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村长的谋杀(6) 故乡天下黄花 刘震云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孙村长孙殿元真是李家大院雇人给勒死的。李家在马村是个老户,据说这村子就是他家祖上开创的。一开始是刮盐土卖盐,后来是贩牲口置地,一点一点把家业发展起来的。孙家来得比李家晚,是孙老元太爷辈上才从外地搬迁过来的。据说初来乍到时候,孙老元的太爷还给李老喜的太爷当过佃户。但孙家后来也发展起来了,也是刮盐土卖盐、贩牲口置地发展起来的。但先发展起来的,看不起后发展起来的;后发展起来的,也觉得自己有些理亏,对不起先发展起来的。据说到了孙老元他爹辈上,他爹见了李老喜他爹,仍要按习惯哈下腰问:"东家,吃了?"李老喜他爹则随便叫着孙老元他爹的名字,答应声就过去了。但到了孙老元李老喜这一辈上,情形就有些不同了。大家的子弟都识些字了,孙家的家产已不比李家少了,何况孙家也结了几门大户亲戚,孙老元与李老喜又从小在一起玩过尿泥,等双方的爹爹死了以后,孙老元就觉得该和李老喜平等了。见面李老喜叫他"老元",他就喊李老喜"老喜"。虽然孙老元觉得自己可以与李老喜平等了,但李老喜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孙老元家这么一个过去的佃户,靠刮盐土贩牲口起了家,也敢与人称名字,真是不知高低。虽然表面上李老喜也让孙老元称名字,但内心却极看不起他。一次两人在街上见面,相互称名字打招呼过去,李老喜指着孙老元的背影对儿子李文闹说:"这xx巴玩意他太爷,是个要饭的!"只有在一个场合,孙老元不与李老喜称名字──这时李老喜可以喊孙老元的名字,孙老元却不敢喊李老喜的名字,那就是在村公所。自这个村子成了一个正经村子,有了村公所以来,李家就一直当着村长。李老喜他太爷当村长,他爷爷当村长,他爹当村长,到了李老喜,还是当村长。由于村子里一直没有个正经房子,李家一直在家挂牌办公,腾出一个后院,挂着"马村村公所"的牌子。村里断案、收田赋、过兵派夫派牲口等,都是在这个院子里。逢到村丁打锣,全村人都要到这院子里开会。如要收田赋,如要派夫派牲口,李村长就按花名册点名:"张三田赋五斗!""李四该出牲口一头!"张三李四马上站起来答:"知道了,村长!"到了李老喜这一辈,仍是这么开会,这么喊。喊到孙老元头上,李老喜喊:"孙老元田赋一石!""孙老元该出牲口一头!"孙老元虽然与别的开会者不同,是大户人家,但收田赋派夫派牲口总免不了;别人回答:"知道了,村长",到他这,他也不好单独改一下称呼,说"知道了,老喜",也只好和别人一样回答:"知道了,村长!"在别的村开会,一般村里都给大户人家安排到前排,放个凳子,沏个茶碗,但平时孙老元尽与李老喜称名字,李老喜故意不这么安排,不在前排放凳子,不沏茶,故意让孙老元和一帮衣不蔽体、浑身汗腥味的佃户杂坐在一起。然后李老喜自己沏碗茶,端着在前边台子上坐,隔桌子看下边杂坐的孙老元,看他那浑身不安、脸一赤一红的窘迫样子。李老喜对儿子说:"我就喜欢村里开会,一开会,我才觉得我是李老喜了!"所以村里比以前开会见多。屁大一点的事,有时过兵派几张烙饼,本来随便派到哪个人家就完了,李老喜也让村丁打锣开会。孙老元就怕开会,一到开会,坐在一帮佃户中间,他就想起了自己祖上也是佃户。他对儿子孙殿元说:"你还别小看这个村长,可真是了不得,咱们能惹李老喜,但不敢惹村长!这是个啥xx巴理,我也弄不懂!"儿子孙殿元说:"到开会你别去!"孙老元说:"你去都不敢去,不更被人看不起了!"