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嗬!也许是沉浸在昨天晚上被我置若罔闻的声音里吧。我暂时忘却了自己有了孩子,嘴里支支吾吾、嗯嗯啊啊地胡乱说着。 “啊啊!!!!!!!!!!!!!!!!!烦死了!!!!我不!!!!!!!!” “你这是怎么了呀~?真丢人!你就不能文静点儿吗?!” 看到妈妈突然变得满脸威严,我一下子泄了气。这些个大人!他们真的决定好了吗?他们决定要将我卖掉吗?嗬!不管是订婚也好,结婚也好,离婚也好,至少之前也得先见见面吧!我们又不是什么朝鲜王朝时代的人,连面都不见一回就出嫁,这像话吗??!!!我,我简直快要死了……不对,只是像要死去!即使现在站在我日思夜想的人的眼前,我最后想念的人也已经永远埋藏在了我的心底……可是,不是这样的!真的! 在宽敞的大厅里,似乎只有我在如此伤心地叫嚷。尽管我在不停地哭着嚷着,可是那个婚纱店老板娘模样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和妈妈谈得火热。她用软尺在我的身上左量右量,记下了尺寸,然后就“哒哒哒”地说开了,什么哪种衣服最合适,哪种衣服最有个性,哪种衣服最高贵,哪种衣服最昂贵,哪种衣服最时尚…… 我气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妈妈也许没有注意到我,也许是故意装成那样,要不就是真的很高兴,嘴角上始终挂着笑意。我的身体“呼”地一下蜷缩起来,眼睛变得黯淡无光,像是要抛弃这个世界。好吧,随便吧!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请给我最昂贵、最漂亮、最时尚的衣服!” “哎呀,你终于有精神啦?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有她刚才说的衣服吧?就要那件吧!明天就得穿……钱的问题你就不要担心了!” “哎哟,那当然了,太太!我明天就给您送到府上去!您挑的礼服真是漂亮啊!会特别特别适合您女儿!” “那当然了,要看是谁家的女儿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我怎么觉得打着招呼的老板娘是如此的虚情假意呢……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确实不假。离开华丽的婚纱店后,我发现黑夜已经降临了。 “妈,你先回去吧,我得先去个地方。” “都这么晚上,很危险的!不行!” “你没看到我已经忍了很久了吗?如果你不想看到女儿死,就给我一点自由!我会按你和爸爸的意思,文文静静地出嫁的!直到那天之前,你都不要管我!!!” “好,好吧。回来不要太晚!” 她好像不放心似的,继续朝身后看着,就那样上了车。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我可以肯定,这里是繁华区……我在涌动的人流中无力地走着。漆黑的夜空中怎么一颗星星也看不到呢?就如同我的心,已经失去了方向。路上的车挤成了一团,无法前进。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横冲直撞地,想抢在前面走。这一切景象令我心情更加糟糕。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听到附近传来特别响的声音。是欢快的音乐声和孩子们的笑声,还有美丽的火光。是我以前来过的,在约翰妈妈弥留人世的最后一天来过的……那个游乐园。我猛然停住了脚步。在这漆黑的夜晚,这儿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呢?他们又为什么那么快乐呢?连我都想加入进去,一起感受快乐。就这么想着,我冒冒失失地闯了进去。 在风雪交加的那天,在如同小狗一般可爱的那天,在掀起我痛苦的记忆的那天,在两年之前的那天,我曾在这里感受到幸福……可是现在,我为什么这么不幸呢?我觉得,在满脸欢笑的人们中间,只有我如同一幅黑白照片,定格在时空的某个角落。嗬!!竟然又来了!我更加想见他了,更加想念他了! 