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形婚 (1)
分类:小说

服装厂的大门口赵强火烧火燎地走来走去,焦急等待着他二十岁的热恋女朋友王萍。说是今天晚上赶任务加班,晚上九点才能下班,现在已经超过十分钟了,怎么还不出来?
  他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慢,这位性格急脾气犟的退伍军人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赵强小时候是一个淘气不爱学习的黑小子,上课书桌里搁得不是蛤蟆就是蛐蛐,有时候还弄来一条土球子蛇,吓得同桌女生哇哇尖叫。为此事老师没少找他的父母,他也没少挨揍。就这样高中毕业后赵强就被父母送去当兵了,复原后父母就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他母亲在服装厂同事的女儿叫王萍,比赵强小二岁,个子不高,长得白白净净的,鸭蛋脸高鼻梁,眼睛不大却很好看,一笑就露出两个小酒窝,招人喜爱。赵强年轻英俊,大高个,方脸盘,大眼睛,就是长得黑了点。没想到俩人一见钟情,经过半年多的恋爱,最终双方定下了终身,准备在秋天结婚。
  现在离结婚仅剩一个月,赵强每天屈指算着日子,就等那神圣的一刻。这时,下班的铃声响了,只见王萍一脸的疲惫,看到赵强,她笑盈盈地扑到他的怀抱里。相拥了几分钟,两个人搂脖抱腰地往家走去,很快就到了王萍家,家里一片漆黑,她的父母到海南旅游得下一月才回来,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家。王萍转身要进楼时,赵强一把搂住了她,“今晚咱俩就在一起吧!”
  “不行!等到我们结婚时才可以住一起的。”王萍红着脸说,她的心咚咚跳着,好像跳出了嗓子眼。
  赵强紧紧搂着她,小声说:“下个月咱俩就要结婚了,早住一块与晚住一块不都一样吗?反正你早晚是我的人了。”
  “不行,我们现在还没结婚呢,就不能在一起,这样对我对你都好,要理智啊!”
  “你就让我在这住一宿吧,求你了!”赵强都快跪下了。
  王萍被磨得实在没辙了,就说:“好吧,就这一次啊,你在南室住,我在北室住。”
  夜深了,王萍不敢入睡,这两个室的屋门锁头坏掉了,还没来得急修上,她生怕赵强趁自己睡着了闯进来。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  她走进厨房,突然看到捆韭菜的草绳子,就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在自己的卧室门把手和门框之间系一根小草,如果赵强闯进来,这根小草就会被拉断。一天工作的疲劳,她一头栽倒在床上昏昏欲睡了……
  第二天王萍醒来时发现小草还安全地系在门把手和门框上纹丝未动。她推开房门走进了南室,床上空空的,她突然听到厨房有动静,赶紧跑到厨房一看,满桌子的饭菜正冒着香气,赵强围着围裙朝着她微笑,“萍,早餐做好了,吃吧。”听到这暖心的话,王萍的眼睛顿时就湿润了,哽咽着说:“赵强,谢谢你能理解我……”

目录‖《形婚》


小草在十七岁那年爱上了自己的堂姐,刚刚升入高三的她在离家不远的一所高中上学,寄宿在学校,每个周末可以休息一天。

又到了星期六,下午一放学小草就跑出了学校门口,追上即将驶离的公交车,上得车来,气喘吁吁的对司机师傅说了句:“谢谢!”

车厢里人比较多,小草挤到门口,给青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快要到了。傍晚的阳光透过车窗扫过她的脸,可以看到她的微笑。

下车以后,她小跑起来,雪白的板鞋在跑起来的时候格外耀眼,到了七号楼,又爬上三楼,站在门口敲了几下门,然后她一只手拎着书包,一只手按着胸口大口喘息,青雪开门让她进到屋里,打量着自己给小草买的运动服,说:“挺合身的啊。”

小草不由分说地抱住了她,说:“也不看是谁买的!”说着就要吻她,青雪扭着脸躲开小草的追吻,小草抽开搂着她腰的手,气鼓鼓的看着她,青雪见状在小草的嘴上啄了一下,说:“菜还在锅里呢!”然后转身回到厨房。

小草环顾一下,很久没来了,进到青雪的屋子里,小小的卧室几乎被一张床占满,海蓝色的床单平整干净,让人舍不得坐上去,书桌上摆着化妆品,绿植,毛绒玩具熊,阳台上养着各种花,晾衣杆上挂着衣服。小草退出来走进厨房,厨房里油烟机嗡嗡作响,青雪穿一件米白色上衣,衣袖挽在手臂上,在灶台上忙碌,看见青草进来微微一笑。

小草草站在门口,说:“姐,你今天真漂亮。”

“是吗?”

青雪用锅铲抄出几根菜,捡起一根尝了尝,又拿起一根塞到青草嘴里。

“好吃!”

“好吃就要把他全部吃完。”

“好啊!”青草从身后抓住青雪的胸,说:“我还要吃奶呢。”

青雪惊叫一声,转过身抓住青草的腰,一边挠一边说:

“叫你乱摸,叫你乱摸。”

青草怕痒,笑的直不起腰来:“哈哈哈,姐,我错了,我错了。”

“知道错啦?把菜端出去,等着吃饭。”

“好。”

青草把菜端出去马上又回来了。

“过来。”青雪拉过她的手,环在自己的腰上,说:“抱着。”

青草抱着她的腰,鼻子埋在她浓密的头发里,贪婪的嗅着。

“姐。”

“嗯?”青雪晃晃头发,说:“别抱这么紧。”

“姐。”

“干嘛,”

“我爱你!”

青雪说:“油嘴滑舌。”

“什么油嘴滑舌啊,我这是真心话,我每天都想对你说。”

青雪没说话,脸却红了。

“你爱我吗?”

“你说呢?”

“不爱。”

青雪白了小草一眼,说:“你这个白眼狼。”

“那你怎么不说?怎么不让我亲?”

“每次都亲个没完没了的,把厨房烧了怎么办。”

青雪从厨房来到客厅,小草紧随其后。青雪坐到沙发上,小草在一旁侧身坐在自己蜷着的腿上,她左手拉着姐姐的右手,四目对视,此时天已经黑下来,已经看不到她们的表情,看不清衣服的颜色,只能看到两个身影悄无声息地吻在了一起。

青雪爸妈上楼的声音传来,小草从青雪身边弹开,青雪说:“快开灯!”小草慌忙把灯打开,青雪主动去把门打开,妈妈正要从她的深红呢子外套拿钥匙,看到门开了惊喜地说:“原来你在家啊!”,她进来后一边换鞋一边说:“小草也来啦,休周末?”

“嗯,大娘。”

大娘脱下衣服,走到厨房,说:“哇,小雪做了这么多好吃的!”

青雪说:“小草帮我一起做的。”

这时跟进来的大伯说:“刚刚看家里没亮着灯,以为没人呢。”

青雪说:“刚才是没开灯。”

“你们也不嫌黑。”爸爸说。

青雪和小草相视一笑。然后说:“咱们吃饭吧。”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都市]形婚 (1)

上一篇:【家园】 农行春早 (微型小说) 下一篇: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吃火锅的时候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