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节 无空扩张 修真世界 方想 在线阅
分类:小说

喝完茶,浓郁的灵气补充,众人只觉浑身舒泰,神色间的疲倦一扫而空。 裴元然笑道:“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走,我们去看看那小子如何了。” 这个提议顿时得到众人响应,五人便联袂同行,前往无空后山。 待到阵前,五人定睛一看,不禁齐笑。 “我就说这小子滑溜得很,怎么会找不到《生》地?”阎乐指着阵中,哈哈大笑。阵中左莫狼狈不堪,浑身衣衫飞碎,显然是吃尽了苦头。 被大放血的阎乐此时心中说不出的舒爽。不光是他舒爽,裴元然几人也舒爽得很。他们四人堂堂金丹期,却拿一个筑基混小子没办法,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威逼,怕这小子跑掉转投他门。利诱,这混蛋是整个无空山最大的财主。 现在看这厮被整治得没脾气,几人只觉这些天的辛苦没白费。 五陵散人也笑:“左莫对符阵颇有天赋,找到《生》地,对他来说难度不大。”看了一眼,觉得还是不掺和,早走为妙,这到底是别人门派的事。况且左莫一看便是前途无量,若是得知此阵是自己布设,万一日后找自己麻烦,他可吃不消。 越想越是有可能,怎么看左莫也不像心胸宽阔的人,他连忙道:“此间事了,在下也要告辞了。门中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日后若有闲暇,再来叨扰。” 裴元然几人自然是一阵挽留,不过见五陵散人去意坚决,便不阻拦。至于报酬,早就付了,五陵散人拱拱手,迅速消失在天边。 裴元然几人也不在意,修真之路漫长,来了又去了,再正常不过。 施凤容看着阵子凄惨无比的左莫,忽然道:“万一左莫出不来,那岂不是赶不上秘境开启?” 裴元然倒是看得开:“秘境是小事,些许福缘而已,所得也不过是外物。以左莫的天赋,只要他愿意专心修剑,些许外物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我们到时补偿给他。” 裴元然的这个答复让施凤容颇为满意,不再说话。一旁的阎乐撇撇嘴,但没说话,他可不敢得罪四师妹。 辛岩像尊石像,冷冷注视着阵中左莫。 左莫现在很凄惨,他身上衣衫没有一块完整。他心有余悸地看着外面不远处,那条螭龙冷漠而傲然地在徘徊游走,目光时不时地从他身上扫过。 他没想到掌门他们居然绝到连《金刚微言》都算计上。 哪怕现在,他想到刚刚经历的可怕场景,他都觉得头皮发麻,浑身发冷。无数剑意疯狂地向他扑来,就像一群饥饿的鲨鱼,每一只都想从他身上连皮带肉咬下一块。 他可怜的《金刚微言》,哪怕已经到了红莲金液的境界,也几乎在一刹那间被摧毁。 若不是他神识过人,若不是最近苦修那枚昆仑符阵入门玉简,对符阵的理解深刻许多,他刚才便会被无数剑意给淹没。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找到眼下这么方寸间的安全之地。只要他不踏出这块方圆三丈之地,就绝不会有事。 这小小方圆三丈之地,也终于让左莫相信,掌门他们并不是想干掉他。 只是,这大阵,实在太可怕了!左莫心有余悸看着外面那条螭龙耀武扬威,不敢有丝毫异动。 阵外,裴元然看了两眼,道:“走吧,这小子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慢慢磨。” 在他们看来,左莫虽然贪财又无赖,但是性子却是颇为倔强,断然不会如此轻易地认输。他们深知这一点,这才不惜血本,布下如此大阵,便是作好了长久斗争的准备。 四人毫不担心地转身离开,打算几日之后再来。 大阵看似危险,其实安全。阵内的左莫,哪里是会让自己受伤吃亏的主?而阵外,更不用担心野兽敌人的。连辛岩他们都攻不破的大阵,放眼整个天月界,难攻破的,绝不会超过三位。 裴元然甚至考虑等左莫从大阵中出来之后,看是不是能把大阵改一改,日后也可以充当本门禁地。有大阵保护,安全无忧。 左莫无可奈何地用神识一遍遍扫过周围的空间。 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若掌门此时来问他,知不知错,改不改正之类的话,他一定毫不犹豫缴械投降。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掌门!您说杀人,咱绝不放火!您说向东,咱绝不走西! 