能听说哥哥受伤,过来看他的……”“是吗?但是为什么先向你问好呢?”“是啊?”我没有找到合适的话。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先问我好呢?还有,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呢??都时宇,为什么你总是让我这样难堪?就在我不知说什么才好的时候,都时宇说话了。“您好。初次见面。我叫都时宇,是娜莉的男朋友。约翰伤得也很重吗?”“什么?”这句不是我说的。在床上静静地躺着的哥哥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喊道。你?你?你?我,我晕过去了。“娜莉呀,娜莉呀,这孩子怎么了?都时宇君,娜莉小姐说她是我们约翰的女朋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妈妈,不是的,不是的。”与刚才不同,时宇冷笑着,我感觉头皮发麻。我的感觉都这样,那哥哥和妈妈的感觉该什么样啊?哦,天哪!!哥哥扶着我,我几乎躺到了哥哥的床上。从哥哥胸口上涌出的鲜血已把我的病号服染红了。医生们跑过来,一个医生给我把脉,另一个医生强行按倒哥哥,给他止血。都时宇……都时宇……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你不是说讨厌我而已离开我了吗?无论我怎么挽留,你不是还是离开我了吗?你给我留下了那么多的这一辈子都无法遗忘的伤痛,现在,你为什么还这样?啊?我不是说要把你忘了吗?我不是说要忘记你了吗?为什么还要折磨我?啊?我现在要和约翰哥哥好好交往,要和只爱我一个的约翰哥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所以你别这样折磨我,我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妈妈显露出不可理解的表情,时宇君冷笑着,约翰君在旁边大声喊叫着。哥哥真是傻啊,别管了,哥哥,你看血又流出来了。医生们围过来忙着止住从哥哥胸口涌出的鲜血。妈妈找回了理智,提高嗓音对时宇说:“时宇君,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属于杀人未遂吗?事情可能有些复杂,但我相信我的儿子,也相信深爱着我儿子的女孩。所以,你现在应该知道这里已没有你的位置了。”“哼,真是这样吗?娜莉永远是我的女人。”“疯子,你还不快滚?快滚!!!!!!!!!!!!!!!!”“我永远是你的女人?疯子!!快滚,兔崽子!!”我的话把妈妈吓了一跳。一个护士姐姐跑过来给我的吊瓶药液中打入了奇怪的药。我立即平静了下来。这些人把我当成疯子了吗??“娜莉小姐,你镇静一下,这个问题好像是三个人之间的问题,应该三个人在一起解决。都时宇君,现在你暂时回去……”“我为什么要走啊?要走也应该是约翰……”噗!!!!!!!!!!!!!!!“啊~~~~~~~~”突然响起了噗的声音,同时时宇君摔了出去。“约翰哪!!!!!”护士们回头一看,哥哥用几乎要吃人的表情看着时宇。“都时宇,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已经晚了不是吗?现在怎么办呢?娜莉永远是我的女人了啊……”哥哥没有喊,也没有叫,只是静静地说着,但已站到了床边上。虽然哥哥的话好像很不合时宜,但非常潇洒。“该死的,高约翰,兔崽子,你还挺喜欢吃别人吃剩的口香糖的啊?你要是以为我会就这样退出,那你就打错算盘了。”吃剩下的“口香糖”?哈哈哈……那么我成了别人吃剩的“口香糖”了?你怎么能在我面前说这种如此恶毒的话呢?你刚才还说我永远是你的女人呢!什么?吃剩的“口香糖”???可能是镇静剂发挥了作用,我一直保持沉默,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哥哥被他的话气得直跳高,医生强行把他按在了床上。和我一样,护士在哥哥的吊瓶上也注射了奇怪的药液,哥哥安静了很多。都时宇一直笑着,直到走出病房。“娜莉呀,醒了?”“嗯……”“几点了?”“5点了。现在睡够了?”“我睡了多长时间了?”“一整天。刚才叔叔和阿姨来过了。现在去吃晚饭去了。可能过一会就会回来。”“干嘛告诉我爸爸了?我妈妈她没有晕倒?”“险些晕倒。”怎么突然这么想见爸爸了呢?“哥哥怎么样了?”“啊,刚才还叫着要过来看你,被他妈妈教训了一下,安静了。可能过一会儿就会移到普通病房去了。对了,昨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哈,挨揍了?