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 花开富贵(微小说)
分类:小说

图片 1 大湾头法庭对一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案件,费时半年多,才做出了审理判决。
   判决书下达之日,敬老院和大湾区的许多老人都来到法庭旁听,当听到法官宣判,齐佳代为老人收藏画作无罪,秦正利诉齐佳,将别人的财产据为己有并要求返还的诉讼不成立,法庭不予支持的判决时,法庭内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一、会画牡丹的老人
   两年前,大湾敬老院搬进来一位老人,老人的儿子在给他办完了手续以后就再没来过。老人虽然年纪大,但精神状态特好。他善画,尤其花牡丹,更是画得栩栩如生。从他来了之后,敬老院里比以往热闹了许多,茶余饭后,老人们都喜欢聚集到他的房间里,看他作画。他的画也挂满了敬老院的各个房间。由于到处都是他的画,人们也不觉得有什么格外之处。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下去,一晃两年,老人的儿子也没有来看过他。老人呢,也没觉得有什么对儿子的牵挂。倒是有位自称是老人邻居的年轻人时常来看一下他,为他买一些他画画用的一些纸张和色彩笔墨等物件。
  有一天,市里的一个领导陪同着省里的一位领导来做什么调研或是调查什么的,看到了这满院里的画,吃了一惊说:“这院里还有这么一位高人隐士,画得这么一手好牡丹,却挂的各屋子满满的都是,真是太可惜了。”
   于是,由院长把老人请了出来,对他说:“老先生,您老这一手好画,没有展示给世人,真是太可惜啦。我们愿意帮助您,让您老的画作走出去,登上艺术殿堂,向外面的世界绽放您地风采。”
   谁知道,老人并没有表示出一点点的欣喜,反倒露出一丝丝冷淡。他只是摇了摇头:“老啦,不中用啦。”当院长对他说领导希望他带两名学生时,他的眼睛明亮起来,他看了一眼省市的两位领导说:“就两名,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带得成?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对我这些作品的关心。”
  那以后,敬老院里就多了两名青年志愿者,他们既是义工,也是老人的学生。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两年。老人的儿子始终未曾来过,包括过年过节。只是每到年末,老人的儿子都会把第二年的敬老院费用打到敬老院的账号上。院长对老人说这里的费用市里有关部门都安排完了,让他告诉儿子不要再往这里打钱了的时候,看老人眼中那黯淡下去的眼神,仿佛又是在隐藏着一些什么。
  后来,老人去世了。那两名学生按照老人的嘱咐,电话通知了他的邻居,那个总来看他的小伙子,由他来处理老人的后事。市文联为老人举办了一场追悼会,说老人是一位民间艺术家,并高度评价了他的作品。在葬礼之后,由老人的两位学生把敬老院里的藏画做了一场画展,用以告慰老人的在天之灵。
  奇迹出现在画展上,这些画被一些收藏人士还有国外友人收购一空。所得除部分补偿敬老院以外,作为市艺术馆美术教学发展基金,用于传承和发展老人的牡丹绘画艺术。
  而就在这时,本文中开场的那一幕,出现了。
  
   二、遗产的提前交付
  秦千柳老人自从买了大湾区的房子后,就办理了退休手续。他原本是一家高中的美术老师,早年离异未娶,只有一子,取名正利。老先生一直对他很严格,从小学到大学,老先生都尽量让他在尽可能好的学习环境里就读。而就在他大学毕业以后,老先生才知道,孩子的妈妈也一直在资助着秦正利读书,而且准备把他弄到外国去留学。老先生为了留住儿子的心,把自己一生领悟到的牡丹画法传授给他,就把自己的房子过户到儿子的名下,让他好安心在国内发展。没料到的是,前两年秦老先生得了一场病,儿子说怕照顾不了他,就把他送去了敬老院。他也认为自己的病好不了了,怕耽误和牵扯了儿子的前程,就同意了儿子的要求,由他把房子卖了,自己住进了敬老院。
  搬家时,秦正利来车接老爸,看到满屋子的纸张笔墨和一卷卷的画筒,心里的焦躁和烦恼,一脸的不屑。他不顾老爸的不舍,把他的那些爱好品一股脑儿地扔进了垃圾桶。他对老人说:“老爸,那敬老院每人一间小屋,哪有地方放您这些破烂啊?”老头子对儿子的举动顿足叹息。
   爷俩的争论惊动了邻居一一那个每天晚上和星期天都一直和老头学画画的齐佳。他闻声过来,帮忙一点点的把老人的画作从垃圾箱挑选出来,按照老人的吩咐,收藏起来。当时,秦老先生对他说,这些画送给他留个纪念。可是齐佳却说:“秦老师,这些画是您的心血,我先替您保管着,不会让它损失的。”而秦正利把老人送到敬老院后,交了一年费用,就随他妈妈去了国外。这件事也就没有了下文。
  齐佳这两年有空就去老人那儿帮帮忙,顺便请教老人的笔法和着墨功夫。一直到老人去世。
  
