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膑与庞涓拜鬼谷子为师下山的故事,给后人的
分类:宗教

孙膑和庞渭是同学,拜鬼谷子先生为师一起学习兵法。同学期间,两人情谊甚厚,并结拜为兄弟,孙膑稍年长,为兄,庞涓为弟。

孙膑和庞涓是同班同学,他们一起学习兵法。上学的时候,他们俩个小哥们处的不错,还拜了把子,孙膑稍微年长,是兄,庞涓是弟。

有一年,当听到魏国国君以优厚待遇招求天下贤才到魏国做将相时,庞涓再耐不住深山学艺的艰苦与寂寞,决定下山,谋求富贵。

有一年,庞涓听说魏国国君高薪招聘贤才去魏国当宰相,他就耐不住寂寞了,决定下山奔向他的康庄大道去。孙膑觉得自己学还没上完,不着急毕业,同时他也舍不得离开恩师鬼谷子,就说自己暂时不下山。于是,庞涓就一个人走了,走之前他对孙膑说“咱俩可是拜了把子,歃血为盟过的,咱俩这手足情杠杠的。这一去,如果我能得到魏国重用,我一定迎你来,咱们共同建功立业,也不枉今生你我兄弟一场。”两人握手挥泪告别。

孙膑则觉得自己学业尚未精熟,还想进一步深造;另外,也舍不得离开老师,就表示先不出山。

庞涓到了魏国,魏王面试他治国安邦、领兵打仗的才能。庞涓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还拍着胸脯保证说:“若是让我当大将,六国就在我的把握之中, 我能统兵横扫天下,战必胜,攻必克,到时候魏国就是七国的老大哥,兼并六国那也是指日可待,小菜一碟。”魏王听了很高兴,就任命他为元帅,执掌魏国的兵权。庞涓很有本事,不久就侵入魏国周围的其他诸侯小国,连连得胜,让宋、鲁、卫、郑的国君纷纷到魏国朝贺,表示归属。不仅如此,庞涓还领兵打败了当时相当强大的齐国军队,这一仗更是让他声名鹊起,魏国的国君和百姓都很崇拜他。庞涓自己也觉得自己立了盖世奇功,开始沾沾自喜。

于是庞涓一个人先走了。临行,对孙膑说:“我们弟兄有八拜之交,情同手足。这一去,如果我能获得魏国重用,一定迎取孙兄,共同建功立业,也不枉来一回人世。”

这期间,孙膑还在山上跟随鬼谷子学习。他原本就比庞涓学的扎实,加上鬼谷子认为他为人诚恳正直,给他开小灶,把秘不传人的孙武子兵法十三篇细细地让他学习领会,因此,孙膑此刻的才能已经远远甩了庞涓八条街。

图片 1

有一天,山下来了魏国使臣,备着大礼,代表魏国迎孙膑下山。于是孙膑秉承师命,跟随魏国使臣去了。其实这次请孙膑到魏国,并非出自庞涓的推荐,而是另一个了解孙膑才能的人向魏王讲述后,魏王自己决定的。

两人长时紧握双手,最后洒泪而别。

孙膑来到魏国后,先去看望庞涓,并住在他的府里。庞涓表面上欢迎,但心里却很不安,唯恐孙膑抢走他在魏国一人独尊的地位。他还得知自己下山后,孙膑在鬼谷先生的教导下,学问才能更高于从前,心里很嫉妒。

庞涓到了魏国,见到魏王。魏王问他治国安邦、统兵打仗等方面的才能、见识。庞涓倾尽胸中所有,滔滔不绝地讲了很长时间,并保证说:“若用我为大将,则六国就可以在我的把握之中,我可以随心所欲统兵横行天下,战必胜,攻必克,魏国则必成为七国之道、乃至最终兼并其余六国!”

第二天俩人一起上朝的时候,魏王很敬重地对孙膑说:“听说先生您得了孙武子先生的独家的兵法秘术,才能非凡。我老盼着你能来,几乎到了日思夜想的地步。今天您终于来我们魏国了,我真是高兴的都不行了。”接着又跟庞涓说:“我想封孙膑先生当副军师,跟你一块掌握兵权,你觉得怎么样?”

