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分类:小说

01“谢谢您送我回家。你到家了吗?”“谢什么。我也正好要到那边去拿份文件。怎么样?还难受吗?”“嗯,还很难受。昨天的事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我一手拿着话筒,一边端详着镜中的自己。脖子中间那大大的吻痕格外醒目,我用手抚摸着。失恋两个月。好像又可以恋爱了的感觉把自己吓了一跳。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恋爱了。“啊,时宇来了,快坐。”眼前的他白皙的脸庞,深深的酒窝,笑得是那么潇洒。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着的,确切点说,在两个月前还深爱着的他,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今天是我们小傻瓜的生日,大家也难得聚在一起,来,我敬大家一杯。”约翰学长说道。这一段时间,约翰学长一直充当着我的酒友,今天还专门为我准备了生日派对。在过去的两个月时间里,我一直过着放纵的生活,几乎每天都泡在酒缸里。其实,这不关约翰学长的事,以我的个性,就算他不陪我,我也会这么过。唉,也不知道应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这样的生活使我的酒量出现了一个飞跃。因为昨天喝得实在是太多了,今天本来不太想喝,但这个劝,那个灌,不知不觉已下去了两瓶。刚才还好好的,可酒劲一上来,眼泪也止不住要流出来了。为了控制住眼泪,我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约翰学长和时宇君可能很久没有见面了,正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根本顾不上我。高中时代的同学、学长、朋友们在这个啤酒屋的贵宾房里忘情地说着话,完全忘记了今天聚会的目的。难道今天是你们过生日?就只顾自己玩,谁来陪我?面对两个月以来朝思暮想的人,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我觉得快要崩溃了。这么狼狈,这么悲惨,我怎么沦落到这般田地?对自己说了一千次,一万次,分手应该干干净净,决心下了又下,可一转身,心又揪成了一团。这就是我,小傻瓜。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曹娜莉,你醒醒!!!(小傻瓜和曹娜莉的韩国语发音相似———译者注)因为喝得实在是太多了,最终,我还是做了绝对不该做的事。在人群中,我晃晃悠悠地走出了酒吧。“哈,什么啊?”“……”他劈头盖脸,上来就说“什么啊”,时宇君……不对,现在应该叫学长了吧?一句“什么啊”,让我无言以对。我紧闭着嘴唇盯着自己脚前的地。“还有话要说吗?”“没有。对不起,把你叫出来,对不起。”时宇君的那句“还有话要说吗”,把我要说的话“吃掉”了。啊,对了,这个人是因为讨厌我,而抛弃的我,我怎么笨得连这个都忘了?应该笑,应该笑着忘记,但与大脑指挥的相反,我已经开始跑起来了。“喂,喂,为什么走这么快?这么冷的天,你上哪去?”“为什么跟着我?现在时宇君,不是,时宇学长,现在时宇学长好像不该管我,不是吗?”“……”他妈的,死掉算了。都时宇,把这个曾爱上都时宇的人杀掉算了。再次走进酒吧,暖风吹过来,酒精重新开始发挥它的威力了。“啊,真是的,心情可真糟!”我有气无力地走过去,一下子倒在了约翰学长旁边的座位上。我感觉分明是醉了,可是,喝得越多,大脑却越清醒。我已经喝到无法动一下手指头或嘴唇,但为什么反反复复说的还是那句“我要喝酒,我要喝酒!”?周围人声嘈杂,我感觉好孤独。这么多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关心我,哈哈,小傻瓜,心情好吧?是吧?“大家静一静,现在想回家的人回家,想玩通宵的人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我们像上高中时一样在汽车旅馆喝个痛快吧?”约翰学长就像个领导,很会把握气氛。“艺茵照顾小傻瓜跟过来,载炫和星云当然要过来。还有人要去吗?”“贤英说她工作结束之后凌晨来找我们。我也去。”时宇的话让我心里一阵阵抽搐。大家两手都拎着一大堆烧酒、啤酒和干的下酒菜,打开了汽车旅馆豪华间的门。“还是贵的房间好啊,这么宽敞。”载炫学长感叹道。我知道没有艺茵的搀扶已无法走路,但尽量装作没事人一样,在房子中间摆放着酒和下酒菜。“小傻瓜,你没事吧?你个家伙,怎么喝成这样?她什么时候又喝了这么多酒?”“我没醉。你才醉了呢。快点喝吧,喝死为止。”“死?哈哈,为什么要死啊?呵呵!”