识时务者为俊杰,左莫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掌门完全高估了他的骨气。 一心求降的左莫一连等了几天,掌门和几位师伯连影子都没见到。 欲哭无泪之下,他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 吃的和水都没有了。他之前哪里料得到会天降横祸?戒指里几乎空荡荡的,而大阵禁制影响之下,他连小**澳门金沙网站多少,诀也没办法用,水自然也就没有。 没吃的,暂时没什么关系,可没水,那就惨了。 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他闻到了空气中的水力。他敢肯定,大阵内一定有泉眼山涧之类的水地。 但是…… 空荡荡的外面,那条螭龙不在,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高兴。他知道,只要他一走出这方圆三丈的《生》地,就会被剑意包围。 可是,他还是决定试一试,坐以待毙是别想走出大阵。 直到此时,他算是明白掌门这帮人的险恶用心,他们就是想让他闯阵! 不就是闯阵么!左莫心一横,也豁出去,迈出《生》地。 大阵外,裴元然几人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完全没想到,这几天左莫就直接赖在《生》地,硬是不出来。 他们本来是打算送点粮水之类的东西,一看左莫竟然缩在《生》地,俨然摆出一副和他们耗上了的姿态,顿时让他们立即打消送粮水的念头。 “这小子终于出来了。”裴元然道。 阎乐连连点头,明显松了口气:“这家伙绝对是本门弟子无赖第一。我估计,要不是我们给他断粮断水,他十有**会在《生》地直接耗下去。嘿,把大阵硬生生坐穿!” 施凤容有点不乐意了:“三师兄,你年轻的时候,不也差不多么?” 阎乐一窒,顿时讪讪。 辛岩一眨不眨地盯着大阵内的左莫,心底其实也松了一口气,他也怕左莫来一个持久静坐抗争,他相信,这厮是绝对干得出这种事的。 不过现在左莫既然走出来了,他们顿时关注起来。 他们也很好奇,左莫会怎么应对。这小混蛋虽然不务正业,但一手乱七八糟的手段,却是层出不穷,最是出人意表。 走出《生》地,左莫立即感受到周围空气中的剑意如割,脚底板如针扎。不过这次他不敢运转《金刚微言》,只有咬牙忍痛朝水源方向慢慢挪去。 大阵外,辛岩忽然开口:“他在找水。” 其他三人恍然大悟,但脸上都不由露出笑意。 五陵散人在布阵的时候,便已经考虑到这一点。在阵中找到水源的位置,并不困难,可若是以为能够轻易补充到水,可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左莫强忍着痛,他的神识一遍遍地扫描,寻找水源。 他发现,行进的速度越慢,周围的剑意威胁越小。于是,他以乌龟般的速度,在缓缓朝水源方向前进。 短短的路程,他花了整整两个时辰。 阵外本来兴致盎然的几人,早就失去耐心,转身离开。眼下有许多事情在等着他们处理,而且这段时间,对无空剑门来说,极其重要。 无空剑门在本届试剑会大放光彩,自然而然走到台前。以前的韬光养晦策略不再适用,他们需要重新调整门派的策略。 无数双眼睛都盯着无空剑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是无空剑门这些年来,变化最大的阶段。名声、地位如今有了,他们需要去争取与之相匹配的利益。 无空剑门的崛起,势必会对影响一些门派,这其中的斗争,也会十分残酷。 裴元然四人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一旦确定了方针策略,行事便有如雷霆,干脆利落。 数夜之间,无空剑门连续并下三个门派。尽管只是三个小门派,但依然让人们依稀看到一只巨兽,正在逐渐张开他的爪牙。 果然,无空剑门并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接下来七天,无空山周围小门派全都并入无空剑门,成为无空剑门的一部分。 裴元然行事沉稳公平而具威信,辛岩战力无敌,阎乐精明,经验丰富,施凤容本身战力不俗,炼丹造诣东浮无人能及。 四人配合默契,彼此信任,虽然骤然并入不少小门派,但无空剑门内部的管理并没有半点混乱,而是严谨高效地进行着重组。 这是一场战役!有幕后交易谈判,自然也少不了阵前厮杀。辛岩一夜连败七位高手,轰动天月界! 也正是那一战,不仅彻底奠定了冰螭剑的名头,也大大加快了无空剑门扩张的脚步。 如此态势下,裴元然四人根无暇顾及困在阵中的左莫,只有吩咐李英凤,定期给左莫送些粮水外,还给他送些玉简,当然,只能是剑诀的玉简。 