这时,在这个洋溢着笑声和充满活力与欢乐的音乐声的地方,在短暂的静止中,只有一个人身上放射出七彩的光芒。 “哥!” 在以前玩过、跳过舞的那个偏僻的地方,我看到约翰哥倚在墙上,嘴里喷着白色的烟雾。我躲到了他看不见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此刻为什么做出这种举动。我躲在角落里,伸长了脖子,一个劲地偷看倚在墙上的他。 “姐姐,姐姐!” “哦,哦??” “不要哭,不要哭啊!” 我的泪在不知不觉地流着。一个小女孩正拉着我的衣角,叫我不要哭呢。我觉得好像见过她很多回,但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迷路了吗?” “不是,那儿……” 我慌忙擦掉了眼泪,在小女孩面前坐了下来,强作欢颜地问道。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以前见过一次面的……美丽依旧的她。 “时妍!” “又在这里见面了!” “是啊!嗬,那这个孩子是……贝蒂?” “贝蒂,来打个招呼!这是阿姨!” “您好!” “嗯,你好!” 时妍介绍完我之后,就盯着我的脸看。 “我和约翰一起来的,打个招呼吧?” “你们一起来的?” “他在那里!约……” “呵呵,别叫他了!我有点急事……” 我的心为什么如此地刺痛呢?为什么非得这么痛呢?他就在我眼前,而我为什么就不能见他呢?这都是我选择的,都是我做出的决定,可现在我为什么如此后悔呢?这一刻,我为什么又如此羡慕时妍呢?我不知道。 我慌忙拦住时妍,一脸尴尬地说我得走了。我刚想走开,可是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似的,迈不开去。我低头一看,贝蒂正拉着我的衣角不放,一脸天真地笑着,睁着大眼睛看我呢。 “阿姨得走了!” “不要走,不要走!” “阿姨真得走了!如果我在这里……三个人都会去死!阿姨得走了!” “啊,去死是什么意思呀?” “就是‘哎呀’!你哪里不舒服吗?脸色很不好!” “哦,是有点!请不要告诉约翰哥我来过这里了!嗯,我走了!以后,以后再见吧!” “好的!贝蒂呀,跟阿姨再见!见到您很高兴~说说看!” “见到您很高兴~!” “嗯,我……我也很高兴!嘤!再见~。” 我的泪为什么总是涌出来呢?我慌忙转过身去,跑开了。 “娜莉,娜莉!!!!!!!!!你等一下!” “……” “我要说的也许是大话空话,也许连我自己都不太理解。人,人都是自私的动物。当然谁都不想受到伤害,谁也不想给人造成伤害。如果结果相同,就是欲望多一点,也没有关系的。即使因为欲望膨胀而感到痛苦,可是在欲望膨胀的一瞬间,你会感到幸福的!加油啊!” 她是怎么如此洞悉我的内心的呢?或许,她学过穿心术?她找到了我要的答案,并且告诉了我,然后灿然一笑,转过身去,走掉了。我,我该怎么办呢?现在,现在我连欲望都没有了。只要过了明天,我的手指上也许就会戴上与别的男人订婚的情侣戒指了。我心里在深深地懊悔着,真想立即转身朝他飞奔过去。可是,我的脚像是粘在了地上,无法挪动。更加奇怪的是,我的脚开始往前迈动起来……我今天才有了一种想要分手的冲动。 “嘤~嗯~嘤!” 出了游乐园,我边走,边大声抽泣着。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我不知道街上的人们在用什么眼神看我,可是偶尔路过的男人们对我的关心却令我一惊一颤的。 “你为什么哭呀?没有车费了吗?” 早就有好几个男人那样问我了,真是烦死人了。我于是像傻子似的,翻着白眼,“呼呼”地搓着手,然后从鼻孔里抠出鼻屎来,揩在那个男人衣服上。竟然有这种疯女人!那个男人惊叫了一声,赶紧跑远了。 眼泪在不停地流着……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就在附近徘徊着,不知不觉间在一个人迹罕见的胡同里迷了路。 “嘤~嘤!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我朝四周看了看,周围黑乎乎地,一片死寂。一种深深的恐惧感浸入了我的心底。怎么办?怎么办呢?从进来的地方出去的话,明明就应该是大路,可是叉成许多分支的胡同让我连出去的路都找不到了。