“没什么,只想喝个痛快,嘿嘿!”我不知道说清楚了没有。虽然还很清醒,但嘴唇就是不听话,所以我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说着,尽量不让别人看出来我已喝醉了。对了,这才是我,曹娜莉,活泼、开朗、野蛮少女曹娜莉!我就这样喝啊说啊说啊喝啊,最后睡过去,连记忆都没有了的吗?“哦……难受……”他妈的,真渴。哦???!!!嗯?这是哪里?我怎么会枕着约翰学长的胳膊躺着呢??其他人可都醒着呢……。哦,头痛!头痛!头痛!越想头越痛,干脆装睡吧。哼……哼……疼死我了。“约翰,快起来。都快12点了。胃里面在翻滚呢,真不舒服。”星云喊道。“我早就醒了。”约翰回答。什么?醒了?哦,天哪,真是丢死人了。去他的,不管了。“哼……哼……水,水……”“呵呵,睡得好吗?”“嗯。”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起身,嘴巴里面说着要喝水。约翰学长神秘地笑着,用身子挡住了其他人投向我的目光。不是夸张,约翰学长虽然性格不太好,长得可真是帅呢。谁都知道没有女人接近过他,虽然暗恋他的女人倒是不少。对了,有一个,金纯美———我那可爱的学妺。唉,你可得头疼喽。这种男人有什么好的。话虽然这么说,我还是帮了他们的。因为我生性洒脱,再加上很多人把我当成男孩子,所以一直和约翰学长处得不错,我还是给纯美和约翰牵红线的丘比特呢!哈哈,如果纯美看到今天我现在的模样会怎么想呢?我起身从冰箱里拿冰水。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努力想,因为喝得太多了才这样,别人都会理解的。就这样,我安慰着自己。“哦……哦,天哪,娜莉,你的脖子,脖子!!!”正在一边静静地看着电视的载炫学长瞪着大眼睛吃惊地指着我的脖子大叫起来。这个家伙不知道到底看到了什么,一大早就在这里大喊大叫的。我走到镜子跟前,哇,多漂亮的女孩啊!嗯?嗯?啊……?这是什么?脖子上有一个很大的印记。一时间,我以为是酒精中毒。后面,星云学长和载炫学长吃惊地喊着,是什么?是什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第一次看到吻痕吗?”02说我们大惊小怪?这还不值得大惊小怪吗?“扑哧!”在所有人的眼球掉到地上之前,高约翰君首先笑了出来。这家伙真是不可理喻,怎么会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第一次看到吻痕?”这句话让所有的人愣住了。我呢,只有傻笑的份。啊,对了,胃可真难受。肠子好像拧劲了,胃里面翻滚得厉害。从冰箱中拿出冰水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啊!不行,这一喝水不要紧,把胃里的东西全都钩上来了。赶快跑到洗手间,把手放到嗓子眼,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哈哈!艺茵教的这一着还真灵。大概是脾胃有些虚,看到吐出的东西我忍不住又吐,又吐,我就这样吐啊吐啊,直吐到吐黄水为止。唉,从一大早开始捧着便桶费了半天劲,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样。我艰难地站起身,拧开水龙头,对着镜子发愣。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吻痕!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什么都想也起不起来呢?头痛得越来越厉害了,真是烦死了,到底昨天发生了什么事?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才能想出对策啊,真是的。随便洗了洗,我走了出来。是酒把我吃了,是酒把我吃了,妈的!!“娜莉呀,还好吗?吃点东西吧?”高约翰那家伙突然这是怎么了?一直叫我小傻瓜的家伙怎么突然改口了?哼!!“还好什么呀,喝得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现在什么都不想吃,可能吃什么得吐什么了,哦!想吐!”哼,话谁不会说啊?大概收拾了收拾,我走出了汽车旅馆。深冬季节,北风呼啸。我就不是能受束缚的人,毛衣围巾我一个都没有,也从来就不穿。可今天不行,这脖子……怎么办呢?“载炫,借你的围巾用一下。给娜莉盖盖脖子。”什么时候叫过我娜莉呀,怎么今天老是娜莉娜莉的?真恶心。哼!!!“没事,我没事。”“我有事。女孩子家得了感冒怎么办,天天这样露着光脖子?”“我不喜欢受到任何束缚。”“在我发脾气之前给我乖乖地围上。”高约翰帮我围着围巾。咳咳!你围得太紧了,死家伙。约翰说他正好到我家附近办事,把我送回了家。在门廊前向他挥挥手之后走进了房间。房间里没人。