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39“哥哥,想什么呢?”“嗯,想以前的事…”“我也想以前的事儿呢!”我静静地看着天空。啊,那时可真纯啊!!“娜莉呀…”“啊?”“你想要什么圣诞礼物啊?”哥哥用劲搂着我的肩问道。要什么好呢?啊,对了。“雪。我想要下雪。我想要白色的圣诞。”“雪?好啊,你看,眼睛来了~~~~~~”(在韩语里面,雪和眼睛发音完全相同。———译者注)哥哥边说着,边把自己的眼睛凑了过来,然后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别,别,哥哥!!凉凉的嘴唇和舌让我发抖。哦,好紧张!!这个吻比任何时候都让我心动。刚才因为人太多,我没有注意到圣诞树,但现在在外面往明亮的宾馆里面看,我看到了很大的圣诞树,上面挂满了漂亮的装饰物。透过哥哥肩上,看到的宾馆让我不自觉地想到,啊,真的是圣诞节到了。现在我正和哥哥一起,与他的吻一起过着我这一生最快乐的平安夜。我用胳膊环抱着哥哥的脖子,移开嘴唇,贴到哥哥的耳边悄悄地说:“好无聊,我们去做合体游戏……?”“啊~~~~~~~~哥哥,哥哥!!!!!!”“一大早的干什么呀!别叫我。”“不是的,不是那样的,你看,你看,那儿……”我打开窗帘指着窗外。天哪!!白色的圣诞节,那还是在济州岛。万物全部被雪覆盖着,而且,雪还在下着。下了一整晚的雪把整个世界盖住了。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只是用被子裹着身子,对着窗户发愣,嘴巴里说着,哦,太好了。太好了。“曹娜莉,哥哥的礼物怎么样?”“嗯???”“你不是想要一个白色圣诞节吗?感人吧?”哥哥看着窗外说道。说实在的,我还真吓了一跳呢!!不管怎么说,也可以认为是哥哥满足了我昨天许的愿望。“哥哥,我们去堆雪人吧?”“啊?好累。昨天太累了。妈的。”“哥哥,你把”妈的”两个字去掉,好吗?昨天太累了?为什么?你是想告诉我你老了?”“老了?你这个……还不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哈哈哈,痒死了,别挠我,好,对不起,我错了,别挠我,别挠我。哈哈…”唉,真不该逗她。我被哥哥挠得上气不接下气。“哥哥,哥哥,哈哈哈……”“你说谁老了?”“不,不是,哈哈哈…”“认不认错?啊?”“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哥哥开始重点攻击我的敏感部位,哦,哥哥,昨天玩了两个小时还不够,一大早又想来?精力如此旺盛!怪物!!“哥哥,哈~~~~去堆雪人吗?”“那得看你表现了。”哥哥用手捋着我的头发,好似又要带我去另一个世界逍遥,随即又钻到我的怀里,想要让我哄他睡觉的样子。“哥哥,睡了吗?”“没有。”“你不去堆雪人吗?”“就这样呆一会…”他紧紧地抱着我,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背。“你身上有香味。”“香味?”“不是香水味,也不是浴液味,是你的味。是你特有的香味。”“真的?我什么都没抹啊?”“你不懂,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有的香味。听说,深爱着的人身上的味是永远不能忘记的……”哥哥再次紧紧搂住了我。这么看来,哥哥身上好像也有一股好闻的香味。在哥哥的怀抱里,闻着香味,很快就能够进入梦乡。我陶醉着。“干什么呢?不去堆雪人吗?去把勋和景恩也叫醒。”哥哥突然起身,开始穿衣服。“嗯。”我打电话叫他们立刻起床到前面集合之后赶紧洗脸,刷牙,穿衣服。今天穿……栗色条绒裤,上衣套衫,白色毛线外套,白色毛线帽和白色手套。哇,太完美了。当然老公的也和我的一样,因为呀,哥哥在给我买衣服的时候,他也给自己买了相同的。我们拿出相同的衣服,正在穿,哥哥却在旁提意见了。“你这么穿可不行,你得穿线衣线裤。”说完,从自己的包里拿出自己以前穿过的线衣和线裤,让我穿。“我才不穿呢!我才不穿秋衣呢!!!”“不行,一定要穿。你病了我难受。所以你要穿。”“啊?啊……不穿嘛!!!”我满房间逃,可是最终还是跑不过哥哥的长腿,被他抓住了。