偶尔传来几声狗吠,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手里被汗水浸得湿漉漉的,连全身都在流冷汗。 “妈妈,妈妈,嘤!怎么办呀?” 我开始胡乱地走起来,但是出去的路就是不出现。更奇怪的是,两旁的房子里连最普通的门灯也看不到,只有一盏孤零零的路灯,使我勉强能够看清前面。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像是有人的动静。当我加快脚步时,“他”也加快了脚步。我的心里在不住地打着寒噤。我怎么还想到那种要人在这里别回头看的恐怖故事呢?我不敢看身后,只是盯着前面跑着。我一跑,后面的“人”似乎也在跑。我的眼中流着泪水,身上冒着冷汗,吓得尿都快出来了。那个“人”跑得更快……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身体。 “嘤,啊!救命啊!啊啊,救命啊!嘤!”

37听了时宇的话,我一怔。现在我无法相信任何话了。“噗,呵呵!你是要我相信你?”“无法相信?”“哦,无法相信。”“你进来得挺容易嘛!叔叔们没有拦着你吗?”“一个人也没有吗?”一个人也没有?一丝不安掠过我的心头。没关系。“时宇,你知道吧?”“什么?”“我是说你妹妹。”“哦。”“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个双胞胎妹妹呢?”“那是……”“算了吧。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娜莉呀。”时宇满怀同情地看着我。你现在来干什么呢?即使见到你,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动情了,我的心中已经被高约翰占据了。我只是讨厌你的妹妹,讨厌那个有我男人的孩子的女人。“不要那样看我!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还有……”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开了,景恩、池勋哥哥和约翰进来了。当然了,连时妍和她的孩子也来了,只不过她站在约翰哥哥身后,我看不见而已。他们一进病房,脸上立刻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来。景恩就像要被人杀死一样,尖声叫起来。池勋哥哥则因为见到了好久不见的朋友,露出高兴的神情来,但很快就板起了脸。约翰哥哥只是默默地看着,没有任何反应。“景恩呀,别那样!怎么对客人无礼呢?”“娜,娜莉呀,你!!”“不要说了。你们扔下我一个人去哪儿了呀?”“那,那个。”“你们把我撇在一边,去吃好东西了吧?唉,真是的,你们都变坏了。”连景恩都结结巴巴起来。如果他们说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太无聊了,就笑着开了个玩笑。“嗯,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着。”不是,和我在一起吧!我害怕一个人呆着!“以后再见,时宇,还有时妍!对了,池勋哥哥和景恩进展顺利吧?”“哦,哦?哦。”“脸又红了,你。嘻!这么喜欢红着脸吗?耳坠……很相配。”脸颊绯红的景恩今天显得很漂亮,这是怎么回事呢?陷入爱河的人都是那样的吗?我,我也那样过吗?“为什么总是一脸同情地看着我呀~我没事,你们快点出去吧。快点~快点呀~~~~”他们全都一脸同情地看着我,甚至那个孩子好像也是。我的眼睛里噙着的泪水快要流出来的时候,他们才都出去了。病房里只剩下我和约翰哥哥两个人。“哭什么呀?”“哥哥,我的心还在痛!”“不要哭了!”“哥哥,其实我太孤独、太痛苦了!我希望有个人在我身旁!”“我,我就在你身旁,你怎么还说那种话呢?”“你好像已经被她抢走了!你好像要抛下我,到那个女人身边去了!”他一句话也不说,猛地一把抱住我。我觉得有些眩晕,赶紧钻到他温暖的怀里,心里只是在想———就这样一起厮守一生吧。“哥哥,我们结婚好吧?就结婚好吧?”“娜莉呀!”“嗯?就这样结婚不行吗?”“……”“你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呢?我的心早就只属于你,只为你痛……为什么?