景恩———我的“生活伴侣”也不知道哪去了。站不住了,顺势坐在了桌子上。叮呤呤呤~~“喂,朴景恩。你那是哪里?哥哥都快要死了,还不快来?”(死什么死啊?夜不归宿的主。)“我夜不归宿又不是一次两次。真是啰嗦……”我经常这样逗她。(啊,不管,不管,被你爸爸知道了,我就死定了。以后小心点,坏家伙。)“啊~~,我的好朋友啊~~~,好饿啊,可家里无米下锅啊,呜呜呜。”(这死家伙,想吃什么?快说。现在就坐公共汽车过去。)“方便面,其它的什么都不想吃。我只吃虎牌方便面,不要忘了啊?对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快点来啊?”(还挑?知道了,等我。20分钟以后到。)哦,我可有救了。胃里难受,弄得浑身没有劲。唉呀,我的关节,好痛啊!刚放下电话,电话铃又响了起来。静静的夜啊~~~~,圣洁的夜~~~~是约翰学长。唉,这时代真是进步了,光听铃声就知道是谁,呵呵呵……“喂?”(嗯,我是学长。出来一下。)“啊?好的。”怎么突然叫我出去?还没有走吗?悄悄开了门,高约翰背着手站着,真是帅呆了!“还没走呀?”“把围巾解开。”不分青红皂白就让解下围巾,好像忘记了是自己给我围上的,而且是紧紧的。什么呀?看到他那凶狠的模样,我乖乖地解下了围巾。他抬起一只手把我手中的围巾抢了过去,轻轻地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只手从身后变出一个非常漂亮的伯帛丽围巾,轻轻地系在我的脖子上。“啊,学长,这是什么?不是伯帛丽吗?很贵的。”“嘘~~~,别说话。”哦,那个超人高约翰学长哪里去了?现在的这个是他吗?看在长得帅的份上才不和你计较的。但说实在的,这句反常的话其实与他蛮相配的。我面前的学长弯着腰,眼睫毛低垂着,正温柔地给我围着围巾。这场面简直就像是电影里的一个镜头。哈哈,哼!给我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看来学长大概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但他又是什么时候去买的呢?哦,头痛!不想了,不想了。脑袋里好像响起了钟声,叮叮叮叮……哦!“我走了。”“啊,好。路上小心。”什么呀,什么话都不说,就给我系上围巾就走掉了。哼!就怕人家不说他是超人!看着学长的背影发了一会儿愣,然后拖着发抖的双腿进屋坐在了桌子上。你问为什么坐在桌子上?告诉你,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本来想躺到床上去的,但怕一旦躺上去之后会天旋地转。话又说回来,这事可怎么办啊?正在这时,门突然开了,与我“同居”的景恩小姐来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来了?”“什么呀?为什么这么笑?”“看~~哪~~~。”把围在脖子上的围巾秀给她看。“嗯?喂!你不是不喜欢围围巾的吗?哪来的?”“啊,这个嘛,是我新钓到的男朋友给买的哦~~~”“钓?终于又有男人挤入了曹娜莉的人生了?”“那当然。难道我就应该在一棵树上吊死吗?哼~”“这就对了,做得好。但是他是谁啊?”“你很熟悉的~~~~~~人~~”“你想挨打吗?快说,快说,不然打了啊?”“高约翰学长。哈哈!”“什么?高……约……翰?”“对。高.约.翰。”“绝对不行!!那个人绝对不行!”03不行?为什么?“不是,景恩哪,平静,平静,慢慢说,为什么不行啊?”“难道你都忘了?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们还挨过他的打呢!不记得了?因为他是圈子里的学长,想怎么对我们,就怎么对我们,你忘了?我们的屁股都被他打得青了好几天呢!!我不喜欢那个学长!”“啊,什么呀,就为这个呀?约翰学长可没有使劲打我,我屁股也没有青过,也没怎么疼。”“那也绝对不行!!”“哼。我说行就行,看谁敢来干涉我?你这个朴景恩!!哼哼哼。”“嗯~~,娜莉呀,别抛弃我,啊?”“一边呆着去!你说的我都懂,但你也知道你是不会说服我的。我……你也知道,在和时宇学长分手以后,让我动心的,约翰学长是第一个。还有……这个……”我把围巾解开,把脖子秀给她看。景恩大吃一惊。“你……你……你!!!你昨天到底干什么了?啊?脖子这是怎么了?!!”“那个啊,不知道,我也记不起来了。真是的。”“记不起来了?记不起来了??我真的没法活了。啊?我这么教过你吗?啊?你说!我这么教过你吗??”“不是,说实在的,你也没有教过我什么,每天就知道唠叨。”“还敢嘴硬?你难道不知道叔叔随时都可以叫你回去吗?叔叔相信我,把你交给我,你还给我惹事?这是什么?啊?到底是谁干的?”“约翰学长。”突然,景恩暴跳如雷,嘴里反复说着高约翰,高约翰,之后陷入了沉思,就像疯了一样。“喂,喂,别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你装作不知道就可以了,别在我爸面前乱说话就可以了!”