哈哈……”知道不该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笑,好可爱啊!“胖!你醒了???”“老爸,什么胖,胖的!!!”正笑着,老爸老妈走了进来。进来第一句话就叫我“胖啊,胖的。”唉……也是,胖是我的小名。你问为什么啊?我不告诉你。其实,我绝对不胖,我的三围是34-24-34,很标准。啊,对不起,是34-26-34。哈哈,因为我小的时候,身体非常不好,老爸老妈希望我长得胖一点,所以给我起了个小名叫”胖”。后来真的胖了,我就不愿意听了。可能就是从那时开始,我也改口叫老爸了。妈妈跑过来使劲抱着我。比我还小的人儿!!嘻嘻,但妈妈的怀抱永远都是温暖的。“呜呜……娜莉呀,没事吗?啊?”“妈妈,我没事。别哭了。”“我这是养的两个女儿还是一个啊?”老爸在一旁说道。“妈妈,你做我的女儿,我做你的妈妈,好吗?嘻嘻!!”拥有娇容美貌的妈妈一旦哭起来,真像个善感的花季美少女一样,比我都年轻呢!!“啊,叔叔,我有话对您说。”一时间,老爸的面部表情一下子凝固了,就像处于工作紧张时的表情。在我的面前,老爸是一个慈祥的爸爸,但在公司可是一个极具有杀气的人物哦!!景恩说她有话要说,是什么呢?为什么老爸的眼里出现了杀气呢?“出去说吧。”说完,两人就到了病房外面去了。是什么话呢?是什么事儿嘛!!我把输液袋顶到头顶上,蹑手蹑脚地来到门边,把耳朵紧紧贴到门上听起来。“会长,我调查的结果,这次事件并不是纯美单纯的报复行动。”会长?景恩一直叫我爸叔叔的啊?怎么成了会长了?“那是什么意思啊?”“好像都时宇也参与了。”都时宇?????!!!!23为什么会说起都时宇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屏住了呼吸。景恩说着奇怪的话,老爸愤怒的声音又是怎么一回事?“娜莉呀,你在那里干什么啊?还不快到床上躺着?”“妈妈可真是的,我现在已经好了。”因为妈妈打岔,我只得乖乖回到床上,余下的话只得放弃了。唉!!肯定有我不知道的什么东西!!是什么呢?是什么呢?“娜莉呀,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啊?”“没事,妈妈。”看着我又是拍头,又是挠头的,妈妈流着眼泪担心地看着我。老爸和景恩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什么呀,两人单独出去说话,不让我听。到底说的什么嘛!!”“娜莉呀,从现在开始你好好听爸爸对你说的啊?从今天开始,会一直有保镖跟着你。这件事好像并不是单纯的报复。约翰很危险,你也是。”“哥……哥哥?为什么?为什么啊?我也应该知道啊?枪伤还不够,现在还说他危险?”“暂时小心一些。你不认识的一些人会威胁你。这次事件也是一样。真是,哪怕就快3分钟也不至于……”老爸的拳头重重地打在了墙上,虽说我老爸有些与众不同,但这种行为好像不是爸爸那年龄的人做出的。是不是太过激烈了?好像事情很严重。金纯美和都时宇……景恩分明知道一些什么,但好像也问不出所以然来。那丫头嘴巴紧得很。这时,病房的门开了,约翰的母亲推着病床走了进来。“哦,韩议员,好久不见了。近来过得好吗?约翰好些了吗?”“就和你看到的一样,好得很。只是吵着闹着要见娜莉小姐,真是没有办法。哈哈哈!!!”“唉呀,曹会长也在啊?哦,还是一个帅哥啊,哈哈哈!”“哪里话啊,韩议员还是风采依旧啊……”我看到了妈妈在我前面狠狠拧了一下爸爸的腰。好像谁都没有看到。我的老爸啊,就是特要面子,那么疼都没有喊出来!!!“真没想到约翰会和娜莉交往。真是让人吃惊啊。记得约翰4岁时,他们两个好像见过面,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是啊,是啊,我们娜莉3岁时,见过约翰。呵呵,那时约翰可是很喜欢我们娜莉的哦!”“妈妈!!!”“妈妈,你说的是什么啊?啊!”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话,我忍不住想笑。那么费劲还说,看样子是活过来了没错。嘿嘿嘿嘿!哥哥的脸红了,红得就像即将喷发的活火山。啊,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啊!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我说呢,从第一眼见他,就觉得有些不一样。看着哥哥,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股想去戏弄他的冲动。在老爸和哥哥郑重握手正式认识时,我又把输液袋顶到头顶上,走到了哥哥的床边。