为什么不行呢?”我就像一个在路上缠着妈妈买漂亮木偶的小孩,硬是提出过分的要求。“好吧,就那样!静静的!即使到天荒地老的那一天,我高约翰也只和曹娜莉一起!”“为,为什么直到现在才那样说呢?嘤!”“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他只是一个劲地道歉,我则是使劲捶打着他的脊背。除此之外,我们不再多说什么。当天晚上我们回到了酒店。临走前,医生叮嘱说绝对要保持安静。可是,已经是平安夜了,得痛痛快快地玩一下才行。我看了看自己一天到晚伤心流泪的脸,“嘿”地一声笑起来,然后穿上了白色的连衣裙。我将头发放下来,化了个淡妆。景恩和池勋哥哥玩得正开心吧?真是很般配的一对……我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大大的,悲伤好像还没有完全消散;脸蛋紧绷着,露出莫名的紧张和焦虑。叮咚。“是谁呀?是景恩吗?”“……”景恩似乎不会来得这么早,那么是谁呢?我将门轻轻地打开了。是时妍。她穿着黑色的连衣裙,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魅力。她的孩子也穿着黑色的连衣裙。“请,请进。”“打扰了。”她笑着的样子真美。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罐饮料递给了她。孩子看着我,甜甜地微笑着。“嗯,我可以抱一抱她吗?”“可以。”“孩子几岁了呀?”“已经两岁了。漂亮吧?”“长得像妈妈,真漂亮!名字叫什么?”“贝蒂靓。你就叫贝蒂吧!”贝蒂靓。眼睛、鼻子、嘴……长得都挺大,有些西欧血统,这与她的名字很相称。贝蒂真是太可爱,太惹人疼了。她抓着我的头发,嘴里唧唧咕咕地说着什么。这是约翰哥哥的孩子吗?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我的脸上也渐渐生出了笑意。“娜莉小姐笑起来更漂亮。对了,昨天真是对不起!”“有什么对不起的呀!事实就是那样的。”“不是,事实不是那样的。”“啊??!!”事实不是那样??也许是因为我的反应很有趣吧,时宇“呵呵”地笑起来。那一瞬间,我抓着孩子的手不知不觉使上了劲。孩子可能觉得有些憋闷,不停地蹬着腿,后来干脆挥舞着两只小手,想回到妈妈怀里。我将孩子放到时妍怀里,等继续往下说。“你说不是事实,那是什么意思?”“这些我都没法告诉你。贝蒂是我老公的孩子,嘻!很久不见约翰了,就跟他开了个玩笑,没想到他那么天真,竟然就这么相信了。嗯……虽然这个玩笑不是我故意要开的。”玩笑?故意?难道,难道是都时宇?!!“我没想到会搞到使你住院这种地步。真是对不起!约翰和你真是般配呀!请你不要太恨时宇哥哥,他本来并不是那样的人,我替他向你道歉!请你替我保密,不要告诉约翰!那个家伙得吃点苦头,你明白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畅快地大笑起来,孩子也跟着我笑起来。“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噗……噗哈哈哈哈!时妍,难道是时宇让你做的?”“呵!嗯,就算是吧!”“哦,请你告诉时宇,如果下次遇到他,我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哈哈哈!”“噗,呵呵!现在心情总算好起来了吧?”“啊?”“你不是一天到晚都在愁眉苦脸的嘛!”我将两只手贴在脸颊上,然后猛地搓了一下。我的脸色一看就知道很不好。“就是呀!这之前好像就是那样的,嘻!”时妍笑出声来。为,为什么我没法始终相信约翰哥哥呢?在釜山的那一夜突然浮现在我眼前。他说自己不会在那方面说谎。但他的动作实在是太熟练了,所以,所以就更是没法相信他了吗?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相信我。真是庆幸呀!当天晚上,时妍悄无声息地回美国去了。她说孩子闹翻了天,吵着要见爸爸,就急着赶回去了。平安夜。酒店豪华的宴会厅里挤满了各色各样的人。景恩穿着鹅黄色的紧身连衣裙,池勋则穿着笔挺的深黑色西服。我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头上戴着一个小巧的皇冠,伸着个脖子东张西望的。