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爱情不过期 齐晏
分类:小说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远方堆积着灰色的云,静蓝色的海平面浪潮汹涌,狂风夹着细细的雨丝,让四月的天气显得凉意逼人。 乔奇和矞矞走在海堤边的公路上,一辆大卡车疾驶过去,乔奇拉住矞矞的手避开,一触到她冰凉的指尖,他温柔的握住,带进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矞矞僵了僵,被他温热的手掌包围住的手动也不敢动一下,深怕太过亲昵了,她感觉到手背碰到什么软软柔柔的东西,不经意地问:“你口袋里放什么东西?” “噢!早上擤鼻涕的面纸。” “什么?!太恶心了!”她惊叫着,想从他口袋中挣脱出来。 “骗你的啦!那是刚刚擦雨水的。”乔奇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放,忍不住噗的一声爆笑出来。 乔奇笑得前俯后仰无法控制,矞矞气得推了他的胸膛一把,他倒向堤防,顺势将她一拉,两个人一起趴倒在堤防上,她一下子重心不稳,整个人又倒进他怀里。 她毫无防备,仰起头看他,正想骂他几句,却意外地看见一双绽出光彩的眼睛,他俯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唇,没有深吻,只有小心的试探棗 耳边的风声、海潮声消失了,世界突然之间安静得出奇。 矞矞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慌,即使在自己的十八岁,甚至在献给萧达中初吻的那个时候,也从没有过此刻如此强烈的悸动。 她迅捷地怞回手,试着将自己从昏乱的情绪中怞离。 虽然棗他的吻像微风般令她感到柔软、舒服、自在,但毕竟是一个比自己还小六岁的男孩子,怎么能对他有感觉,太荒谬了! 一道闪电劈裂了天空,远方雷声隆隆。 乔奇耸了耸肩说:“看样子又要下雨了。” 矞矞睨了他一眼,把脸转回海平面,奇怪他的反应怎么会如此平静,就像刚刚那个吻是她平空幻想出来的一样。 雨细细密密的下。 “先找地方躲雨好吗?雨要下大了。”乔奇低声催促着。 乔奇才刚说完,雨就像撒豆子一样倾泻下来,打得矞矞几乎叫痛,在她撑起伞遮在两个人头上时,浑身上下早就被骤雨打得湿透了。 “先往前走,找个可以避雨的地方。”乔奇搂住她的肩,两个人躲在一把伞下走,她刻意拉开一点距离,不敢和他黏得太近。 “两太大了,靠近一点!”乔奇拉近她,又被她费力地挣脱,他生气地大叫着。“你怕什么?” “我是怕!”她拨开滴水的刘海,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声吼了回去。“难道你就不怕吗?” “我只凭自己的直觉,没什么好怕的。”他的眼光热烈的盯住她。 “可是我怕,对我来说,你只是像个弟弟一样的孩子棗” “那又怎么样?”乔奇打断她带着嘲笑的表情,讽刺地说。“你非要被这种外在的因素,影响你的喜怒哀乐吗?你难道就不能放纵自己疯狂一次?” 矞矞气得教训起他来。“你的想法太不负责任了!幼稚的小孩棗” 乔奇猛地抓住她的双手,雨伞飞了出去,她看见他被大雨淋湿的短发贴在额上,雨水顺着他高耸的鼻梁流下来,流经他紧抿的嘴,继续往下,他眼中燃烧着不明成分的火花,不知怎地使她感到轻微的抖瑟,呼吸困难。 “你非常不诚实棗”乔奇放肆她瞅着她,双眼逼近她的眼睛,闷声说。“没有人教你如何诚实的面对自己吗?” 矞矞在他眼中看见软弱的自己,心跳得很剧烈,心口难受地闷胀着,乔奇正将她一层一层的剥开来看,他看见了她的胆怯,也看见了她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他目光锐利的穿透过她全身的细胞,将她所有的脉络看得一清二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惊惶地扭动双手,蛮横地叫着。“你以为你是谁呀!才认识几个小时而已,凭什么教训我,臭小鬼棗” 乔奇被她激怒了,一字一句地说:“就凭我知道你喜欢我。” 矞矞的脸刷地绯红,气得脑子发昏,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不要脸!” “是事实啊!