。“曹娜莉,你真让我失望。就算你心情不好,也不能这样乱来啊?你不是这样一个轻易把自己身体交出去的人啊?哦,讨厌,讨厌,讨厌小傻瓜!!!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景恩摔门出去。什么把身体交出去?她在说什么啊?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别对我这样,你应该对着高约翰叫才对啊?从客厅那边传过来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真是的,落伍,还在听这种音乐。“静静的夜啊~~~圣洁的夜~~~”啊,约翰学长的电话!哦!“喂?”“嗯。学长,现在好一点了吗?昨天你喝得也挺多的……。扑哧!”(这还不是家常便饭?一点事都没有。)“谢谢你送我过来,到家了吗?”(谢什么。我也正好要到那边去拿份文件。现在你还难受吗?)“嗯,还很难受。昨天的事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我一手拿着话筒,一边端详着镜中的自己。脖子中间大大的吻痕格外的醒目,我用手抚摸着。失恋两个月。好像又可以恋爱了的感觉把自己吓了一跳。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恋爱了。(嗯,你昨天稍微喝多了一点。呵呵,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难道学长以为我在骗你啊?”(不,不是。昨天你可真行啊,呵呵……)“哼!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得安慰安慰我的胃了。学长你也到家之后吃包方便面吧。呵呵呵。”(哦,可爱……。不是,呵呵,好了,我一会还打电话,手机别离手啊?)“如果一定要我等电话~~”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什么呀,这个……把我的笑声都切了,这个死家伙。呵呵,刚才还说不想再见到我了呢,毕竟是同室好友啊,不知什么时候已为我煮好了一碗方便面,还放了鸡蛋和洋葱。唉呦,我的心肝哟!“哼,你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讨厌,你这个丫头。你以为我给你做方便面是因为我喜欢你啊?做梦!我是可怜你的胃,才给你下的。多吃点,别撑着!”“啊,讨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景恩咣的一声关门出去了。说话也不知道好好说,好吧,看在我可怜的胃的份上,我忍。抬起碗,呼呼地把面汤喝了个精光。“为什么光喝汤,不吃面?还不赶紧把面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景恩进来了。我说我要是吃了面一定会吐出来,景恩接过碗呼噜噜地把面扒光了。哼,想吃就说想吃呗,虎牌方便面多~~~好吃啊,哼!我拍拍肚子,躺到了盼望已久的床上。稍微有些晕,但感觉还可以。叮咚叮咚。不知道是谁发来的短信在敲我手机的门呢!我说高约翰君,这样的事可以不用一一报告的。(哈,是吗?多少吃点东西吧。不太舒服吧?我喝了点景恩给我煮的方便面汤,好受多了。哈哈。)叮咚叮咚。好,我何不趁此机会和他开个玩笑说要和他交往吓吓他,嘿嘿嘿……(哈,但是学长,你打算怎么办啊?怎么处理我脖子上的印啊?你得负责哦?)过了半天。哦!!!还挺厉害!哼,上当了吧?高约翰!!(告诉你怎么负责好了。做我的下人吧?从现在开始,学长就是边钢铁,知道了吗?嘿嘿!!)(边钢铁和雍女是韩国三国时期传说中的人物。据说他们的性能力都很强。———译者注)边钢铁……是不是有些太过份了?那也是,把我的脖子弄成这样也得付出一些代价!!嘻嘻。叮咚叮咚。(是~~知道了,太太。太太~~~忍不住了哟~~~)哼,什么忍不住了?什么呀!!!这个家伙想怎么着啊,哼!(哈,学长,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你就敢这样顺竿爬?答应得倒是挺好的。)叮咚叮咚。(是让你做我的男朋友,这个人,是不知道啊?还是装不知道啊?)过了一会儿,来了电话。约翰学长。“学长,你不会是傻子吗?”“傻瓜?在那里呆着别动,等我?10分钟后我过去。”什什什么?等等等什么?突然说得那么可怕,吓得我心里头一阵阵发紧。什么呀,不就是一句玩笑话吗?难道要因为这个要跑过来打我一顿?哦,如果真的是这样可怎么办呀,得诚心地道歉,说“我错了”吗???呜呜呜~~~~,我,我怎么办哪~~?我得找个地方藏起来。我把头埋到了被子里(全然不知屁股露在了外面)发抖,就像鸵鸟一样。听说驼鸟遇到危险,就把头埋到沙堆里,露出大尾巴,自以为自己看不见就安全了呢。