儿子孙殿元、侄子孙毛旦,是两上爱抄马鞭、顾头不顾屁股的家伙,两人甩着马鞭说:"这个xx巴村长,做家做了百十年,还要做下去,也不改改日头了!"孙老元听他们这么说,脸色都变了,忙截住说:"以后别说这话,这话要惹祸。没看戏上怎么唱的!你成了财主,人家不管,就是个看不起;你要改日头,人家不吃了你!"孙殿元孙毛旦两个当时没说话,事后有一天两人骑马去收租,路上孙殿元说:"我爹也太胆小,一个xx巴村长,有什么了不得!戏上怎么唱?都是宰了过去的皇帝,自己当皇帝,有朝一日,咱们也试试!"说完,两人相视一笑,打马而去。机会果然到了。民国了。革命了。但民国三年,县上乡上才革命,换了县长乡长。但村长仍没有换,仍是李老喜,仍是开会。新任乡长田小东,是个读过几年书的青年娃娃。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二天就开各村村长会,会上大谈了一番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他谈了半天,各村村长不知他谈的什么。他谈到一半问:"听懂了吗?"村长们答:"听懂了!"田小东问:"三民主义是什么?"村长们答:"叫老百姓守规矩!"青年娃娃田小东笑了,又接着谈。别的村长都硬着头皮在那里听,马村村长李老喜坐不住了。他村长当了几十年,乡长开会都是谈派款和抓兵,哪里见谈过这个?他有些看不起这青年娃娃,会开到一半,他趁出门解手,跨上马回家抽烟去了。这惹恼了新任乡长田小东,也是杀鸡给猴看的意思,他想撤掉马村村长李老喜,另换一个年轻的。他说:"李老喜年纪太大了,该引退了,另换一个年轻的吧!"消息传到李老喜耳朵里,李老喜只是一笑。这青年娃娃还太嫩,李家在马村坐了百十年,改掉江山是这么容易的?儿子李文闹说:"爹,别让真撤了你,那就没脸面了,还是给田乡长送几布袋芝麻吧!"李老喜一笑说:"什么xx巴田乡长,一个娃娃罢了!我就不信他能撤了我。他撤了我,这村里谁还能当村长呢?让他找找看吧!"李文闹想一想,是想不出别人可以当村长,于是就放心了。但说:"爹,那你也得给小田一个台阶!"李老喜说:"等事情过去,他啥时来咱村,给他捉几只狗烧烧不就完了!"但李老喜想错了,田小东没有来吃他的烧狗,他真找到了接替他村长位置的人,那就是孙家少东家孙殿元。田小东曾派员到村里调查。村里撤了李老喜,是不好找新村长,因为村里就两个大户人家,除了李家,就是孙家,其它都是些到不了人跟前的佃户。原来派员担心孙家怕得罪李家,不敢干村长,没想到一找孙殿元,孙殿元一点不怕,还甩着马鞭兴高采烈的。派员一回去,孙殿元就和孙毛旦说:"我说改朝换代到了吧,可不是到了!派员还担心咱不敢干,我就不信这马村只能李家当村长,咱当它一当,看谁能把咱的xx巴咬下来!"说完,两个人笑着打马,奔到乡上来找田小东,说要借"三民主义"看。田小东问:"你俩识字吗?"孙殿元说:"怎么不识字,我们俩都上过私塾,周吴郑王都认识!"田小东很高兴地说:"那好,那好,那我就借给你们三民主义,看了它,就会当村长了!"虽然以后"三民主义"都被孙殿元和孙毛旦揩了屁股,但村长是当上了。上任当天,孙殿元就让孙毛旦带着马夫老冯、伙夫老得去李老喜家摘"马村村公所"的牌子,自家腾出一个西厢院,将牌子挂在了那里。听说儿子要当村长,老掌柜孙老元有些生气,极力劝阻:"殿元毛旦,这村长咱们当不得,人家李家当了百十年,你们这不是找死吗?"孙殿元说:"爹你也太胆小,李家开会打锣你让人看不起,现在有人看起你了,让你当村长,你又害怕了!"孙毛旦说:"以后咱们打锣,也让他来开会!"孙老元说:"你们真是年轻气盛,爱充人物头,这村长不是好当的!"孙毛旦甩着马鞭说:"怎么不好当?