  三、天上掉下来的官司
  秦正利和他妈妈是在一个偶然的环境下看到的秦千柳作品。在一次艺术品拍卖会上,那些外国人争购一幅秦千柳先生的《花开富贵》图,那栩栩如生的画作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当然,也包括了秦正利母子。他妈妈在和他回到寓所后就问他爸爸的画作都哪儿去了。他也只好实话实说,是当时的文化局人拍卖了。在后悔之余,他猛然想起,在和他爸爸向敬老院搬家时有些画被他扔掉了,又被邻居齐佳捡回来了。于是,他和妈妈一同回了一趟国,目的就是找到齐佳,把这些画弄回去。
  齐佳对这对母子的不速之访非常不屑。他说:“你秦正利就不属于这些画作的继承人,所以,我也不能把这些画交给你们。第一,你要有秦老师的遗嘱。第二,如果有政府文管部门的认可,也可以。”
   秦正利的母亲对齐佳说:“我知道,这些年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正利的爸爸,你有资格得到他的遗赠。可是,你是不是可以把这些画做价卖给我呢?”
   齐佳笑了:“我根本就没想过老师的画能换钱。我虽然穷了点儿,还不至于卖掉老师的画生活。”
  面对这样一个不开窍的人,秦正利认为齐佳是有意侵吞他父亲的遗产。于是,这娘俩一纸诉状把齐佳告上了法庭。
  齐佳准备了答辩状。他在答辩状里说:“自己无意于想把秦老先生的画作据为己有,虽然老先生曾说过这些画已经赠与了自己。但是,自己也绝不会把秦老师的画作卖掉换钱。更不会就这么被秦正利拿到国外去。”法庭经过对社区和敬老院的调查,一致认为,齐佳的答辩属实,随即开庭的判决,就是开头所发生的判决。
  市里有关部门也参加了判决庭旁听。一致认为,齐佳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齐佳又在法庭判决后,把秦老先生的画作悉数捐给了文化馆。于是,文化馆特聘齐佳为美术老师,专教学生画秦老先生的牡丹。

现代书画家、美育教育家李苦禅是毛泽东同窗、齐白石首徒、黄胄密友。相声演员徐德亮师从李苦禅之子李燕学画,听李燕聊父亲生活、从艺、传艺的种种逸史趣事,以及李燕幼年时跟随父亲出入齐白石画室的点滴印象,透露了诸多齐派绘画艺术的真传,以及齐白石画作的真伪辨别等,所作系列访谈收为《李燕聊李苦禅》《李燕聊齐白石》二书。我父亲拜师很慎重,用当代著名的美术史论家李松先生的话,他说“苦禅先生拜师白石老人,是一种师生的双向选择”,这话说得很精确。我父亲当时这种直白非但没被白石老人挑礼,反而这位农民子弟的这种表现,很引起白石老人心里的共鸣,当时就点头应允了。

父亲;老人;齐白石;李燕;鸽子;老师;老先生;爷爷;李苦禅;绘画

现代书画家、美育教育家李苦禅是毛泽东同窗、齐白石首徒、黄胄密友。张君秋敬他懂戏,侯宝林引为挚交,黄永玉认做知音,李连杰与之论武。相声演员徐德亮师从李苦禅之子李燕学画,听李燕聊父亲生活、从艺、传艺的种种逸史趣事,以及李燕幼年时跟随父亲出入齐白石画室的点滴印象,透露了诸多齐派绘画艺术的真传,以及齐白石画作的真伪辨别等,所作系列访谈收为《李燕聊李苦禅》《李燕聊齐白石》二书。

二十四岁,作了齐白石的入室大弟子

徐德亮:当年您父亲喜欢陈师曾先生的画,喜欢吴昌硕先生的画,那他怎么又拜在齐先生门下了呢?

李燕:用我父亲他的原话来说,“我把北京画国画的都滤了一遍”,过滤的“滤”。这话有点刻薄了,但是我父亲是山东大汉,说话一向直率。“有这么一位老先生,他的画连琉璃厂的挂号屋子都不挂,只能在南纸店寄售。”南纸店寄售字画,是说您的画想卖,到那儿说妥了大概是什么价,然后这画连托裱都不托,就一个单片子,装一个硬木镜框,后头拿白纸一衬,往那儿一戳。卖了,结账分成;老卖不了,人家有句客气话,“您再换一张行不行?”连着换十回都不行,那时候人都好面子,就不往那儿拿了。白石老人的画,那时候只能在南纸店寄售。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看点】 花开富贵(微小说)

上一篇:第一章 一吻倾心 齐晏 下一篇:第三章 一吻倾心 齐晏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