干么不承认,刚刚吻你的时候,你还在发抖。”他把她往前一拉,她的手心不由自主地抵住他又湿又热的胸膛。 “少自作多情了,那是因为我觉得冷,跟……那个没有关系。”矞矞仓促地解释着。 乔奇松开她的手,转而捧起她的脸庞,淡淡一笑说:“再试一次,我就知道正确答案了棗” 当她意识到他的企图时,他已迅速地封住她的唇,强硬得不容反抗,先前已经试探过一次,这一次乔奇的舌尖酥过她的唇,直接滑入她口中,她浑身颤动了一下,在半昏眩中,听见一辆车带着此起彼落的惊呼声与口哨声,从他们身旁呼啸而过! 她恍惚混沌地感受着乔奇的吻,他的吻与萧达中截然不同,像狂风暴雨,顷刻间摧毁她的意识,她没有抗拒,甚至热烈地回吻,雨水打在他们身上,炽热的吻混合着沁凉的雨水,交织出特别的滋味。 许久、许久,矞矞才像从一场冗长的梦境中清醒过来,和乔奇以如此亲密的方式相拥着,尽管两个人湿得像刚从河里捞出来的,但她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与自在,一接触到乔奇狂乱的眼眸,她的脸蓦地红了起来,惊觉自己怎么也会如此疯狂。 乔奇细心地拨开黏在她颊边的发丝,温柔地说:“你浑身都湿透了,找个地方弄干衣服好吗?否则……你可能会感冒。” 她的思绪紊乱,梦呓般地问:“去哪里?” 乔奇抬起头,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往前面一指,艰涩地说:“那里。” 矞矞找到他所指的目标,心口猛地一震,她忆起上一次和萧达中不愉快的经验,想都不必多想,就知道那幢建筑物的“身分”了。 “你……穿着学校的制服带我上旅馆,不怕出事吗?”她很意外自己居然还能清醒的替他想到这一层。 乔奇露出羞涩和微窘的表情,压低声音说:“我知道这要求太过分,但是……我其实喜欢你很久了,对我来说,这是我的初恋,我也很清楚和你是不可能发展出正常的恋情,我只是有个想法,想让自己的初恋完整的结束,只要一天就好……” 矞矞怔怔地看着他,五脏六腑掀起了惊涛骇浪。 在她心底的某个角落,传来了自己的声音,轻轻地飘了出来棗如果真的喜欢上乔奇又有什么关系?这是她第一次有恋爱的感觉,对萧达中也不曾如此动心过,不就是因为和萧达中的爱情索然无味,才曾经怀疑过书中所形容的疯狂恋情全都是骗人的吗? 她看着乔奇燃着炽热光炬的眼眸,一种前所未有过的感觉强烈地袭击而来,电光石火的瞬间,只想疯狂地爱他一天! 就这样吧!有什么关系?怕什么呢? 她挺了挺背脊,仰起脸吻了吻乔奇的嘴唇,深吸一口气说:“走吧!” 乔奇似乎没料到她会如此干脆的答应,显得有点不知所措,矞矞反倒轻松地笑起来,拉着他朝旅馆的方向跑去。 她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像一个出轨的少妇,强烈的罪恶感之中掺杂着神秘又刺激的激情。 自从和萧达中订婚以后,两个人每次只要见了面,萧达中就会想尽办法说服她到旅馆,她三番两次拒绝,直到有一次实在拗不过他,勉强和他去了旅馆,可是当萧达中熟练地解开她的上衣,粗鲁的抚摸和浓浊的呼吸简直令她恶心欲呕,她看见他迅速脱下裤子,那是她第一次看见男人兴奋状态下的裸体,吓得用力推开他夺门而出。 那次不愉快的经验,让萧达中不再强迫她“献身”,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日复一日吃着淡而无味的白吐司,几乎到了令她反胃的地步,如果选择与萧达中步入礼堂,她忍受得了那种平淡吗? 她不是没有懂憬过和心爱的男人作爱,以为那种感觉一定是唯美浪漫、石破天惊的,没想到她竟连萧达中的触碰,都充满了无法忍受的厌恶。 萧达中的吻,总会令她皱眉头,每一次吻完之后,她绝对会有想刷牙的冲动;可是乔奇的吻却截然不同,激发了她体内如烈火般焚身的热情,她不禁想尝试一下,如果和令她心动的乔奇作爱,那又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矞矞站在莲蓬头下,静止不动,让热水从她头上冲洒而下。 独处时,她那颗被激情冲得发昏的脑子逐渐冷静了下来,虽然她曾经有一次到旅馆的经验,但是这一次不同,从踏进旅馆大门到现在,她猛烈的心跳仍无法平息,尤其是柜台欧巴桑上下打量他们的目光,让她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 她深深吸进几口湿热的空气,然后穿上浴袍,一边用毛巾擦干湿瀌瀌的直发,一边姗姗然的走了出来。 “换你了。”她其实很紧张,却故做轻松地说。 乔奇看了她一眼,表情有点僵硬,浓浓的眉头蹙紧,低下头慢慢走进浴室。 矞矞愣了愣,无意识地擦着头发,模糊地想着棗难道他后悔了? 她又怀疑是不是自己表现得太大方,吓住了才十八岁的他? 她不禁开始担心,浪漫又疯狂的一天,会不会在床上晦暗地结束。 乔奇开门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她反射地回头,看见乔奇在腰间围着一条大浴巾,身上赤裸的皮肤似乎还隐约冒着热气,她不曾见过萧达中以外的男人裸体,不禁感到脸红心跳,她把目光迅速挪开,假装低头找电视的遥控器,不想被他看见自己的脸红和慌乱。 她把视线锁定在电视屏幕上,紧张得背脊发僵,一台按过一台,每台都没停超过十秒钟,当按到一个频道发出一连串痛苦的尖叫声时,她被吓了一跳,定神多看了几秒,赫然发现屏幕上出现一个以怪异姿势裸体趴在床上的红发美女,兴奋地浪叫着,何矞矞不禁大叫一声,惊慌失措地乱按电视遥控器,闹了半天才按到关闭键,空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的脸却火红得像西红柿。 突然间,乔奇爆笑出声,他在她身边坐下,狡黠的黑眸笑看她。 “你很紧张吗?” “我才不紧张,少自作多情了!”她急于辩驳,但急促的呼吸和晕红的脸蛋已经泄漏了她的秘密。 “你又不诚实了。”乔奇把玩着她及肩的长发,轻轻说。“紧张就紧张,有什么不能坦白说的,不骗你,我现在就真的很紧张棗” 他的话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不敢直视他光裸的上身,视线瞥向地面,想笑又不敢笑。 “就算我不够诚实,你也不需要这么坦白吧!”她轻声说。 “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彼此坦白一点比较好。” 他俯下头靠向她,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脸,继续说:“每一个人小时候,对任何人说任何话都是毫不保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是长大以后却不同了,不管对任何人说任何话都必须经过深思熟虑,怕误触别人的隐私,也怕自己的隐私被人家掏光,你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觉?” 乔奇的话触动了她的心,她震慑地看着他,果然是同一天出生的人,想法竟如此相似。 “我喜欢有什么就说什么,我喜欢和人坦诚相对,我不怕被人了解棗”他深深望进她眼底,温柔地说。“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我对自己诚实。” 矞矞回望他的眼睛,长久压抑自己所累积下来的巨大忧郁,在这孩子面前轻易分崩瓦解了,她像一个待了一辈子牢笼却突遭释放的囚犯,无法适应那种松弛与自在的感觉,整个人微微轻颤着。 从没有一个人,说出来的每句话都像是代她而说一样,她有落泪的冲动。 “今天是你的生日”她注视着他,仿佛被催眠了般,缓缓地说。“也是我的生日。” 乔奇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真的吗?”他的声音充满惊奇。 “很巧,对不对?”她微风般的笑着。“你希望我陪你过生日,事实上,我也希望有人能陪我过,正好就遇上你了。” “就像命中注定的,注定我们会在今天相遇。”他似笑非笑地说。 “别把命运牵扯进来,我不相信命中注定这种事,太没有根据了。”她冷淡地回答,不想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太复杂,“命中注定”这几个字太催情了,她必须把持住,不能陷进去。 “我能不能和你约定一件事?”乔奇抬高她的下巴,注视着她的眼睛。 “什么?”她被动地回答,他眼中荡漾着奇异的光彩,迷惑了她。 “陪我玩一个‘有话老实说’的游戏?” 乔奇认真的表情,让她不自禁地笑起来。“你这个人好奇怪,为什么一定要听老实话呢?有时候老实话是会伤人的。” 乔奇淡淡一笑。“就算是伤人,也伤得够‘真’,有话老实说最好,不必费力去猜测人心。” “好吧!既然是你先提出来的,就由你先开始。”