我家老公则穿着白色的西服,正冲着我笑呢。为了度过一个奢华的夜晚,我们聚集在宴会厅前。呵!高约翰,你一定得选我!虽然我今天打扮得非常漂亮,可我的心痛过,你让我悲伤过,这些都要你要补偿!噗,呵呵!我尽力掩饰着内心的喜悦,装作一脸忧郁的样子,对他说道:“哥哥,刚才时妍找过我了。”“那个死丫头干嘛去找你?”“她把你的孩子……托付给我,然后走了。”“在,在哪里?孩子在哪里?”天,天哪,看看这个家伙!哈!去死吧~高约翰!“我讨厌看到她的样子,把她关到洗手间去了!真是的!!倒霉!高约翰!”他突然将我紧紧地拥在结实的胸脯前,然后轻声说道:“做得很好,你做得很好!”38奢华的舞会开始了。听了约翰哥哥说的话,我的心轻快起来,像是在空中飞舞。可惜,我还是得告诉他时妍已经回美国了。接着,我没有忘记吓唬他一下。嘿嘿嘿嘿~现在,我们在优雅的音乐声中跳着舞。他踏着节奏,领着我跳,笨拙的我也渐渐有些会跳了。我家老公吸引了所有女人的目光,而我则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我们俩个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恰似天造地设的一对。池勋哥哥和景恩那一对也很默契。景恩那个丫头跳得比我都差劲,蹦来蹦去的。池勋哥哥笑着,一点也不生气。我朝池勋哥哥轻轻地鼓了鼓掌。舞会结束后,我们四个人聚在一块儿说话。“对了,焕侯说明天要来。”“焕侯那小子?”“哦。可是,要是那小子知道时妍结婚了,他会是一副怎么的表情呢?”“恐怕当场就会吵着要去美国吧?!”“呵呵!他那个人本来就是那样的。他也挺可怜的,17年的单相思就这么结束了……你们谁认识好女孩,给他介绍一个好了。”“就是呀!……我和我家亲爱的该‘退场’了,给你们留下两人世界吧!”“该死,还挺爱你家亲爱的呢!那你们就整晚玩合体游戏吧!”“合体游戏?”“啊,池勋哥哥,有那种游戏!嘻!你们好好地玩吧~”“好的。景恩,走吧。”“再见~!”我心里觉得怪怪的,就像我所爱的同居者被别人抢走似的。唉,上火呀!我装出一副用手帕擦眼泪的样子,然后把我亲爱的景恩送给了池勋这个偷心贼。在拥挤的人群中,我的一颦一笑都令约翰哥哥异常开心。也许,我平时精神状态很差,总是愁眉苦脸的吧。他怕再出现前天的情况,干脆一一地品尝食物,然后再喂到我嘴里。就是嘛~这个家伙让我那么伤心,这样惩罚他还是轻的呢!嘿嘿嘿嘿!我吃着约翰哥哥喂到我嘴里的各种好吃的食物,突然觉得有点渴,就咕嘟咕嘟地喝掉了一杯酒,结果又浑身发飘。啊,啧!这酒真香!呃!“呵呵!傻瓜,你又醉了吗?你这样会酒精中毒的!”“呃!酒精中毒是什么……嘿嘿嘿嘿嘿嘿!”“要进去吗?”“不要。哥哥,我想透透风~!”我穿着白色的衣服和高跟鞋,太不方便了。我们走出酒店大门,朝公园走去。“哦!哥哥,别拦着我!你要是拦着我,我就杀~杀掉你~!!”“我知道。哦,喂!!!喂喂喂喂喂喂!跨过去!唉,该死!”“哎唷!呜嘤嘤嘤嘤嘤嘤~哥哥~~我疼!”鞋跟太高了,我摔倒在柏油马路上。倒是没受什么外伤,不过也许是醉了,我自己都站没法起来了。约翰哥哥伸出有力的大手,抓住我的胳膊,将我一下子拉了起来。“又想摔倒了~?我还是背着你吧!”“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好啊!”“唉,你怎么像个傻子似的?你呀!噗,呵呵!”听了他的话,我不知不觉地发出怪异的笑声来。真像是个大宝宝……啊啊啊啊啊!我得注意自己的形象了。我的行为与内心的想法截然相反,简直无法预测。真是疯了!他将我背在背上,围着酒店转了一圈,然后才在公园里小坐了片刻。“啊……,哥哥,我好冷。”“冷吗?我可是真热。”当然啦,背着一袋米围着宾馆转了一大圈,能不热吗?哥哥边用手搧着风,边脱下白色外套披在我身上,还帮我扣上了扣子。空空的袖管晃呀晃的,我活像一个雪人。“啊?你干嘛?”“嗯,很漂亮,真是绝了。”“真的?”一句”真漂亮”夸得我眼睛发亮,兴奋地看着哥哥。哥哥的表情突然阴转晴,过来轻轻地亲了我一下。哇~~~哥哥的外套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扣上了扣子,但感觉好像随时都会掉下去。脖子上光光的,冷冷的风直往里灌。