我带人到李家去摘牌子,他家也没敢放个屁!"孙老元唉着气说:"真是年轻气盛,年轻气盛,出了事不要找我,我是老了,该入土了!"孙老元没有拗过孙殿元孙毛旦,从此孙殿元当了村长。副村长没有变,仍是路黑小。路黑小是一个驴贩子,闲时给人打打短工。因为他会打锣召集开会,就没有换他。从此村里有人说理,孙殿元就在自己西厢院办公。也支了一口烙饼锅,让原告被告出面,让村丁冯尾巴烙饼,吃了热饼再说理。遇到收粮收款,派夫派牲口,募丁,也打锣召集开会。只是一到点名派差时,一点到李老喜,李老喜家从来没人。孙毛旦说:"娘的,过去他开会,俺叔不敢不到;现在咱开会,他连个人影都不到,我带几个人去捆他来!"孙殿元到底比孙毛旦稳重些,劝孙毛旦说:"别理他,他不来,咱会也照样开!"李家大院见孙殿元真的当了村长,开始断案说理打锣开会,一家人都气得了不得。李老喜也有几个虎背熊腰的儿子,其挥鞭打马的威风,并不比孙殿元孙毛旦差。大儿子李文闹说:"爹,这两个穷要饭的,也果真当上村长了!爹,你说句话,我带几个人去开导开导他们!"李老喜仍是一笑:"开导什么,村长给咱撤了,还不让人家当了?"李文闹说:"这村长咱当了百十年!"李老喜仍笑着说:"大清皇帝的江山几百年,不也被老孙这个炮给吹下台了,哪还差咱们!"李文闹说:"爹,这村长就让他当下去?"这时李老喜不笑了,说:"两个没脱胎毛的小xx巴孩,让他当,他还能当到哪里去!你太年轻,遇事不该这么着急!"孙殿元上任那天,孙毛旦带人来摘牌子,李文闹说:"爹,孙毛旦来摘牌子!"李老喜说:"一个木牌牌,让他摘去!"遇到开会,李文闹说:"爹,他们打锣开会了!"李老喜说:"这个不能去!全家一个人不能去,让他开会!"于是全家一个不去。李文闹背后对几个兄弟说:"爹也太胆小。要不是爹,依我的脾气,早把两个姓孙的打成两半了,还他妈人模狗样呢!"于是在街上骑马,李家几个兄弟与孙家两个兄弟相遇,大家都是怒目而视,然后各自用马鞭打自己的马,相互擦身而过。渐渐弄得两家的佃户也不说话。等人马走后,孙毛旦指着李家兄弟对孙殿元说:"哥,你看,这几个刁民还不服管呢,还以为是他们的天下呢!"孙殿元说:"好,好,咱们找个机会,治他们一下!"然后兄弟俩打马飞奔而去。整治李家兄弟的机会来了。这年秋天,李家大少爷李文闹逼出一条人命。李文闹好色,家里已经有一大一小两个老婆,但他还和一个佃户赵小狗的老婆相好。本来两人是两厢情愿,李文闹与她好一次,送她一个脸盆大小的花生饼。赵小狗老婆很满意。赵小狗也知道这事,一来他惹不起少东家,二来看到脸盆大小的花生饼,可以时不时掰下一块哄孩子,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当做不知道。有时他也拿一块花生饼,放到火上烤热吃,边吃边说:"里头油还不少呢,看把我的手都浸了!"本来李文闹和赵小狗老婆好,只是在晚上,但这天下午李文闹喝醉了酒,把下午当成了晚上,大白天到赵小狗家去找相好。赵小狗老婆正在厨房刷锅,李文闹扑上去就把她捺到了灶旁柴禾上,往下拉裤子。赵小狗老婆一阵挣扎:"大白天你干什么!"但赵小狗老婆没有李文闹力量大,挣了几下就挣不动了,李文闹已经上了她的身,她只是在下边催:"那你快一点,这是白天,让人撞见!"说让人撞见,真让人撞见了。赵小狗不知道白天李文闹会来,带了几个人来家帮他劁猪。猪圈和厨房在一间屋子里,一进屋子就撞见这个场面。如果是赵小狗一个人,赵小狗还好找托辞,现在后边跟了一帮人,他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喝了一声:"日你娘,大白天来霸人了!"扑上去便打。但他不敢打少东家,只敢打自己老婆,边打边说:"你这浪货,大白天勾人在家!"