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手机 刘震云
分类:小说

严守一将车开回自己家楼下。临下车,突然又想起什么,忙打开手机,调出一天里打进打出的电话,将伍月的名字全部删去。这时又想关机,想了想,觉得不关更光明正大,于是没关。他没想到,这个没关,又使今天的灾祸雪上加霜。严守一进了家,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异常。他又悄悄闻了一下自己的袖口,香味已不明显,开始放心换鞋。他来到客厅,于文娟光着脚从卧室走出来,笑眯眯地问:“回来了?策划会开得怎么样?”严守一还在那里编呢:“咳,跟费墨抬了一晚上杠。费墨这人好是好,就是太啰嗦。”这时于文娟上前搂住严守一的脖子,温柔地在严守一的脸上、脖子上和嘴上亲吻着。这也没有引起严守一的警惕。因为他每天晚上进家,于文娟都要这样迎接他。这时于文娟慢条斯理地说:“守一,你今天嘴里,好像不是你的味儿。”严守一的脑袋“嗡”地一声炸了,嘴里有些结巴:“那,那是谁的味儿?”正在这时,重新打开的手机又发作了,有电话进来。严守一故意作出烦恼的样子:“谁呀,这么晚了。不管是谁,我都不接了。”欲直接关机。这时于文娟镇定地伸过手:“我替你接。”于文娟刚打开手机,还没说话,电话里就传来费墨急扯白脸的声音:“你可算开机了。还在外面胡闹呢?我可告诉你,两个小时之前,于文娟打我的电话找你!”费墨的声音,一字一句,也传到了严守一的耳朵里。于文娟没搭费墨的碴儿,直接把手机挂了,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严守一:“你不是说,晚上和费墨在一起吗?”严守一知道事情闹大了。但还想极力补救。他作出懊恼和忏悔状说:“今天是我不对。晚上我没跟费墨在一起。是一赞助商请我吃饭。吃过饭,又去洗桑拿。还有……还有小姐按摩。我想总不是好事,没敢告诉你。”过去严守一胡闹时,就用这理由搪塞过。一个礼拜不理,之后关系会慢慢恢复。没想到这时手机又“呗”地响了一声,进来一封短信。于文娟打开短信,这短信是伍月发来的。上面的话倒很体贴:外边冷。快回家。记得在车上咬过你,睡觉的时候,别脱内衣。于文娟看完,又将手机举到严守一脸前。严守一看到短信,脑袋又“嗡”地一声炸了,知道这下彻底完了。于文娟:“守一,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好吗?”严守一迟疑半天,只好将上衣一件件脱下,露出赤裸的上身。于文娟的目光在严守一前胸上仔细看了一遍,轻声说:“转过身来好吗?”

沈雪看了费墨一眼,上去劝李燕:“燕姐,消消气。”又看严守一一眼,继续对李燕说:“咱们里屋说去。”接着连拉带哄,把李燕推向里面的卧室。两个女人关上房门之后,费墨仰起一脸鼻涕说:“还是农业社会好哇。那个时候,一切都靠走路。上京赶考,几年不归,回来你说什么都是成立的。”又戳桌子上的手机:“现在……”严守一:“现在怎么了?”费墨哑着嗓子说:“近,太近,近得人喘不过气来!”严守一一大早就起了床,这时沈雪把一张照片“啪”地拍到鞋柜上:“带上吧!”严守一吃惊地发现,这张照片,是他存在费墨那里的,于文娟和半岁儿子的合影。严守一刚要说什么,沈雪又把一个存折拍到了鞋柜上:“也带上吧!”这张存折,也是严守一存在费墨那里的,怕于文娟母子有急用。严守一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事情坏了。这肯定是昨天李燕对费墨进行了大搜查,搜出之后,昨晚在他们家里间交给沈雪的。严守一只好停止出门,向沈雪解释:“你听我说……”沈雪:“我说的还不是照片和存折的事,我问你,昨天在火车站,你为什么关机?”严守一:“不是都告诉你了,录像时关的机,后来忘了开。”沈雪:“你单是昨天晚上没开机吗?你有好几天都关着机,要么就是不在服务区,你干什么去了?严守一,你一定像费墨一样,还有别的事背着我,这两天我从你的神情就能看出来!”这时严守一真急了。同时他又想用真急压住沈雪。上次,严守一在车上发了一阵脾气,就把沈雪镇住了。现在也想故伎重演。于是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开了机,“啪”地一声拍到鞋柜上,一字一顿地说:“你不是怀疑我的手机吗?看好了,开着呢,给你留到这儿,你今天别上课了,在家捉鬼吧!”他以为沈雪会像上次一样被他震慑住,接着就是哭,这时严守一再抄起手机,横横地出门,问题留待晚上再解决。但他没有想到,沈雪这次没有被他发火吓住,而是迎难而上:“留吧!你敢留,我就敢捉!我还非学李燕一次不可!”严守一开始进退两难。抄手机不是,不抄也不是。但事已至此,严守一只好拉下手机,赌气出门,又“咣当”一声,将门关上。在严守一主持节目的时候,沈雪去学校给学生上课。她并没有带上严守一的手机捉鬼。如果回到家之后,严守一的手机在鞋柜上不响,一天的事情也就过去了。但在沈雪换鞋的时候,严守一的手机又响了。沈雪拿起手机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着“于文娟”的名字,沈雪心里又起了火。过去严守一告诉她,他跟于文娟没有直接联系过,打听孩子的事,也是通过于文娟她哥;他给于文娟打电话,于文娟从来不接;现在于文娟怎么主动把电话打过来了?可见全是假话。由于这个电话,她又想起照片和存折的事,越想心里越蹿火。她调出严守一手机的通讯录,这一查不要紧,通讯录上又显示“伍月”的名字,她心里又“咯噔”一下。看来于文娟和伍月,他都没有断呀。自己都蒙在鼓里呀。于文娟和伍月比起来,伍月对她的威胁更大。想着想着,计上心来,她用严守一的手机,给伍月写了一封短信。因为用的是严守一的手机,伍月收到短信,也不会发觉发信者是沈雪,而以为是严守一。沈雪故意把信写得很含糊:你正在想什么,我想知道。两分钟之后,严守一的手机“呗”地响了一声,伍月没有回电话,照样回了一封短信。等沈雪看了这封短信,脑袋“嗡”一声炸了。因为伍月回的短信,一个字没有,而是传过来一幅图片。那幅图片上,严守一和伍月并排躺在床上,两人身上都一丝不挂。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章 手机 刘震云

上一篇:【澳门金沙网站多少】第五第六块砖之间 我叫刘 下一篇:第二十章 手机 刘震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