哥哥把我按在他的两腿中间,给我穿衣服。“好了,快万岁!”“万岁!!一会儿,哥哥也穿!!!”“我不穿也行。”“哪有这样的?”“哪儿有?这儿有啊?快,还有一条腿!!”哥哥简直就像给一个不愿意穿线衣裤上学的8岁孩子穿衣服的妈妈。哥哥给我穿上线衣裤之后,连袜子也给我穿上了,而且为了防止冷风吹进来,还把线裤脚扎到了袜子里。哥哥细心地给我穿着,后来连外衣也帮我穿上了。哇,看起来真胖!!真是不喜欢!拿着一套线衣裤折腾了半天,我们终于出门了。雪下得可真大。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咯吱咯吱咯吱……在雪地里走的感觉可真好。在老公的命令下,我踩着老公的脚印走着。“咦?他们还没到啊?”“嘻嘻嘻嘻!!!!”噗!!!!!!“啊?是谁啊?”在听到笑声的同时,我看到一个像我脸盘那么大的雪球飞过来,正好打在了哥哥的后脑勺上。“嘻嘻嘻嘻嘻!!!!学长,对不起,哥哥,我做得好吧?”“嗯!景恩打得可真准啊?啊,快点,我们快跑!!!!”被景恩的雪球打中之后,哥哥的眼睛里冒着火,拿起大雪球,大声喊叫着向他们追去。好啊,开战了!!!我蹲在粗壮的矮树后面,认真地建造基地,制造炮弹。如果有石头就好了,只可惜,在我的周围,找不到石头。我认真地做着雪球,使劲团着,又硬又大的雪球在基地里已堆起了一小堆。那边的吵闹声一下子吸引了我,原来,景恩的雪球又打中了哥哥,景恩大叫着逃着,约翰哥哥在后面追着,池勋哥哥突然从树后面进行拦截!!!我蹲在那儿欣赏着,突然哥哥叫了起来。“娜莉呀,娜莉呀,快来救救哥哥!!!”就在我转过头来继续制造武器的时候,哥哥被景恩和池勋哥哥追得已经无路可逃了。这帮家伙!!!“哥哥,快点来,快点,快点!!!”哥哥跑了过来,景恩和勋哥也跟了过来。我趁此机会开始向他们发炮!!可能因为手劲不足,我的炮弹全部偏离轨道。啊?这样下去不就输了吗?那可不行。这时,哥哥发现了我藏在基地里的炮弹,兴奋得直喊:“机关枪来了~~~~~~!!”“啊?后退,后退!!景恩,快跑!!!”结果,机关枪胜利了。“YOUWIN!!!”哥哥向着我潇洒地笑着,伸出大拇指叫道。被我们的气势压倒的“敌人们”没有再出现。我们开始滚雪球,做雪人。期间,哥哥突然变成敌军向我攻击。我虽然反抗,但只有输的份,只好挨打。唉,我扔雪球怎么就一点劲都没有呢?啊,真冻手…哥哥说我鼻子红了,脸也红了,时不时地过来,给我的手哈气。而哥哥呢?却没有一点点冷的意思,反而看起来更精神了。“哦……,哥哥,好冷…”“你还说不穿线衣呢!!!做好这个雪人之后我们回宾馆吃早饭吧。“要是没穿线衣就坏了。呜呜呜…”我做着哭状推着雪球。那边的”敌人们”推着更大的雪球走了过来。“哼!!!这帮敌人!!”“也不知道这该是谁说的话。哼!!”啊?真是气死我了,景恩这丫头,现在有了爱人了得意了是不是?4年同居生活凝结的友谊就这么崩溃了吗?“好了,大家也都饿了,我们快点做好雪人之后回去吧,别让她们感冒了。”池勋哥哥说道。我们推的雪球小一些,当了雪人的头,雪人终于完成了。我们大家就像回到小时候一样高兴。回到宾馆,简单洗了洗,吃过早饭,就去机场接焕侯了。一路上,路边全部都被圣诞的气氛包围着,到处都播放着轻快的圣诞乐曲,大大小小的圣诞树随处可见。再加上又下了场雪……对了,下了这么大的雪,不知道飞机能不能按时起飞。机场比往常冷清了一些。焕侯说他10∶30到,我们等啊,等啊,终于等到他走了出来。焕侯清秀的脸上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还有差一点就夺去哥哥生命的那个女孩也出来了。40大家的表情都不怎么样。哥哥的眼神可怕之极,我也无意迎接那丫头。而景恩顾不得池勋哥哥会怎么想,毫不犹豫地骂道:“你这个臭丫头,还有脸到这儿来?你还是人吗?”“景恩哪……”“哥哥,你知道她都做了些什么吗?真是气死我了,你不是被别人打得快要死掉了吗?怎么不干脆把根扎在医院里?”景恩气愤地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瞪视着她。“好了,别说了。焕侯,我们走吧。”约翰制止了景恩。纯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拉着焕侯衣襟。