李文闹提上裤子就跑了。赵小狗老婆一边挨打,一边辩解不是勾引,是强迫。看到屋外站了一群人看热闹,觉得没法活,瞅空跑到堂屋,解下裤腰带就吊死了。赵小狗老婆一死,赵小狗愤怒了,家里几个孩子嗷嗷叫着没人管呢!就去找李家说理。李文闹早骑马下乡收租子了!李文闹一个兄弟叫李文武的,也是个提鞭打马的家伙,一鞭子将赵小狗打了出去:"你老婆死了,到这来嚎丧干什么!"赵小狗挨了鞭子,就到村公所来告状。村长孙殿元、本家兄弟孙毛旦听了这状,心中十分高兴。孙殿元说:"好,好,青天白日强xx民女,又逼出人命,他无法无天了!这是什么时候?这是民国!不抓他还等什么!"就要派孙毛旦去抓人。这时老掌柜孙老元从后边转出来,说:"一个村公所,衙门有多大?能管得了人命的案?乡有乡公所,县有县衙,案子问不了,可以往上转嘛!"孙殿元一听忙点头:"对,对,小狗,我这衙门太小,问不了这人命大案,你到乡里边县里去吧!"赵小狗原没想到还有乡里县里会管此事,现一听说乡里县里还管自己的事,忽然觉得自己庞大许多,也说:"好,少东家,等着吧,你问不了,我找乡里县里!"赵小狗找到乡里县里。乡长田小东一听李家大少爷强xx民妇,逼死人命,大吃一惊,说:"胆子忒大,胆子忒大!"马上就派员来调查。派员来后,中午在村公所吃饭。吃着烙饼,派员便问孙殿元这次强xx逼死人命案的始末,孙毛旦在一边插嘴:"派员,逼死的是一条,没逼死的,还不知有多少呢!"派员连连叹息:"真不象话,真不象话,他竟敢横行乡里啦!"孙毛旦说:"横行乡里算什么,还目无王法,见了我们哥俩,眼皮都不抬一下!"派员回去向田小东报告,田小东便通知县上司法科,司法科派股长老马和两个股员来,一根绳索,就果真把李家大少爷李文闹给捆走了。虽然没过两个月,李家花费一些钱(包括付给佃户赵小狗家八斗红高梁),又把李文闹给弄回来了,但李家的威风,从此在村里减弱不少。孙村长孙殿元、本家兄弟孙毛旦很高兴,说:"这下把李家的确良威风给治了!治了也就治了,把他捆起来了,也没见把咱的xx巴给揪下来!"副村长路黑小过去给李老喜当副村长,现在给孙殿元当副村长,他对孙殿元说:"村长,捆文闹那天,把我吓坏了!"孙殿元说:"不要怕黑小,你老怕他,这村子咱别弄了!"从此孙家两兄弟意气昂扬,打马从村里跑过。遇事就让路黑小打锣开会。李文闹被放回来以后,对李老喜和几个兄弟说:"这事本来没事,就一个佃户老婆,大不了咱破点财,都是孙家那小子给折腾的!"李老喜瞪了李文闹一眼:"你是好的,大白天占人老婆,关一关你也好,看你以后还不规矩些!"另一儿子李文武说:"当然大哥有大哥的不是,可是爹,孙家小子也太猖狂了!当初你说让出村长没事,看现在人家当了村长,不就可以叫县上来捆人啦?这小子太不把咱爷们放在眼里!爹,这小子不会当村长,找几个人开导开导他吧!"李老喜这时长出一口气:"开导我不想开导他?看到两个蛤蟆在那里蹦,我心里是味儿?只是不到时候,没个机会,再等一等吧,我就不信这朵花会老红!"李老喜的机会终于到了。这年冬天,袁世凯在上边复辟,民国又不民国了。虽然袁世凯做皇帝比较短,但这次下边动作比当初民国时换人快得多,县长、乡长很快换了,乡长又换成过去的老乡绅老周,青年娃娃田小东被一个铺盖卷打发走了。得知这个消息,李老喜马上吩咐家里摆酒。李老喜在酒席上,又谈笑风生的。喝过酒,李老喜将李文闹李文武单独留下,问李文闹:"文闹,当初把你关进大牢,那胳膊上的麻绳勒得疼不疼?"李文闹说:"怎么不疼!"李老喜问:"大狱里关着闷不闷得慌?"李文闹说:"闷得慌!"李老喜问:"是谁把你关进去的?"李文闹说:"还不是孙家小子!爹,你问这些败兴事干什么?"李老喜说:"干什么!当初你不总说要开导那小子吗?现在时候到了,去想法开导开导他吧!"