“哥哥,衣服太大了,老是掉。”“嗯~~~~~~我来看看。先把这个拿下来。”哥哥解下我的胸花,扣在了哥哥外套最上面扣子还要靠上的位置上。“衣服上会出小洞的。”“没关系,你生病事大,衣服疼一会算什么?”“呵,哈哈,高约翰还会说这种话?”“不对,从来没有过,对吧?至少以前没有过。”哥哥好像在想以前的事,我也跟着他看着天上的星星,回忆起高中时期那个叫高约翰的人。高约翰,管弦乐团学生指挥兼三年级乐队指挥,说话粗暴,行为暴力……“你们这帮兔崽子,就不能好好的?啊?”“对,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就行了?你们都在想什么?啊?大家都给我起来!!!”大家都极为恐惧。甚至我也是。大家都站了起来,谁都没敢碰到椅子。他的面部没有一点表情,只有嘴巴在笑。他用足以能够把人生吞活剥的表情怒吼道:“庆典结束了你们就这样?大家都给我头脚着地,执行!!!!!!”哦,大家都庆幸这次没有在屋顶集合。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无一例外地头脚着地趴在地上。真是的,每次错一个节拍就这样,至于吗?但是没有人敢说一句话,只有拼命认真练习,因为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一旦被他抓住那就是死路一条了。“约翰哪,别对他们这么凶,他们又没有错,是我错了,是我。”“你给我闭嘴,你弄错了,他们也有责任。”呜呜呜呜……我感觉我头上的血液倒流…我感觉血就要汩出来了。还是我的时宇学长想着我们哪……都时宇,你好帅!!!“你们给我竖起耳朵听着,下次如果谁再弄错,就直接把你们送到西天去。知道了?今天就到这儿。”哇,他说他要把我们送到西天去呢!!真是的,可是,他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唉……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突然感觉一阵眩晕,我倒在了地上。“娜,娜莉呀!!”“嗯?我,我没事,可能趴得太久了,大脑有些充血。”“没事吗?”“没事,朴景恩,我没事,你看看?”不知道怎么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喊了起来。这时好像有一个人看过来,但我没有理。因为我的眼中只有时宇学长。时宇学长拍拍我的肩,笑了。哦……好幸福~~~~~~我掉进了你的微笑中,哇~哇~哇~~~正在我陶醉时,传来了一个声音,把我的美梦弄醒了。“都时宇,你个他妈的,还不快出来?”那,那个学长怎么句句带脏话?真是讨厌。“知道了,这就去,这就去。”“还不快点?一会儿纯美过来了你负责?啊?你个死乌龟,还不快滚出来?”“啊,学长~~~你说谁要过来啊?”这个不要脸的丫头摇着屁股轻轻跑过来挽住了约翰学长的胳膊。纯美呀,我以学长的身份警告你哦,他可不是什么好人喏?今天这还是好的,在庆典前可是把我们整得够呛。一天数十次的处罚,所有乐团成员,别说是男孩子了,就是女孩子也无一例外地惨遭他的处罚,一天又一天的罚站。因为在庆典时,本人荣获独唱冠军,所以决定请景恩吃饭。奖金还挺多的呢!“景恩哪,我们今天去吃海蟹料理,好吗?”“什么海蟹不海蟹的,就去吃比萨。”“啊~~~~~~就去吃一次海蟹料理嘛……”“那就回去吃米饭和泡菜汤吧?”“好吧,我们就去吃比萨吧。”这个小气的景恩,没有办法,只能去吃比萨了。我点了最大号的比萨,正等着呢,景恩说道:“你连比萨也点最大的?一小块也吃不了的主。真是贪心。”“怎么了,吃不了兜着走啊?我要拿回去慢慢吃。”“比萨吃不完的话,我们帮忙吃好不好?”我转身一看,时宇学长灿烂地笑着,后面跟着面部表情完全不同的约翰学长。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五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上一篇:第12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下一篇:第08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