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节 小塔进阶 修真世界 方想 在线阅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蒲妖向前跨过出一步,从祭坛上走下,身后的水球轰然崩塌。 他脸色不太好。 “你在做什么?”左莫试探地问。 “关你屁事!”蒲妖面色阴沉,语气不善。 一看这苗头,左莫便知道不用指望从蒲妖这问出什么,自忙自的去,哥忙着呢。 他开始着手炼制傀儡,为即将到手的石门滩作准备。对公孙师弟这个战争狂热份子,他倒是颇有信心。他也不知道这信心从何而来,细想一下,公孙师弟其实只不过是个新手,可左莫对他的信心并不因新手这重身份而有丝毫削减。 莫非是自己和他下弈战棋输了几盘留下的心理阴影?左莫心里暗自嘀咕。 炼制傀儡的法门有许多,最常见最粗浅的是用纸、竹炼制而成的傀儡,比较高级的比如炼尸。死后尸体埋于地下,阴浊之气长时间侵蚀,便会生出几分神妙。不过炼尸在许多大门派眼中,还是颇为忌讳。但炼尸法门并不复杂,也不难得到,只要找到一具合适的尸体,稍加炼制,威力可观。 炼尸所用的尸体极少会用人尸,毕竟任谁也不想自己死后还被人糟蹋尸体,大多用的是兽尸。 不过左莫没地方去找那么多的兽尸,炼尸之法不适合他。他决定便做最简单的纸傀儡,竹为骨架,纸为躯体。纸傀儡虽然不堪大用,但是采采矿,应该还凑和吧。 左莫决定先做个试试。 取出一段二品湘妃竹,二品黄纸,忙活了半天,终于扎出了个纸人。第一次做,手艺粗糙,纸人看上去别扭得很。左莫也不以为意,拿起朱砂笔,耐心地在纸人身上绘下篆纹。 过了一会,纸人身上便被弯弯曲曲的篆纹占满,左莫满意地停下笔。 俯身凑到面前,张嘴喷出一口精纯灵气于纸人身上,朱红篆纹陡然一亮。纸人吱吱地动弹了一下,摇摇晃晃挣扎着站起来。 纸人一尺来高,走起路来,吱吱呀呀竹子和纸的声音不绝于耳。左莫心神一动,只见纸人笨拙无比地抬起双手,让人不由担心它会不会随时散架。 嗖! 纸人伸出的手臂突然飞出一卷巴掌宽黄纸带,和纸人的笨拙截然相反,飞出的黄纸带灵巧无比,准确卷住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纸带往回一缩,带着缠紧的石头,飞回到纸人跟前。 有意思! 左莫看着纸傀儡,越发觉得有意思。尝试着控制纸傀儡做出各种动作,折腾了一会,纸人啪地倒地,无论左莫怎么催动,它都不起来。左莫连忙检查纸人,才发现原来纸傀儡的灵气消耗殆尽。 这样可不行,如果就折腾这么一下就歇菜,纸傀儡根本没有什么实用价值。要想办想,增加低傀儡的灵力。左莫盯着面前的纸傀儡,心里琢磨着。 用的都是低级材料,贮存不了多少灵力,这是低级傀儡的通病。 左莫忽然想到晶石法宝,眼前一亮,晶石法宝都用晶石来作灵力源,能够长时间使用!细细琢磨,他愈发觉得晶石法宝的这个特性,符合自己的要求。 又不指望这些纸傀儡去拼杀打斗,它们只是做些粗重活,稳定的灵力供应,完全满足需要。 想通之后,他立即做出改动。在纸傀儡的体内,他用细竹编了个恰好可以放置晶石的竹笼,然而沿着竹骨架,加上新篆纹。 改动后的纸傀儡果然精力充沛,一连折腾几个时辰,也没有半点疲软的迹象。 然而,左莫很快又发现新问题。纸傀儡是不知疲倦,但左莫役使它几个时辰,累了。新问题引起左莫的重视,这些纸傀儡是用来采矿,自己不可能一直呆在矿洞里,指挥它们采矿,那还不如自己采矿的效率高。 要让纸傀儡能够自己采矿,不需要自己控制。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哪怕效率低一下,自己也能够从繁重的采矿中抽出身来。