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25我突然醒了。啊,原来是一个梦。好奇怪的梦。一个叫约翰的男孩和一个叫娜莉的女孩第一次见面的故事。实在是太清楚了,我都搞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不会是真的吧?可能只是我的想像力在作怪?我们的第一面会是这样吗?天底下哪有4岁的男孩子以要糖吃为借口向女孩展开攻势的?可是,看着躺在身边的这个男人,我感觉有可能是真的。哈哈!!!有空我得问问妈妈。现在什么时候了?半夜?我们睡了有多久了?挂在墙上的钟指向了两点,这个医院的医生也不巡诊吗?我好想尿尿,可是哥哥他把我搂得这么紧……哦,我好想上洗手间!哥哥的胸部紧贴在我的身上,让我动弹不得。哦!我怎么办哪?这家伙动都不动。怎么办?怎么办?我尽量把手往后伸,解开哥哥扣着的双手,然后尽最大努力不去碰哥哥的伤处,扶着双肩把哥哥放平。哦哟,累死我了。这下好了,我把被子拉起来,给他盖好,刚想起床,哥哥再次把我搂住了。天哪!!我得去洗手间!!这家伙原来就这样?原来就这样喜欢抱着东西睡?还是因为是我在她旁边?嘿嘿嘿嘿~~~~!!!!!我真希望是后者。我得快点,来不及了,快尿裤子了。尿裤子了!!!我没有办法,只得和刚才一样,轻轻给他盖上被子,刚想起来,但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是起不来啊?哦,又被他搂住了。就这样反反复复好多次之后,我终于决定把哥哥叫醒了。“哥哥,哥哥……”“嗯?干什么?”“我想尿尿。”“不行,不能去。”啊?怎么这样?我怎么办?呜呜呜……就在这儿尿?然后把我送到精神科你就高兴了是吧?呜呜……哥哥轻轻地放开手,说:“快点回来呀,我不睡,在这儿等你。“怎么还不回来?啊?”洗手间?洗手间在哪儿来着?对了,这个屋的洗手间就在房门旁边。急急火火地打开洗手间的门,舒舒服服地方便了一下。哇塞!!好爽!以前听说进洗手间和出洗手间的感觉是天与地的差别,我还不太信呢!!我慢慢地走出洗手间。那家伙真的没睡等着我呢!!不睡觉想干什么呀?!“还不快点?”哥哥用表情说道。这个家伙,不知道他意识到自己胸口上的伤没有,在他的眼神监督下,我只好跑过去。哥哥拍着自己身旁的空位,想让我再到他的怀里。我虽然愿意了,可是哥哥没事吗?不疼?就在我左右为难时,哥哥的眼神再次告诉我,没事。在哥哥强烈的眼神下,我爬进了哥哥的怀里。虽然哥哥的怀抱不如妈妈的来得舒服,但是能给人带来安全感。“哥哥,你现在说话,胸口还疼吗?”“不疼,说话也不疼。”“什么?那你为什么装作很疼的样子?”“那还不是我的自由?”呵呵呵,真有超人的再生能力!!!明明不疼还装作疼的样子,这个坏家伙!!我气得去按他的伤口附近。“啊,啊……疼死我了!!”“不是说不疼了吗?”“你这个小傻瓜,按了能不疼吗?”“小傻瓜?我说呢有好久没有听到你这么叫了,真是讨厌!!”我握紧拳头,使劲在哥哥的头上压了压。我知道这样比打可是疼多了。我叫你尝尝我的厉害!!咕咕咕咕咕……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发出了咕咕咕的叫声。“小傻瓜,你饿了?女孩子肚子咕咕咕地叫,真不羞。”“不是我肚子里的声音,真的。不是!!”“那是我肚子在叫啦?”“嗯。”“你过来,什么话你都敢说!!”“不是吗?”“嗯,不是。”“那是谁呀?不管怎么说,我去买点东西。我的肚子好像有点饿了,哥哥,你吃什么?”“三明治。”“就吃面包吧。”我把爸爸走之前给我留下的钱揣到病号服兜里,然后去开门。可是……“啊?!!是谁!!???”“……”两个穿着黑西装的叔叔向我点点头。这两个叔叔好奇怪,戴着黑色太阳镜,耳朵上还戴着奇怪的耳机,戴着皮手套。在医院里,太阳镜再加上皮手套,什么装束啊?看样子,这两个叔叔好像是保镖。唉,是老爸选的保镖吗?有没有搞错?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是什么地方不对呢?领带端正、姿势也端正,但怎么想都有些怪。“叔叔们,你们是传说中的面粉叔叔(动画片里的卡通形象。———译者注)吗?”“……”“不是面粉叔叔吗?”“……”他们什么都不说,也不回答。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那个,为什么什么话都不说啊?我现在要到小卖店去,有什么想吃的没有啊?”“汉堡包。”“紫菜饭团。”“啊,好,好。哈哈”回答得真是简单啊!!