看样子,我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就像鸵鸟了。就这样呆了有10分钟吗?本来腿就容易麻,再加上这个姿势一动不动,腿麻得实在是太难受了,赶紧把口水涂到鼻尖上。叮~~~咚~~~不是我手机的声音,是我家门廊那边传过来的声音。我就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地在那里发抖。反反复复播放的命运交响曲声音小了,景恩开了门,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哦,学长!什么事啊?”“什么事你别管,曹娜莉,你给我出来!”他难道是坐飞机过来的?从他家到我家距离怎么算,也不能这么快就到啊?正在床上发抖呢,感觉后面有声音,一回头,视线被红色的什么东西挡住了。令人眩晕的香气让我窒息。“曹娜莉,做我女朋友吧。哥哥一定会对你好的!”

04眼前是比100朵多得多的红玫瑰。“那个……学长,这种话怎么能说得那么可怕……啊?”“什么可怕不可怕的,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如果你说因为时宇那家伙不能和我交往,我就会在这里住下去,知道了吗?”哼!高约翰君,你也太厉害了点吧,啊?什么啊,我现在在发抖吗?“学长,你真是的。你以为我昨天是无端端发疯吗?我今天早晨不是全吐光了吗?包括时宇学长还有相关的所有的事……甚至包括记忆。”曹娜莉,你……其实,是在撒谎。记忆?恐怕是忘不掉的,这一辈子,这一生恐怕都忘不掉。就把这当作只有你知道的秘密吧。虽然有些对不住约翰学长。我不希望自己成为像景恩所说的那种轻易把自己交出去的那种女孩。高约翰这个人……那眼神总能吸引我。从很久之前,学长看我的眼神……好像……难道是我一个人的错觉?“那好。你数数这一共有几朵。错一个,亲十下哦!”这时,在后面站着的景恩突然上前几步说:“学长,学长怎么能这么对我们娜莉呢?我本来挺相信你的。听说是你把我们单纯的娜莉变成这样的?”天哪,景恩哪~~~好气氛都被你给搅了。唉,算了,我也管不了,干脆,继续数我的玫瑰。真乱啊,大概数数吧……大概有200朵?说实在的好像不到200朵,不过,说多说少还不是随我的心情?旁边怎么这么吵?哈哈哈!!!原来绝色美女景恩小姐,小小的个子正仰着头,对着修长个子高约翰君耍威风呢!这个死丫头!!怎么这么对待我的学长?我的”天”一样的学长?看我晚上不收拾你!!“哈,朴景恩!胆量见长啊?”正认真听景恩训斥的约翰君不知道是因为景恩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还是怎么的,轻轻地把手放到景恩的头上说道。哦!我的老公加油!!!“学长,我虽然就此打住,不说了。但如果我发现我们娜莉眼睛里有眼泪,我就不会放过你!!”“好啊,随便。可是,娜莉哭也很好看,真可惜。哈哈哈哈哈!!”“我什么时候哭了??要是有人听到还以为是真的呢。”“那么,你看我像说谎的人吗?不相信拉倒。”“不是,就是那么一说呗。看到我漂亮的一面就行了呗,还说三道四的。”“哦,实在是太漂亮了,我都以为我的眼睛会烂掉呢!哈哈!”“什么?什么?”“开玩笑的。但是,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回答你什么啊?”“你这个小坏蛋!”“好。好。如果你一定要交往,那就交往呗!”不知怎么有些害羞,于是就提高了嗓音。嘻嘻嘻嘻嘻,他说我漂亮呢。嘻嘻,我这么贪心,约翰学长能受得了?真让人担心。那超人会怎么做呢?真想知道。嘻嘻嘻嘻~~“喂,曹娜莉,玫瑰数完了吗?几朵啊?”哦,我的嘴唇破了也没有关系,嗯~~,如果是他那种嘴唇,把我的嘴唇都吃光也无所谓啊~~~!心里面想着,想着……“嗯~~200朵?”“是吗?因为着急,让卖花的大婶把所有的玫瑰都包起来了。哦,有200朵啊,没有给多少钱啊?我们赚到了啊!哈哈!”“哈哈,我们赚到了……不对,你说什么?你都不知道是几朵就让我数了吗?”“是啊?让你数,不然,让她数?”约翰瞟了一眼外面。真是的。就是这么一说嘛!!现在的景恩可不是刚才大吵大闹的景恩了。她现在呀,正捧着一大満怀红玫瑰嘴都合不拢呢!她就是喜欢这个又不能吃,又毫无营养的花了。说实在的,托她的福,我们房间里的花就没有断过。现在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捧着一堆花拿去插了。“喂,你手上那是什么啊?红红的就像血一样。喂!”啊?血……血?啊!我晕~~~了。嗯?不疼啊?光听到血这个字我就会晕过去,但今天所幸没有失去神志。“呜呜呜,学长~~,我流血了……血啊!”“娜莉呀,这怎么办哪?好像刚才被玫瑰刺刺到了。不会得破伤风死掉吧?”什,什么?死?不行!!哦,我还这么年轻,还没有结婚,还没有生过孩子,就死了?就死了?呜呜呜!“别哭了。都不能开玩笑了?