矞矞笑盈盈地看着他,一脸放马过来的表情。 “好。”乔奇一边伸直了双腿、一边说。“大约半年前,第一次在公车上注意到你,是因为当时你把位子让给一位老太太坐……” “很多人都这么做呀,有什么值得你注意?”她掀了掀眉。 “因为你漂亮。” 矞矞的脸条地一红,嘟嚷地说:“我比较希望听见你说我好善良或者好有爱心之类的评语。” “我承认第一眼被你的外貌吸引。”乔奇笑说。“接下来的半年之间,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在公车上遇见你,也常常看你让位子给老先生、老太太,渐渐的,我喜欢上你独特的气质,也喜欢上你沉思时多变化的表情。” 矞矞的脸热得发烫,她垂下头去,从来不曾听过如此动人的告白,令她无措且心慌起来。 乔奇坐近了一点,手臂几乎触到了她的,又继续沉沉地说:“我棗第一次喜欢上女孩子,没想到却是一个年纪比我大好多的女孩子,我知道如果我开始追求你,你不只难以接受,也会备感困扰,我才正要高中毕业,再过六天就要回日本去了,我很清楚在你眼中,我只是一个小弟弟,不敢期望你有接受我的可能,可是又不希望自己第一次的恋情就以难堪的结果收场,所以才想要求你当我一天的情人,让我的初恋完整结束,留给记忆一个美好的印象。” 听乔奇说“将要回日本”,矞矞感到错愕极了,她转头看他,呆呆地问:“你要回日本是什么意思?” “我父亲是日本人,我母亲是台湾人,而我……是他们的私生子。”他僵硬地笑了笑说。 “私生子?”她微愕。 “我父亲十八年前到台湾谈生意,我母亲正好担任翻译工作,两个人相识了之后有了几夜情,后来我父亲谈完生意回日本,他怎么也想不到竟会把我制造出来,母亲生下我后,满怀希望地带着我到日本找父亲,没想到却被他的原配夫人给赶出大门,父亲的原配夫人个性很泼悍,父亲不敢收留我们,最后只好以每个月寄生活费养我的方式妥协,很标准的八点档剧情,没什么意思。”他以自嘲的语气轻快地说着。 “那……为什么现在要‘回日本’呢?” “我父亲想把我送进早稻田念书,说好听是想栽培我,其实是因为他的独子车祸死了,我是他仅存的儿子,母亲说他也许正在物色他的企业继承人吧!”他以不带感情的音调谈论着,像谈论陌生人的私事一样。 “你母亲会一起去吗?” “不会,我父亲的原配夫人不准,其实我也根本没有去日本的意愿,但是我母亲坚持要我过去,她认为我父亲的安排对我的将来会有帮助,我想一个母亲最终的希望,还是想儿子能飞黄腾达吧!” “你的母亲真是用心良苦。”她低低地说。 乔奇耸了耸肩,姿态有点调皮。 “我已经有话都老实说了,才三分钟你就对我的身世背景知道得一清二楚,现在该换你说了吧!” 矞矞苦笑了笑,无辜地说:“不是我不想老实说,而是我的家庭平淡得就像公共电视里的模范家庭,不比你这种八点档的连续剧有冲击性。” “有男朋友吗?”他试探地问。 “没有。”矞矞看他忽地眼睛一亮,立刻摇手解释。“可是有未婚夫。” “噢!”他的眼睛一黯,像受伤的小狗那样惹人怜惜。“我如果早知道你有未婚夫,就不会对你提出这种要求了。” 矞矞抿了抿唇,总觉得不对的人是自己,因为是她自己想要疯狂一次的。 “矞矞棗”乔奇轻轻叫着她的名字,她的心跳突然不规则起来。“我很好奇,为什么你看我的眼神,总让我觉得你喜欢我?是我弄错了吗?” 她不规则的心跳变得剧烈,不想回答是他弄错了,但是先前已经答应他要“有话老实说”。 她挣扎了很久,才坦承地说出来。“是啊!我确实很喜欢你,如果我现在只有十八岁,很可能会疯狂爱上你哦!” 乔奇呆了呆,他的脸蓦地胀红了,一种混合得意与惊喜的神情,闪过了他黝黑的眼珠。 矞矞还是生平第一次这么不带修饰的说出心里的话,虽然很窘,但是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感,说完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她笑了笑,甚至还有点欲罢不能,飞快地继续说道:“我从来没享受过谈恋爱的感觉,你是第一个带给我这种感觉的人,我以为我这辈子永远不会懂得什么叫‘怦然心动’,可是遇见你之后终于懂了,其实我一向都对我未婚夫的吻感到难以忍受,想不到你的吻竟让我……”她陡然停住,犹豫了一下。 乔奇抬高她的脸,炽热的眼睛紧盯着她,一吋一吋地靠近,他低哑地逼问。“我的吻怎么样?” 她的心跳加速,浑身从指尖开始一直发软,呼吸紊乱,她恍惚地说着。