我走到小卖店一看,门已经关了。唉,外面一定很冷!我把输液袋顶到头上,缩着脖子跑到了医院外面的便利店,把景恩的话扔到九霄云外去了。“哦,好冷!!!!!!”我善良吧?我可爱吧?嘿嘿嘿嘿……26便利店就在眼前,突然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拉我,将我的身体拽向僻静无人的地方。呜呜~我为什么那么愚蠢呢?咦,不对呀,为什么会有淡淡的香味呢?“呜嗯~~!!嗯~~~~~~!!啊……嗯~!”“嘘!小傻瓜,是谁让你出来的呀?嗯?!!!”“呼!呼!哎呀,天哪,吓得我心肝都快蹦出来了!!”该死的!我以为又是哪个坏蛋呢!我的感觉没错,那可是我闻得最多的气息!她为什么深更半夜的还呆在这里呢?而且还是突然出现!搞绑架很有趣吗??“你叽叽咕咕地说什么呢?你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了吗?没听到!”“听~听到了。”“你这个没有教养的家伙!如果你真的想死,那就随你的便吧!你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呢!”凭什么说我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枪子儿都挨过了还会不知道?不是已给我安排了面粉叔叔们吗?面粉叔叔?该死的!!眼前似乎变得怪怪的……这些叔叔们在我往外走的时候也不拦住我。这是要从变得古里古怪的时候起就得搞清楚的!!现在是凌晨两点。天气太冷了,真是寒彻心骨,我们再次走进了医院。“喂,你胆量真大呀!穿这么少就敢出来?”“关你什么事?哼!”胆量?我的胆量本来就是这样,怎么啦?其实我是嫌再上去太麻烦,所以就这么出来的,哈哈哈!坐在一楼的休息室里,每人手捧一杯咖啡。啊~真是舒服啊!“读读这个看。”我正在享受着来自一杯咖啡的美妙感觉,这时一本文件夹扔在了我的膝盖上。“这是什么?”“秘密文件。”我喜欢秘密文件!到底有多机密呢?我静静地翻开文件夹,稀稀疏疏的几行字映入眼帘。姓名:都时宇年龄:21岁身高:177厘米体重:59公斤父亲:都长兆母亲:金由英特别事项:哈娜集团株式会社都长兆会长膝下一子一女中的长子,被指定为哈娜集团的下一任继承人。姓名:金纯美年龄:19岁身高:156厘米体重:44公斤父亲:金洙英母亲:伍智善特别事项:大宗派老大金洙英的独生女。这是什么呀?这种简简单单的文件……哈娜集团?呀~~家境真是不错啊!大宗派!长得根本不像是大佬的女儿,是捡来的吧?大佬的女儿一般都很漂亮,对吧?“是你打印出来的吧?这是什么呀,这是……”“是谁打印的现在并不重要。你知道哈娜集团吧?”“当然知道啦!不就是实力紧逼我们公司的那家公司嘛!”“你这个笨蛋!就因为你这样,别人才叫你小傻瓜的。都时宇就是哈娜集团的下一任会长,你懂吗?”“嗯,那又怎么样?”“唉呀呀~没劲,真是没劲!得了,先不谈这个!还有金纯美,看一看。”“挺端庄淑雅的……”砰!景恩突然一拳砸在我脑袋上。“少奶奶,打我干什么?我不疼吗?!”“这个问题现在很重要吗?那个常常被人提起的大佬的女儿,因为你不在事发现场,所以不太清楚。当时约翰学长把纯美给胖揍了一顿呢!她现在在汉国医院住院。我刚到的时候,看到她好像只是稍微蹭破了一点皮,伤处有点充血,那边还兴师动众地安排她住院了。再看看这个!”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着文件的中间部分,接着又指着下面的部分。金由英金洙英“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吧?”“他们可能是兄妹关系?”“也就是说,纯美和时宇那个家伙是堂兄妹!”“对,对呀!”“事情比想像的还要复杂,就像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哈!我,我一直都以为是因为我抢走了约翰哥哥才出这么多事情的呢!这,这……真的是很严重啊!等等!我也完全隐瞒了我的身份,谁都不知道我是汉国集团的女儿。对了,除了约翰哥哥和景恩。都时宇!他是怎么打听到的?他不会是一开始就知道,才接近我的吧?可要是一开始就知道,他就不会把我撇在一旁了呀。这是怎么一回事呀?要不就是在把我甩掉之后才知道的?!晕!!“娜,娜莉,你没事吧?”“哦,没事的。怎么会是这样呢?人都是有感情的,怎么能这样呢?景恩,我真是无法接受!怎么会呢?这怎么会呢……时宇是想对我们公司做些什么,才再次接近我的吧?”