就这点不会死,别哭了,老实呆着。”约翰说完,就把我的手放到嘴里吸吮起来。哦,真脏,我今天去洗手间之后没有洗手啊……哦!!说不会死多少有些安心了。但是明明只是我的一个手指头到他的嘴巴里,可感觉怎么这样?麻麻的?啊,真奇怪。奇怪。“不会死就好。但是你打算穿着鞋这样呆到什么时候?”(韩国习惯是进屋脱鞋———译者注)“对了。我都忘了。我飞来的,我的鞋可干净了。别担心。”“啊,是吗?真的挺干净啊?”换上客人用拖鞋,约翰君就像在自己家似的舒服地坐在沙发上嚷着要喝水呢!!虽然是交往还不到一天的男朋友,但有什么办法?男朋友就是男朋友啊,但我这心怎么这么乱?在碗里兑上冷热水,并在水面放上一枚玫瑰花瓣。“这是什么啊?曹娜莉,这可是入口的东西啊?开玩笑呢?”“真是的,谁说我拿吃的开玩笑?都是为学长着想啊,这都不知道吗?水喝急了会呛着的。你现在的心脏是不是跳得很快?所以让你边吹气边喝。慢着点没有坏处。连这个都不知道,学长可真傻。”“好,就算你对。对了,以后叫我哥哥好吗?嗯,还是随你叫,什么都可以。只要不叫叔叔就行。”哈!我可能是青蛙变的(传说青蛙是一种不听招呼的动物———译者注),是那种不让做什么就拼命想做什么的人。哈哈,你在瞬间已步入叔叔行列了。“好。知道了。约翰叔叔。”“啊?真是的,叫你别这么叫还这么叫。”“嘻!我想想看~啊!”“好,好好想啊~~?我呢,就想昨天晚上的事好了。嘿!”“什么?什么?对了。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都不给就想知道啊?”当然什么都不给了,还想要什么啊?又不是我做错的。不是你做错的吗?不是吗?或者是我做错了?不知为何,有种不吉祥的感觉,好像是我做错了。“什么呀,要多少?开价吧。但有个条件,情节一点都不能落下。”我的钱可要全飞了。唉!天下把钱给男朋友花的人可能只有我一个吧?呜呜呜。“嗯?多少?本来不想说的,但看样子非说不可了。刚才的玫瑰是150朵。嘿嘿,亲500下,执行!”05执……执行!这个著名的词,真是好久没有听到了。以前上学受处罚时,对女生也说“头脚着地,执行!!!”的这个家伙现在真的成为了我的男人?哦!我感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能就这样呆着啊,真是。我跳过去搂住了约翰的脖子。500下,真多啊。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约翰君的嘴唇上流出了红红的东西,下嘴唇,天哪,人活久了还真是什么都能见到!学长的下嘴唇都变青了。天哪,这事可怎么办哪?“喂,让你亲,又没有让你咬!”“所以你不高兴了?你不是也在我脖子上画了一个地图吗?哼!”话是这么说,但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我还是害怕地不由得往后缩。“过来,往哪里逃?还不快过来?”“要是你,你会过去吗?啊!!!”约翰做出要吃人的表情,追了过来。我这边躲一下,那边躲一下,最终躲到了我的房间里。千万别来啊,哦哦,吓死我了。“看你往哪里逃?嘻嘻嘻”“干干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被抛到了空中,落下,趴在了床上。刚想翻身起来,被强有力的外力压得我不得不又重新躺下去。“你这个坏丫头,看我给你点颜色看看。”甜甜的嗓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天哪,我们的进度是不是太快了点?尽管年纪是都不小了,但是交往才开始不到一天就……突然压过来的嘴唇,有股血腥味,虽然想反抗,但也许是那血已经全部流到我的嘴里去了,我有些晕,神志恍忽。深深的吻!与一般的亲嘴不同,是舌与舌的接触,啊,高约翰,这样下去我想我会死的。现在叫我雍女我也没话说。现在可以说是变态与雍女绝妙的相聚。哦,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已摸到我的胸部。啊,我都快疯了。哦,我这一生都想就这么过日子~~。我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真是的,为什么喘得这样厉害?为什么只有我喘得这样厉害?!!门突然开了。“娜莉呀,你快看哪,这花,太漂亮了。哦,天哪,我,我可什么都没有看见啊。请你们继续。”景恩捧着美丽的花篮愣在那里。看都看到了还这么说,看我不……?“我们会继续的,请你出去好吗?”“哦,我知道了。娜莉,我干脆到外面逛逛好了,哈哈,一个小时够不够?”“一个小时?门都没有。不行。”哦,别误会,这可不是我说的。约翰君轻轻地躺到我的身边坦然地说。景恩好像比我们还要不好意思,她跑这跑那,东找西找的,终于拿着外套,提着手提包出去了。还是我的朋友好啊,嘻嘻嘻嘻嘻!“哈,你就是雍女啊,哈哈,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知道了。”