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符经三皇玉诀
分类:宗教

经名:阴符经三皇玉诀。原题轩辕黄帝制。《据道藏提要》考证,当系宋金间道士假托之作。三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玉诀类。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三

阴符经三皇玉诀序

紫#1庭经

轩辕黄帝制

翠虚真人述

朕诏文武百官同理国事,有护国岐师出班奏,表有奇怪鸟兽,铜头铁额,坐高三丈,两翅如刀,飞腾遮蔽日月皆昏,在地吞石扬沙,江河枯乾,又伤害人民性命甚多,天下无治。遂诏文武百官车驾亲出,观天下人民痛伤,视见蚩尤果有怪鸟难治。朕前去至一大山,夜见红光紫雾,白气青霞围绕不散。再诏文武尽视皆见。岐师奏言:此山有名虚天坛第一洞天,上临玉清元始之宫。朕亲驾到山,有一石洞,不知深浅,差勇猛壮士名重山,身长三丈五尺,使入洞内,用烛火前去,经三日三夜方出。重山奏言:中有大石匣,金甲神人八员守定,各执斧銊,仗剑喝云:不得到此。重山奏毕,朕发心烧香,上奏三清,愿臣有分开取石匣,不避凶吉,要知天地秘密天机之事。焚香告礼三清,朕遂同入洞。亦有红光绕定,不见金甲神人,朕於石匣见一卷经,号曰《元始天尊混元三皇玉诀阴符经》即将经出洞,焚香拜礼,上谢三清。开看见字不常,尽是天文篆书,三百余字分,为三卷,上卷天皇,中卷地皇,下卷人皇。上卷按神仙抱一之道,中卷按富国安民之法,下卷按强兵战胜之术。与天地阴阳万物为祖宗,治国齐家持身不死之道皆从。此经乃青阳秀炁自然结成文,每字方圆一丈。朕复回皇都,再集文武百官,议此经事之理。尽言不知此义理,不曾闻此经出处。朕遂行宣文天下,名山洞府恐有玄妙高士并世贤人,深晓经义之事,曾收此经者,便许奏呈解义,如通此《阴符》经义者,朕赏金赐命。天下尽无此经,岂通道理?朕遍访名山洞府修道之士,尽拜为师,求长生之路,要解此经之义,绝无人知义理,尽是旁门小法。自此四十余年,入道身衰,皓发如银,道也难成。朕闻崆峒山有一高圣先生广成子,妙道深玄,朕车驾亲诣,自心屈弱,膝行肘步,礼拜侍立,告求广成子先生指教:臣自石室中得《阴符经》一卷,不晓义理,在世尽不通晓此经。今遇先生,感天不忘,要通此经之妙道。广成子先生言:此经者,是上天所秘,在世洞天隐此经一卷,镇天下妖魔龙神精怪,当与世上有德行之人。遇此经者,修长生之路,复升天道,永世流传天下信道有缘之人。此经要知义理,天下莫能知。见今峨媚山有一高圣天真皇人,深晓经义理。广成子同去侍见天真皇人,朕问此《阴符经》 天皇、地皇、人皇、阴阳造化,治国、治家、治身、长生不死,复升於天界,如何修道?朕闻高圣广成子先生说,高圣天真皇人答。朕当时深晓阴阳造化成道之理心朕道成升天之日,恐后人信道修真者,凭何经文,朕乃留此经徧行於世,复隐此经一卷於崆峒山,又留九宫入卦,分阴阳五行,夺造化,动天机,入室登坛,九宫局式,璇玑立斗,时分候节气,金木生杀,择真至宝,取时造化,内炼轻清化神纯阳之体,返金灵之虎变,赫火龙虚,腾炎天之上,入圣朝元之道,集成文序。又分造化阴阳,日月为象,天地为父母,八卦为子孙,太一行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九宫之图。如后人获遇此经者不得轻泄不信之人,若传下愚之人者,堕九玄七祖入输回,永不得出期,后殃及子孙也。