“真是太让人伤心了,可是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就是这样的!再说了,连毫无关联的约翰哥哥也牵扯进来了。这都是因为纯美!”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点头绪都没有。不,也许是想极力否认这个残酷的事实吧。她,纯美不管再怎么想护着约翰哥哥,自己的女儿被揍了,那个当黑社会老大的爸爸能善罢甘休吗?我家老爸也是把我当作心肝宝贝似的,捧着怕碎了,含着怕化了……就这样把我抚养大的。该死的混蛋们!所以老爸才叫妈妈给我配上保镖的。可是,那支枪,那支枪是怎么回事呢?也许……“……现在想起来了吧?都时宇那个臭小子为防万一,当时递给绑架你的那个家伙一支枪。他是为了防止约翰学长出现。当然,纯美是不知道的,或许只是想吓一吓他吧,没想到枪走火了。”“哦,可我还是一点头绪都搞不清。哦!所以时宇他……”所以时宇就突然到了危重病房里?你是听纯美说的?“是的。那个绑架者扮演了双重间谍身份。事情事与愿违地扩大了,尽管如此,我接到了纯美的通知,才立即赶去危重病房的。可是,还没有确凿的物证,光凭人证是不够的!”“可是,嗯,那个,你是说起初不是纯美先开始的,而是哈娜集团阴谋策划的?可是纯美……纯美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仅凭推测,纯美好像是听信了都时宇的挑唆。不是这样的吗?以前将自己的堂兄甩掉的女人却与自己喜欢的男人成双入对……那种背叛感和憎恶感似乎是被都时宇煽风点火般地夸大了。如果真是像景恩说的那样,是事先设计好的……那么即使约翰哥哥不出现,也会挨上一枪什么的,毕竟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最终还是我的错?到头来,是因为我的自私,约翰哥哥才变得这样的?如果,如果说约翰哥哥死了呢……啊啊啊!!一股愤怒之火在心底燃烧着,泪水一下子喷涌出来,“叭叭”有声地落在咖啡杯里。真是郁闷呀!“是这样的吗?那还不如不是我呢,嘤嘤!”“不是你的错!得进一步调查才可能会知道,不过如果是按都时宇的计划进行的,约翰学长就是要被除掉的第一号对象!”“啊啊啊~!!怎么能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嘤嘤!”我锤打着景恩的胸脯,“嘤嘤”地哭开了。天气的严寒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我的心好像也被冻结了。我竟然曾经爱过都时宇那个家伙一年,我真想诅咒自己,我为自己感到羞耻。“……对不起,我不得不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嘤,可是,景恩!”“嗯?”“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景恩端出了热茶,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时宇先打破了沉默,景恩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听他要说些什么。 “娜莉?她还好吗?” “是,挺好的。” “哦,真是万幸。” 时宇一开口,说的竟是牵挂娜莉的话。又是一阵沉默。只有冰凉的茶杯证明着时间在流逝。 “学长,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 时宇好像知道景恩要说什么,有些想拒绝听的意思。 “不听……不行吗?” 景恩沉着冷静地一字一句地说:“不行,你要是为娜莉好,就必须得听。” “哦,为了娜莉……” “以后,请你不要出现在娜莉面前了。”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事,但是景恩一说出来,时宇还是吃了一惊。在他帅气的脸上再也找不到深深的酒窝了。 “必须这样吗?” “是。” “那么,我来过的事你也不会说了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她难过的。” “学长……” “不,你没有必要可怜我。我和娜莉本来就不般配。” 时宇面带苦笑,难过地望着景恩。时宇明明是笑着的,可是又好像没有笑。看着时宇强装笑脸,景恩的心里也不好受。在景恩看来,爱闯祸,性格大大咧咧,魅力四射的曹娜莉可能是谁都想保护的那种女孩,也许不少男孩正暗恋着她。