魏王听了,很兴奋,便任命他为元帅、执掌魏国兵权。庞涓确有本领,不久便侵入魏国周围的诸侯小国,连连得胜,使宋、鲁、卫、郑的国君纷纷来到魏朝贺,表示归属。不仅如此,庞涓还领兵打败了当时很是强大的齐国军队!这一仗更提高了他的声威与地位,魏国君臣百姓,都十分尊重他、崇拜他。而庞涓自己,也认为取得了盖世大功,不时向人夸耀,大有普天之下、舍我其谁的气势了。

庞涓最担心害怕的事来了,但是他表面上说:“我跟孙膑那是老同学了,并且还拜过把子,孙膑是我的老大哥,他怎么能屈居在我之下呢,不如先拜他为客卿,等他建功立业,获得国人的认可和尊敬了,直接封为军师。到那时候,我甘愿让位给他,甘愿居于孙兄之下。”魏王一听,这主意不错,就同意了。

这期间,孙膑却仍在山中跟随先生学习。他原来就比庞涓学得扎实,加上先生见他为人诚挚正派,又把秘不传人的孙武子兵法十三篇细细地让他学习、领会,因此,孙膑此刻的才能更远远超过庞涓了。

其实这不过是庞涓防范孙膑跟他争权的计谋。客卿是半为宾客,半为属臣,不是真正的魏臣,说白了没有实权,就是一种虚衔。

有一天,从山下来了魏国大臣,礼节周全、礼物丰厚,代表魏王迎取孙膑下山。孙膑以为是学弟庞涓以魏王名义请他共创大业,很高兴两人的情谊并没有失去;但又顾恋自己的老师。鬼谷子先生见魏国使者很真诚热情、务必要请孙膑下山,也就劝孙膑:“学本领固然不为谋个人富贵,但若有为国家百姓效力的可能,还是应施展自己才能的,你去吧!”

从那之后,庞涓和孙膑又开始朝夕相处。俩人一起谈论兵法,庞涓老是因为学识粗浅而无话可答,孙膑就耐心详细地给他讲解。

孙膑于是秉承师命,随魏国使臣下山。

有一天,魏王想试一下孙膑的才能,就在演武场,让孙、庞二人演练阵法。庞涓的阵法,孙膑一眼就能看穿,并且指出如何破解。而孙膑的阵法,庞涓却茫然不知。为了不丢面子,他就偷偷问孙膑,孙膑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之后,他转身就跑到魏王面前讲道:“这叫八门阵,中途还可以变身长蛇阵。”

其实,请孙膑到了魏国,并非出于庞涓的推荐;而是一个了解孙膑才能的人向魏王讲述后,魏王自己决定的。

待孙膑布置完毕来到魏王面前,所回答的自然跟刚才庞涓说的一样。魏王很高兴:“你们俩才华出众,实在是我魏国的大幸。”但是经过此事的庞涓,产生了危机感,他暗下决心:必须除掉孙膑。

孙膑到魏国,先去看望庞涓,并住在他府里。庞涓表面表示欢迎,但心里很是不安、不快:惟恐孙膑抢夺他一人独尊独霸的位置。又得知自己下山后,孙膑在先生教诲下,学问才能更高于从前,十分嫉妒。

图片 2

第二天两人上朝。魏王对孙膑很敬重,“听从讲先生独得孙武子秘传兵法,才能非凡。我盼您来,几乎到了如饥似渴程度。今天您终于来到敝国,我太高兴啦!”接着问庞涓:“我想封孙膑先生为副军师,与卿同掌兵权,卿以为如何?”

为了达到目的,庞涓在一次私下聚谈时问道:“哥哥你的宗族都在齐国,现在咱哥俩都在魏国为官,为啥不把哥哥的家属宗族接过来一起享福呢?”

庞涓最忌讳的就是这种情况,暗自咬牙。表面上却说:“臣与孙膑,同窗结义,孙膑是臣的兄长,怎么能屈居副职、在我之下?不如先拜为客卿,待建立功绩、获得国人尊敬后,直接封为军师。那时,我愿让位,甘居孙兄之下。”

孙膑听了,眼泪汪汪地说道:“天灾人祸的,我家的亲属宗族早就消亡殆尽了。想当年,我是被放在一户人家当佣工,叔叔、堂兄都不知去向了。再后来,我一个人师从鬼谷先生,已经很多年没跟故乡的人联系了,恐怕就连仅有的叔叔和堂兄也已经不在人间了吧!”