绛宫天子统乾乾,乾龙飞上九华天。天中妙有无极官,宫中万卷指玄篇。

黄帝问曰:阴符者,何也?广成子曰:此阴符二字,上可通天,下可察地,中可化生万物,为人最尊。阴者,暗也;符者,合也。古之圣人,内动之机,可以明天地造化之根,至道推移之源、性命之本。生死之机,知者可究合天地之机,操运长生之体。故曰阴符也。

澳门金沙网站多少,篇篇皆露金丹旨,千句万句会一言。教人只去寻汞铅,二物采入鼎中煎。

黄帝曰:上有神仙抱一之道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夫神仙抱一之道者,上天所秘,世人不可得之。神仙抱一者,乃是太一含真之炁。太一者,乃是北极太渊之源,乃虚无炼神之道,上天所秘,世人不可得知。子在人间,安晓此语?一者,天炁也。人将太一真炁与我真炁相济,更要知天时受,天气接人气,人气接天气,与天气相接而不死也。人若包含太和真炁,久而炼之,乃为大丹纯阳也。阳者天道,故神炁合道,乃为神仙抱一之道也。

夜来火发昆仑山,山头火玲月光寒。曲江之上金乌飞,嫦娥既与斗牛欢。

黄帝曰:中有富国安民者,何也?广成子曰:富国安民者,乃炼炁之道也。凡人将真精炼成神胎,名曰胎仙。故聚而成形,散而成炁,故与道相通。道者养炁,养炁者,保神合於大道。故曰真炁相济,久而用火缎炼成丹。若能全精炁,炼作纯阳,故乃成丹换形,万神皆安,国中有宝,故曰富国安民也。

采之炼之未片饷,一气渺渺通三关。三关来往气无穷,一道白脉朝泥丸。

黄帝曰:下有强兵战胜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强兵战胜者,乃真炁战退阴气也。炼体纯阳,金筋玉骨,鹤体松形,谓之纯阳,故得不死,以身为国,以心为君,以精为民,以形为炉。首者,鼎也。精满於脑,故用火煅炼成丹。因精体见火。火者,阳炁;息者,风也。以风吹火,久炼形神俱妙。故曰:炼神之道,存心於内,真炁自然冲和不死。故曰:炼百关精髓,纯阳也。九窍炁定下关,精炁不泄者胜也。

泥丸之上紫金鼎,鼎中一块紫金团,化作玉浆流入口,香甜清爽遍舌端。

黄帝曰:天皇者,何也?广成子曰:天皇者,先天之前,五劫开化,混沌之始也。天皇一炁,圣化万象,主天圣玉虚圣境,明皇之祖炁也。

吞之服之入腹内,藏府畅甚身康安。赤蛇苍龟交合时,风恬浪静虎龙蟠。

黄帝曰:地皇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地皇者,天皇一炁下降於地,地炁受之,二炁相合,主生化金光之炁,乃是洞神真境,真皇之祖炁也。

神水湛湛华池静,白雪纷纷飞四边。七宝楼台十二层,楼前黄花深可观。

黄帝曰:人皇者,何也?广成子曰:人皇者,在天地之间,虚无至理,为天皇一炁,地皇一炁,太空虚中相合化,金木五星为中宫,合乾坤八卦保护化神,乃仙境主中元,人皇之祖炁也。

即此可谓铅汞精,化作精髓盈关源。但去身中寻周天,前弦以后后弦前。

黄帝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何也?天真皇人曰:观天者,乃丹阳之炁,纯阳之物,精气运而不绝,升沉往还,周时复始,包含万象,乃青阳之炁。天地者,阴阳之精,天气下降,地气复升,升而复降,人在其中而不知其理。天之阳精为日,地之阴精为月。日月运而不休,寒暑煎而无息。凡人不知身内亦有天地之炁,天气升降有时。人知者,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药物平平气象足,天地日月交会问。虚空自然百杂碎,嚼破混沌轻如绵。