“像喝梅子酒一样,我很喜欢、很喜欢喝梅子酒棗” 他温柔地吻住她,舌尖似火,轰然一窜,燃烧了她的五脏六肺,她什么都不能想,一径狂热地响应,她抬起双手触摸着他的胸膛,感觉他激烈的心跳,指尖忍不住轻轻昼过他滚烫的肌肤,她听见微弱的声吟,他叹息般地说:“没有人这样碰过我,我……很敏感……”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袭向矞矞的心口,她从没想过会拥有一个男人全部的第一次,她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像抚摸一件精雕细琢的玉器,柔软的唇无比温柔地吻他,她希望自己能给他一个甜蜜美好的记忆。 乔奇缓缓推开她肩上的浴袍,露出一截雪白细致的肩膀,他小心翼翼地让浴袍滑下来,一对宛似水蜜桃般的小巧侞房展露在他眼前,淡粉色的侞晕可爱得令他想咬上一口,他有一刻无法呼吸,眼瞳迷乱地凝视着她,雨滴般的吻生涩地落在她的颈项,流连在弧线优美的锁骨上,他灼热的吻一点一点地将她烧成了灰烬。 他抓住她的手腕,让她的掌心平贴在他的胸口,凌乱地说:“我没看过女孩子的身体,现在的心脏很烫、很紧张棗” “骗人!”矞矞抿嘴一笑,微红着脸斜睨他,一副完全不信任的表情。“男孩子最爱拿色情杂志互相交流了,我才不相信你没看过。” “‘有话老实说’,我并没有违背游戏规则。”他认真地说着令他尴尬不已的话。“坦白说,刻意拍来满足男人的杂志,只会让我头晕反胃,我喜欢的女孩子应该像希腊神话中的月神黛安娜或是美神维纳斯,那种呈现在画布或是雕塑上的柔美曲线才是最让我感动的。” 她的眼光在他的脸上梭巡,心底缓缓流过一丝羞涩、一阵激动,她抬起手抱住他的颈项,柔声说:“我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有天使的灵魂,这个世界配不上你。” 他温柔地吻她,纤长的手指滑过她曲线美好的背部,动作无比轻柔,仿佛怕会碰痛了她。“如果我有天使的灵魂,那么你就有天使的美丽,其实我们还是很相配的,对不对?” 明知道是自欺欺人的话,矞矞仍醺醺然地醉倒在他怀里,享受着他宛如夏夜微风般的轻吻,他年轻滚烫的身体覆上来,令她感到一阵颤栗,双手环住他的背部,她从没有发现肌肤与肌肤之间的碰触竟会如此舒服,她像一块奶油,在乔奇的体温下融化。 他们裸里相对,舌尖在对方的身躯上游走、探索,配合着对方的喘息不由自主地发出声吟,乔奇作爱的方式没有任何技巧,却优雅得像条穿梭在水草之间的鱼,而他的喘息像世界钢琴名曲那般的悦耳动听,她无端受到感动,仿佛置身在绿如茵的草地上,恣意倘佯释放身心。 乔奇的优雅温柔,使她的第一次不至于太疼痛,他们的双腿交叠,用尽全力拥吻、缠绵,直到筋疲力尽 当乔奇烫热的身体和呼吸的节奏渐渐平息,矞矞翻身看他,他额前汗湿的头发凌乱地覆住他的眼睛,模样就像希腊神话中尽情狂欢后的少年爱神邱比特,她轻轻拨开他的头发,笑盈盈地问:“你好吗?” “刚从云端回到地面,再好不过了,你呢?”他将她圈在怀里,把唇放在她的唇上,慵懒地恬吻着,边吻边说。“我好喜欢吻你的感觉,你的嘴唇好软、好滑,感觉好棒棗” “我也好喜欢你的吻,像会让我着火一样。”矞矞格格地轻笑,甜甜地迎向他的唇,当她瞥见沾在他大腿上的血迹时,立刻羞红了脸,怞出面纸替他擦拭。 乔奇压住她的手,哑声说:“我没想到你是第一次。” “不也是你的第一次吗?”她恬着唇瓣反问。 “是啊!” “那就扯平了,你并不欠我。”她粲然一笑。 “但……你是女孩子,而且还是个成熟的女孩子……” “你干脆说我是老处女算了!”她微嗔,嘟起了嘴唇。 乔奇大笑了两声,吶吶地问:“你有没有想过……会不会因此有了小孩呢?” “不会!因为……是安全期。”她肯定地说,其实她是因为怕萧达中会突然“求爱”,所以已经吃避孕药好几天了,只是不想对他说得那么明白。 “你的未婚夫怎么能忍得住不侵犯你?实在太奇怪了!难道你守身保留到现在,是为了新婚之夜吗?如果被你的未婚夫知道了,不杀了我才怪!”他纳闷地说,带着微微的酸涩。 “别提他了好吗?”那双湛亮的眼瞳黯了下来,她原本让自己超脱在现实以外,乔奇无意间又将她拉了回来,她露出匆促的笑意,轻快地说。“那些都与你无关,说好了我们只当一天的情人,你把情人的角色扮演得很好,你让我体会到最完美的感觉,我一点都不后悔。” 乔奇凝视着她,眼中满是蒙眬的喜悦,也突然跳起来,一把将她拦腰抱起,飞快地冲进浴室,抓起莲蓬头往两个人身上不断冲水。 “一起洗澡吧!”他一手抱着她坐在浴缸上,一手伸去挤沐浴侞。 