魏王听罢,很满意庞涓的处世为人,便同意了。

庞涓又问:“难道哥哥就不想念故乡的亲人吗?”孙膑伤感说道:“人又不是草木,哪能忘本啊!只是现在做了魏臣,这事就不必再提了吧!”孙膑是齐国人,而当时的齐国和魏国是敌对的,所以孙膑只能隐忍思乡之情。半年之后,孙膑就把这次的谈话给忘了。

其实,这不过是庞涓防范孙膑与他争权的计谋:客卿,半为宾客,半为臣属,不算真正的魏臣——于是自然没有实权,只空享一种较高的礼遇而已。

有一天,忽然有一个操着山东口音的汉子来找他。那个人自报家门说自己叫丁乙,是齐国人,有孙膑堂兄孙平的信带来。孙膑连忙接过书信。信中以孙平的口气,讲述了兄弟情谊,告诉了叔叔已经去世的消息。堂兄两人已经回到齐国,希望孙膑也回到故乡,把几近消亡的孙氏家族振兴起来。信里边语气恳切,感情深厚,殷切盼望孙膑回去。

从此孙膑与庞涓朝夕相处。两人论谈兵法,庞涓时时因学识粗浅而无话可答,而孙膑却诚心诚意为他讲解介绍。庞涓知是孙膑学过孙子兵法所致,就故意叹气自责:“愚弟当年也经先生传授,但近年忙于政务,几乎遗忘了。能不能把孙子兵书借我复习一遍?”

孙膑看完信之后,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很热情地招待了传信人丁乙,并写了一封回信请他带回去。回信里边讲述了他也很思念故乡,但是目前自己是魏国臣子,不能很快回去。等到为魏国立了功勋,年老之后,一定与两位堂兄相聚齐地,安度晚年。

“此书经先生讲解后,只让我看了三天,就收了回去,并无手本在此。”孙膑诚恳地说。

其实,孙膑不知道这个丁乙根本不是齐国乡亲,而是庞涓的心腹家人。庞涓骗到回信之后,又模仿他的笔迹,在最关键的几处涂改了下,回信就变成了“仕魏乃不得已,碍于情面。不久一定回国,为齐王效力。”

“吾兄还能全部忆出吗?”庞涓问。

然后,庞涓将此信交给魏王:“孙膑早就有背叛大王,投靠齐国的心思了,近日,他又私通齐国的使者,臣忠于大王,忍痛割舍兄弟之情,现在截获了孙膑的家书一封,请大王您看看。”

“基本能背下来。”

魏王看了之后问:“你看这应该怎么处理?”

庞涓心里巴不得让孙膑告诉他,但一时又不好开口、硬逼。

庞涓吞吞吐吐地说:“孙膑的才能不低于我,若是放他回到齐国,将来对魏国的霸业不利,所以……”

有一天,魏王要试验一下孙膑的才能,就在演武场,让孙庞二人表演阵法。庞涓之阵,孙膑一眼就能看懂,并指出如何攻破。而孙膑排成一阵,庞涓却茫然不识。为怕失面子,忙偷偷问孙膑,孙膑一五一十告诉了他。庞涓听罢,赶忙走到魏王面前讲:“这叫八门阵。又可以中途变为长蛇阵。”待孙膑布置完毕来到魏王前,所回答自然与刚才庞涓所说一样。

“杀掉他?”魏王一语道破。

“两卿才能并称杰出,真是魏国大幸!”魏王十分高兴。

“我跟他毕竟是兄弟,还是让我再劝劝他吧。他要同意留下来,最好不过。可是他要坚持回齐,与我国为敌的话,请大王把他发配到我府中,由我来监管、处置他,大王您看怎么样?”庞涓装出一副为兄弟尽情尽义的样子。魏王虽然气恼,但是碍于庞涓的情面,就同意了。

但庞涓经过这事,便有了一种危机感。于是下决心:必须除掉孙膑!否则,日后必然屈居其下了!他心生一计,便在一次私下聚谈时,问:“吾兄宗族都在齐国,现在我们二人已在魏国为官。为什么不把兄长家属宗族也接来一起享福呢?”