李文闹一听是这意思,立即高兴起来,说:"我这就去拿马鞭!"李老喜皱皱眉:"不是让你们去打架!你们不要出面,找个外路人,不要怕花钱,神不知鬼不觉的,叫他去把他下腿弄废了。腿一废,他不能动了,村长不就当不成了?他村长当不成,乡里周乡绅又找谁当呢?"李文闹李文武听了李老喜这番话,都觉得李老喜高明,说:"爹,我明白了,咱们又要当村长了!"李老喜说:"去吧!"李文闹李文武就去了。这时李老喜又说:"记住不要弄死他,要留着他受点罪!"李文闹李文武两人,遵照爹的指示,找了一个外路枪手,照爹的吩咐交代了。交代完李文闹突然又起了歹心,想报自已的私仇,就对枪手说:"还是把他弄死吧!"几天之后,枪手就在土窑里把村长孙殿元弄死了。李老喜听说把孙村长弄死了,对儿子大为不满:"不是说让留着他,怎么弄死了?"李文闹满不在乎地说:"他还不该弄死?弄死他两回也该!"李老喜用手指着儿子说:"你是个蠢货,你是个蠢货,应该留着他!这事走漏风声了吗?"李文武说:"爹,放心,雇的外路人,一点风声没漏!"李老喜说:"好,好,赶紧给枪手五十块大洋,打发他走得远远的!以后任何时候不许提此事!"李文闹就去付枪手大洋。临到付,他又起了私心,丢到自己口袋里二十块,只给了枪手三十块,惹得枪手很不满意地走了。孙村长停尸西厢院时,李老喜吩咐厨子准备一个黑食盒子,带伙计前去祭奠。孙村长死后两个月,李老喜派李文闹给乡里周乡绅送去两麻包棉花。过了两天周乡绅说:"马村村长死了,村里不能长时间没个主事的,还是请老喜出山吧!"于是李老喜又成了马村的村长,他上任那天,原准备让儿子李文闹带人去孙家摘牌子,没想到人还没动,孙家已经派人把牌子送了过来。这倒叫李老喜吃了一惊。

端午节到了,大家吃油饼,唱戏。今年戏班子转到了十五里以外的牛市屯。是屯就比村子大,牛市屯的屯长说,乡下村子唱三天,咱唱五天。而且请的是"玻璃脆"的戏班子。"玻璃脆"是当地一个有名的旦角,扮相好,声音脆,据说项城县袁世凯他爹祝寿,请的就是"玻璃脆"。牛市屯的人个个都很高兴,觉得自己身份也提高了不少,早三天就开始搭戏台子,接着纷纷到外村请自家的亲戚听戏,说:"去听戏吧,玻璃脆的戏!"李老喜的女儿家是牛市屯的。婆家也是一个大户人家,既有牲口有地,又开了一个油坊卖香油。开戏的前一天,女儿家派轿车来接李老喜。女儿带小孩亲自来了,女儿说:"爹,小孩他爷爷说,让你去听戏!"小孩也扑上去说:"姥爷,听戏那天,你给我买个梨糕!"李老喜本来不大爱听戏。一帮戏子又拉又唱,他听不出有什么意思。但女儿坐车来了,小孩又叫他买梨糕,他也不由笑了:"好,好,姥爷给你买梨糕吃!"接着又对女儿说:"其实我不去也罢,村子里这一阵子挺忙,过几天乡里还让派夫去修路!"大儿子李文闹说:"爹,巧珍来接你,你该去听戏就去听戏,村里还有路黑小,派夫修路,又不是什么大事!"李老喜想了想,说:"好吧,我去听戏!"李老喜村长已经又当了三个月了。几个月来,平安无事。刚当村长时,孙殿元刚死,他有些提心吊胆。当初他提出"开导"孙殿元,没想到李文闹让人把他"开导"死了。李老喜担心这是祸根,说不定哪天就要爆发。所以几个月来他特别谨慎,吩咐两个儿子加紧护院,夜里不要出门,天擦黑把狼狗放开。大儿子李文闹感到爹的做法有些好笑,说:"爹,一个穷要饭的后代,弄死也就弄死了,看把你吓的!"李老喜说:"你蠢么,话是那么说,他家现在不是不要饭了!他家也人马一大帮呢!我当初错用了你,种下个体户祸根,那枪手的嘴严不严?要万一叫人知道了,这祸根就该发作了!"李文闹说:"爹,放心,那枪手是外路人,在几百里之外,人家怎么会知道?我听路黑小说,孙家一直在内怀疑是土匪干的呢!"李老喜说:"那就好,那就好,这事就到这里。