反正大不了多扎几个纸人嘛! 但很快,左莫就意识到,这个问题超出他的能力范围。想要傀儡自己能辨识,那就意味着,傀儡要有灵性,开启灵智。开启灵智的法门有不少,但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区区凝脉的左莫能搞定的。 难道这个想法就这样夭折了? 左莫皱眉苦思,他现在的事情越来越多,要是自己能够分成两半就好。分成两半…… 就像一道闪电,他豁然而通 ——小塔! 能够代替自己,和自己心神相通的,那就是小塔!小塔连《天环月鸣阵》如此复杂的大阵都能掌控,几十个低傀儡,简直是小菜一碟。 不错不错!小塔作监工再合适不过,左莫心中顿时有底气。 咦,小塔呢? 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小塔的踪影。心神一动,想与小塔沟通,却发现自己与小塔的那抹联系,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屏障隔开。 左莫顿时吓一跳,连忙寻找起来。 很快,他在之前房间的角落里找到小塔,小塔静静地漂浮在空中,它周围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傻鸟一脸傲娇地踱着鸟步,绕着小塔走圈,不时流露出几分关切。而小黑爬在天花板上,一动不动,额头的两根触角不断摇动。 看着傻鸟和小黑守着小塔,左莫只觉得温馨无比。 不过,温馨感很快便被傻鸟的一个丢过来的白眼给击得粉碎。傻鸟毫无自觉地收回目光,高高扬起鸟头,施施然地继续踱着步子。相比傻鸟的桀骜不驯,小黑则要温顺乖巧得多,一溜烟从天花板上爬下来,沿着左莫的裤腿向上爬,一直爬到左莫的手掌。头顶一双触角,讨好地摇晃着。 “真乖!”左莫故意拿出一粒灵丹,放到小黑面前,小黑咔嚓咔嚓欢快地啃起来。 傻鸟又回了一记充满鄙视和不屑的白眼,完全不为所动。 左莫大为不爽,就在此时,小塔浑身忽然放出五彩光芒。 小塔在进阶! 左莫心中的不爽立即抛得九霄云外,两眼一眨不眨。傻鸟也停下脚步,盯着小塔,眼中关切之意流露无遗。 小塔是左莫的本命法宝,这段时间,喂了大量的法宝飞剑,进阶并不让左莫感到意外。左莫对本命的法宝了解少得可怜,而普通法宝的品阶分法,对小塔来说不适用。 反正只要知道小塔越变越厉害就行,左莫如此安慰自己。 小塔周身五层,每层释放的光芒都不一样。五色光芒交织循环,流转不休。小塔在五色光芒中,滴溜溜地转动,五色光芒也越来越盛。片刻间,小塔便笼罩在耀眼的五色光团中,看不清身影。 五彩光团如同呼吸般,一亮一暗,映照着左莫脸上,能看到他的眼睛紧张无比。 这番进阶,小塔会发生什么变化? 几次明暗交替,五色光团渐渐稳定下来。左莫闭上眼睛,他隐约能感觉到小塔正在发生的变化。 稳定的光团一点点黯淡,直至光芒全部敛去。 小塔塔身变得更加圆润,之前塔尖如今都快变成小圆球,塔檐变得更宽更圆润,给人肉乎乎的感觉。塔檐下挂着的小葫芦大了好几分,圆润欲滴。 左莫目瞪口呆。 这年头,难道连塔都会吃胖? 小塔晃了晃身体,肉乎乎的五层塔檐一张一合,就像五只小手,跟着摇摇摆摆。它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有些晕乎乎,不过它很快发现守在一旁的傻鸟。 小塔五层塔檐齐齐一张,它摇晃着满身挂着五色肉葫芦,屁颠屁颠一跳一跳跑到傻鸟面前,然后吐出一颗灰色的珠子。 傻鸟很习惯地一口叨起灰珠,咕嘟一口,吞了下去。 一声凄厉充满肉疼的声音陡然划空而至! “好家伙!我说怎么这么久没有这玩意出来了,原来都你们私吞了!” 