庞涓当晚就去见了孙膑:“听说哥哥接到了家书?”

孙膑一听,掉下泪来:“天灾战乱,我家亲属宗族早消亡殆尽了。当年,我只是由叔叔和峡谷个党兄孙平、孙卓带到外地流浪。后来我被放在一人家当佣工,叔叔、堂兄也不知去向了!再后来我单身从师鬼谷先生,已多年没跟故乡、亲人联络,连仅有的叔叔、堂兄怕也已不在人间了吧!”

孙膑对庞涓毫不隐瞒:“是的,我兄长要我回乡。可是我怎么能辜负魏王和弟弟你待我的深情呢?我不能回去。”

“那么,兄长就不想念故乡吗?”

“哥哥真的不想念故乡?”

“人非草木,谁能忘本?只是现在既已做了魏臣,这事就不必提起了吧。”孙膑有些伤感地说。孙膑是齐国人,而齐魏两国一直敌对,所以孙膑只有忍隐思乡之情。

孙膑叹道:“久别故乡,怎么可能不想,可是目前不能回去。”

图片 3

庞涓假意同情:“哥哥不如请魏王准你一两个月的假期,让哥哥回去扫扫亲人之墓,然后再回来呢?”

“兄长说得有理,大丈夫随地立功,又何必非在故土?”庞涓安慰说。

孙膑说:“恐怕魏王会怀疑我一去不归,不会答应的。”

半年之后,孙膑早把这次谈话忘了。有一天,忽然有山东口音的汉子来找他。及问,那人说叫丁乙,是齐国人,有孙膑堂兄孙平的书信带来。孙膑忙接过信。信中以孙平口气,讲述了兄弟情谊,告诉了叔叔已去世。堂兄两人已回到齐国,希望孙膑也回到故乡,把几近消亡的孙氏家庭重新建立起来。信中语气恳切、情感深重,最后再一次盼望孙膑早日归来。

庞涓就说:“哥哥你明天试试看,我会为哥哥说好话的。就哥哥这人品,魏王肯定会相信的。”

孙膑看罢,不觉流下泪来。然后热情招待传信人丁乙,并写了回信请他带回去。信中讲:自己十分思念故乡,但目前已成为魏国臣子,不能很快回去。待为魏国建立了功勋,年老后,一定与两堂兄在齐地故乡相聚、欢度晚年。

孙膑很感动:“那就全仰仗弟弟了!一旦扫墓归来,我一定全身心报效魏王,再没有其他想法。”

不料丁乙根本不是齐国乡亲,而是庞涓的心腹家人。庞涓骗到孙膑回信,又仿其笔迹,在关键处涂改了几句:“仕魏乃不得已、碍于情面。不久一定回国,为齐王效力!”然后将此信交给魏王:“孙膑久有背魏向齐之心。近日又私通齐国使者。臣为忠于大王,忍痛割舍兄弟之情,现截取孙膑家信一封,请大王过目。”

庞涓辞别孙膑,当夜就去见了魏王:“臣奉命去劝他回心转意。可他非但不知悔改,反而怨恨大王。他明天还要假借扫墓之名请假,要求回去齐国。我真是爱莫能助了!”庞涓一脸的无可奈何。

“你看该怎么处理?”魏王问。

第二天,孙膑上朝,很奇怪没有看到庞涓,因为昨晚刚刚说好今天帮忙说好话请假的。

“孙膑才能不低于我,若放他归齐,将对魏国霸业不利。所以……”庞涓没说下去。

他想可能庞涓因为有事耽搁,就先对魏王说要请假回齐国扫墓。不料,他刚一开口,魏王就大发雷霆,不容半句解释,就命人把他抓了起来,押到军师府问罪。庞涓见到孙膑被捆绑进军师府,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我因事耽搁了一小会,正要上朝,这是怎么回事?”