矞矞大笑着拚命躲开,尽管两个人已经有过亲密关系,还是不好意思看见乔奇的裸体。 “别躲,我帮你洗澡。”乔奇抓住她,挤出的沐浴侞往她的背上擦去,搓出一大堆泡泡来。 “不要!”矞矞红着脸抱住自己,乔奇沾满泡沫的湿滑手心刺激得她浑身酥麻,她不停闪躲着,虚软地说。“你不怀好意对不对……” “我是你的情人,只想让你快乐,不会不怀好意。”他在她的鼻尖沾上泡沫,然后朗声大笑。 矞矞不甘示弱,也搓了一堆泡泡回敬他,两个人开始一阵泡沫大战。 她弄得乔奇满头泡沫,把他的头发揪成一绺一绺,忍不住大笑着说:“这样好象七龙珠里的超级赛亚人喔棗” 乔奇伸手抓她,她闪身躲开,一个重心不稳,滑倒在地板上,顺势将乔奇也一把拉了下来。 她笑着伸出双手抵住他的胸膛,湿滑的掌心正巧覆盖在他的侞头上,一阵颤栗闪电般地贯穿了他,不自禁地发出微弱的声吟。 “老实说,每次在公车上遇见你,我都会幻想和你作爱是什么感觉棗”他沙哑地说。 “臭小鬼!”她迎视他,撒娇似地骂着。 “不许再骂我臭小鬼!”他半瞇着眼,正色地说。 矞矞发现他的眼神变了,像笼罩了一层黑雾,迷蒙之中闪动着细密的火光,她有一瞬间失神,贴在他胸口的手轻缓地移动着,听见他发出难忍的喘息,胸腔剧烈地上下起伏。 他再也忍不住地俯下身吻她,一手轻轻分开她的腿,当他的坚硬抵住她时.她不禁飞红了双颊,嗫嚅地说:“你棗难道不累吗?” “我才十八岁,精力很旺盛棗” 乔奇低促地喘息,没有阻碍地滑进她体内,她觉得全身像着了火,难以控制那股热潮,她紧紧攀住他的肩膀无助地响应。

雨,排山倒海般的倾盆而下,天空黑鸦鸦的一片,像准备将世界一口吞没似的,重重地罩住了天地。 何矞矞撑着伞,呆站在公车站牌下,她最痛恨在这种下大雨的早晨赶着上班了。 看了看手表,要准时上班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前一阵子遇上梅雨季,她的卡片几乎是一片满江红,月底更以迟到十九次的辉煌成绩荣登纪录保持人。才刚被经理召见过,冷嘲热讽了一大顿,没想到今天才六月五日就已经迟到了三次,到了六月底,说不定她又有打破自己纪录的可能了,想到这里,她烦恼得头都发疼。 空气又闷又热又湿。 在这种天气里,出租车简直成了抢手货,她根本不敢奢望能拦得到出租车。 公车好不容易来了,人群一拥而上,冒着大雨奋勇争先,矞矞被乱推乱挤的人潮挤开,只好远远望着挤成沙丁鱼的公车缓缓驶离,心情低落到了谷底,粉紫色的短裙滴着水,丝袜湿湿地黏在她的腿上,既难受又狼狈。 好烦,跷班算了! 今天是六月五日,也正好是她的生日,本该优雅浪漫地度过才对,怎么能从一大清早就开始走楣运,既然萧达中已言明没空陪她,还不如跷班算了! 当她在跷不跷班之间犹豫不定时,一辆簇新的公车缓缓停在她面前,公车里出乎意外的只有三三两两的乘客,那感觉像极了龙猫卡通里的那部猫巴士,特地为她开出来的一样。 一股莫名的冲动在她背上推了一把,也不管这辆公车开往哪里,不加思考就跳了上去。 她挑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一面怞出面纸擦拭着身上的雨水,根本没注意跟在她身后上车的人,还在她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 她心不在焉地瞥了身旁的人一眼,是个穿着高中制服的男孩子,她往上看去,惊愕地发现,他的目光竟凝注在她的脸上,她飞快地掉开视线,心脏跳了跳,呵!现在的高中生怎么这样大胆,竟敢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看。 她正觉得莫名其妙时,身边的高中生居然向她“搭讪”棗 “你知不知道自己坐错车了?” 那是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低沉温柔。她吃了一惊,猛然转过头看着说话的人,并将他彻头彻尾地打量了一遍,好决定该怎么和他对话。 这男孩子长得俊秀、干净、斯文,双目炯炯,眼瞳黑白分明,看上去就像好人家出身的聪明小孩。 她看了他的制服一眼,上面绣着“建国中学”几个字,她呆了呆,原有的防备之心被这四个字给收买了,如果她现在还是个高中女生,很可能因为虚荣心而盲目地崇拜起他来也说不定。 不过,现在的她可是一个大学毕了业,在工作的社会人了。对这个高中男生而言,绝绝对对是属于大姊级的人物,她不懂,他搭讪的对象应该是与他同年龄的高中小女生,而不该是她才对呀?! “我认识你吗?”