左莫气急败坏骈指大骂,他感觉被心割了一刀。天!小塔吐出的那颗灰珠,可是不在五行之内的材料! 傻鸟这咕嘟一口,左莫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便仿若无数晶石组成的洪流,如长鲸吸水般投入傻鸟嘴里! 痛!肉痛! 啃得正欢的小黑浑身一僵,一直颤动的触角僵在半空中。只见它慢慢往后缩,一步一步,慢得就像龟爬一样。当发现左莫似乎没有注意到它,哧溜一下从左莫身上爬下,如同一道黑光,逃之夭夭。 左莫顿时明白过来,咬牙切齿道:“小黑,原来你也有份!” 小塔怯怯地躲在傻鸟后面,肉乎乎的身体瑟瑟发抖。 唯独傻鸟夷然不惧,充满鄙视不屑地瞥了左莫一眼,一口叨起小塔,骄傲地踱着鸟步施施然扬长而去。在它屁股后的羽毛上,挂着小黑,一荡一荡。 左莫气得直欲吐血。 公孙差收回不甚满意的目光。新丁建队,到堪堪能战,不是件容易的事。弈战棋里,对于这一点的设定是,需要起码一年以上的训练,除此之外,还需要两次以上的实战。 这才只能算得上堪堪成形,离成熟的队伍,差得远。而至于所谓百战精锐,那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 不过,眼前的队伍,虽然离公孙差心目中的队伍差许多,但是已经开始具备一支队伍的雏形。 比如纪律,比如还谈不上娴熟的配合。 训练没有太多取巧的地方,却并非完全没有捷径可走,比如实战。实战总是能够最快地提高团队的实力。 公孙差望着远处,目光幽深,嘴角浮起一抹冷酷的笑意。 在小山界这百战炼狱之地,需要担心没有实战的机会吗?

左莫被小塔领到一个库房,然后他就傻眼了。 库房里烂铁银矿堆积如山,除了烂铁银矿,还有一小堆其他五颜六色矿石。 “这是从哪来的?”左莫指着小堆矿石问小塔。 小黑哧溜一下爬到他手上,拼命地摇头上一对触角。左莫顿时明白,原来是小黑,夸奖了一句:“小黑真聪明!”在掌心放了一颗灵丹,小黑用一对前肢夹住灵丹,欢快地爬走。 小塔与左莫心神相连,感受到小塔急于邀功的心思,再看它圆圆润润的塔身一晃一晃,顿时莞尔。 感受到左莫的开心,小塔更是得意,围着左莫滴溜溜地转动,摇得塔檐的葫芦啷铛作响。 傻鸟一脸傲然,眼神却贼贼地盯着小黑夹着的那枚灵丹。咕嘟,喉咙明显的吞咽动作,被左莫看了个正着,顿时哈哈大笑,指着傻鸟笑骂:“你这个吃货!” 左莫心中也不恼,笑着丢了两颗灵丹给它,傻鸟利索地叨在嘴里,抖擞身上羽毛,毫无羞耻之态地施施然走开。 笑完之后,左莫看着堆积如山的矿石,不由有些犯难。 炼完黑炼蒲团后,他对烂铁银的需求顿时锐减。可若是放着这么一大堆矿石不要,那就太浪费,烂铁银品阶不高,却是一种经常会用到的材料。可若是炼化提纯,眼前这么一大堆矿石,不是一会半会功夫。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可不大值。 好在左莫很快想到一个折衷办法:粗炼矿石。 有了烂铁银的粗胚,需要用到的时候再精炼一下就可以。粗胚也不像矿石那么占地方,左莫必须要考虑到纳虚戒的空间。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他可以通过符阵来完成粗炼,节省时间。 左莫并没有见过用来专门来炼化的符阵,但这并不妨碍他做出这个决定。 对符阵理解越来越深刻,左莫的自信也越来越足,折腾没有见过的东西,无疑是一件极其有乐趣的事。他打算制作一座能够一次把所有的烂铁银矿石炼成粗胚的大符阵。 烂铁银是三品材料,炼制难度不大,不需要金乌火。左莫也没打算用金乌火,金乌火虽然纯粹,但量太少,尤其是一次性炼化如此众多矿石。 