黄帝曰:何谓不知?广成子曰:头以象天,清阳之本,足以象地,浊阴之源。人能内含天地之道,与天地齐年。人身中有真阳之炁,藏於阴精之内。精炁者,真炁之母;真炁者,精炁之子。常将子母相守,故不死。复归其源为人,不知时日。天枢之上,天元一炁主之;天枢之下,地元一炁主之;天枢之中,阴阳真源主之。人用天时,混元正一之炁上下无穷,与天地齐年。乃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研来覆去成一钱,遍体玉润而金坚。赤血换兮白血流,金光满室森森然。

黄帝曰:人用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圣人存精养气以保形神,人不知者,贪欲亡精,用心失神,劳形散气,更不能使其神气合道,不知天地之升沉,日月之运转,故死也。以其分受日月之炁,若能观此天地,与我同耳。为人不知天地之理、阴阳之旨,若合地天之体则至矣。此乃人之用也。

一池秋水浸明月,一朵金花如红莲。此时身中神气全,不须求道复参禅。

黄帝曰: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何也?广成子曰:天受一炁,内含五星之正炁,而禀清浊之源;地受一炁,故生二仪,复升於天,造化以成三元。布列四时,中有五炁推运,共成五行。五贼者,则五行之正炁也。人能贼天地之炁,夺阴阳之造化,混三元之返覆,复四门之往来,一炁皆同,故成道也,乃五贼也。

我今知君如此贤,知君有分为神仙。分明指示无多语,默默运用而抽添。

黄帝曰:天有五贼,如何用也?天真皇人曰:五贼者,是五炁也。长养万物生杀之机权造化之本,始天以五炁聚而成形,散而为风,子能知道之源者藏於身中分而满於体内,精气与天炁相济,久而炼成丹,是五行之正炁也。天炁下降,地炁受之而不相离,人在其中,五炁之内,若能贼之,故不死也。吾今二十万二千岁矣,皆因知五贼造化返复之理也。吾今传受五贼之理,子与吾皆同,子若不知五贼之理,故有死矣。若能从吾之言,贼天地五星之炁,则不死也。乃五贼之理也。

年中采月不用年,月中取日月徒然。日中取时时易日,时中有刻而玄玄。

黄帝曰:五贼在心,施行於天,何也?广成子曰:人身中亦有五行之正炁,五行正炁者,五脏之气也;五脏之气者,五贼也。水得其一者,人肾属於水。未生之前,道为之本,先生左肾,象北方大渊之源,造化之本,为青阳之炁,号曰青龙,属木。次生右肾,属金,内有真精,主五行之正炁,号曰白虎,乃是白元君一炁。二肾内生白脉二条,上涌朝元,通灵阳之宫,复降下通於巽。坤中有五炁聚四时合於乾,艮出天甲入戊己之内,乃道生神之始。人按天时相接天地之炁,头圆象天,足方象地,中理五炁,聚而入於绛宫,达於筋骨,升而朝於鼎内,复降涌泉,入於中黄之宫,混合万神,故青阳至首群阴皆散,更用五行正炁,内济共一鼎炼成丹,故不死矣,乃施行於天也。

玄之又玄不可言,元来朔望明晦弦。金翁姥女夺造化,神鬼哭泣惊相喧。

黄帝曰:宇宙在乎手,何也?天真皇人曰:宇宙者,天地,阴阳万物之本,受阴阳而成形。阴者地炁,阳者天炁。天炁下降,地炁受之,地炁上腾,天炁接之。天炁地炁相交,阴阳感契,万神生化成象。上古圣人把握天地阴阳造化之元机,机者在於用,知者得而守也。守者,道也,而不死也。故曰宇宙在乎手也。

云收雨散万籁静,一粒玄珠种玉田。十月火候圣胎圆,九转七返相回旋。

黄帝曰:宇宙在乎手者,如何用也?广成子曰:天地交合,宇宙不散内,造化生神,立阴阳神机,则成大道。大道者,无为也。无为则命不乱,命不乱则神不移,神不移则精不散,精不散则气不绝,更以道气通行而固身,若运於精火相随,缎炼成金丹者,乃自然也。吾知宇宙之机运,而连连行之,合於天地之作,勿令放也,久而神自朝元,故不死矣。乃宇宙在乎手者也。