“杀掉他?”魏王一语道破。

押解官宣布魏王的命令:“孙膑私通齐使,要叛魏投齐,请军师问罪。”

“我与他毕竟是同学、兄弟,还是让我再劝劝他。要同意留下来,最好。若不想留,仍要归齐与我国为敌,请大王把他发到我府中,由我监管、处置,您看怎么样?”庞涓一副为朋友尽情尽义的神色。

庞涓大惊失色,忙对孙膑说:“你别着急,我去魏王那给你求求情。”说罢就离家上朝去了。

魏王虽气恼孙膑,但在庞涓请求下,还是同意了。

庞涓见了魏王,说道:“孙膑虽有私通齐使之罪,但是罪不至死。以臣愚见,不如把他变成不能行走,面有罪记的废人。这样既成全了我们兄弟的情谊分,又没有后患,大王您觉得呢?”

庞涓当晚见孙膑:“听说兄长接到了家书?”

魏王不想得罪庞涓,就说:“照你的意思办吧!”

孙膑对朋友毫不隐瞒:“是。要我回乡。可我怎能辜负魏王及兄弟待我的深情?让我辞回了。”

庞涓回府,流着泪对孙膑说:“大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啊,大王要判哥哥的死罪。我力争苦求,你才免于一死。但是要受刖刑及黥面。”说罢,感叹不已。孙膑叹了一口说:“总算保住了性命,这全赖贤弟救助愚兄了,以后我一定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兄长真的不想念故乡?”

庞涓哭着掩面跑出大厅,不一会,来了行刑的刽子手,把孙膑绑着按在地上,用刀尖剜剔下孙膑的两个膝盖骨。孙膑惨叫一声,昏死过去,在他昏迷中,脸上被用黑墨刺上“私通敌国”四个字。这时,庞涓泪流满面地走进来,亲自为孙膑上药、包扎,把他抱进卧室,百般抚慰,无微不至地照料。

“久别故乡,怎能不想?只目前不能回去。”孙膑叹道。

一个月之后,孙膑伤口基本愈合,但是从此再也不能走路,只能盘腿坐在床上,成了废人。这时,庞涓对孙膑更是关心体贴,一日三餐,极其丰盛。孙膑很过意不去,总想尽自己所能为庞涓做点什么。

庞涓深表同情,说:“兄长是不是请魏王准一两个月的假期,让兄长回乡扫扫亲人之墓,然后再归来?”

开始,庞涓什么都不让他干,后来孙膑再三要求,庞涓就说:“哥哥你每天只能坐在床上,不如就把鬼谷先生教给你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和注释讲解写出来吧,这是对后世有益的善事,说不定也能让哥哥你千秋万代留名呢!”

“恐怕魏王会怀疑我去而不归,不会答应的。”

孙膑知道庞涓也想全面学习这十三篇兵法,高兴地答应了,从那天起,就夜以继日地在木简上撰写,日复一日,废寝忘食。

“兄长明天试试看。我在旁边为兄长再说几句。以兄长为人品行,谅魏王会相信的!”庞涓道。

一个照顾孙膑起居的小男孩被他的敬业精神所感动,便对庞涓的一个贴身侍卫说:“是不是要求庞将军劝孙先生休息几天啊?”那个侍卫说:“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庞将军只等着孙膑写完兵书,饿死他呢!会让他休息?你别搞笑了好吧!”

孙膑很感动:“全仗贤弟促成了!一旦扫墓归来,我一定全身心报效魏王,再无别意!”

小男孩听到这话大吃一惊,偷偷告诉了孙膑。孙膑听了这里边的内幕,心里拔凉拔凉的。开始佩服起庞涓的演技,心说你庞涓真是戏精本精啊,我不能落于下风,从今往后,我再不是你庞涓的傻白甜哥哥了,你给我等着。第二天,正要继续再写的孙膑,忽然大叫一声,又是昏倒,又是呕吐,还两眼翻白,四肢乱颤。过了一会儿,醒来之后,神态恍惚,无端发怒,抓起已经写好的孙子兵法,扔到火盆里。火盆里的火势立马窜出老高,孙膑把身子扑向火中,头发和胡子全部烧着。人们慌忙把他救出来,那些书因为抢救不及时,化为了灰烬。

庞涓辞别孙膑,当夜就入见魏王:“臣奉大王之命劝他回心转意。但他不但不改,反怨恨大王。他明天还要当面以请假之名,要求回齐国!我真是爱莫能助了!”庞涓一脸无可奈何。

庞涓闻讯赶来,心里边很是疑惑。他怀疑孙膑装疯,就命人把他拽到猪圈里。孙膑浑身污秽不堪,披头散发地在猪圈的泥水中滚倒,直愣愣地瞪着双眼,又哭又笑……

第二天,孙膑上朝,很奇怪没见到庞涓,因为昨晚说好一起对魏王说的。以为因事耽搁,就先对魏王讲出要请假回齐之事。不料话刚一开口,魏王就大发雷霆,不容半句解释,就令武士把他抓起来,押到军师府问罪!