她想不出别的话好说。 “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我,但是我们几乎每天早上都搭同一班公车,我已经认识你很久了。”他说话的音调低沉有力,不太像高中生。 他专注尖锐的眼神,几乎令她不敢正视,她笑了笑说:“既然这样,你不是也坐错车了吗?” “我看你上车才跟着上来的,没想到居然搭错车。”他漫不经心地说。 “你跟着我干什么?”她敏感地觉得不对劲,急忙说。“你还不赶快下车然上课来不及了……” “算了,早就来不及了。”男孩子舒舒服服地倒进椅背里,懒懒地说。 “你打算逃课吗?”矞矞认为自己比他大很多,所以以大姊姊的口吻在教训他。“我跷班顶多是扣薪水,你逃课可就严重多了,不能开玩笑。” “无所谓,反正我父母也没空到学校解释,更何况再两天我就毕业,就算任何处分也都无所谓。” 矞矞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问:“你真的是建中的学生吗?制服不是偷的吧!” 男孩子不以为忤,眼中笑意闪烁。“我是建中三年级的学生,叫乔奇,奇怪的奇,如假包换。” 听他自动报上姓名,让矞矞更觉得不安,不知道这个自称乔奇的男孩子,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乔奇果然问了。 “何矞矞,橘子的橘去掉木字边那个矞。”刚说完,她无来由的紧张起来,于是刻意加重语气说:“我‘已经’二十四岁了!” “噢棗”他眼中笑意更深,静静注视了她半晌,才说:“还好,比我表姊大三岁而已。” 她的脸忽地一红,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凭乔奇那张帅帅的脸孔和聪明过人的头脑,怎么可能会对比自己表姊还大的女孩子有兴趣?! 美少年应该没有这种怪癖才对。矞矞自我安慰着。 “你打算跷班到哪里?”乔奇轻松地问。 “不知道,还没想到这个。” “我有一个提议,坐车到淡水好吗?”他浅浅地一笑。 她看了他一眼,虽然他的提议十分诱人,但是和一个小弟弟到淡水有什么意思?她淡淡地说:“我只想自己一个人,想去淡水你自己去吧!” “难道你不想知道,在这种陰暗天气里,淡水能不能看见夕阳?” 乔奇这句感性的话触动了她,一般这种既疯狂又超现实的事,萧达中是绝对不会对她做的。 她陷入自己的世界中沉思着,乔奇突然抓住她的手站了起来,飞快地说:“车站到了,快走吧!” 矞矞像被催眠了似的,跟着他下车,看他两手空空,惊问:“你没带伞?” “麻烦,懒得常。” 她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不得已只好两个人共撑一把伞,冒着大雨冲进车站,乔奇买了两张票,她非常不自在地和他站在月台上等车。 穿着粉紫色正式套装的她,和穿着高中制服的乔奇站在一起,不知情的人或许会以为是姊姊带着弟弟呢!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矞矞开始后悔接受他的提议了。 车来了,月台上的人鱼贯地走入车厢,由于是非例假日,车厢内空空荡荡的,没有太多乘客,反倒让矞矞松了口气。 乔奇坐在她的对面,轻声问:“去过淡水吗?” 她抬起目光,与他四目交叠。“高一的时候去过,和一大群朋友,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雷电伙同疾雨,猛烈地泼洒着车窗,让他们几乎看不清窗外的景象。 “淡水这种地方……应该和情人一起去,美感才会比较强烈吧!”乔奇凝视着她的脸,低声地说。 “既然这样,你应该把这个机会留给你的女朋友啊!何必找我去呢?”她又摆出大姊姊的表情来。 乔奇沉默不语,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她发现他双眼之中流露出一股特殊的忧郁气息,撩拨着她敏感的神经,她感到极度意外,自己居然会被一个高中小男生影响得这么强烈。 “你能当我一天的情人吗?” 乔奇突然发出惊人之语,她震惊得咳嗽两声,无法置信地问:“你说…说什么?” “我说,你能当我一天情人吗?”他的表情很认真,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孤度。 “你棗”矞矞还无法从过于震惊的情绪中回复过来,脑中想到什么就直接脱口而出。