“娜莉呀,我让你好好地躺着,这孩子真是不听话。”“妈妈,把我的床往这边儿挪一挪,晚上有些寂寞。”我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然后捧腹大笑。哦,大家看哪,大家来看哪,你们可都是这个国家的重量级人物,笑得这样丑怎么行呢?“妈妈,小心长皱纹哦!”“哦,哈哈,放松,放松,韩议员,你也别笑了,皱纹……皱纹出来了,哈哈哈哈”妈妈已经笑得趴在了我的床上,妈妈,你真的是我的妈妈吗?有什么可笑的?过了一会,老爸终于不笑了,过来给我搬床。床搬到离哥哥的床有30公分时,老爸看着我。“曹娜莉,不能再近了。”“老爸,能不能再商量一下?15公分怎么样?”“15公分?娜莉你?”“啊~~~妈妈,你看看爸爸!!!”“爸爸怎么了?”“你看看爸爸耍赖!!”告诉你一件更可笑的事,我老爸临走啊,还是帮我把我的床拉到了离哥哥床15公分远的地方!!!大人们嘱咐要好好保养身体之类的话以后,走了。我妈妈吵着要留下,被约翰妈妈和爸爸架着走了。景恩还没有走。“景恩啊,你不走啊?”“干嘛,你希望我走啊?”“你还要上课,不回去行吗?”“学长你可真是,你们两个身体都不好,就算我去上课了,能听进去吗?”“越是这种时候就应该认真学啊,这才专业嘛!!”看着哥哥说话那么费劲,我干脆就替他说了。真正的情侣应该同甘共苦的嘛!!!我和哥哥这样劝景恩回去,但那死丫头都就是不想着要回去。噢,我想要两人世界啊!!!!“昨天在危重病房,你又吵又闹的怎么回事啊?”“不知道,烦死了,越想越上火。”我看了看哥哥。哥哥的脸很难看。哦,想起来了,嚼过的“口香糖”。该死的。“干嘛,什么事??”“昨天时宇学长来过了。是你告诉他我在危重病房的吧?”“没有啊?时宇那家伙到那儿去了啊?”“嗯,真的不是你告诉的吗?”“娜莉呀,你一步都别离开这个病房。约翰学长也是。我现在出去一下。马上回来。”“嗯,好。”看着景恩跑出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不安。景恩在门口停了一下,不知道和谁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走了。外面有人?“嘿嘿嘿,哥哥好了吗?这儿不疼吗?”我按了按他的胸口问。“啊,别按!!”“哦,疼啊?嘿,嘿,想我了吧?”“……”哥哥什么话都不说。我问他是不是想我了他也不说。你问为什么啊?是因为疼啊?可是,哥哥好像真的生气了,是因为我按了他的胸口吗?“生气了?什么呀,这么容易就生气了?”“真是的…”“啊?看看你,我看哥哥越来越像我爸了,这么爱耍赖!!!”不知不觉,眼泪流了下来。哥哥,我实在是很对不起你,你为了我而受伤,现在躺在病床上甚至不能说话。哥哥,真的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我真的不再生病了,所以,哥哥,你也不许生病啊?这就是爱情吗?不光是付出爱,而且还能得到爱?是了,这个男人给了我真的非常多的爱,哥哥静静地给我擦着眼泪,把我拽到他的怀里。“哥哥……”“嘘……”虽然针头有些碍事,但我没有拔出来,因为没有了它,我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好。哥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我轻轻地抱住了他。哥哥紧紧地抱着我,不松手。幸亏这是个双人间,要是有别人在可就……哥哥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小声说,“曹娜莉,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说今后一定好好对我,今后只对我好,相信我说的所有的话,只爱我一个,我都听到了。你不会后悔吧??”24你这个傻瓜!!刚刚从死亡线上回来,就说这种话。这话有那么重要吗?好,今后我一定好好爱你,所以,哥哥不许生病,也不许受伤。不知道为什么,哥哥的话好让我心痛。哥哥,我们早些见面就好了。如果我当时没有盲目地爱上都时宇,而是盲目地爱上哥哥,那有多好啊?如果是那样,我现在一定非常幸福。对不起,哥哥,对不起。我不停地哭啊,哭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也找不到可说的话。“别哭了。为什么总是哭啊?你这样哥哥会痛的,哦……”“疼?哪儿疼啊?哪儿?”哥哥可能胸口仍然很疼,过不一会就“哦”一声,然后在我耳边用那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说不要哭,不要哭,还说如果我哭了他就会痛。