左莫选择了火阵,当然,不是离火符阵这样的低级符阵,而是一种名为《碧炎阵》的四品火阵。《碧炎阵》能够产生绿色的火焰,用来炼化烂铁银矿石,绰绰有余。 不过,左莫头次一次炼化如此众多的矿石,如何布设,需要仔细考虑。 蒲妖和公孙差正在弈战棋内激战。 为了让这一人一妖能够随时下弈战棋,左莫专门重新炼制了弈战棋,美其名曰这是通关性质的弈战棋,然后便随手丢给公孙差。公孙差心里隐约猜到,不过也乐得装糊涂,反正他只要那位神秘人能够陪他下棋。 无所事事的蒲妖自然愿意万分,尤其是他见左莫最近如此得意,心中大为不爽,而他的《金翅大鹏纹》又没有收到预计中的效果。憋屈无比的蒲妖把心中的不爽发泄到公孙差身上。 可怜的公孙差,好不容易琢磨研究了许久的三段波式冲杀,终于能用得像模像样,眼看与蒲妖的战损比终于能够拉到十兵能耗掉蒲妖五兵。没想到蒲妖二话不说,直接祭出新的杀招——专门克制三段波式冲杀的锁墙式防阵。 于是,公孙差当场被蒲妖打得落花流水,找不到北。 被虐得欲仙欲死的公孙差红着眼睛,咬牙再次开局。 觉得胸中恶气还没有发泄完的蒲妖,毫不犹豫应战。 十二局,蒲妖连换十二种战术,每次公孙差都毫无悬念地全军覆灭,一兵不剩。 饶是公孙差韧性十足,不屈不挠,也被杀得脸都绿了。回到营地,公孙差那张阴沉得几乎可以挤出水来的脸,散发着无比恐怖的威压和寒气,所有人噤若寒蝉,小心肝狂跳。 公孙差微微抬头,俊秀无比的脸上,阴阴一笑。 营地瞬间一片死寂。 晚上,公孙差找到左莫:“今天有人窥探我们,被干掉了。”只见他一副神清气爽精神完足的模样,脸上不见半点白天的阴郁不爽。 “查到是谁了吗?”左莫停下手上的活。 “是一个叫赤尊者的手下,谢山认得。”公孙差一脸满不在乎道:“据说手下有一百多人。” “他们对我们有想法?”左莫有些意外,主动来找他们麻烦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可能觉得我们有些威胁吧。”公孙差托着下巴琢磨着道。 “要不然打一打?”左莫试探地问,他很意外,公孙差这个好战份子,讲到现在居然还没有讲打? “这帮家伙实力最近提升得很快,最好能过一阵子。”公孙差解释道。他们手头上的晶石充足,完全不需要着急。 左莫也明白过来。镌刻符阵之后,他们身体的平衡被打破,灵力的增长速度加快,这种情况会持续一段时间,直至他们达到新的平衡。 他忽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我有办法让他们迅速提高实力。” 公孙差连忙问:“什么办法?” “只是有可能会受伤。”左莫有些犹豫。 “这个不成问题!”公孙差以极为平常的语气道。 老板再次来到营地,让许多人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虽然大家都在努力修炼,但暗地里,都在密切关注老板和小娘。 想想昨天下午他们所受到的非人待遇…… 连麻凡这个素来待遇从优的核心,也不禁浑身一哆嗦。 噩梦般的回忆! 只见老板在营地的一个角落开始忙活起来,一件件材料,出现在老板手上,然后飞快地化在一道道光芒,钻入地上。 原来是在布阵,他们心顿时放回到肚子里去。老板擅长符阵,这谁都知道。 也许是昨天有人窥探,老板觉得营地不够安全吧! 不过也有许多人对老板的谨慎不以为然,这些天,他们察觉到自己的进步。连续两场胜利,而且是连续两场以少胜多,他们的信心空前爆棚。再加上新镌刻上的三个符阵,效果实在太显著,许多人甚至巴不得有人能够找上门来,正好试试手。 左莫忙活了半天,终于满意地站了起来。 他随手拿出自己的五意套剑,五把颜色各异的飞剑,滴溜溜在他面前转动不休。