“你今年才多大,年纪轻轻就想玩成人游戏,怎么可以这样?你可是名校的好学生耶,简直太乱来了棗” “我今天刚满十八岁。”乔奇打断她,唇边的笑意逐渐扩大。 “呃!”矞矞一定神,怀疑地问:“今天是你生日?” “是啊。”乔奇勾起唇角笑了笑。 矞矞的眼底流过一丝讶异,不可思议极了,她低低地自言自语。“小我整整六岁……” “你说什么?”乔奇没听清楚。 “没什么!”她连忙摇了摇手,接着说:“因为今天是你生日,所以才找上我陪你一起过吗?” “嗯。”乔奇坦率地回答,笑得很成熟。“我不希望单独一个人度过今天,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陪我?” 这是一场过分惊人的巧合了,在这个世界上,这种巧合一生也很难碰上一次,何矞矞有种莫名其妙的感动,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爽快地答应他。 “OK!”心想着棗与一个小自己六岁的男孩子度过一天,应该不至于出什么意外吧! 通过一段短短的隧道,八里的关渡大桥在眼前出现了。 矞矞眼睛一亮,惊喜地叫出声。“你看,关渡大桥棗” “别告诉我你是第一次看见关渡大桥。”他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没这么近距离看过。”她赞叹着。“真特别棗” 乔奇悄悄注视着她眨动睫毛、大眼圆眸的样子,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她无邪得像个未成年少女,惊叹声从她搽着亮紫色的嘴唇中飘出来,近乎诱人。 “雨快停了。”他朝关渡大桥的那头扬了扬眉,声音愉悦。 矞矞这才发现,关渡大桥的这边下着雨,而那一头的乌云几乎散去,天空渐渐亮了起来。 “哗!好奇特的大自然现象。”她露出舒适甜美的笑容。 乔奇笑了笑,说:“你的表情好象刚到野外进行户外教学的小学生。” “喂棗”矞矞故意板下脸。“你敢调戏大姊姊,很不礼貌喔!” “什么大姊姊,少占我的便宜了。”他别过脸看着窗外,表情有点不悦。 “别这么小气嘛,小帅哥。”她以哄逗小孩子的口吻对他说话。 乔奇沉默不语,眼中的陰郁一闪而逝,似乎再也受不了般地对她说:“不是说好愿意当我一天的情人吗?既然如此,你能不能把自己当成十八岁,或者把我当成二十四岁呢?别老是小弟弟、小弟弟的叫个不停,好不好?” 矞矞被他正经八百的表情吓呆了,难道他是来真的? 她的心脏起码停止跳动了三秒钟,无来由的感到脸红耳热起来。 当他一天的情人,这种事未免太疯狂了一点! 乔奇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不敢回望,目光专注的盯着淡水河,怀疑自己的脸是不是红得很可笑。 沉默围困住他们,直到列车进站,两个人才慢慢步出车站,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漫步在淡水的老街上。 “饿吗?”乔奇突然问,然后朝前一指,说:“想不想吃淡水鱼丸汤?” 矞矞往他指的方向望去,卖鱼丸汤的是一个胖胖的老板娘,她点了点头说:“好哇!看样子很好吃。” 他们在旧旧的小桌子前坐下,点了炒米粉和一海碗的鱼丸汤。 矞矞习惯性的在自己的炒米粉中加上很多黑醋,乔奇呆呆地看着她搅拌炒米粉的举动,好奇地问:“不会太酸吗?” “不会,我喜欢这样吃。”矞矞吃得津津有味,笑着说。“不管喝汤或是吃面,我都喜欢加上醋。” “原来你是个爱吃醋的女人。”乔奇笑了起来。 矞矞原本紧绷的情绪被他的笑声分解了,顿时感到轻松起来,她拿筷子指着他,笑着抗议。“每个人都有吃东西的癖好,你难道没有吗?” “有啊,现在轮到我表演了。”乔奇拿起辣椒酱,往炒米粉狠狠加上好大一飘,硬是把一盘金黄色的炒米粉拌成了大红色。 “好恐怖!”矞矞睁大眼睛大叫着。“真的、假的?” 乔奇在她的注视下吃了几大口,面不改色。“相信了吧,吃醋美少女。” “太令人崇拜了,超级辣猛男。”她搧了搧长睫毛,故作清纯少女可爱状。 乔奇大笑出声,矞矞也笑不可抑,只有卖鱼丸汤老板娘非常生气他们这样糟蹋她的炒米粉。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章 爱情不过期 齐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