以后见了孙家的人,该说话就说话,别露出来。杀了人家儿子,可不是小事,这和你弄死个佃户老婆可不一样!"李文闹虽然感到爹有些好笑,但还是按爹说的办了。李老喜有时在街上碰到孙老元,还故意没话找话说上两句。他见孙老元对他的态度如旧,没有大改变,心里才略略放心。后来见孙家主动把村公所的招牌送回来,心里也有些感动。有时村里开会,点名派夫派牲口,点到孙老元头上,见孙老元不像以前那样逢会必到,也不怪罪,翻过这一页,也就过去了。三个月没事,李老喜心里放下许多。女儿来叫看戏,第二天一早,他抱着外孙,和女儿坐着轿车到牛市屯听戏去了。他轿车一出村,孙老元就知道了,孙老元当下趴到地上磕了个头:"殿元,你闭闭眼吧孩子。老喜呀老喜,你听戏去了,你可活到头了!"当天晚上,就派孙毛旦请许布袋去了。自从知道孙殿元是李老喜害的以后,孙老元没有一夜不是睁眼睡的。孙毛旦有些着急,说:"叔,仇人找到了,布袋也找到了,让两边一对号,把事情办了不就完了!"孙老元说:"说的跟玩儿似的,怎么办?你以为是小孩过家家呢!要人家的人头,不是去给人家送钱,到人家家就办了!他家儿子伙计一大帮,还有几条狼狗,你要有能耐,你去办一办?保证你还没办人家,就让人家把你办了!总得等个机会!"就这样,孙老元在等机会。可一天和一天都一样,李老喜就在家办公,一到天黑也不出门,把个孙老元也等急了。孙毛旦说:"叔,再等我心里就长毛了!索性联系一帮土匪,白天把他家平了算了!"孙老元叹息一声:"你又说得容易,可咱家的家产,能养活起一帮土匪?你明火执仗把人家平了,也跑不了你的官司!当初李家是怎么害的你哥?还不是人不知鬼不觉,就拿些光洋暗地请了个枪手!咱呀,咱也得向人家老喜学学!"倒是马夫老冯、伙计老得有些纳闷,凑到一起说:"老掌柜给咱们一布袋核豆,说是让咱跟人去借东西,可核豆都吃完了,也没见让咱去借!"老得说:"别是老掌柜给忘了!"一次孙老元到马棚去看马,老冯瞅个机会问:"老掌柜你不是说派我跟老得去干个事?怎么不让我们去了?"孙老元长出一口气:"不要着急,不要着急!"老冯说:"老掌柜,该派事的时候,你得说话,我们不能白吃你的核豆!"孙老元说:"你们跟我这么多年,一布袋核豆,不派事,还吃不得了!"老冯有些感动,说:"话是这么说,可这核豆我们吃得不踏实,老掌柜,事儿该派还得派!"孙老元说:"我知道了。"就踱出了马棚。一听说李老喜要到牛市屯女儿家听戏,孙老元高兴得心尖子发颤。机会来了。李老喜一挪老窝,到了外边,就可以动手了。可他知道李老喜不爱听戏,又担心李老喜不去。他要不去,机会又失去了,不知又要等到何时。直到听说李老喜坐女儿家的轿车出了村,孙老元心上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当时趴到地上磕了一个响头。磕完头,立即叫老得找孙毛旦。孙毛旦找来,孙老元叫老得出去,然后跟孙毛旦说:"知道李老喜到哪儿去了吗"孙毛旦昨夜摸了一夜牌,睡了一天刚起来,瘟头瘟脑地说:"他不还在家呆着吗?"孙老元照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瞧你那个头脑,还想着给殿元报仇呢!指望你报仇,殿元的骨头早沤烂了!告诉你,李老喜出村了,到牛市屯听戏去了!"说完,激动得在屋里乱转,拐棍也不要了。孙毛旦一听这消息也很高兴,当下瞌睡就醒了,说:"好,好,他听戏去了,他挪老窝了,我明白了,这下可以办事了!这个蠢货,他怎么就出村了呢?"孙老元说:"还不是听我的话,咱们没有露出来?他以为咱们不知道殿元是谁害的呢,他光记着摘牌子当村长了!"孙毛旦一边将披着的衣掌穿上,一边匆忙就往外走:"我骑马去叫布袋!"