图片 4

见到孙膑被捆绑进军师府,庞涓装作一怔:“我因事耽误一会儿,正要上朝。怎么回事?!”

庞涓派人在夜晚,四周无人之时,悄悄送食物给孙膑:“我是庞府的下人,我知道先生你是蒙冤受辱,我很同情你。请你悄悄吃点东西吧,别让庞将军知道!”

押解官员宣布魏王命令:“孙膑私通齐使,要叛魏投齐,请军师问罪!”

孙膑一把打翻食物,狰狞地骂道:“你又要毒死我吗?”

庞涓大惊失色,忙对孙膑说:“不要着急,我去魏王面前替你求情去!”说罢,急惶惶离家上朝。

来人气得不行,捡起猪粪泥巴给他,孙膑接过来就往嘴里塞,还一副吃的很香的模样。于是来人禀报庞涓,孙膑是真疯了。庞涓这时才有些相信了,从此任由孙膑满身粪水地到处乱爬,有时睡在大街上,有时睡在马棚、猪圈里。不管白天黑夜,孙膑困了就睡觉,醒了就又哭又笑,又骂又唱。庞涓终于放下心来,但仍命令:无论孙膑在什么地方,当天必须向他报告。

及见魏王,庞涓道:“孙膑虽有私通齐使之罪,但罪不至死。以臣愚见,不如让他成为不能行走、面有罪记的废人。这样,既成全我们弟兄的情分,又无后患,您看怎么样?”

这时候,真正知道孙膑是装疯卖傻避祸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当初了解孙膑的才能与智谋,向魏王推荐孙膑的人,这个人就是赫赫有名的墨子——墨翟。他把孙膑的境遇告诉了齐国大将田忌,又讲述了孙膑的杰出才能。田忌又报告给了齐威王,齐威王要他不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把孙膑救出来,为齐国效力。于是,田忌派人到魏国,趁庞涓疏忽,在一个月黑风高夜,用一个人扮做疯了的孙膑,把真的孙膑换了出来,脱离庞涓的监视,然后快马加鞭载着孙膑逃出了魏国。

“照你意思办吧。”魏王道。

孙膑到了齐国之后,齐王非常敬重他,田忌更对他礼遇有加。

图片 5

这个时候,庞涓在魏国大权在握,总想靠打胜仗来提高身份与威望。在孙膑逃走后不久,他又兴兵进攻赵国,打败了赵国的军队,并围住赵的都城邯郸。赵国派人到齐国求救。

庞涓回府,流下泪来,对孙膑说:“大王盛怒,判兄死罪。我力争苦求,才免于一死。但要受刖刑及鲸面。”说罢,唏嘘不已。

齐王早知道孙膑有大将之材,要拜他为主将。孙膑说:“我是残疾人,当大将会让敌军笑话的,还是请田忌为将才好。”于是齐王命田忌为将,孙膑不公开身份,只是暗中协助田忌,为他出谋划策。

孙膑叹了一口气:“总算保住了性命,这全赖贤弟救助愚兄了!以后我定要报答的。”

田忌起兵,要直奔邯郸解救赵国之围。孙膑劝止,道:“我们远途解救赵国之围,将士劳累,而魏军以逸待劳;况且赵将不是庞涓的对手,等我们赶到,邯郸可能已经被攻破。不如咱们直取魏国的襄陵,而且一路有意宣扬让庞涓得知。他必定会弃赵自救。这样的话,就是我们以逸待劳,形势大不相同!”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宗教,转载请注明出处:孙膑与庞涓拜鬼谷子为师下山的故事,给后人的

上一篇:《庄子》里的这些成语,说透了万千人生道理 下一篇:四川青城山举行罗天大醮系列活动 海内外经团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