而焕侯呢,笑着,那意思好像是说我早就想到会是这样。焕侯啊,什么事那么高兴啊?你为什么领着她来啊?难道你是想让所有的人烦恼吗?哦,这个家伙!!!我们回到了宾馆。“哥哥……”哥哥牵了牵我的手,看着窗外,什么也没有说。“什么????!!!!”到宾馆之后,焕侯和纯美放下行李就到我们的房间来了。当然景恩和池勋哥哥也在。说起时妍的事儿,焕侯瞪大了眼睛大叫起来,举起手掌砸到了桌子上。池勋哥哥看了他一眼,焕侯不情愿地坐了下去。看着焕侯的反应,我深切地感受到爱一个人真累。“哥,她结婚了?现在才21岁呢???!!”“那怎么办啊?她都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了,年龄算什么啊?”“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嘛!!!”不就是因为和从美国来留学的男孩子做合体游戏一不小心有了,没有办法,只好跟着上了美国。话这么说虽然不太好听,但事实就是事实,焕侯正努力想否认这个事实。看着焕侯的表情,池勋哥哥笑了笑,但约翰哥哥还是面无表情,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坐在那里。纯美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景恩的眼色,偶尔看一眼紧贴着哥哥坐着的我,然后假笑着应和池勋哥哥和焕侯。真尴尬!!过了一会儿,焕侯可能有些接受了现实,正吵着要别人给他介绍对像呢!!17年的单相思哪,就这样接受,就这样放弃,焕侯啊,你好可爱!我很想笑,但没有笑出来。纯美看着哥哥,那眼神足以能够杀死我。哦,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突然,屋里很安静,我趁此机会悄悄地站了起来,正要走,哥哥抓着我的胳膊强行让我坐下,但我还是轻轻地放开哥哥的手,走出了房门。我为什么要有这种犯罪的感觉?为什么要承受这种尴尬的气氛?现在我这么讨厌哥哥,又是因为什么?我有气无力地打开隔壁房间的门,重重地躺倒在床上,紧紧地抱着枕头,等待自己睡着,只想什么都不想,睡觉。叮~~~~~~~~咚~~~~~~~~是谁呀?能不能不管我呀?“请问是谁啊?”“……”是谁呢?是哥哥?打开房门一看,哦,天哪,是纯美。我真是无可奈何,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的右嘴角一下子裂到耳根,做出卑劣的微笑,然后推开我的肩膀,走进了房间。“什么事?”“没什么事,只是有话对你说。”“我和你没话说。还有什么话可说呢?”纯美坐在床上,架起二郎腿,可恶地笑着,说道:“你离开约翰哥哥。”哈!真是开门见山啊?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让步吗?“我想,嗯,你离远点好不好?”“呵,呵,妈的。”“你现实一点。你算干什么的啊?在这里指手画脚的?”纯美突然从床上站起来,冷笑着看着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打了我一巴掌。声音很响,通过开着的门,我听到了走廊里的回声。我的脸颊瞬时间火辣辣的。我挨打了?我愣住了。“你?就你?要不是你,约翰哥哥也不会挨枪打。你不关心时宇哥哥,反倒把魔爪伸到约翰哥哥这儿!我,我,呜呜呜……”她把时宇搬了出来,甚至开始哭了起来,真是讨厌!!话要说清楚哦,是我伸手的吗?你有没有搞错,我也是被动的!!!这时,约翰君、池勋哥哥、景恩、焕侯都进来了。“刚才是什么声音啊?”“娜莉呀……”“啊?”突然,池勋哥哥和焕侯向纯美跑过去。这帮人……不会以为是我打的吧?在别人不注意时,纯美冲着我得意地笑着。“不是我……”“娜莉姐,不管怎么也不能这样啊?纯美姐姐说对不住你和约翰哥,可自责了。我对姐姐真是失望。”“焕侯啊,我没关系。我能充分理解娜莉学长的心。呜呜……”纯美在焕侯怀里表演着,真是可怕。是我挨打的啊?现在我的脸一定是肿着的啊?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轻易相信她的谎话呢?