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网站多少】【柳岸•春】桌上(微小
分类:小说

听到二爷又再喊吃饭,柳明也不看其他人,按照在家的习惯,坐在了上首。屁股才挨板凳,手不住地拍打着桌面,大声叫嚷,快快,端饭来!端饭来!口中说着,底下的双脚还在不停地击打着地面,发出“啪啪啪”的闷响声来!
  坐在另一方的三爷见了,赶紧笑着制止道,明子,莫闹!我们在二爷家作客!
  明子“哦”了一声,停止了动作,看着三爷,大声道,三爷,我饿!
  三爷放下手中的茶碗,伸手拿过一个空碗,又端起茶碗,倒了点茶水,笑着推给柳明,劝解道,明子乖,先喝点水,一会儿二爷端肉鱼来吃!
  柳明却不去接,忽地爬上板凳,站起身子,拍着肚子道,都胀成鼓哒,还喝?刚想再说,柳明陡地哎呀了一声,赤溜一声,滑下板凳,捂着肚子往门外跑。
  三爷笑着问道,搞么家去呀?二爷端好吃的来哒!边说,边朝后指。
  本来是句玩笑话,哪知话音未落,二爷果真从后走上前来,双手正端着个木托盘,托盘上正放着一碗菜,热气正腾腾往上冒,面上挂着和煦的笑。
  众人一见,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二爷不知原委,笑着放下木托盘,端出菜碗,稳稳地放在了桌面的正中间。见众人还在笑,二爷扫视了一眼众人,看着三爷,笑着问道,笑个么家?
  三爷一指正在奔跑的柳明,说出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二爷边笑,边看向大门口,见柳明就要跨出门槛,二爷大声问道,搞么家?菜都端上来哒!
  柳明边跨过门槛,边头也不回地答道,小鸟憋不住哒!说完,已解开了裤子,露出了小鸟。
  二爷一见,赶紧笑着提醒道,这是大门口呃!
  柳明却嘻嘻笑道,二爷,快来看,我屙得好远啰!边说,边抖动着身子。
  二爷却没接话,而是抬眼看向众人,苦笑道,我哥家就只明子……
  边上一个老人连声道,都一样!都一样!抹了把胡须,又道,我那个孙子,和他般大,走一步路都要人背!说完,连连摇头!
  柳明屙完尿,没事人样走回来,坐回原来的位置上,拿起筷子,就要去搛菜。
  一旁的二爷赶紧阻止道,明子,他郎们,一指那个老人,都没动哩!
  柳明却不管不顾,边搛边嚷道,饿嘚!
  三爷一见,赶紧拿起筷子,眼睛看着众人,笑着连声劝道,吃,吃。伢不懂事,你郎们多包涵点。
  众人笑笑,也不回话,只是拿起筷子,去搛菜。
  还是那个老人,呵呵笑道,个伢们呗!又一扫众人,这饭桌上,要是没得他,也没得么趣嘚!
  众人一听,笑着连连点头。
  那个老人一脸慈爱地看向柳明,搛起一筷子菜,放倒柳明碗里。
  二爷还没说话,柳明抬起头,看向老人,浅浅一笑,甜甜说道,多谢爹爹!
  二爷一听,喜得抬手直摸柳明的头!
  那个老人唆去筷子头上的残菜,放下筷子,点头夸赞道,比我那孙子,懂事多哒!
  柳明见老人不去吃,扬起筷子,去搛菜,却由于胳膊短,楞是没搛着,急得看向二爷,连声道,二爷,二爷!
  二爷连忙拿起旁边三爷的筷子,搛了一筷子菜,刚要放进柳明碗里,柳明却急道,给爹爹,给爹爹,爹爹还没吃哩!
  二爷连忙伸向老人。
  老人慌忙拿起碗,双手伸过去,接住了。喜得胡子直抖!
  二爷放下筷子,看着柳明,笑着逗道,为么家给爹爹?
  柳明放下筷子,歪着头,一本正经地道,老师说,要孝敬老人!说完,又埋头吃了起来。
  老人一听,又是连声夸赞道,有家教!有家教!说完,操起筷子,搛起碗里的菜,送进嘴里,慢慢咀嚼着。
  眼中,满是喜悦!
  二爷也笑盈盈地又去端菜了。
  没过一会儿,桌上摆满了菜。
  二爷站在柳明身边,连声劝道,吃,吃,你郎们莫驻筷子!
  众人连声附合,吃,吃!
  这时,老人伸出筷子,径直奔向那碗红烧鱼。
  筷子头刚要碰到鱼,猛地传来柳明的童声,爹爹,这鱼不能吃!说着,还一脸紧张地看着筷子,另一只手,已准备去拦。
  老人缩回筷子,放下,看着柳明,笑问道,为么家啊?
  其他人一听,也都好奇地看向柳明。
  柳明放下筷子,溜下板凳,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姆妈说,这叫看鱼,吃哒没得哒,下次接客,没得这碗菜哒?
  老人听完,暗自点了下头,又笑着逗弄道,你怕辣?
  柳明摇着头,过会儿,又点了下头!
  老人又道,那,几时能吃呢?