初时夹脊关脉开,其次膀胱如火燃。内中两肾如汤煎,时乎挑动冲心原。

黄帝曰:万化生乎身者,何谓也?天真皇人曰:万化者,神也,精不散而神不离。神室者,万神聚会之乡,在昆仑之中。五炁聚於内,人能将真精炁结成神胎,朝於鼎上,故曰至圣。万神皆聚而为一,凡人移精失炁而不能保神,是不知生身之法。生身之法,阴阳之道,故曰:万化生乎身也。

心肾水火自交感,金木问隔谁使然。黄庭一气居中宫,宰制万象心掌权。

黄帝曰:何者生身之法也?广成子曰:从一炁所生,而不知一炁之造化,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受一炁,化成三炁,神气精此,乃生身之法也。

水源清清如玉镜,孰使河车如行船。一霎火焰飞烧天,乌魂兔魄如微尘。

黄帝曰:一者,何也?天真皇人曰:一者,天地之根,阴阳之祖,万物之首,乃生神也。子能知真一之炁,而万物自生则不死,故曰一也。

如斯默默觅真荃,一条径路入灵真。分明精裹以气存,渐渐气积以生神。

黄帝曰:天性,人也;人心,机也。何也?广成子曰:天以斗运为机,人以心为机。心者,神也。神机合道,乃鬼神不测。人未生之时,先受一炁为命,然后父母二炁相合,故乃成形。胎元生神,故为性之源。人能澄心,如天地动机,故同天地。乃因性静,心机合道。故曰:天性,人也。人心,机也。

此神乃是天地精,纯阳不死为真人。君知如此宜修仙,修仙惟有金丹门。

黄帝曰:人心,机者,如何用也?天真皇人曰:人心者,机本也。人能存心守神而不忘机用。心者百神之元也,安心者养性也,是以圣人安其心而抱元含真。含真者,安性也。以心为性,以炁为命,炁绝则命亡,皆乱於性也,失其气故死矣。若人如天炁澄清,故不失於性也。性不失则炁不散,炁不散则命不亡,命不亡则形不灭也。天地者,性命之本也。故曰:天性,人也;人心,机也。

金丹亦无第二诀,身中一亩为家园。唾涕精津气血液,七件阴物何取焉。

黄帝曰:立天之道,以定人也,何也?广成子曰:天道者,清阳之炁也,故以纯阳为本。人能含造化纯阳之体,如天地之阳而不弃也。人受一正之炁,体养万神纯阳之理,故曰: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坎中非肾乃灵根,潭底日红牝马奔。七返九还在片饷,一切万物皆生成。

黄帝曰:立天之道,如何用也?天真皇人曰:天道者,人之本也。父母者,人之始也。人能留形於本而不失於始,调神合道,故曰:立天之道也。

惟此乾坤真运用,不必兀兀徒无言。无心无念神已昏,安得凝聚成胎仙。

黄帝曰:如何留形不失於始也?广成子曰:人不忧愁思虑而不失其本,去疾病劳苦而不失於始也。失其本者,自亡其命;失其始者、形还下土。若人能心静无欲而存神,炁不失其始者,知理也。

胎仙只是交结成,交结惟在顷刻问。君还知有大肠回,正在冬至几日前。

黄帝曰: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何也?广成子曰:天之母者太易,内藏阴阳二炁,日月也。日月未分,圣化生神,神名太一之首。日月又分为阴阳,阴阳分其五太。五太者,五帝。五帝又分八卦,八卦朝於中,圣化为九宫,乃是太一之神宫。立其五斗,内有中斗,日月星奇,北斗受机,斡运阴阳。阴为机者死,阳为机者生,阴阳合机为之道。,太一将生杀之机,周游八卦,移星易宿。返阴为阳,乃长生;返阳为阴,杀者死也。天之四时造化,八卦循环,人身中亦有,为人不知。为阴而杀乃死,展转轮回,失其人身。人能致修者,道也。故曰: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也。