“够了,挨打也活该!!!”“景恩哪!”“哥哥,娜莉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就连景恩也认为是我打了她。我一点也没碰她啊?真的没碰她啊?我被纯美的演技惊呆了,我看着周围的人。焕侯拍着纯美的背,安慰着她,池勋哥哥不安地看着纯美,景恩操着手,斜着眼看着纯美,哥哥满脸愧疚地看着发愣的我。为什么那么看着我?为什么?看着哥哥,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肿肿的脸颊被眼泪一激,好痛……我皱了皱眉头。哥哥赶紧跑过来抱住了我。“妈的,勋,快拿立思丁软膏来。”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哥哥对不起你,哥哥对不起你……”“呜呜呜呜……”这里,大家才明白过来。景恩实在气不过,把纯美拖出了房间。池勋哥哥赶紧跑出去给我拿药去了,焕侯呢,被哥哥气愤地踹着。“恶毒的丫头,你要是想住院,你就再来动我们娜莉,妈的,我都心疼得不能随便打呢,谁还打谁?”“姐姐,救救我,啊……哥哥,我错了,啊……”哥哥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还用长腿使劲地踹着焕侯。焕侯呀,你知道吗?好像是一句很随便的话,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像匕首,你不知道吧?你以为我天天嘿嘿地笑,就不会受伤吗?我的心好痛,为什么我要受这种苦?这全都是高约翰的错!!高约翰,你应该永远留在我的身边,天天受罚。我倒在哥哥的怀里,哭啊,哭啊。哥哥扶我坐起,用自己的毛衣给我擦满脸的眼泪和鼻涕。“擤鼻子,擤!!”“哼!!”哥哥还给我擤鼻子。那毛衣可贵哟~~~池勋哥哥喘着气跑过来,递给哥哥一管软膏。“妈的,什么呀,这不是立思丁软膏!!!”“没有你说的那种药,就用这个吧。”“不行,留伤疤你负责啊?快拿立思丁软膏来。”这该死的丫头,手还挺毒。现在虽然脸很烫,但好像还不至于抹立思丁软膏。这时,景恩拿着冰袋轻轻地贴在我的脸颊上。“啊,好烫!!”“皮肤这么嫩,还挨打?我们怎么都认为是你打了人家呢?真是对不起。”“姐姐,对不起,我错了。”是啊,当时我只是低着头愣愣地看着纯美,你们当然看不到我的脸啦,再加上纯美那丫头那么能装……“哥哥,我没事。”“是我有事。别哭了,我要让她有相同的感受。”“相同的感受?”“你不用管。快点躺下,别一会又发烧了。”哥哥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我按倒在床上,一会儿把手放到我的额头上,试试体温,一会儿又抚摸我的手,一会儿抚摸我的头发。然后说的一句话把整个房间的人都逗乐了。“勋这家伙怎么这么磨蹭?焕侯呀,你快去拿立思丁软膏。如果没有,马德卡索尔软膏也行。不是说‘有助于长新肉’的吗?妈的。”(马德卡索尔软膏是一种防治疤痕的药。有关“有助于长新肉”的话是来源于广告词的流行用语———译者注)

已经过了三天了,哥哥粒米未进,伯父也是如此。伯母不在世上的事实,已经击垮了他们父子。我一天一天受着这种煎熬,简直都快疯了。 伯母,我应该怎么做?我怎么才能让他们俩振作起来?您为什么走得那样匆忙?为什么?为什么?!我望了望呆呆地坐在床上的哥哥,不由自主地又掉下泪来。 “哥哥,无论如何你也要吃一点东西呀!不然,你也会倒下的。” “我没胃口。” “没有胃口也得吃。别傻了,伯母看见你这样,她也会不高兴的。” “你先吃一口,啊~!” 约翰哥哥拿起放在膝盖上的粥碗,想先喂我一口。说实话,在这三天里,我也没有好好吃东西,吃什么吐什么。我也真是的,自己都不吃,还为约翰哥哥不吃饭而伤心。 “那么,我吃了哥哥也吃吗?” “总之你得先吃。” “哥哥一定得吃啊!” “知道了。啊~~~张嘴。” “啊~” 尽管胃里很难受,我也只能张开干巴巴的嘴,一口一口地把粥往肚子里咽,约翰哥哥这下放心了,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哥哥也吃一点,我们都快点打起精神来吧。” “知道了,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啦?