  柳明歪着头,想了想,回道,姆妈说,要等过元节……
  一旁的三爷赶紧提醒道,元宵节!
  柳明连声道,对对对,元宵节!说着,看向三爷,说道,三爷,还是你乖些,我说么只两个字啰!
  二爷连声附合道,对对对,还是明子说得对,三爷乖些。停了下,又道,还是我家明子能干些,晓得这多!
  其他人连连点头!
  老人这时已乐得,都快把胡子翘上了天!
  柳明见再没得人去吃鱼,又低下头,专心吃菜去了!

张满的身子,刚一在自家门口显现,斜刺里,猛地蹿出隔壁的张晓来。张满没留神,唬了一跳,瞪着眼,没好气地埋怨道,你几时不像个鬼呀?边说,边直拍自己的胸脯。
  张晓哈哈一笑,并没在意,只是上下打量着张满,见张满提着两只空手,一副要出去游玩的样子,张晓好奇地问道,你不去?
  张满放下手,奇怪地看着张晓,莫名地问道,去哪呀?
  张晓退后一步,又上下打量了一眼张满,用更加奇怪的眼光看着张满,好一会才道,去跟湘湘二爷拜年啦?说完,又看了张满几眼,这才醒悟道,原来你不去呀?摇一摇头,一转身,走了,口中还直嘀咕,害我这半天!走出老远,还不忘转回头,冲着张满直吐舌头。
  张满受了这无端的奚落,本想唤回远去的张晓,理论几句,可转念一想,自己本就比他大,再加现在又是大过年的,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其实,张满今年也没多大,也才十二岁。张晓呢?也与张满一样大,也是十二岁。说张满大张晓,是因为张满大张晓的月份:张满冬月出生,张晓腊月出生。满打满算,张满大张晓,连一个月都没得。
  其实,张满也没这好的脾气,这事要搁平时,早搞得鸡犬不宁了!张满今天之所以这么平和收场,实则张满心中,还记着母亲团年桌上说的话语。
  原来,除夕那晚,母亲炒完菜,坐在桌边,看着张满,笑着说道,又大一岁哒,大过年的,莫为哒一点芝麻大的小事,和别个张晓搞得鸡飞狗跳的!说着冷哼一声,依然笑着说道,小心你那张皮!说完,脸上依然笑意满满。张满当时听了,差点把块鸡肉卡在了喉咙口。等鸡肉顺下去,眼角都流出了眼雨。张满连忙抬手擦去眼雨,冲着母亲使劲地点了点头!
  张满收回视线,本想一甩手,出去游玩,心中这么想着,那脚竟也迈了出去,可转念一想,却又觉得,这事里,似乎又透着某种蹊跷,张满不禁收回脚,转过身子,看向了屋内。
  桌边,还坐着父母亲哩!
  父亲仍在小口小口地呡着酒,慢条斯理地吃着菜;母亲正在喝着茶水。
  见张满看过来,父亲倒是没动,依然那么悠闲地吃喝;母亲却放下手中的茶碗,冲着张满笑着说道,刚想跟你说,可巧晓晓道破哒!说着,又端起桌上的茶碗,一努嘴,笑道,拿去。喝了口茶,又道,总不能空着手,去二爷家吧?停了下,又找补一句,免得别个说我们大人没得礼套!
  随着母亲的指引看过去,瞅见桌边正放着一个袋子,张满却没进屋,而是一拧脖子,冷冷道,不去!说着,转身就要走!
  母亲刚想开口,父亲却一顿筷子,冷声道,敢!话是这样说,可那身子,却连动都没动!
  张满停住脚,转身冲着父母道,又没通知我!
  母亲连忙笑着解释道,昨晚幺爹来家说时,你野得还没回来!
  张满梗着脖子,固执道,早晨呢?吃饭的时候?
  母亲一听,讪讪地一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父亲见母子二人争执个不休,一顿筷子,转身冲着张满厉声道,敢!
  张满依然梗着脖子,争辩道,又没告诉我,我去搞么家?停一停,又强调一句,不去!说完,转身又要走。
  父亲猛地跳起,忽地抄起板凳,恨声道,老子劈死你!说着,已扬起了板凳,作势就要砸过来!
  母亲慌忙抢过来,一把夺过板凳,冲着张满连声道,小祖宗,去嘚!说着,放下了板凳。
  张满此时早已唬得冒出了冷汗,见母亲拦住了,张满赶紧冲进屋,抓住袋子,一转身,兔子样地蹿走了!
  父亲见了,竟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母亲瞪着父亲,埋怨道,一样的犟种!
  父亲坐下来,得意地道,我的种,不像我,难道像别个?说着,瞪眼看向母亲,显露出一脸的古怪来!
  母亲一见,跳起来厉声喝道,像你贱?说完,一转身,赌气去了房里。
  父亲却呵呵笑着拿起筷子,继续吃喝了起来!
  吧唧声,顿时充斥着整个堂屋!
  张满此时却早已追上了张晓,当然,同行的还有其他几人。众人有说有笑,一起去走亲戚去了!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金沙网站多少】【柳岸•春】桌上(微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乡土记忆(十四)酸涩的青春(上)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