又言金精既降时,复以何物复金精。金精只是坤宫药,坤主西南为川源。

黄帝曰:何谓不失人身,杀机不死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太一镇在九宫,出入有时。召太阳君回入阳殿,四时移换,八卦朝元,万神都聚,杀阴返阳,排列星辰,归其金阙之内,圣境太清,正阳白元君也。若人知此天发杀机,能将太一真炁,随机应化,返八卦纯阳,复归乾坤之祖炁,使合混沌九天生神之章,乃为天道,永得长生,依此造化为真人也。故曰: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也。

蟾光终日照西川,只此便是药之根。以时易日刻易时,一滴甘露名灵泉。

黄帝曰: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何也?广成子曰:冲和一炁,发者动也,故天运不绝。杀机者,变化也。龙者,天炁也,风也。蛇者,地炁也,火也。人能运精炁,上下往来,夺之造化,故玄机若去。六欲动於机权,如天地之体,人在其中。有真阳之精炁,名曰蛇,上通天元之炁,呼吸而上下,相应地动之机,起而离陆。故曰;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也。

吞入心经冲肺腧,落在膀胱而成丹。丹头不在膀胱结,元在膀胱却在肝。

黄帝曰:人身中知何用?天真皇人曰:脐下一寸三分者,气海也。中有真精一合,按於地土中,有二经通於脑。脑中有府,名灵阳之府,有二穴,左曰太极之穴,右曰冲灵之穴,上通天炁,下至海源,故曰呼吸。天炁下降,地炁上腾,二炁相接,则养真精,名曰龙。青阳之本,下者为蛇,则元炁也。二炁相交成药,久炼成丹,故不死也。乃阳神超於身外,乃人身中,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也。

肝为木液遇金精,逢土交结成大还。莫言此是有为功,又恐斯为着相言。

黄帝曰:人发杀机,天地返覆,何也?广成子曰:人发杀机者,去六欲七情,静则静於情意,动则动於神机,内用神炁,上下相合。守於神者,阳气也。头圆象天,足方象地。天地返覆,乃阴阳升降;人之返覆,呼吸彻於蒂耳。一吸天炁下降,一呼地炁上升,吸者天炁,呼者地炁。我之真炁相接也,人能下运地炁至天上。故曰:人发杀机,天地返覆也。

始於着相至无相,炼精化气气归根。气之根本凝成神,方日无为而通灵。

黄帝曰:天人合发,万变定基,何也?天真皇人曰:天生万物,人为万生一物之首也。故天地相合而长养万物,人能用精炁相合而万神皆喜,天地故不弃而相逐,神在其中。神者,乃天道也,而好清,若浊而神散,不合天道。上古圣人,固精养神,存炁养精,合於天道,乃为真人。天有一炁,地有二仪,中有三光,四时共备,五行相列,六合相生,七政为机,八卦乃同,九宫布满天地。五斗璇玑,人亦有之。人能受天地一炁,相和诸神,配合两仪,大丹乃成。一炁上下,无穷四时;中有一炁,播於中土;五行颠倒内,六阳上朝金阙,七真常居体内,八卦共起元宫;三光混混,白雪飘飘;七政功成,黄芽内长,九宫贯串万象,乃合天道。故曰:天人合发,万变定基也。

譬如夫妇交媾时,一点精血结成婴。彼之以情而感精,尚且婴儿十月成。

黄帝曰: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何也?广成子曰:天性不可乱,神炁若乱,故不知所以神。伏藏者,性如朗月,自然通道。巧者内使天机,外事不可入,故伏智藏神也,乃同天道。拙者为人不知自有神炁合道,纵心信意生情,一任散失神炁,不明天地造化,乱认阴阳,故有死也。乃性有巧拙也。

何况宇宙在乎手,身中虎啸龙昤声。虽然不见龙之昤,波浪高涌千万寻。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宗教,转载请注明出处:阴符经三皇玉诀

上一篇:灵宝度人上品妙经旁通图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