当然一定不是身上痛,但我还是担心地问他哪里痛。“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娜莉不哭了啊?”哥哥静静地笑着,拧了一下我的脸。谁又能相信呢?朋友们,同窗们,学弟学妺们,谁能相信呢?霸气十足的哥哥在我的前面已变成奶油王子了。说实在的,我自己都还有些不信呢!!!不过这种感觉真好。哥哥可能困了,正往我怀里钻呢!看着哥哥这样,我又有股想要逗逗他的冲动。哥哥的头发总是一根根树起的,可现在呢?却软软地贴在前额上,我认真地拽着他的头发。嘿嘿嘿嘿……以前就很想拽拽他的头发,看看是什么感觉呢,嘻嘻嘻嘻嘻……“啊,娜莉呀,我们睡吧?”“为什么,多无聊啊?唉,床太窄了,真不舒服。等一会儿,啊?”我跳下床,把旁边的床推了过来。看着我费劲的样子,哥哥笑了。唉,也不知道搬床有什么可累的,我竟然有些晕。我甩甩头,笑着一下子跳上了床。“嘿嘿嘿嘿嘿”“那么好啊?”“那当然了?能把我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女人的人就在旁边,哪会有人不高兴?我现在就很幸福……”“是吗?哥哥好困,睡吧?”哥哥抱着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叔叔,叔叔~~~!!!!!!”景恩向着曹会长和师母大叫着追了过去。出大事了,出大事了,现在两个人很危险!“景恩哪,出什么事了?慢慢说。”“叔叔……叔叔……都时宇,都时宇他一定参与了这件事。昨天他还到危重病房大闹了一通呢,昨天在危重病房大闹的人就是都时宇!!!”“什么?真的吗?这怎么办呢?都是我这个爸爸没用啊。唉,景恩啊?你多关心娜莉,啊?老婆啊,你去和韩议员说,派几个保镖保护约翰。”“叔叔,不会出大事吧?”“别担心,景恩你辛苦了,谢谢你那么关心娜莉,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哦,是吗?那么,请走好。有事再和您联系。”“好。”景恩看着叔叔和阿姨的背影,陷入了沉思。都时宇,你到底想干什么?到底要怎么折磨娜莉才肯罢休呢?啊!!!对了。得赶紧回家。都时宇,得揭开你的面具!!!“妈妈,妈妈!!”“唉哟,我可爱的小公主,今天来了好多的客人,娜莉也和妈妈一起出去招待客人吧?”“好,娜莉也去。嘻嘻嘻嘻嘻”3岁孩子看到的是什么呢?人们往脸上抹着奇怪的东西,头发呢盘得高高的,耳朵上挂着一串串像果实一样的东西,身上穿着像气球状的衣服,正哈哈哈地笑着聊天呢!!!和所有的人相比,妈妈最漂亮了,比那些奇怪的阿姨漂亮多了,哇,还有好多好吃的饼干,还有好多漂亮的东西,蛋糕也好大好大,哇,还有糖,糖!!!!!!“妈妈,我要吃糖糖,糖糖。”“糖?唉哟,可爱的小公主,来,给。”拿了一颗糖放到了她的手心。但小娜莉又伸出另外一只小手。“还要?不行,牙都坏了。”“……”“唉哟,真是一个小顽固!!”“嘿嘿嘿嘿!!”娜莉一手拿着一块糖,在妈妈怀里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唉哟,韩女士,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啊呀,儿子都长这么高了!!”“是啊,都4岁了。就像他爸爸,淘气得不得了。”“唉哟,长得真漂亮。小朋友?几岁了?”“……”小男孩没有理会妈妈的问话,只盯着在妈妈怀里的女孩。“儿子啊,那个小女孩漂亮吗?”“嗯,漂亮。我可以摸摸她吗?”好漂亮的小妺妺!!长长的头发扎着两个小辫,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星星般光芒,皮肤白皙透明,小巧玲珑的两手上各拿着一块糖,正急火火地往嘴巴里面塞呢!!真是可爱啊!!!她妈妈把她放到了地上,她哇地就哭起来。“哇哇啊啊啊!!!”“妈妈,她的声音也好听。”男孩子一开始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惊奇好看着她,随后就问都不问一下,开始逗她了。“小朋友,给哥哥一块糖,好吗?漂亮的孩子只吃一块糖就可以了。”“哇啊,呜呜……哥哥是谁呀?”“我叫约翰,高约翰。”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八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上一篇:结束语 妈妈,我爱您 再见妈妈 金河仁 澳门金沙 下一篇:第九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