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没事儿。现在……不是担心我的时候吧,高约翰君?” 尽管开着玩笑,可我们俩的表情却无比悲伤,就像强装出笑脸的丑娃娃一样。就这样好不容易让约翰哥哥吃完了一碗粥,我又走进了伯父的房间,不,正确地说,应该是伯母以前住的房间。 “爸爸,吃点饭吧。” “没有胃口。” 伯父用冷冷的一句话打发了我。但我不能退缩。我说尽好话,才让他勉强地吃了一碗粥。我从那个房间走出来。以后我该怎么办?我怎么才能让他们振作起来呢? 我无力地瘫坐在房门前,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里。这几天,我的身体一下了瘦了很多,可能是太费神的关系吧。我不舒服也不敢表露出来。突然想起,我还没跟在济州岛度假的景恩、焕侯、池勋哥哥他们联系,于是从兜里拿出手机,拨打了景恩的电话号码。不知什么时候换的彩铃,流出了与我的心情极不相配的摇滚音乐,接着重复了几次信号音,这才传来了景恩的声音。 “哇~,娜莉呀~” “景恩。” “喂,你的声音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约翰哥哥的妈妈……去世了。” “什么~~~???????!!!!!!!!!!” “对不起,这几天我忙得晕头转向,没来得及跟你联络。三天前已经举行了葬礼,现在约翰哥哥和伯父……伤心得不得了,我该怎么办?” 真的,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什么怎么办,听声音你的身体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每天都按时吃饭吗?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我很难受,但这个时候我也不能说我生病了。总恶心,吃不下饭。景恩,你什么时候回汉城?” “好,挂了,我现在马上就回去。学长家在哪儿?你也先躺下休息吧。你这丫头,怎么那么傻呀?出了那样的事,应该先告诉姐姐呀!噢!你来电话我也可能接不着。好,挂了,我现在就出发。” 也不怪景恩大发雷霆。当时我真是一点主意都没有,只给爸妈打过电话。可是,她没看电视吗?这几天可是全是些伯母遭遇车祸的消息。可能玩得太疯了吧。 总之,被景恩狠狠地骂了一顿,又大概告诉了房子的位置之后,这才回到了哥哥的房间。身体像是有千斤重,我无力地瘫软在哥哥的怀里。 “哥哥,请你不要太伤心了。你伤心,我也跟着你伤心。” “娜莉。” “我恨伯母,我真恨她把你弄得这么伤心就走了,又恨她走得那么匆忙。呜呜!” 约翰哥哥只是默默地把我拥紧。极度疲劳的身体,闻着约翰哥哥的体香,就那么沉沉地睡着了。 “池勋哥哥,焕侯,还有纯美,大家快点收拾行礼,快点,快一点!!!” 宾馆里他们四个忙得团团转。刚从岛上回来不到三个小时,这简直就是苦差事。 “约翰学长的母亲去世了。是我们在岛上的时候出的车祸。总之,我们娜莉快要死了,快死了!!!!大家快点收拾东西,我现在就要回汉城。池勋哥哥,你跟我一起去对不对?你们都跟我一起回去对不对?快点!快点!呜呜!” 景恩终于哭出了声。她像尾巴着了火的兔子一样,急得直蹦,最后,干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景恩外表很坚强,像是轻易不哭的人,其时她的眼泪很多。 “你说的是真的吗?” 焕侯想否认景恩说的话,摇了摇头。纯美麻利地给服务台打电话,让他们把报纸送上来。池勋则打开了电视机。 “前国防部长韩明珠女士,因交通事故,于二十八日凌晨去世。因没有发现迎面而来的货车……” 果然,各个频道的新闻节目都在播出约翰母亲遭遇车祸的消息。报纸也送来了,在各家报纸的头版上,登着伯母的大幅照片。面容憔悴的约翰和快要倒下去、面色苍白的娜莉也占据着报纸的一角。四个人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傻傻地、愣愣地站在那儿发呆。 “天啊。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哥哥,呜呜!现在不是这样发呆的时候。搞不好我们娜莉也会死的。已经都收拾好了,我们快走吧,啊??快走吧。” “娜莉她,又怎么了?” “为了照料他们父子,我们娜莉快要累死了。快,快走啊!!!” 想着娜莉,景恩急得直掉眼泪。纯美搂着景恩的肩膀,又哄又劝。 “学姐,会没事的。你先冷静一点。焕侯,你快点预定飞机票,越快越好。” 焕侯急忙打电话,通过熟人买到了飞机票,飞机35分钟以后起飞。景恩一直担心娜莉有什么闪失,早已哭成了泪人。这可怎么办呢。娜莉生病的消息,比伯母去世的消息还让她揪心。 池勋还是不太相信这是真的。他也担心娜莉,但他还担心着约翰。娜莉生病,肯定也有约翰的“功劳”。 在飞机上,景恩一直不停地哭着。济州岛离汉城不太远,坐飞机一个小时就能到。但景恩一直抱怨着:说飞机是不是在走路啊,是不是在爬行啊,是在天上飞吗等等。但时间过得再慢,也会一秒一秒地过,确切地说,过了一小时20分钟以后,他们一行就到了约翰家的大门口。 〓〓大门没锁,他们走进了像御花园一样豪华的庭院。景恩飞快地跑着,穿过宽敞的院子,进到房子里。 “娜莉,曹娜莉。娜莉!!!” 景恩大声地喊着。但死寂的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景恩不管三七二十一,跑上二楼,挨个屋地打开房门,开第三个门后……景恩瘫坐在了地上。 他们俩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好像是昏过去了。景恩急忙跑到床前,约翰好像只是睡着了,可是,躺在约翰怀里的娜莉,满头虚汗,正无力地呻吟着。 “景恩,找到了吗?” “哥哥,快打119……119。焕侯,你快去拿湿毛巾,快点。” 大家都迅速地行动起来。焕侯拿来了湿毛巾,景恩用湿毛巾给娜莉润了润干燥的嘴唇。 不一会儿,救护车来了,把他俩送到了医院。周围一直闹哄哄的,可他们俩都不睁开眼睛,像死人一样昏睡着。 送走了救护车,池勋开始挨个屋地去寻找约翰的父亲。池勋的爸爸和约翰的爸爸都是酒店业的巨头,两位的私交很深。况且,池勋又很尊敬这位长辈。池勋下到一楼,打开了看起来像是主卧室的房门。于是,他看到了与以前判若两人的高会长。 高会长用空洞的眼神,漠然地望着池勋。池勋的心中腾地升起了一股火。 “会长,会长!您醒醒,醒醒!!” “你是……你是池勋吧?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您让我太失望了。您这是干什么?为了让我们看到您崩溃的样子,你才回这个家的吗?” 池勋对面容憔悴的高会长大声地嚷道。面对池勋的斥责,高会长无言以对。 “会长,人已经去了,您也该振作起来了。您还想再失去身边的人吗?刚才,娜莉和约翰被送到医院去了。您的准儿媳妇曹娜莉快要死了。因为您逃避现实,另一个人快要死了!!!” 为了刺激高会长,池勋有些夸大其词。果不其然,高会长好像一下子被惊醒了,茫然的眼神逐渐恢复了常态。 池勋带着欣慰的笑容,温和地对高会长说:“您也瘦得不成样子了,也该想想自己的身体了。先跟我一起上医院吧。还有伯母……您还是让她安心地走吧。” 高会长流下了一滴热泪,跟着池勋去了医院。 娜莉细细的胳膊上插着粗粗的针头,被汗湿透的头发紧紧地贴在额头上,显得她更加苍白无力。 “娜莉,哥哥错了,哥哥已经知道错了,你也该醒醒了,啊?你为什么总这么躺着?是不是想看着我为你而疯掉?” 连着几天,娜莉一直昏迷不醒。 “学长,该吃午饭了。” 要是在几天前,约翰肯定把饭盒扔了。但现在,一天三顿饭他都按时吃。理由嘛……他是被景恩和池勋说怕了。 “你这家伙,嫂子为谁病成这样的?还不都是因为你。你不吃不喝不睡,她一着急,就病倒了,不是吗?你还想让景恩再病倒不成?” 池勋左一口嫂子右一口嫂子地叫着娜莉,埋怨约翰。从那以后,约翰每天除了上洗手间,就寸步不离地陪在娜莉的身边,求上帝,求菩萨保佑娜莉平安。尽管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世界有什么上帝,菩萨。他还抽空对着镜子练习微笑。