就像时宇,他情愿为她放弃自己的地位,到现在还深深地爱着她。一想起这些,景恩难过极了。 “学长,这段时间误会您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这样一直误会下去也很好。我,都时宇是个坏家伙,就让娜莉这么记着吧。拜托了。” 时宇像要出远门的样子,净说些告别的话。 “你要……离开这里吗?” “是,我去时妍那儿。” “……” 景恩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瞪大眼睛望着时宇。 “我今天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来的,虽然娜莉身边已经有约翰那小子,我还是想来看看自己有没有希望。我这次去美国之后就不打算再回来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 “咣!!” 时宇进来以后没有上锁的门“咣”的一声被撞开了。外面站着一个男孩,正怒视着时宇,把时宇和景恩着实下了一大跳。通过男孩的表情不难看出他已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景恩看看时宇又看看那男孩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时宇立刻笑容满面地去迎接那男孩。这次,时宇深深陷下去的酒窝,让他本来帅气的脸更加明亮了。 “快来,高约翰。” “他妈的,快来个头?你……你……你!!!!!!”约翰指着时宇,气得额头暴起青筋。 “干吗这么激动啊,见到老朋友,说的这是什么话。”虽然几周前他们还见过面,但那时他们不是朋友而是敌人。可是今天,约翰把他当成了朋友,心情很激动。 “他妈的,你这家伙,就这么逃走能改变什么?啊?就这么一走了之,能改变什么?!!!!!你这家伙,不要走,不要走!!” “已经决定了。对不起。” “说对不起就算了?他妈的,这算什么!啊?啊?” “学,学长……” 约翰明白了时宇的真心之后简直快要疯了。他抓住时宇的脖领指着他的鼻子说:“都时宇,兔崽子,要做坏人就做到底。这算什么?他妈的!我不就成了坏蛋了吗!!你,你让我这么自责,舒服了?” “高约翰,你不要以为我已经放弃了娜莉,真是异想天开。” 过了一会儿,时宇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约翰,语气与刚才截然相反。他稍停顿一会儿,继续说:“以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这次,你要牢牢地抓住她,要不然,我会把她抢走的,知道了?” 约翰松开衣襟,按捺不住兴奋,紧紧地拥抱时宇。“兔崽子,你赢不过我。你长得再帅,也不可能把我的娜莉拐走。你以为你走后我会吃闲饭?他妈的,少操心。祝你一路顺风,什么永远不回来了之类的话就不要讲了,以后常联系,不然我杀了你。他妈的。” “噗,好的。你能放开我吗?看,景恩的脸都红了。” 约翰抱着时宇望着景恩。不就是吗?景恩看着两个帅小伙搂搂抱抱的表演,不知所措,脸红红的,望着天花板。也许娜莉在,她会说一句:一帮疯子。 约翰这才放开了时宇。 “明天几点的飞机?” “下午3点。” “我就不送你了,他妈的。” “不用送了。你想送我也不愿意,坏家伙。” “嗯,你这家伙。说的是什么话?” “我要走了,你也快去看娜莉吧。她也许现在正找你呢?景恩,谢谢你的招待。” “以后再见面的时候,希望你能变得更潇洒。” “好像有些紧张啊,你这家伙。噗!” “学长,再见。” 就这样像诀别似的,他们把时宇送出了门廊。景恩的心情很复杂。约翰想跟好久没有见面的时宇喝一杯,也跟着出了门廊,但不到3秒又回来了。约翰实在是拗不过时宇,因为时宇一直担心着娜莉。 “学长,你是怎么回来的?” “嗯……什么怎么回来。”约翰不急着回答景恩,而是“嗖”的一声走进娜莉的房间。然后,他拎着一个大包又冲进浴室,一会儿传来“咣当咣当”的响声。约翰从浴室出来,景恩发现他的脸红了。 “唉呀,都这么晚了,娜莉会打死我的。景恩,关好门,有事叫池勋过来陪你。我走了。” “什么?是,小心点……” 景恩的话音未落,约翰“咣”地关上门,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到底拿了什么?景恩很好奇。她走到娜莉的房间,还有浴室去看了看。 景恩煮着浓浓的咖啡,大声地笑了起来。 “嘻嘻,来例假了。噗噗哈哈哈哈哈哈。” 