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海大和尚:一个“无”字,参透可不得了!
分类:宗教

咬铁橛这个比喻很生动,它比喻什么呢?其实我们这个分别心,就如同人的嘴巴里的牙齿,它总是要咬一个东西(我们的分别心念念不休息的,它一定要找一个东西咬着,它不咬的话,它受不了),那么现在我们扔给这个分别心嘴巴的是一个生铁做的铁棍,给它咬,它咬不动啊!咬不动,它就不断地咬。促使我们不断地咬的,从根本上讲就是信心。

禅宗的宗旨就是“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虽然禅宗祖师大德没有太多的著述,却留下了很多公案,给后人指导。

我想参“谁”的人也会这样,他只要方法对头,他一定会这样,就是怎么下手,找不到感觉。我现在想跟你们讲的是,你感觉无从下手,这就是你下手的地方。你感觉无从下手,就对了,你说你找不到感觉,就对了,你说你心不知道往哪儿想,就对了。

有些大德用“以禅说禅”的方式来阐释禅宗教义,但正如圆悟克勤禅师在《碧岩录》卷末的诗偈所说:“万斛盈舟信手拿,却因一粒瓮吞蛇。拈提百转旧公案,撒却时人几眼沙。”警示后代学人不要因为参悟一则公案的真谛,使自心如蛇入瓮一般没有办法走脱。虽然对百则禅宗公案进行评唱,但恐怕人们依然不能领悟,反倒如撒沙一样迷了世人的眼睛。

我们怎么参究它呢?他讲的是八万四千毫窍,三百六十骨节,通身起疑:为什么他说无?对于“无”这个字,在这个字上不能生起分别,把它当成有无的无、落于理路去思维;当成虚无的无,让心去找一种虚无的感觉,停在里面,那也不对。

(一)赵州禅师和赵州录

也许有的人会说,那是不是参话头的人一直就在这种痛苦之中啊?在这种烦闷中啊?恰恰不是。刚开始的时候,往往你觉得心里千头万绪,慢慢地尘埃落定,慢慢地只有话头。

本书以张子开先生点校的《赵州录》(中州古籍出版社)为底本,对《赵州录》进行了全译,对文中的佛学名词术语等进行了简要的注释。原本每则语录没有标题,为了便于阅览,对每则语录择其要增补了标题。为了让读者了解赵州从谂禅师的生平,在附录中收录了《古尊宿语录》中的“赵州真际禅师行状”和《宋高僧传》中的“唐赵州东院从谂传”。《赵州录》中多处引用了禅宗三祖僧粲大师的《信心铭》,在本书附录中也做了收录,并对《信心铭》作了简要地翻译。

你说:哎呀!找不到感觉,没味道。让我们轮回的就是有味道的东西,就是你认为有感觉的东西,就是你认为有路可走,有理可循的东西,所以参话头参“无”。你参“无”,这个“无”前面讲了,慧开禅师说,它仿佛一把金刚宝剑,它就是要斩断我们过去的这种心路。但是你还不放弃,念念不间断地提起它、提起它。

相对于禅宗宗旨,祖师的文字、公案已是多余,只为给后人一个下手处,着眼处,才不得以而为之。如果再有所发挥,是不是祖师所说的“头上安头”、“骑驴找驴”呢?

所以参禅其实具有很大的挑战性。为什么?因为无量劫来,多生多劫,不管白天黑夜,我们的心就是习惯于在一个理路上走,在一个有滋味上走,在一个有下手的地方去走,在一个可以想、可以推理的地方去走。但是参话头的要害,就在于把你的路给斩断了,把我们一向以来多生多劫的这个习惯,用这个话头铁壁银山一一拦住。

赵州禅师(778~897),法号从谂,是禅宗史上一位震古烁今的大师,得法于南泉普愿禅师,为禅宗六祖惠能大师之后的第四代传人,世人称之“赵州古佛”。赵州禅师住世120年,弘法传禅达40年,《赵州录》记录了赵州禅师一生弘法的事迹和公案,留下了“吃茶去”、“庭前柏树子”、“狗子无佛性”等许多著名的公案,为后世人们所参究。