可怜的左莫,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就在左莫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时,阵外,五陵散人却是得意无比。 “此阵以我四人剑意守四象位,辛岩道友剑意最是凌厉,把守中枢,九道灵泉为媒引,贯穿全阵,剑意生生不息。五道剑意彼此交融泯灭,没到剑意心转之境,找不到那唯一一线生机。便空有金丹期修为,剑意境界不够,也是枉然。想借蛮力破阵,形神俱灭!” 裴元然赞道:“散人布阵神鬼莫测,以剑意入阵,在下闻所未闻!” 五陵散人心中得意,但还是没有失去理智,自谦道:“若不是贵门有些需要,在下也想不到用此方法。”旋即感慨道:“那日我作评师,便目睹贵门左莫的战斗,说实话,心中惊叹得很。但辛岩道友没说错,我等剑修,连剑都不修,那还算什么剑修!但我也没想到贵门为一名弟子,有如此手笔,左莫生在贵门,实乃其之幸也!” 裴元然摇头:“钱财法宝固然重要,但更要得要的是人。人在,门派就在,人强,门派就强。他既然是本门弟子,此事也是我等义务。只希望他能早日迷途知返,重入正途,也不枉我等心意。” 其余三人皆神色肃然。 五陵散人心生敬意:“裴掌门放心,此子心慧,定能明白各位苦心。” 裴元然呵呵笑道:“此次若非有散人相助,我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个家伙,让人头痛得很啊!” “无妨,磨砺一下,他就会明白,天下万途,唯有剑修才是正途。一剑破万法,他那些手段,在剑意面前,不过纸糊而已。”五陵散人傲然道。他敢放出如此大话,并非是他对自己的符阵有多大的信心,而是对四人的剑意有着极强的信心。 他曾听闻,无空剑门四人之中,阎乐擅经营,施凤容专于炼丹,掌门裴元然则不问世事。冰螭剑的名头他虽听过,但并未亲眼见过,所以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此次布阵,他才深刻地感受到此次试剑会大放光彩的无空剑门底蕴之深,远远超过外人想象。 连他在内的五人,反倒是他的剑意最弱,这让他大为汗颜。辛岩的剑意之强悍恐怖,他平生仅见,远超过那些所谓高手名宿。 他本来还担心四人剑意不够精纯,大阵难稳,此时方明白他小瞧了人家。 尤其是有辛岩的剑意守持中枢,大阵稳如磐石,坚不可摧。此阵之强,超过他之前布过的任何一座符阵。便是金丹期高手,倘若攻击此阵,在五人纯粹剑意围攻之下,也绝难幸免。 唯一让他觉得有些遗憾的是,这么强悍的一个大阵,困住的仅仅是一位筑基修者,令他相当没有成就感。 不过能借机和无空剑门搭上关系,他自然是千百般愿意。尤其是见过四人恐怖的实力,他对无空剑门的未来充满信心。长辈实力强劲,悉心培养弟子,弟子中天才辈出,如此门派,他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理由会不兴盛。 裴元然见每人脸上都十分疲惫,便笑道:“这小子平时没少让我们伤脑子,现在让他自己慢慢消受吧。走,我们好好去休息一下,散人也尝尝我的灵茶。” 五陵散人连忙称善。 左莫浑然不知外面长辈们已经离开,他一动不敢动。 在他面前游走的那条庞大无比的螭龙他太熟悉了,他被这玩意劈了不知道多少次。二师伯的剑意! 一咬牙,左莫忽然扯着喉咙哭喊:“师傅!弟子错了!弟子一定洗心革面,放弟子出去吧……” 师傅看似面冷,其实心中对他十分关心,求一求,说不定师傅一心软,便放自己出去。 喊了半天,嗓子都快哑了,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左莫心中的苦水有如洪水泛滥,小心肝在苦水中沉浮不定。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自己到底犯了啥事,竟然让掌门他们如此愤怒。 嘴里干嚎,脚下一动不敢动,面前那条张牙舞爪的螭龙怡然自得地在离他不远处游,冰冷漠然的眸子偶尔从他身上扫过,他便觉得从头到脚,透凉透凉。 他毫不怀疑,他稍微动一动,眼前这只螭龙小爪轻挥,自己便四分五裂,血肉横飞,一命呜呼。 这玩意是真货! 他欲哭无泪,瑟瑟发抖。 直到真的面对二师伯的螭龙时,他才体会到,蒲妖弄出来的假货和真货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恐惧,出自本能的恐惧,从他心底冒出来,无论他如何克制,恐惧都像无可遏制的妖草,在他心中疯长蔓延。 