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孔发||读书的切己
分类:宗教

佛经不可不读

邵孔发人生自识字始,在不停地读书。张载说:书所以维持此心。一时放下,则一时德性有懈。其何可废!读书切己与否?与读书目的有关。读书目的,不知几多,泛而言之,有两类:一为科举、公招、职称、研讨之应试类;一为求知、悟道、欣赏、闲适之养心类。前者是为生存的生活的,亦谓稻粱谋;后者是为生命的精神的,亦谓致良知。前者属功利的无可奈何的,甚至是痛苦的;后者属修养的自觉自愿的,方是快乐的。诚然,两者亦有连属,不可斩截断分。朱熹说:学须做自家底看,便见切己。今人读书,只要科举用;已及第,则为杂文用;其高者,则为古文用,皆做外面看。读书皆为用者是做外面看书,切己不深。与读书体认有关。朱熹感觉:许多道理,孔子恁地说一番,孟子恁地说一番,子思又恁地说一番,都恁地悬空挂在那里。自家须自去体认,始得。读书为求道,不去理会道理,以涉猎该博为能,以书博我,则释卷而茫然。所谓体认者,须以我观书。对道理的理解,伴随自己的修身过程不断加深。即如苏轼这样的学者,他说自己早先取古人之文而读之,始觉其出言用意与己大异。及其久也,读之益精,胸中豁然以明,若人之言固当然者。理解已然获得精神营养,后须得践行,道理方为自家所拥有。至是,得道者终身受益无穷也。今人读书,或多在意读书得道而忽视尔后实行之,不可谓真切己也。与读书年龄有关。年龄不同,读写速度大异。张岱《陶庵梦忆噱社》引漏仲容语曰:吾辈老年读书做文字,与少年不同。少年读书,如快刀切物,眼光逼注,皆在行墨空处,一过辄了。老年如以指头掐字,掐得一个,只是一个,掐得不着时,只是白地。少年做文字,白眼看天,一篇现成文字挂在天上,顷刻下来,刷入纸上,一刷便完。老年如恶心呕吐,以手挖入齿哕出之,出亦无多,总是渣秽。仲容自谦之语。以指头掐字,沉浸式阅读也;做文字无多,求其精练也。年龄不同,喜爱之书不一。刘树勇说:少年多血性,爱看《水浒传》;青年正发情,《红楼》放枕边;中年看三国,江湖渐看淡;老来不读书,扛竹归南山。年龄不同,读书获得程度有别。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少年读书,如情窦初开,不知情为何物,热烈而不解味;中年读书,多为稻粱之谋,只取有用,养家糊口而已;晚年读书,似老夫老妻相坐对视,尚未开口,心思已明,盖由人世滋味,了然于心。南怀瑾说自己青年时读儒家,领悟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中年时读道家,心境豁然开朗,延年益寿;晚年时读佛家,现世的繁华已无意义,明确灵魂去向何方。程颐回顾自己读书著述进程说:吾四十岁以前读诵,五十岁以前研究其义,六十以前反复绎,六十以后著书。由此看来,晚年若能得闲暇者,正是读书切己精进好时节。●作者简介●邵孔发,安徽全椒人。1982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

明·莲池大师

予少时见前贤辟佛,主先入之言,作矮人之视,罔觉也。偶于戒坛经肆,请数卷经读之,始大惊曰:不读如是书,几虚度一生矣。今人乃有自少而壮而老而死,不一过目者,可谓面宝山而不入者也。又一类,虽读之,不过采其辞致以资谈柄助笔势,自少壮而老而死,不一究其理者,可谓入宝山而不取者也。又一类,虽讨论,虽讲演,亦不过训字销文,争新竞高,自少而壮而老而死,不一真修而实践者,可谓取其宝把玩之,赏之,鉴之,怀之,袖之,而复弃之者也。虽然,一染识田,终成道种,是故佛经不可不读。

图片 1

日净译文: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站多少发布于宗教,转载请注明出处:邵孔发||读书的切己

上一篇:做饭时开抽油烟机,应该开着窗户还是关着窗户 下一篇:荤最初是指肉食吗?最早的荤竟然指的是蔬菜!澳门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