依照我们坐禅的身、心、气统一的规律,在你用功夫的过程中你不断地提:赵州祖师为什么说“无”?或者简单地你想个“无”,但是当你想“无”的时候,要带着疑去想,把你的意念专注在“无”上面。

(二)本书特点

宋朝有一位无门慧开禅师,他有一本书叫《无门关》,第一篇就讲赵州和尚的“无”。无门慧开禅师是南宋末年的大和尚,他一生也以提倡参究“无”为入禅的方便法门。在他的语录里,有很多赞叹这个法门的开示,他讲到这个“无”就是一把金刚宝剑。

现在很多人讲禅宗祖师著作,几十个字的文字,可以发挥到几万字,洋洋洒洒,读者、听者当时好象明白,完了仍然不知所云,没有效果。

本文选自明海大和尚《无门关夜话》。

所以本书只是将《赵州录》忠实地翻译成白话,同时将相同话头的其他部分公案也做了归集,供读者参考。

天讲到话头禅,事实上话头禅并不是一个发明,而是很多唐朝的大祖师们,在非常灵活、随机应变地接引学人的方法中,有一些自己特殊的方便。比如说有的禅师碰到学人过来,不管学人给他提什么问题,他可能都是一个回答,比如说“莫妄想”,就是一个回答。或者不管学人提什么问题,他总是竖一个手指头,天龙俱胝和尚就是那样的。或者是上堂的时候问大众“是什么?”,百丈禅师下堂句,上堂以后下来的时候问大家“是什么?”。

总而言之,它的要点在于他为什么说“无”,而不能在“无”这个字上生起思维分别。那么我想参“谁”,“念佛的是谁?”,它也是一个字啊,虽然话头不一样,但是它的功用是一样的,这个功用就是要截断我们的妄想分别。

所以我们把话头当成一个铁棍子不断地咬,没有味道,它的一个后果就是会让我们分别执取的习气慢慢地歇下来。但是讲咬铁橛,意思是说,我们在参话头的时候必须要改变以前用别的方法用功的方向。你心里觉得闷,觉得无路可走,那么这种方法对了。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大家不要认为只有这一个分别执取的路径。因为现代西方人,他们也研究佛学,也有很多高僧到西方去,所以他们以修行人的脑电波做实验对象,做各种研究。以他们研究的成果来说,事实上,我们人的心脑、心智活动,这种以我执、以自我为基础所建立的推理、分析、判断,就是分别执取这个心路,只是我们心理活动生命中的一面,不是全体。当这一面变得不活跃的时候,那么另外一面会出现。

图片来源 | 柏林禅寺数据中心

大家不管是参“无”,还是参“谁”,在刚开始的时候都感觉到无从下手,不得要领,心里不知道往哪儿去想。我想特别是参“无”的时候,这种不知道从哪儿下手的感觉更加明显,更加突出。为什么?因为参“谁”,你好像还可以找一找,“谁”它究竟在哪儿?念佛的是谁?会不会在心脏里面?会不会在肚子里面?会不会在脑子里面?会不会在身体外面?会不会在身体里面?会不会在身体与外面的中间?你还可能会去搜寻,但是参“无”,上来就是一个让你无从下手的天罗地网,把你笼罩其中。

刚才我们讲到疑情,你为什么能生起疑情?还是因为你有信心,你对祖师有信心,对自心与佛无二有信心,你才能真实疑——有真实的信,才有真实的疑。所以说你就不断地咬,后果是什么?所以这个比喻很生动就在这儿了,它的后果是:我们要是咬铁橛子,可能会把我们满口的牙齿全部咬碎掉。哎呀!很痛啊!比喻在这个话头之下,我们的分别念如同牙齿一样会被粉碎掉。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宗教,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海大和尚:一个“无”字,参透可不得了!

上一篇:2019年山西省五台山圆照寺传授三坛大戒法会通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