“昨天晚上?到底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我再回忆了一下,虽然头痛得厉害,虽然疼得不能思考,我还是决定好好想一下。唉,我的脑细胞啊……“唉,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好像哪里出了问题。除了被摔疼的记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昨天我很失态吧?”“不是,先不说失态问题,我可是挺尽兴的。”“尽……兴?”“有个人老是投怀送抱,没有办法,我也只好抱了。”“谁?谁?谁啊?”“你说是谁呀?还不是长得像小傻瓜似的曹娜莉。”“你说什么?我怎么着了?从一到十,全都给我着来。如果不说,你休想再碰我。哼!!”“喂,哪有这样的?好,曹娜莉!你给我听好了啊?”就这样,我们回到一天前的情景。曹娜莉。那个女孩一个劲地在我面前强作欢颜。唉,心情真是糟透了。一年来不是忍得挺好吗?为了不爱上朋友的女人,我忍得多辛苦!现在,我可以拥有你了吗?我旁边坐着就像马上要散架的那个女孩。那女孩每次喝酒时,我都感觉好像是酒在喝她。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出来透透气。天真冷啊。因为时宇那家伙突然出现,那女孩摇晃得更厉害了。狗杂种,不能让她幸福就算了,怎么能这样伤害她?我叼起一根香烟,点着火,但每吸一口,就难过,就气自己不能陪在她的身边。我决定什么也不想,到游戏室“打铁拳”,又踢,又打。正玩着呢,听到了哭声,是很熟悉的哭声。我转头一看,那个女孩在……哭。“为,为,为什么哭啊?”“呜,时宇君,呜,时宇君,呜呜,时宇君,呜呜呜!”女孩就那样光叫着时宇的名字,哭得气都快断了。我抚摸着女孩的头,虽然心里面已经气得都快疯掉了,但没有办法,只能抚摸着她的头,安慰着她。嗯?女孩干脆扑到怀里哭起来了。我紧紧地抱着她。我这一生什么时候能够再这样抱她啊?那女孩哭得更伤心了。谁会说她有20岁呢?还是一个孩子啊,刚才紧张得,我都没有看清楚,这孩子连外套都没有穿。一层薄薄的保暖内衣,我抱得更紧了。这么娇小,很轻易就能把她环抱过来。香波的香气刺激着鼻子……,我打起了精神,开始安慰她。“娜莉呀,曹娜莉!!”“学长,真是对不起。我一个人能走。别跟着我了。”那女孩甩掉我的手,说要一个人走,但10分钟过去了,却只走了不到20米,走一步,退两步,晃晃悠悠地。“不要跟着我!”女孩喊道。没有办法,我只好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跟着。结果最终她还是跌坐到了地上。我赶紧跑过去扶起了她。“咦?学长,你为什么跟着我啊?我一个人能走,腿能有点劲就好了。真是的。”“来,我背你。”“学长,真是的,你不知道我有多重,你肯定背不动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背起她就往汽车旅馆走去。“嘿嘿嘿嘿!约翰学长万岁~!约翰学长是天下第一大力士~~~哇~~~~~嘻嘻嘻,放我下来,现在我背你~~”。她挣扎着下来,在我前面蹲下来,闹着要背我。“干什么呢?还不快一点?我欠了别人就不自在,快点过来,快点,快点。”唉,你呀,和以前一模一样,和一年前一模一样。不对,如果说有不一样的,就是你的身边没有那家伙了。我轻轻地趴在她那小小的背上,但她怎么使劲也起不来。“唉,我要是不喝酒,还不轻松就把你背起来了?哈哈哈,加油加油!!”终于站起来了,但没有走几步,就摔倒了。“啊哟,疼啊,疼啊~~~”“你给我老实点。啊呀,第一次见到这样发酒疯的,哈!!”我又重新背起她,把她弄到汽车旅馆的洗手间,帮她把手洗干净,拍掉衣服上的灰尘。我转身正要走出洗手间,那女孩用手拄着盥洗台,看着镜中的自己,非常悲伤地,非常悲伤地流着眼泪。之后用前后完全不同的口吻对我说:“学长,帮我叫一下时宇学长好吗?”06女孩眼神极度悲伤,就连自己正在哭都不知道。“时宇,到浴室去看一下。”时宇那杂种皱着眉头,慢慢地站了起来。照我的脾气真想给他一拳,但想到这好像不是第三个人应该介入的事,于是在房间的一个角落躺了下来。我们学妺艺茵可能是有些担心娜莉,在浴室门前不安地站着。过了一会,浴室的门开了,同时传出了哭声。时宇这杂种的表情比进去时更糟。艺茵马上进去安慰着娜莉,而娜莉则反复喊着“帮我叫时宇”,“帮我叫时宇”。但是,时宇那杂种好像没长耳朵一般,继续坐在酒桌边喝他的酒,而艺茵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过来叫我。可能是哭得太厉害了,那女孩开始吐,但吐得十分辛苦。长长的头发好似要掉到便池里面去了一样,那姿势看起来异常吃力。也许是真的很吃力,那女孩干脆坐到地上,把头发往后拢了拢。我过去帮她轻轻地捶了捶背。好像吐够了,娜莉在那里坐着只是哭。