看到眼前的五把飞剑,他突然生出几分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感慨。五意套剑炼制完成之后,还从未用过实战,现在自己把它用来布阵。 他的确是打算用五意套剑来布阵,在公孙差说这些家伙实力正在一个增长期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剑意大阵。 门派的剑意大阵,变化莫测,对他实力增长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尤其是对剑意的理解。 手下这帮家伙的灵力在增长,此时若能给他们一些压力,有利于他们的进步。尤其是当左莫知道这一百多人里面,领悟剑意的不超过五人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左莫领悟剑意并没有太困难,在无空剑门的时候,无论是韦胜师兄,还是罗离师兄,都领悟到剑意。之后的试剑会,领悟剑意的选手也不在少数,导致左莫在下意识里觉得,领悟剑意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剑意,怎么可以不领悟? 以五意套剑为核心,增加一些必要的符阵,俨然成为剑意大阵的弱化版。 除了能够给他们一定的压力,还能够帮助他们领悟剑意。剑意无形,每人的剑意都不一样,很多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不如索性把他们丢进充斥着剑意的地方。虽然无法保证他们一定能够领悟剑意,但可以大大提调他们领悟剑意的可能性。 至于受伤嘛,草芥人命的公孙差不在乎,这帮刀尖舔血的家伙,又怎么会在乎? 整个大阵占地七八亩,符阵成形时,剑意纵横,杀机凛然,符阵上空形成一团如墨般乌云,不时电闪雷鸣,众人看得心惊肉跳。 而当他们看到公孙差浅浅的笑容时,心齐齐沉至谷底。 剑阵的布设给左莫许多灵感,他一完成,便跑到库房开始布设炼化矿石的符阵。他索性不去搬动矿石,以库房作为丹炉,开始布设符阵。 以前的许多条条框框,此时统统不翼而飞,他只觉说不出的舒畅自如。材料和法诀,信手拈来,就像长了眼睛般,一道接一道地飞入库房墙壁。 他彻底进入状态,心神通明,符阵的每个细节,不断地在他脑海中浮现,清晰异常。几乎是想法一冒出来,手上法诀便已经完成! 双手十指变幻速度越来越快,有如行云流水,四周墙壁上,一道道玄奥的篆纹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 短短的一个时辰,库房四周的墙壁、天花板和地板,全都布满篆纹。 大阵完成了! 左莫怔怔地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心神沉浸在刚才那从未有过的随心所欲状态,那感觉,实在太美妙! 半晌,他渐渐回过神来。目光扫过墙壁上那些繁复的篆纹,刹那间,他心中被成就感塞得满满! 不过很快,他便从自我陶醉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摇头失笑,随手把那堆五颜六色的其他矿石扫过戒指。旋即取出三枚四品晶石,放入阵眼之中。 他甚至没有检查大阵,他笃定无比,这个大阵,正确无误!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两百二十二节 小塔进阶 修真世界 方想 在线阅

上一篇:第两百一十八节 战利品 修真世界 方想 在线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