孙老元喝住他:"站住,谁要你白天骑马去,夜里就不能去了?"孙毛旦说:"对,对,夜里夜里。见面就是一顿骂,把我给骂晕了!"当夜三更,孙毛旦将许布袋从十里外的杨场请来。孙毛旦一更就到了杨场,可到处找不到许布袋,把孙毛旦急了一头汗。找来找去,原来许布袋并没有走远,只是他没有睡正房,睡在牛圈一铺草堆里。孙毛旦将他从草堆里扒出来,不禁笑了:"真是一个土匪!"接着喊他:"起来起来,干爹叫你呢!"两人骑马上了路。路上星星满天,风一吹有些冷。孙毛旦穿得厚,不觉得有风;许布袋破衣烂衫,浑身上下打颤。许布袋不满意地说:"黑更半夜,又叫我干什么?"孙毛旦说:"上次你干爹给你说的事你忘了?现在时候到了,你可以给殿元哥报仇了!"许布袋这才明白叫他的意思,忙拨转马说:"那我得回去!"孙毛旦急了:"怎么了布袋,你又变卦了?上次你干爹还给你几十块光洋呢!"许布袋瞪了孙毛旦一眼:"都怪你不早点说,以为又让我去喝酒。既然这次是真的,我家伙忘到家里了!"孙毛旦笑了:"我以为你变卦了呢!"也拨转马头,陪许布袋回去。到了许布袋家,许布袋把两个屋子找遍,没有找到他的家伙。最后在猪圈食槽子下找到了,原来是一把生锈的杀猪刀。孙毛旦"扑哧"又笑了:"我以为什么好家伙,原来是个生锈的杀猪刀,还不如我送你一个小攮子呢!你的那把盒子呢?"许布袋闷着头说:"上次卖给老丘了!"孙毛旦也不知老丘是谁;两个又骑马上路了。路上许布袋问:"要我去杀谁?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我认识不认识他?"孙毛旦说:"怎么不认识,就是李老喜!就是他雇人把殿元哥给勒死了!前些时候他老不出村,没地方下手,昨天他去他闺女家听戏,出村了,你干爹就让叫你来了!"许布袋一听是李老喜,又勒住马,说:"要杀李老喜?李老喜这人我可觉得不错!"孙毛旦问:"他怎么不错?"许布袋说:"小时候我到他家偷枣,一次被他家狼狗缠住,他喝退狼狗,也没有打我!"孙毛旦又有些着急:"那是小时候,现在他可把咱哥给杀了!"许布袋想了想,叹口气说:"那就杀了他吧!"这样到了孙家。孙老元已经在家摆了一桌酒,两人一到,就让入座。酒过三巡,孙老元问:"路上毛旦都跟你说了?"许布袋说:"说了,什么时候动手?"孙老元说:"这都五更了,他昨天去的,昨天听了一天戏,今天还要听一天,今天晚上吧!"许布袋说:"那怎么现在给我叫过来了?"孙老元说:"一会儿天就明了,白天你睡上一天,养养精神!"许布袋说:"养什么精神,我还跟毛旦去打兔吧!"孙毛旦很高兴,但孙老元说:"不能打,不能打,这事还得保密,你得藏着,不能让人发现!"孙老元又说:"布袋,这事一定要小心,牛市屯人多嘴杂,动手要在后半夜。他女儿家的地形,我已经打听好了,到今天晚上再告诉你!去时我还给你准备了两个帮手,让他们在村外接应!"许布袋不高兴:"干爹,你干事还是这么啰嗦,我要单独行动,我不要帮手!"孙老元说:"我的儿,这是杀人头点地的事,冒失不得,去两个人在村外给你牵马,你万一出了事,跑起来也快!"许布袋撅着嘴问:"是两个什么人?"孙老元说:"实靠得很,就是咱家的老冯和老得。为了保密,现在不能告诉他们,就说跟你去借东西。等到了路上,你再告诉他们吧!"当下商量完毕,孙老元就让孙元旦带许布袋去西厢院睡觉。这天许布袋倒很老实,一觉睡到太阳偏西,才起来吃晚饭。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部分 村长的谋杀(6) 故乡天下黄花 刘震云

上一篇:卷四 10、插页 四部总附录 其三 有朋自远方来 故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