那么伤心吗?为什么那么伤心啊?为什么啊?不知道在旁边看了有多久,我没有想到从她背后看着他会有那么心痛。娜莉呀,你很伤心吧?看着你伤心,我也很难过。你应该向我道歉,你知道吗?因为我是男人,我不能哭,想哭都不能哭啊。再无法继续看她的惨状了,于是我直接出来,再次躺倒在靠墙的位置上。我知道我已经醉了,但神志却异常清醒。我都快要气疯了。不知道这样躺了有多久,我突然发现旁边有人躺着。是娜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在我的旁边睡得正香呢。房间虽然很大,但有被子的位置只有这里。大家都忙着喝酒,嬉戏。娜莉翻过身,面向我侧躺着,还一个劲地把被子往自己怀里拽。我和她面对面躺着,现在……。这脸,这手,曾经是那么渴望的,那么想抚摸的啊!在内心深处深藏着的欲望不知什么时候已溜了出来,我的手已在抚摸那女孩的脸。大拇指轻轻摸了一下那女孩的腮。真滑啊!手又移向微微翘起的嘴唇上。手刚碰到嘴唇,就被轻轻咬住了。哈哈哈!曹娜莉,可别后悔啊?我的心猛烈燃烧起来。我喝得也够多的,不自觉间闯了祸。别担心,看的眼睛太多,当然不是大的事故,只是一些接触性小事故罢了。首先,把她往我这边拽了拽。娜莉的胳膊刚碰到我,就把我紧紧抱住了。哦!这女孩……将来可能会吃掉好几个男人呢!!我笑着把我们中间夹着的被子拽出来盖到了我们的身上。更正确地说是把被子盖住,不让任何人看到她。这时,贤英闯进来,吵着要吃夜宵。“喂,高约翰!快起来喝酒,死家伙!”我没有回答时宇的话,心想,与其和你们一起喝毫无营养的酒,还不如抱着娜莉睡觉呢!“哎,喂,高约翰!他妈的,还不快起来?“闭上你的臭嘴!他妈的,把她吵醒了怎么办?”这狗杂种,你要知道你今天运气好。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看见了时宇痛苦的表情,可真让人舒坦。狗杂种,前段时间,看着娜莉难过的样子,我不止一次想过杀掉你算了,但念在朋友的份上……哼,我看我也疯了。虽然心里面这么想,还是念在朋友的份上,我坐起来了。酒也不像酒,没有任何味道。我醉了。就那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又重新躺回了原位。我浑身燃烧起来,对,我喝多了。可能是因为被子盖得太严,她浑身被汗湿透了,正轻轻地喘着气。她的手摸索着,碰到什么就抓什么,是她睡觉的习惯吗?幸亏被他抓住的是我的手,要是被她抓住的是那个,那可就惨了。哈哈!!抓住我的手之后,她好像安心了,嘴唇动了动,甜甜地睡着。“喂,约翰。哥要走了。”爱走不走,再也不会见你了,杂种。“喂,小子!哥真的要走了。”他一下子走过来,把被子掀起来。看到娜莉正握着我的手睡觉,有些吃惊,可能受到了一点冲击,有好一会儿一动都没有动。“哈哈哈!高约翰,曹娜莉,你们可真丑陋。”他潇洒地笑着给我们盖好被子走了。现在知道伤心了?狗杂种!在你身边的时候对她好一点有多好?突然看他睡在别的男人的怀抱里心情不好吧?我呢?光心里面喜欢你,也挺可笑的,但我有一个原则,就算再喜欢,朋友的女人我是不会要的,但是,现在她不是任何人的女人。挺在一边的载炫、星云和艺茵好像也跟着时宇出去了。这屋里醒着的人只有我一个了。刚才即将爆发的狼的本性现在再也忍不住了。我的嘴唇压了过去。可是,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好像我成了被动了?哦?我的嘴唇刚碰到她的嘴,下嘴唇就被她含住了。没有熊娃娃不能睡,还有睡觉咬东西的习惯,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啊,我也不管了。我的理性已经达到了极限。我贪恋着她的嘴唇,隐隐发出的呻吟声简直让我发疯。不知不觉间,我的手抚摸着他的胸,我的嘴已从嘴唇移到了脖子上。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只是想在她脖子上留下轻轻地印,轻轻地吸吮着,吸吮着……在不知不觉间,我突然发现我竟然在你的脖子上画了地图一般的青印。你皱起眉头,看样子真的可能很疼。疼了吧?一定很疼了,但有一件事得明确,就是,你是我的,谁都别想碰!听着约翰学长的话,我的全身好像流过了强电流。是啊,我没有熊娃娃不能睡,因为睡觉有咬东西的习惯,所以我的嘴巴里面总是溃疡。我的记忆开始回来了,本来记忆像被剪掉的胶片,现在慢慢地都可以连起来了。对了,好像听到过有人说丑陋这个词。在我被逐渐恢复的记忆搞得有些不知所措时,约翰君环住了我。“干什么?”“什么干什么?故事讲完了,现在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上一篇:第五章 吻之印痕 金明淑 下一篇:第08节 吻之印痕终结版 金明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