战战兢兢地一动不动站了半个时辰,螭龙施施然地离开,但它临走前瞥的那一眼,左莫在第一时间便读懂了 ——我还会来的。 等到螭龙完全消失不见,那股恐怖的威压也跟着消失得无影无踪。完无一物的地上,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此时左莫才从紧张中恢复过来,开始打量起周围。很快,他便明白,自己身陷符阵之内。想起刚才在空中看到的那个规模惊人的大阵,他不禁浑身一哆嗦。 妈呀,掌门他们是想玩死自己么? 想想刚才自己还在惊叹符阵的规模有多么惊人,没想到,自己就直接被二师伯丢进符阵。 他必须承认,他低估了二师伯对他的怨念! 脑子恢复活络的左莫,想到刚才自己哭嚎了半天也没人理,顿时明白这次掌门他们估计是铁了心要让自己吃苦头。在之前,他不是没想过二师伯他们会给他什么惩罚,打板子、面壁、特训什么的,他都有心理准备。 可千算万算,谁也没想到二师伯他们来了个更狠的! 就算左莫不懂符阵,也能一眼看出此阵的不凡,更何况他还对符阵颇有研究?只一眼,他便分辨得出,布阵的人实力远远超过自己。 这种超过,并不仅仅指某方面,而是全面超过,包括修为,包括对符阵的理解,包括剑意等等。 心惊胆战之余,左莫东张西望。他心中也清楚,掌门他们是绝不会要他的小命,肯定只是想让他吃吃苦头。 可这大阵…… 很危险!非常非常危险啊! 左莫吞着口水,短短几步间,他心中的惊骇又多了几分。 步步杀机! 杀千刀的!左莫想骂娘! 连地面都透着细碎绵密的剑意,直接无视他脚上的鞋子,扎得脚底板生痛。就像走在布满钢针的铁板上,每一步都刺痛不已。不仅如此,面前的空气看似安全无害,可只要他一动,搅动的空气就会自然在他周围形成一圈圈剑意,这些剑意就像敲碎的冰棱,身陷其中的左莫只觉浑身有如刀割! 不带这样的…… 左莫心中哀嚎,到底自己闯了多大的祸才让师傅他们如此愤怒? 在原地,就等着螭龙去而复返吧,此地太危险!他一咬牙,运转《金刚微言》,如今他的《金刚微言》达到红莲金液的境界,普通飞剑难伤。 幸好哥练过……左莫在心中庆幸。 无空堂,裴元然五人悠闲地喝着灵茶。 “嘿嘿,那混小子肯定会运转《金刚微言》。”阎乐嘿嘿一笑,瞥了一眼一言不发喝着灵茶的辛岩:“还是二师兄考虑周到,连《金刚微言》也算计进去。” “剑修只修剑。”辛岩冷不丁道,啜一口灵茶,才补充下一句:“不炼体。” “这小子实在不像话,净走旁门左道。”施凤容粉脸薄怒,她的弟子,却让大家都头疼,还花费如此巨大,她心中一直窝着火:“让他炼体就只是想让他多个保命手段,他倒好,不声不吭就把它炼到第四层。让他学符阵,就是让他能够好好学习炼丹,有一副业,起码生存无碍,哪知这个混蛋居然沉迷符阵,不思进取,副业成主业!主业反而后退!” 说到这,她痛心疾首,心中难受:“都是我不好,平时疏于教导,这才让他走上歧路!” 五陵散人连忙劝慰:“施仙子过于自责了。年轻人,总是贪图新鲜,这是常事,哪门哪派没几个像这样弟子?我们作长辈的,慢慢引导便是。” “散人说得在理,师妹莫要伤心。”裴元然亦劝慰。 阎乐嘿嘿一笑:“那小子就等着吃苦头吧,我老早就对他的那个破《金刚微言》看不顺眼,红莲金液,他以为他是禅修?奶奶的,就是禅修碰到我们,也要歇菜!就是要他明白,他的那些旁门左道,都是破烂。” 对阎乐的话,另外四人没有人反驳,他们皆是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剑修的高傲,源自数千年的统治地位,牢不可破。 左莫完全没有想到,他这次被算得有多么彻底。 刚一运转《金刚微言》,陡然间,刚刚还只不过破裂有如冰棱般的剑意,就好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从四面八方扑来。 呜呜呜! 咻咻咻! 不绝于耳的剑啸声充斥着左莫整个耳膜,有如山河崩裂,天地变色! 突然异变,让左莫浑身动作一僵! 他呆呆地看着周围所有的空气突然被搅动,看着漫天剑意发出各种啸音,看着剑意像疯了的洪水,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 这……是什么情况……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百六十五节 无空扩张 修真世界 方想 在线阅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五节 无空扩张 修真世界 方想 在线阅 下一篇:第一百八十七节 一个时辰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