这家伙,怎么还不回来!我抱着隐隐作痛的肚子,穿着被经血染红了的病号服,正焦急地等待着老公的到来。啊啊啊啊啊啊!!!!!!怎么搞的,怎么连一件内衣都没有!!这帮家伙们,是不是希望我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呀?真是的!! 我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拿来的内衣都让高约翰这家伙给洗了,该死的!! 已经过了30分钟,这家伙怎么还不出现呢。一想起30分钟以前发生的,让人尴尬的事情,我的脸又变得通红通红的。 从洗手间回来之后,我就站在床边叫醒了哥哥。 “哥哥,哥哥。” “嗯~嗯?” “还睡?” “不,怎么了?” 哥哥好像还没睡醒,语气软绵绵的。怎么办。 “哥哥,我肚子疼。” “嗯???” “那,那个。” “肚子怎么疼了,我去叫大夫?” “不是,那个。” “干嘛那么吞吞吐吐的,想去洗手间啦?我领你去?” “不是,我去过洗手间了……我来例,例假了。” “嗯。” “没有换洗衣服,病号服也被染上了。哼!怎么办?” 我带着哭腔,捂着肚子,无助地望着哥哥。突然,哥哥跳起来,拿起车钥匙准备出门。 “哥,哥哥,你要上哪儿去呀?” “回家。你的内衣都放在哪儿啦?还有那个带翅膀的那个东西在哪儿?” “都在浴室的抽屉里。哥哥,不好意思。” “觉得过意不去,回来之后,就亲一个吧。我走了。” 就这样,他出去已经有30分钟了。因为没带走手机,根本就联系不上他。那什么……肚子怎么越来越疼啊。我快要急疯了。偏偏这时候来什么呀!!!!!有病的时候,能跳过去该多好啊!!啊,真是倒霉!!!! 这时,病房门突然大开,让我等得望眼欲穿的老公站在我面前。 “怎么才来呀!!” “堵,堵车。” “从这儿到家才多远呢,还堵车!快点给我。” 与之前判若两人,我变得有些神经质。我干嘛对他发火?哥哥好像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慢慢地接受了我的坏脾气。我脱掉了脏衣服,舒舒服服地换上了哥哥拿来的干净衣服,又全副武装!!!之后,从浴室走出来。 “哇!好舒服啊……” “听说一来那个,女人就会变得敏感,看来是真的,呵!” “什么???!” “没,没什么。” 还真有些恨自己,怎么这么敏感。曹娜莉,你怎么啦?平时,你也不这样啊?是,我是有些难为情才那样的!那又怎么样,你能把我怎样?说实话,我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但看到哥哥对我这么体贴,我的心情又逐渐好了起来。 心情是好了,可怎么这么无聊啊。我坐在床上,打开电视,看起了动画片。我一边看电视,一边漫不经心地对哥哥说:“哥哥,我觉得好无聊。” “无聊?” “哥哥,给我讲好玩的故事吧?” “好玩的……没什么特别好玩的,给你唱首歌?” “嗯嗯嗯!” 哥哥坐在床边,用一只胳膊搂着我的肩膀,用沙哑的声音唱起了歌。 “……能想起我吗,能想起我的名字吗,你知道我为你天天祈祷吗,我好羡慕你。像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太多啦。你知道吗。你是多么幸福的人……” 没有伴奏,但听起来像是在听CD一样。哇~哇!不知道是什么歌,真好听。可是,这个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还有这首歌。 听着哥哥用沙哑的声音唱歌,我的内心充满了幸福的感觉。歌唱完了,通常唱歌的人起码会装出谦虚的样子。可是,这家伙脸皮也太厚了。 “怎么样,唱得好吧?” “嗯,唱得真好。比我唱得还好。我被哥哥的声音迷住了。噗!” “知道‘被声音迷住’是什么感觉了吧?” “噢。” “我也同样被你的声音迷住了。” 我们已经习惯说这种肉麻的话了。也许,我可能就是喜欢他这么温柔幽默的一面。爱我,体贴我,偶尔说一点肉麻的话逗我开心。羡慕我们了吧???呵哈哈哈哈哈~!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九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上一篇:第八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下一篇:澳门金沙网站多少第22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