为的是娜莉醒来的时候,能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等得无聊了,他就给娜莉唱歌。有时,唱得太投入,都不知道景恩进来了。景恩看着他,越来越喜欢他,觉得他很可靠,可以把娜莉交给他了。 还有一个变化,那就是约翰的父亲。他已经振作起来,回釜山去了。文件已堆成一座山,正等着他来处理。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心思却在还躺在医院的、有可能成为儿媳妇的娜莉身上。这几天,他每天都打电话问娜莉的情况。 今天,约翰也像往常一样,吃完了景恩带来的好吃的便当,去洗手间洗洗脸漱漱口,重又回到了娜莉的床边。不知娜莉能不能闻到清新的香皂味。他手拿着一条湿毛巾,像往常一样,对着娜莉自言自语。 “娜莉,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已经是1月7日了,你已经在这儿住了七天了。小傻瓜!你不想见见老公吗?你的老公都快想死你了。醒醒吧,啊?” 娜莉似醒非醒地皱着眉头,不停地流着虚汗。约翰只是无奈地望着她。他的手紧紧地握住娜莉的小手,手掌早已被汗水浸透了。 “小傻瓜,你再不起来……我出去找别的女人啦~?” 这是哪儿?这是哪里呀?四周全是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身体一直往下沉,往下沉……可是为什么还能站着呢?来不及想这些,我的内心已充满了恐惧。怎么什么都看不清啊?到底这是哪里,怎么全是雾蒙蒙的?我明明是躺在哥哥的怀里睡着了呀? 我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一步一步……尽管心里怕得要死。不知走了多久,像是已经走了几十个小时。但是走了这么长时间,我的腿却一点都不疼,只是恐惧感越来越加重了。 “啊!灯光?” 我看到了红红的灯光,就朝着它走。于是,我看到了伯母,她表情严肃地站在那里…… “妈……妈妈。” “你来这儿干什么,我真是看错人了。你还不快点回去?!”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 “那是什么话?我相信你,才放心地到这儿来的,你这样,我的儿子怎么办,啊?” “妈妈。” 伯母一改往日的温柔慈祥的面容,怒气冲冲地对我吼着。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好熟悉的声音,而且还是美妙的歌声。 “这样你还找不着路吗?你还回不去吗????” “我……还是不知道哪儿是哪儿。” “可恶。” 伯母甚至骂了我。可是,我的眼前全是灰蒙蒙的雾,我只能看见发着红光的伯母的眼睛。您让我到底上哪儿去呀?不断传来的歌声,让我的心情变得舒畅些……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这里有我和伯母两个人。 当我突然清醒,发现伯母也不在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回去啊,恐惧感再次包围了我。在偌大的空间里,就我自己,好害怕呀。好像,好像有一个能保护我的人……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我又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一步、二步……一万步。我开始觉得累了,只想闭上眼睛,闭上眼睛躺在这里好好地睡一觉。疲惫的身体突然倒在地上,我就地躺下,正要闭上眼睛……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06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上一篇:第07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下一篇:第17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